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女人的味道/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解语就站在温泉浴池旁边看着沙曼像是一只野兽一样迅捷的追太子去了,梅解语就撇嘴:“这么一个野兽一样的男人跟着太子,哼~才不用担心你呢!”

梅解语对太子的品味是很有研究的,他就觉得按照以往对太子的了解,太子是不会喜欢上沙曼这种野蛮人的。梅解语也不敢在温泉旁多呆了,因为刚才那种被鬼盯上的感觉又来了。就好像是自己做了某种错事,所以被神魔一样的虚无惩罚了一样。

随着梅解语离开,一个带着灵识的草木才慢慢匍匐了下来,通过草木监视这里的“某人”,脸彻底的黑了……

而此时的苏昭已经来到前院了,看着出现在自己院子中的大皇子,苏昭没给他好脸色。

大皇子苏林以前就跟太子作对,两人不和睦是出了名的,所以苏昭根本不用给他好脸色,况且这个苏林还是带着缘起缘灭两个男宠来的,苏林在看到苏昭的时候,脸上就荡漾起了让人厌恶的猥琐笑容。

“嗨~皇弟,我是来看你的,刚才我听到你的后宫传出来惨叫,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啊?”大皇子贱兮兮的开口了,身子却是站在宫门口的位置没有往里走,他就担心苏昭犯病的跟自己动手啊。所以在门口好方便逃走。

苏昭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走到了棺材旁边看看小白的“住处”,在苏昭看来大皇子还没有自己的小白重要呢!而且苏昭觉得小白身上是有很多秘密的,他虽然是个干尸,但是跟一般的僵尸又有不同,即便是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小白也能维持正常的人类形象。

小白是个能变骷髅,又能变成人的极品!

被人无视的大皇子并不生气,反而是轻松了不少。因为他就觉得太子不能以常理度之啊,她不搭理自己说明自己刚才没有作死,既然没触怒苏昭,那么自己也就不用逃走了。他反而是放心了呢!

倒是跟在大皇子身后的缘起缘灭很紧张,太子就像是他们心中的魔鬼,看到都会让他们觉得惊悚,可当他们发现太子不理会的他们的观察一口棺材的时候,这两个男孩就感觉更加诡异了,他们就离开了太子宫几天而已,难道太子就已经更换口味了吗?对棺材这么好奇?还是说太子又想出了什么祸害人的招数。

不能怪着两个男宠这么想,他们就曾经见过太子把人放在一个棺材里,让府卫从各个角度穿刺,将棺材里的人刺得满身窟窿。

“你在看什么?”大皇子好奇的凑了上来,他远远的看到这口棺材就觉得这东西价值不菲啊。作为大皇子的花销是很大的,所以大皇子就在想,苏昭会不会把这口棺材送给自己呢?直接开口要好不好。大皇子最近的零花钱又被庄宗个无良老爹给削减了,就是因为老爹撞见他在花园里逗狗。

大皇子是很不服气的,自己还在花园里玩女人呢,再说了,庄宗每年玩的女人比自己多多少,凭什么扣掉自己的零花钱。

“呵呵~原来大皇子跟萧家走的很近啊!”苏昭仍然不理会他的时候,王德忠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你怎么知道!”大皇子被吓了一跳,也顾不上看苏昭的棺材了,惊悚的看向了苏昭身边的这个老太监,这个老东西真是可恶啊!他怎么知道这么多秘密。大皇子就觉得王德忠这个老太监阴险恶毒啊!

王德忠撇了缘起缘灭一眼哼了一声,他让人处理了这两个男宠,结果被萧家的人救下来了,现在这两个男宠跟在大皇子身边,这不是明摆着萧家跟大皇子合作了吗!

“萧盛禹让你来的?”

苏昭不看棺材了,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大皇子。

“哼!他怎么能够命令本宫,我就是来看看你!”大皇子又被吓到了,连续被老太监和苏昭说中,他只能故作冷傲的哼了一声,转头见缘起缘灭杵在一边像是被人吓傻的鹌鹑一样,大皇子就说。

“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过来见过太子!”

