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国师露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宗去皇家猎兵团,结果被拒之门外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苏昭的耳中。

“陛下不会放弃的。”躺在床上的国师就对站在床前的苏昭说。

国师为了给苏曼青续命“累”倒了,所以苏昭回宫之后第一个探望国师,顺便看看苏曼青。现在看到国师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苏昭也算是放心了。

“你这么肯定?”苏昭也觉得庄宗有时候就是一头倔驴,尤其是涉及到尊严面子问题,庄宗是很拼命的。

之前庄宗已经答应了苏昭,并且还是在军营里发飙说要去找皇家猎兵团的,所以庄宗若是拿不回来钱粮就会丢脸死的。为了这个,庄宗也会拼命的。

“陛下为了大周会不惜一切的,庄宗外松内明,别人说他懒惰,其实他是无为而已,敢作敢当、果决犀利不失其英雄本色。”国师苍白着脸说了一堆对庄宗的评价,苏昭就听得汗颜。

庄宗的确大胆,也够光棍的,从他派人刺杀神宫上使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来了。可要说庄宗英雄本色,这话是反嘲讽吧!还是说国师对庄宗真的敬重啊,想想都不可能哦。

反正从皇家猎兵团弄钱粮的事情已经交给庄宗了,苏昭也不用管了,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喘口气,苏昭就看着国师沉吟起来。

被苏昭一双明锐的眼睛盯着,国师就更“虚弱”了,弱弱的开口说:“殿下,本国师在你这里养伤是不是耽误了殿下?”

“啊?没事的,你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移动,只是本宫这里的伙食你适应吗?”

苏昭自然不可能赶人走了,且不说国师救了苏曼青,是应该让苏昭感激的,而且苏曼青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万一有什么事,还是国师出手比较好啊!宋承风那个老东西有点靠不住,关键宋承风对一般人还行,在魔法和魔药这方面不行啊。

“殿下,国师的胃口很好的,刚才那骨头汤喝了两大碗!”这时候苏嬷嬷就来给太子送骨头汤了,听到太子询问国师的胃口,苏嬷嬷就直接道。

“喏~这么大两碗!”苏嬷嬷将热腾腾的骨头汤送到了太子面前,一边又道。

苏昭看了一眼那大海碗,有些震惊的看向国师。却见国师苍白的脸颊上有些红,然后唔的一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紧接着嘴角就流血了。

“怎么回事?”苏昭惊讶的起身。

苏嬷嬷就先叫了起来:“我的骨头汤没毒,我自己都先喝了的!”

国师虚弱的笑了笑,清俊无双的脸上笑容相当勉强:“不妨事,是我喝汤太多了,身体无法消化而已。本想着这些魔兽骨的骨头汤可以帮助我调养呢!”

“哦~怪不得喝了那么多呢!老奴觉得啊,国师现在的身体就应该喝点米粥,老奴去给您熬啊!”苏嬷嬷急忙走了。

国师躺在床上看着苏嬷嬷高大的背影有些叹气,难道在床上“养病”连胃口都要注意下吗!哎~看来得靠自己乾坤袋里的养元丹度日了。

这么想着,国师就打开了空间,取出几枚养元丹吞了下去。苏昭没看清他吃的什么东西,不过见国师吞药那模样,就觉得挺严重的,连忙从桌子上拿了一杯水送到了国师的嘴边。

正喝着水的国师,嘴角就弯了起来。

“殿下,苏先生醒来了!”宋承风在外面叫了起来。

苏昭将水杯放下,冲着国师笑了笑,这才走了出去。留下国师一个人躺在床上瞪着外面嘚瑟的宋承风。

宋承风一看到太子着急的出来看苏曼青,心里就高兴啊!他就知道曼青对公主来说是很重要的,而且宋承风刚才为了避嫌还专门叫了“苏先生”呢,只不过讨好了太子的宋承风忽然觉得有股锐利的目光朝着自己射来,宋承风就疑惑的看了过去,就看到国师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宋承风吓了一跳,按理说来,国师现在是很虚弱的,不应该会有这么锐利的目光啊!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宋承风就擦了擦眼睛,再看的时候就见国师一脸病态的躺在床上……

