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形象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供这件事朕看就这么办了吧!”庄宗才不管大殿内众人什么态度呢,他就盯着燕翎枫,见他脸色有些僵硬,庄宗心里就爽啊!

我大周就是不上供,你打我一个看看哦,趁着神宫上使还在这里,你出尔反尔一个看看哦!

庄宗就像是吃定了燕翎枫一眼,而燕翎枫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像挺无奈的,沉吟了一下才笑道:“好说,好说!本宫也看到大周民生凋零,是拿不出那些供奉的,本宫回去之后一定力劝父皇,免除了今年的上供!”

庄宗刚想说好,却见太子咳嗽了一声。庄宗就好奇的看向苏昭:“太子啊,你不舒服?哎~这些天你太累了,要不你下去休息一下?放心吧,朕可以陪好这些使臣们的!”

庄宗心疼自己的儿子,觉得就苏昭辛苦啊!昨天庄宗还看到自己的大儿子那不孝子在后花园逗狗呢!庄宗就鄙夷,都是自己生出来的儿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苏昭怨念庄宗怎就听不出四皇子话中的“套”呢!就狠狠的瞪了庄宗一眼,那凶悍的眼神让庄宗很受伤,尼玛~逆子啊!老子关心你,你竟敢瞪自己,这是要反噬吗?

“四皇子,您说我们大周民生凋零!连上供都拿不出了吗?”苏昭冷笑着看向了四皇子。

礼部尚书周方立刻起身,愤怒道:“言他国积弱、不堪一击,四皇子居心叵测,是想我大周弱点暴于天下,被众分食吗!?”

周方这话有点绕口,不过那意思大家都听得懂,四皇子这个小人说大周穷的连上供的钱粮都没有了,那不是昭告天下大周已经弱的不成样子吗!在强国争雄的这个大陆上,只要有弱势一方出现必然会遭到群起攻之。就像是一个鱼缸里的一群鱼儿一样,体弱有伤的那只鱼必然被群咬围殴。

而且大周南方的南蛮多少年来蠢蠢欲动,就等待着大周疲软之时呢。危机、危机意识就是这么出来的。

“哦~四皇子,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那朕就告诉你,朕有钱粮,但就是不给你们燕国!”恍然大悟的庄宗很生气,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燕翎枫就发飙了。

燕翎枫就感觉自己被群起攻之了啊!都是该死的太子。不过燕翎枫还感觉到一双锐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燕翎枫扭头便看到一直不说话的清远国师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然后还靠近自己笑道:“以蠢犯戒,自作孽不可活。”

国师的话很简单,可那嘲讽相当刺眼啊!他是在说自己愚蠢,想算计大周,结果被太子一招秒杀,作茧自缚了吗?

被燕国大臣质问,燕翎枫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两国争端经常吵的脸红脖子粗,可国师的嘲讽就不一样了,这比骂人还难受啊!燕翎枫就惊讶啊,这个仙子一样的国师还是这么卑鄙无耻的一人啊!够不要脸的。

本来还以为大周的国师是多么高雅的一人呢,想不到这么低俗!燕翎枫很想骂回去,但看着国师那高洁的模样,还真担心自己骂了国师被别人说成没素质呢!这个披着羊皮的狼!

“呵呵~你们大周既然有钱粮,那给我们神宫的供奉为什么要减半呢?”神晓瑜开口了,一下子把仇恨都拉过去了。

神宫上使是以主导者的身份存在于大殿内的,哪能看着你们一群人欺负大燕的四皇子啊!而且神宫是喜欢大燕多过大周的,就因为大燕这次不仅派出了五万人的精兵,而且还有五万人的辅助兵,且是自愿的!看看人家大燕多么支持神宫,大周可好,要你五万人你还推三阻四的。

所以,晓瑜绝对不能看着你们欺负大燕的四皇子。

“上使大人,钱粮减半可是您答应的啊!”庄宗很是惊讶的看着神晓瑜,一口反问了过来。

神晓瑜一直带着笑容的脸就有些裂的迹象了,这个大周的皇帝红口白牙的说话都是放屁呢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减半了,还不是他们一群人说的,哦~对了!是国师说的。

“神宫威信天下,难道也要出尔反尔吗?还是说上使大人您一个人的意思啊!”庄宗见自己把神晓瑜给问住了,便又“追击”了下来。

神晓瑜的目光有些冰冷了,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庄宗,想看看这个大周的皇帝是真的愚蠢呢?还是在装傻,可看到庄宗那发直的目光,根本就看不出他有城府的一面啊。这皇帝就是个直肠子的吧!

