129 你要自杀/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你要自杀?”庄宗被吓得不轻,看苏曼青这么文弱的一个书生也有这么硬气的一面啊!果然跟着太子的都不是一般人啊!

“苏先生,您英明!”陆秉承也被吓了一跳,但陆秉承很快欢快起来,是啊!只要苏曼青自杀了,那么太子也就不会用陛下炼制丹药了。

陆秉承就是一个太监而已,也不会觉得苏曼青可惜,而且就像是庄宗说的,人才多了,哪里没有人才啊!可是庄宗只有一个。

“不行!你是太子看中的人,而且太子说你有才,那你就是有才的!”庄宗立刻摆手,却坚决不说:你自杀了太子找朕麻烦怎么办?!

庄宗知道太子是肯定要救下这个男人的,主要是这个男人长得好看而且有才华啊!庄宗就觉得这个男人不错,只可惜做了太子的男宠。

“朕是不会让你死的!朕一定要救下你!朕乃是真命天子,乃是真正的龙族后裔!所以朕的血可以救你的!”庄宗信口胡诌,坚决不能说自己吃了血人身,关于血人身的事情,必须保密啊。而且庄宗就觉得自己儿子肯定是很喜欢这个男宠的,若是自己把男宠逼死了,太子找自己拼命怎么办!

陆秉承就擦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他可不相信什么真命天子龙族后裔,要说真正的皇族那是前朝的啊!前朝的皇族是真的拥有龙族血脉的,而且还能融合神龙血!就像是大周皇宫中保存的神龙血就是前朝遗物,大周出了多少代皇族去融合神龙血失败了啊,都是因为体内没有龙族血脉。

而苏曼青却听出了不同的意思,抬头看着脸色端庄的庄宗:“用陛下的血?这么说只用一点血就行吗?”

苏曼青更不相信庄宗说的什么龙族后裔的话了,但他却觉得苏昭不会胡来的,给自己续命的丹药中有血人身,或许庄宗以前服用过血人身,所以血液中有一定的药份。

“苏先生,您大胆啊!难道陛下的血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用吗?!”陆秉承一听到苏曼青的话就生气了,这个太子的男宠也太过分了,不把庄宗当皇帝啊!

“是臣逾越了,臣这就自裁!”苏曼青连忙道。

“算了吧!就用朕的一点血而已,苏昭都说了,就用这么些!”庄宗比划了一下大小,然后还撇了苏曼青一眼,心里哼了一声,这货口口声声的说要自裁,那你倒是快点自杀啊!感情你就是说着玩的吧!太可恶了,跟着苏昭的男宠都是些什么人啊。

不过庄宗想想也算是理解了,毕竟是有才华的人,多少会有点脾气的。

“陛下……”陆秉承也松了口气,既然不是要陛下的命,只是要点血,那就不算太严重了,可是让皇帝受伤去救一个男宠,真的好吗?!

“不用说了,朕意已决!”庄宗这次很干脆,果决中带着霸气,帝王之气尽显啊。

苏曼青……臣不说话了,但是这么让臣跪着也不是办法啊,臣的身子本来就弱,跪在冰凉的地上要毁掉身子的。

苏曼青以前是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可是现在不同了,太子如此的重视自己,甚至都要为了自己向着庄宗开刀了,不管苏曼青以前对太子有多少怨言,现在都应该放下了。为了太子……就重视一下自己的身子吧。

“陛下啊!那您现在可就要调养身子了啊!你昨天都没有休息好。”陆秉承就跪在地上抹眼泪,庄宗因为刺杀神宫上使的事情心焦没有休息好,看看庄宗的眼袋都大了(那是哭的好不好!陆公公您啥眼神啊!)

苏曼青依然跪在地上,双腿不能动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大腿根子都开始麻木了,再这么跪下去要咳血了,可惜庄宗根本不会想到他,陆秉承的心思全都在庄宗的身上,更不会想到他了。

“哎~朕哪有时间休息啊,即便累死也要准备迎接神宫上使了,他们快来了!”庄宗又开始惆怅了,想到没有暗杀成功上使,庄宗就好心焦,也不知道那些神宫上使们知道是自己支使的暗杀行动不!

“那现在是不是该准备了?”陆秉承也噎了一下,差点都要把神宫上使的事情给忘了!

