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太子您出血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觉得自己被坑的苏昭有点不爽!玄君向来是个喜欢等价交换的人,你想让他做点什么事情,必须要付出代价!

典型的有钱就是娘的雇佣兵本质!

“又特么的被这货给利用了!”苏昭想想都觉得好糟心,跟玄君打了几次的交道,好像次次自己都要付出代价啊!

这次玄君帮着自己抢了血族的囚犯,为了帮梅解语掩盖杀虐刑场的事情,苏昭就要担上污蔑了猎兵的责任。苏昭敢肯定:玄君一定会打着自己地名头,彻底的搞臭猎兵界。

而之前从玄君那弄到粮食就要分给玄君魔域作为发展基地!甚至为了给苏曼青凑集材料,这货也强要了皇族对他们雇佣兵团的承认,并且允许他们自由的出入国境啊!

苏昭忽然发现,玄君这货在步步侵占权利,蚕食一般的从自己和皇族的手里抢了那么多的利益。

“殿下,您说什么?”沙曼心情很好的跟在苏昭后面,族人都被救下来了,沙曼的心情自然很好了,所以眼看着苏昭黑着脸嘀咕,沙曼就问道。

“没什么!你族人的伤势如何?”苏昭撇开玄君个混蛋,不去想这个事情了,抬头看着被铁索贯穿了身体的血族人,这些血族人几十个为一组,贯穿了身体之后串成一串,像是蚂蚱一样。

很多人的伤口已经感染了,看起来十分的狰狞,而且就在回太子宫的路上,已经有几十个族人死去了。

这些人被周家抓住之后便进行了非人的虐待,即便不用斩杀也会因为伤病而死掉一半。

“没……事的。”沙曼一想到自己族人的伤势就忧心了。

族人们是被救下来了,可惜他们的伤势也会要了他们命的!而一般的药物对这些族人的伤势没有太大的作用,除非是动用超级灵药,而超级灵药只有炼丹师才有,且这些都是被当成宝贝珍藏的。

“是不是需要魔法灵丹?”苏昭一看沙曼那模样,就知道这些人的伤势很不好。

“是的,可惜这种灵丹太少了!”沙曼就答应了一声,然后还用忧伤的眼神看着太子,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救自己的族人,那就是主人的血啊!

主人的血中拥有神龙之力,而他们这些血族都是具有半兽血统的,所以神龙之力的血脉是可以催发他们体内血族力量的。只不过让主人流血这种事情是坚决不能做的。

“真是可惜,玄君刚才走了,否则他那里肯定有丹药!”苏昭就感叹了一声,虽然知道跟玄君开口要丹药肯定又会被狠狠的坑一把,但是为了这些族人的命,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玄君就像是红了眼睛的赌徒看到的高利贷,即便知道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但也必须向他开口。

“你拿着本宫的牌子去猎兵联盟去找玄君的人!就说本宫需要丹药!”苏昭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给了沙曼,让沙曼去找玄君。

而沙曼却没有伸手接,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的主子。

“怎么?”苏昭挑眉。

“主人,我离开了之后谁来保护你啊?”沙曼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尤其是苏昭新带回来的这么多族人,别看苏昭刚才救下了这些血族人,但是血族人对外族人的仇恨和戒心都太深了!这一千多个血族人在随着苏昭返回太子宫的路上,就有不少人用阴毒的眼神盯着苏昭,甚至这些人的首领沙驰也用阴测测的眼睛看着她。

“本宫身边的侍卫这么多,你以为朱雀是吃素的吗!”苏昭笑了起来。

躲在暗处随行的朱雀默默的感动地流泪了,现在太子身边的高手多啊,朱雀都觉得太子要把自己给忘了呢!

沙曼还是不走,他知道太子身边有很多人保护,但是太子需要提防的是一千多个血族人啊!这些血族人且不说对外族人的痛恨,而且他们若是知道了主子拥有神龙血脉了,逼着主子放血给他们疗伤怎么办?

