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太子好黑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先去了集县,然后带着宋湖和两万邋遢的难民去长老殿的山门,自然是比周皇后去的晚了。

此时巍峨的皇族猎兵团山门前已经闹翻天了,当大臣们看到他们的陛下竟然被拒之门外、凉的脸色难看时,一些老臣就愤怒了,他们红着脸的跑上去为庄宗鸣不平。

“陛下啊,您可是我们大周的国本啊!您一定要爱惜身体啊?”

“陛下龙体重要,怎么能够在这里餐风露宿!”

“呜呜呜……”

在大臣们的哭诉中,庄宗就那么一身正气和凛然的站在山门前不动,只是苍白的脸色和发白的嘴唇说明了庄宗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卫驰,你作为侍卫统领为什么不好好保护陛下!你看陛下都要昏厥啦!”周方这个老头还是真心关心庄宗的,所以看到庄宗惨兮兮的模样,周方就冲着卫驰叫了起来。

卫驰顿时就觉得自己好委屈,他立刻摘下自己腰上的水壶,送到庄宗面前,低声哀求:“陛下您喝点水吧!从昨天到现在您都滴水未进了!”

可庄宗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看都不看卫驰一眼。卫驰又拿了一个魔兽肉干送到庄宗面前,哭求道:“陛下,您吃点吧,这样下去您会病倒的!”

可庄宗依然不动,那决绝的模样都看的周围的大臣们胆寒。

卫驰就无奈的看了看周围的大臣,那意思很明显:看吧!根本不是我不给陛下吃好不好,是陛下根本就不吃不喝啊!

“我们陪着陛下一起求长老接见!”周方老感动了,他就觉得这个不靠谱的皇帝终于开窍了,激动的老头怒吼一声率先跪了下去。

跟着的大臣们见几个老臣都跪下了,自然也就跟着跪下了。

一时间百余名大臣都黑压压的跪在山门前,那场面就壮观了!

周皇后带着大臣们赶来是看太子在不在这里的,好揭穿太子虚伪的谎言,可眼看着这些大臣们竟然都被庄宗给感动了,周皇后就大叫不好,她也没有直接喝问太子在不在这里,而是走到庄宗身后,接下自己的披风围到了庄宗的身上,才柔声道:“臣妾陪着陛下一起求长老们!”

庄宗就看了周皇后一眼,因为从昨晚站到现在,站了半天的庄宗早就受不了了,所以那眼神早就没有了精气神,看起来凄凄惨惨的,所以他看向周皇后的眼神就有点水润润的感觉,一下子就让周皇后误解了:原来陛下还是喜欢自己的啊!

“陛下,臣妾听说您在这里,所以是带着臣子们来帮陛下的!”周皇后又说,她自然要给自己带着大臣们过来找个理由了,坚决不能说是为了揭露太子谎言的。

所以,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周皇后才装模作样的在周围看了一眼,惊讶的问道:“太子呢?她说已经在这里等着了,还让我们赶过来呢!怎么没有见到太子?”

庄宗……

“是呀~太子呢?太子不是在这里的吗?”大臣中有周皇后的耳目,一听到周皇后的话,立刻就有大臣跟着叫了起来。

“太子不在这里!”

“太子为什么要说她在这里?!”

就在大臣们的叫声越来越大的时候,山门前忽然出现了波动,只见在山门正上方出现了类似巨眼的魔法波动,然后二长老的声音就传出来:“你们这是要逼殿门吗?!”

逼宫跟逼长老殿的性质一样恶劣!

二长老那声音中的愤怒让所有的大臣都打了个冷战,而周皇后瞬间石化在了原地,她忽然发现自己做错了啊,而且错的离谱,自己带着大臣是来揭露太子的,可在表面上看来是为了庄宗撑腰的啊!这就是跟长老、尤其是二长老对着干的啊!

尤其是刚才周皇后还跟陛下说自己是带着大臣来支持他的,这句话肯定被长老殿的人给听到了,山门前必然是有魔法监控的,周皇后都要后悔死了。

“二长老,让朕进去!否则朕就带着群臣等死在这里!”庄宗的喊声让大臣们更加震惊了。

大臣们不想跟庄宗在这里等啊,主要他们还不知道庄宗为什么要在这里等!而且庄宗都被拒之门外了,会不会是庄宗和长老殿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不和谐事情啊,他们这些大臣都是被蒙在鼓里的好不好!

