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国师继续作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宗悠闲的坐在太子宫的前殿中欣赏着入目处的竹林,然后就看到太子府卫疯了一样往外跑。

“他们干什么去?”庄宗好奇的问道。

苏曼青就陪在庄宗身边,而国师已经在单独的房间中配药了。

苏曼青看了看那些府卫,才说:“应该是太子宫的命令要传达下去。”

“哦~朕还以为他们赶着奔丧呢!跑这么快!”庄宗答应一声,然后站在庄宗身边的陆秉承就急忙送上茶水,道:“陛下,您再喝点,好快点醒酒。”

陆秉承就想庄宗还是喝水少说话吧,也亏得苏曼青的脾气好,要不然都得被庄宗的话笑的喷血了。

庄宗皱眉:“朕已经喝不少了,你想撑死朕啊!朕又不是故意饮酒让国师无法使用血的,那不是宫宴吗!”

庄宗之所以在这里等着,就是因为自己体内血液中有酒精,没办法啊!庄宗是从宫宴上过来的,可国师看了看就说庄宗饮酒暂时无法用他的血了,让他喝点水,淡化一下血液中的酒精,庄宗就在这里等着了。

“老奴该死!”被庄宗骂的陆秉承连忙跪下磕头,苏曼青也适时的低下头,表示自己的尊重。

“行了,真是晦气!话说太子宫为什么没有宫女啊?”庄宗很大度的挥手,然后目光就在周围搜索了起来,可看到的全是太监和府卫,甚至还有光头的和尚,唯一没有让他眼前一亮的美丽宫女。

陆秉承干脆不说话了。

苏曼青想了一下,才说:“这都是王公公安排的!”

苏曼青只能推到王德忠的身上了,没办法啊,难道说太子不喜欢?作为下人就是必要的时候出来背黑锅的。

“王德忠?那个老东西!”庄宗很生气,就觉得太子审美有问题八成给她的太子宫没有宫女有关,于是庄宗就说:“陆秉承,等回去了你把今年入宫的宫女都给太子送过来!”

“是!”陆秉承恭恭敬敬的答应,他就觉得能够让庄宗舍得把宫女送出来,看来庄宗对太子是真的很上心啊!

苏曼青也很高兴,他是了解庄宗这个人的,庄宗是很大度的但唯有在女人方面不大度,能让庄宗送出刚入宫的鲜美小宫女可不简单哦。

“苏昭,你回来了?”庄宗看了一会风景之后就够了,他觉得太子宫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正不耐烦呢就看到太子带着一个高大健壮的护卫回来了,庄宗就羡慕啊。自己的两个护卫现在还养伤呢!卫驰那家伙最近也忙,而且庄宗嫌弃卫驰修为低,让他多修炼提高修为,所以现在庄宗身边又没有亲卫了。

“恩,还没开始?”苏昭过来看到苏曼青就陪着庄宗,而庄宗活蹦乱跳的,不像是抽血的模样,便问道。

庄宗的脸立刻就拉下来了,逆子!一回来就问这个,难道都不先关心一下朕的身体吗!庄宗就冷哼了一声:“哼~朕不舒服,你是不是不管啊?”

“那就找太医啊!宋承风就在这里!”苏昭就撇着庄宗道、

庄宗很糟心,皱眉道:“你不关心一下?”庄宗这时候就觉得苏昭这个儿子没有自己的闺女好啊,哪个闺女来?哦~对了苏梅公主!恩~苏梅公主还能哄自己开心,所以庄宗今天还答应让苏梅公主出城去玩了呢!

“我又不是太医!能比得上宋承风的医术?”苏昭就盯着庄宗看了一眼,天眼之下苏昭看到庄宗的身体很好啊。

但是一想到庄宗早些年的时候是吃了血人身的,苏昭就释然了。吃了血人身的身体自然好了!就庄宗这样的,恐怕好多年都不生病吧,听说庄宗夜御众女,想来也多半是血人身的功效。

“你!不孝!”庄宗很生气,指着苏昭就骂了起来。

这个时候陆秉承和苏全都悄悄的退后一步,父子吵架什么地,不管他们的事啊。

“呵呵~辅药已经配好了。”国师好心情的笑着走出来了。

苏昭看着笑的高深莫测的国师就有些郁结,他似乎是高兴庄宗骂自己不孝呢!至于这么幸灾乐祸吗?!

