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这是亲情/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你搞死在床上!

这么粗鲁的话,恐怕也只有苏昭这个不要脸的太子才能说出来了。

至少萧盛禹和卫驰这种传统男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震撼效果……

神宫的侍者同样震撼的傻在原地,白璐却是羞红了脸,太子好生猛啊!有木有!然后白璐很惊讶的发现太子不管怎样都是那么的吸引人呢!即便粗鲁都粗鲁的有型有爱!

“苏昭!你混蛋……”神晓瑜也暴走了,你这个混蛋太子这是多不给自己面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下流的话,你不害羞,老子还害羞啊!

“我能有你混蛋!”苏昭直接从翼虎王上跳了起来,跳到了神晓瑜的软榻上。

神晓瑜身边的护卫都被苏昭刚才那句话给秒杀了,根本没有防备太子竟然像是个猴子一样跳到软榻上,等这些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伟大的上使就从软榻上掉下来了。

“你……把你的臭脚从本尊的软榻上拿开,拿开啊!”神晓瑜喊得声嘶力竭,那是暴走加失去理智的节奏啊!

有着严重洁癖的神晓瑜之前就被太子拉住手而吓昏迷了,现在太子直接穿着鞋跳到了他躺着的软榻上,脏死了!神晓瑜觉得脏死了啊!

“神晓瑜,你恶心不恶心!本宫刚才要出宫的时候就看到你了!你怎么不找本宫?趁着本宫不在就来欺负我的人吗?!”苏昭就站在软榻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神晓瑜大喝。

苏昭是真的生气了,她看到了太子宫院子中昏迷的僧人,也看到了苏曼青变得更加苍白的脸色,都是这个混蛋神晓瑜搞的。

卑鄙无耻啊!自己在的时候神晓瑜不敢来,就挑选自己不在的时候,而且还趁机想抢走自己的苏曼青,不可饶恕!

“本尊要找你干嘛!你以为你是谁啊?本尊来就不是看你的!”神晓瑜从地上跳了起来,跟苏昭对骂。

神晓瑜就觉得苏昭太自以为是了,还想自己来找她?然后被她侮辱吗?神晓瑜就知道苏昭垂涎自己的美色!色中狂魔最恶心了!

“那你现在就滚蛋!滚!不滚,本宫就把你弄进去,搞死你!”苏昭还是压制着自己怒气的,否则就苏昭的想法,现在就把神晓瑜弄进去,让一群府卫干了他!让他死在床上。

愤怒的苏昭双眼像是喷火一样,神晓瑜就觉得自己被苏昭眼中的光给吓到了,太恐怖了!那可是炽烈的贪婪和觊觎啊,而且苏昭彻底的暴露了她的色魔本性,还想把自己抢进宫?美得你吧!

“本尊告诉你!本尊才不会进你的太子宫!你想让本宫上你的床?没门!本尊明白的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贪图本尊的美色也没用!本尊什么身份啊,怎么可能做你的男宠!”神晓瑜说的义愤填膺,理直气壮、他觉得自己如此明白的表示了决心,苏昭就死心吧!

一向都是清冷孤傲的神晓瑜是被太子的猥琐给激怒了、彻底的失去了理智,那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出来了。

可神晓瑜说完之后,就感觉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呢!

卫驰和萧盛禹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们怎么就感觉神晓瑜跟太子有染啊!否则用得着这么气急败坏么?还是说太子粗犷,已经对神晓瑜动手了啊!

神晓瑜傻眼了,自己刚才好像激动过头了,而且不远处似乎也有人过来了。

神晓瑜就扭头,然后看到远处真的有人过来了,而且还是神宫飞船上的人!