“苏曼青?”苏昭已经走到了床前,所谓的苏曼青醒来了,只是睁开了半边的眼睛,而且眼神涣散,明显还处在昏迷中。

可苏昭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之后,苏曼青的眼皮子就再次动了动,甚至右手也微微抬了起来。

这样子怎么跟诈尸那么像呢!

“殿下,苏先生想让殿下先出去。”宋承风看到苏曼青的样子就知道他的意思了,关键是他看到了苏曼青的手指头做出的动作,这是属于哑语,作为医师在看病的时候会遇到聋哑人或者是得了急症不能说话的人,所以哑语是要会的,当然这不是强制技能。

可宋承风就会!苏曼青也会!

只是宋承风奇怪啊,苏曼青为什么要太子出去啊,这个要求很无礼的好不好。

“殿下,不如来这里吧,外面冷。”偏殿的国师就开口了。然后还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茶杯,是不是自己再吞掉养元丹呢?

国师和苏曼青就在一个大殿的两个房间中,所以国师刚才听到了宋承风的话之后,国师就高兴了。苏曼青这货也真是活腻歪了,竟敢令太子出去,哎~看来苏曼青这货不懂风情啊,即便苏曼青才华无双,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主动。

国师忽然就觉得苏曼青妥妥的没有威胁啊!国师给他续命了,但是没有治好他的腿。

“您的骨头汤还在这里呢。”偏殿里的国师又叫了。

苏昭还站在苏曼青的床边没有走,而是问宋承风:“苏曼青让本宫走?”

宋承风……觉得太子好像生气了啊,可刚才苏曼青的确是那个手势啊!

“请太子出去一下,臣……要方便……”宋承风不敢吭声了,可苏曼青的声音却响起来了。

虽然极其微弱,甚至口齿不清,但能够让人听懂。更能够让人感觉出苏曼青是憋着很大的劲才说出了这句话。

“来人,伺候苏曼青!”苏昭大步走出了房间,却依然是没有走远的,而是站在外面等着苏曼青方便。

哎~说起来有些惭愧,人家要方便,自己还赖着不走,这不就是让苏曼青为难吗!

见太子站在凉风中,梅解语就凑上来了,其实梅解语跟着太子一起回宫之后就没有回去休息,而是等着太子从苏曼青那里出来,见太子这么快出来了,梅解语心情不错的说:“殿下,苏梅公主没有回来。”

“啥?她还在柴猛的军营?”苏昭立刻觉得头大了,苏昭跟苏梅接触不多,可现在她算是明白了,苏梅有点天真,说白了就是傻。

苏梅智商没问题,可就是让皇后给养废了。苏梅在宫里长了十几年,什么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出过宫门,老嬷嬷和几个宫女也是被挑选出来的,所以养的苏梅有点小白痴的性格。

就这种养法什么人都能给养废了!

之前苏梅在柴猛的军营,差点让柴猛背上罪名被杀,事情解决之后苏梅就应该快点回宫才是啊,她竟然留在军营不走了。

“是的,是小梅让苏梅暂时住在军营的,而且苏梅公主很高兴。”梅解语见苏昭似乎有些不对头啊,好像太子一点都不想让苏梅住在那里一样,所以梅解语就主动承认错误了。

苏昭都无语了,为什么每次梅解语都给自己弄点事出来呢?