庄宗正准备跟陆秉承商量一下的时候,却见苏昭黑着脸回来了,然后就见她目光冷冷的盯着庄宗喝道:

“为什么不让苏曼青起来!”

庄宗又心焦了,这才注意到苏曼青这个好孩子还跪在地上呢!

“朕没让他跪着啊!啊~他是个残废站不起来吧!”庄宗惊奇。

陆秉承吓得连忙爬到门口,亲自把苏曼青的轮椅弄了起来,然后扶着苏曼青到了轮椅上。

“殿下,在庄宗面前臣的确要跪着的!”坐上了轮椅之后苏曼青脸上还带着几分愉悦,先冲着庄宗行礼之后,才说道。

“那你以后不用见他了!”苏昭白了庄宗一眼,推着苏曼青就走。

庄宗想骂人,但是看着苏昭一脸愤怒的样子,他不敢。

“侍卫呢?太子府卫呢?都是死人吗?就让太子动手啊!”庄宗冲到门口指着外面的侍卫骂了起来,总要让自己出出气不是,不能冲着太子吼,那就冲着别人吼吧!

卫驰刚好就站在外面,他是刚才随着太子去把王德忠放下了,并且找了宋承风看着,然后太子就想起来苏曼青还在这里呢,所以就跟着太子一起回来了。

庄宗指着卫驰点名骂了起来:“卫驰!你死人吗!还让太子动手,快点上去推着!”

卫驰被骂的很郁闷的好不好!但在庄宗面前他不敢反驳啊,只能屁颠颠的上去推着苏曼青,然后还被太子嫌弃了一句:“慢点,轻点!”

“对!你轻点,别弄坏了太子的男宠!”庄宗就站在门口跟着嚷了一句,却看到太子厉目转头朝自己看来。

庄宗立刻吓得缩回了殿里,等了一会之后才问陆秉承:“太子走远了吗?”

“回去了,太子已经回宫了!”陆秉承连忙禀报。

庄宗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丢人啊!便说:“朕不是怕太子的,而是心疼他啊!哎~太子从小就没有了生母,朕这些年也疏于教导了。”

陆秉承连忙点头:“是的,老奴就觉得刚才太子虽然对陛下看似不敬,实则是亲情显露啊!”

“恩?”庄宗就觉得陆秉承的话挺新奇的。

“陛下您想想,只有最亲近的人之间才会显露最真实的脾气,刚才太子对您瞪眼了,可那眼神中却是充满了亲情啊!太子是为了陛下好哇!您再想想,之前太子的生母一直都说陛下懒惰,其实……也是在勉励陛下吧。”陆秉承说到最后,忽然觉得自己说漏嘴了。

可庄宗却忍不住的想起了太子的生母,他的第一个皇后……遥想美人当年、红袖梳妆、倾城绝色,多好的女人啊!怎么就生出太子这么一个不听话又暴躁的孩子呢!

要不是相信第一任皇后的忠诚,庄宗真的很想问苏昭这货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啊!

庄宗郁闷的时候,卫驰也郁闷的不行,他是三万禁卫军的大将,现在却成了太子的小厮,推着太子的男宠,等进了太子宫之后,卫驰就感觉自己这个掌管皇宫安全的大将落入了狼窝一样,太子宫内的府卫们太凶残了,一个个的盯着自己,好像十分排斥的样子。

“殿下,末将告退了!”好不容易将苏曼青送到了房间,卫驰转身就走。

“等等!”太子略显黯哑却如大提琴宫音一般的喊声响了起来,卫驰承认太子的声音很好听,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听到哇。

卫驰站着不动了,然后就见太子走到了自己面前。卫驰心惊之余抬头,却见太子根本就没有看自己,而是目光发沉的看着别处,这个样子的太子身上戾气收敛、肃穆的气息却在蔓延,让卫驰看的有些呆。

虽然听说最近太子的种种变化和决策,但此时卫驰才真正的从太子身上感觉到了低压的气息。也彻底的明白,太子已经改变了。

“禁卫军的战斗力如何?”苏昭沉吟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问道。

这句话就把卫驰给问住了,太子是什么意思啊,要让禁卫军跟着上战场吗?禁卫军虽然也算是精挑细选的,但是不擅战阵啊,即便禁卫军中有不少从猎兵和边军中选拔出来的人,可是做了禁卫之后就是熟悉帝都周围的各种环境,以防御保卫皇城为主了,根本不会训练战阵啊。

