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玄君好贪婪/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沙驰才不会听话的去集县呢!血族人向来是崇尚自由的,所以只要离开皇宫,他们就会找一处僻静的地方住下来。

去集县?然后被太子给控制吗?呵呵~刚才沙驰可是听到太子说有新军护卫着集县呢!

实际上太子的新军的确在护卫集县,并且还帮助集县运送石料呢!云峥被安排做了新军的元帅之后,他并没有带着军队训练,而是带着军队帮助集县的难民们劳作,云峥的这个做法被柴猛给鄙夷了,但是妙心和尚却是大力支持的。

并且也得到了太子的支持!新军所有的人都出自难民,让新军看到难民们的生活安定了下来,并且有未来和希望,可以极大的鼓舞新军的士气。让新军无后顾之忧便可以在战场上卖命的厮杀。

况且这支新军真的不用额外训练,难民中活下来的人都是强者!

就是因为云峥的这条建议,苏昭曾感言:别看云峥傻乎乎的,一沾了军事和军队,云峥立马就换了一个人一样,英明睿智啊。果然云峥就是适合扔在军营中的汉子!

沙驰已经带着激进派的血族人离开了!

“太子,那个混账带走了八百多名血族人!”王德忠就在旁边禀报了,他让小太监守在宫门口,数算着离开的血族人。

“恩,苏昭答应一声,蹙着眉头。”发现了血族人的巨大潜力,而且自己的神龙血脉正好可以控制他们,本以为血族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现在看来还需要化解血族人对外族人的排斥啊。即便自己在展示了神龙血的情况下,仍然有多数的血族人离开了,情况严峻。

千年来血族人分化成了两派,并且激进派还占大多数,苏昭真的郁闷哦。难道自己眼看着激进派继续被屠戮?可若是召集他们的话又没号召力,要驯化这些激进派又要付出巨大的精力了。

“殿下,您的手腕……”沙曼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了。刚才眼看着自己的族人在神龙之主面前离开,沙曼就觉得自己对不起主人啊!

“没事,血族中是不是大多数都是激进派?”苏昭开口询问,沙曼就低下头了。血族中的确大多数都变成了激进派,因为一千年的冷落,怨气的积累已到爆发的边缘了。

“殿下。”苏曼青在这时候让小厮推着轮椅过来了。

听到苏曼青喊的一声殿下,苏昭就感觉浑身舒畅啊,看着苏曼青明显变好的脸色,苏昭用天眼也观察到苏曼青的经脉好了不少,而且身体内的毒素也基本排空了。

国师很靠谱,的确延长了苏曼青的寿命!

“多注意身体!先休息好之后再弄这些!”苏昭指了指苏曼青膝盖上放着的图纸,嗔怪着说。只不过等苏昭看到图纸上变得丰满起来的杠杆和齿轮原理图的时候,她还是被震惊了下,但是很快就回神了。苏曼青就是这么逆天的存在,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有意外的收获。

可苏曼青总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才刚醒来呢就工作上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看苏曼青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了。

“多谢殿下关心。”苏曼青低头看着放在自己腿上的图纸笑了起来,他好像是故意带着图纸过来的呢,难道在自己的心底就在潜意识的希望太子关心自己吗?无论如何,听到太子这句话关心的时候,苏曼青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这种心态变化,可苏曼青是欢喜的,总之不会排斥就是了,甚至在他心中还有隐隐的期待,期待继续发展下去……

“殿下,血族人喜欢自由和使命,这两个虽然是相互矛盾的思想,但在他们身上却完美体现的,不如殿下就将防守死亡谷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死亡谷就在北方,而且死亡谷中经常有邪魔作乱,即便是死亡谷周围的死亡森林中也魔兽众多,所以让血族人防守死亡谷是可以的。”

苏曼青的进言就是在为太子解决问题,他刚才在远处看到了太子的失望,那是苏昭对血族人离去和固执的失望,而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只需要从血族人的天性入手就行了。

血族人在前朝的时候之所以被派往北方,就是因为他们的这两种天性,而大周境内正好有个死亡谷!死亡谷周围方圆千里之内一片荒芜,不见人烟,就是因为邪魔和魔兽太多了,而让血族人去防守死亡谷,就相当于给他们一个任务的同时,也给了他们一块生活繁殖地。更从一定程度上诠释了太子对血族人的处罚!那可就是堵住了悠悠众口!