“哼~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二长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那口气中的暴躁和不屑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尤其是周皇后,她感觉二长老的神识似乎在某一个角落盯着自己,并且是用失望和痛恨的眼神盯着自己。二长老肯定是认为自己带着大臣来帮助庄宗的!

周皇后顿时觉得好冤枉啊!

周皇后心急如焚的想找个机会解释,或者用手段劝庄宗先回去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大地颤动的声音,没错!远处传来了杂乱而庞大的脚步声,整个大地似乎都在这脚步声下颤抖了起来。

卫驰第一时间飞掠出去侦查,然后脸色“淡定”的回来了。

“陛下,太子带着几万难民过来了,看样子是跟陛下一起请命的!”卫驰小声说。

庄宗心里一喜,虚弱的身体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卫驰就急忙凑了上去,搀扶住了庄宗。

“你说我现在吃点东西没事吧?长老他们会看见吗?”庄宗都要饿死了,以前在皇宫中哪一天不是一日三餐、外加零食点心水果的,可从昨晚站到现在,庄宗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啊,他就是要给长老殿一个坚决的态度,不见朕,朕就绝食!

可是庄宗一点都不想挨饿啊!

“陛下,长老殿肯定会看到的,而且太子都带着人来了,要不然您再忍耐一下?”卫驰这话是大着胆子说出来的,作为保护庄宗的禁卫军将领,他是不应该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可从理智上将,他认为庄宗这个时候吃东西的确会功亏一篑啊,反正庄宗已经忍耐了一晚上了,再坚持一会就好了。

而且卫驰和带着的禁卫们都是一晚上没吃喝,都陪着庄宗呢,而且他们还要高度警戒,也没感觉有什么啊!一两天不吃饭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他们这些当兵的执行任务时候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你也是个好的,换成别人肯定求着朕用膳了。哎~都不考虑朕的理想和抱负!”庄宗竟然很反常的赞了卫驰一句。

其实庄宗一点都不傻的,他知道自己只要吃东西就会被长老们看见,那么之前的努力的确就是白费了,尤其是太子已经带着人来支援自己了,这个时候只要坚持一下就是胜利!可庄宗也有脆弱的思想啊,他很想吃东西休息一下的,刚才问卫驰也不过是想找个心里安慰,然后卫驰很负责的告诉自己不能吃,就坚定了庄宗的信心。

所以庄宗就觉得卫驰这货还是很靠谱的。

卫驰很震惊自己竟然被庄宗给表扬了,顿时就受宠若惊了。实在是卫驰这些天都要被庄宗给训斥死了,说他实力不如孙大和孙小二,也不如太子身边的人听话和机灵,都要被打击死了。

作为禁卫军的将领,卫驰就被庄宗打击的快体无完肤了啊!

太子已经带着难民来到了山门前,浩浩荡荡的难民像是一群蚂蚁一样将整个山门给包围了,也把那些跪着的大臣和庄宗给包围了。

看着衣衫褴褛、面露菜色的难民,卫驰如临大敌,悄悄的给禁卫下了命令,从不同角度保护好了陛下,却又不会让难民们察觉。

“你们看到了吗?我们的陛下为了解决你们的生计问题,从昨天开始就在这里求长老殿帮忙!陛下为了你们、为了天下可是不顾身体的,你们知道陛下前两天刚好大病一场么?太医嘱咐陛下不能走动需要卧床休息的,可陛下为了你们连身体都不顾了!”

苏昭的吼声就响了起来,有些黯哑并不尖锐的吼声十分具有穿透力,而且在玄气的贯穿下传遍了整个山门,让两万多的难民都清楚的听到了。

难民们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全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山门最前的庄宗。

庄宗虚弱的有卫驰搀扶着,因为一夜没有休息,发黑的眼圈,苍白的脸色都表示了庄宗很不好。

“陛下!真的是我们的陛下啊,你们看陛下的脸多么难看,真的是生病啊!”

前面的难民看清楚了庄宗的脸色,有人忍不住的叫了起来。难民们亲眼看到庄宗的样子,自然更加肯定了,也更加感激了。

前面的难民就冲着庄宗跪倒了下去:“陛下心系子民。我等福气啊!呜呜……”

难民们一边哭一边跪倒,前面的难民跪下之后,后面的难民就看到了庄宗的样子。然后从庄宗的角度看去,就看到围在周围的难民们依次跪倒,呈阶梯型规律的跪下,潮水一般倒下了一片。

几万人层次跪倒的场面太震撼了!