梅解语一点都不像是其他的男宠和部下,只要太子下了命令他们就会按部就班的去遵从、在该发挥的地方发挥自己的才华,即便是过分聪明有才的苏曼青也不会太出头,总是在背后默默的为太子出谋划策,虽有出其不意却也在情理之中。

可梅解语就不同了,完全就像是一头脱缰了的野马,让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也好在梅解语不管做什么都是以太子为轴心的,否则苏昭早就废了这货了。

“殿下,你听小梅说啊,骑兵营是殿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所以殿下一定要紧紧抓在手中的,而现在殿下手里能用的也就是柴猛了,且他擅长骑兵!问题是柴猛这货根本不堪用啊,尤其是练兵方面,他不在行,或许以后在战场上柴猛能够凭借军功和战绩完善自身魅力,可现在柴猛完全没有这个魅力,所以就需要皇家的人给柴猛增加点份量了。”

“苏梅公主是喜欢柴猛没错的,而且小梅也安排了人看着柴猛,不让柴猛乱来。所以只要苏梅留在兵营就是对柴猛的支持,那么柴猛在骑兵中的份量也能压别人一头了。”

梅解语就是想给柴猛增加一点砝码,让柴猛在兵营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所以利用一下苏梅公主一点负担都没有啊。

苏昭恍然的点了点头,倒不是苏昭没想到这一点,而是忙的她没往这地方想啊!这种奸诈的官场手段也只有梅解语这货擅长了。

苏昭就用闪亮的眼神看了看梅解语,梅解语顿时就收到了鼓舞,又道:“另外小梅知道卫央这个人!他在边军的时候跟云峥关系不错哦,所以这个人应该不难控制的!”

“哦?还有这种关系啊!”苏昭摸着自己的下巴笑了起来。

苏昭以前就对卫央有所耳闻的,其实卫央全名叫做卫子央,就是在边军的时候为了方便才改名叫做卫央的。

这些年来若不是卫驰防备着太子,卫央说不定已经被太子给祸害了,苏昭可没有忽略在军营中的时候自己说让卫央做骑兵营的主将时,卫驰那防备的眼神!

“是的,殿下要想控制卫央,让云峥跟他拉关系就行!”梅解语看到苏昭的眼神亮亮的就感觉十分不好,卫央也是个美男子啊,让苏昭看到了……

梅解语就觉得还是让苏昭不要见到卫央的好。

“本宫会抽时间调教卫央的!”苏昭随口说了一句,虽然今晚皇后挑事,但好在苏昭解决的快,所以骑兵营虽然看起来像是被抢占了,实际上苏昭却多了一个未驯化的人才。

新军在苏昭的绝对掌控中!不管你进来的是什么人,都得拜倒在本宫的长袍下!不听话,周剑就是下场。这就是苏昭在军营中亲手斩杀了周剑的原因。

“殿下,苏曼青可以续命了?”梅解语见太子不想说卫央的事情,他就主动避开了,而且专门说殿下喜欢听的。

“恩,国师为此累倒了,和苏曼青一起在里面养着呢!”苏昭看了看梅解语,本来她想问梅解语是不是进去看看的,可想到梅解语对苏曼青的敌意,还是算了吧!

“国师累倒了?”梅解语就觉得很新鲜啊!虽然不了解国师,但是男人的天生直觉让梅解语觉得国师是个神秘而且强大的货,怎么可能累倒呢!

“跟我去看看王德忠!”苏昭看了下天色,该休息了,而且精神也支持不住了。但王德忠的情况还是要看的,这个老东西在身边的时有点麻烦,可没了王德忠在身边可真是不适应啊,而且也不方便。

“殿下,苏嬷嬷正在伺候着王公公呢,我们不用去看了。”梅解语的后半句话是想说“小梅陪您去沐浴吧”。可他硬是没敢说出来。

“苏嬷嬷和王公公?”苏昭就感觉这句话怎么这么暧昧呢!

