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庄宗好机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晓瑜端坐软榻之上,高洁的如同观音下凡,却又带着慵懒的妩媚、他笑眯眯的看着庄宗、任由庄宗打量自己,目光却越过庄宗看向了太子,那分明温柔的目光却又带着某种逼人的锋锐,让人不敢直视。

“苏昭见过上使!”苏昭就抬头冲着上使灿烂一笑,那笑容有点憨。

从来都面色平静的晓瑜就感觉自己被太子这笑容刺得嘴角抽了下。嘿~这太子的傻笑倒是装的挺像啊!

“呵呵~太子有礼了!”晓瑜缓缓起身,准备从软榻上下来,却见苏昭快一步的上前来,随行的神宫侍者立刻上前,拦住了苏昭。

“上使不用下来的,您在我大周皇宫可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啊!您就坐着进殿吧,宴会都准备好啦!”苏昭又没心没肺的隔着阻拦她的神宫侍者、冲着晓瑜笑的谄媚。

晓瑜忽然就觉得这太子脸上的笑容太假、太谄媚!

“好!”晓瑜优雅的坐下,既然你大周太子想装蒜,那就陪你吧!

“上使快请,快请!”庄宗立刻亲自带着百官在前面引路,要走过皇宫大门的时候,苏昭快行一步,大叫道:

“礼炮呢!开始!”

礼炮?那是什么玩意?庄宗发愣的时候,其他的大臣们和陆秉承就开始擦额头上的冷汗,因为他们已经看到太子在皇宫大门两侧安排了十门大杀器!

没错!就是用来吓唬大燕四皇子时用的大杀器!

百余名大臣都想给太子跪下:求别闹!

随行的国师看到那十门黑黝黝的大杀器,就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神宫的队伍先停下来。

晓瑜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等他看到那十门藏在城门后面的炮筒子时,心里一个机灵:火器!

轰轰轰~

十门大杀器在太子的命令下轰鸣起来,炽烈的烟火冲上了高空,飞行了数十米之后在空中爆开,无比璀璨。

这下子那些大臣们都看傻眼了,他们觉得这有点像是魔法师的烟火啊!

而神宫的百余名随从们也看的有些痴了,在惊讶这些大杀器凶猛的时候,也感叹烟火漂亮。不过这些侍者却在第一时间做出了防御,只见近百名白衣人走位迅速的在软榻旁边布成了一个古怪的阵法。

阵法是让人看不懂的,但是能够让所有人感觉到那宏大的威势,庄宗和身边的大臣们都吓到了,神宫的强大超乎想象啊!而且来的还是一个上使而已,就如此的强大,想想神宫大帝和九大护法才更让人忌惮啊!

而看着吞吐火焰的晓瑜心头警铃大作:大周竟然研制出了这种兵器,不可不防啊!

“哈哈,上使啊,这是我们特别准备的欢迎仪式,上使喜欢吗?”庄宗还是个烟花控,看到漫天的绚烂烟火,庄宗脸上的笑容就灿烂了许多,他几乎是脸色兴奋到通红的朝着上使叫,晓瑜就觉得自己被庄宗吵到头疼了,但仍然是笑道。

“大周别出心裁,这是火器吗?”

这话自然是问苏昭的,庄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把太子拉过去。

“这是送给神宫的礼物,十门大杀器!”苏昭冲着上使嘿嘿笑。但苏昭心里却是警觉了:火器?他竟然说是火器,很有见识啊!还是说神宫就有这些东西呢?

晓瑜这次可是吃惊不小,火器这种秘密魔法科技向来都属于国家机密了,任何一国拥有这些东西都不会外传的,而太子竟然直接送给自己,晓瑜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太子说这十个火器要送给本尊?”

在皇帝面前还自称本尊,足见神宫的嚣张!

庄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神宫上使的嚣张,而是被太子送出去的礼物吓到了,十门大杀器啊!庄宗都要肉疼死了,虽然庄宗不知道太子到底弄了多少大杀器,但想来大周也不会太多了,因为这个东西太珍贵了。

庄宗觉得送给神宫还不如给自己弄回后宫,放烟火逗妃子们一笑呢!