纵然庄宗看过禁卫军的演武,但眼前这些褴褛的难民却更多出了几分悲壮和灿烈,当难民们依次潮水般在自己面前跪倒,无数双眼睛真诚而且崇拜的看着自己时候,庄宗就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样,那种被人重视和仰望的感觉让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帝王!

整个山门前的气氛都安静了下来,却更加肃穆了。庄宗的心情在这一刻是澎湃的,深居皇宫不知天下事,如今他才真正的看到属于自己的子民,那些褴褛的、饥饿的子民,这些嗷嗷待哺的生灵带给了庄宗从未有过的震撼。

庄宗的目光最后定格在太子的身上,一身黄袍、意气风发的太子跟暮气沉沉的自己有着鲜明的对比。庄宗忽然彻底的明白太子这些天废寝忘食的动力源和心情了。

“陛下,您说点什么吧。”搀扶着庄宗的卫驰,就感觉陛下的身子刚才在轻颤,然后庄宗就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眼前数万人头攒动,没了反应,卫驰只能提醒道。

几万难民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庄宗呢,庄宗这个时候说两句场面话才能让这些难民更加感动啊!

庄宗一个机灵回神,差点又从卫驰的手里跌下来,吓得卫驰连忙抓住了庄宗,而跪在前面的难民看到庄宗如此虚弱,个个都担心的不行。

这些难民之前不是没有怨气,大周是有天灾,但是大周昏暗的官场和皇族的不作为也是他们落难的原因,所以难民们在涌向帝都的时候对大周皇族是仇视的,可这些天太子的作为、积极的赈灾缓解了他们的怨气,如今又看到大周的皇帝为了他们这么凄惨的模样。

这些难民对大周皇族就感激了!他们也明白,皇帝也是人,不是神,所以有很多无奈、也有不可能解决的事情,但是既然皇族愿意为了他们努力,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一晚上没有吃东西啊?来~吃个丹药!”苏昭早就看出庄宗的虚弱了,她下了翼虎王过来,塞给了庄宗一个养元丹。

“不行!朕不能吃东西!”庄宗十分的坚决,甚至还白了太子一眼,那小眼神就有点埋怨的意思了、分明在怪罪苏昭破坏了自己圣君的形象。

“陛下请用药!太医说过,不用药陛下会死的!”苏昭直接举着养元丹呐喊了起来。

庄宗被吓了一跳,却见周围的难民们也开始呐喊起来:“请陛下用药!身体要紧啊!”

庄宗这下子没办法了,便“勉为其难”的接过了苏昭手里的养元丹,想要吞下去的时候,周皇后却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夺了过去。

庄宗就傻眼了。

“陛下!本宫不是不相信太子,而是凡是殿下入口的东西都要有人检验!就让臣妾给陛下试药吧!”周皇后大声说着,轻轻的咬了一口养元丹,吞下去之后才点头说没毒,然后给庄宗吃了。

庄宗想哭,尼玛~一颗养元丹都被你吃了一半了,你想饿死朕啊!试毒?试个屁啊,朕相信自己的儿子多过你啊,从儿子手里拿过来的丹药没毒,再从你手里转过来就不好说了,你毒死了朕,让你的皇子抢储君位啊!

周皇后一眼就看出这不是什么药了,而是养元丹!养元丹这种东西虽然是武者的专用,但皇族们也会当做补品吃一点的。周皇后就经常吃这种东西,所以自然认得。

当然,周皇后也知道太子不会下毒,可正因为此,皇后才要当着所有的难民试药,表示自己的衷心和仁慈啊!皇后需要在子民中建立一个好名声。她可是万民之母啊!

而且周皇后发现自己给陛下试药之后,周围难民们看自己的眼神中明显多了敬重,那种最淳朴眼神中的敬重是皇后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虽然她是后宫之主,曾经呼风唤雨,让见到自己的人都拜倒在脚下,可这些难民们的敬重却能够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正事这种感觉让周皇后心里有了些不一样的情绪。

“呵呵~周皇后还是心疼陛下的,不忍心看着陛下一个人在这里等着,所以皇后带着大臣们一起来求长老们了,另外周皇后说了,周家人也要来这里求情!”苏昭又朝着周围的难民们呐喊了起来。

刚才还得意的周皇后一下子就傻眼了,她算是明白了,自己是彻底的掉坑里了,先前被苏昭“诓骗”带着那么多大臣来山门威逼长老,已经被二长老给反感了啊,现在又被太子喊出自己竟然具有这么大的“险恶用心”,周皇后就觉得自己以后都不可能从二长老哪里获得助力了。

“皇后仁慈!皇后千岁!”混迹在难民中的宋湖立刻带着人高呼起来。

两万难民对皇后的呼声让周皇后几乎热血沸腾,她差点就要一口答应苏昭刚才说的话了,但最后还是在理智的控制下,周皇后没有喊出来,但仍然是高举双臂喊道:“本宫是陛下的人,陛下在这里受苦,本宫自然是伴随君侧!本宫于众等同在!”

