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兽族之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蛮族首领变身之后身上的威压就像是风暴一样,似乎将整个暗牢都要掀翻了。

朱雀死死的站在太子面前,坚决不退,他就觉得自己这一次是要挂了!

上次朱雀跟柴猛一起抓捕这个蛮族首领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变身啊!怎么被太子骂了一顿之后变身了呢?果然太子毒舌的太厉害了吗?!

关于武者变身这种事情,在修炼界并不是什么秘密了。不管是武者还是魔法师,只要修炼到了武帝和法帝的阶段都可以开启兽魂,完成变身。可眼前的这个沙曼根本就不是正宗的武者或者魔法师啊,这些野蛮人就像是天生拥有兽血一样!

不管怎么说,朱雀这次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他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掉了。不过他也死而无憾了,放心不下的小雀已经交给了太子,他知道太子会保护好小雀的。

“殿下,快跑啊!”苏全是跟着进来了的,可他一直没有说话,只等看到暗牢中发生了如此的异变之后,苏全才在吓傻之余回神了,连忙上前拉着苏昭就要跑。

吼吼~

沙曼嘴里发出像是冷笑、又像是吼叫的声音,赤红色的眼睛盯着苏昭,见苏昭要跑,沙曼的身影像是火箭一样原地起跳冲了上来,朱雀紧随其后,因为早有准备,所以朱雀堪堪追上了沙曼,手中早已凝聚成的玄气刃刺到了沙曼的后背上。

兽化的沙曼身体坚硬似铁,朱雀的玄气一进入沙曼的后背就立刻幻变勾住了沙曼,朱雀想把沙曼给拉住,结果沙曼就像是一个超强动力的火箭一样的带着他冲向了苏昭。

而另一个铁笼中的巨熊兽化壮汉也将随着苏昭进来的几个护卫给摔死了。苏昭身边的护卫实力都不错,可在巨熊壮汉面前就像是被摔小鸡一样,瞬间秒杀。

此时的苏昭就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两个兽化人面前,苏昭的那点实力真的不够看,连朱雀都这么狼狈可想而知这些蛮人拥有多么变态的实力了。

“你们不能杀她啊!”小白这时候就在旁边叫了起来。

“小白,你个死货!快来救驾!”苏昭一把将苏全拎起来扔到了远处,让这个小太监自己先逃命,然后就看到小白这个混蛋站在一旁一动不动,还说什么“不能杀”,尼玛~没看到他们要杀本宫了吗?!

轰~

身后的沙曼直接把朱雀当成道具朝着苏昭扔了过来,朱雀也是灵敏的,人在半空中身子就灵巧的转向,飘忽的如同鬼魂一样再次朝着沙曼冲拉过去,为了给太子赢得逃跑的时间,朱雀是拼了。

而那巨熊壮汉却瞬间就冲到了苏昭面前,轰的打出了炮弹一样的拳头。

人在生死一刻往往能够激发超常的潜力,可苏昭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太冷静了,她的实力虽然算是超常发挥了,但凝结出来的玄气护盾还是被巨熊给一拳打碎了。

遭到了反冲力的苏昭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震,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站在旁边的小白依然呆呆的看着没有动手,不过现在小白的注意力就被苏昭吐出来的那口鲜血吸引到了,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到了苏昭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地上的那一滩血。就连冲上来的巨汉都被一掌给逼退了。

尼玛~该死的小白!本宫算是知道了,你这货根本就不靠谱啊!让你当侍卫真是自己脑子锈掉了。苏昭真想一口咬死小白。

可就在这时候,小白竟然拿出那两根巨大的腿骨,原来这货自从闵家得到了腿骨之后就一直随身携带啊!

小白急忙把腿骨放在苏昭的血液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骨头就像是吸血的海绵一样,将地上的血吸收一点不剩下。小白藏在斗篷下的身子就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找到啦!终于找到啦!原来神龙需要的是你的血啊!别人的血根本不行!”