“是的!我们大周对神宫忠心耿耿,我们的东西自然就是您的东西了~呵呵!”苏昭脸上的傻笑开始变得意味深长。

晓瑜抿嘴笑的更加妖媚:“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太子!本尊收下了。”

晓瑜那骚包模样显示了他现在的好心情,可相比之下庄宗的脸色就差多了,他现在就想开口:朕也想要大杀器,太子你准备一下吧。

“上使,听说您在大周遭到了追杀?”趁着晓瑜的心情不错,苏昭就开口了。追杀?这个词用的犀利啊,一下子就推脱了大周的责任。晓瑜就看着苏昭眯起了眼睛,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审度和思忖。任何人在他这双眼睛下都会变得无所遁形,可晓瑜看着太子却微微蹙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看不透太子这个人的。

庄宗本来还在心疼着大杀器的事情呢,但是一听到太子说起神宫遇刺的事情,庄宗的心就纠起来了。一群大臣们则是目露惊讶,他们都不知道神宫遇刺的事情啊。

“追杀者已经伏诛了!”这时候一旁的国师开口了。

听到国师的话,晓瑜厉目转头看了过去,却见国师清隽的脸上一派风轻云淡,唯有他目光转而看向自己的时候,晓瑜能够看到他目光中的深沉,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示威。国师一直都很安静的随行在队伍旁边,可任何人都不能忽略他的存在,即便是在气势如虹的上使身边,都可以让人感觉到国师那强大的气场!

尤其是晓瑜盯着国师看的时候,一种如渊的气息便在国师身边形成,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哈哈!太子消息灵通啊!本尊的确是遭到了追杀,不过那些凶手的确已经伏诛了!”晓瑜忽然爆笑起来,一向高洁而妖孽的晓瑜大笑起来的时候霸气尽显,那种酣畅淋漓的霸道和尊贵传自最古老的贵族传承,从晓瑜的言行和外表就可以看的出来,他必然是出自神宫最古老和尊贵的家族,也只有那种家族才能培育出他这样的人。

庄宗就觉得有些压抑,明明自己才是皇帝啊!神宫上使终究是上使的,即便在神宫里,相信这个晓瑜也就是一般的官员而已,可是为什么他身上的气息要比自己都要尊贵呢?!

苏昭不在乎这些,她在乎的是字眼!听到晓瑜承认追杀,她就松了口气,不过晓瑜的笑声渐渐停止的时候却向着庄宗道:“不过,本使手下的人却说有凶手逃到了你们帝都啊!”

庄宗吓毛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上使怀疑是自己派人刺杀了?坚决不能承认!

“什么?!还有这种事?!”庄宗表现的相当惊悚,然后就在自己身边找人,看到卫驰就在远处站着,庄宗指着卫驰就问。

“卫驰,最近帝都可有刺客?!”

卫驰……

“没有……”

庄宗点了点头,又看向苏昭,大声问道:“太子啊,你手下的府卫可有发现刺客?”

“乱民和暴民倒是发现一些,但没有刺客!”苏昭答应的很平静。

“对啦!帝都外面有很多难民,这些人中有不少的暴乱分子,之前朕出宫的时候还遭到了刺杀呢!”庄宗拍着大腿叫了起来。

晓瑜撇了庄宗一眼,淡淡道:“陛下和太子身边的傀儡武者就是在你们遇刺的时候被杀了吗?”

若不是因为庄宗和太子身边的傀儡武者被杀,晓瑜才不会做这个上使、亲自跑一趟大周呢!

“是啊!那些傀儡武者都是忠心的,可惜都被杀了。太残忍了,太伤心了。还请上使再给我们一些傀儡武者啊!我们不怕多的,有多少有要!”庄宗一想起这件事情就心焦,自从没有了那些傀儡武者,庄宗就感觉自己太危险了,整天想着找护卫的事情,都着急死了。

“呵呵~我神宫的傀儡武者可是很珍贵的!”晓瑜被庄宗的话给震惊到了,他真想抽一下嘴角,然后指着庄宗的鼻子大骂:你他吗的以为神宫的傀儡是大白菜啊,随便想要多少就多少?!培养一个傀儡武者很费的知道不?无知!愚蠢!

“那就请神宫再给我们少一些吧!一百个怎样啊?”庄宗还恬不知耻的来劲了、一旁的大臣们都觉得很丢人,自己的皇帝这么幼稚真的好吗?!

