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占了你的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德忠眼看着太子点齐府兵,并且让人运来了大杀器,王德忠就心惊肉跳的。所以不顾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在苏全的搀扶上跟上太子。

不管太子做什么,王德忠都得看着点啊。

“看你操碎了心吧!太子能干出什么事来,你好好养伤,我跟着太子去!”苏嬷嬷就从后院出来了,这些天苏嬷嬷都在后院呆着,不喜欢露面的,不过看着王德忠伤势这么重还要屁颠颠的跟着太子,苏嬷嬷为了王德忠的身体,还是决定自己跟着太子。

“不行!老奴要跟着太子,苏嬷嬷啊,你还是在后院带着吧,没有您老,后面的小太监都要造反了!”王德忠都要哭了,他知道苏嬷嬷这个老娘们不靠谱啊,胆肥啊!有她跟着太子肯定会闹出更大的事。

“我看是你要造反!你还想管太子啊!把王公公弄下去休息!”苏嬷嬷宽胖的身子在王德忠面前一站,吆喝着小太监把王德忠给拉下去了。

王德忠鬼哭狼嚎都没用,苏嬷嬷这个肥婆彪悍啊。

“苏全,你快去告诉庄宗!去告诉陛下啊,太子要对神宫动手啊!只有陛下能劝阻了!”被拉回去的王德忠死活不放心,只能寄希望于陛下了,虽说庄宗有时候不靠谱,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可以的。而且能够阻拦太子的恐怕也只有庄宗了。

如今苏曼青昏迷不醒,还真是没人能劝得住太子呢,希望庄宗的帝王霸气能够压住太子。

苏全低眉顺眼的答应着走了,王德忠被苏嬷嬷派来的几个小太监看着,根本就出不去。

此时苏昭已经点齐了五百府卫,浩浩荡荡的出皇宫去找神晓瑜了。原本要跟上去的苏嬷嬷忽然想到自己炖的骨头汤要好了,所以还是先去看看骨头汤吧……

御花园中,萧鸿飞就看着太子的队伍冷笑:“殿下,太子这完全是在作死!等她跟神宫对上,或许不用我们出手了。”

“太好了!”大皇子很高兴。

而站在大皇子身边还有一人,一身黑衣脸色冷硬的萧盛禹气势宏大如山,给人一种铁血般的刚硬和冰山般的冷漠,他就像是听不到萧鸿飞的话一样,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太子府卫,半晌才说:“太子五百府卫根本不是神宫侍者对手,她不会去犯傻的!”

萧鸿飞……好像是这么回事。

大皇子踌躇着说:“那要不要我们派人混进去,促成他们跟神宫的冲突?”

萧盛禹就看了大皇子一眼,虽然眼神没什么表情,但还是把大皇子给吓了一跳。萧盛禹的眼神就像没有温度的刀锋,虽然是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大皇子还是被吓到了。

“跟神宫结怨,他们若是动手,杀灭的就是整个大周的皇族!”萧盛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萧鸿飞和大皇子腆然的杵在原地,不敢吭声了。

尤其是大皇子,他就觉得自己刚才出的主意似乎很欠死啊!真的鼓动起了苏昭跟神宫之间的冲突,那么他们灭绝的就是整个皇族,自己也是皇族人啊,岂不是也会被杀灭?!

然后大皇子就更担心了,想着刚才太子带着五百府卫气势汹汹离开的样子,他担心的说:“那苏昭那混蛋自己作死怎么办?她跟神宫起了冲突之后岂不是也连累我们!”

大皇子被萧盛禹刚才那句话给吓到了,他不想跟神宫对着干了,可他担心太子会作死啊!想起太子那疯样,大皇子就觉得好恐怖的说。

“苏昭若是真的这么愚蠢,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萧盛禹自嘲的笑了一声,冰冷的笑声听起来有狰狞的感觉。

“这个混蛋!”大皇子懊恼的低吼了一声,他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啊。

“卫王,那咱们就这么看着吗?”萧鸿飞沉默了好长时间才说。

“缘起缘灭说出太子的情报了吗?”萧盛禹问道。

“恩!太子的娘家还是最大的威胁,张起灵的大军就在城外,另外张起文去了南方之后并不是养病的,而是在整合整个南部的官场和势力,恐怕是以后要为太子建立南方政权支持的,我们要不要暗杀了张起文?”萧鸿飞压低了声音,也没有避开大皇子。

大皇子在旁听得心惊啊!这个卫王和萧鸿飞都是外臣啊,可他们一说起来就是杀啊杀的,大皇子就觉得自己跟他们混在一起,会不会以后也被暗杀了呢?