当然,这一任务是需要皇族命令的。

只要皇族诏令一下,那么各地对血族人的屠杀热潮也会减退,甚至还会有贵族迫不及待的驱赶这些血族人去死亡谷,因为这些愚蠢的贵族会以为让血族人防守死亡谷就是送死!殊不知血族人就喜欢这种恶劣的生存条件,而且苏曼青研究过死亡谷,并非那么可怕,他觉得完全可以让血族在死亡谷附近生存繁衍下来。

苏曼青在阵法方面的造诣无人能及,即便现在已经不是魔法师了,可他曾经发明的虎伏龙隐大阵却完全适合血族人在死亡谷附近隐居。

还有一点,死亡谷跟周家要建造的周城看似相距数百里,但是因为这一条线上资源太少,所以在建造城池的时候,必然会有资源争夺。那么就又给周家增加了一个绊脚石。当然,这也会让血族和周家起冲突,冲突中血族人会遭受打击,可苏曼青相信血族人是打不倒的。

至于血族人会承受伤亡的代价,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谋士为什么称为阴沉谋士,便是因为他们的一条计策便可以搅动的天翻地覆,生灵涂炭!苏曼青愿意为太子做这个阴沉谋士,为她谋定天下,背负一切毒计和恶名,他虽已续命,但仍不是长寿之人,连年寿都难续,何不趁着有生之年给太子多分担一些,这样或许在自己寿元将近之前看到太子引领出一个强盛的大周!

而且他也想用自己的虎伏龙隐大阵给血族人一个生路!

“给血族人这样的任务?”听到苏曼青的话,苏昭沉吟了起来,现在苏昭也变的心思复杂了,尤其是因为提出计策的人是苏曼青,所以苏昭习惯性的往谋略一方面想。

结果这么一想,苏昭就明白了,死亡谷可以说成是血族人的流放之地!这样可以堵住仇视血族人的大周民众之口,而且血族人南下之后的确是没有立足之地的,死亡谷附近正好可以给他们利用,再者还能跟周家抢夺资源呢!

只是……把血族人送到死亡谷附近真的好吗?他们能活下来了吗?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殿下,您可以问问沙曼,看看他的族人愿不愿意去!”苏曼青笑看着太子,他一下子就猜透了太子的心思。

苏昭看向沙曼,还没有开口呢,就听到沙曼说:“我不去!我需要留下来保护太子,沙卡可以带着族人去!我们族人会喜欢死亡之谷的,而且沙卡曾经几次出入死亡之谷,他熟悉那里的环境!”

沙曼知道在死亡谷附近生活肯定会对血族造成巨大的伤亡,但那也是一块生地!在中原诸国看来,血族人就像是毒虫瘟疫一样,任何人都不会接受血族人生活在他们领地的,而死亡谷就是他们唯一可以立足的地方!

苏昭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对啊!沙卡送给自己的牙齿就是从死亡之谷弄来的啊!看来死亡之谷这种充满了毒漳、沼泽的地方对血族人没什么影响啊。

苏昭忍不住的盯着沙曼看了起来,因为沙曼是血族人啊,他们的构造是不是跟自己这边的人不同呢?苏昭记得在一个记载上看到过,说血族人对毒漳免疫的。

“殿下……您……这么看着我是干嘛……”沙曼被苏昭明亮的眼神看的很不好意思,竟然脸红的支吾了起来。

沙曼又不是木头,曾经见过太子虐爱梅解语的好不好,此时的沙曼心里就忍不住的想,太子不会是看中自己了吧。那自己怎么办?献身?不行的,自己是男人!不献身?那可是自己的主子啊,忽然觉得好纠结!

“主人,沙曼没我好啊!”笨熊一样的沙卡对男女之事还是很了解的,一看到沙曼在主人面前扭捏的模样,沙卡就自告奋勇的走了上来。

苏昭……

“殿下,张婕来了!”王德忠眼看着太子被两个雄壮的男人示爱,便很和适宜的走上来开口,岔开了话题。王德忠是看不起这两个强壮男人的,他们太不了解太子的口味了,太子喜欢俊俏纤美的,看看你们两个,跟野人一样,也敢在太子面前献丑?!

“哦,那你们先回去吧,去死亡谷的事情本宫在想想!需要保证你们可以在死亡谷生活下来才好,一切还需要准备的!”苏昭冲着沙卡等人摆手,准备去见见张婕,说起来自己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未来太子妃了呢!

血族人都回去了后院,苏昭准备迎接张婕的时候,却看到玄君已经先一步的来了。

玄君可能已经来了很久了,他就悬浮在空中,在云雾和虚空中若隐若现。苏昭感觉到他的气息之后抬头才看到这货的存在。

“下来吧!”苏昭冲着玄君招手,心里算计着要不要跟他开口讨要魔药灵丹呢?主要是自己的血液既然能够治疗血族人的伤势,苏昭就不想跟玄君交易了,谁知道他给了自己丹药之后,还要从自己这里弄走什么呢?