晓瑜忽然觉得自己不想开口了。但看着庄宗那模样,他真不想让这个大叔好过,便又道:

“抓住逃到帝都的凶手,可以给你们大周一些傀儡武者的!”

“好!朕一定帮上使抓到凶手!”庄宗立刻就下了保证。

晓瑜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无声但有些嘲讽的笑容,要他相信庄宗真的能够抓到凶手?别开玩笑啦!不过庄宗也够不要脸的,不仅赖掉了刺杀上使的事情,而且撒个谎也这么干脆!晓瑜知道自己揪着刺客的事情不放,大周也会赖着不承认的。想想还是罢了……

“时辰已到!还请上使和陛下进殿!”这时候周方已经站在大殿正门吆喝了,作为礼部尚书,周方是很严谨的,在他看来迎接上使就应该严格的按照吉时,所以时间一到他才不管你们说着什么话呢,张口就喊。

庄宗正愁着如何转移话题呢,听到周方的喊声,庄宗立刻高兴的在前面带路引着晓瑜进大殿了,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庄宗就乐颠颠的看着晓瑜从软榻上下来。嘿嘿~朕就不相信你还坐着软榻去赴宴不成?!

可接下来庄宗和众人们就有些傻眼了,因为晓瑜从软榻上下来之后便坐在了轮椅上。那轮椅就放在软榻的底下,而且是那种可以折叠的轮椅。

神宫的上使是个废人?庄宗震惊啊!可一想到自己派出去的杀手连个废人都杀不掉,岂不是太丢人了吗!

“上使喜欢做轮椅?有洁癖?”苏昭笑眯眯的开口,她会看骨相的,而且拥有天眼的她自然知道这货不是残废了,那你弄个轮椅出来就有些过分了,逗人玩的吗?

“太子,不可询问别人的短处!”庄宗一下子严肃起来,朝着太子训斥了一声,然后才笑眯眯的看向晓瑜,问道:“上使啊,您双腿有疾?要不要朕派人给你准备软座?”

旁边的大臣们都竖着耳朵仔细的听,虽然他们觉得皇帝这么问人家不好,可大臣们也好奇啊!这个上使竟然是个残废。

可晓瑜让大家都失望了,他从轮椅上站起来,硕长的身姿说不出的潇洒和俊逸,优雅的走进了大殿,一边道:“本尊只是不想走路而已!”

那就是懒嘛!庄宗心里就哼了一声,却连忙跟上上使,笑眯眯地道:“是啊,朕有时候也不想走路,但都是让人抬着,以后朕也让人做个轮椅,坐着走,呵呵!”

“哈哈~”晓瑜大笑一声,不再理会庄宗,直接朝着大殿内的主位上走去。

一看到晓瑜是很自己抢位子的,庄宗就不高兴了,也连忙快走两步。那主位可是自己的!安排宴会和礼仪的周方有些傻眼,这两位明显是都想做主位啊,可是让谁做呢?应该是庄宗吧!毕竟庄宗是皇帝啊,可人家上使是主权国的使者啊!而且还不知道这位使者在神宫内担着什么爵位,不知是不是比庄宗更加尊贵呢?

“上使,本国师坐在您身边吧!”国师却先一步的走到了一侧的贵宾位上坐下,然后冲着晓瑜开口了。

晓瑜这才停下脚步,面色淡淡的朝着清远走了过来,庄宗快走两步,一屁股坐在了雕刻了龙的椅子上。心中震惊:这货竟然敢跟自己抢主位,太不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幸亏自己厚着脸皮坐上来,否则面对着一群臣子,自己还要坐在下面,名声不保啊!

“太子坐在我身边可好?”晓瑜坐下之后便朝着苏昭发出了邀请。

国师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只不过晓瑜指了一下他身边的位置,要让苏昭过来的时候,国师却开口了:“太子殿下身份尊贵,自然是坐在我们对面了。”

国师的口气是冷静的,但是谁都能够从国师的冷静中听出排斥!对太子明显的排斥、而晓瑜脸上却有了笑容。

“呵呵~其实坐在哪里无所谓,本宫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上使说呢!”苏昭站在大殿中没有坐下,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坐下的晓瑜道。

“哦?”晓瑜饶有兴趣的挑眉。

“这样的,我们大周最近闹灾荒,国库空虚,上供的粮食能不能让我们缓一缓?”苏昭的话让殿内的大臣们都羞愧起来,他们就觉得自己这些做臣子的也跟着太子丢人啊!这宴会还没有开始呢,太子就找人家上使说上供的事情,还是用请求的口气,怎么能不丢人。

只有少数的臣子惊讶的看着他们的太子,更有明锐者心里感叹:太子是好的,为了大周,为难了!