若是拉着禁卫军上战场,那比训练的新军根本就好不了多少啊。

“殿下,禁卫军单兵作战能力强横,但是全都拉上战场的话恐怕不行,尤其是对楚国的攻坚,是靠步军的。禁卫军以前选拔的都是骑兵,只要有战马和坐骑,就是最强的骑兵部队。殿下若是想用,末将自然带兵上战场,只不过禁卫的骑术可惜了!”卫驰只能苦巴巴道。

听着卫驰的话,苏昭就心焦了,禁卫军原本都是骑兵啊,可惜大周贫弱连这些坐骑都武装不了,只装备了五千匹,结果还被自己给抢走了。

“本宫不是要让你们上战场,只是想问问你们能够保护的了帝都吗?”苏昭用带着莫名伤感的口气开口。这次神宫上使来据说是要北疆王带兵奔赴战场,那么大周的北方就空虚了,大燕极有可能穿透北疆,兵临帝都。到时候能指望的就是三万禁卫军了。

若是三万禁卫军根本担不起这个责任,那苏昭还真不敢让新军和二舅的西北军去攻击大楚呢!

“殿下,有什么军情?”卫驰立刻蹙起了眉头,能威胁到帝都并且准备让禁卫军上场,卫驰就觉得这事大了啊!

“暂时没有。”苏昭看着卫驰,目光越发沉重了。

卫驰皱眉片刻道:“禁卫军的职责就是保护帝都,所以若是防守帝都的话,即便是北疆王带着十万军来攻,末将也能够防御至少两个月!”

苏昭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要禁卫军的战斗足堪一战,那么她就可以放手准备新军和攻击大楚了,而且这次神宫上使来提出让北疆王参战的要求,自己也不能拒绝了,否则谁知道神宫会不会拿着被暗杀的事情要挟大周啊。

“做的好!”苏昭欣慰的伸手拍了拍卫驰的肩膀,深深为这个负责人的将军感到振奋啊!因为前世的记忆,苏昭对卫驰之前的态度是很不好的,但是人家卫驰是很有能力的人!所以苏昭就觉得这种有能力的人肯定也是有脾气的吧。

“末将应该做的,没什么事的话,末将下去了!”被拍了肩膀的卫驰感觉很不好,他怕太子对自己上手啊!

做太子男宠太可怕了,尤其是刚才推着苏曼青回来的时候,卫驰就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忍不住的想,以前的苏沐涯是多么风流倜傥的人啊!可现在看看,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见苏昭没有留自己,卫驰就赶紧跑了。

苏昭想了想,也没有换衣服准备迎接神宫上使,而是先去看了看王德忠,此时的王德忠已经醒来了,可是着急的满脸通红,抓着宋承风问:

“太子呢?太子在哪里啊?老奴要见太子!”

“王公公,您先别动啊!您再这样我不治了啊,让您的内伤要了您老命。”宋承风就按着王德忠叫。宋承风对王德忠还是比较热络的,然后宋承风还想再骂两句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气氛不对了。

宋承风连忙抬头就看到太子已经走过来了,宋承风差点吓死,赶紧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殿下,您听老奴说啊,无论苏曼青多么重要都没有庄宗重要啊!”王德忠一边说着,一边赶宋承风走,有宋承风在这里,他不好说话啊。

宋承风已经愣住了,听王德忠说话的口气,似乎是太子想要对庄宗不利啊!不是吧,太子竟然胆大妄为到这个程度啦?!

“你闭嘴吧,本宫已经跟陛下说好了,用他一点血就可以救苏曼青!”苏昭一看到宋承风那模样就知道这货想多了,她便当着宋承风的面说了出来。

“是……是这样?”王德忠终于回过神来了,原来太子只是想要陛下一点点血的吗?

宋承风还是被吓了一跳,为了一个男宠而放庄宗的血,这真的好吗?而且宋承风觉得太子似乎不止是想放血那么简单吧,否则怎么会把王德忠吓成这样?!