“啊?那是不是要放朕的血了!”事到临头了,庄宗忽然有些害怕呢,他活了大半辈子,好像还没有见过血呢,想想锋利的刀子就有些害怕啊。

“你害怕了?”苏昭立刻就鄙夷上了,大周开国的几个皇帝也都是马上皇帝,而且不说远的,现在哪个国家的皇帝不是武者或者魔法师的,自身都很强大,庄宗没修为也就罢了,您还胆小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你要放朕的血,难道朕不应该害怕吗?!”庄宗很生气,然后想了想又道:“朕也是在为大周着想,千万人安危系于朕一人!你知道这种压力么?!朕要是出了什么事,大周怎么办?”

您可真是太高看自己了!苏昭很想骂回去,但是想着先让庄宗抽了血给苏曼青治病再说吧。可苏昭抬头却看到国师正在欣赏一把青峰宝刀。

硕大的刀身、锐利的刀锋,看着就让人胆寒。苏昭看着国师那认真的模样,顿时就觉得这货是故意吓唬庄宗的。

庄宗一看到国师手里的那把刀就想走!朕不想出血了,不想挨刀啊!

“哎呀~朕恶心犯困,肯定是有什么毛病了,改天!改天再说!”庄宗起来就想跑,可庄宗刚跑到太子面前,却忽然感觉到自己脑袋一沉,跌了下去。

跟在后面的陆秉承就看到庄宗被太子一个手刀给砍晕了,陆秉承是想尖叫的,但是在太子面前,他的尖叫声硬是卡在脖子里没有喊出来。

“动手吧!”苏昭拖着庄宗像是拖着死狗一样来到了国师面前。

国师默默的看了庄宗一眼,果断的拿出小刀动手。要用庄宗的血只需要割破小指头上一点就行,苏全早已经拿着玉碗在旁边接着了。

苏曼青看到庄宗小指头上的血流下来,就觉得诡异,难道自己真的要用庄宗皇帝的血?或许在苏曼青的心里还是有尊卑观念的,他可以用魔兽血进行融合,唯有看到皇帝的血时才会恍惚,让皇族流血是臣子的不敬啊!

“够了吗?”苏昭看玉碗都快接满了,而国师仍然没有喊停的意思,便主动开口问。

国师这才看了苏昭一眼,优雅的拿走了玉碗,将一瓶药粉给了陆秉承,陆秉承立刻给庄宗的小指头上抹上了药粉。

国师也不知道在血液中释放了一个什么魔法,那碗血水就像是凝固一样,而国师就皱着眉头盯着玉碗发呆。他这一发呆就让旁边的人郁闷了,国师一向很少露出什么表情的,所以他皱眉的动作就容易让人误解啊。

苏曼青原来对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抱希望了,可听到国师说可以给自己续命,又看到太子如此的发奋,想到国内的形势正在转好,苏曼青忽然想多活几年。

当一个人一旦有了希望,哪怕是一点点希望之后,星星点点足可以燎原,尤其是庄宗都大度的用皇帝血给他续命了,苏曼青就感觉肩上有了活下去的担子一样,所以当他看到国师皱眉的时候,苏曼青的心就跟着纠了一下。

苏昭同样在观察着国师的表情,为了给苏曼青续命,苏昭这些天都忙疯了,而且还欠下了玄君那么大的人情,连便宜爹都弄晕了,若是国师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苏昭觉得自己会不会发狂的胖揍国师一顿。

“这血……”国师眼神淡淡的撇了两人一眼,看到苏曼青和苏昭的脸上都露出点紧张和期待神色的时候,他的嘴角就微微勾着,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怎么了?有问题吗?”苏昭急忙开口询问。

苏曼青心里也着急啊,但是只能故作镇定的坐着。

国师点了点头,似乎是等欣赏够了苏昭和苏曼青的紧张和担忧之后,才用着急死人的口气缓缓道:“庄宗体内还有酒,不过我可以试一下,另外……这么多年了,血人身的功效未必还在,我就觉得份量有点少了。”

国师平时说话语速还可以,但这次说话的语速明显慢了,等他说完,苏昭就觉得自己心里被狠狠的纠结了一下。好不容易听完国师的话,苏昭就感觉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国师的语速和语气就能给人这种压抑而沉重的感觉!