“杀!”萧盛禹没有任何犹豫。

萧鸿飞相当振奋:“那我就派遣死士了!”

“恩。”萧盛禹淡淡答应一声,却是蹙着眉头,眉宇间的那一抹浓重都化不开……

此时的帝都大使馆气氛隆重无比,因为神宫上使要亲自主持处死太子手下男宠的刑罚,不少的商人购买了资格来观刑,各国的使臣更是被邀请了过来。

大使馆呈四合院样式的建筑,周围高大的宫殿围成了中间一块巨大的空地,观刑的人都在周围高高的宫殿牙台或者走廊观台上,而梅解语就被几个神宫的护卫看守在中间空地上,被周围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

梅解语没有被绑起来,只不过神宫的人早就封锁了他的全身筋脉,让他跑都跑不了,即便站着也是勉强。

可梅解语依然是端正的站着,昂首挺胸,仿佛他根本就不是等待行刑的犯人,而是莅临的贵族一般。旁边的观刑者们看不下去了。

“切~不就是太子的男宠吗!他以为太子能从神宫的手里救下他来?”

“就是啊!看他那张狂的模样,也就是被太子用的男人而已,这么肮脏的身份,他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出现在这里的?!”

这些商人中有不少投靠在神宫庇护下的,之前梅解语勒索他们钱粮的时候就记恨上了,而且之后梅解语还联合商人和贵族开办了低贷钱庄,完全击垮了他们的高利贷生意,现在梅解语就是他们的仇人啊!

而神宫出手对付梅解语,这些商人都高兴死了,他们就知道即便太子再厉害、再疯狂也不敢对神宫怎样啊!

所以,梅解语今天是死定了!这些人就想从梅解语的脸上看到惊恐和慌乱,可惜梅解语表现的太淡定了,这就让他们失去了欣赏的兴趣。

在周围众人的嘈杂的笑骂声中,梅解语抬头看了看天色,恩~今天天气不错,他就扭头看身边的护卫。

“三和钱庄原来是你们神宫的啊!”

负责看押梅解语的就是白璐,因为之前参加宫宴的时候多看了太子一眼,所以就被神晓瑜给对付了,不仅受了内伤,现在还被派来看守梅解语这种低贱的事情了。

白璐对梅解语没什么好感,只是知道他就是那个英俊少年的男宠之后,白璐心里多了点关注而已。所以听到梅解语的话,她微微点头也算是答应了,没想到梅解语却笑了起来,决绝道:“老子出去之后一定灭三和钱庄!”

白璐就感觉挺惊讶的,这个男人现在自身难保了,他还想出去?还是说他觉得太子能够来救他呢?神宫是大陆诸国的主权国,神晓瑜不仅仅是上使,而且还是神宫的皇族!任何国家的皇帝见了神晓瑜都要行礼的,苏昭这个太子难道有能力从神晓瑜的手下救走这个男宠?

不可能!

白璐苦笑起来觉得这个男宠真的是想太多了。白璐就抬头看了看神晓瑜的房间,上使还在房间中根本就没有出来,似乎是在等待太子到来跪在他面前求情,又或者是在等待时辰到了之后就直接诛杀了这个男宠。

“上使,我们听说太子已经出宫了,不过没有来这里,而是去了闵家锻造!”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就站在房间中,低着头给帘子后面的神宫上使禀报。

这个胖子名叫神三和,是神宫派遣到大周的钱庄老板,在大周帝都放高利贷和开钱庄的,人到钱庄存钱需要收取一定的保管费用,而放贷给商家之后又可以收取不少的费用,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每年都给神宫带去不小的收益。

可太子身边的这个梅解语却果断出手,纠结了一大批的贵族和散户商人凑了钱开始低价放贷,这就影响了神宫钱庄的生意了。于是神晓瑜果断出手,要杀梅解语杀一儆百。

其实神晓瑜并不在乎什么钱庄的买卖,他在乎的是太子的态度!在宫宴之上,太子就屡屡的表现对自己的不敬,而且庄宗这个混蛋也决不承认刺杀自己的事情,神晓瑜知道自己不给大周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