太子凶残啊!宋承风又一次的对太子的凶残有了新的认识。

“殿下,集县治理有成,已准备好了难民安置场所,县令宋湖特来请殿下允许难民迁往集县!”门外的府卫带来了好消息。

帝都外面的几十万难民都是露天住宿的,虽然苏昭派人赈灾,但是也没有地方给他们住,之前就给宋湖打了招呼,让他尽快的在集县收拾出安置难民的地方,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宋湖在哪里?”苏昭兴奋的转身就走。

王德忠想跟上去的,但是被宋承风给按在了床上,你这条老命还是留下来吧!宋承风就觉得太子都敢对陛下动手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宋承风还指望着王德忠能活着留在太子身边,等太子一时想不开的要杀自己的时候,王德忠能给自己求情呢!

“宋县令还在皇宫外,没有允许,县令是不能进皇宫的!”那侍卫连忙禀报,然后就看到太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规矩得改改,否则多浪费时间啊!

苏昭刚走到府门前,就看到梅解语跳着脚的跑来了,一看到太子要出去,梅解语立刻迎接上来,灿烂的笑道:“殿下,听说神宫上使已经进城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去迎接一下?”

梅解语之前就在跟一群商人扯皮、然后威胁他们给大周捐献钱粮呢!好不容易从这些铁公鸡身上扣下点“毛”来,还没有来得及回来给太子报喜呢,就听说神宫的上使已经来了。

梅解语想着自己应该陪着太子见上使啊,所以赶回来打扮一下,好风姿卓越的陪着太子出现在神宫上使面前。

“神宫上使要见你?”苏昭口气有些不善,神宫上使要来,梅解语高兴成这个样子干嘛!苏昭本人是很讨厌神宫的好不好!

梅解语……看太子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啊!自己是没有惹到太子的,所以肯定是太子对神宫有意见了,想想也应该如此,神宫什么地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完全跟太子的强硬犯冲啊!

“咱们不去见什么神宫上使了,让他们自己玩去吧,殿下啊,小梅想跟您汇报一下成果,顺便给您捏捏肩。”猜中了苏昭心思的梅解语就笑着凑了上来,他好久都没有跟太子同床共枕了呢!更没有跟太子亲近了,以前的太子可是很喜欢自己身体的。

同样的,梅解语也是很喜欢太子逗弄的!

“哎~还是去见见吧!你来跟本宫更衣。”苏昭也想知道梅解语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寝宫,梅解语自然是屁颠颠的跟上去了。

而刚才还跟着太子的府卫则是很识趣的退下去了。并且很识趣的去把外面的宋湖接了进来,让他在太子的偏殿等候。虽然太子没有吩咐,但是作为太子府的下人,是应该有这样觉悟的。

梅解语几乎是黏着苏昭进了寝宫的,轻轻的关上房门,梅解语就笑的荡漾,伸手摸上了苏昭的肩膀,半娇媚半撒娇道:“殿下,这次小梅可是累惨了哦~”

“怎么?想让本宫给你捏捏啊!”看到梅解语那模样,苏昭就皱眉了,自己就是让他来更衣,难道这货以为自己要跟他上床?

“小梅只是想让殿下心疼一下而已。”梅解语有些悻悻,极擅察言观色的他自然看出了太子有些冷淡、还有些不高兴了,所以梅解语就识趣的开始给苏昭更衣。

太子服饰相当繁琐,没有王德忠的情况下,苏昭自己根本就穿不上啊。梅解语显然是以前给苏昭脱衣服习惯了,动作麻利的帮太子披上了奢华雍容的太子袍,就开始打理了。

“简单一点就好,本宫不喜欢太繁琐!”苏昭见梅解语叫太监送上来一溜的装饰品,便皱了皱眉。

“对!简单一点,绝对不能太隆重的迎接神宫使者,他们算是什么东西!”梅解语立刻顺着苏昭的意思说了下来。

苏昭已经不吭声了,她忽然发现梅解语说话也挺没营养的,完全是把太子当成小孩子哄啊!

“殿下,大周的商人们共捐献了三百万钱粮,够我们帝都维持半年了!”梅解语就自己找话说。

大周一年税收千万计,三百万的确是只能维持帝都半年的消耗,在梅解语看来,只要保了帝都的消耗就行了,难民和各地什么的,都不在他考虑范围内啊。

“本宫是借,不是让他们捐献!”苏昭强调。

“是是,小梅已经传达了太子的意思,可是那些商人们大度啊!而且他们觉悟都挺好的,在国难的时候愿意为了太子分忧!”梅解语使劲捧苏昭,若是以前太子早就高兴的心花怒放了,可这一次却见太子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呢!