小白这些天都要心焦死了,因为他想给神龙骨找到可以让它苏醒的血脉,可惜实验了那么多人都没用,竟是太子的血可以让神龙复活啊,早知道小白就直接弄伤了太子实验她的血了,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他根本就不敢动太子啊。

这时候暗牢中的打斗已经停止了,兽化的沙曼惊悚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太子,刚才就在太子吐血的时候,他敏锐的感觉到了熟悉而浑厚的气息,更是让他臣服的气息。

就连攻击苏昭的巨熊壮汉也一样,下一刻那壮汉就恢复了模样,一下子跪在了苏昭面前,不仅仅是他,周围铁牢中的蛮族人都在神龙血前跪下了。

刚才还恨不得剥了太子的蛮族人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仇恨,相反的,全都虔诚的看着太子,好像苏昭就是他们的信仰!

让这些蛮族臣服的就是神龙威压!而刚才苏昭受伤,吐出来的血中就有神龙的气息,那么的浓郁,让所有人蛮族都感觉到了。

这还不是让苏昭惊讶的,只见小白手里的两根兽骨忽然像是活了一样、像是人类的两根腿走路一样来到了苏昭的面前停下不动了,而且苏昭魂器中果冻陡然躁动了起来,飞扑着从空间中飞了出来然后拖着兽骨就进了随身空间。

两根巨大的兽骨就在苏昭等人面前消失了,小白看的傻眼,很快就怨念道:“原来这个神龙骨是有主人啊!”

小白都要懊恼死了,他以为发现的神龙骨是无主之物呢,结果竟然有主人,而且主人还是苏昭!小白这种智商是想不到为什么之前苏昭没有认出神龙骨的,他就是看到神龙骨在苏昭的面前消失了,所以就知道神龙的主人是太子!

“你是龙族后裔?”沙曼已经取消了兽化,其实他应该感激苏昭的,若不是刚才苏昭的刺激,沙曼还无法兽化。他们蛮族人中是有人可以兽化的,但是绝少!现在感觉到太子身上的神龙气息,沙曼已经有点明白了,他们能兽化一方面是因为太子的刺激,另外一方面就是太子的神龙气息了。

尼玛的龙族后裔,你们这些野蛮人差点秒杀了本宫!苏昭转头看向沙曼,很想骂死他,可看着沙曼竟然在自己面前缓缓跪下了。

“我们蛮族乃是千万年前神龙部最彪悍的死士,为了帝国驻守北方,遭到遗弃数千年。如今我们的血统不再高贵,但我们的信仰纯净如初!神龙之主也是我们的主人,请主人接纳!”沙曼双手交叠在胸前无比的虔诚。

苏昭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种情况,自己不过是在刚穿越来的时候继承了前身喝下的神龙血,而且这些神龙血差点把自己给折腾死,好不容易融合了点神龙血脉,自己就成了神龙之主了?可以凭借王霸之气驯服这些蛮族了?运气太好了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还有自己随身空间中不明来历空间兽果冻,这货现在就在抱着两根骨头朝着自己哭诉,说他是神龙!

艾玛~神龙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就生存在自己的随身空间中。

苏昭从来都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现在不相信都不行了,因为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数百名蛮族的真心臣服,还有自己空间中神龙的忽然“苏醒”。

苏昭就在想,好在空间兽,哦~不对是“神龙”已经跟自己签订了契约,自己也就不用专门去驯服神龙了,都可以直接驾驭了,只不过现在的神龙好像连骨架都不全。对了~闵家锻造厂还有神龙骨架啊,一定得快点去把那点神龙骨拿回来。

“殿下……殿下……”苏全这小太监被吓坏了,他刚才看到两根巨大的骨头就消失在了太子身前,小太监就左看右看,根本看不到那两根骨头去了什么地方啊!难道填补到太子身上去了?