而苏曼青却逐渐平复下来,他看着沉稳到优雅无极的国师,忽然感觉国师还是胸有成竹的,而且作为医师来说不也都是对病人说不好的情况,以免让病人产生不必要的幻想。就单从国师的威望和性格来说,他绝对不做无准备的事啊,而且从来不会夸海口的,既然他说过可以给苏曼青续命,那么就肯定能够续命的。

所以……国师是在消遣太子和自己的!

想通了这一点,苏曼青就不着急了,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国师。

国师不经意间看到苏曼青的笑容,就觉得自己“进行”不下去了。

“本国师既然答应了,就会努力的!即便是损耗了我的魔法和寿元!”国师很是“庄重”的说完,然后又欣赏了一下太子紧张和鼓励自己的眼神,才施施然的转身进了偏殿的独立房间。

“太子,没事的!放心吧。”看到太子还有些紧张,苏曼青便温柔的开口道。

说实话,苏曼青看到太子紧张的模样,就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那种被牵挂和担心的感觉仿佛是苏曼青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苏曼青甚至不想安慰太子,让太子多紧张一会的,但终究还是没忍住。

“恩、放心吧,国师一定有能成功的,不能成功我会让他好看的!”苏昭就安慰了苏曼青一句,苏昭是个重视承诺的人,之前为了让苏曼青高兴,苏昭可是提前跟他说了可以续命的,可刚才看国师那模样,似乎还有很大的失败率啊!

苏昭此时不仅担心国师会失败,还担心自己的承诺无法完成而对苏曼青造成了伤害,这个被自己弄残了双腿的男人对苏昭来说也算是一块心病了。

“恩,我相信殿下。”苏曼青没想到太子还安慰自己,他的心情更好了,笑着点了点头,看向苏昭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那种温软和煦的眼神让苏昭这个大条的人都感觉到了。自穿越来之后苏曼青就对自己保持的敌意似乎也消失了。

不过两人对望的气氛很快就被破坏了,因为庄宗已经醒过来了。

“嗷~苏昭,你个逆子!不孝子啊!你割了我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庄宗一声惨叫的醒过来,一边臭骂着苏昭一边摸自己的身上,摸过了大腿胳膊和脖子之后,再看看手背和手心,没有看到伤口之后,庄宗一个机灵回神就往外跑,那速度就像是脱肛的野狗一样,哪还有半分作为皇帝的尊严。

陆秉承刚才都快被庄宗的一声嗷叫给吓死了,然后就看到庄宗疯了一样往外跑,陆秉承看呆的时候,就听到太子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从后面传来了。

“已经抽了你血了!”

然后,陆秉承就看到庄宗逃跑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庄宗似乎还在怀疑太子是否在欺骗他,所以仍然是跳出了门外,站在外面看着陆秉承问道:“朕的血已经被放了吗?”

陆秉承就傻乎乎的点了点头,心里震惊啊!果然知父莫如子,太子一看到庄宗跑就知道庄宗在想什么啊!原来是庄宗醒来之后没有看到伤口,所以以为自己还没有被抽血呢,就想着逃跑啊。果然……还是太子厉害!

“咳咳~朕就是感觉下身体素质而已,看来朕的腿脚还是很利索的!”庄宗听陆秉承也说已经抽血了,他就不怕了,然后才在自己的手指上看到一个小口子,明白果然已经被抽血了,庄宗就找个理由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苏昭看了庄宗一眼不吭声了,而是在房间里坐下。

庄宗也不想跟这个儿子说话,想到苏昭刚才竟然跟自己动手,庄宗就一肚子火。不过庄宗仍然是笑眯眯的走到了苏曼青的面前,站定!

苏曼青瞬间明白了庄宗的心思,便从轮椅上滑下来,努力的跪在庄宗面前:“臣的这条命是陛下赏的!臣愿意了为陛下万死不辞。”

庄宗一下子就舒坦了,他就觉得这个男宠真是聪明啊!

苏曼青的双腿是废掉的,所以跪在地上很困难,歪歪斜斜的跪不起来的样子,苏昭一看到这样立刻就上前把苏曼青拉了起来,然后瞪着庄宗道:“他这是在给自己的儿子还债!”