“恩~时辰未到!”神晓瑜悠闲的躺在帘子后面的软榻上,由美人剥好了硕大的葡萄送到了他的嘴中,他悠闲的咀嚼着,算计着时间,幽幽的说着。

胖子三和就不敢吭声了,只能毕恭毕敬的站在大殿中没动。

“大秦的玉华没来吗?”过了一会,神晓瑜又开口问。

“是的!玉华还说梅解语无罪。”三和犹豫着开口,大秦的玉华将军太胆大了,敢质疑神宫的决定。

“恩~他知道就好,有罪没罪的都是神宫说了算的。”谁知道神晓瑜竟然一点都不在意,而且口气中还带着邪魅和自得,那狂妄的口气就是昭示了神宫的优越感。

在这个大陆上,神宫就是一切的法则!因为神宫有这样的实力。

三和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连忙道:“对!任何敢跟我神宫作对的人,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神晓瑜和胖子的对话被打断了,因为外面忽然吵闹了起来。隐约能听到是大批的军人进了大使馆,而且还在抓人,喝骂中夹杂着商人们的鬼哭狼嚎。

神晓瑜的眼神一下就阴沉了下来,冲着身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那侍卫立刻下去查看情况了。

“三和钱庄的掌柜呢?给本宫搜!”外面突然就传来了太子那特别的吼声,略微黯哑却不厚重,音色介于男女之间的中性,却是霸气十足。

紧接着,府兵卫冲上来搜查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大人,太子要抓我?”三和感觉很不可思议,自己又没有招惹太子,她抓自己干嘛?

而神晓瑜却是笑了起来,笑的高深莫测。他忽然就觉得这个太子很聪明啊!竟然知道抓自己的人来救她的男宠,而不是跟自己硬碰硬!神晓瑜伸出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软榻扶手,开始思忖:神宫在大周内有三和这样的钱庄无数个,若是太子疯了一眼跟自己鱼死网破,还真的挺让人为难的。

不过,神晓瑜也惊讶太子竟然如此看中那个男宠!

“也是,这样聪明的男宠就是人才啊!”神晓瑜很快就释然了,他见过梅解语,的确是个好看的男宠,可更重要的是梅解语有才啊!他能够想出整合商家放贷,刺激大周经济的绝妙手段,便足够说明他的才能了。

外面广场上站着的梅解语一看到太子带着府兵卫赶来了,立刻就知道太子是来救自己的,梅解语目光灼灼的看着太子,却见太子没有冲着自己来,而是四处抓人,梅解语稍微失落但很快就明白了:太子这是在找跟神宫对抗的筹码啊!

白璐就看着梅解语用灼灼到毫不掩饰*的眼神盯着太子,她心里忽然就有些不舒服了,太子那样的好男人不应该是女人们的白马王子吗?!为什么被男人喜欢上。

“嗷~太子殿下,我们没有犯错啊!为什么抓我们?”

刚才还对梅解语指指点点的商人都被抓了,这些商人想不到太子敢在神宫面前动手啊!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吗?!

苏昭对这些人毫不手软,她早就想通了,要想救下梅解语没有别的办法,就是抓住所有神宫的商人走狗!神宫在大周内有不少的商人和钱庄,这些都是给神宫捞钱的场所。神宫你动本宫的男宠,难道本宫就不能打掉你的爪牙吗?!莫须有的罪名谁不会啊!

“敢在本宫面前喧哗,砍了!”苏昭撇了那叫唤的商人一眼,直接下令。

府卫出手可是毫不犹豫的,而且那下手的府卫明白太子杀鸡儆猴的意思,一刀下去没有砍断那商人的脖子,砍断了一半脖子的商人就嗷嗷的濒死惨叫,那府卫又掂量了一下刀口和位置,才慢悠悠的砍下了第二刀……

血腥味让周围的商人们都愣住了,他们这才想起眼前的太子曾经是让整个大周和帝都闻风丧胆的魔鬼啊!

“把这些人的商铺全部登记下来,本宫要剿灭了他们!”苏昭骑在巨大的翼虎王上宣布命令,府卫就拉着哭爹喊娘的商人们去登记。

早有商人开始喊起来了:“上使,上使大人救命啊!”