朱雀半张着嘴巴,双目痴呆!他觉得苏昭是将来的英主,却想不到她还是神龙之主呢!这下子好了,自己昧着良心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太子终于要出头了啊!再看看周围的形势,好像这些蛮族人都不想杀太子了,那就是说太子安全了啊,自己都不用拼死保护了。

朱雀忽然感动的就哭了。

“这是水么?”小白就凑到了朱雀的面前,伸手抹了点朱雀的泪水,放在自己的嘴巴中尝了尝,可惜……小白就是个干尸,没有味觉。

“神龙之主,您不准备接纳我们吗?”苏昭不吭声,就让跪在周围的蛮族人担心了,沙曼仰头看着苏昭,似乎也担心他们刚才差点杀了苏昭让她厌恶他们了。

“沙卡,你刚才冒犯了主人,自杀谢罪!”沙曼立刻就看向了巨熊的壮汉,让他自杀以弥补刚才对主人的冒犯。

那叫做沙卡的巨熊壮汉没有一点的犹豫,扬起蒲扇大的手就要扣上自己的头顶。

这下子苏昭有反应了,她是因为这些蛮族人的臣服而震惊到了,但她不能看着成为自己手下的勇士自杀啊!现在苏昭也明白了,并非是所有的蛮族人都能兽化的,刚才就只有沙曼和这个壮汉兽化了,死一个少一个啊。

“住手!”苏昭一声怒吼,朱雀也在第一时间冲到了巨汉面前,阻止他自杀。

其实朱雀的动作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沙卡听到太子的话之后就停下来了,蛮族人因为有着兽族的血统,所以他们对主人有着绝对的忠诚,这一点还表现在他们对待感情问题和配偶上,不管中原几个国家男人们多么花心,兽族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一生只有一个伴侣的。

兽族的忠贞比海深!

“主人,您不处罚冒犯您的沙卡吗?”沙曼仰头问。

苏昭看了那壮汉一眼,想到他在兽化之后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苏昭欢喜还来不及呢。立刻点头道:“不知者无罪!本宫不计较你们刚才的冒犯!”

太子说话就是有气魄啊,即便是原谅了他们也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站在旁边的苏全已经平静下来了,不免为太子的口才叫一声好。

“多谢主人!”沙曼立刻带头给苏昭行礼。

苏昭这一刻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啊,眼看着周围牢笼中的蛮族人冲着自己膜拜,那感觉就像是君临天下一般。虽然她本来就是太子,可这一刻的场景就像是扭转一般。

“殿下,后宫中还有空院子,是不是把他们移出去?”苏全就看了看周围清一色的男性蛮族人,小声问道。

说起来前太子抓蛮族人的时候挺有选择性的,抓的全都是男人,只有几个女人是顺带着抓来的。

“对!移出去,好生招待着!本宫晚会再去看你们,现在本宫还有事情要处理!”苏昭是应该先安抚一下蛮族人情绪的,但是空间内的小龙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寻找它的骨架了。

两根骨头是小白从闵家锻造弄出来的,其他的兽骨还在闵家锻造呢,闵家可是打算用这些兽骨来炼制神威大炮的,去晚了可就完蛋了!

“我保护主人!”沙曼立刻起身,跟上了苏昭。

朱雀就为难的看着沙曼,这货身高一米九,看起来也威猛阴沉的,算是个不错的护卫,可他身上的衣服太破了,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朱雀就觉得要在太子身边做护卫,最起码要洗洗澡,换身衣服吧。

还是苏全想的周到,立刻道:“您还是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太子身边有朱雀护卫的!”

沙曼知道朱雀是谁,就撇了一眼刚才跟自己交手的朱雀。然后哼了一声,很明显是在鄙夷朱雀的实力不行!

朱雀就怨念了,自己保护了太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嫌弃过,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嫌弃自己,但是朱雀想了想,还是不跟沙曼动手了,这货就是个牲口!战斗力太彪悍。

“请给我准备一套衣服,我马上就好!”在看到族人被放出来,有人带着他们去了太子后宫之后,出了暗牢的沙曼就看了不远处的池塘一眼,说完就一个加速直接跳进了池塘里洗澡去了。

苏昭……

众人……

就连赶过来的一群太子府卫也震惊了,这人被太子逼得投河自杀了吗?!

