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小梅的诱惑/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把他给我抓下去!”王德忠指挥着府卫动手。坚决不能让闵鸿坏了太子的好事啊!

可这些府卫不敢下死手啊,太子身边的男宠是他们能碰的,若是不用顾忌的话,这些府卫一哄而上的扑上去,抱住拖走就好,可太子的人你敢动手么?那可是太子曾经宠幸过的人。

所以这些府卫胆小的伸出小爪子,妄想捏着闵鸿的衣角拖走,而闵鸿激烈反抗之下,这些府卫就无奈了。

“我是真的有事来找太子啊!殿下,太子殿下!救我啊!”闵鸿着急之下大喊了起来。

王德忠被吓得不轻,老奴只是想把你拉下去、不让你打扰了太子的雅兴而已,你这么喊是什么意思?说老奴欺负你呢吗?老奴也得有这个本事啊!

可闵鸿喊了两声之后,浴池中的太子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王德忠一边小心的观察着院子中的动静,一边得意起来,让你喊!让你喊破喉咙太子都不会理你的,殿下现在正在兴头上呢。干嘛理你啊!

王德忠对梅解语还是很满意的,这个男宠虽然有时候太坏了点,但对太子可是不可多得的好玩具啊!

“殿下啊!求殿下出来!太子殿下!”闵鸿都快哭了,他刚开始喊的时候或许还是因为曾经苏曼青的话,但现在眼看着太子竟然不理会自己,闵鸿还是很伤心的。

太子宫外,一墙之隔,大皇子就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嘀咕道:“太子果然是又发狂了!你们听听,是不是在宠幸梅解语啊!呵呵呵~”

跟在大皇子身边的是一对漂亮的双生子,缘起缘灭听着后院中传来的喊声,一想到残暴的太子就曾经在自己的身上施虐,两个美少年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太子在他们心中造成了巨大的阴影。

在两个双生子面露惊恐的时候,大皇子就觉得自己看的眼睛有些发直呢!擦~怪不得苏昭喜好这一口啊,他忽然发现这两个双生子简直比女人长得还好看啊!若是忽略了他们的性别,还是很*的尤物啊!

“你在这里干什么?”萧盛禹从花园的小路出来,正好看到大皇子带着两个男宠在听太子宫的墙根。萧盛禹冷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大皇子被吓了一跳。连忙一手一个的拉着双生子跑过去了。

萧盛禹就看着大皇子拉着的两个男人皱眉,看大皇子这荡漾的模样,不会是想对这两个男宠动手吧!萧盛禹很快就舒展了眉头,他让萧鸿飞救下这两个男宠不就是用来对付太子的么!让大皇子尝一下新鲜又如何,只是大皇子这模样让他恶心而已。

萧盛禹抬头看了一眼太子宫的方向,忽然就看到一双隐约带着绿光的眼睛盯着自己。萧盛禹心头一震,再看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见了。

“太子宫……是龙潭虎穴吗?”萧盛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冷笑。太子宫在他心中就是肮脏的存在,藏着什么怪物有什么奇怪的。

而刚才看萧盛禹的绿色眼睛正是小白,他在后院抢夺了血族女人的浴缸之后,正舒舒服服的泡澡呢,就听到了闵鸿在大喊救命!然后小白就猥琐的赶来看热闹。

结果小白感觉有人在墙外,小白就爬上去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一个拥有神兽血脉的男人!那男人脸冷硬的吓人。尤其是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就像是魔窟一样。所以小白屁颠颠的从墙上下来了,看着王德忠正在命令府卫抓捕闵鸿,小白就跑了上去喊:“外面,刺客!”

王德忠一听到刺客就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实在是之前有太多的刺客了,那些府卫的反应就更大了,一旦太子宫闯进来刺客,他们可是会受到处罚的啊!这些侍卫就开始往墙根跑,闵鸿瞅准了机会就冲进了梅解语的院子。

小白自然就跟着闵鸿冲进去了。

“哎呀~你们……”王德忠都无语了,眼看着太子的好事被打断了,王德忠就跟着进去请罪了。

“殿下!闵鸿有重要的事情禀报!”闵鸿跑到温泉浴池旁边就喊了起来。

而小白则是噗通一声直接跳进了浴池,艾玛~这不是充满了灵气的温泉吗?!小白都要稀罕死了,作为灵修的干尸,小白对温泉内的灵气最是敏感了。

可小白跳下去就显露了真身,只见一副白色的骷髅出现在了两人中间,而且小白的一双眼眶子中还泛着幽幽的红光……

任谁看到这么一副骷髅在自己面前也不会舒服啊!尤其是精神亢奋的时候。

所以……水雾迤逦的温泉浴池中有半秒钟的安静,然后梅解语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

“嗷~你这个怪物!你这个怪物出来干什么!要对太子不利么?!”