缘起缘灭哪敢不答应啊,急忙过来,站在太子面前切切诺诺的。

“没事走吧!”苏昭根本不想跟大皇子浪费时间,预见他不会说什么有营养的话,苏昭就直接赶人了。

“去哪啊?”大皇子还以为太子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呢,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是在赶人。

苏昭这才撇了大皇子一眼,大皇子的相貌跟庄宗有七八分像,那傻气也像!打眼看去,大皇子还是一个英俊帅哥的,可那眼神看着就不灵泛,比庄宗的眼神差远了。庄宗有时候还是很灵泛的,大皇子可能遗传了他生母的基因。

“呵呵~大皇子以为这里是您该来的地方吗?您还是请回吧!”王德忠看不下去了,大皇子这是要赖在这里干嘛啊,看着就怪糟心的,还是直接赶人吧。

“你就是一个太监而已,也敢命令我?”大皇子很不服气,不过他对着王德忠吼的时候也不敢太大声,不管他是不是看不起王德忠这个太监,但他知道王德忠的权利还是很大的,几乎太子宫的许多暗卫都是他管着的。

大皇子甚至都担心这个死太监哪天看自己不顺眼就动手暗杀了自己呢。

“苏林,你是来消遣本宫的吗?正好,本宫有东西让你看!”苏昭拉着苏林就往后院走。

“你放手,本皇子自己会走!”大皇子很是骄傲的甩开了苏昭,自己大步跟着苏昭进了太子宫的后院。

苏林从来都没有进过后院,所以一进来就好奇的张望,而王德忠就带着几个府卫紧紧的把跟着苏林的缘起缘灭给看住了。虽然这两个男宠翻腾不起什么大浪来,但王德忠还是很小心的,缘起缘灭作为太子的男宠,对后宫太了解了啊!

原本奢靡的太子宫后院正在大兴土木,苏林跟着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蛮族人在后院干的热火朝天的景象,只不过这些人在挖坑,一个个的白骨被从地下坑中挖了出来,还有腐烂的尸体,看的大皇子当场就吐了。

“你……你怎么在后院藏了这么多的东西……”大皇子一边吐一边哀嚎,他很想大骂:苏昭你变态啊!这么喜欢后院埋尸?你到底在后院埋了多少尸骨啊,不对~你到底杀了多少人啊。

苏昭看着一具一具被挖出来的尸骨面无表情,这些都是前太子作的孽,苏昭想隐瞒都隐瞒不下来,毕竟太子杀人从来都不避讳,所以不仅是苏昭,其他人也知道这里埋藏了多少的尸骨。而苏昭可不想自己住的地方埋着这么多的尸体,所以才想挖出来安葬了他们。

“这些都是本宫杀的,很多都是本宫亲自动手,开肠破肚,本宫手上沾染的人命多么?”苏昭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之后,转头看向了苏林,那故意显露出来的笑容却冷漠如剑的眼神把大皇子给吓到了。

太子这个样子笑起来的时候,那模样就像是魔鬼!大皇子面无人色了。

知道太子杀人和亲眼看到太子杀的人,是两码事。

之前就对太子抱有畏惧的心理,现在真正的看到惨死在太子手下的尸骨,大皇子都快要被吓疯了,而且大皇子还看到其中很多尸体残缺不全,断手断脚到处都是,堪比修罗地狱。

有句话叫做“细思恐极”,就是你想的越多了越可怕。大皇子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他看着不断被挖掘出来的尸骨,脑中越想越多,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最后眼睛忽然睁大,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怪叫一声转身就跑。那逃跑的速度和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大皇子的尊严和威仪。

缘起缘灭看着大皇子被吓跑。两个男宠也不敢多待了,立刻跟着撒丫子的跑了。

而苏昭却盯着缘灭的背影沉思了片刻,王德忠连忙走上来将一块熏香过的丝巾送到了太子面前:“殿下,这里味道不好。”

苏昭摆了摆手,没有接那块丝巾,而是看着不断被翻出来的尸骨不语,这是前太子犯下的一笔笔血债,这些尸骨中有才子佳人、有勇士悍将、更有能工巧匠和曾经为太子宫设计机关和阵法的大师,大周朝人才济济,却近半殁于此!

“殿下,您这是。”王德忠讪讪的收回了丝巾,然后就看到太子脸色悲怆。王德忠被吓到了,他从未在太子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啊。

“好好安葬吧,若是能够分得出尸骨就好好分一下,不能分的全部埋在忠骨塚!”苏昭扭头避开了王德忠的目光,转身默默的走向了前院。

王德忠愕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太子的背影发呆,他怎么感觉自己刚才看到太子哭了呢!眼泪可从来就不是太子该有的啊!王德忠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太子一路血腥的走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过眼泪的。

“那些都是该死之人!”沙曼跟上了太子,然后用冷硬而决绝的话说。沙曼是想安慰一下太子的,他觉得说这些人该死,那么太子就会好受了吧!