“国师大人知道我大周的情况,您说呢?”苏昭见晓瑜似乎在思索的模样,便看向了国师。之前国师可是亲口承诺要跟上使说一下上供事情的。

清远淡漠的看了苏昭一眼,他自然明白太子的意思了,太子想让自己为大周说话呢!若是以前没有发生刺杀神宫上使的事情,也没有太子要炼化庄宗救男宠的事情,国师肯定会帮忙,可事情都这样了,太子还想着要减供?!

国师承认,自己的心中是有些怨气的。

“清远虽是大周的国师,但还是我神宫的人,国师的话,本尊自然是信的!”晓瑜笑看着国师,似乎兴致更大了。

庄宗和大臣们同样着急的看了过来,现在大周的一切可都在国师手里啊,国师大人您快为大周说句好话吧!

“老臣听国师说过,神宫向来慈悲,乃是我们大陆诸国的依仗,神宫英明呐!”吏部的老尚书苏方梓却忽然跪在了地上,朝着国师就叩拜了起来。

有吏部的尚书起头,其他的官员们也不好干坐着了,又有一片大臣跑到老尚书的身边,冲着国师跪拜了下去。

大殿中顿时就跪倒了一片,黑压压的十分壮观。坐在主位上的庄宗又不高兴了,自己这个皇帝总是被人无视啊!还能不能有点存在感了。

神宫上使晓瑜的脸上,笑容似乎是更加妖邪了,他细长的眼睛撇着国师,分明看到清远国师的脸上似乎是出现了几条裂缝呢!

“清远,本使是否要代替你给神宫传个口信?就说大周贫穷已经拿不出供奉了呢?”晓瑜也在旁边加了一把火,他就是要看着国师成骑虎难下之势!

“大周天灾,难道上使一路走来,没有看到吗?”国师侧目,明明是温润的目光却也闪现着锋芒。

“本使被一路追杀来的,哪里看得到啊!”晓瑜的话像是踢皮球、又像是耍无赖,但是国师却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我承认自己是被他国凶手追杀、暗杀的事情跟大周无关。那么上供的事情就由你国师承担着吧,不管大周是不是上供、能不能上供,都有国师来决定,并且神宫若是追究,也是你国师承担的!

清远国师脸上的平静忽然一散,露出一个柔和而端庄的笑容:“大周积弱更爆发天灾,我神宫向来悲悯,还请上使允许供奉减半!而且太子已经送上了大杀器作为礼物,也算是弥补了!”

“好!喝酒!”晓瑜一口答应,端起酒杯潇洒的饮下,酣畅淋漓,似乎是让国师开口承担为大周减供的事情很开心一样。

“快!上酒、上菜!舞女呢?快点来啊,大家都坐下,咱们陪上使不醉不休!”庄宗一看上使答应的这么干脆,都要乐疯了,立刻从座位上起身,激动的喊了起来。

苏方梓等大臣也激动的道谢、行礼之后纷纷落座。

苏昭已经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了,隔着舞女袅袅的大厅看着另一边跟自己相对的国师,苏昭忽然想到了什么:国师这是在帮着大周应付神宫啊!可国师这么做会收到神宫的惩罚吧!?

苏昭就觉得国师的身上笼罩着太多的谜团,让她猜不透这人。前世记忆中对国师的不多,只知道他在卫王登基之后成为丞相,改名玉容隐!一手带动了整个大周的发展,并且还收复猎兵填充大周军力,让大周一跃成为七国中最强大的军事帝国!

对~猎兵!苏昭脑子里灵光一闪,自己的新军为什么不招募点猎兵?!虽说高级猎兵难招募,但低级猎兵也可以的。

苏昭想着心事、有些走神的时候,听到晓瑜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周北疆卫王雄兵威猛,本尊这次来还带来了神宫的消息。请大周卫王带兵五万辅助神宫神兵对西方帝国的战事!”