见周皇后这么明确的表态,难民们有开始高呼了。

潮水一般的喊声如同浪潮一般,一浪高过一浪。这时候跟在太子身边的王德忠就开始嚎啕大哭。

“太子为了难民的事情已经三天没有吃肉了!太子体谅百姓疾苦,已经缩减了太子宫的费用,并且变卖整个太子府的家当!你们知道吗?今天早上太子就吃了个几天前剩下的馒头,她可是我们大周最尊贵的太子啊!呜呜呜……太子~!”

王德忠的吼声不小,而且足够煽情,有了王德忠带头。跟着太子的府卫们也开始哭喊起来。

“太子为了难民的粮食,求遍了猎兵团和贵族大臣们!你们不知道太子费了多少口舌才弄到那些赈灾的粮食啊!太子为了钱粮的事情可是伏低做小了啊!”

“太子为了给难民找安置的地方才要了卫王庄园,结果卫王报复,差点对太子动手啊!”

王德忠带着几个人使劲煽情,那跟着庄宗跪着的大臣们就看不下去了,艾玛~你们要给太子拉民心就拉吧,干嘛还得贬低他们这些大臣和贵族啊?!太子是求着他们这些大臣和贵族的吗?分明是强取豪夺好不好!

“太子千岁!太子英明!”宋湖又在难民中带头喊了起来,但他是不敢喊太子仁慈的,因为那样太假!无数的难民就跟着呐喊,喊声明显比刚才更加有力而宏大了。

这些难民最感激的就是太子,在他们刚来帝都快要饿死的时候,帝都的守将和官员们都紧闭了大门,不让他们进帝都,甚至距离帝都城池近了都要被射杀,而给他们送来第一口饭的就是太子!

之后各种救济、直到宋湖在太子的命令下给他们重建家园,他们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太子的命令下做的,所以太子就是让他们活下去的神啊!也正是因为如此,太子让他们在集县建造城堡作为家园的时候,每个人都不会偷懒,用他们最好的努力和成果回报太子。

周皇后看着被万民拥戴的太子,气的咬牙切齿!曾几何时,这个太子还是大周所有人眼中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如今竟然变成了英明的太子!

太子的地位一旦稳固,那么就再也没有其他皇子的出头之日了!

庄宗倒是挺为太子高兴的,虽然苏昭总是对自己大不敬,但庄宗很大度的不计较了,谁让儿子是帮自己做事的呢!

隆隆~长老殿的大门忽然在这时候敞开了。

沸腾的难民在太子高举右手的时候瞬间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就盯着开启的山门,等着看长老们的出现。

一道白光在山门前乍现,然后一个巨大的光影就在山门前像是投影机一样显现了出来。

慈眉善目、像是老神仙一样的大长老幻影出现了。

难民们呆呆的看着那巨大的幻影,一时间心里充斥的全都是震惊和敬仰,这就是他们大周的守护神——长老殿的实力啊!

“苏宁玉你为民请命是好的!长老殿的粮仓已经打开了,不过需要你派人来将所有的钱粮运出去!”大长老根本就不想跟苏宁玉废话,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庄宗牛脾气上来会给长老殿抹黑的。

现在的情况都已经变得这么紧张了,若是再拖下去,长老殿就会在大周臣民的心中彻底堕落成为邪魔、毒瘤一般的存在,所以大长老只能同意庄宗了。

钱粮都给你!都给你!但是苏宁玉你给我们滚蛋!我们长老殿不想见你!

“多谢大长老!大长老开山门是让朕进去拜见的吧!朕来啦!”庄宗立刻来了精神,拉着卫驰就要往里面走。

而大长老的幻影却拦在山门前没动,而是笑道:“陛下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你的身体要紧!”

庄宗就停下脚步,瞅着大长老的幻影看了半天,他觉得大长老似乎是没有生气的样子,但庄宗觉得这不可能!大长老肯定在里面气疯了,所以他想进去看看大长老,顺便哄哄他的,可现在大长老对自己和和气气的,就让庄宗感觉十分不好了。

庄宗就知道大长老越是生气,那么后果越不会严重,而他对自己这么客气,就是代表对自己的绝对失望了啊!

