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舔脸/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不如我们跟北疆王合作?将来周家要在北方建造城池也需要靠北疆王的帮衬。”周煅还在给周皇后进言。

周皇后就皱着眉头不说话,她想说:北疆王是连整个皇族都看不起的,难道他能看得起自己这个皇后吗?

北疆王的势力是大,可正因为大他才蔑视了整个皇族啊……

“皇后?您的意思呢?”周煅还是很想跟北疆王联手的,可见皇后沉默不语,他就觉得这事麻烦了啊!

“还是等回去商量一下再说吧,本宫听说国师就住在太子宫?”皇后主动岔开了这个话题。

“恩,神宫上使已经去太子宫探望了。”周煅说起这件事就有些郁闷,国师跟太子的关系好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国师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尤其是神宫上使对国师的态度似乎很好的样子,神宫上使在大周内遭到暗杀之后便遣使问责长老殿了,却没有难为皇族,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而此时,长老殿就因为神宫上使谴责的事情不搭理庄宗了。

“对!这就是长老殿,咦?为什么关着门呢?”庄宗已经让人把他抬到长老殿门前了,可惜紧闭的大门让这些人停了下来。

长老殿是圆形的石头建筑,连大门都是巨石锻造,而且门上还有加持的魔法,人家不给你敞开,你自己根本就开不了门,所以庄宗等人就很悲催的被挡在外面了。

苏昭站在门口看了看,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沙曼,沙曼立刻走上来挥拳便要用蛮力将石门击碎。

“住手!苏昭,你要干嘛啊!”庄宗被吓到了,长老殿已经对他有很大意见了,怎么还敢让苏昭继续作死啊。

“殿下,长老殿的石门可是加持了魔法元素的。”卫驰就急忙跑了上来,站在了沙曼面前之后,着急的跟太子说。

卫驰刚才就注意到沙曼了,而且一眼就认出这是蛮族的首领啊!当初太子狩猎蛮族可是轰动了帝都,太子带着所有的府卫和高手出动,最后还是在禁卫军的帮助下才抓了几百人的蛮族,不过这些蛮族都被苏昭弄进了死牢。偶尔放出来几个当魔兽杀着玩。

如今这个蛮族首领怎么成了太子的护卫呢?而且还贴身的,卫驰就觉得苏昭好疯狂啊,竟然用蛮族的首领做亲卫,太子身边是没人了吧!

而且让卫驰奇怪的是,尽管刚才庄宗已经开口阻止了,而且自己都站在这个蛮族人面前,可沙曼根本不管他们,仍然是挥出了拳头,直到苏昭喊了一声:“等等”。

“主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魔法都是虚幻而已,若是打不开,我可以使用兽化!”沙曼就很直白的冲苏昭说。

“啥?兽化?什么东西啊?”

庄宗原本还在生气这个混蛋竟敢不听自己的话呢,但是听到他说什么兽化,庄宗就好奇了,什么叫做兽化啊?他只知道兽血狂化啊!一般武者都可以使用兽血狂化,那是因为武者在体内融合了魔兽血,所以可以借助兽血狂化提升自己的力量。

卫驰就不由的打起了精神,他是知道蛮族兽化的!古老的北方蛮族生活在冰雪之地,他们中的族长就是由可以兽化的人担任的,蛮族人一旦兽化,可以在保存少许理智的情况下发挥出几倍的战斗力,太吓人了!

“就是兽血狂化!”苏昭撇了庄宗一眼,见庄宗已经站起来了。

庄宗是一路装晕的来到了长老殿前,眼看着长老殿的大门关着,庄宗也就不装晕了,他觉得自己装晕似乎没用哦!

卫驰听到太子的解释也没有反驳,难道要他当着庄宗的面说这个沙曼能够兽化的变成怪兽吗?吓到了陛下怎么办?!

“大长老,朕来看你们了!请开门啊!”庄宗听到“兽血狂化”就对沙曼失去了兴趣,原本还以为太子身边又有了什么了不起的侍卫呢。

“长老,朕是苏宁玉啊,你们开门啊,朕有话对你们说!”庄宗又喊了几声,可惜长老殿的门紧紧的关闭。

庄宗来脾气了,愤怒的咆哮起来:“你们不开门我就去告诉神宫上使,是你们指使朕的!”