梅解语不叫还好,他的尖叫立刻引来了沙曼,沙曼就在不远处护卫的,在看到太子竟然对男人“动手”的时候,沙曼就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等听到梅解语的惨叫声之后,沙曼的身影就如同豹子一样冲进了水池。护卫太子可是他的职责所在!

王德忠就在水池旁边目瞪口呆!得了~太子的好事彻底被打断了,也不用忙活了,因为他看到身材健壮的沙曼竟然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太子给抱出来了。

生怕殿下着凉的王德忠立刻从旁边拿起大裘裹在了太子的身上。

沙曼将苏昭抱上来之后似乎觉得身上的皮毛衣服沾染了水之后很碍事,直接动手将身上的衣服撕扯了下来,露出精壮的身体。

“滚蛋!别在太子面前暴露,你这是耍流氓吗?!”王德忠就指点着沙曼尖叫。这货对太子也太不尊重了,用那么野蛮的方式抱着殿下也就算了,现在还在殿下面前脱衣服,混账哦!

沙曼还是挺害怕太子身边这个老太监的,别看王德忠长得白白胖胖的,可是沙曼就觉得这个老太监像是个老毒物一样,完全就是个黑化的人类啊。所以沙曼就被王德忠的兰花指给指点得跌进水池里面去了。

水池里进来了一个干尸骷髅,又进来一个血族,梅解语再也呆不下去了,从水池里窜出来衣着暴露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时候梅解语应该在水池边安慰太子的,可是刚才被太子虐的太惨了,不好意思见人!

“殿下啊,您没事吧?”王德忠愤怒的瞪了一眼水池中的干尸和半兽,这才凑到苏昭面前问道。

苏昭坐在水池边眼睛发直,刚才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却又那么的真实。

闵鸿就小心的凑上来了,漂亮的大眼睛盯着苏昭看来看去。

“果冻,我这是怎么回事?”苏昭就跟自己的空间兽沟通。

然后果冻就很不爽的说:“我是神龙,请叫我神龙好不好!”

主人真是够了,自己这么一个威风逆天的存在,竟然叫果冻?~!果冻是什么鬼东西,反正不如神龙威武霸气!

“别废话!”苏昭的口气一冷,果冻的脾气顿时没了。

“我觉得吧,可能是这里的温泉里加了催情的东西!”神龙对这些东西是丝毫没了解的,神龙对很多药物和魔法都免疫,不过不能在主人面前丢了身份,所以果冻就很不负责的说。

苏昭也觉得这个水池有问题,便起身走远一点,刚才疯狂过头了,苏昭起身的时候就觉得腿脚一软,差点跌倒。

闵鸿就急忙扔了手里的东西,搀扶着太子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苏昭感觉自己就像是醉酒之后的疯狂,精神很亢奋,脑袋却有些隐隐作痛。王德忠看着太子黑着脸、皱着眉头的模样,就不敢吭声了。都怪老奴不好啊,在太子发泄的时候没有看好门,让这些混蛋闯进来扰了太子的雅兴。

“你刚才说什么?模具?”苏昭调动体内的玄气运转一番之后,才感觉好了些,然后抬头看着闵鸿问道。

闵鸿惊讶的看着太子身上蒸发出来的水汽,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太子是穿着衣服进了水池,所以早就湿透了,不过太子现在明显在用玄气烘干身上的水汽,这得多么高神的实力啊!太子以前不就是个武师吗?现在是武王了吗?

“问你话呢!快点说!”王德忠就撇了闵鸿一眼,很不待见的训斥。

“哦,哦。是为军队锻造兵器的模具,现在闵家锻造就有不同种类的模具,而大周内模具的种类更多!臣觉得应该统一模具,这样才可以实现统一化,太子试想一下,一些弩机等兵器的零部件在战场上消耗率很大,经常只是坏掉一个小小的零件就无法用了,若是所有的兵器都统一了模具,那么坏掉的部分就可以更换了!这样就不会出现一个小部件损坏而造成整体无法使用的问题。”闵鸿立刻条理清晰的说了起来。

苏昭的眼神顿时大亮!