银色长袍、银色长靴,为首的人是个老头,面色端庄,只不过那老头正用惊悚的眼神看着神晓瑜。而在老头身边的就是庄宗!庄宗原本是满脸赔笑的,只不过现在庄宗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了。

苏昭刚才气过了头,这才看到有人来了,不过扭头看到一队银白色衣服的神宫人时,苏昭就感觉自己看到了现代的宇航员,神宫这些人可以啊!竟然都懂得太空服装了。

“苏昭,你干嘛呢!快下来!”庄宗蹭蹭的跑到了苏昭面前,挤眉弄眼的让苏昭赶紧下来。这是软榻,不是床!太子这是饥渴到了什么程度啊,想在软榻上来个霸王硬上弓么?这么多人看着呢!丢人不!

庄宗心焦啊!皇宫离了自己真的不行啊,自己就是想在长老殿住上几天,结果苏昭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强抢神宫上使当男宠啊?这不是作死呢吗!

苏昭不情愿的从软榻上跳下来了。

而神晓瑜也收敛了刚才的愤怒,平静一下心态才冲着走过开的老人笑道:“孙长老,您怎么来了!”

来的人不是神宫元帅,而是长老。长老在神宫的地位很高,不过却是一个闲职,跟其他国家的长老有些类似,但管的事情没那么多了。

可长老都是德高望重、有威望的人!神晓瑜就觉得自己的丑态被孙长老给看见了,丢人呐!

孙长老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了,可是精神很好,尤其是那双眼睛精光闪闪的,看起来十分的精神。他是笑眯眯的走来的,脸上的笑容可以说是很亲切的,但是却也带着一种让人不敢在他面前张狂的气势。

苏昭知道,那才是超级强者的威压。明明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玄气或者魔法波动,但他人本身就拥有强大的气场!所以才拥有这种气势,孙长老身上的这种气势庄宗就深有体会!

刚才陪着孙长老过来的庄宗虽然不觉得压抑,但是跟孙长老走在一块很不舒服啊,庄宗就觉得自己这个皇帝低人一等一样。庄宗是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的,一点都不想跟孙长老走在一块,但是没办法啊,自己这个皇帝还是得陪着人家!

“呵呵~上使是跟太子开玩笑的吗?”孙长老的一双老眼只在苏昭身上扫了一下,就让苏昭浑身不舒服,而孙长老也瞬间就看透了苏昭修为,武宗巅峰已可冲击武王,而且还是全面魔魂,甚至苏昭的身上似乎还藏着让孙长老看不透的秘密。

大周太子很让人惊奇啊!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呵呵~肯定是开玩笑,都是小孩子!小孩子玩笑!”不等神晓瑜回答,庄宗就在一旁开口了。不是开玩笑难道是认真的啊?!大周可不敢跟神宫认真,之前庄宗看到天空上飞来的巨大飞船时,差点被吓晕,那是什么神迹啊!竟然会飞!

神晓瑜就撇了庄宗一眼,要不是看在你是皇帝的面上,真想一巴掌扇死你啊!你特么才是小孩子呢!

孙长老倒是笑着点头:“我也觉得太子是在跟上使开玩笑的。”

孙长老知道神晓瑜的癖性,从小就有严重的洁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靠近身边一米之内的,而刚才他就看到大周的太子已经跳到神晓瑜的软榻上了,这么严重的事情神晓瑜竟然能容忍?!难道说神晓瑜跟太子之间真的有什么微妙的关系?

神晓瑜可是法帝级别的超级高手了啊!只要神晓瑜愿意,完全可以秒杀了苏昭,即便不出手也可以启动金光防御啊,为什么神晓瑜就那么呆呆的任由苏昭欺负呢?很让人费解啊!

“苏昭,还不快点来见孙长老!”庄宗见孙长老松口了,就急忙拉了苏昭一把。

苏昭站在孙长老面前看了看,才说:“孙长老好!我一看就知道孙长老是德高望重的长者!您老一定会长寿的!”

苏昭的声音算不上好听,那黯哑甚至有些低沉的音色适合战场发号施令,可她说的话却让孙长老舒坦!作为一个超级强者,最怕的是什么?还不是寿元!所以太子说自己长寿,孙长老就笑着点头了。

不过孙长老却见苏昭眉头一皱,指着神晓瑜,跟孙长老告状:“孙长老,您神宫的上使太过分了!他看中了本宫的人,想抢走做男宠!无耻至极!”