“殿下,要等吗?”苏全很是淡定的看了一眼早就沉入河底的沙曼一眼,小声问道。

让堂堂太子等待一个蛮族人洗澡,那可是很过分的事情啊!

“等一下!”苏昭虽然着急,但是很好奇沙曼是怎么洗澡的,因为她看到沙曼跳进池塘里之后就没有上来,不会是被淹死了吧!

沙曼在“洗澡”的时候,沙卡就站在太子身后,充当着保护太子的职责。苏全就小心的过去,问道:“你们的首领会游泳么?”

“不会!”沙卡回答的很肯定。

苏全……

“那他怎么上来?”

“首领会闭气!”沙卡说的有些得意。

果然……大约几分钟之后,苏昭就看到一个人从池塘里走出来了,真的是走出来的。也不知道蛮族人是不是体重偏大,他竟然是从水底走出来的。

沙曼身上的破烂衣服已经没了,先露出赤着的胸膛,古铜色的皮肤沾着水珠、如钢浇铁铸一般,两块巨大的胸肌就好像是挤压在一块的钢板,而他琵琶骨处的伤口仍在,却不再流血了,紧接着是优美的人鱼线和紧凑的腹肌。

艾玛~这男人的身材真好!再往下就是一丛茂盛的毛了……

站在苏昭身边的朱雀就觉得太子的眼神一下子亮了好像,苏全则是踌躇,要不要跑过去给沙曼挡一挡,这货太不要脸了。

“殿下!”恰在这时,一个清脆而带着几分暧昧不明的戾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苏昭扭头便看到一身白衣的国师站在后宫门口,距离很远,国师的人影显得有些朦胧,但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却是极其明显的。

“咦?国师不是烂醉如泥了吗?”苏昭看到国师之后,就问身边的苏全。

苏全擦了一下鼻子尖上的冷汗,寻找刚才传话的府卫,可那府卫早就不在身边了,苏全只能说:“或许国师在宴会上使诈,装醉!”

哦~原来如此啊!

苏昭淡定的收回目光,再看向沙曼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穿上了黑色的卫士袍,黑色的牛皮靴,厚重的长袍和靴子给他增了几分彪悍,而他湿漉漉的头发散漫在肩头,搭配着他菱角分明而又刚硬的五官,越发的英气逼人了。

刚才看到沙曼的时候就觉得他像是一只野兽,而穿上衣服之后却充满了野性和英气,竟然是个俊美异常的英男子!

“殿下,你找本国师?”国师潇洒的走了上来,眼睛先在沙曼的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冷漠的开口。

听到国师口气中的冷漠。苏昭就笑了笑,上去道:“给苏曼青准备的续命药材已经准备好了,你是不是可以动手给苏曼青续命了?”

“用庄宗的血?庄宗愿意吗?”说起这件事情,国师的表情就有些冷。

“是的,父皇已经允许了,他明白救下苏曼青是为了他的大周国!而且用一点血不会有事的!”苏昭的回答让国师有些不自在。

之前国师听说苏昭要用庄宗的血救她男宠的时候,国师可谓失望透顶,可如今国师已经想通了,原来苏昭只是用庄宗一点点血而已,是当时自己太激动了,竟然误解了太子的意思!想想都觉得好羞涩啊!

“咳咳~好的,可苏曼青的身体太弱了,加上血人身是被吃下去这么多年了,药效减弱了很多,可能只能增加几年的寿元!”国师咳了一声,开口道。

“好的!一切就有劳国师了!国师先帮忙配药吧!”苏昭转动着手指上的存储戒指,却是从随身空间中拿出了盒子,送到了国师的手中。

清远就淡淡的撇了苏昭手腕上的手镯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抱着盒子去找苏曼青了。

苏昭就对苏全道:“你去把庄宗叫这里来,让国师给苏曼青配药,本宫先出去一趟!”