“玉华将军,我们给大秦的上供今年是不是也免了?”太子见庄宗跟神晓瑜对上了,便找个借口引开了话题。苏昭还是挺担心神晓瑜这货被激怒了之后爆出大周派刺客刺杀他的内幕地。

躺枪的玉华将军黑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踌躇了一番,说:“这个我不能做主!不过我觉得大秦皇帝应该会答应的。”

啥?大秦这是要答应减免上供了?不仅仅是苏昭,就连大殿内的大臣们都惊讶了啊。要说大陆上最强的国家还是大秦和大燕啊!这两国每年跟大周要的供奉太多了,如今大燕的已经赖掉了,若是大秦主动免去了大周的供奉,岂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可玉华将军为什么答应免掉大周的供奉呢?

“不过,我们大秦免掉了你们的供奉,你们是不是送我们多一些大杀器?”玉华就又问道。

“哈哈!好说好说!”苏昭大笑着点头,跟玉华举杯。

然后神宫的上使就不高兴了,神晓瑜第一眼看到大杀器的时候还是很震惊的,尤其是大周愿意送给自己十门,神晓瑜就觉得自己面子够大啊,可现在看来大周是把这东西当礼物的送啊,连大秦都有,那还有什么珍贵的!

“你们大周是不是打算赖掉所有国家的供奉,独强以凌人啊?!”不高兴的神晓瑜看着苏昭说。

大周位于大陆腹地偏下的位置,国内多平原,且面积极大,曾经大周强盛时乃是威慑六国的第一霸主,这些年在神宫有意打压下才逐渐削弱下来,若是大周再出现明君贤臣,收复失地图强,必然还会成为一霸啊,且是会威胁到神宫地位的一霸!

神晓瑜这话是在给大周警告,也是给大秦和大燕警告。

“呵呵~谢上使吉言,若是大周真的能够强大起来,上供我们肯定如数上交!”苏昭呵呵笑着糊弄了过去。

“上使,酒已尽,不知上使要在大周逗留多久?”国师这时候开口了,多少有点赶人的意思了。

神晓瑜撇了国师一眼,淡淡道:“听说国师的灵山秀美,本尊想多留几日,可欢迎?”

“不欢迎。”国师直接拒绝。

艾玛~这次大殿内的众人又愣住了,他们都知道国师高洁,可没想到国师在神宫内的身份这么尊贵吗?竟然敢顶撞神晓瑜,那可是神宫大帝的嫡孙啊。

“那本尊偏要去呢?”神晓瑜眯着眼睛,目光如刀的看着国师。

国师淡然起身,施施然道:“那国师会求太子帮忙对付您的!”

躺枪的苏昭有些木,这国师是啥意思啊?

大臣们更是懵懂,他们也搞不清状况的好不好!太子已经凶残到可以威胁神宫上使了吗?

“报!大楚使者到!”这时候宫外的太监靠谱的禀报了,那尖锐的嗓音把大殿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而且那太监的嗓音刚完,便有一身穿紫袍的汉子直接闯进了大殿。那汉子豹头虎目、犀利的目光很直接的瞪着庄宗,喝道:“你们大周是不是找死啊!敢扣押我大楚的猎兵和驻周使臣!不怕我大楚雄兵百万,踏碎你的破烂河山么?!”

这汉子显然是个高级武者,而且还是修为到了武帝之上的那种,在厚重的玄气辅助下,一声吼震得整个大殿都抖了抖。

卫驰已经第一时间带着十几个禁卫高手进来了,将大汉团团包围。而大汉浑然不惧,又看向太子,喝道:“你就是太子吧!你有血性是好样的,可你也得先扫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模样,你们周国兵不过三十万,还想攻我大楚?老子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你!我大楚已经发兵北上,不日即将兵临帝都!”

大殿内的众臣原本还在震怒这个汉子擅闯大殿,可一听到大楚已经发兵了。这些人就被吓傻了。

几个老臣更是焦躁的看向了太子,虽然他们觉得这段时间太子有励精图治的样子,可得罪大楚很不明智啊!说什么两月后进攻大楚,结果大楚几天内就攻来了,咋办?