神晓瑜顿时被骂的一愣,你特么放屁!本尊是看中了苏曼青这个人才!哪有抢回去做男宠的!自己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嗜好!

苏曼青也在一旁有些尴尬,但他很快释然,他本来就是苏昭的男宠啊!不管怎么掩饰、自欺欺人的,他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而且刚才苏昭对自己的维护他是看在心里的。

这种能够享受太子保护的感觉,让苏曼青慢慢的产生了一种依赖。

北疆王已经很干脆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了,他觉得看庄宗和太子耍无赖也是一种乐趣啊!可惜北疆王的气场太强大,孙长老还是朝他多扫了两眼。只不过北疆王脸色冷硬不为所动。

“什么?太无耻了!苏先生可是太子的最爱!夺人所爱那可是该拼命的!”庄宗也在旁边严肃脸。

庄宗就觉得国家跟女人是不能让给别人的,这才是涉及到国家尊严的事!对太子来说,男宠就是女人啊,最爱啊!怎么能够让别人染指!

“苏昭,你胡扯!本尊是……”神晓瑜指着苏昭就反驳,可不等他说完话,苏昭就叫了起来:

“本宫哪有胡扯!周围这么多人都看着呢!神晓瑜,你狼子野心、色胆包天的抢本宫的人,现在还敢赖账吗!你进宫的时候明明看到了本宫,却偏偏绕开了走!不就是想趁着本宫不在的时候来这里抢人吗!你已经被*冲昏了头了!”

神晓瑜就觉得自己彻底的被苏昭给染黑了!

男宠?对伟大的神宫皇族来说,这是什么鬼啊!名声啊!神晓瑜就觉得自己的名声是彻底毁了。

“卫驰,太子的话是否当真?”庄宗立刻相当严肃的质问卫驰。

卫驰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呢?只能苦巴巴的点头。然后庄宗就腆着脸到孙长老面前,笑道:“朕身边的这个禁卫统领是大周最正直的人,他说的肯定是真的!看来上使大人的确垂涎太子男宠的美色啊!”

“庄宗陛下,您说话要注意影响,负责任啊!”神晓瑜都快气疯了,他觉得只要让庄宗和太子这两个不要脸的人凑在一块,那绝对没有好事的。

“朕说话一言九鼎!”庄宗立刻挺起胸脯,说的正气凛凛。

神晓瑜被这群不要脸的货给打败了,一个个耍无赖的说谎,一点都不脸红的,然后神晓瑜忽然就想起来了,自己曾经遭到暗杀,这个庄宗也推的一干二净啊!跟他们说话,完全就是扯皮啊!

孙长老依然是一脸温和的笑容,他听着几人说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变过,不过他的眼睛却是落在了这个被争抢的男宠苏曼青的身上。

第一眼看去就觉得这是一个病体支离、年寿不足的残废啊。可细看之下却发现这个人身上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清隽气息,那清隽气息看到便让人觉得舒心和无法漠视!

好一个风姿卓然的青年!即便这青年没有什么修为,光是这份气度也足够说明他的才华了!

孙长老心里赞叹了一句,又看了不远处的北疆王一眼,忽然就觉得大周真是人才济济啊!这个青年的文、北疆王的武、堪称文武双壁啊!可惜啊……苏宁玉这个蠢材不会用,一个被孤立的裂土封王、一个被打断了腿的成了太子男宠。

人才遭到了如此荼毒,大周还能好了?那才是奇了怪呢!