苏昭没有吭声。悲怆的心情弥漫让她久久不曾恢复。她现在明白当初苏曼青为什么要杀掉自己了,苏昭没有忘记自己刚穿越来时,苏曼青看自己的眼神,更没有忘记苏曼青刺杀自己失败时那种绝望和悲怆。

残害人类的前太子的确该死啊!死一万次都不冤。

而苏曼青从如此的痛恨太子,到现在心甘情愿的帮助自己,他的思想应该是经过了激烈的挣扎,甚至现在的苏曼青心里或许还在矛盾着:他是想帮自己重振大周雄风的,但苏曼青也没有忘记太子犯下的一笔笔血债,帮助一个罪恶滔天的太子,苏曼青的心里应该是扭曲的吧。

有良心的人往往要承受比普通人更多的思想枷锁,苏曼青就是如此!

“主人不要伤心,死都死了。”沙曼还能够感觉到太子的悲伤,便上前一步站在了苏昭面前,低头看着太子清俊的脸道。

这是沙曼第一次正视太子的脸,他看到的是一张清隽无双的容颜,不点而朱的嘴唇、黑如宝石的眼睛,还有如同婴儿般白皙的肌肤和完美的五官。

沙曼忽然就觉得太子好美啊!可惜是个男人!

沙曼用力的嗅了嗅鼻子,不对~又不像是正宗的男人,太子身上的味道不像是正宗的男人气息,似乎还掺杂着女人的气息,这就让沙曼迷惑了。

“你鼻子有问题?”

苏昭就看到沙曼在自己面前卖力的抽鼻子,便忍不住的哼了一声。

沙曼摇头:“不是,我在闻主人身上的气味,我们血族对味道是很敏感的,就像是之前主人吐血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到了神龙的气息,而现在我感觉主人的身上似乎有女性的气息!”

尼玛~你们兽族人果然都是狗鼻子吗!

苏昭愤怒,让沙曼离自己远一点,自己的女子身份若是真的被他的鼻子给识破就郁闷了。

“主人,我们的族人给您送来了礼物!”还没走出后院的门口,壮的像是狗熊一样的沙卡就抱着几根兽骨跑了上来,笑呵呵的站在了苏昭面前。

骨头,这就是兽族人表达感情的道具!

“主人,您看~就是他们送你的,有男有女,作为我们的主人,只要您有需要,我们的男女都可以献身的!”沙卡很认真的指着远处正在卖力的冲着苏昭挥舞手臂的男男女女道。

这些血族之前都被关押在暗牢中,被苏昭放出来之后非但不记恨,而且在见识了苏昭曾经虐杀人的埋骨之地时也没有害怕,反而是更加崇拜苏昭了。

兽族崇拜强者,而且他们向来都有收集骨头的习惯,所以这些人骨在他们看来没什么可怕的,反而是觉得太子杀了这么多人很伟大呢!所以族人中的青年男女们便摘下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各种兽骨装饰品送给苏昭。

苏昭就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骨头发呆:自己好想拒绝啊!

“来人啊,还不快点帮太子收下,放到藏宝库去!”跟上来的王德忠一看到太子的脸就知道太子在想着什么,所以连忙站出来为太子解决问题。

一听到自己送给太子的礼物被放进了藏宝库,那些兽族男女们就高兴了,冲着太子更加卖力的呐喊了起来。

王德忠就翘着兰花指,肥胖的手指灵巧的捏着熏了香的丝巾掩住了口鼻,小眼睛眯着满是精光在那群血族男人中扫来扫去。

其实看的习惯了,你就会发现这些血族男人都是很有味道的,那野性!那身段!啧啧~所以王德忠就在想,什么时候太子腻味了给太子换换口味!王德忠觉得太子八成是有这方面倾向的,否则把这么多的血族人留在后院干嘛!

后院可是专门住男宠的啊!

而且太子现在还大肆的搜罗血族人,王德忠想想都好兴奋哦。

“殿下,大事不好啦,周家在城北的刑场大肆处斩血族人!”府卫的尖叫声打断了王德忠的荡漾思考,也让苏昭瞪大了眼睛。

血族人本来就不多了,被杀的不多了。自己的太子令下去之后,周家竟然不管不顾!周家一直都在跟自己作对,可这一次分明是打算跟自己撕破脸啊!