卫驰等人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啊?陛下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长老殿指使陛下干什么了啊?

庄宗这话很具有杀伤力,大门轰隆一下子就敞开了,四长老指着庄宗就骂:“好你个皇帝,你就是这么做皇帝的吗?你真的想把大周都作死么?”

还在殿内的几个长老都要被吓死了,他们想不到庄宗竟然狗急跳墙,当着那么多侍卫的面就直接喊了起来,若是他们不开门,庄宗会不会喊:是你们让朕去刺杀神宫上使的啊?!

这么严肃的问题,不敢想啊!长老们就觉得庄宗八成会这么干,所以赶紧把门打开了。省的庄宗拿着刺杀神宫上使这件事情当做炫耀、弄得人尽皆知!

“呵呵~朕是来见大长老的,他在不在啊?呵呵!朕其实就是来请罪的。”庄宗一看到殿门敞开,立刻就腆着脸进去了。

苏昭没有进去,因为她看到沙卡来传信了。

“苏曼青已经醒了?”苏昭很高兴,立刻就带着沙曼走了。

卫驰就站在长老殿门前,郁闷的继续守卫,庄宗已经进去了,但是他们不能进去啊。本来卫驰还想着太子会陪着陛下呢,想不到太子一听到自己的男宠醒来了就跑了,看来太子还是很关心她男宠的啊。

走出山门的时候,苏昭看到宋湖就在等着自己。

一看到太子出来,宋湖就连忙走了上来:“殿下,长老殿似乎是把所有的钱粮都拿出来了,有近千万啊!我们集县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下官已经让人将九百万钱粮送到了太子宫,王公公觉得事大,已经跟着走了。”

苏昭点了点头,怪不得没有看到王德忠,原来是跟着回去了啊,不过苏昭更震惊于长老殿的存货,千万钱粮啊!都足够新军和张起灵的边军一年多的粮草了。

不过,这次长老殿恐怕是把所有的钱粮都拿出来了,同时也能从这一点看出长老殿对皇族的态度了,恐怕是不闻不问了吧!

我们把所有的钱粮都给你!给你们!以后出了什么事情都不要来找我们,我们撒手不管了!

长老殿就是在表达这么任性的一个信息。

“殿下,长老殿是帝国的守护,每个帝国的长老殿都是帝国最后的力量,所以这些长老们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宋湖见太子不说话,便委婉的说。

宋湖就是想让太子跟长老殿搞好关系啊!

否则帝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长老殿不管不问的话,皇族可就为难了。

“本宫相信这些长老是有眼光的,只要本宫能够用这些钱粮做出了实事、干出了成就,那么大长老们自然就懂了!”苏昭却是说。

本打算劝苏昭做低一下姿态、好跟长老们处理好关系的宋湖一下子就噎住了!对啊~只要太子强大了大周,不就是对长老们最大的安慰吗!现在长老殿看不惯庄宗和太子,那是因为他们对太子和陛下的不信任啊!太子凭什么去给他们赔礼道歉,应该是他们错怪了太子!

宋湖心里就有些冷汗了,自己竟然是没看透这一点的,差点酿成了大错。更拉低了自己在太子心中的份量。宋湖就忍不住的想起了苏曼青,那个儒雅的大才子跟太子之间才是灵犀和睦的啊。

“本宫回去,你去盯着集县的石城建造吧!堡垒一定不能偷工减料,过两天本宫会去视察的!”苏昭着急回去,所以跟宋湖匆匆分别就走了。

宋湖看着匆匆离去的太子,忽然就觉得自己跟太子才说了两句话啊,太子就这么着急的走了,自己心里这种隐约的失落感是怎么一回事?

山门外面还聚集着不少看热闹的大臣,一看到太子出来,这些大臣立刻摆出端庄肃穆的样子,一个个的看起来就像是正人君子一样。

苏昭骑上翼虎王就走了,根本就不理会这些大臣。

“殿下这是要去集县吧?集县的县令可是太子的人啊。啧啧~”

“不会吧,你们看宋湖还在那边呢!”