“朱雀,你带着本宫的令牌去找玄君!”苏昭见沙曼那固执的样子,也不再逼他了,而是叫出了朱雀。

哑巴朱雀拿着令牌就走了。

沙曼看着离开的朱雀,就张了张嘴。眼看着要进太子宫了,沙曼却忽然道:“让他们暂时跟后院的沙卡他们分开居住吧!等他们养好伤之后可以住在一起。”

苏昭就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沙曼,她觉得沙曼对这些新救来的血族人很提防呢!难道是族群不同?苏昭就盯着沙驰等人看了看,见这些人多数光头,而且头脸上还带着纹身,看起来更加彪悍的样子。

“主子,其实我们不是一个部落的,所以还是让沙驰他们跟我们分开吧!”沙曼见太子迟迟不答应,便主动开口道。

“哦~这样子啊!也好,本宫的后院有的是空院子,足够你们住下了!”苏昭点了点头。

这时候王德忠已经带着小太监端着水盆来给太子净手净脸了,太子爱干净,出去了一趟之后回来要好好洗洗的。王德忠需要把太子任何时候都打扮的干净体面。

“殿下啊,国师已经去找皇后了。”王德忠拿着丝帕,沾着干净的水一点点的给苏昭擦拭,一边用愉悦的口气道。

希望国师出马可以让周家下定决心建城。

“恩,苏曼青醒来了吗?”苏昭关心的还是苏曼青的伤势,然后苏昭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梅解语就刚才从面回来了,听到太子的话,梅解语那小心脏就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醒来了,苏先生得知太子去救血族人之后,就派人去给陛下送信了,苏先生觉得,赦免血族人的事情还是由庄宗下令比较好!”王德忠笑的贱兮兮的。

庄宗是皇帝,下赦免令自然是名正言顺的,更重要的是这种事情就是需要庄宗出头才好的啊。大周还是他做皇帝呢,没必要让太子给他背这个黑锅啊。

总之,庄宗是又被坑上了!

“哦~他在长老殿还没有回来吧?”苏昭就问。

“听说陛下要在长老殿住上几天。”王德忠只能小声回道,庄宗在长老殿被拒绝接见,然后牛脾气的庄宗就赖在长老殿不走了,反正你大长老不出来见面,那就在你的长老殿住着。反正长老殿中有食物供应,而且听说庄宗还叫了几个美人过去,俨然是长住的样子。

听到便宜爹又在跟长老殿耍无赖,苏昭只能扶额了。

“主子,您回来了!”沙卡兴冲冲的从后院跑了出来,看到主人带着这么多族人回来了,沙卡就觉得好兴奋啊、

“主人,这是沙卡给您的礼物。”沙卡之前见到族人们都给主人送礼物了,所以沙卡这次也把自己的礼物带来了,那是一颗巨大的牙齿,看起来像是某种巨兽的牙齿。

“沙卡,你舍得……”跟在苏昭身边的沙曼一看到沙卡拿出来的牙齿,就忍不住的惊讶了起来。

这颗牙齿足有二十多公分长,很是锋利,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有弧度的匕首一样。

“送给主人的东西都舍得!”沙卡很大方。

苏昭好奇的接过那颗牙齿,便感觉到了自己随身空间中传出来的悸动:“这是我的……牙齿!”

“主人,这是我的牙齿啊,快给我好不好?”随身空间中果冻疯狂了。

牙齿?神龙的牙齿吗?苏昭拿着牙齿的手腕一翻,那颗巨大的牙齿就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而果冻就在随身空间中抱着自己的牙齿高兴的上蹿下跳。

找到了!终于又找到了自己身上的一块骨头!

自从小白给果冻找来了两根腿骨之后,果冻的记忆就觉醒了,然后意识到自己是神龙神魂的果冻就跟苏昭要了不少的骨头,拼凑成了一副兽骨的样子,像是干尸小白一样用骨架活动,就像是之前在刑场上出现的兽骨,就是果冻操纵的,可惜不是神龙的骨,那些拼凑成的骨架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战斗力。

所以,又找到了自己的一颗牙齿,果冻就觉得自己的实力又精进了一层,甚至果冻有种预感,他穿越时空的、误打误撞的成为了苏昭的守护兽是一种命运啊!他相信自己跟随苏昭会一步步的找全自己的尸骨,重新塑造神龙的神话!

“主人,快点问问他是从哪里弄到的牙齿?我的牙齿不可能只有一颗,而且这一颗还是下颚牙齿,说不定他找到牙齿的地方还有我其他的牙齿呢!”

“谢谢你的这牙齿,本宫很喜欢,不过能告诉本宫,你是从哪里弄到的吗?”苏昭就看向了沙卡,笑问道。

沙卡这个狗熊一样的男人显然不善言谈,眼看着太子冲着自己笑的灿烂,沙卡就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这是从死亡之谷弄来的,上次跟我一起去死亡之谷的还有几个族人,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死亡之谷就在大周的北方!苏昭还没什么反应呢,果冻就嗷叫了起来。

“主人,咱们去死亡之谷吧,我好像记得死亡之谷有个龙首冢!那应该就埋藏着我的龙首!”