庄宗被苏昭的眼神吓了一跳,然后好半晌的才想明白太子这话的意思。苏昭弄断了人家的双腿,残害的人家只剩下几年的寿元,现在就轮到庄宗出血来给他续命了!

庄宗好心焦啊,为什么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儿子?!

“陛下,您快坐下。”陆秉承就知道庄宗在太子面前是赚不到任何便宜的,所以见庄宗心焦的模样,陆秉承就连忙上来拉着庄宗坐下了。省的庄宗又在太子面前露出什么过分的举动遭虐了。

庄宗这一坐就是两个时辰,他就等不下去了,而且在苏昭这地方窝火。庄宗起身就走,他一点都不想给苏昭好脸色,可想到刚才苏曼青对自己的感激,庄宗便和蔼的走到苏曼青面前,温和道:“朕公务繁忙,实在不能在这里等下去了!不过朕相信爱卿一定会好起来的!”

“多谢陛下!”苏曼青又要滑到地上给庄宗行礼。却被庄宗给按住了,然后庄宗还心有余悸的看了太子一眼,见太子目光淡淡的看着自己,庄宗就潇洒的甩手走了。

等出了太子宫之后,没有了太子的眼神和威压,庄宗立刻就松了一口气,然后道:“太子宫太无趣了!咱们还是去看看赵美人吧!”

“好的!”陆秉承急忙在前面引路,然后还忌惮的看了后面一眼,幸亏太子的眼线没有跟上来。

苏昭根本不用跟上去,因为她听到庄宗的话了。不过苏昭不在乎,若是庄宗别干什么蠢事,就窝在女人的肚皮上,苏昭还要感谢他呢。

“怎么还没好?”眼看天色已经逐渐黑了下来,而偏殿中还是没有动静,苏昭就开始着急了。

“殿下,国师炼丹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不如殿下先去休息吧。”苏曼青沉吟道。他知道用血人身炼化续命丹的原理,按理说来不用一个时辰就好了,为什么国师还不出来呢?

血人身是极容易炼化的,当然也容易被消化,这就是当初为什么庄宗可以生吞了血人身的原因,血人身只要进入人体几乎就是瞬间融化的。所以不管用了什么炼制方法和辅药,炼化的时间都不可能太长。

苏曼青又想到之前国师故意表露出来的“为难”模样,就阴险的想:国师不会躲在偏殿中悠闲的偷乐,专门让太子和自己在外面苦苦等待吧。

“国师?”苏昭实在等不下去了,国师进去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连个动静都没。

依然没有回应,苏昭就忍不住的伸手去推门了,而偏殿的门竟然没有锁!等苏昭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国师大人趴在一个赤红色的炼丹炉前,炼制丹药用的异火还在旁边跳跃着,而丹炉中已经冒出了袅袅的香气。

“殿下……帮我扣上异火炉,丹药已成……可服。”国师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一向高傲清冷的国师在这时候露出了疲惫和虚弱的一面,那趴在地上的样子十分可怜。都引得苏昭多看了他两眼,当然上去动手扶起他来是不可能的。

苏昭急忙上前把异火炉给扣上了,试探着摸了摸炼丹炉早已经冷却了下来。苏昭就让外面的沙曼进来,将国师抱到了床上,自己则是敞开了丹炉。一颗纯白色的丹药就静静的躺在丹炉中,丹炉中的温度早就降下来了,应该是国师早就炼制好了。

看着国师脸色苍白、昏迷的样子,应该是炼制丹药消耗了过多精力吧!苏昭对国师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直接抱着炼丹炉出去,苏昭都可以闻到那诱人的丹药香味,那是一种很清雅而又深沉的味道,这种味道进入鼻腔之后就像是会被人体吸收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想一口吞下去。

只有特级丹药才有这种效果!苏昭知道国师炼制的丹药成功了,而且很成功!

苏曼青看着太子亲自抱着丹炉出来有些惊悚,然后还不等他惊悚完,就看到太子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伸出修长的手指捏着一颗丹药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苏曼青这才注意到太子的手指竟然如此纤细而美丽,很像是女子的手指。

“国师昏迷前说可以直接服用!”苏昭笑着将丹药送到了苏曼青的嘴里,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苏曼青的嘴唇,苏曼青就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酥麻了起来……

而在房间中,沙曼将国师放下之后,小白就凑了上来,干尸等着圆溜溜而且发直的眼睛盯着国师:“你没晕。”

“苍白而虚弱”的国师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眼神认真的小白,国师嘴巴动了动:“老二在我手里。你不乖,我就灭了他!”