“啥?大楚已经出兵了?”庄宗就感觉自己瘫在椅子上站不起来了,艾玛~要亡国么?

庄宗就急忙看向苏昭,却见苏昭坐在椅子上脸色淡淡,甚至还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那汉子。而且嘴角还噙着笑呢~好诡异的说。

太子哎喂~这人在骂你呢,你都不生气不发飙么?

“呵呵~”紧张的气氛中,神晓瑜这混蛋却笑了起来,一派悠然的坐着,一副看热闹的好心情。

“笑你吗啊!你个不男不女的妖怪,等大楚的兵到了,老子就把你抓起来扔军妓营里去!”神晓瑜的笑声吸引了那汉子的注意,粗犷的汉子指着神晓瑜就骂了起来。

神晓瑜这下子笑不起来了,他最讨厌别人骂自己不男不女了,而且这人还诋毁猥琐自己。

“你再说一遍!”神晓瑜目光微眯,尖锐的玄气开始在他身上浮现。

“还再说一遍,你聋子没听到啊!老子打你一顿!”汉子从怀里摸出一个圆球就朝着神晓瑜扔了过去。

哇~袭击上使!

大殿内的人都呆了呆,甚至卫驰这个禁卫统领也呆住了,结果没有拦截到那圆球,眼睁睁的看着它飞向了神晓瑜。

神晓瑜站在原地没动,尖锐的气息却一下子暴涨起来,那玄气就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屏障,他的修为对付那大汉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且在撑起屏障之后,还有一股尖锐的气息迎向了那圆球。轰~一声将那圆球爆开了。

在神晓瑜动手的时候,苏昭的神识却一凝,她从神晓瑜的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就好像……是魂器!对的!曾经在末世的时候,有不少异能的人都觉醒了魂器,魂器可以凝结成为简单的兵器和装甲,神晓瑜的那道屏障就是魂器凝结的。

“护驾!护驾!”卫驰这时候已经冲到了庄宗身边,管那汉子是否刺杀神宫上使呢,他的职责是保护皇帝的。

而其他的大臣也全都往庄宗的身边跑,他们未必是想去保护庄宗的,不过是看到卫驰这个高手去了庄宗身边,他们就觉得庄宗身边有安全感啊!

国师则是在第一时间撤离了神晓瑜身边。然后那圆球被神晓瑜的玄气扫灭了,不过那圆球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爆开了一层黑色的粉尘,全都落在了神晓瑜身周的防护罩上。

原本淡金色、透明的防护罩瞬间染上了黑色,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燕翎枫的位置距离神晓瑜有些近了,袍子上也沾染了点黑色,他抖动袍子想甩掉这些粉尘的时候才发现这些粉尘竟然是甩不掉的,就像是魔法印记一样,挥之不去。

“混蛋!”神晓瑜发飙了,他撤掉了被染黑的防护罩,厉目看去却见那汉子早就跑了。

这汉子是冲着自己来的啊!否则为什么扔下黑球就跑,神晓瑜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玉器,小巧的玉器上沾染了黑色,果然是魔法印记。

神宫的侍者这时候也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个美艳的女子到了神晓瑜身边,报道:“那人是大楚的皇家猎兵成员,他使用的是追踪魔法,大人,要不要质问大楚?”

美艳的侍女看到了神晓瑜手里被染黑的玉器,那是上使从不离身的东西,却被下了追踪魔法,难道那人是想以此追杀上使么?上次的暗杀者都被灭口了,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姑娘高见!那人的确是大楚皇家团的猎兵黄珂!”苏昭这时候笑着开口了。

那美艳的侍女就朝苏昭看来,等看到风姿卓然的大周太子时,即便是一向沉稳的侍者首领也禁不住的感叹:大周太子名声残暴,却想不到是个实打实的美人啊!尤其是那双眼睛,太好看了。

神晓瑜看到自己属下的异样,咳了一声之后,瞥向苏昭:“你身为大周太子,竟然认识大楚的猎兵?”神晓瑜才不相信是大楚要对付自己呢!这分明就是大周安排下来的,不过那人的确是黄珂不假,因为神晓瑜的手下认识。

“呵呵~本太子要在两个月之后对大楚动兵,了解他们的情况是必须的!”苏昭笑着。她灿烂的笑容落在那神宫侍女的眼中就更美丽了。

白璐承认自己好像是一见钟情了呢!作为神晓瑜身边的随从,周游天下可谓阅人无数的,可没有一人的相貌和气质能跟大周太子相比!