“奇怪哦!太子怎么把他扔下自己走啦?难道是因为看到了钱粮,所以不在乎这个男宠了?”

“呵呵~你们忘记了么?昨晚咱们刚给太子送去了美少年啊!我敢打赌,太子必然是着急回宫了!”

一群大臣邪恶的YY时,立刻就有人跑到高处盯着太子的去向看了起来,然后还真的发现太子是急匆匆回宫的啊!

哈哈哈~大臣们恣意的笑声就肆无忌惮的响了起来。

虽然这些大臣们都忌惮太子,但是他们对太子更多的是鄙夷,所以在太子听不到的地方,他们就敢放开了的嘲笑了,而且嘲笑太子已经成了这些大臣们的家常便饭。

几个老臣虽然不会同流合污,但是也不会管这些事情的,也就任由这些大臣们说去了。

“太子殿下说,今天来山门前的大臣都是好样的,让下官帮忙记录一下,不知众位大臣配合么?”宋湖走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这些大臣在嘲笑太子,宋湖就走了过来。

记录?记录什么?这些大臣们都不愿意来的好不好,这可是得罪长老殿的事啊,还不是跟着皇后来的,对了~皇后呢?皇族自己跑了啊!

这些大臣们顿时没有时间嘲笑太子了,一个个的赶紧走,才不会让宋湖记录他们这些人呢,一旦记录下来不就上了黑名单了吗!

“这个小县令算是什么东西!他也敢跟我们说话!”

“就是,太子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咱们别跟他一般见识了。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可是是非之地!”

“哎~现在官场上的是非还少吗!你们知道太子身边的苏剑虹这些天都在干嘛吧?我怎么感觉苏剑虹在削减调整官员呢!这是太子的意思吗?咱们的官位恐怕不保啊。”

“怕什么!官爵向来都是掌握在我们这些贵族手中的,咱们这些贵族才是大周的脊梁,太子想要动咱们还得问问贵族答不答应!”

宋湖听力不错,自然听到这些大臣们在离开时的谈话了。听到这些大臣对太子的鄙夷,宋湖感觉自己竟十分生气,自己好像对太子有着最心底的维护。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也让宋湖吃惊。

桀骜不驯的宋湖觉得自己一向都是心如止水的,恣意潇洒的人。可为什么在太子身上有不一样的感觉呢?

“阿嚏~是谁在骂本宫!”已经返回了太子宫的苏昭刚下了翼虎王就打了一个喷嚏。

“呵呵~殿下啊,是有人在念着您呢,怎么会有人骂殿下呢!”王德忠立刻就凑上来眉开眼笑。

王德忠的心情灿烂透顶啊,眼看着太子府的私库又填的满满的,王德忠就高兴!原本为了赈济灾民和给新军凑军费和军备花光了的太子府库又满了啊!

作为管家的王德忠自然就高兴了。

现在王德忠就一边翘着兰花指笑的荡漾,一边把太子往后宫带,后宫还有送来的不少小鲜肉呢,得让太子去瞅瞅。

“你拉着本宫干嘛!本宫要去看苏曼青!”苏昭甩开了王德忠就往苏曼青休息的大殿走。

王德忠的心就拔凉拔凉的,他一点都不喜欢苏曼青的,还有国师!

王德忠就觉得苏曼青这个人太高冷,而且苏昭对苏曼青的好感太强烈了,作为太子就应该博爱的,不能就喜欢苏曼青一个人啊,尤其是王德忠不想看到苏曼青独宠!这货之前可是刺杀过太子的!