“主人,请允许我去救下族人,袭杀歹人!”沙曼的眼睛就有些猩红,那是要暴走的前奏。

沙卡的脸就开始变得狰狞了,也是要兽化的前奏,他们这两个可以兽化的人,在太子身边的时候尤其容易进入兽化状态,这当然是受到了太子体内神龙血的影响。

“调集府卫,跟本宫走!”苏昭很干脆的上了翼虎王,带着沙曼和沙卡就冲出了太子宫。

原本还在梅解语的浴池中泡澡的小白,立刻就飞身追出来了,远远的看去就看到一个白色的骷髅长着人类的眼睛,紧紧的跟在太子的后面。

大皇子带着缘起缘灭还没有走远,所以他们就看到太子疯了一样带着一群府卫和一个干尸出去了。

“那是什么东西!本宫见鬼了吗?”大皇子使劲的擦了擦眼睛,没有看错啊!那竟然是一个骷髅,而且是会自己跑的骷髅。

可大皇子还想看的更清楚一点的时候,就看到那骷髅忽然就变成了一个赤着身子的男人,光着腚在皇宫狂奔,这可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

“小白,你再光着身子到处跑,我特么的灭了你!”苏昭也看到跟在自己座机后面跑的光腚男了,小白都要把周围宫女太监们给吓死了。

苏昭就看到附近的宫女太监们在看向自己这边之后就尖叫着狂奔而走。

“我没衣服!”小白很委屈的看着苏昭,依然跟在苏昭后面狂奔不止。

小白以前在国师后山的时候就是这么光着身子的,也没什么不合适啊!

一件黑色的斗篷从天而降,盖在了小白的身上,也让狂奔的小白摔倒在了后面,一身蓝色长袍的玄君出现了,带着面具的玄君嫌弃的看了被斗篷绊倒的小白一眼,这才跟太子道:“本君跟你一起去。”

城北的刑场上正在杀人,苏昭也顾不得跟玄君客气了,带着府卫一个劲的往被冲,而玄君便像是一道风一样跟在太子的队伍身后。

其实玄君完全可以瞬移到城北,然后轻而易举的将所有的血族人带走,但那样救下血族人的就不是太子了,而是自己!

城北的刑场已经人声鼎沸,周家的家丁和军队押解着千余名蛮族在刑场上,却并不着急处斩,而是让人宣读蛮族人的各种罪名。

须发已经雪白的周家老族长周鼎就坐在刑场,眯着眼睛看着皇宫的方向,算计着太子已经到了什么地方。周鼎已经年近七十、却精神烁烁,他有个巨大的鹰钩鼻,但跟脸上其他五官搭配起来却并不显得阴鸷,反而是有些慈眉善目的感觉,加上他本身是个高修为的武者,所以颇有仙风道骨的洒逸。

“赤发蛮族江浙,在云州抢劫商队三次,杀三十人,其中不乏妇孺,更有德高望重长者!光头蛮族一队三十人作孽多端,在并州抢掠官府,杀人数百。蛮族人沙驰,击杀我守边大将,流窜内地之后曾单人屠村,血债累累……”

当千余名蛮族被刀斧手押着跪在刑场上的时候,便有判官宣读每个人的罪行,那累累罪行罄竹难书,说的围在刑场周围的百姓们怒火滔天,叫骂声和喊杀声如层层潮水一般响了起来。

那判官一边宣读还一边安排证人上场,那凄惨的哭泣声更加煽动的民怨沸腾。

在这些民众看来,这些蛮族个个都是该千刀万剐的魔鬼!

“差不多了,开始吧!”周鼎看着周围群众的情绪已经差不多了,也应该让他们见见血了,这样才能让他们的情绪更高。

随着周鼎的命令一下,便有刀斧手上前,按倒一个强壮的蛮族男人,扬起大刀,手落血溅,那蛮族人一声没有发出来便被斩掉了头颅。

而下面的观众们看到蛮族人的鲜血喷涌,立刻就高兴的嗷叫了起来,浪潮一样的喊声宣泄着这些民众的亢奋。

即便是最软弱的民众,在见识了血腥之后也会变得暴躁好动。周鼎满意的看着周围民众们的反应,眸光一抬已经看到太子带着府卫出现了。

“继续!”周鼎好心情的吩咐,手下十个刀斧手同时上前、按倒了十个蛮族,手起刀落,又是九个蛮族人头断血流,而其中一个蛮族人却是被救下来了。

被救下来的蛮族人是这些血族的首领,沙驰!