晓瑜的话一出口,大殿中立刻安静了下来。这些大臣们别的不知道,但是知道卫王在大周的份量啊!萧盛禹是大周的战神啊!北疆兵是大周最强的军队,一旦北疆兵被调走了,那大燕南下怎么办?!

抽掉卫王北疆兵的事情是被国师给说准了,苏昭表示不大,只是撇了一眼沉默的国师,然后自己不吭声。

“陛下……”大臣们则是坐不住了,兵部尚书聂呈起身,年过七十的聂呈是将军出身,太明白大周的国情和军队了,所以他最有发言权。

“跟上使说!”庄宗知道这老家伙要说什么,便直接给他指了指晓瑜。老头你直接说给晓瑜听吧,说给朕听没用啊!难道上使会听朕的吗?

“上使,我大周人口数千万,也算是泱泱大国、可是这些年来天灾*,人口锐减,兵力已经严重不足!大周内可堪一战的部队唯有十万北疆兵,西北张起灵的边军如今残存不过五万人!南部昭烈护府不过三万水军,我大周内总兵力已不超过三十万!还请上使念在我大周贫弱的份上,不要抽掉北疆兵了!”聂呈是跪在地上说的,说的悲怆哀伤。

大周强盛之时雄兵百万,也曾有过吞并诸国之势,可在神宫和他国打压下,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锐气,几代皇帝太平庸、尤其是到了庄宗这一代,大周几乎是到了灭亡的边缘,中央皇权可以调动的兵力不少过十万,只一个北疆王的势力便压过了皇族。

可不管北疆是否过于强大会威胁到皇权,就目前大周的形势来说,北疆就是大周的唯一依仗啊!若是北疆没了,大燕只需要十万铁军南下,就凭借帝都的三万禁军和张起灵的边军能行吗?即便大燕的铁军只是围而不攻,大周也自己灭了。

而且还有盘踞西方边陲、民风粗野彪悍的大秦,只要其他国家有所动作,相信大秦甚至其他国家都会来分一杯羹的。大周必亡!

“上使,我们大周实在无兵可调啊!”聂呈以头触地,声调悲怆。

这个为了大周征战一生的老将军无后,所有的子嗣都死在了战场上,只有一个女儿也在他镇守边关的时候被敌人掳走,可就是这么一个悲哀一生、风烛残年的老将军,仍然为了大周不惜颜面的跪在地上,求情。

老将军让大殿里的其他官员们动容,陆续有人跪在地上,向着晓瑜请求。

晓瑜依然端坐高位上,面色淡淡。仿佛跪在他面前的都是一群蝼蚁,他作为主宰的王者根本就不用也不屑理会这些人。甚至连目光都懒得施舍给他们。

而大臣们都跪在地上,没有上使的话,他们就像是不起来一样,整个大殿中的气氛都沉闷了起来,就连刚才的歌舞也自动停顿了下来。可晓瑜仍然是笑眯眯的看着跪了一地的大周臣子。心里却想着:看来大周还没有腐烂到家啊,竟然还有一心为国的臣子,虽说跪在地上的大臣绝大部分都不是真心的,可几个老臣尤其是位高权重的老臣,还是很忠心的。

庄宗见神宫上使明显是冷落自己的臣子,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现在就想号令禁卫军进来,杀了这个上使!

大殿中唯一沉得住气的也只有太子和国师了。国师端庄的坐着,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他向来都知道一个事实:要想“对话”需要的是绝对的实力!没有实力的弱者是没有对话权利了,更何况谈判!

苏昭虽然面无表情,但对神宫的恨意却又加深了一分,糟践我国权、羞辱我臣子者,当诛!

可以如今的大周面对庞大的神宫,无异于螳臂当车,所以一个忍字便挡住了所有的愤怒和咆哮。

“咦?大燕和大秦的人怎么还没来?”晓瑜面露惊奇的看向门外,完全忽视了还跪在地上的臣子们。

聂呈等人一阵的尴尬,跪在地上起来也不是,跪着也不是。

“上使大人,你们是不是非要调走北疆兵不可啊?”苏昭在这时候开口了。

“呵呵~本尊也不知道,这是神宫大帝的决定,我只是一个使者而已!”晓瑜笑了起来,笑的纯真无邪,然后看着那些大臣们道:“所以你们这是在为难我啊!这种事情的决定权不在本尊手中,你们求我也没用的!”