寻找神龙骨的事情不能耽误了,苏昭带着朱雀和沙曼出了皇宫直奔闵家锻造。

“哼~太子整天往外面跑,都是忙活什么!”苏昭出宫的时候,正好被后花园中逗狗的大皇子给看到,大皇子就不屑的哼了一声。

大皇子这些天之所以逗狗玩,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太子的对手啊!既然夺位抢不过太子,自己还忙活什么,还不如闲情逸致的逗狗养鸟,可惜大皇子刚想培养点兴趣爱好,就被庄宗给骂了一顿。庄宗觉得他这个儿子比不上苏昭啊!

所以,大皇子就对苏昭更加的记恨了。

“殿下,缘起缘灭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大皇子身边站着一个身穿官袍的年轻人,他看到大皇子对太子的记恨,便凑上来趁机道。

“萧鸿飞啊,你以为凭借缘起缘灭就能对付的了太子吗?那两个不过就是以前太子身边的男宠而已!”大皇子看了萧鸿飞一眼,他知道萧鸿飞自从被太子抓住关进了暗牢之后,就记恨上太子了。可大皇子有点不想跟萧鸿飞合作啊。

合作对付太子,若是胜利了还行,失败了可就全完蛋了!大皇子就觉得自己不跟太子斗,凭借自己庶出大皇子的身份,怎么地都能混个闲散王做啊!

而萧鸿飞对付太子的依仗就是缘起缘灭和卫王了,当初太子遣散后宫的时候,缘起缘灭是被王德忠派人弄出去杀掉的,可萧鸿飞买通了那些人,保下了缘起缘灭。因为缘起缘灭是太子身边伺候了那么多年的人,对太子的弱点和身体最了解了!

“殿下,缘起缘灭说太子常年服用一种毒药,身体早就发生了异变,即便她做了皇帝也无法有子嗣的!不管她找多少后宫女人,她的种子不行啊!”萧鸿飞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大皇子立刻就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好事?!作为皇帝若是无后,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

“自然是真的了!缘起缘灭可是伺候了太子很多年的。而且你看太子这男风的癖好从来就没改变过!即便她娶了张婕做太子妃也没用!因为她根本不可能有后代啊!”萧鸿飞就起劲的鼓动。

大皇子在花园中踌躇了好久,才心惊胆战的带着萧鸿飞去了自己的书房。

这个时候庄宗刚好被苏全叫着来太子宫,走过花园的时候,庄宗就看到大皇子牵着狗了。于是庄宗又生气了,跟身边的陆秉承说:“你看看!都是朕的儿子,这个大皇子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整天逗狗,还好他不是嫡出!”

陆秉承除了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还能说什么呢!还是保持沉默吧。

跟在后面的苏全更不敢说什么了,不过他倒是挺高兴的,因为庄宗喜欢太子啊!而且听庄宗的意思,他就是想确定太子的继承地位的。

其实苏全的担心纯粹多余,若是庄宗真的防备苏昭,根本就不会同意苏昭训练新军啊,更不会让新军霸占了禁卫军的军备!就看现在帝都的军队情况,听命于苏昭的新军人数上已经超过了禁卫军,若是太子要造反,谁能拦得住?!(恐怕这也是萧盛禹看不起帝都的原因,在北疆王看来,大周的帝都就是一个笑话,太子的军队比皇帝的还多,皇帝老子还得听儿子的,有这么不伦不类的君臣吗?!)

闵家锻造正在着急赶工,所以苏昭带着人来到闵家锻造之后就下了坐骑,而是跑进去的。

闵老正跟自己的儿子闵鸿相见泪两行,不曾注意到太子冲进了闵家锻造。

“闵鸿,你这些年在宫里受苦了!”闵刍看着自己的儿子那漂亮到让女人都嫉妒的脸,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想不到自己生了个儿子却给太子用来暖床,当“下面人”,闵刍就觉得心里窝的慌。

闵鸿一直都是很沉稳的,但是看着老父亲的模样,闵鸿羞愧难当,他沉默了半晌才说:“太子已经变了,我相信太子会是一代英主!”

闵刍就回想起前几天太子来闵家锻造的情况,光是见了一面,闵刍还真说不好太子是什么样的,但是看来不像是疯癫的!闵刍对皇族已经没什么要求了,只要太子不疯就好!