小白惊悚了,立刻在床前站直了身子,深深忌惮的看了国师一眼,小白果断的选择逃走。在这个腹黑的人类面前,小白就觉得浑身都不好了。他现在是抓了老二,等下子他丧心病狂的抓了自己怎么办?小白对庄宗还是相当畏惧的。

“苏曼青!”外面突然传来的一声喊叫让国师重新“昏迷”了过去。

“国师醒了没有?”苏昭看着昏死在轮椅上的苏曼青着急了,回头冲着沙曼喝问,见沙曼摇头之后,苏昭立刻冲着门外喊:“让宋承风进来!”

宋承风早就在门外等着了,是之前给庄宗放血的时候,苏全就派人把他叫过来了,以免庄宗真的出什么问题。

宋承风刚过来的时候还在担心呢,陛下若是真的在太子宫出了问题,自己也担不起啊。可宋承风刚才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庄宗乐颠颠的走了,好像还要去哪个美人那里去快活。老太医就觉得庄宗的体力真是好啊!

“殿下,老臣……”宋承风进来就想行礼,却被太子一声喝住了:“快点来给苏曼青看看!”

没看到苏曼青都快完蛋了么!这时候还行什么礼啊,不是找骂呢吗!

“哦哦!”宋承风麻溜的跑到了苏曼青旁边,开始诊脉。

“丹药没有问题,续命丹是修复受损器官,而且有解毒的作用,可是苏曼青的体内有本宫之前下的毒!你给中和一下毒素的催化,保护一下他的心脉就行!”宋承风过来之前,苏昭已经用天眼看到了苏曼青的情况。所以看到宋承风还要慢吞吞的诊脉,苏昭就又吼了。

宋承风的脸一下子就苦了起来,他觉得太子逆天了啊!之前是太子配置出了可以让武者融合的无威胁兽血,现在太子都能够看病了吗?!那自己这个太医怎么办?丢饭碗?要知道整个皇宫也就是自己的医术最好了,当然是只限制于中医的。

虽然皇宫内还有不少的魔医,也就是魔法师医师,可他们治疗武者和魔法师在行啊!一般人都需要自己治疗的,现在宋承风就觉得太子在跟自己抢饭碗啊。

“曼青无碍!只是身体的反应强烈了一些而已,老臣给他扎几针刺激一下就好了。呵呵~曼青有救了啊!”宋承风这时候也看出苏曼青的身体了,本想说的兴奋一些,好让太子高兴的。可是他发现太子正在用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

宋承风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自己刚才叫了什么?“曼青”?好像过分亲切了哦!

虽说自己叫曼青是为了表示亲切,但是苏曼青的身份不同啊!他可是太子的男宠。自己叫着就太暧昧了。

所以,看到太子冰冷的眼神,宋承风就想要解释了,可他还没有解释呢,就听到苏昭吼道:“尼玛的!快点下针啊!没看他要咬舌头了!”

苏曼青并非是咬舌头,而是咬紧了牙关,在血人身发挥效力的时候,就是修复他体内残破经脉,驱除体内毒素的过程,这是相当痛苦的。所以尽管苏曼青已经没有了意识,但他仍然在昏迷中苦苦忍耐。

宋承风被吼的不敢吭声了,连忙拿出银针,用上自己毕生所学,要了老命一样给苏曼青下针。

宋承风的医术还是很精妙的,他一针下去就见效,只见苏曼青浑身的颤抖慢慢舒缓了下来,整个人像是一滩泥一样倒在了轮椅上。而他苍白而难看的脸色则让他老了好几岁。

看着苏曼青这场苍白而病态的脸,苏昭忽然就想起了几年前见到苏曼青时候的记忆,宽衣博带、倜傥风流而恣意的少年好儿郎,如今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病体支离的苍白青年。仿佛有某种剧痛在苏昭的心里蔓延。

尽管前太子做的孽不是自己的错,可拥有记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死气!”小白这时候凑了上来,好奇的在苏曼青的身上嗅来嗅去,作为一个干尸,他对死气是很敏感和痴迷的,仿佛这种气息能够让他浑身舒坦,实际上小白也的确是依靠死气和阴气来修炼的。

所以苏曼青身上不断溢出死气的时候,小白就贪婪的靠在他身上吸了起来,可小白刚吸了两口,就被苏昭给暴躁的扔开了。

“滚蛋!老子心情不好!”苏昭指着小白臭骂,这个混蛋干尸太糟心了,当护卫没用!做随从太傻,自己留着它干嘛?!国师那混蛋也真是的,弄这个一个干尸给自己累赘吗?!