“大楚已经发兵你们大周了,难道太子不着急?!”神晓瑜笑看着苏昭,那眼神已经犀利了,而且还带着嘲讽和探究,多少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了。神晓瑜就是想用眼神让苏昭明白,自己不是傻子,少弄这一套的手段来糊弄本尊!

“黄珂这人向来狂妄,而且言不符实的。本宫已经派遣府卫开始调查周楚边界,若是大楚真的发兵,本宫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情报的,可本宫并未收到手下的消息,所以刚才黄珂不过是骗人的而已!”苏昭的话让大臣们感觉死而复生了。

庄宗更是激动,直接问道:“真的?那现在大楚是什么情况啊?”

苏昭很想骂庄宗一顿,但仍然是笑眯眯道:“大楚在边界开始集结强兵,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是无法完成调动的!这些年大楚撤掉了周楚边界的兵力,所以要想快速发动战争是不可能的!他们又没准备好,大楚可不像是大燕,在北疆边界陈兵十万,粮草等一切充裕,只能一声令下便可进军!”

苏昭说着说着就骂到大燕的头上去了,燕翎枫就觉得自己又被大周的大臣们和庄宗给怒视了。

其实,苏昭虽然派遣了府兵去调查边界情况,但刚才她所说只是猜测而已。因为她知道刚才的黄珂根本就是假的!假冒黄珂的就是玄天猎兵团的副团长,也就是之前苏昭见过几次的大汉!不管他伪装的多好,可苏昭是可以看骨相的,所以那汉子一进来她就认出来了。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玄君导演出来的。

大楚根本就没有动兵,大楚也没有派遣使臣,不过刚才苏昭的猜测也是有理有据的,大楚向来狂傲,他觉得大周既然敢扣押楚国人,那么就需要教训一下的,目前大楚就在集结兵力准备再吞掉大周一个州府。

“朕怎么感觉你大燕就在盯着我大周啊!你们在北疆边界集合十万铁军是想干嘛啊!”庄宗听到大楚没事之后就放心了,然后就把矛头对准了大燕四皇子。

“咱们当着上使的面来说说一下你边界十万铁军的事情吧!既然你大燕雄兵百万,不如就派遣十万军去听神宫调遣吧!”庄宗又说话了。

虽然神宫自然是喜欢各国多派遣军队的,但是神晓瑜知道自己没这个权利,而且你单从大燕抽十万军队不是太过分了。所以庄宗这句话等于放屁,神晓瑜也不打算再看大周的这些人演戏和为难大燕了,便拂袖道:“本尊在你们大周接二连三的遭到刺杀,你们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神晓瑜说完就威严的哼了一声走了,百余名侍者进了大殿将软榻高高抬起,抬着神晓瑜走了。而且那些侍者还逼迫大周臣子们跪送。只不过晓瑜在被抬出皇宫大门时,周身玄气忽然鼓动,尖利而澎湃的冲向了身边的白璐。

刚才曾盯着太子看的美艳侍女整个人都被那道玄气冲的撞击到了大殿的柱子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这是惩戒!”神晓瑜威严的声音一语双关。

白璐吐着的血的爬起来,低着头跟上了队伍……

“陛下,神宫上使似乎很生气啊!”老臣周方看着愤怒离去的神宫上使,吓得很不自在。尤其是刚才神晓瑜刚才露的那一手和一语双关的“惩戒”,这是在威胁大周啊。

其他的老臣也都是忧心忡忡,他们是真的担心大周国的,因为神宫是万万不可得罪的。神宫就像是凌驾于大陆的天上神仙,凡夫俗子们对神仙是要有膜拜和朝圣心态的。

“神宫上使对我们大周的质问,我们如何应付?”聂呈也开口了。

庄宗端坐大殿,先看了苏昭一眼,见太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庄宗就有底了,很傲慢的说:“什么应付!好好查一查就是了,我们怎么能够应付上使呢!”

反正庄宗就觉得今日楚国刺客的事情跟自己无关啊,不用赖就能推掉的,而且看着楚国上使对神晓瑜出手,庄宗都要高兴疯了好不好,若不是刚才的情况太严峻,庄宗都想拍手叫好呢!