梅解语……好像感觉自己说漏嘴了哦,王德忠和苏嬷嬷不会怪自己吧。

“王德忠不是太监?”苏昭问。

“王公公是太监的。”梅解语就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觉得太子的想法太奇特了点,也太直接了点。

“哦,对食啊!”苏昭恍然想到了这么一个词,在末世的苏昭读书少也是知道这个词的好不好。

啥叫对食?梅解语很想问,这话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啊,不过就是凑在一起消下寂寞而已。

“你吃不吃?这骨头汤国师一口气吃了两碗呢,你连一碗都吃不下去!你能有点用处么?!”刚走到王德忠的小院,苏昭就听到了苏嬷嬷的吼声,那吼声可是充斥着对王德忠的嫌弃啊。在整个太子宫甚至整个皇宫,还没有人敢对王德忠这么吼呢!

苏昭就惊讶了,看不出来啊,这胖婶还这么暴躁呢!以前苏嬷嬷在苏昭面前可不是这样的。

“啥?国师不是昏迷了吗?你给他吃两碗不是撑死他?”王德忠的语气中带着惊悚、

“哼~是他自己要吃的,我看他吃的模样,不像是虚弱啊!”苏嬷嬷就说。

跟在苏昭身边的梅解语就在心里说:我也觉得国师那货是在装病的。虽然梅解语很不齿国师的行为,但是转眼一想,这是国师自己在作死啊,他装病赖在太子身边,虽然受到了太子的关注,但那也是欺骗啊!太子必然是痛恨别人欺骗自己的。

梅解语忽然觉悟,他觉得自己都不用怎么对付国师了,因为国师这货自作聪明的能把自己给玩死!

“殿下!参见太子殿下!”苏全正好在院子中站着,一看到苏昭进来,苏全立刻提高声调喊了一嗓子。

苏昭就白了苏全一眼,自己都听到他们的谈话了,还用得着你通风报信么?!而且你这么明显的通风报信,是不是想告诉本宫:里面的人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啊!

“老奴,参见太子!”王德忠就拉着苏嬷嬷从里面跑出来了,两人跪在苏昭面前。

苏昭看着王德忠腿脚麻利的模样,好奇的问:“你不是受伤了吗?好的这么快?”

王德忠嘴角抽了抽,嘿嘿笑道:“是苏嬷嬷的兽骨汤好,喝了就好多了。”

“老奴的兽骨汤对内伤和元气损伤是很有用的,老奴觉得国师喝了两碗之后也差不多好了,太子您刚才喝了没?”苏嬷嬷就热切的看着太子,那模样就像是自己献上了一个绝世宝物,等着太子夸赞一样。

苏昭立刻点头:“恩,喝了!”

站在远处的梅解语就使劲瞅着太子,他发现太子在说谎啊,而且说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以前的太子从来都不会这么淡定的说谎的,因为根本没必要!可现在……

“太子您是来看王德忠的吗?不用看啦,他明天就能下地到处跑着伺候太子了!”苏嬷嬷又说。

“恩!”苏昭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没再吭声。她也发现了好不好,苏嬷嬷完全是在替王德忠说话啊,而且王德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太监总管在苏嬷嬷面前就像是病猫一样,一点脾气都没有。

“太子来看老奴吗……老奴受不起啊……呜呜~”王德忠却是抹起了眼泪,自己伺候太子那是应该的啊,而太子来看自己那就是赏赐了。这份赏赐太厚重了,王德忠消受不起哦。

以前王德忠没少遭太子打骂、现在太子也不惩罚自己了,还知道关心自己了,王德忠感动啊。

“行了!你好好养伤吧!本宫回去了。苏嬷嬷你就多给王德忠弄点滋补的东西。”苏昭看到王德忠那模样就不多呆了,临走之前吩咐了一声,苏嬷嬷就连忙答应,而王德忠却是好奇的抬头看向太子,他怎么感觉太子好像知道了他跟苏嬷嬷之间的秘密啊。

梅解语没有进院子而是守在门口,并且拦下了一个传令的府卫。

“大臣们给太子送的男宠已经在宫外了,要不要弄进来?”那府卫就问。

“男宠?为什么送男宠?”梅解语好心焦啊,自己才不在太子身边几天而已,这些人就巴巴的送男宠了么?难道忘记自己对他们的警告了吗?