对啊,这是现代军事化生产中最重要的问题!统一的量化能带来巨大的利益,而差别性才是浪费和消耗的根源!就像是现在的某些产品,更新换代不就是让你消费的吗!

而只要统一了生产,十年甚至几十年的生产同一种兵器,那么就避免了巨大的消耗!

在如今大周贫弱的情况下,只有统一量产才是最节省的王道啊!

“哈哈~好!不愧是本宫看中的人,解忧者阿鸿也!”苏昭好心情的大笑起来,亲热的起身直接给了闵鸿一个大大的拥抱。

苏昭是高兴啊,自己拼死拼活的找物资、凑军备,而闵鸿的一个建议就给自己节省了数不尽的财富,苏昭都要高兴死了啊!

可别人就不高兴了,王德忠就呆呆的看着被太子抱住的闵鸿,惊悚的发现:闵鸿这是让太子高兴了啊!那岂不是要得宠!?自己刚才还带着府卫要抓他呢,会不会被记恨?

伺候了太子这么多年的王德忠太了解太子了,太子之前从未露出过这么好的心情啊!可如今对着闵鸿表露出来的心情才是真正的灿烂透顶啊,王德忠就觉得闵鸿这必定是要得宠的节奏啊!

而闵鸿也被吓傻了,他还是很怕太子碰自己的!之前的太子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噩梦记忆,所以现在看到太子还觉得害怕。可当他切切实实的被太子抱在怀里的时候,那种忌惮似乎受到太子的影响一样在慢慢消减。

尤其是那一声亲切的“阿鸿”叫的闵鸿整个人都酥麻了。

太子的好心情和她的胸怀让闵鸿明白,自己刚才的建议被太子接纳了!自己之前在锻造厂跟父亲提出来的时候,遭到了闵家几个资深族老的反对,因为多样化向来是军队的传统,尤其是军备的更新换代,若是只用一种兵器的话,难免会被淘汰的。

作为军中的武器就是要在战争中不断的改进,所以模具的统一实行起来有些困难。更有其他各方面的阻力。不过闵鸿仍然是一意孤行的来找太子了。

结果太子才刚听到自己的想法就一口答应了,这关乎到太子对自己的信任,也关系到太子对自己的认可、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让闵鸿激动。

“殿下……若是统一模具的话,还请殿下发布指令。”闵鸿有些狼狈的在苏昭的怀中说,被太子这么抱着,闵鸿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的,而模具也必须是太子下令才行,否则闵家锻造的那些人不听话啊。

苏昭这才放开了闵鸿,却并不着急颁布命令,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说:“你把命令带到闵家去,就说本宫同意了你的建议,不过既然要统一模具,就需要斟酌出最有利的兵器,等本宫思考两天,然后给你送去模具的图纸!”

“现在就先简化一下锻造的程序,只保留基本的兵器,加大力度帮本宫锻造神威大炮!”

苏昭是想等着苏曼青的身体好一点之后,由自己画出了图纸,然后让苏曼青帮忙修缮一下才送去的。虽然苏昭的脑袋中有无数的兵器图样,但是很多兵器的零部件这个时代难生产出来,也只有苏曼青能够根据兵器原理、推算出每个部件的作用、需求力度和硬度,从而制定出最为合理的生产工序!

苏昭的创新需要苏曼青的辅助!来自后世的这些知识需要苏曼青融合进这个时代。

“好,另外这是臣挑选的几个兵器图样!”闵鸿有些不甘心的将自己准备好的图纸送了上来。

闵鸿听到太子答应了自己的提议,但是没有立刻实施,他知道太子是想找苏曼青研究一下未来兵器种类的。闵鸿很想说:自己也懂得兵器,就跟臣研究一下不好吗?

可闵鸿不好意思说出来,而且他也知道苏曼青在兵器方面的造诣无人能及,其实不单单是兵器,在很多方面,苏曼青这个全才都是顶尖的存在。兵器的设计可不单单是几个图纸画图那么简单,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太多啦。触类旁及,有关知识的一切都是相通的。

苏昭就接过闵鸿的图纸看了起来。当看到图纸上竟然有详细到如“苏曼青体”的注解和分支解析时,苏昭惊讶了,旋即狐疑的看着闵鸿,问道:“这些你画的?”