苏昭一点都不想去,死亡之谷那地方太危险!而且自己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啊,尤其是沙卡说他们的族人已经去过死亡之谷了,那就是说死亡之谷内的龙首冢说不定已经被盗了啊,否则这个牙齿怎么来的。

但是果冻反应太强烈了,苏昭只能安抚:“等神晓瑜走了,本宫就去一趟死亡之谷,现在这货还在大周,我实在走不开。”

这话是实话,而且果冻也是开了神智的神龙,所以明白现在大周内情况的。他更知道自己的主人是未来的一国之主,所以尽管着急寻找自己的尸骨,但苏昭的国家也同样重要!

神龙就是这个大陆上最高级的帝国守护兽!他们对帝国有着与生俱来的守护*。尤其是作为某个领导者的契约兽之后,那种守护*就更加强烈了。

苏昭在跟果冻交流的时候,沙卡就跟沙驰说上话了。

“沙卡,我觉得那是神龙牙齿啊!你怎么给了她?”沙驰长着一双细长而阴鸷的眼睛,他的脸型跟沙曼有些像,狭长的狼脸,但是沙驰的面相更加凶狠。

说话的时候,沙驰那双狭长的眼睛看向苏昭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嗜血的锋芒。

“她本来就是我们的主人啊,拥有神龙血脉的人!”沙卡很不在乎的说。

“沙卡,你闭嘴!”沙曼要疯掉了,他故意没有说苏昭拥有神龙血脉,就是怕沙驰等人要苏昭的血,这下子好了,沙卡这混蛋竟然说了出来?

“神龙血脉?”沙驰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贪婪了。

其实沙驰和沙曼是属于相同的部落,但他们是两个派系,一个是忠于神龙的固守派,而另一个则是因为多年前帝国抛弃而有了怨言,不再忠诚的激进派。

沙驰就是激进派的首领,所以他在听到苏昭拥有神龙血脉的时候并没有露出恭敬,然而是露出了愤怒和贪婪。

“神龙血脉可以治疗我们身上的伤,你愿意放血吗?”沙驰眯着眼睛喊了起来,他的声音足够周围的族人们听到了,其中多数人在听到苏昭拥有神龙血之后都亢奋了起来,兴奋的嗷嗷叫。

而沙曼立刻就紧张的站在了苏昭身边,沙卡也有些明白了,很是懊恼的看着沙驰,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血族必须要有主人统领才能称为真正的血族!因为我们是以血缘论尊卑的,在神龙血面前,你们都应该效忠。”

“哼~我们效忠了数百年,为这些人抵挡北方妖魔的入侵!可是他们呢?他们可曾想到过我们?几百年来我们浴血奋战,死了多少族人,可曾收到过他们一颗粮食的救济?这次的大饥荒我们过不下去了,南下竟然遭到他们的杀戮,在他们看来我们竟然是妖魔!自从前朝覆灭,这些人已经不再是我们效忠的人了!”

沙驰的怒吼声立刻就得到了族人的响应。

血族人是前朝派遣往北方防守妖魔的,可中原腹地的前朝灭亡之后又经历了数百年的大战,千年来早就把北方的这些血族遗忘了,久而久之,血族人就成为了腹地人眼中的蛮族!他们的南下更是被当成了灾难,凡是遇到蛮族人,人人得而诛之!

这也难怪血族中分成了两个派系。

“对!我们曾经效忠于神龙之主,现在我们有灾,神龙之主应该救我们!”

“神龙血就是治疗我们的最好圣药,不想看着我们死,就应该给我们血!”

血族人的怒吼声引来了太子府卫,数百名太子府卫加上僧兵就把这些血族人包围了,沙驰等人身上的刑具还没有摘下来,铁索穿透了他们身体的将他们像是蚂蚱一样绑着,这个时候只要苏昭一声令下,府卫和僧兵就可以杀灭大多数的血族人。

可沙驰为首的血族人一点都不怕,他们看着周围包围了他们的府兵,再看看一言不发的太子,沙驰狂笑起来:“哈哈~杀掉我们吧,我们曾经为你们驻守边疆,现在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们血族人永远不会屈服,更不会给忘恩负义的人当看门狗!”