不过……自己还有很多的护卫,而且在一个多月之后对大楚动手的时候,也需要大量的丹药。皇宫炼丹房是指望不上了,看来还是需要从他这里弄点灵丹啊。

“殿下需要丹药?”玄君降落在苏昭面前之后就直接开口了。

苏昭就看到玄君隐藏在面具后面的那双蓝色眼睛中闪烁着灼灼的光芒,那种感觉让苏昭很不好!好多时候,苏昭就觉得玄君像是一头贪婪的狼,被他盯着看的时候,就感觉他要从自己的身上扯下一块肉来一样、

哎~自己被玄君这头饿狼扯掉的肉还少吗!?苏昭心里叹了口气,豁出去了。便笑着答应:“是的,你能给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甚至可以支撑你的几万新军伤药!”玄君的口气很大。

苏昭忽然就有点害怕了呢!看玄君这么大的口气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啊。有多大的诱惑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

“你需要什么?”苏昭就知道玄君要说条件的,所以自己就先开口了。

玄君就看着苏昭笑了笑,仿佛是很欣慰苏昭懂事一样,都不需要自己主动说条件了,他悠悠的看了苏昭一眼,摆出一副高人姿态,用悠扬的口气说:“本尊需要的东西对太子来说太简单了!”

简单尼玛~本尊让位给你是不是也很简单!

苏昭就狠狠的瞪了玄君一眼,这个眼神可谓凶残至极,玄君就好奇的盯着苏昭看起来,然后说:“殿下不愿意吗?那就算了吧,本尊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的!”

玄君那态度让苏昭想发飙,你这还不是抢人所难?给出那么大的一个诱惑,然后卖关子的要挟自己!这货当杀啊!

“我猜玄君是需要太子的血吧?”苏曼青让人推着轮椅走了上来,淡淡开口。

苏曼青说话的时候还用充满了笑意的眼神看着玄君,那笑容中的淡然和了然让玄君感觉不舒服、

“啥?你也需要本宫的血?”苏昭就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玄君,这货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是什么血族人?说起来玄君的身份很神秘啊!而且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谁知道他是个什么货色呢?

说不定真的是血族人也不一定呢,而且玄君发迹的时候,似乎正是血族人南下的时候啊。

“只要你的一碗血,本尊就可以免费提供你新军一年的伤药和灵丹供应!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本尊可以去抢了沙驰手里的血。”玄君很光棍的说、

苏昭又想骂人了,玄君这货从刚才开始就在这里了啊!看来他是真的动了心思的要去抢人家的沙驰的血啊!

“哈哈哈~本宫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给!为什么不给?不过玄君啊,咱们这样说话空口无凭,不如你先把丹药拿出来吧,反正丹药存放时间很长的!”苏昭哈哈大笑。

旁边的苏曼青却用审度的眼神看着玄君,忽然开口:“玄君是想冲级么?您是不是已经融合了圣兽血?”

圣兽是仅次于神兽的超强生物!而且圣兽血不是那么好融合的,同时圣兽血也是相当稀有的存在!就像是数百万的血族人一样,其中就没有一个拥有圣兽血脉的。

而且圣兽跟神兽一样,几乎在大陆上绝迹了。

苏曼青的猜测是对的,既然玄君想要神龙血,他完全可以跟庄宗开口啊,大周皇室就有神龙血!而且其他几国的皇室也有神龙血,当初前朝灭亡的时候,神龙被杀灭,神龙血被分成了几份,每个国家都有,甚至一些大的势力也有呢,好像大陆联盟就有一份。

可那都是纯净的神龙血,一般人甚至是全部人都无法服用的!就像是大周历史上的好多皇族,他们在服用了神龙血之后都死掉了,苏昭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神龙血在苏昭的身体中已经变得可以接受了。

所以,玄君要走苏昭体内的血,是想融合神龙血脉?

听到苏曼青的话,苏昭就震惊的看着玄君,而玄君很潇洒的甩了一下长袖,傲慢道: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本尊是用来疗伤和炼丹的!神龙血的确可以被服用,但人服用过一次之后神龙的气息已经印在筋脉和骨血中了,太子殿下的血只能用来疗伤,想要融合神龙血的话,得不偿失!”