“梅解语,你能不能不要自作主张?就按照本宫吩咐的做呢?”苏昭也真是够了,这话已经跟梅解语说过好几次了,可惜这货就是不听!

梅解语还是很有才能的,厚黑奸诈,而且很多事情也只有他出面做的好,就像是这次找商人们借粮,其他的人未必有他的能耐从那些奸猾的商人手里扣出来钱粮。可梅解语总是自作聪明的误解苏昭的意思就让她郁闷了。

“是……小梅以后一定都按照殿下的吩咐做。”梅解语白净的脸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他发现太子看自己的眼神让他感觉害怕,好像是自己的确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不过梅解语并没有悔改或者觉悟,在他看来让那些商人们白白捐献粮食才是最好的。

这样大周才没有负担!太子才没有负担啊!

或许这样的梅解语思想有些狭隘,甚至是没有远见的,因为梅解语这么压迫商人会让商人反感,尤其是巨商他们是可以迁徙的,一旦大周商业凋零,国家即便不灭亡也没有活力了。所以说梅解语这么逼迫着巨商们捐献,就是把他们往大周外面推啊!

并非是梅解语想不到这样的情况,而是他根本就不会去想,什么国家什么经济和民生,他统统不想,他想的只有太子,怎么让太子高兴,怎么为太子服务,从最有利的方便帮助太子,这就是梅解语地目的。

“梅解语,若是我大周没了商人。你觉得会是怎样一种情况?”苏昭的服饰已经穿戴好了,便认真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梅解语问道。

梅解语的个头比苏昭高了半头,不过在太子面前他是不会凸显自己身高的,保持着跟太子平视的样子,看着太子脸上少有的庄重神色,这次梅解语不敢撒娇了,而是认真的想了一会之后,说:“那可就严重了,商业是经济的主体,我……”

也直到这时候,梅解语才想明白自己的做法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本就积弱的大周若是因为商贾流失必然会雪上加霜,梅解语虽然一心邀宠,但是也知道这段时间太子为了大周夜不能寐的。

太子是真的想要振兴大周啊!而自己似乎在跟太子的理念背道而驰呢!

梅解语立刻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俊俏的小脸也苍白了起来,杵在原地半晌没有回神。

“本宫不仅要大周农业兴旺,还想要商业发达。你帮本宫想想吧!苏曼青被本宫看中是因为他的治国之才和对器械阵法的造诣,我相信你能够帮助本宫振兴商业。只要商业发达,我大周就有充足的钱粮,甚至可以用经济扼杀、挟制他国。本宫也就不用带着军队去拼命了!”

见梅解语似乎是开窍的样子,苏昭又加上了一把火。说的梅解语更加愣神了。

只不过在梅解语心中最开始的一个声音是:原来太子并非是喜欢苏曼青那个小混蛋啊!我就说嘛,苏曼青已经是个残废了,有什么好喜欢的,原来是因为苏曼青的才华啊!他苏曼青是有才,可自己看不上啊!有才有什么用?!还不如自己有手段呢!

有手段能干嘛?自然能够帮助太子振兴商业了。尤其是想到太子要带着军队去跟人拼命,梅解语就更加心疼了,只要自己能够强大大周的经济,那么大周就可从经济上压制他国了!可以让太子高高在上的享受其他国家的膜拜,振奋啊!

从来只想着邀宠的梅解语忽然觉悟,自己或许可以帮太子做的更多。

在梅解语愣神的时候,苏昭已经出了房间,带着门口的朱雀等侍卫去大殿迎接神宫上使了。

集县县令宋湖就在偏殿安心的等着,虽然太子把他凉了半个时辰,但宋湖依然在座位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直到有侍卫进来说:“宋大人,太子请您一起赴宴。”

宋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而已,无论皇宫内的什么宴会都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宋湖却很干脆的起身,无视自己末品的官职,整理好自己的县令官袍,施施然的走出了大殿,便看到太子在院子中等着了。

“宋县令,真是不好意思了,本宫差点把你忘了!哈哈~走吧,跟本宫去迎接上使!”苏昭看着官服端庄、五官俊俏却在眉宇间闪着一丝邪魅的宋湖笑了起来。

“殿下,宋县令只是个末品的县令,是不能参加宫内宴会的!”在苏昭身边跟着个白净的小太监,那是苏嬷嬷认的干儿子,叫苏全。王德忠被皇家猎兵长老搞得内伤,下不了床,苏嬷嬷就让苏全来伺候太子了。

“闭嘴!”苏昭转头瞪了苏全一眼,深深觉得苏嬷嬷真坑!你都有苏剑虹那么机灵的一个亲儿子了,还认什么干儿子啊!着小太监就是长得好看点,可蠢的够够地!