“是的!”闵鸿看到了太子眼中的惊喜,他知道自己画的图纸又“打动”太子了。这一刻的闵鸿是高兴的,作为一个有学识和抱负的人,谁不想发挥才能呢!

而这一刻,太子的认可就是对闵鸿最大的鼓励!

闵鸿知道苏曼青曾经帮助太子辅助设计过大杀器和神威大炮,闵鸿看过苏曼青对两种致命兵器的注解,所以他是按照苏曼青的注解样式,注解了大陆兵器中最为先进的两种弓弩、四种长短兵器和两种极端铠甲。

闵鸿知道苏曼青大才,可在锻造领域,出身锻造世家的闵鸿也是有一技之长的。甚至当看到太子对自己面露惊喜的时候,闵鸿就有了一种想跟苏曼青一较高下的冲动和斗志。

这并不关乎争宠,而是对理想的实现。

“好!很好!不过这个弓弩上没有望山,恩~就是在后面的扳机上直接加上瞄准设备,我知道军中魔法师有加持精准魔法,可有了望山精度会高很多!”

“另外弓直接淘汰吧,这种没有准头的兵器在战场上对有魔法防御的军队来说很难命中!这个戈的中心点要有三道弧度,也就是三条楞、楞是厚度的过渡,让兵器拥有弧度和厚度层次,这样能增加兵器的柔韧度,这里设计到力学原理,你知道吗?”苏昭当下就拿着几张图注点评了起来,听得闵鸿目瞪口呆。

力学原理什么的他不懂,不过他曾经见过前朝遗留下来的皇族战刀,那是一把巨大的鬼头刀,可刀身上有三条楞,那三条神秘的棱让所有人疑惑,而现在太子是要解开这个谜团的节奏吗?

至于太子淘汰掉的弓箭,那是闵鸿专门给武者准备的。中级武者弓弩娴熟之后根本不用瞄准,尤其是魔法师,军中魔法师用弓箭的时候只要射出便可以用魔法依托、控制弩箭的方向。所以闵鸿才留下了这个弓的设计图。

听着苏昭又点评了一下铠甲的构造,闵鸿就彻底的懵了,为什么他觉得太子比自己这个出身锻造世家,苦学了好多年锻造技术、又心思灵巧的人还懂得锻造呢!这是对自己的一种打击好不好。

他可从没有见过太子学习过这些东西啊,难道太子随便看一看都比自己这个勤奋的人高明许多吗?这算是打击自己的自信心吧?

“殿下说的是……”闵鸿的脸色有些尴尬。

一口气点评完的苏昭看到闵鸿的脸色,忽然明白这个少年实在羞愧自己点评他的作品啊!其实若不是苏昭有着前世的经历,她根本就不可能指出这些缺点的。作为一个末世狗,苏昭就是依仗各种兵器活下来的,所以对于活命的兵器必然是上心研究过的。

“本宫还想制造战车,重达千钧的战车,你帮助本宫注解一下材料吧!本宫给你图形,剩下的东西就让你来完善了!”苏昭想了一下就说。

苏昭想培养一下闵鸿的自信心,而千钧战车就是后世的装甲车。在这个时代是有战车的,不过都是百钧战车,这些战车都有力量型的魔兽拉动,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无人能挡。

而苏昭要制造的是千钧战车,完全高一个等级和档次的存在!在战场上绝对碾压对方的庞然大物。

“千钧……一钧三十斤,千钧可是三万斤啊,即便是最强壮的苦力蛮牛要拉动这样的战车也吃力,殿下是不是减一点重量?”闵鸿是被现实数据给吓到了。

超级武者可以拥有千钧之力,但是你让超级武者在战场上拉战车那就是笑话了。所以战车只能用魔兽拉动,而千钧的重量就太匪夷所思了。

“呵呵~这个重量完全在考虑范围之内,总之你在加厚战车的金属装甲,并且在内部空间内预留出这个位置,车轮也要换掉,换成这种履带,你看到这个履带上的排孔了么?”苏昭已经让王德忠取来了纸笔,在桌子上画起了战车的图形。