“是太子下令的!”府卫嘴巴笨,直接说。(太子是下令让贵族和大臣送出蛮族奴隶好不好!完全是大臣们曲解了太子的意思,不要脸的松男宠。)

“啥?”梅解语震惊了,太子这是要喜新厌旧吗?怪不得太子这些天都没有碰自己呢,原来是惦记上了小鲜肉啊。

“恩~是王公公给太子下的令。”那府卫又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梅解语苦巴巴的挥了挥手,然后就看到太子从小院出来了,梅解语立刻就换上了笑脸,屁颠颠的凑上去,笑道:

“殿下,后院的温泉已经准备好了,小梅陪着殿下一块沐浴吧?”

沐浴?苏昭在从前的记忆中翻了翻,前太子不喜欢跟男宠沐浴,即便是共浴也是穿着衣服的,没办法,谁让苏昭是个女人的,额……虽然女人的特征有点少……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苏昭开始打发梅解语了,这货缠着人有时候很讨厌啊。

“哦~”梅解语见太子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不耐烦,立刻就不再纠缠了,而是快速回自己的小院沐浴美容去了。梅解语就觉得肯定是自己这些天在外面跑,风吹日晒的破坏了他娇嫩的皮肤,哑了他柔软的嗓音。所以遭到太子嫌弃了。

他一定要趁这几天养好,在苏曼青能够伺候太子之前,争取先爬上太子的床!

苏昭漫步走在太子宫的石头路上,第一次感觉太子宫开始变得熟悉了,虽然继承了这个身体的记忆,但穿越过来之后苏昭就觉得这里好陌生,为了生存强撑着将倾的大周、苏昭还是有点消极的,可看着自己身边可爱的人,还有越来越熟悉的一切,苏昭便更加坚定了撑下去的信心。

有这么多可爱的人伴随左右,即便是倾覆灭亡又如何!?而且为了这些人,太子也愿意

苏昭心里刚涌起点豪气,紧接着就被破坏了,苏全一路小跑的过来,还忌惮的看了苏昭身后的沙曼一眼,说:“蛮族人要求加肉食,他们不喜欢清淡,可宫里……的肉食储备是给太子准备的。不多了……”

本来太子府的供应是自己找的,可这些天太子缩减了开销,甚至还变卖家当的凑军费,所以肉食尤其是魔兽肉的供应就削减了很多。蛮族几百口人呢,全都吃肉,那能管的起啊。苏全就觉得这些人过分了点,本来在暗牢中关着也没见他们挑食啊。

“对不起,主子,今天是月圆之夜,所以大家的情绪比较躁动,对食物的渴望比较大。”沙曼相当不好意思的说。

月圆之夜还能影响你们的心情?苏昭忍不住问:“你们是狼人吗?”似乎只有狼人在月圆之夜才会变身啊。(原谅阿昭受西方狼人荼毒太深。)

沙曼不解太子的话,但还是点头:“我是狼人。”

苏昭……这回答好规整啊!

“沙卡是熊人,还有狮虎牛狗等等,我们血族的人种类很多,但没有觉醒的情况下,就是比一般人体质强大而已。”沙曼觉得自己应该跟主子详细的介绍一下自己的种族。自己的种族不叫蛮族的,那是中原诸国给的鄙夷称谓,他们叫血族!