“我听说太子把男宠都遣散了,你们……能出来吗?”闵刍看着自己的儿子犹豫,他自然是希望闵鸿可以从太子府出来,然后找个女人生子了!

闵鸿……他根本不知道啊!太子不放人,难道他还能跑出来不成?

“太子……太子……”这时候闵老身边的护卫眼尖的看到一个身穿太子袍的人正在几个大锻造炉面前跑,就叫了起来。

今天苏昭是从欢迎神宫上使的宴会上下来的,所以身上还穿着太子袍,因此她跑到锻造炉前找骨头的时候就被认出来了。

闵刍抬头,果然看到太子跑进来了,老头差点吓傻,连忙跟自己的儿子说:“快……快躲起来,让太子看到你就坏了!”

闵鸿也看到了太子,不知为何,看到一身太子袍却在锻造炉面前有些急躁的太子,闵鸿出奇的冷静,更没有害怕!以前闵鸿和闵宁一看到太子就会吓得浑身哆嗦的,可能是太子很长时间没有虐待他们了,闵鸿就感觉自己不害怕了。

“父亲,是太子允许我出来的。没事!”闵鸿跟自己的老父亲说了一声,主动迎了上去。

闵刍站在原地有些发憷,但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过去了,闵刍只能跟了上去了。

“殿下,您在找东西吗?”闵鸿想要走到太子身边的时候,却忽然被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拦了下来,闵鸿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不认识!但是这男人脸色狭长、双目阴沉却又俊美异常,闵鸿就猜测,他是太子新招来的护卫还是男宠啊?

“沙曼,让他过来!”苏昭见是闵鸿,便冲着他招手。

得到了太子的允许,沙曼才放行,然后朱雀就鄙夷的看了沙曼一眼,哼~啥都不懂的土老帽,太子身边的男宠你都拦!

“我来找你们闵家收藏的魔兽骨,在哪里啊?”苏昭直接说明了来意,闵鸿是不知道什么魔兽骨的,只能看向身后跟来的闵刍。

闵刍亦步亦趋的走过来就要行礼,却被苏昭一把拉住了。

闵刍就感觉太子拉住自己的手十分有力量,心里又为自己的儿子捏了一把汗,自己的儿子就整天被太子这么有力量的蹂躏吗?!缓了一回神,才说:“殿下,因为有猎兵们送来的锻造炉和材料,所以制造神威大炮不用魔兽骨了,老臣已经让人带回去了,太子要用吗?”

“恩,麻烦你把那些骨头都带来,让本宫看看!”苏昭说的很客气,闵刍自然不敢耽误了,连忙让人去取,太子不放心,便让朱雀跟着去了。

趁着这段时间,苏昭就跟闵刍商量,看看闵家锻造还有什么困难。

“殿下,如今木炭和木柴供应跟不上了,帝都周围少木材。”闵刍就报告自己的困难,这个时代自然是有碳的,可那是北疆的特产,如今北疆被萧盛禹控制着,早就很多年没有用碳了。

“灵山那么多的木材,你这里还缺?”苏昭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灵山上物资再多也没用啊!那都是国师的,哎~一想到自己现在还求着国师帮忙给苏曼青续命,苏昭就觉得自己得哄着国师啊。

“木材的事情本宫来想办法吧,明天就给你送来!”苏昭很快又道,她知道皇宫内要修建一个什么赏花台,存了不少的木头,实在找不到木材,苏昭就打算把那些木材全弄来炼制兵器了。

“多谢殿下!”闵刍没想到太子答应的这么干脆,激动之余猛然就想到太子是在给自己两个儿子面子吧!自己的儿子得被太子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才能换来太子给闵家的支持啊。

闵刍忧伤之余就看自己的儿子,却见闵鸿正在用感伤的眼神看着太子,那眼神就好像是……他在心疼太子!闵刍震惊啊,他就觉得自己老眼昏花的看错了吧!