尼玛~没用你就直接说啊!装模作样的看着大周所有的臣子们给你下跪,你很得意是不?!

“呵呵~调集北疆兵的事情,我们说了也不算的,所以这件事情上使得找北疆王萧盛禹说!”苏昭笑着回了回去。

“哦?大周皇族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臣子了吗?”晓瑜笑的嘲讽。你大周既然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臣子,那还做什么皇族?!干脆灭国吧!

“陛下和殿下仁慈,他们是不想为难本王而已!”一个厚重而劲猛的声音从外面穿了进来。

一身黑色大裘,仿佛浑身沾染着边塞冷冽之气的萧盛禹大步走了进来。五官硬朗如铁、气质宏大如山,虽然只是一个人,却仿佛让人感觉到北疆王的身后所跟着的十万雄兵,杀气腾腾的压向了大殿。

晓瑜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北疆王的风采,非凡!

“你就是神宫上使?”萧盛禹在大殿中站定,面朝晓瑜,冷硬如勾的鼻子微微上扬,声音厚重而醇和。

晓瑜分明从这个青年的身上感觉到了桀骜不驯和对自己的轻视。可晓瑜却生气不起来,他甚至是很欣赏这个男人的。

“北疆王?我就是神宫上使,神宫大帝的嫡孙神晓瑜!”晓瑜肃容道。

“什么?你是皇子?”上位的庄宗炸毛了,有没有搞错!这个什么上使竟然是神宫大帝的嫡孙!艾玛~那自己之前刺杀他的事情暴露之后可真是完蛋了。

庄宗顿时觉得事情好严重啊!可有的大臣却觉得更严重,这个什么上使在庄宗面前都没有庄重的自我介绍,而在卫王面前竟然这么直白的自我介绍,说明了什么啊?!说明上使对卫王比庄宗看重啊!臣子压了皇帝一头,这对大周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吧!

“卫王,萧盛禹!”卫王却没在乎对方的身份,很干脆的答应,并且道:“本王想知道,你们神宫是否从其他国家征调军队?”

“自然,每个国家都要调出最精锐的五万兵!”神晓瑜回答的很肯定。

然后卫王也肯定的回道:“好!萧盛禹随时听候差遣!”

神晓瑜看向萧盛禹的眼神明显更加亮了,要说这个大殿中最有魅力的人,或许不是卫王,但晓瑜却是为他的风采和果决所折服的,这个用北疆撑起了大周脊梁的男人,不愧是大周战神!

一群大臣见他们两人已经谈妥了,那他们还跪着求什么,就一个个失落的爬起来了。不少人都瞅了上座的庄宗一眼,深深为庄宗捏了一把汗,刚才庄宗和大臣们都在跟上使争辩派兵的问题呢,结果卫王一来就答应了,根本不需要庄宗的同意啊!

果然,卫王已经是大周内不听调令的第一强藩了!

“聂将军放心,只要北疆兵还有一卒,绝不让燕*南下一步!”萧盛禹在落座之前却专门走到了聂呈面前,朝着老将军抱拳。

萧盛禹无视了殿中的庄宗、无视了太子,却看的上这个老将军,那是他敬佩这个老将军,尽管聂呈已经风烛残年,且因为无后不可能起势,可老人的风骨却是让军旅中人佩服的。

“好,好!大燕真的南下。老头子就带着家丁上阵,死在战场上。”聂呈面露震惊,却继而振奋道。

“两位将军放心。朕的帝国朕来守护,燕国那些兔崽子敢来,朕就亲自领命灭了他们!”庄宗被两个将军的豪情感染了,一下从座位上起身咆哮了起来。

庄宗的话把大殿内的众人都吓了一跳。陆秉承生怕庄宗再说什么不靠谱的话,连忙上来拉着庄宗坐下。可已经晚了,只见大燕的四皇子跟大秦上将玉华一块进来了,刚好听到庄宗在叫嚣着要灭了大燕。

殿内的众人一时间有些傻眼了,几个机灵的大臣想开口缓和一下气氛都找不到理由。

而庄宗也噎了一下,但很快机敏的冲着门外斥责:“外面是谁在看门!大燕四皇子和秦国上将来了为什么不通报!怠慢了这么尊贵的客人,你们这些人担当的起吗?!”