王德忠就想着后宫中那么多的小鲜肉,是不是可以吸引太子的注意呢,谁知道太子念念不忘的还是苏曼青。国师就更不用说了,王德忠一看到国师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在外臣面前那么高冷一人,在太子面前却装和善,肯定是个腹黑的货色。

可惜王德忠左右不了太子的想法啊,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昭进了大殿。王德忠就无奈的跟上去了。

苏昭进了大殿之后就看到苏曼青斜靠在床背上坐着,而苍白的脸上却紧锁着眉头,似乎有很重的心事,而苏全就在苏曼青的旁边伺候着,一看到太子进来,苏全就先跑了过来,小声道:

“殿下……苏先生把他的人都叫来了。”

苏曼青的人就是苏曼青的侍卫和手下了,苏昭一直都知道他有自己人的,苏曼青在被太子抓住之前是帝都的大才子,且是苏家的嫡系子孙,手下也是拥有庞大实力的。

而进了太子宫之后,前太子就把他给弄残了,而苏曼青也没有让他的人来太子宫救他,因为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自己的手下被杀!更不想让皇族把苏家给灭门!

这些年来苏曼青一直都在疏远苏家,甚至跟苏家断绝了关系,但他一直都没有放手自己的势力,之后才有了苏曼青刺杀太子的计划。苏曼青这人向来是做事天衣无缝的,他在刺杀太子的时候就计划好了,太子一死,他完全可以用隐藏的势力摆平一切。

而今天,苏曼青竟然是把自己的手下都叫来了太子宫,这是要向太子揭露自己的底细,是效忠和投靠吗?苏昭进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少强横的气息出现在了太子宫,这些人应该就是苏曼青的手下。

让苏昭好奇的是,苏曼青这么多手下都进来了,竟然没有人管吗?尤其是王德忠,他最看不惯苏曼青了,而王德忠竟然没说话,八成是苏曼青将所有的手下都交给王德忠一同管教了。怪不得王德忠笑的那么灿烂呢,原来不仅仅是得了钱财,还得了手下啊。

“感觉怎样?”苏昭先开口问道。

看得出来,苏曼青的身体很不好,尽管国师给了续命丹,但刚服用需要驱除身体内的余毒和重塑筋骨,那种痛苦是难熬的。

“谢殿下关心,听说陛下已经赏赐周家封地了?”苏曼青强打起精神,白净而没有血丝的脸上尽量露出温和的笑容,开口却先问起了公事。

苏昭先用天眼看了看苏曼青的身体,脸色就有些沉了,说:“你身体内的余毒正在发作。还是先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苏曼青目光惊讶的看了太子一眼,显然是很奇怪太子为什么能够看透自己的身体,不过苏曼青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必须强撑着。

“殿下,周家封地是一件可以拖住周家的计划,也是为太子赢得时间的计划,所以还有几点,臣需要跟殿下说清楚。”苏曼青见殿里只有苏全和王德忠,没有外人,所以便直接开口了。

“那你说吧!本宫听着!”苏昭知道苏曼青的执拗,他想说的时候不让他说完,他是不会休息的。

“周家是大周内皇族之外最庞大的一股势力,甚至已经隐约超过了太子的娘家张家!这一点从周国舅敢对张起文动手就看的出来!所以周家不可不防!臣计划让周家获得封地,就是要让他们在北方建立城池消耗自身的实力,城池的建造不是一朝一夕的,也需要投入巨大的财力和精力,咳咳……”

说的太快的苏曼青缓了一下,才继续说:

“只要周家开始建造城池,那么他们就无暇顾及太子了,太子可以趁着周家和皇后无法掣肘的时候发展壮大!或许周家建造的城池以后会成为毒瘤,但现在必须用这个计划拖住周家。而且之后只要太子实力强大了,一个城池可以不用放在眼里的!”

“现在臣担心的是周家要了封地之后不建城!那样就无法拖住周家了。周家也不是傻子,他们看到太子收服了几十万难民之后肯定会效仿的!他们会在北方收集难民,用一点点的好处让难民留在他们的封地,用人口占据了封地而不建城的话,周家的实力只会膨胀,不会削弱。”

“所以,要逼着周家建城,太子就需要彻底的安抚好帝都外的几十万难民,并且尽快的颁布安抚难民政策,让难民知道各地都有优渥的生存条件,不用贪图周家的蝇头小利,只有这样才能逼迫周家建城!另外殿下可以放走大燕的四皇子,让大燕形成大兵压境的紧迫感,进一步的逼迫周剑建城!周家要走的那块封地周边森林稀少、石料资源匮乏,要想建城必须从各地运输,而庞大而繁琐的运输费用和建城费用会拖住周家的!”