苏曼青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轻松了不少,若是太子的血真的可以让人融合神龙血脉,那还不是震惊死人,同时苏昭也会被人当成研究和掠夺的目标啊,所以确定了太子的血不能用来兽血融合之后,苏曼青就放心了。

“殿下,您又要流血啊!”王德忠已经在一旁哭了。

太子好可怜啊,为了血族人流血了,现在玄君也赶来要血!

玄君的蓝色眼睛很不耐烦的看了王德忠一眼,那眼神中可以说是充斥着杀气的,顿时把王德忠吓到了。王德忠往太子的身后缩了缩,忌惮的看着玄君,说:“我们庄宗皇帝的血更好,要不然你去找庄宗的血吧!”

为了心爱的太子,老太监这是又把庄宗给卖了啊!玄君好笑的弯起了眼睛,他发现庄宗就是个悲催货,被太子算计,被苏曼青利用,又被老太监给卖了!

“这是丹药!”玄君似乎很赶时间的样子,也不跟苏昭废话了,直接从手上摘下一个空间戒指扔给了苏昭、

苏昭连忙接过来,打开之后差点被里面的东西给闪瞎,里面有无数炼制好的各种丹药,而且还有一大堆的金币!恩~没错,又是钱啊!看来玄君对自己的血志在必得啊!

苏昭又感觉很欣慰的,自己的血还能卖这么多钱呢。她都在悲催的想,自己是不是多卖血啊!

哎……

这次又是王德忠去找了一个最小的碗,然后接了血送给了玄君。只不过玄君在接过小碗的时候,鄙夷的看了王德忠一眼:你以为本尊不知道吗?又拿这么小的一个碗来糊弄本尊!不过本尊不介意。

“殿下,您受伤了吗?”张婕的喊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打扮鲜亮的张婕带着两个侍女跑过来了,张婕看着太子手腕上的伤口,抓着太子的手腕用自己的丝巾捂住,满含担忧的看着太子。

“没事,等会本宫陪你看看后院要建造的水池!”苏昭就心不在焉的哄了一句。

张婕点了点头,扫了玄君一眼之后,目光却是在院子中搜索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张婕是未来的太子妃,美丽的她站在太子身边的样子十分的和谐,这就让苏曼青感觉自己多余了,不管太子把自己当成了什么!苏曼青都知道自己在太子身边的身份就是男宠的,所以这种时候他要离开才行。

可苏曼青刚要让小厮推着自己离开,张婕却走了上来,亲自推着苏曼青走。

这就让苏曼青为难了,苏曼青拒绝了几次,张婕依然坚持、无奈之下只能让张婕推着自己走了。

玄君就心情很好的看着被张婕推走的苏曼青,然后跟太子说:“这两人关系倒是不错啊!”

苏昭就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玄君,她怎么就感觉玄君这货唯恐天下不乱呢?!这俩一个是自己的男宠,一个是未来的太子妃,他们的关系能好什么啊!这不是找事呢吗?!

“玄君可有空闲啊?跟本宫去后面看看水池啊?”苏昭就说。

玄君哪有空跟你去看水池啊!他知道苏昭也不是想让自己看水池的,这就是赶人的意思啊!玄君笑了笑。想走的时候,却忽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苏昭也感觉到了不妥,看向天空的时候,就感觉一座山岳压了过来一样,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那巨大的黑影飞的很高,就像是一块乌云一样遮住了光线。

可苏昭知道那不是乌云!因为她隐约听到了魔法气旋转动的声音。

不仅如此,那巨大的黑影在帝都北方开始下降,当破云撕裂虚空的巨大黑影下降到视线以内的时候,苏昭看清楚了,那是一艘巨大的飞船!

自己没有看错,那真的是一艘飞船!

银白色的椭圆船身,流线型的曲线和飞船上面带着的醒目神宫标志!

苏昭在震惊之余,怒气上涌,这是侵犯领空的行为啊!神宫的飞船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竟然直接穿越领空的过来了,而且还降落在帝都附近。

身边的王德忠和沙曼等人也看的目瞪口呆,不过沙曼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并且警惕的看了对面的玄君一眼,因为他感觉到玄君身上忽然涌出了一股狰狞的戾气,就像是魔兽发狂的征兆一样。

轰~地震一样的声音穿了过来,那是巨大的飞船在北方降落了。

这一天,帝都中所有的臣民都难忘的一天,因为他们看到了天外飞物,那代表了神宫战力的巨大飞船就像是一座山岳一样降落在了帝都的北方,沉沉的威压从那船上涌现出来,不仅吓坏帝都附近的臣民,就连帝都周边的魔兽也被吓得流窜出去数百里甚至千里之外。

总之,随着神宫飞船的到来,整个帝都甚至整个大周都被震惊到了。

“这是神宫在向着大周示威吗?!”苏昭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

在厚重的背景和飞船气息下,苏昭的声音有些狰狞。对面的玄君就很意外的看了苏昭一眼,蓝色的眼睛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戾气,反而是轻描淡写道:“放心吧,神宫飞船不会单独作战,他们只是来显示一下武力,毕竟这种飞船任何一个国家都造不出来!”