“国师,你说朕说的对吧!”庄宗说完之后还看向了清远国师。

国师正若有所思的想着刚才被神晓瑜惩罚的侍女,瞥着苏昭暗想这太子的魅力挺大啊,听到庄宗的话,国师就随意点了点头。他知道庄宗也不是询问自己的意思,就是要自己一个表示罢了。

见国师点头,庄宗很满意,而大臣们也放心了。

神宫上使一走,眼看着宴会是进行不下去了,而且庄宗也累了,便开口道:“今日的宴会先到这里吧!这次跟神宫上使的见面很开心!”

开心尼玛~众大臣很想这么骂!

“是挺开心的!”燕翎枫也笑了起来,那笑容就有些玩味了,他今日算是摸清大周臣子们的情况了,虽然燕翎枫来到大周之后,就有不少的臣子主动投靠,说什么愿意侍奉大燕,想带着大周的情报偷渡过去,但今日一见,燕翎枫就发现大周除去几个老得快进棺材的大臣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废物啊。

大周朝堂尚且如此,何况民间!

这样的大周怎能不灭!即便太子英明又什么用,而且燕翎枫就觉得正是因为太子英明,才应该趁着她没有改革之前给予大周最致命的一击。

“四皇子,我大周是好客之邦,本宫想留下四皇子多待一些时日,所以为了四皇子的安全,本宫已经派魏旭带兵护卫了四皇子的使臣馆。四皇子可以安心的住下来了!”苏昭的声音传入四皇子的耳中,让燕翎枫皱眉,这太子是想要软禁了自己啊。

呵呵~控制自己当做人质吗?以为自己逃不掉吗?不过听到“魏旭”这个名字时,四皇子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他知道这人是北疆王手下的第一副将啊!

燕翎枫就看向了北疆王,心想北疆王是不是跟太子同流合污了,一块的对付自己呢!

可卫王萧盛禹端坐大殿上十分惬意的饮酒,沉默不语。燕翎枫恍然,似乎从他一进殿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仿佛殿中刚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这货到底在想着什么呢?又或者说,卫王根本就是不屑跟大殿内的人说话!?

“哈哈!是啊,四皇子既然来了我大周,不如就等着看看我大周怎么把大楚打的屁滚尿流吧!”庄宗也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燕翎枫只能呵呵了,刚才庄宗听说大楚进军的消息,都吓得瘫在椅子上了呢,现在又装上了哈。

“卫王啊,你不说点啥?”庄宗觉得自己跟儿子一起对付之大燕四皇子呢,你这个北疆王应该也说两句话吧,一个劲的闷着头喝酒,难道朕的酒那么好喝,不要钱啊!

被庄宗点名了,萧盛禹才放下酒杯,看了燕翎枫一眼,道:“四皇子殿下有两位武帝高手护卫,想来安全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后萧盛禹又抓起酒杯,不吭声了。

庄宗有些傻眼,他忽然觉得自己搞不懂卫王是什么意思啊!你说燕翎枫有自己高手,是不用太子的人护卫了吗?卫王你没看出来太子是在变相的软禁吗?!蠢蛋!庄宗心里骂。

“陛下,四皇子既然有那样的高手护卫,那么任何时候想走就走,我们拦不住啊!”陆秉承心焦啊,只能凑在庄宗是身边很小声的说。

“哦!看来只有玄君才行啊!说起来好久没有见到玄君了呢!”庄宗又看向了苏昭,想着太子是不是去把玄君招来看看啊!庄宗还是有点想让玄君给自己做护卫的,即便不行也能让玄君给治疗一下孙大和孙小二不是。

“本宫也很久没有见到玄君了!”苏昭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国师。

这些天苏昭发现一个问题,每当国师出现的时候,玄君必然不会出现。虽然这两人气质上完全不同,可苏昭有种预感,这两人是不是一个人呢?别看国师这么高洁,但跟玄君的高冷有点相似。尤其是玄君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面具,只露出一双昭示了水元素的眼睛,可也挡住了额头上的那个朱砂痣啊。

尤其是跟国师接触的时间多了之后,苏昭已知国师也是个魔法师了!且是藏的很深的魔法师!