苏曼青分了几段才说完,然后便靠在床上平复着喘息。

苏昭听得有些呆,她原本只觉得让周家建城是可以在北方构建一道防御屏障的,因为不管周家跟自己的关系多么紧张,若是有外族侵略,周家肯定是会站在大周这边的。可听完苏曼青的话,苏昭才明白,他是要用一计拖垮周家、一招定乾坤啊!

谋士之策可安国平天下、更可以翻云覆雨,搅动的朝局波谲云诡!

苏昭现在才算是见识了!不过苏昭更知道,要想处这么一条计划需要耗费多少的脑细胞!看着苏曼青苍白的脸,苏昭心里便心疼起来。

伸手摸上苏曼青明显消瘦的脸,苏昭就感觉他脸上没什么温度。

苏曼青的脸被太子摸到,他的身体就颤了一下,但是紧接着一种奇妙的感觉却从心里绽放,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恐惧,反而是在太子的手下感觉到了一种……温柔。

仿佛这一刻的苏昭已经不再是那个魔鬼太子,而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精灵。苏曼青恍惚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手被苏昭给抓住了。冰凉的手感觉到了太子有力的手和她脉搏的跳动。苏曼青竟然很意外的有些享受。

“这些都是本宫的工作!你就安心养病吧!养好了身体才能给本宫分忧!”苏昭拉着苏曼青躺下,亲手给他盖上了被子,苏曼青还想说什么,却见苏昭的脸忽然贴近,然后殷红的嘴唇张来、伸出了舌头在自己的脸上舔了一下。

苏曼青一下子就僵硬了!

这是什么情况?太子竟然舔自己,舔自己啊!

苏曼青就觉得脸上被舔到的地方一片酥麻,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而他耳朵垂红的滴血的时候,苏昭的黯哑却暧昧的笑声响了起来。

“快点养好身体!现在本宫可没法吃掉你!”

苏曼青被吓傻了好不好,本能的闭上眼睛装死了!

看着他闭上了眼睛,苏昭才招手让王德忠过来,仔细的吩咐让苏嬷嬷多给苏曼青调理膳食之后,苏昭才去看国师了。

王德忠答应的很干脆,虽然对苏曼青还是有偏见的,但是听到刚才苏曼青的计划,老太监心里就震惊啊!这个苏曼青太可怕了,不过好在他是为了太子的!而且刚才王德忠看到了太子对苏曼青动手动脚,还上嘴了!

这可是好兆头啊!这些天王德忠就见太子清心寡欲的,哪个男宠都不碰了,王德忠心里就担心啊,太子不会是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吧!否则为什么不要人侍寝呢?可看到刚才太子对苏曼青的举动,王德忠就知道,太子还是正常的!

偏殿中国师闭着眼睛装晕,却听到了外面苏曼青和太子的对话,然后国师心里就愉悦了:他知道苏曼青明白要逼着周家建城不是那么简单的!因此,为了逼迫周家建城,苏曼青必然还会做出某些“出格”“叛逆”的事情来,逼迫周家建城!

否则苏曼青将他的势力叫到身边来干什么!

国师也猜测:苏曼青自知他不是一个长寿之人,愿意为太子做幕后阴暗毒辣的谋士,背负起一笔笔的血债,撑起太子所希望的强大帝国!

可国师岂能让苏曼青如愿?!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你抢了啊!所以苏昭刚进来看他,国师便睁开了眼睛,虚弱的看向太子:“殿下,刚才本尊听到你们谈话了,其实要想让周家动手建城,只需要本国师去走一趟、做说客便可!”

国师可是主国内占卜、星象和预测的神圣存在啊,他去忽悠一通,就不相信周家不听!

------题外话------

月末了哦~忽然发现我写了这么多字~哎~我真是太勤奋了~谢谢月票和评价票的亲们。注:评价票给满分哦~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