苏昭就乐颠颠的坐在翼虎王上,撇着神宫上使居住的房间,等着他出来。等自己的府卫闯进去搜查抓人的时候,那房间终于有动静了,几个府卫直接被人从里面打飞了出来。跌下高高的使馆楼,摔在地上血肉模糊。

“大胆!敢反抗大周皇族,你们可知道灭九族的罪名!”苏昭怒吼一声,给身边的沙曼使了个眼色。

沙曼立刻飞身上去,强悍的体格直接撞碎了房门,却又被几个白衣人逼了出来。

“苏昭,你是想谋杀本使吗?”轻飘飘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然后坐在软榻上的神晓瑜被几个护卫抬着出现了。

风骚的神晓瑜撇着下面的太子,脸上噙着一抹嘲讽和威逼的冷笑。

“哎呀~本宫忘记了!原来这是上使居住的地方啊!得罪得罪!”苏昭立刻下了翼虎王求情,甚至还巴巴的爬上了楼,来到了神晓瑜的软榻前。

神晓瑜身边的护卫就把苏昭给拦住了。苏昭也不生气,反而是陪笑道:“误会!都是误会啊!本宫是来抓奸细的,上使大人,您可要给我们大周做主啊!大燕的奸细在我大周四处刺探情报,散布流言,还挖空我们的钱粮不让我们给神宫上供啊!”

苏昭的一番话说的神晓瑜脸上笑容更深了,而跟在神晓瑜身边的三和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就觉得太子果然是个疯癫的人啊!说的都是些什么啊!这些话用来骗人是鄙夷别人的智商吗?

“是吗?”神晓瑜完全是在用看小丑的眼神看着苏昭的,听她喋喋不休的说着,神晓瑜脸上的笑容就更加嘲讽了。

“是的!就上使身边的这个胖子,他就是本宫要抓的刺客!上使大人你让这么一人在您身边不是危机的您的安全吗!来人啊,给本宫抓了这个刺客!”苏昭说着就带着人上前。

神晓瑜身边的护卫们就为难了,他们虽然应该阻止苏昭,但这个太子说的大言不惭,神晓瑜也没有下令,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等等。”神晓瑜傲慢的看了苏昭一眼,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指着下面的梅解语道:“这个人抢夺了神宫的物资,太子你还是先看着本尊杀了他,然后再说刺客的事情吧!”

“好哇!本宫也抓了不少的坏蛋,不如就请上使一起行刑吧!”苏昭冲着下面一挥手,那些府卫立刻押解着百余名商人到了小广场,跟梅解语扣在一起。

神晓瑜目光扫过下面的商人,若有所思,他发现神宫在大周帝都的商人竟然被全抓来了,其中有些没有来使馆的也被苏昭给抓来了。看来这个大周太子对神宫很警惕啊!

这样的苏昭留着绝对是个祸害!但神晓瑜很意外的没有做什么,反而是看着苏昭道:“那些是你送给本尊的大杀器?”

十门黑黝黝的大杀器就摆在下面的广场上,看起来还足够唬人的。

“是啊!大杀器是带来了,可还有炮弹没有弄来,您也知道的,炮弹是消耗品啊!而且制作相当麻烦!我就想着神宫上使是不是大人大量的宽限我们几日啊?我一定亲自把炮弹给您送来!”苏昭嘿嘿笑道。

神晓瑜的眉头就舒展了一下,炮弹?并不算是陌生的名词,这些大杀器果然是火器啊!不过他才不相信苏昭没有炮弹呢,八成是想拿着炮弹换梅解语一条命吧。

“本尊给你这个面子,你可以给本尊什么?”神晓瑜收回落在大杀器上的目光,转而看向了苏昭。他脸上的笑容开始收敛,露出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

“友情啊!友情无价!本宫一直都想跟上使做朋友的,您想啊,以后本宫只要有什么好东西都可以送给上使啊!”苏昭立刻道。

“友情?”神晓瑜的口气半是嘲讽、半是自嘲。

友情算是什么鬼东西!她作为大周皇族的苏昭肯定没有,自己这个神宫的皇族也不可能拥有友情!可看着苏昭半是认真、半是装傻的脸,神晓瑜忽然就做出了决定。

“下面的人无罪!”

苏昭立刻点头:“对!下面的人都没罪!”

苏昭就是用这些商人逼迫神晓瑜的,现在既然人家给面子了,苏昭自然要哄抬人家一番。

“本尊明天就想看到大杀器的炮弹!”神晓瑜看了一下天色,如今已经是大晚上了,也就算了吧。

“好!本宫一定亲自送来!”苏昭立刻点头。

“本尊不想看到你们大周成立的商会!”神晓瑜又道,他可以不杀梅解语,但是绝对不能看着梅解语弄出什么低价放贷、挤垮了神宫的生意!