“大长老,让朕进去……”庄宗双眼一翻,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陛下!”卫驰大惊失色,这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说晕就晕呢?!

长老殿中的大长老已经暴躁了,他愤怒的用拐杖敲打着地面,怒吼:“苏宁玉这个混蛋竟敢装晕!他这是非要进来恶心咱们吗?!”

其他几个长老都不吭声,大长老都气成这样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庄宗这是明摆着耍无赖啊,几个长老都在山门前放了神识好不好,所以刚才庄宗是不是真晕他们是知道的。

这个苏宁玉竟敢在长老们面前耍把戏,也真是够了!

怪不得这个苏宁玉把神宫上使气的不行,谁碰上这种无赖都要倒霉啊!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个无赖还有个小无赖的儿子,几位长老通过魔法水晶就看到山门前的苏昭冲到了庄宗面前,然后呐喊:“陛下病重,抬进长老殿让长老们医治!”

所有的难民都听到了太子的喊声,若是长老殿不让庄宗进去,岂不是等同于谋害陛下?!

苏昭并没有让禁卫或者是府卫闯山门,而是让宋湖带着难民们闯了。

几位长老难道能秒杀了这些难民不成?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混蛋太子带着人抬着混蛋皇帝进了猎兵团的山门,然后那庄宗还闭着眼睛说:“一直往前走,过了几个山谷就能够看到一个圆形的建筑了,那就是长老殿,把朕弄长老殿去!”

“关闭长老殿的大门,不让他进来!”坐在魔法水晶前的大长老都快暴走了。

“大长老,恐怕不行了,难民们都看着呢!我们作为皇族的守护者,守护陛下也是我们的职责!所以我们是不可能对庄宗见死不救的。”三长老颇为无奈的说。

大长老起身就走:“我去闭关了!你们随便找个人见他吧!”

几位长老躬身送走了大长老,二长老就有些苦涩的笑了起来,他知道大长老是彻底的厌恶苏宁玉了,这是一个机会,可以换掉庄宗的机会,但是二长老忽然就发现自己没有支持的人了。他该推选谁做大周的皇储?或者皇帝呢?

本来二长老还是很中意周皇后的,但是现在看来周皇后绝对不是合适的人啊,刚才二长老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周皇后还说什么誓死陪伴君侧!不管这个周皇后说的是真是假,她都是一个典型的骑墙派!绝对不是自己支持的人选!

二长老忽然就很为难自己应该支持谁了,太子吗?那是一个刚愎自用的混蛋,不听话!大皇子么?虽然有点废物,但是很听话哦……

被二长老“抛弃”了的周皇后此时就站在山门前发呆。刚才大长老已经同意让军队进去搬运钱粮了,可山门前的禁卫军太少,卫驰还想着该回去调集军队呢,结果苏昭身边的王德忠就带着难民们有条不紊的开始搬运了。

那两万多难民中出来了两千人,保持着极高的秩序进了山门,从皇家猎兵的手里接过了钱粮,两千人的队伍就这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有难民做劳力,哪里还用得着什么军队和马车啊!而且剩下的难民也随着两千人的搬运队伍离开了,充当了运输粮食的护卫。

周皇后本来还以为这些饿疯了的难民在看到粮食之后会疯抢呢,可结果这些难民竟然表现出了不符合常理的超高觉悟!那井然有序的样子竟然像是军队一样严谨!

周皇后这一刻的惊惧多过了吃惊,是的!周皇后是害怕的,她从来没想到这些难民可以被训练的这么严谨,或者说这些难民能够表现出这么高超的水准!这些难民崇拜的人不是庄宗,更不会是自己和朝中的大臣,而是太子啊!他们在活下来之后会成为太子最强大的后盾和依仗!

所以,一想到太子拥有这样一群难民在后面支持,周皇后就坐立不安。

“皇后,您怎么来这里了?”一个身穿黑袍亲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站在周皇后身边问。

周皇后奇怪的看了这个亲卫一眼,见这个亲卫有一张憨憨的脸,可一双眼睛却透着灵泛,有点不协调的样子。

“是我啊,皇后,您不该来这里的!”那亲卫又说。

周皇后陡然觉悟了:“你是周煅?这是你夺舍后的身体?”