“殿下,宋大人非要跟着去也行,不如换上太子宫的官服?”被训斥的苏全连忙磕头谢罪,但磕头之后却依然抬起头来,看着太子坚持道。

“这位公公说的不错,不如宋湖就不去了吧!”宋湖撇了那小太监一眼,眉清目秀却鼻翼冷硬、耳根坚直,面相上就是个耿直的人啊,说白了就是倔驴!宋湖就觉得自己要穿着这身官袍跟着太子去的话,小太监肯定不会同意的,看他跪在地上那模样就是死谏啊。

可让宋湖穿太子宫内的服装就更不行了!那不是成了太子的男宠了!

“呵呵~穿本宫这里的衣服,并非全都是男宠!”苏昭撇了宋湖一眼,转身就走。

宋湖就愣在原地傻眼了,他没想到太子绝顶聪明到从自己一句话就看透了自己的心啊!宋湖就有些心虚和踌躇了,可惜等宋湖想解释或者跟上去的时候,却见太子已经走出了太子宫,而那叫苏全的小太监也恭恭敬敬的跟了上去。

“宋大人?”一个平和到让人听见便感觉心安的声音从旁边穿了过来,宋湖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青衫年轻男子坐在轮椅上笑看着自己。

远看之下那青衫男子的面容依然清俊逼人,可他眉宇间却偏偏带着让人心安的平和,宋湖就这么远远的看着,恍然间就感觉自己听到晨钟暮鼓般的端庄,太子宫里广植梧桐树,他的轮椅就在树下,美得不像话!

“请问先生是……”宋湖看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男子的气质折服了,宋湖便冲着那人抱拳行礼。

“在下苏曼青。”苏曼青似乎是沉吟了一下才说出这个名字,好听的声音如流水潺潺。

苏曼青?宋湖咬着这个名字沉思,没听过。但看对方这一身清隽到永恒的气质,宋湖就觉得这人应该不是太子的男宠吧?

“宋大人,可否移步说话?太子繁忙,集县的事情大人可以跟我说下,等太子回来之后我必然禀报太子的!”苏曼青又道。

这下子宋湖有些傻眼了,尼玛~这么一个病美人竟然是太子的男宠?他知道太子的身边是没有幕僚的!

然后宋湖的眼睛又落在了苏曼青残疾的腿上,再看看苏曼青脸色苍白,年寿不丰的模样,宋湖瞬间想到:“您是苏沐涯?”

苏沐涯当年才名绝冠,大周无出其右者!可自从几年前被太子强抢进宫之后,便消了踪影和音讯。

原来眼前的人就是苏沐涯啊!只是曾经那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了病体支离的青年,多少让宋湖感慨了。

“我现在已经改名苏曼青。”苏曼青笑着点头,可那笑容中却有几分暧昧不明的味道。

“我还是等太子回来吧!不过下官倒是有不少学术问题请先生赐教!”宋湖说着冲着苏曼青深深一揖,一向桀骜不驯、甚至是放荡不羁的宋湖很少敬重某个人,但他对苏曼青的佩服是真的。

苏曼青也不强求,笑着点头,让小厮推着自己的轮椅,带着宋湖去了后宫。

另一边,神宫的上使已经进宫了,庄宗带着百官亲自站在大门口迎接,远远的看到一群白衣飘飘如仙子下凡的人似乎在漫天花雨下走来,庄宗就哼了一声。

“周方啊,你说朕要不要弄点花瓣和宫乐给他们镇镇场子啊?”庄宗是不屑的,神宫就是大陆上的霸主,一向霸道凛冽的,可这次上使来竟然弄得像是仙人下凡一样高远,很让庄宗反感啊。

“陛下,臣觉得不妥!”周方的白眉毛就挑了一下,他敏锐的听出庄宗的不满,就劝解道:“陛下啊,万不可在神宫上使面前失礼。”

七国臣服神宫这是早已有的规定,周方作为礼部尚书自然要端正礼仪了,可周方觉得庄宗这货不靠谱啊!万一在神宫面前失礼怎办?