神宫在大陆上的任何利益都不容侵犯。

“好!”这个承诺苏昭答应的很勉强,如今大周就处在节骨眼上,梅解语好不容易弄出来的低价贷对于大周来说太重要了,可惜现在还不是触动神宫的时候。否则大周很有可能在神宫的迁怒下灭亡。

见苏昭很听话的样子,神晓瑜就笑了起来:“本尊做主,给你们大周皇族一成的股份,如何?”

股份?这个名字好熟悉啊,苏昭就盯着神晓瑜看了看,点头:“是三和钱庄一成的股份?还是神宫在大周内所有钱庄?”

“三和!”神晓瑜的脸色就开始臭了,这个太子真是贪心不足啊!给你一个钱庄的就够可以了,还想蛇吞象啊!

“呵呵!好的好的!”苏昭笑着答应。

在神宫上使面前,苏昭笑的有些谄媚了,作为大周皇族最骄傲的太子,苏昭何曾在别人面前低头过啊!下面广场上的梅解语看的心疼,更看的泪流满面。太子都是为了自己啊!感动死个人了。

“嗷~苏昭,你好大的胆子!怎么赶在朕前面了!”这时候下面又传来了一阵骚动,然后就看到庄宗在卫驰的搀扶下急速的跑进来了,跟着进来的还有一千禁卫军。

进来的庄宗一看到太子府卫扣押了这么多的人,而且苏昭就在上面跟神宫上使针锋相对,庄宗就着急疯了,一把推开卫驰,自己连爬带滚的上了楼。

神晓瑜看着气喘吁吁站在自己面前的庄宗,好笑的挑起了眉头,等着看庄宗出洋相。

庄宗看神晓瑜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就趁机道:“我们带兵来保护上使的安全啊!苏昭也真是的,跑的比朕都快,呵呵~”

神晓瑜看了看下面的情形,再看看大言不惭的庄宗,挑着嘴角:“呵呵~”

神晓瑜觉得这个皇帝真是够了!尼玛的保护本尊啊,保护本尊有这么保护的吗?!庄宗这人太能扯了,都这样了还硬要说成保护?!做个皇帝这么没皮没脸的真的好吗?!

庄宗就呵呵道:“呵呵~上使啊,下面这些商人是不是刺客啊?朕就知道大燕的刺客狼心狗肺的,肯定对上使不利啊!不如朕让人把他们都杀了吧!”

“杀了吗?”神晓瑜就看向了太子。你爹这么造~你知道吗~你们自己解决吧,本尊根本不想跟你们说话啊。

“呵呵~误会!都是误会!我们都是来保护上使和他们朋友的!父皇,下面这些商人都是神宫的贵客,我们要好好招待啊,我给他们登记了,以后他们都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苏昭就连忙打圆场。

庄宗还有些糊涂,这都是什么情况啊?他听说太子带着大杀器和五百府卫来攻杀神宫上使了,庄宗吓得在美人的身上就软了。屁颠颠的带着人过来,就被眼前这情况给弄晕了。

“不送!”神晓瑜笑了一声,护卫们就抬着神晓瑜的软榻转身了。

这大晚上的,看着这对父子真的很糟心啊!真是够够的!

“上使您好好休息啊,朕给你送点美人过来啊?”庄宗虽然搞不懂情况,但马屁还是要拍的。

软榻上的神晓瑜就抽了下嘴角。这个老淫棍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低级趣味吗?!神晓瑜身边的护卫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思就瞪了庄宗一眼,很傲慢的哼:“不用!”

庄宗就察言观色的看到神晓瑜不高兴了,于是又说:“那朕给您送点少年过来啊?”

庄宗就觉得这个上使也真是的,怎么跟太子一个口味啊!可庄宗的马屁这下子拍到马腿上了,只见神晓瑜脸色阴暗的转头,眼神瞬间黑化:“滚!”

敢骂朕!这个小兔崽子敢骂朕啊!庄宗很想发飙,但嘴上却说:“呵呵~好的,好的!”