“玄君今天说有事要见本宫的,应该不会食言的吧。”苏昭还是盯着国师说。

“那太好了!”庄宗立刻兴奋,然后见太子似乎在盯着国师看,庄宗就咳嗽了一声,好提醒太子,你个臭小子别盯着国师看了!国师再漂亮也不能让你动手啊!

而萧盛禹却在这时候放下了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国师和太子。

可国师依然保持着谪仙清俊的模样,仿佛没有看出太子的眼神含义一样,反而是笑道:“听太子和陛下经常提起玄君,本国师倒是也想见见呢。”

“报!”小雀在门外高叫着要冲进来,却被禁卫军给拦下了。

“我是太子身边的亲卫,你敢拦我?!”小雀很生气,然后那禁卫军就为难了,太子霸道的连禁卫军的军备和战马都敢拿,还有什么不敢的。他们这些皇帝直属的禁卫军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整天还得忍受太子的欺凌,可真不敢得罪太子身边的人啊。

“成何体统!太子身边的亲卫就可以擅闯大殿吗?!”大殿的周方率先怒吼了起来,周方的确是害怕太子的,但是他作为礼部尚书有职责维护皇家尊严啊,反正自己年纪大了,也不在乎这点了,太子即便砍头、也不在乎了。

“殿下,您的亲卫这样不合规矩。”苏昭身后站着的,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全小心的凑了上来,声音极低的说。苏全在大殿上一直都是个透明人,也只有看到苏昭手下的人有不规矩的时候才出来说话。

“小雀,跪下!”苏昭立刻起身,一声大喝吓得外面的小雀一愣,但是很快就听话的跪下了。

“敢在陛下和众臣面前喧哗胡闹,下去领十大板!”苏昭铁血的下令,让殿内的大臣们吃惊不小。太子护短,何曾惩治过自己身边的人啊,而且太子胡闹的事情做的还少吗?!

小雀也有些不敢相信,可太子既然要惩罚自己,那就惩吧,反正十大板而已。

“拉下去!”苏昭勃然下令,早有太子府卫上来,把小雀带下去了,而且小白这货也混过来了,穿着披风的他喜滋滋的看着小雀被拉下去暴打,他就幸灾乐祸的想,打!使劲打!打的小雀皮开肉绽,他就可以弄点血了。

“太子,玄君来了,就在太子宫,请问太子您见吗?”另有府卫上前来禀报,小雀被拉下去了,太子身边没人可用了啊!王德忠受伤、苏剑虹在吏部、柴猛和云峥都在城外训练军队、魏旭被派遣去了软禁了燕国人,梅解语那男宠是靠不住的,早不知跑哪里去了,小白是个傻子!现在太子身边能传话的也就是小雀了。

其实太子身边能用的人还是太少了,否则苏嬷嬷也不会把苏全弄来给太子暂时的当随身小太监了。

那太子府卫是很郁闷的,自己一点都不想在大殿上面对这么多人说话啊,可惜不说不行,在太子宫的玄君比这大殿里的人还可怕!

“哦?”苏昭有些惊奇的看了国师一眼,却见国师脸上也闪亮出了兴趣一样,冲着自己笑的别有深意。

萧盛禹则是重新低下头,抓着酒壶再次喝了起来,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一样。

燕翎枫就不一样了,他早就听说大周的玄天猎兵团了,也一直都在关注这个猎兵团,就是想结交或者拉拢的,可惜玄君不给自己机会。

“哈哈~去看看!”庄宗更有兴致,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陆秉承连忙上去拉住庄宗:“陛下,您还在宴会上呢!”

“散了啊!”庄宗就想说。

“陛下,您这样去见一个猎兵不合适,有*份!”陆秉承继续道。为了见一个猎兵而散掉这么大、这么重要的宴会,陛下您这是作呢吧!

“哦、”庄宗停下脚步想了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呢!

还是自己的身份重要啊,庄宗只能叹了口气,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却是冲着苏昭道:“苏昭啊,你让玄君帮忙治疗一下那个啥!”

“那个啥”自然就是指孙大和孙小二了,现在庄宗可宝贝他那两个愚蠢的贴身侍卫了。

“本宫先告退了!”苏昭起身离开大殿。

看着太子离开的这么干脆,大臣们都有些傻眼,而国师的眼睛却是眯了眯,太子就这么着急的去见玄君?还是说着急玄君给她搜集到的材料啊!那是救苏曼青的灵材,所以她才这么着急的吧!不过既然是着急那些材料用来救苏曼青,苏昭不是应该也叫自己一起去吗?哦~是了!