闵鸿就看着那四四方方像是盒子一样封闭的战车发呆,又看到太子在车轮的地方画出了一圈叫做“履带”的东西,然后当他看到履带上的排孔和外露的防滑刺、内部的齿轮时候,闵鸿一下子明白了。

“是靠转动这个小轮子带动履带的吗?这个履带好啊!遇到恶劣的地形也可以越过,而且这种车轮不会陷坑了!”闵鸿理解能力超凡。

不得不说,前太子找的这些男宠都是聪明绝顶的货,苏昭跟苏曼青在一起只要画出图形,苏曼青就能明白,并且举一反三,而闵鸿只要稍微一点他就通透了。苏昭就觉得跟这样的人说话很舒坦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而心有灵犀就是谈话的享受了!苏昭就觉得身边的这些男宠都好可爱啊。

王德忠默默的送上了茶水,看着跟太子交谈甚欢的闵鸿,王德忠就觉得缩在一边的梅解语真是可怜。

梅解语已经换好衣服急冲冲的跑出来了,可是看着太子跟闵鸿交谈的样子,梅解语就在一旁默默的种蘑菇了,他头发还没有干,一个小厮正在后面给他擦拭打理着头发,而梅解语就满目幽怨的看着太子。

梅解语白皙的笑脸上有几道抓痕,那是太子刚才在水池里发狂的时候给他留下的爱的证据!至于身上的,已经穿上衣服看不到了。

“殿下,臣现在就去准备。”跟太子交谈了足有半个时辰,闵鸿一脸兴奋地走了。

太子所制定的千钧战车实在是一大创举,闵鸿就觉得太子会把大周的军队武装成为大陆上最变态的军队,开辟一个全新的战争军时代。

这种创举让闵鸿热血沸腾。

而目送闵鸿走远,苏昭却是蹙着眉头不语,这种千钧战车的重量换算成为后代的单位只有十五吨,就是一般的轻型装甲车,可现在的情况是根本没有动力输出啊,发动机可不是那么好制造的。

而单纯靠魔兽拉动的确太困难了。苏昭想来想去只能想到扭杆原理的人力绞索了,而这就需要力气超大的人,超级武者有这样大力气,可武者不会去做这种苦力活,也不知道自己收复的血族人是不是拥有这样的力量。

或者在人力绞索上多装置一些齿轮,增大力源砝码,可这种动力学苏昭不擅长啊!她在末世是少将,战斗狂人,不是学霸,也不是什么超级知识分子啊。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用热空气压缩的动力缸了。

柴油汽油这个世界是没有的,但是有作为燃料的木炭,尤其是在灵力充裕的地方,木炭燃烧释放的能量比后代的煤气都要强横。当然这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需要有密闭锅炉和输出设备,战车就那么大的一块地方,放下这些东西就太勉强了。

“殿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能说给小梅听吗?”梅解语一看到闵鸿走了,立刻就屁颠颠的凑了上来,腆着受伤受虐的脸,冲着苏昭笑的荡漾。

一看到梅解语,苏昭的眉头就皱的更深了,抛开刚才想的问题,指着远处的水池喝问道:“你是不是在里面下药了?!”

梅解语的脸苦了起来,他感觉太子生气了呢!是真的生气了。梅解语一下子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

王德忠就在一旁装死,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已经看出太子生气了,这个时候是不能去触眉头的,不过王德忠也撇了温泉浴池一眼,见小白个该死的货竟然还在里面泡的舒服,真不知道他就是一副骨架,能享受到温泉的滋润吗?

至于沙曼也在浴池里洗了一下上来了。只不过仍然是光着身子,王德忠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管沙曼穿不穿衣服了。

“殿下,您惩罚小梅吧!”梅解语很光棍的在苏昭面前跪下了。

他是用了一些辅助道具,可就是想跟太子好啊!况且太子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发泄了,他可真的担心太子会憋坏了啊!

梅解语不怕太子生气,太子惩罚自己也是一种充满了爱的惩罚!

“死猪不怕开水烫啊!”看着梅解语跪在自己面前的模样,苏昭的嘴角就抽了起来。嫌弃的哼了一声之后,苏昭忽然想起了记忆中那些堕落和颓废场景。

肆意疯狂的笑声中还夹杂男宠的惨叫和求饶,在前太子最疯狂的时候,一身红衣的梅解语就是最迷人却有毒的罂粟。白花花的身体和流出来的鲜血,那种疯狂到狰狞的记忆让苏昭一下子醒悟了。

只要梅解语穿着红衣的时候,自己就会发狂,那是种在自己血液中的毒!