被嫌弃的小白很伤心,默默的走出了门口,正好碰到外面要进来的小雀。

“切~被嫌弃了吧,我听说了,你在暗牢中眼看着太子被杀不动手,你活该你!我都想揍死你!”小雀看着小白就骂。

之前太子去暗牢的时候,就是小白跟着去的,结果太子差点死在暗牢,而小白这货竟然没出手。小雀就觉得自己若是能够打得过小白,一定虐杀了这个干尸。

“动手?动什么手?那些半兽人都是他的子民啊!”小白很是稀奇,他早就知道暗牢中的那些蛮族人都是太子的子民好不好!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小白潜意识里就是这种感觉。

小白的意识是混沌的,作为干尸跟人类是不同的,因为他的大脑也是干巴巴的啊,只有一团模糊的意识而已。哪能想的那么清楚。

“滚蛋吧你,太子这里不需要你保护了!”

小雀就嫌弃的赶他走!现在太子身边都有沙曼这种半兽人,哪里还需要小白这样的白痴啊!

又被嫌弃的小白回到自己的棺材里挺尸了。

“好了好了!苏曼青需要休息几天,这几天都要昏睡的,但是等他醒来之后一切都好了!”宋承风给苏曼青下完针之后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都顾不上擦一下,先给太子禀报。

苏昭亲自将苏曼青抱起,送到了一边的床上,然后才对宋承风说:“你来看看国师!”

“国师?”宋承风就惊悚了,自己看国师干嘛?

整个大周要说医术第一的人,那就是国师啊!别看国师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可魔医中医他都在行啊,宋承风就觉得自己要班门弄斧了,可惜太子的话他不敢不从,连忙跟着太子进了偏殿,就看到国师一脸苍白而虚弱的躺在床上昏迷呢。

“国师是魔法师,可惜魔法元素少的可怜,刚才为了炼制丹药,所以魔力消耗过多!恩~精神力也消耗太多!”苏昭先用天眼盯着国师看了看,然后给出了结论。

其实苏昭的天眼看国师的身体时看不真切,国师的身体就好像隔着一层雾气一样,这在苏昭看别人的时候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哦哦,那国师更没什么事了,国师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不过魔力消耗过多,精神会恍惚的,这些天国师清醒的时间会很少,可能还会发癔症。”宋承风围着国师看了看,根本就不敢动手啊。

“那你给他扎针或者开点药吧!”苏昭就说。

宋承风仍然是不动手,只是道:“不用不用。”老臣根本不敢在国师身上动手好不好。

“那你想看着他继续昏迷啊!本宫让你动手就动手!”苏昭生气了,宋承风这个老东西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宋承风都快哭了,屁颠屁颠的上去,颤抖着拿出银针,在国师的手指上扎了一下。

“昏迷”的国师很想跳起来,但最后终究是沉重的睁开了眼睛:“宋……大人,怎么敢劳烦宋大人您动手呢……”

虽然国师的口气很虚弱。可宋承风就觉得国师怎么说的咬牙切齿的。

“呵呵~国师大人,您没事的!没事的!我就是给你刺激下,让您清醒过来,然后听您的吩咐给您配药啊!”宋承风连忙赔笑,自己也很无奈的好不好,他不敢在国师的身上用药啊!所以只能扎他手指一针,刺激他醒来了。

宋承风一边说一边给国师使眼色,希望国师明白自己扎他是被太子逼得!

国师的手缩进了被子里,无奈的捏了捏被扎的手指,然后虚弱的看向太子,缓缓道:“让太子担心真是我的罪过……我的身体太差,药石已经无用,只要静养几日就好了,给太子添麻烦了。”

苏昭皱着眉头看着国师,听他这意思就是没事了?只需要静养?看他给苏曼青炼制续命丹的份上,苏昭就点头,和蔼道:“那你有什么需要吗?尽管跟本宫说!”