“你个老东西!开什么玩笑呢!朕怎会失礼?!朕有那么无知和愚蠢吗!”庄宗不高兴了。

周方被骂的差点就要跪下,叫臣老东西是在嫌弃臣老不堪用吗?!

远处神宫的队伍越走越近,虽然神宫上使的队伍只有不足百人,可却走出了万人压境的气势,庄宗带着浩浩荡荡的百官都感觉比不上对方的气势强横啊。

“哎~神宫果然是上国人啊,这份气势就只有太子能够抗衡了!”庄宗就叹了口气。

“对,就让太子去迎接吧!”吏部尚书苏方梓一直都闭着眼睛站着,听到庄宗这句话,他才睁开眼睛半梦吟的说道。

“太子……没来啊?”庄宗这才意识到没看到太子啊!

这么重要的迎接仪式,太子都不出现!庄宗很生气,连忙叫陆秉承。

“太子呢?快去把太子叫来啊!”太子不在身边,庄宗就感觉很没气势啊!怪不得感觉走来的神宫队伍压制的人难受呢!

“太子殿下来啦!”陆秉承抬头看向宫内,便看到一身太子袍的太子骑着翼虎王过来了。

庞大的翼虎王威猛无双,而且背上展开的一对肉翅翼展足有四米,这头恶兽坐骑平白的给太子增加了凶猛的气息。庄宗立刻就感觉到身后的霸气,他回头看着骑着翼虎王赶来的太子,眉开眼笑:“这个坐骑不错,朕也想要!”

跟在庄宗身边的陆秉承立马不吭声了,皇帝想要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的!问题是庄宗根本就驯服不了翼虎王啊!就连普通的翼虎恐怕都不行的,若是庄宗骑翼虎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那可就麻烦了。

“那就是大周太子?”由八个白衣美女抬着的金銮软榻上,一相貌妖邪、雌雄莫辩的人眯着细长的眸子远望翼虎王上的苏昭,声音空灵的开口。

“不错!”国师骑着白鹿跟在软榻旁,淡淡点头,声音平和而端庄。

不男不女、容貌却完美无双的神宫上使撇了国师一眼:“这跟你送到神宫的情报不符啊!残暴狂狞、贪淫蠢笨的人怎会是这样一副气势!”

“太子大病一场之后性情大变。”国师微微蹙眉,似乎是有些不爽上使那阴阳怪气的声调。

“哦……是晓瑜错过清远了。”上使笑了起来,俊美的脸上笑容绽开的时候,仿佛薄云露日般璀璨。

“那刺杀本使的人,清远查到了吗?”晓瑜笑着笑着却忽然问到。

国师……

“哈哈~朕带百官欢迎上使!听说上使要来我大周,朕就朝思暮想的,终于把上使给盼来了!”庄宗帝大笑一声。龙行虎步的带着一大群百官迎接了上来。

庄宗帝笑声爽朗,作为一个不修武技和魔法的人,他算的上中气十足了。

“恭迎上使!”身后的百官集体行礼,声势浩大。

“大周皇帝有礼了!”晓瑜仍然坐在软榻上,微微点头算是给庄宗回礼了。

“应该的,应该的!”庄宗就盯着软榻上的上使瞅,这货是个男人还是女人啊?看不出来呢!庄宗都要疑惑死了,说男人吧,他长得过分好看了,那张脸雌雄莫辩,声音也是空灵优美,可说是女人吧,他身上的衣服太宽大,看不到胸和屁股啊!

庄宗想看看他的喉结,可他衣服领子太高。

晓瑜端坐软榻之上,高洁的如同观音下凡,却又带着慵懒的妩媚、他笑眯眯的看着庄宗、任由庄宗打量自己,目光却越过庄宗看向了太子。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投了1票(5热度)。張萌芽 投了1月票。18693718930 送了1颗钻石。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

继续万更的孩子苦逼的求订~额……忽然发现、发在这里喊求订没订的人看不见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