而闵鸿的确是在感伤的,他瞅着太子就觉得太子都有黑眼袋了,太子这段时间忙死了,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朝中的大臣老的不堪用,年轻的都是败类。太子自己手下的人能用上的真的没有几个,闵鸿想了半天,就说:“殿下,这些天我就留在闵家锻造吧,只要太子给我一定的权限,所有的困难我都能克服,另外闵宁从小对算数敏感,可以让他帮忙整理太子府务的!”

闵鸿的话把闵刍给吓了一跳。这算是什么?想跟太子要官、要权利吗?太子不吃了你啊。

闵刍刚想跪下给自己的儿子求情,却见苏昭眼睛亮亮的看着闵鸿,道:“好!”

艾玛~这是什么情况?太子不是个*么?怎么舍得把自己的漂亮儿子放出来干活?

闵鸿见太子答应的干脆,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暖流,笑道:“请太子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苏昭颇为感慨的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闵鸿的肩膀:“好好干!以后闵家锻造肯定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你以后可要给本宫造出更多的利器啊!”

闵刍……太子这是怨自己老不中用了吗?不过闵刍还是高兴的,听太子这口气,闵家锻造似乎能一直开下去啊,而且继承人都选好了!

“多谢太子!闵宁不能单独掌管钱粮的,只能做副手,给王公公做副手!”闵鸿接着又道,闵鸿只是让闵宁给太子分忧的,坚决不敢让闵宁抢了王德忠的饭碗啊!

别看老太监和和气气的样子,心黑着呢!当初太子让解散男宠,有几个男宠能活着走的,大部分都被王德忠给干掉了!闵鸿就觉得若是让闵宁分王德忠的权,王德忠肯定会把闵宁给弄死!

“恩~也好!”苏昭沉吟着答应,她的确不能撇开了王德忠,那个老太监对自己绝对的忠心,而且服侍自己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把人家撇开呢!

只不过苏昭忽然就想到了梅解语,那货这两天也不知道在忙着什么,若是让梅解语知道闵鸿和闵宁都受到了重用,会不会嫉妒啊!梅解语的手段才黑呢!

闵家锻造休息的地方很简陋,所以闵刍一直都担心太子嫌弃在这里等待的,可看到太子跟自己的儿子和睦相处、聊的很认真的样子,旁听的闵刍就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的儿子不是太子的男宠,而是太子手下的大臣啊!

否则闵鸿为什么敢跟太子说那么多锻造的需求和建议,完全是聊公事的样子,而且太子的表现也很惊人。闵家锻造遇到技术上的难题,太子竟然都知道。闵刍就感觉自己眼瞎了,太子这货是个懂知识和锻造的?

朱雀很快带着闵家的护卫们回来了。闵家护卫将闵家私藏的所有魔兽骨都弄来了,甚至还有一根长达二十米的脊椎骨。

可惜苏昭上前辨认了一番之后根本没有找到一根属于神龙的骨头,看来当初小白从中挑选了两根骨头已经是万分精准的了!

“没有!本尊的龙骨看来不在这些地方啊!”随身空间中的小龙很是忧伤,自从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果冻就以本尊自称了,只不过在太子面前,他的这个自称有些勉强。

“太子,没有您想要的吗?”闵鸿见太子脸上明显的失望,就担忧的问道,在闵鸿自己都注意不到的时候,他的口气中已经有了明显的着急和安慰。

“是的!”苏昭想了想,又问闵刍:

“闵老,我的护卫小白从你这里拿走了两根骨头,那两根骨头从哪里弄来的?”

闵刍想了半天才说:“那两根骨头是前人遗留下来的,好像就是从灵山弄到的!不过也不太准确,当初灵山上有不少的魔兽骨,被各国的猎兵抢走了都。”

灵山!又是灵山!苏昭就觉得自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国师一来大周就选中了灵山,是不是灵山有什么秘密啊!想到灵山下面的古墓、还有灵山后山的各种怪物,苏昭就感觉更不好了。

“殿下,这是深海蛟龙的脊椎骨,可以用来制作战舰,殿下需要吗?”闵鸿就指着那根最大的骨头道。

闵刍的小心脏一下子就收紧了,艾玛~那是闵家最宝贝的东西了,儿子你就这么轻易的送给太子吗?