“你们的人有多少几率能觉醒?”苏昭问。

“很小,以前几乎没有,只有我们的族长和几个长老觉醒了,可有了主子之后就不一样了,只要主子的神龙召唤,我们能觉醒一小半的人!”沙曼说的一小半还是在神龙全盛时期的召唤,否则能够觉醒的也就是顶尖的几个人而已。

“吩咐下去,管他们肉食管饱!不够的话就去陛下的御膳房拿!”苏昭觉得自己还是先满足他们的吃饭问题吧,谁知道月圆之夜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

苏昭刚吩咐完,苏全还没有离开呢,就看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从他们面前过去了,苏昭一眼就认出是小白那坑货!睡了一整天的觉,晚上又到了他活动的时间了啊。

“这个小白是个干尸,你能看出他的来历吗?”苏昭立刻问沙曼。

沙曼摇头:“认不出,不过他的身份很神秘,似乎跟我们血族有些渊源。”

苏昭也觉得这个干尸挺神秘的,虽说小白的智商太低。

“殿下,小白去偷看兽族女人洗澡了!”小雀很快就跑过来了,上来就告状。刚才小白偷偷溜过去的时候,小雀正好在那边,然后就看到这个恶心人的干尸趴在人家窗户外面看人家洗澡。

太恶心了!小雀就觉得小白完全就是邪恶的代名词啊。

苏昭……

“干尸没有思想和*的吧!”沙曼试探着说,他觉得那干尸挺神秘的,而且智商偏低,让他偷看别人洗澡他能看得懂吗?

“去把小白叫回来!”苏昭就吩咐了小雀。

小雀很快就把小白给带回来了,坐在凉亭中吹着寒风的苏昭看到小白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干尸变成了一副骷髅的模样,眼框子中还闪烁着两点红色的光。

“看的舒坦吗?”苏昭笑眯眯的盯着小白。

小白瞬间就恢复了肉身模样,低着头将脑袋藏在帽檐下,不让苏昭看见。

“问你话呢!”小雀见小白不吭声,上去就踹了他一脚。

小白被踹的趔趄在了地上,然后就怒了,冲着苏昭吼起来:“我也要洗澡!我也有人权!”

苏昭被吓到了,先不说踹你的是小雀,你干嘛冲着自己吼。你洗澡就洗澡啊,牵扯到人权干嘛!

“我只有一个棺材,没有洗澡,我要去洗澡!”小白很生气,从地上爬起来就跑,他刚才都找好地方了,就是那些会变身的兽族们洗澡的地方,其中有一个大浴桶里有个白白的女人,他要把那女人赶走,霸占浴桶!

“殿下,我去给您追回来!”小雀跳起来就追了上去。

苏昭忽然觉得自己够闲,管这两个白痴干嘛!还是去休息吧。

沙曼也不管那干尸能倒腾出什么浪来,淡定的跟着苏昭,不分昼夜的护卫。

可等苏昭回到自己寝宫的时候,却发现华丽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身穿红衣的人,鲜亮的红色让那人雪一般白的肌肤更加温润,黑色的长发垂在身边美如绽开的雍容牡丹。

靠~又爬老子的床!苏昭要发疯。

可当苏昭走到床边之后却发现那人已经睡着了,闵宁显然是经过一番打扮之后来的,身上散发着清香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反而是心旷神怡。

见闵宁已经睡着了,苏昭便作罢,和衣躺在了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而良久之后,身边的闵宁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幽幽的盯着苏昭看了好久,手指摸索着拢在衣袖中藏着的匕首……

闵宁知道:苏昭在上床睡觉之后,她的暗卫是很松懈的!尤其是苏昭在扒光了衣服对男宠施虐的时候,暗卫朱雀会悄悄离开的,所以在床上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苏昭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恍惚中她又梦到这个身体重生中的记忆:漫天的火海将她的太子宫焚灭,跟随她多年的王德忠、苏嬷嬷全都葬身火海,苏剑虹被萧盛禹打入了死牢,而自己则被扔进了军妓营,忍受血腥的折磨,这样厚重的背景下,清远国师那张半是清隽、半是妖异的脸却在脑海中若隐若现,仿佛一直都是他牵动着这一切!