沙驰的怒吼声让血族人的叫声更加亢奋了。

沙曼眼看着形势紧张,已经叫来了后院中的族人,这些族人都是保守派,是愿意站在苏昭身边的,尽管他们曾经遭到过抛弃和杀戮,但他们仍然愿意秉持内心的信念!

苏昭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沙曼等人,忽然好感动啊。她一直都知道兽族有着超越寻常的忠诚,他们就像是后世被训化的家犬一样,即便遭到了各种不平等的待遇甚至是虐待,但是他们衷心不该。

或许是因为沙驰等人心中的犬性已经减弱。狼性占了上风,所以才成为激进派的,但是苏昭不怪他们!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引起激烈的反抗和排斥,而血族中竟然还有一半的人愿意站在自己这边,足够说明他们的忠诚了。

“你们想干什么?想要我们太子的血!?造反了你们!我们太子是大周之主!是我们太子把你们救下来的,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就该杀掉你们,或者让别人杀掉你们,我们太子还为了你们血族下了赦免令,解救你们的族人!”王德忠首先炸毛了。

听着王德忠的咆哮声,沙驰等人慢慢冷静了下来,沙驰桀骜的看着太子,哼道:“我们只要她的血,救我们将死的族人,又不是要她的命!而且我们好了之后是不会跟你们为敌的!”

其他的激进派听到苏昭在解救他们的族人,也都冷静了下来。

沙曼就趁着他们安静的时候怒吼:“愿意继续忠诚的站在我这边,不愿意的你们走吧,生死不管!”

这边院子中的吵闹声太大了,连苏曼青都被吵出来了,苏曼青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出来,当他看到一院子的蛮族人时,苏曼青吃惊不小,但是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即便是看到太子被针锋相对的蛮族人盯着,苏曼青的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波动和担心。

因为苏曼青知道太子能够应付这一切的。他看着站在千余名血族人面前仍然淡定的太子,就觉得一股淡漠却厚重的王者霸气在太子的身上萦绕,那种即便面对狂风暴雨和汹涌狰狞都不会减弱的气势!

苏曼青忽然就很欣赏这样的太子了,甚至心里隐约竟然开始折服……

“好!愿意效忠太子的你们就过去!”沙驰用仇视的眼光瞪了沙曼一眼,他是很生气沙曼态度的。在沙驰这种激进派看来,沙曼去效忠曾经抛弃、之后又残害他们的人,是一种耻辱!

但沙驰也明白眼前的情况,太子的府卫已经把他们包围了,又有沙曼支持太子,所以沙驰这次是讨不到好处了,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效忠太子!他们血族人的高傲和因为抛弃而受伤的心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苏昭一直没有吭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沙驰宣泄他们的不满。

而在沙驰和沙曼的意志下,一千多人的血族人很快就分开了,其中大多数的人都愿意跟着沙驰,他们本来就是激进派的人,所以自然是不喜欢受人牵制了。

不过也有一部分血族人选择了留下,虽然真正的被抛弃了,但是能够再次见到神龙之主,这些人还是很激动的,曾经深刻的印在他们骨子里的忠诚又复苏了过来。血族人的忠诚是印在血液中的。

很快,院子内的血族人就分成了两拨,以沙曼为首的血族人五六百人,而沙驰为首的则有七八百人,这大半的人是要离开的。

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低头在图纸上写写画画,却也不时的抬头看一眼苏昭,等看到苏昭脸色淡淡的面对所有血族人的时候,苏曼青就感觉心中莫名的安慰,尽管这么多的血族人选择了放弃效忠,是一笔很大的损失,但苏曼青知道太子总会有办法的。

苏曼青因为充分的信任,所以心安。他在图纸上画的是苏昭交给闵鸿的千钧战车图纸。虽然闵鸿想独自表现一把,但还是很靠谱的给苏曼青留下了一份图纸,因为闵鸿知道若说大周还能有人在机械方面的造诣,那就是苏曼青了。

而苏曼青现在计算的就是让苏昭头疼的动力部分,杠杆手柄带动滚动齿轮,用力矩增大齿轮动力,再用减小的滑轮提供战车轮齿。恩……还是勉强,实在是太子要设计的战车太重了。苏曼青是按照苏昭随手画出来的杠杆和滑轮设计的。

这个世界还没有应用杠杆和齿轮原理,可苏曼青一看到太子的简笔图就参透了其中奥妙,苏曼青堪称大周悟性和智商巅峰,所以恐怕也只有他能看懂苏昭的图,并且参悟其中原理了。

(注解:这里亲们不要纠结了,杠杆原理不是颠倒乾坤的存在,只能是锦上添花,所以力量的放大是不可能超越极限的,齿轮和滑轮的动力也是一样,两种组合能一定程度上增加力量输出这是肯定的,所以这个原理问题希望学霸放过,别拿一组精妙的数字为难苦逼的作者!)