现在还是在宴会上,所以叫走国师不好看吧!

国师就盯着苏昭的背影,果然看到苏昭在离开大殿的时候让一个太子府卫留下了,并且说:“你等着国师,国师出来之后就请他到太子宫!”

果然是着急拿着材料去救苏曼青呢!

国师心里轻蔑的哼了一声,淡定的在殿里坐下,冲着庄宗道:“陛下,臣那里有些灵酒,是当初从神宫带出来,不如让人去臣那里取些来?”

一听到神宫的灵酒,殿内的人都开始激动了!好哇好哇!

萧盛禹却是放下了手中的酒壶,淡淡的看了国师一眼之后起身:“本王喝好了,请陛下准许告退!”

神宫的灵酒,萧盛禹不屑品尝!

庄宗早就看着萧盛禹不顺眼了,所以你快点滚蛋吧,很直接道:“恩恩,准了!你下去吧!”

国师大人的灵酒让宴会再次进入了*,而另一边的苏昭则在盯着玄君看。

湖蓝色的长袍、一身高贵清冷的气息、湛蓝色的眼睛,高贵的如同帝王,这是玄君无疑!不是别人冒充的。

被苏昭盯着看,似乎是让玄君恼怒了,他将一个盒子扔在了桌上,冷漠的开口:“殿下的材料已经找好了!为了这些东西,我猎兵团损失了不少的人手!”

哎~这是又要开条件了啊!苏昭明白,就点了点头,说:“你说吧,需要本宫做什么!”

“本尊让你做什么都行?”玄君的眼神冰冷如霜,那蓝色的眼睛仿佛沾染了一层冰雾一般凛冽。

苏昭看着盒子里的材料,没有看玄君的脸,但是也知道这货脸上什么表情。看在这些材料如此珍贵的份上,想到苏曼青可以续命的欣喜,苏昭就点了点头:“只要不是太让本宫为难!”

“本尊要你杀了所有的男宠!”玄君口气恶毒无比。

听得苏昭皱起了眉头。厉目看向他的时候,却见玄君眼神淡淡的跟自己对视,完全没有一点悔悟或者不好意思,反而是相当坦然的。就在苏昭的脸色开始阴沉的时候,玄君冷笑道:“太子连个玩笑都不让开么?”

开你个头!苏昭很想给玄君一巴掌,恩~最好把他脸上的面具给打下来。

“呵呵~玄君真是好心情!”苏昭脸上的笑容不达眼底。

玄君盯着苏昭看了看,蓝色眼睛中似乎是闪烁着思忖,道:“我的猎兵团要改名魔域佣兵!希望取得国家承认的雇佣军资格,可以随时越国境的接受任务!”

“什么?”苏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觉得玄君八成是疯了!

“本尊可以给你五百人的佣兵队,有武帝率领,让你攻击大楚的时候无往不利!”玄君似是沉默了一下,又道。

苏昭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五百人的佣兵队有武帝带领,那可是相当强悍的一股力量啊,绝对比大将军张起灵辛苦建立起来的翼虎营还要彪悍,苏昭承认自己真的很动心。

可……佣兵资格倒是还好说,无非就是换个名字,给猎兵团撑腰可以帮他们推掉一些联盟的刁难和限制,但随便出入国境就不同了,就像是现在的国家一样,让你随便出入国境,那是什么概念啊!超级特权阶级吗?!

“殿下可以考虑!”玄君见太子一脸的踌躇,倒是没有为难,反而是扔下一句话轻飘飘的走了。

而另一边的大殿中,庄宗就看着趴在桌子上昏睡的国师发呆。

“国师是喝醉了吗?!”庄宗很不敢相信啊!超凡脱俗的国师竟然如此粗放的趴在桌子上醉了……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投了1票(5热度)、云璟萱 投了1票(5热度)

感谢:阳光下的绿水晶 投了1月票、281549071 投了4月票、yuanyuer10 投了1月票、谢谢:18693718930 送了2颗钻石,筱茉君 送了1朵鲜花。

谢谢追文的亲们,说句不要脸的话,订阅就是我写作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