苏昭惊醒了,是在梦中看到国师那双幽暗不见底的眸子是惊醒的。然后苏昭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闵宁正在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闵宁性子一向比较活脱,不过对太子的畏惧也是真的。

“服侍本宫!”苏昭看了一眼缩在巨大的床一脚的闵宁,没好气的嚷了一声。这个闵宁自己爬上自己的床就罢了,竟然还表现的这么傲娇,尼玛~以为老子喜欢你啊!

苏昭还在困恼梦中梦到的国师,梦是人潜意识的心态和反应,梦到国师就说明了对国师的……猜忌。对~就是对他身份的猜忌。苏昭让王德忠调查过国师,但是却没有调查出来多少有用的情报,国师对苏昭来说就是谜一般的存在啊。

“殿下……您今天要去哪?小奴好根据殿下去的地方、给殿下准备服饰啊。”闵宁拿着精致的玉梳帮太子搭理着如云长发,一边小心的问。

苏昭还没有说话呢,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小白的声音:“你带我去买衣服吧?”

这个确实是小白的声音没错!这个干尸竟然要衣服?!臭美了么?而且他干尸的形象也不能穿衣服啊。

“太子宫就有很多的衣服,买什么买!找王公公要去,你不知道买衣服要花钱的吗!”小雀的声音相当鄙夷,而且还带着……抠门的酸气!

“哼~你不是有钱吗?上次出去都是太子给的钱买的红薯。你的钱干嘛?”小白似乎很生气。

“我是穷人好不好!太子有钱,整个太子宫甚至整个天下都是太子的,你让太子给你买吧!”小雀又叫起来了。

然后,外面就没有动静了。苏昭听着小雀的话,忽然恍然了!对啊,上次自己带着他们这俩货出去的时候就是自己掏的钱啊,看不出来啊,小雀还是个抠门的货。

“太子也不给我钱,你看这么多天了,太子就扔给我一个披风,都没有换洗过。”小白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干尸还需要换洗衣服?”苏昭就忍不住的回头问服侍自己的闵宁。

闵宁抽了抽嘴角,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不好!

“殿下,大事不好了啊!”王德忠独特的叫声从外面传来了,然后他就一路小跑的进了太子的寝宫。

苏昭看着腿脚利索的王德忠咂舌,苏嬷嬷的这骨头汤的效果得有多好,竟然都可以让王德忠下地跑了。

“殿下,陛下昨夜没有回宫啊!皇后都闹起来了!”王德忠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就说。

“他应该还在皇家猎兵团的山门外面吧!”苏昭想了想,自己那便宜爹是去要钱粮了啊!

“陛下夜不回宫可是大事啊!这么多年来陛下都没怎么出过皇城的!现在外面都传陛下失踪啦!”王德忠立刻就说。

王德忠就觉得陛下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那麻烦可就大了啊!

“卫驰派人回来传话了吗?”苏昭问。

王德忠……

“老奴没有问,老奴就听说皇后和妃子们都炸锅了!她们都觉得陛下在外面过夜出事啦!”

“呵呵,让她们闹去吧!”苏昭冷笑了一声。

可苏昭还没梳洗完呢,就听到外面吵闹了起来,周皇后带着大批的臣子浩浩荡荡的来了太子宫叫嚣、

“苏昭啊,你身为太子,父皇一夜没回宫难道都不担心吗?”

“苏昭啊,你出来,本宫有事跟你说啊!”周皇后的声音显得很焦躁,也不知道是真的担心陛下还是来故意找苏昭的麻烦,总之周皇后就是要当着所有大臣的面给太子扣一顶“你不孝”的帽子!

------题外话------

亲们写的小剧场我会挑选精品放在文中的,一般放在对应章节的题外话比较好、若是字数多就只能在评论区加精了,评论区就精华帖子的,点开看起来很方便,我会在精品评论下面对应上章节,这样亲们看起来就方便啦~吼吼~期待亲们的才能展示~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