苏曼青的计算遇到难关的时候,便抬头看着太子。每当看到太子胸有成竹的模样,苏曼青的便豁然开朗,然后听到苏昭开口了。

“你们的伤势太重了,本宫让你们在这里修养,等伤势好了之后你们可以自行离去,并且本宫会给你们赦免令,遇到官府和猎兵的追杀,能够帮到你们!”苏昭是看着那些准备离开的血族人说的。

沙驰目光阴测测的看着太子,他的目光是凶狠的,虽然有少许的杀气成分,但更多的则是在审度苏昭这句话的真实性!太子让他们留下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即便没有目的,沙驰也不稀罕太子的假惺惺,所以他很傲慢的拒绝了:

“不用!在你们的严防和盯视下,我们还能疗伤吗!”

沙驰说完便要带着所有的族人离开。

“等等!”苏昭陡然提高了声调,在说话的时候,苏昭已经有意的释放自己的神龙气息了。

当带有神龙威压的气息放出来的时候,院子中一千多的血族人便都感觉到了那熟悉又厚重的神龙气息。

沙驰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他担心苏昭这家伙要反悔,这是专门释放神龙威压要逼迫他们族人留下来吗?

而沙曼等选择留下来的人在感觉到太子的神龙威压之后,全都面露谦恭的面相太子。低下了他们桀骜不驯的头。

苏曼青就坐在轮椅上,用手臂支撑着有些胀痛的脑袋看着太子,这一刻太子身上展现出来的霸气让他心惊。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太子能够露出这么厚重的气息。

“你这是要逼我们留下吗?”沙驰的眼睛中开始弥漫出杀机,对于血统统治的血族人来说,血脉代表了一切,苏昭展露出来的神龙血脉让他们为难和忍不住的想要臣服。

沙驰的血统是比较高贵的,所以他可以强顶着神龙的压力反抗,若是苏昭真的逼迫他们,那么沙驰不介意杀掉这个神龙之主,那么大陆上的神龙血脉就彻底断绝了!再也没有人可以凌驾在他们血族之上!

“本宫是想问,你们需要多少神龙血?”苏昭的话让沙驰等人震惊。他们已经选择离开、不再效忠了,苏昭还打算帮助他们么?

“神龙血脉珍贵,不能给他们!”沙曼立刻喊了起来,血族人对于血脉的崇拜是彻底的、神圣的,在他们看来神龙血脉是无比珍贵的,哪怕是让苏昭受伤都是他们的失职,岂能给背叛者疗伤用呢!

自然界有很多生物的忠诚让人类无法理解,血族人就拥有了兽族的忠诚基因,更有着对高级血脉的天生拥护和崇拜。所以沙曼从一开始就不同意让苏昭流血。

其他的血族人也是如此,恐怕也只有沙驰这种激进派才会主动开口让苏昭流血了。

“你打算给我们?”沙驰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

他们这些血族人身上都有太重的伤了,若是能够得到神龙血脉便可以给他们疗伤,甚至激发血族的潜力。这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主人,这些人真是贪心啊,不过给他们一点点就行!稀释了给他们!主人啊,我也需要神龙血脉,您再给我一点吧!”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又叫了起来。他本身就是神龙啊,更需要主人的神龙血好不好。

“主人,皇宫内还有神龙血的,您给我一点血也没关系的,反正之后您还可以再喝点,现在您的体质已经不同了,喝下神龙血没事的!若是担心的话就让小白也喝点,那个干尸肯定能够吸收神龙血!”果冻还在嘀咕。

而苏昭身边的沙曼已经开始劝解了,坚决不让苏昭出血。站在宫门口,一直没有进来的梅解语听到太子跟这些血族人的对话,眼珠子转悠了一圈之后掉头就跑了。

梅解语一点都不想让苏昭流血,那么想要救下这些血族还有一个办法啊!皇宫内的神龙血,而且梅解语在离开的时候还叫上了小白。梅解语知道神龙血是有强大武者守护的,自己带着府卫去肯定抢不过来,只有让小白出马才能抢过来啊!