国师缓缓摇头,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上表情弱弱地:“不用了,太子应该去看看苏曼青,他体内的毒素这些天就会排出来了,寿元大大增加……不过要跟其他人一样长寿有些困难,放心好了,本国师能下床之后再去给苏曼青配点药,让他的身体更好!”

“你先养好身体吧!这里住着合适吗?”苏昭看了看大殿,这是自己寝宫旁边的会议用大殿。

“合适。”太合适了,国师淡淡笑着,那笑容仿佛破开乌云的旭日,温软而明亮。

宋承风就偷偷的看着国师,他觉得国师一点问题都没有啊!病体之人怎么会有这么明亮的眼神,但是他不敢说啊。

“殿下,殿下!神宫上使在帝都闹事啦!”这时候王德忠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苏昭眉头一皱,就听到国师道:“我跟太子去看看!”

国师说着就要挣扎的起来,却被太子按住了。“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就行!”

“太子小心!”国师脸上绽开懒洋洋的笑容,刚才太子跟自己说“我”而不是“本宫”!进步啊!这就是巨大的进步!

苏昭走出偏殿,先看了看苏曼青没事之后,苏昭才看向王德忠,见苏全和另外一个小太监就扶着王德忠进来了。

“殿下,梅解语抢了的粮商中有神宫的,神宫上使已经把梅解语给抓起来了,说要虐杀示众!老奴觉得这不是神宫要杀梅解语的接口,而是因为梅大人最近在做的一件事。”王德忠踉跄的来到太子面前禀报。

还在养病的王德忠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急忙赶来了,他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梅解语的,而且梅解语现在干的事情的确是对太子有利的。神宫对梅解语动手,就是对太子动手啊!

“梅解语在干什么?”苏昭心焦了。

王德忠小心的凑了上来,贴近苏昭耳边说道:“梅解语在放债,而且是利率极低的放款,这就触动了神宫的利益,所以神宫找了个借口要杀了梅解语。”

“放债?”苏昭听不懂了。

“殿下,您知道神宫在我大周帝都开设了不少的钱庄吗?我大周商人周转的时候都要去他们的钱庄借钱,利息是很高的,梅解语不知道从哪里弄了那么多钱,以比神宫钱庄更低的利率放债,结果就被神宫给盯上了!”王德忠连忙解释,心里也在纳闷:梅解语这货从哪里弄了那么多钱啊!

“哦~”苏昭意味深长的哦~一声,她之前跟梅解语说要他发展商业,想不到他还挺聪明的,这么快就知道压低利息的放债了。这样商人有了资金就可以壮大商业,而梅解语也可以收利息了,至于梅解语从哪里弄的钱?苏昭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帝都的贵族和巨商啊!

任何时代都不缺少有钱人!

现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不少人家里都有闲钱的,梅解语就是吸收了这些人的钱然后放债的!只是梅解语能够弄到这些钱不简单啊!恐怕也只有梅解语能够做到这一点了。至少苏昭带兵抢劫也未必能弄到这些钱。

想着梅解语威逼利诱、手段用尽的弄到钱粮放贷,却被神宫给搅和了。苏昭心里就怒不可遏。

“从闵家调出十门大杀器!带上五百府卫,跟本宫去找神晓瑜!”苏昭怒气腾腾的走了。

还躺在里面的、虚弱的国师就睁着黑亮的眼睛沉思,现在太子还不是神晓瑜的对手,哎~自己还得出马啊!

------题外话------

感谢扔月票的:18859278037投了3张月票,18851485830投了1张月票,第二炮兵投了1票、小八戒2009 投了1票、怎麼愛你也不夠 投了1票、二井cat 投了1票,情剑天下一张月票,枫林晚约一张,快乐旅途一张,无聊的雪一张、1869371**一张,悠悠zzz一张,(月票多了前面就找不到了,后台筛选更少找不全,我跑手机网站按个打字找的,没有谢的人实在抱歉了。)谢谢亲们一直的支持,昨天的月票好多哦~

谢谢:怎麼愛你也不夠 投了1票(5热度)15902234095 投了1票(5热度)二井cat 投了1票(5热度)。谢谢15902234095 送了1颗钻石,15902234095 送了18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