“或许是神晓瑜遭到暗杀的事情已经传到了神宫。所以神宫才派遣飞船出来示威的!”

玄君说完之后沉吟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然后招呼都不大的走了。

苏昭还在院子中发呆,因为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再次叫了起来:“那是神龙骨架!是用神龙骨架锻造的飞船!”

果冻情绪激动的都要从随身空间中跳出来了,苏昭只好安抚他的情绪:“别激动。那是你的骨架?”

“不是,不过我能用的。主人,想个办法把这个飞船弄下来吧,然后我就有身子了!”果冻更加激动了。

苏昭苦笑起来,她觉得果冻太异想天开了,把这个飞船弄下来?且不说苏昭从飞船上感觉到的巨大的战力,相信飞船上面也有超级武者守护的!恐怕大周举国之力都干不过人家飞船上的守护武者!

罢了,反正神宫是来示威的!自己也干不过,干脆不放在眼里吧!

苏昭转身想进大殿的时候,却忽然想到张婕推着苏曼青进了大殿之后就没出来!

而此时,苏曼青就坐在轮椅上,看着坐在大殿中也有些急躁的张婕笑了起来:“张小姐,您来看国师吗?”

张婕……

张婕不说话了,不过也用怪异的眼神看了苏曼青一眼。都说苏曼青有才,想不到还长着一双毒辣的眼睛呢!还是说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

“国师高洁,是所有女孩子心目中的偶像,而且他也是我大周的国师和代言人!想来张小姐是有事情来找国师参谋的吧?”苏曼青看出了张婕的惊讶,便笑了起来。

听到苏曼青故意开口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张婕就先冲着外面看了一眼,见太子没有过来,她才开口问道:“听说国师受伤了?”

“我不是担心国师的伤势……只是他受伤的情况下还能为我占卜吗?”张婕的解释就是欲盖弥彰了。

不过苏曼青不会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只是笑道:“国师法力通天,不会有事的!而且,国师被周皇后叫走了,恐怕今天回不来了!”

“什么?周皇后叫走国师干什么?!”张婕的声调一下子就扬了起来。

看着张婕紧张的模样,苏曼青就知道自己成功的激起了张婕跟周皇后的对立!这些年来随着张家失势,张家对抗周家的劲头明显不足了,苏曼青这也算是在给他们打打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在皇宫内,周皇后是有权利叫走任何人的!”苏曼青还在添油加醋。

张婕就坐不下去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但女孩子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是容易冲动的,所以听苏曼青说的这么严谨,张婕起身就走,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张婕忽然冷静了下来,她细想一下,似乎苏曼青在有意挑拨张家和周家的对立。

不过这一点不重要了,张婕知道,无论如何周家和张家是站不到一起的。

“有件事情我只跟先生说,我父亲没有死,就在南方为大周守护最后的良田,防御南蛮的骚扰呢!”张婕说完就走了。

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就皱着眉头思索,南方的形势一向都是比较舒缓的,除非是大楚跟大周开战之后,南蛮才有可能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而张起文能够在南方再好不过了,但是苏曼青也担心,张家在南方的势力过于庞大之后会不会对皇权产生影响。

他坚决不能看着大周再出现一个像是北疆王一样的南方诸侯!

张婕走的时候都没有跟太子打招呼,苏昭就自己从外面进来了、苏曼青抬头看到太子的脸色不好,知道她刚才听到了自己跟张婕说的话,便开口道:“殿下,刚才微臣对张小姐撒谎了!”

“恩,我知道!”苏昭随口说。

苏曼青发现苏昭对张婕并不上心呢,那漫不经心的态度让苏曼青感觉到意外之余,还有更多的欣慰。

“不过,我不喜欢利用张婕,她是一个好孩子!”苏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苏曼青感觉到了惊讶,同时还有一份失落。

苏曼青觉得,自己在太子的心中是不是已经彻底的被归类为阴沉谋士了,只要是自己说的话,都带着谋士的阴鸷?

苏曼青感觉心里有些绞,不过思想却是瞬间释然:这样也好,自己跟太子从来都不应该有什么交集的。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了1颗钻石、18914529664 送了1朵鲜花。谢谢扔PP的亲们,文还挂在前面呢~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