然后庄宗就屁颠颠的滚了,苏昭满头黑线的跟着庄宗走了。

下来楼梯之后,庄宗就对苏昭说:“你看看我这个皇帝做的多窝囊,被人骂滚蛋,朕都要陪着笑脸啊!哎~想当年我们的开国皇帝和几位先皇曾叱咤大陆……”

庄宗还没说完呢,就看到苏昭带着梅解语就走了。

“卫驰,你觉得太子是不是也鄙视朕?”庄宗很没面子,难道自己还没有一个男宠重要吗?

“陛下,夜深了。”卫驰面不改色的岔开话题。

“哦~是深了,还挺冷的!”庄宗这才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汗,被冷风一吹,凉飕飕的。

“陛下,赵美人还在等着呢!”卫驰又说。

庄宗的脸一下子就臭了,恶狠狠的瞪着卫驰:“你怎么知道?你是外男!知道吗?朕的后宫你也想管?”

卫驰吓得立刻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了,多说话容易死。

“哼~起来吧!”庄宗很傲慢的走出了使馆院,然后就看到苏昭正带着梅解语离开,而且这两个狗男男还在说着什么!

“殿下,小梅给您添麻烦了!”梅解语哭的眼睛红红的,委屈的跟在苏昭身后,他不是觉得自己委屈,而是为了太子不值,在梅解语的心中,太子就应该是翱翔天际的雄鹰,就应该是高贵的虎龙,从来都只有别人给她低头的份,哪有她给别人低头!

刚才苏昭明显在神晓瑜面前低头服软,所以才让神晓瑜放了他的。

“没事,希望神宫没有挫了你的锐气!”

苏昭却是笑着鼓励,梅解语弄出来的低价放贷的方法对大周很有用的,可惜却遭到了神宫的掣肘!这个计划被扼杀,苏昭难受,相信梅解语更加难受。

“怎么会!为了太子,小梅愿意赴汤蹈火!神宫不让我们干,我们可以偷着干,帝都有不少的地下钱庄和赌场!小梅一定为太子弄到更多的资金!”梅解语一看到太子的鼓励,顿时就来了精神。

苏昭叹了口气,她并不是对梅解语失望,而是觉得自己这个太子挺为难的,不管做点什么事情都被掣肘啊!来自神宫、来自各国的压力,还有国内的贵族!苏昭忽然就有些明白庄宗的处境了,他这个皇帝做的辛苦啊,所以才干脆不上朝就喜欢玩弄美人的吗?

苏昭想着就朝后面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庄宗带着大队的禁卫,远远的跟着。苏昭忽然想起来还得让庄宗去跟皇家猎兵团要粮食呢!宋湖在督建石城,需要的钱粮还没有筹措到啊。

于是苏昭就停下来等庄宗。可庄宗的速度就更慢了,他瞅着前面的太子,就问身边的卫驰:“你觉得太子有什么事要找朕啊?”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庄宗都有心理阴影了,所以一看到太子专门等待自己,庄宗就觉得不好。

卫驰对太子也有些发憷,筹谋了一下才说:“陛下,既然太子要找您,您就去吧!”反正躲不过去的。

庄宗一点都不想去,可没办法啊!只能摆出傲慢的姿态迎了上去,然后看到苏昭骑着翼虎王过来的时候,庄宗就知道自己要丢人了,果然,太子伸手一把将庄宗拎到了坐骑上,跟他一起骑乘。

虽然之前骑过翼虎王,但庄宗还是很不喜欢骑着坐骑的样子。

“父皇,我们的钱粮不够了!”苏昭直接开口。

“啊?那想办法啊!”庄宗就挺心焦的,自己又没有钱粮,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应该跟户部尚书说。

“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但是需要你出手!大周除了你,别人办不到啊!”苏昭又说。

本来听到前面的话,庄宗是不高兴的,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庄宗就嘚瑟了,看吧~看吧!大周离了自己根本不行的啊!

“呵呵~尽管说吧,大周是朕的天下!”难道还有朕办不成的事么?!

“皇家猎兵团还有很多的存粮,你去要点吧!”是要,不是借!

可惜庄宗是听不出来的,不过庄宗也知道这件事情有点难办,关键是皇家猎兵团他未必进得去啊,前些天才得罪了大长老,大长老未必会见自己吧!但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庄宗是不能服软的,立刻点头。

“好!朕明日就去!”