“太不负责任了!四皇子,玉华将军你们不要见怪啊!呵呵~朕给你们介绍哦,这是神宫的上使,恩~也是神宫大帝的嫡孙、神晓瑜!”庄宗面色如常甚至还笑容连连的给他们两人介绍。

玉华脸色漠然的冲着神晓瑜打了招呼,便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只不过目光先撇了太子一眼,等看到太子脸色冷淡的坐着时,玉华忍不住的又看了一眼,他就觉得这个少年太子很沉得住气啊!

燕翎枫虽然听到了刚才庄宗的“豪言壮语”,但是自然不会质问庄宗了,只不过听到上使竟然是皇孙的时候,燕翎枫有些吃惊。

“在下燕翎枫,燕国四皇子。”燕翎枫顿了一下,又道:“神宫用兵之时,我大燕不会侵袭大周,所以大周尽可放心的让北疆兵去完成神宫的任务。”这话有点讨好神宫的意思了,但更高兴的是大周。

众人听到燕翎枫这么说,顿时都乐了,甚至一些大臣都想手舞足蹈了。可太子的话却如冷水灌顶:

“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燕国皇帝呢!”

众人顿时觉悟,对啊!你不过就是燕国的四皇子,你说不侵袭就不动手吗?这不是跟放屁一样。众大臣顿时鄙夷起来,那一个个的看向燕翎枫的目光能把他给刺死。

燕翎枫脸色有些沉了,太子这个小混蛋是当众给自己难堪啊!燕翎枫真的很想知道,太子明明还是个少年啊!可心眼为什么那么多、那么坏呢。天生的吗?不应该啊,看庄宗那憨厚天真的模样!

“本宫传达的不过是父皇的意思,早在本宫来之前,父皇就已经决定跟大周修好了!”燕翎枫笑道。

其实燕翎枫明白,不管自己现在做了什么承诺,都是没用的!国家之间的纷争即便是有白纸黑字的条约都无法控制呢,更何况是自己的承诺。即便现在自己这么说了,到时候真的想攻打大周,完全可以在边境挑起战争。大秦就曾经屠杀了自己边境的一个村子,然后嫁祸给了邻国,大军压境。

所以说,燕翎枫可以在神宫上使面前说的天花乱坠都没关系。

同样的,苏昭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把燕翎枫的话当一回事!且苏昭的目光还在大臣们当中搜索,看那些大臣在听到燕翎枫的承诺之后一脸欣喜的样子,苏昭就心伤,不过看到聂呈等几个老臣面露凝重和不信任,苏昭忽然觉得在朝堂中还是有不少老臣堪用的。

礼部的周方、礼部的苏方梓还有聂呈老将军!只可惜他们还能为大周付出几年呢?可只要他们能帮大周度过最困难的这几年就好,苏昭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朕感激燕皇,来~朕先敬你们一杯!”庄宗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但是细看之下却会发现他的喜悦不达眼底。庄宗是做了几十年的皇帝了,虽然有些天真,但很多道理他是明白的,就像是燕翎枫说的两国互不侵犯,骗人玩的呢!

不说远的,庄宗就知道现在大陆上的七国当初都是前朝的贵族,曾经发誓对前朝效忠,后来呢?还不是变成了现在的七国,所以说啊,国家之间的承诺就是放屁!

庄宗就觉得燕国四皇子傻乎乎的,竟敢来骗朕,然后看到自己的臣子们一脸兴奋时,庄宗忽然觉悟,朕是不是该给朝堂换换血了?省的养着一群蠢蛋不为国家干活,看把太子累的,都没个笑模样了!

“四皇子啊,既然你都说互不侵犯了,那我们不进贡你们也不会打我们咯?那上供的事情就免了哦!”庄宗喝完酒之后,语出惊人。

四皇子燕翎枫手中的酒杯都没有放下……

神宫的上使晓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大周的众臣们齐齐低头,唯有苏昭眼睛一亮,大赞自己的爹机智啊!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投了5票(5热度)、哈哈凭借一片都是亲的,爱死你了哦~情剑天下 投了1月票~月流星铩 投了1月票~米林million 送了3朵鲜花~筱茉君 送了5朵鲜花。亲们好有爱啊~所以我拼死拼活的爬出字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