“孙长老啊,您看要不要把上使带回去呢?”恩~带回去教训一下,竟敢想太子的男宠!庄宗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给你们添麻烦了!”孙长老笑着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表面上看起来孙长老还是很随和的,但是他这份随和中所透出来的从容也表示了神宫对于大周皇族的超然。

孙长老感觉自己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有几道目光追随而来,那是不甘、屈辱和反抗的目光,孙长老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些目光中有北疆王、太子的。

“这两个人就是大周的变数啊!”孙长老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见孙长老已经走了,神晓瑜也呆不下去了,他一点都不想站在苏昭面前,然后被苏昭这个流氓用可以把人剥光的眼神盯着看!

“本宫告诉你们!大周需要出五百名魔法师!这是神宫给你们的任务!”神晓瑜气鼓鼓的哼了一声,爬上了软榻,然后就看到雪白色的软榻上有两个黑乎乎的脚印,一下子想起苏昭刚才就直接跳到了自己的软榻上啊!

神晓瑜狼狈的从软榻上滚下来了,因为惊恐,差点摔倒。

还是身边的侍者们看出了神晓瑜的不好,连忙上来隔着衣服扶住了他。

苏昭这才注意到,那些侍者在接触神晓瑜的时候都是带着手套的,而且神晓瑜身边的侍者只有几个人带着手套,想来就是这些人才有机会服侍神晓瑜的。

“哼~有毒物质都会漂浮在空气中,既然有洁癖,是不是应该别喘气啊?!”苏昭就看着神晓瑜哼了起来。

神晓瑜被说的一噎,顿时感觉很不妙啊!虽然他讨厌太子,但是却觉得太子说的很有道理啊。空气中是有很多脏东西的!怎办?怎么办?神晓瑜忽然就觉得很慌乱。

对于一个严重洁癖的人来说,周围的脏东西就是最让他惊恐和慌乱的,所以被苏昭“点醒”之后的神晓瑜一脸灰败的走了。

“苏昭啊,空气中真的有毒啊?”庄宗见神晓瑜走了之后,也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刚才苏昭说的话,庄宗就有些害怕了。

“自然是真的!”苏昭撇了庄宗一眼,然后就看到北疆王要走,苏昭立刻喊他。

“萧盛禹,正好啊,你来本宫这里了就进来吧!”

苏昭的口气喊得挺熟络的,可在别人听来可就不这样了,谁让太子的名声太臭呢!而且刚才太子还跟神晓瑜掰扯男宠的事情呢,现在就用这种口气跟北疆王说话,那意思表达的不要太明显哦。

北疆王停下了脚步,脸色冷硬的看向太子。自动的忽略了周围人看向自己的复杂眼神。

萧盛禹知道太子是真的有事找自己的,所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而且刚才萧盛禹就是有事找太子,所以才跟太子同乘一骑的,可惜被太子搞的没有心情说了。

庄宗就挪到了苏昭身边,那胳膊肘子捅了捅苏昭,小声说:“萧盛禹不会从了你的!”你还是死心吧,而且庄宗就觉得苏昭要是对萧盛禹用强的话,恐怕会发生流血事件啊。

“苏梅还在外面呢!”苏昭想快点打发走庄宗,便说。

“啊?她还没有回宫啊?”庄宗心焦死了。苏梅着臭丫头!

“恩,就在柴猛的军营中,你还是去看看吧!”苏昭说。

本来还挺着急的庄宗立刻就淡定了,他瞅了瞅卫驰,然后沉吟了下,很淡定的说:“朕也来了,一起进去坐坐吧!”

庄宗说完就不等苏昭答应,很有气势的走在了前面。让这一群人都跟在后面的感觉真好啊!刚才庄宗跟孙长老走在一块都要压抑死了,还是在这些人面前做皇帝的好啊!

庄宗说着就进了太子宫了,苏昭也不能把他拉出来,只能推着苏曼青就要进去,这时候赶来的王德忠就连忙接了过来,哪里能让尊贵的太子直接动手推苏曼青的轮椅啊!

萧盛禹的目光就在苏曼青和苏昭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他脸色很不好看就是了!