“那我明天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苏昭见他答应的还很干脆,便给了他个笑脸,带着他骑着翼虎王一块回去。

“苏昭啊,你别管朕了,你去城外看看苏梅回来了没!”庄宗一点都不想坐翼虎王的,便随便找了个借口。

苏梅公主要出去玩,庄宗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而且苏梅公主还有侍卫跟着的。

可苏昭就奇怪了,苏梅从来没有出国皇宫,她能去哪里啊!于是苏昭就转头看向了卫驰,问道:“苏梅去了哪里?”

卫驰看了看庄宗,见庄宗也疑惑的看着自己,卫驰心里就叹了口气,他已经跟庄宗汇报过苏梅公主的行踪了好不好。

“苏梅公主去安抚难民了!”卫驰只能再说一遍。

“啥?安抚难民?她不是出去玩了么?”庄宗奇怪了,卫驰干脆不吭声了,然后听到太子又问:“苏梅还没有回来?”

“是的!”卫驰只能说。

“那你自己回去吧,我去看看!”苏昭把庄宗扔了下来,骑着翼虎王就走。

“你能不能文雅点。你摔着朕怎么办?!啊~!”庄宗被卫驰给扶住了,但庄宗很生气,他感觉自己的儿子就像是扔玩具一样扔自己啊。

“苏护怎么还不回来?让她二哥回来好好教训这个混蛋!太不孝了!”然后庄宗就想到了自己的二儿子,在庄宗的九个儿子中,他之前就觉得苏护最出息了,现在就在边军历练呢,可苏昭这个小混蛋最近的表现也不错。庄宗就想着把苏护给弄回来让他好好的帮一下苏昭。

可苏昭屡次的折腾自己,庄宗就想先让苏护教训她一顿。

“陛下,苏护从小就疼太子,他是不会对太子动手的!”卫驰就郁闷了一下,苏护那个小妖精还是别回来帝都的好,他就觉得庄宗真是想不开啊,苏护好不容易去了边军,就让他在边军折腾吧。

走远的苏昭听到了庄宗的话,苏护……那是自己的二哥,前世的记忆中对他的印象很少,只有童年时候的记忆,苏护的母妃很早就死了,然后他这个二皇子在皇宫吃了不少的苦,早早的就去了边军,好多年没见了。前世太子被卫王弄死的时候,苏护还在边军没有回来呢。

呀~对了,苏护就在西北啊!张起灵回来之后,苏护还在西北军中呢!

“殿下,有人说苏梅公主在柴猛的骑兵营!”梅解语不顾自己身体虚弱,在前面骑着马给太子打听苏梅的下落。

一听到苏梅在柴猛那里,苏昭就放心了,她就是担心苏梅出什么问题而已。柴猛那货还是喜欢苏梅的,所以……自己是不是晚点去啊!不对,苏梅好歹是个公主啊!让柴猛这小子白占了便宜,必须得等到出嫁啊!

可苏昭想不到的是,柴猛惨了……

站在大帐内,像是个木头一样的柴猛眼睁睁的看着坐在自己军帐床上的苏梅公主,结巴道:“公……主,您要在这里……过夜啊?”

“是啊,我累了呢,走不动了。”床上的苏梅看了柴猛一眼,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强壮的跟狗熊似得黑脸将军,她就觉得很安心。而且身边的嬷嬷也说,在城外过夜的话还是柴猛将军的军营最安全的。

柴猛被公主给刺激到了好不好!柴猛甚至都不敢看苏梅丰腴的身体,眼不是盯着帐篷顶,就是看着地面,说:“那公主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外面守着。”

“好地,将军要是冷的话就在这里面吧!暖和。”苏梅说着就开始脱衣服了,苏梅虽说有侍女,但没在身边,而且苏梅以前也经常自己动手。

当苏梅脱下外衫,露出里面的粉色贴身衣物时候,柴猛就感觉自己移不开目光了。

反正自己喜欢苏梅公主,是不是可以直接上去啊。柴猛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床边,然后就死死的盯着苏梅白皙的肩头。

“将军,我占了你的床,你是不是不高兴啊?”苏梅就觉得柴猛呼吸挺沉重的,怪吓人的。

“高兴……高兴!”柴猛就感觉自己瞬间黑化了……

------题外话------

谢谢:钰娴的大门齿 送了1颗钻石。

月票太多,后台显示时间延迟不全面,所以暂时不谢了,但后台的粉丝值能够看到亲们月票总值的,再次谢谢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这个月的28张月票~tutouyu20张、云璟萱20张~

今天是圣诞节~祝所有的亲们圣诞快乐。虎摸一下,乃们的都是好人~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