“卖钱吧!咱们现在缺钱!”苏昭说完就走了,她又着急回去看国师给苏曼青续命了。

闵鸿看着来去匆匆的太子,忽然就感慨了一句:“太子辛苦了!”

闵刍也觉得太子辛苦,但他更心疼自己家族收藏的蛟龙脊椎骨!蛟龙虽然是伪龙,但也是万分珍贵的,尤其这个脊椎骨还算是完整的,用这脊椎骨当做骨架做成一条战舰,那就是变态一般的存在啊。其实若是大周有钱的话,闵刍觉得还是为国家锻造成战舰的好,这样一艘战舰在南方用来抵挡南蛮,绝对的好用啊!

但太子已经说了,卖钱!就是要拿这根脊椎骨用来换钱粮了,闵刍只能认命的让护卫抬着脊椎骨去猎兵联盟,想来能够买下这根脊椎骨的也只有猎兵团了。

而苏昭在回去的路上,却听到沙曼道:“主人,那是蛟龙的脊椎骨!很难得的,为什么不要?”

苏昭就觉得自己很难跟蛮族人解释钱粮的重要性和如今大周的状况。可沙曼这货竟然自己明白的,又说:“主人,钱粮都是循环永续的,可蛟龙的脊椎骨很难得!所以主人应该留下的。”

“循环永续?”苏昭被这个蛮人用的词语给打败了。尼玛~好准确啊,难不成这个蛮族人还是知识分子?!

“是的!钱作为流通道具,是循环的,而粮食每一年都有,永续!所以这些东西都不珍贵,珍贵的是脊椎骨!”沙曼相当认真的说。

朱雀也被这个蛮人的话震惊到了,看来这个可以兽化的人还懂得不少啊!这样的人才在太子身边很快会得到重用的,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太鄙夷他了。

苏昭就撇了他一眼,道:“钱粮不重要,你们南下的时候为什么要抢夺啊?没有钱粮人就只能等死!尤其是大周现在的情况,最需要的就是钱粮。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获得想要的东西!”

沙曼就不说话了,还低下头,好像是被苏昭给训斥惨了一样。

苏昭看着这个样子的沙曼,一个机灵回神,连忙道:“传本宫的命令,让大周内所有蛮族人都好好的送到本宫这里来!不准虐待蛮族,有蛮族犯案者,抓捕之后也有本宫处理!”

沙曼又一下子抬头看向苏昭,目光灼灼,他就知道主人不会嫌弃他们的,而且还会保护他们的!沙曼相信,以太子的命令,散落在全国的兽族男人们有希望了!

跟在苏昭身边的朱雀很快跑了,虽然他是个哑巴,但人家是个知识分子,可以回去把苏昭的命令写下来,然后分发下去。

只不过朱雀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件事已经有人做了。苏全把太子驯服了蛮人的事情跟王德忠一说,政治觉悟超高的王德忠立刻在病榻上给太子写好了命令,直等到太子点头也就是朱雀带回了命令,王德忠立刻让人把这个命令传了下去。并且是严令,敢不从者杀灭!

所以……整个帝都又开始沸腾了,尤其是贵族和大臣们,他们就觉得太子根本就不是找什么蛮族人,太子是想为抄家抓美男找个借口吧!

太子已经好久没有在帝都抓男人了,肯定是后宫又空虚了啊!

所以,在不少大臣们呼天抢地时,也有不少的贵族开始搜罗美男,赶紧的给苏昭送去,省的太子带兵闯府,祸害了他们全家!

------题外话------

谢谢:15862654857 投了1票(5热度)、

感谢扔月票的:叶之奚 投了1票、云璟萱 投了1票、張萌芽 投了1票、ceres0 投了1票、15841601150 投了1票

18983359929 送了3朵鲜花、18693718930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