跟着萧盛禹一块来的还有萧鸿飞,只不过刚才萧鸿飞就没有过来,眼看着萧盛禹要进太子宫了,萧鸿飞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卫驰等人自然是留下来了,毕竟他就是负责保护庄宗的啊!而且卫驰没有看到孙大和孙小二,应该是这两人都被留在长老殿了。

“你身边那两个护卫呢?就是被你从国库弄走的那俩?”苏昭就跟在庄宗后面问。

庄宗很神秘的看了苏昭一眼,嘿嘿笑道:“你知道长老殿有个天然的灵气浴池吧?不是温泉,是灵气!那里面的灵气可充裕了,让孙大和孙小二疗伤是很好的!而且朕跟大长老说了,等两天要把他们俩人要回来的,若是还没有治好伤,朕就继续住在长老殿!”

苏昭就觉得庄宗够不要脸的,她可没有忘记庄宗是怎么死皮赖脸的进了长老殿,然后被人嫌弃的冷落他的,结果他还厚着脸皮的带着两个受伤的侍卫去疗伤了。

“是不是长老殿答应治伤,你才回来的啊?”苏昭又问。

庄宗就嫌弃的看了苏昭一眼,怒道:“朕是为了陪着孙长老才回来的!”

混蛋儿子!把朕想成什么人了。

“孙长老来干嘛啊?怎么又走了?不会是领着神晓瑜那只迷糊的牲口回家的吧!”苏昭又说。

“朕不清楚,孙长老应该是下来散散心的吧!朕就只想让他看看皇宫前面,朕是不会把他往后宫领的!”庄宗才不会让孙长老看自己的妃子和女人呢!

“孙长老就跟着你走了一路?什么都没做?”苏昭不相信,刚才看到孙长老,苏昭就觉得那货是出来打听情况的啊!孙长老长着一双火眼金睛,在大周的皇宫这么走一圈,应该就了解整个大周的情况了吧!

神宫之于大周就是主权国的存在,孙长老下来走这么一趟,也就是像领导视察了。

“他能做什么?孙长老也真是的,朕领着他看了皇宫,他也不邀请朕去参观品鉴一下飞船!”庄宗有些懊恼。

飞船刚来的时候的确把庄宗给吓到了。可是很快庄宗就对那巨大的飞船感兴趣了,他觉得那是一个稀罕物啊!若是大周也能弄一个飞船,庄宗一定要把那飞船当成自己的宫殿!

跟在他们后面的北疆王,听着这两人毁五官的谈话,脸更黑了。大周的皇族就是这么儿戏的吗?!怪不得其他国家拼命的欺压大周,原来都是因为这两个混蛋啊、有这种混蛋,大周还能好的了吗?!

“殿下,国师大人说需要梅大人去帮忙!”这时候小雀从外面跑回来了,之前小雀被苏曼青安排去帮国师主持祭祀了,然后小雀就带着国师的需要回来了。

“哦,那就让梅解语去吧!”苏昭随口答应了一声。虽然心里也疑惑国师为什么找梅解语帮忙,但是想到之前梅解语那混蛋引诱自己的事情,苏昭就觉得让梅解语个小混蛋去也没什么!

庄宗就奇怪了,问苏昭:“国师干什么还需要你身边的男宠帮忙啊?”

找谁不行?还要找苏昭身边的男宠?难道大周没人了么?!庄宗是很要面子的人,他就觉得让梅解语去帮国师很不好啊!一个男宠能干什么?庄宗都舍得让自己身边的禁卫统领卫驰去呢!

“国师说了原因吗?”苏昭就问,正准备走的小雀停下来,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国师没说。”

一直被小厮推着,没有说话的苏曼青却忍不住的皱了眉头,国师是给周家祭祀啊,梅解语是太子的人,也算是周家的仇人了,梅解语去了真的没事么?周家趁机刁难什么地,梅解语能应付么?梅解语这个坑货一般人算计不到,但是周家直接动武呢?梅解语也行?