那亲卫点了点头:“皇后现在叫我小周就行、殿下,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几位长老都不喜欢被打扰,留在这里惹怒了长老就不好了。而且大皇子这些天跟萧盛禹走的很近!”

周煅带来了消息。周皇后一边带着他往回走,一边说:“大皇子的事不用管,他翻腾不起浪来!你还是先去给本宫查一查,苏昭的新军到底怎样!本宫刚才看到那些难民竟然能够井然有序,心里担忧啊!”

“皇后殿下意识到了吗?”周煅心里就叹了口气,之前他就建议周皇后用周家的力量救助难民,可惜周皇后不舍得,然后周煅又进言驱散难民,周皇后也懒得去管,现在周皇后终于认识到难民的重要和特别了吗?可惜晚了,苏昭的新军已经成势,只需要军备跟得上,那就是一支强大的悍兵!

“意识到了什么?”周皇后有些不高兴,周煅虽然是回来了,但修为已经没有了,夺舍之后他的修为就要重新修炼。

“这些难民都是从生死线上存活下来的,并且千里迢迢的来到了帝都,他们在来的路上遭遇过凶杀、魔兽袭击、军队阻挠和病灾饥饿,只要能够活下来的人,都是筛选之后强横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武者的潜质,不管他们是否强壮,他们的心态已经强大了,这样的人只要稍加训练就是一支强兵,而且只要给他们住的地方和吃食,他们就会给你卖命的!比任何人都会衷心!”

周煅说的很伤感,他知道周皇后和整个周家已经错过这个机会了!现在这些难民心中有的只是太子!不管太子以前的名声多丑,可在难民的心中苏昭就是当朝太子!他们的恩人和再生之人!

周皇后听得心惊胆战,她也意识到太子已经拥有了无比强悍的助力!而且今天庄宗来逼迫长老殿就是为了这些难民要钱粮补给,好发展这些难民的啊!好你个苏昭啊,你竟然是让庄宗出力的给你做“嫁衣”啊!而且还把自己这个皇后给欺骗了。

周皇后虽然怒不可遏,却只能压制这股恨意,咬牙道:“不怕!陛下已经允许我们在北方建城了!我周家的财力足够打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城池!”

“恭喜皇后!”周煅附和了一句,却没有多少高兴的意思,周家人也不知道听了谁的忽悠,都觉得周皇后的四皇子已经十三岁了,应该获得封地了,都卯足劲的想求陛下赏赐封地,好发展成为单独的周家势力呢!现在周皇后已经将封地的事情拿下来了。

那么周家应该是高兴的,可是周煅却高兴不起来!他就觉得用周家的财力和物力打造一座城池,完全不如救济灾民来的划算啊!

城池?城池算什么?那是死物!而且投入的资本太大了,周家投入建造城池会不会被拖垮不说,只要周家开始建城,那么以后什么事都不用想了,因为周家必然会被建城的事情套牢!那就是一个耗死你的枷锁!若等以后苏昭有了足够的实力,想拿下你的城池还不好说吗?不过周煅也有些安慰的,既然要建造城池,那么就是需要人的,所以趁着各地的难民还没有被苏昭收买完,周家应该抓住机会的收拢这些难民。

“皇后殿下,北方还有不少的难民,而且南方也有,不如就赈济这些难民,顺便把他们都带到封地好好安抚和赈济,只要我们做的好了,他们的人心都是向着我们周家的!”周煅进言道。

“好!本宫正有此意!”周皇后已经彻底的认识到难民的重要性了,所以答应的很认真,并且也决定让周家好好的安抚这些灾民。

周煅见皇后开窍了,心里也安慰了不少,可周煅忽然又想起周家的哪个人适合赈济灾民呢?必须要一个有才有魄力还有手段的人才行啊,否则安抚不好难民,适得其反!

最后周煅把整个周家的人都想了一遍,忽然就觉得整个周家都没有几个有用的人才啊!大周不是没有人才,而是都被太子给祸害了啊!大才子苏沐涯如今就在太子宫成了废人,其他的才子不是被太子虐死就是逃亡,要想找个人才好难……

“皇后,不如我们跟北疆王合作吧?北疆王是看不起太子和庄宗的!”周煅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大才,或许萧盛禹在治国方面不可考据,可萧盛禹的才能和强势那是让任何人都不敢忽略的。

就说现在的大周,有谁敢踩在北疆王的头上!?

------题外话------

谢谢:yi愜瀡瑗 送了1朵鲜花。感谢投月票和评价票的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