“小梅就是殿下的,殿下只要开心就好,小梅不怕的。”梅解语跪在苏昭面前,抬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苏昭。

苏昭的目光锁在梅解语的脸上,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开,直到一个声音响起。

“殿下,大皇子来了!”苏全这时候从外面跑了进来,禀报。

“苏林?他来干嘛?”苏昭没好气的撇了梅解语一眼,起身朝前面走去。

梅解语立刻要跟上去,却被王德忠拦了下来:“这时候你就别上去添乱了,等太子心情好点了也就不怪你了!哎~”

王德忠离开之前目光深深的看了那温泉水池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向梅解语表示:老奴知道那里面的猫腻,老奴不说,您也别傲娇了。这次太子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您就消停一下吧。

梅解语失魂落魄的看着太子走了,身体颓废的倒在温泉浴池旁边之后,绝望似乎充满了他的心,让他清俊的脸满是悲戚,竟然连诱毒都不管用,太子是真的对自己失去了兴趣?

“你会死的哦!”小白湿哒哒的从浴池上来了,白花花的骨头就站在梅解语面前,用呆板的声音说。没人知道小白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梅解语会被太子给玩死?还是被别人给弄死?

还是一脸绝望的梅解语看着活蹦乱跳的干尸,忽然就来了动力,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梅解语高兴道:“我竟然忘记了!太子的身上带着避阴珠,定然是那个珠子的作用!”

下次!下次一定要先取下那个珠子。话说那个珠子是谁送给太子的?对啦~国师个混蛋,他送给太子一个珠子干嘛!真是让人讨厌呢!

沙曼还是光着身子站在水池边,因为他在等着人给自己送衣服,刚才太子走的时候他要跟上去,结果就被王德忠一个嫌弃的白眼吓回来了,粗野的血族不懂得暴露礼仪好不好,不就是没穿衣服么!竟然被那么直白的嫌弃了。沙曼对王德忠还是有些畏惧的。

粗蛮的血族人很佩服这些太监,竟敢断了根的做不男不女的人,那种勇气让沙曼每次看到王德忠的时候都感觉很不好!

“沙曼,你的身体真棒!我觉得你的肤色就适合红色的衣服,我这里还有件武者袍,送给你好不好?”原地满血复活的梅解语看到沙曼就打起了主意。

沙曼是无所谓什么衣服的,不过既然人家送,那他穿就是了,也省的光着身子凉着。于是他就呆板的冲着梅解语点了点头,一边盯着梅解语脸上和脖子上的伤口发呆。这是刚才太子在他身上弄出来的吧!好奇怪哦!

梅解语很快让小厮拿来了红色的长袍,等长袍穿在沙曼的身上之后,虽然跟他麦色的肌肤很不相称,但沙曼这个人果然是有着该死的英俊啊,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让这样的侍卫时刻留在太子身边,梅解语就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一直都是揪着的!尤其是太子身边从来没有过像是沙曼这种狂野的男人,也不知道太子会不会喜欢上他这种!

不怕~不怕~只有自己穿红色衣服才是最好看的!让整天跟着太子的沙曼穿着红色衣服在太子身边晃荡,太子只要看到红色就会想起自己的……

梅解语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红色衣服是自己的本色!那种骚包而张扬的红色也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

梅解语觉得自己就应该时刻活在太子心中。可梅解语心情荡漾没多久,忽然感觉自己被某种“东西”给盯上了,那种诡异让他的心脏收缩的厉害,可梅解语奇怪的看了看周围,自己的院子好好的没有任何异常啊!

可刚才那种凛冽的杀机是怎回事?梅解语就觉得附近有个“鬼”跟着自己一样,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把自己一口给吞了!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个角落处不起眼的小草正像是蛇一样昂着头,“盯”着梅解语。

------题外话------

谢谢:15902234095 送了9朵鲜花,18693718930 送了1朵鲜花,钰娴的大门齿 送了1颗钻石,所有的读者们元旦快乐~新年健健康康、开开心心!么么哒~群抱一下。

抢楼活动中午的时候就能发放奖励啦~上午有事上不了网,求见谅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