像是鬼一样冲过去、将对沙驰行刑的刀斧手徒手撕碎的沙曼,死死的瞪着周围的族人,眼睛赤红一片。

沙曼是随着太子过来的,刚过来就看到自己的族人被砍断了脑袋,他来不及救下所有的人,只能救下自己的族弟、沙驰。

“大哥?我们族人三千人,被他们折磨的就剩下一千啦,大哥杀光他们!”沙驰面相凶悍,身形硕长而健壮,只不过他全身几处都被铁索穿透,根本动弹不了。

看到是沙曼出现,沙驰立刻怒吼了起来。

“杀光他们!”同样被铁索和各种道具穿透了身体的蛮族人一起怒吼,那是带着血的咆哮。

这些蛮族人的确杀过人,但他们大多数人是被逼的,当初他们从北方南下的时候,一开始只是想抢点粮食而已,可中原几国却把他们当成魔鬼,见了他们就杀,甚至一些边关的军队专门派出了斥候对他们展开了追杀,把他们当成了野兽一样。

蛮族人跟中原诸国之间的仇恨可以说从一开始是风俗不通而形成的,可如今已经变成了血海深仇。

蛮族数百万人南下,被杀者十有七八,剩下的蛮族人不是被抓住当做奴隶,就是逃到了阴暗的角落躲藏。那些躲起来的人还好,他们这些被抓充当奴隶的人处境比牲口都不如。

一笔笔的血债累计如山,壁立千仞之下,任何人都无法化解这种仇恨。

当苏昭带着府卫到了刑场的时候,就发现了!周围民众对蛮族人的仇视已经上升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自己若是带着府卫强抢下这些蛮族、公开的庇护,那么自己就站在了这些民众的对立面!

“主人……”沙曼在族人的哀求和怒吼中克制着没有动手,而是看向了苏昭,可赤红的眼睛已经说明他快压制不住了。

“太子殿下!您是来行刑的吗?”周鼎立刻就从监斩官的位置上起来了,远远的看着苏昭大声喊了起来。

在苏昭骑着翼虎王过来的时候,亢奋的民众就呼啦一下子让开了道路,如今听到周鼎大人喊太子,这些人才知道来的人果然是太子啊!就更被吓到了,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开始逃走了。

太子哪一次带着军队出来不是抢劫的啊!帝都中的人都被抢怕了啊。

“周族长,您老常年闭关、不理世事的,这次怎出来了?呵呵~而且您不是吃斋念佛的人吗?怎么亲自来担任监斩?这么血腥的场面能看下去吗?”苏昭先给了沙曼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才下了翼虎王走到周鼎面前,冲着老头笑了起来。

“呵呵~实在是这些蛮族人太可恶了,万恶之徒必须死,老夫不得已才来监斩的!”周鼎很是诧异太子的表现,作为周皇后的父亲,周鼎很了解太子是什么秉性,一向都残暴冲动的太子此时表现出来的淡定让人感觉不好。

周鼎要在刑场上杀这些蛮族,不过是给太子下的一个套而已!太子不是要收复蛮族作为属下么?那周鼎就当众公布这些蛮族的罪行,让蛮族们激起民愤,然后杀之!太子若是想保护这些蛮族,就势必要跟民众起冲突,本就是拥有恶名的太子再次得罪民众,那么臭了的名声就再也不可能翻身了。

从此太子将万劫不复!

若是太子任由这些蛮族被斩杀,那她也就不用收复蛮族作为手下了,实力就膨胀不起来了!

这就是周鼎给太子下的套,而且为了刺激太子。周鼎几乎将帝都周家甚至旁支家族内的蛮族人都弄来了,整整一千多人,在这么多生命面前,他倒要看看太子如何抉择!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送了1颗钻石、七烨如钩 送了5颗钻石、夏凰 送12朵鲜花、叶之奚 送18朵鲜花、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送了99朵鲜花。

上个月的月票和评价票排行如下,亲们留言来发奖励啦:

1。云璟萱77票、2。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41P、3。tutouyu20P,4。我在幸福左边15P,5。墨雪烟雨9P,6。18693718930七P,15690896156七P,15698009838和15902234095和happymorning和張萌芽都是6P。这是月票和评价的总和,我上学少,加来加去算的头疼~可能后台还有延迟,亲们如果有投多的,没有算上的,来留言啊。下个月我在想是不是月票和评价分开奖励~纠结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