可带走了小白的梅解语一点都没有想到小白的不靠谱!

“我们不需要太多,只要一碗血就够了!”沙驰不管沙曼等人的阻拦和劝解,朝着苏昭叫了起来。跟在沙驰身后的族人们更是亢奋。

神龙血啊!那可是消失整整千年的神龙血啊!

神龙血哪怕是一滴都可以激发他们的血脉潜力,沙驰要一碗血救了自己的族人之后还可以剩下,那自己就可以保存起来了。甚至沙驰还在丧心病狂的想,自己的血脉既然在血族中是高贵的存在,那么可不可以自己融合神龙血呢?

“哼~一碗血?你真的好意思开口?让我们的守护主流血就是我们的耻辱!主人,一滴血都不要给他们!”沙曼瞪着沙驰怒吼,那模样就像是被惹毛的狮子,下一刻就要冲上去跟沙驰拼个你死我活一样。

沙卡的表现更加彻底,已经有厚重的玄气开始在沙卡粗犷的脸上成型,让他显露出兽化的巨熊脸来。

“嗷~沙卡已经可以变身了吗?他是不是已经喝下了神龙血?不行!你必须给我们!”沙驰身后的族人们看到沙卡竟然要变身,一个个的更加亢奋了!

“闭嘴!沙卡的变身是自己意志冲开的,只有守护意志才是我们血族人变身的途径,用其他法子变身会让你们万劫不复!”沙曼的脸上也开始显现出魔狼的脸。

一看到沙曼和沙卡都要变身,沙驰后面的族人就开始猥琐了,变身是血族人最厉害的技能,只要是变身的族人都可以担任族长的!而一下子看到沙曼和沙卡都能变身,沙驰的眼神就更阴沉了,他觉得沙曼和沙卡肯定是用了神龙血脉!

而苏昭已经利落的取出了匕首,隔开了自己的手腕、王德忠立刻就拿着小碗过来接了。刚才王德忠被勒令去拿碗,王德忠就知道自己拗不过太子,所以他去找了一个最小的碗,跟茶杯差不多大,所以等接了一点之后,王德忠就尖叫:“好啦~好啦!殿下,快止血吧!碗已经满了啊!殿下受伤了,宋承风呢?太医快来啊!太子万金之躯啊!”

苏昭伸手按住了伤口的时候,手腕上的手镯一闪,伤口的血便止住了。而舔舐了主人鲜血的小龙就在空间内蹦跶,只见两根兽骨盯着一团近乎透明的气团,在气团中心有一个红色的血滴,就是苏昭的血,而那颗神龙牙齿就浸泡在血液中熠熠闪光。

果冻在吸收了苏昭的鲜血变得强大之余,跟主人之间的联系也更加紧密了。

看到王德忠将一小碗的血送到了沙驰面前,沙驰有些傻眼。之前对太子有很深的敌意和排斥,但是当苏昭流出血来,神龙气息弥漫的时候,这些血族人中不少人都虔诚的跪了下来。

这是苏昭早就预见的,所以才干脆的放血,之前在暗牢中,苏昭差点被兽化的沙卡和沙曼干掉,也是因为自己出血才让这些血族人效忠的。苏昭的血对于血族人来说太重要了。血族血族!他们的名字就是以“血”命名的!

所以真正的见识了苏昭的神龙血脉之后,这些血族人就有人开始从沙驰的后面转出来,去了沙曼的那一边,他们都想对神龙之主效忠。尤其是果冻个贱货还从随身空间中跳出来了。

两根龙腿骨撑着一个龙首的幻影,依附在苏昭身边的模样,彻底的把血族人震惊到了。

时隔千年,他们竟然再次见到了神龙!

“本宫在外面建立了集县城堡,你们去那边吧,集县内没有人敢残害你们!本宫会掉级新军守卫集县,之后会有更多的族人在集县跟你们回合!”苏昭将血给了沙驰。

沙驰也顾不上自己身后的族人“叛变”的跑到了苏昭身后,带着自己的支持者就走了,他们有了神龙血之后就可以疗伤和进化了。

而被朱雀叫来的玄君就悬浮在天空中,他蓝色的眼睛熠熠的看着苏昭,脑子里不知在想着什么,或许……苏昭身上的神龙血对他很有用哦~!

------题外话------

谢谢投票的亲们~月初就扔来了PP,好感动的。

另外某人持续作死中,亲们请使劲拍~表手软。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