“殿下,国师祭祀需要人手,不如让臣也去吧!”苏曼青就说。

苏昭挺惊讶的,需要人手你一个残废去干嘛?虽然心里这么想有些不厚道,但苏曼青因为双腿残疾的确只能胜任一些动脑的事情,动手的事情一般都轮不到他的。

“这样吧,让沙曼带着几个人一起去!”苏昭犹豫了一下,才说。

沙曼在自己身边做护卫,人还是很靠谱的,本来苏昭是想让沙卡去的,可惜他是个莽汉,就只好让沙曼去了。

苏曼青这次没有说话了,其实他就是担心梅解语去了之后出什么事而已,既然有沙曼跟着,那就没事了。苏昭身边靠谱的侍卫也就是沙曼了,苏曼青都有些嫉妒呢,太子殿下还是很在乎梅解语的,竟然舍得让身边最出色的护卫护送。

“这就是你说的沙曼啊?”庄宗就来兴致了,他听说苏昭最近在收留蛮族人,而且还因为此事跟周家起冲突了呢!现在庄宗就看到太子身边站着一个魁梧壮硕、穿着红衣的汉子,十分显眼啊。

可惜庄宗看不透沙曼的修为,否则庄宗还想做一回说客的,看能不能从太子这里扒拉点人,做自己的护卫。

“好壮的汉子!你什么修为啊?”庄宗既然看不透沙曼的修为,那就直接开口问了。

可沙曼根本就不回答,他用审度的眼神看了庄宗一眼,高傲的沙曼显然对庄宗这个皇帝没什么兴趣的,因为沙曼根本就没有从庄宗的身上感觉到让他敬佩的气息啊!

所以沙曼很干脆的跟着梅解语走了。只要是主人吩咐的事情,沙曼都会认真去做的,即便是保护梅解语。

梅解语走之前是想跟太子道别的,或者说想来太子身边晃荡一下,也好让太子加深一下对自己的印象,可惜梅解语看到庄宗很生气的样子,梅解语就没有过来。只是在远处神情的凝望太子,忽然就有种别离的伤感……

“苏昭啊,管管你身边的人,见了朕不行礼也就算了,怎么朕问个话都不回答呢!他还有没有把朕当成皇帝来看!?”庄宗冲着苏昭发火。

苏昭直接不吭声了。

萧盛禹就在一旁用审度的眼神看着这对父子,看这两个人时间久了,萧盛禹就会产生一种很奇怪而且复杂的情绪。之前他是鄙夷这俩人的,身为皇族一点觉悟、责任都没有!可现在看着两人说话这么随便,萧盛禹忽然就觉得这两人之间有着皇族人难得的亲情。

是的!那种在皇族中早就消失了的亲情。太子跟庄宗之间的这种说话口气和神态,让萧盛禹嫉妒!

萧盛禹出生在北疆王府,父亲就是前任卫王,膝下几个孩子,个个都是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个个出色!在外人看来这几个弟兄和睦友善,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王爷的爵位只有一个,军权只有一人可以统领,在王府中遭遇了怎样的波谲云诡,经历过怎样的争斗才活下来,也只有萧盛禹懂了。

“萧盛禹,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朕被太子欺负,你很高兴啊!”庄宗对着苏昭发完脾气,又来找北疆王出气了。

让你在一边装木头!作为大周的臣子,看着自己这个皇帝被欺负无动于衷真的好吗?!即便你是北疆王,也还是自己的臣子!

时刻不忘敲打一下萧盛禹的庄宗,根本就无视了萧盛禹身上那种阴沉的煞气,因为大条的庄宗根本就感觉不到啊!

“既然陛下生气!那微臣就帮殿下教训太子吧!”萧盛禹说话了。

冷着脸说出来的话让庄宗楞了一下子,然后庄宗就怒吼了起来:“萧盛禹!你干嘛?!想对皇族动手?你眼里还有没有大周的皇族?!”

------题外话------

谢谢: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1朵鲜花、18693718930 送9鲜花。我觉得挺勤奋的,有么有~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