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国师吃醋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盛禹你还想对大周的皇族动手?!

庄宗喊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啊,而且声音很大,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

周围的人都被庄宗这句话给喊傻眼了,你做皇帝的已经不止一次的跟别人说北疆王狼子野心了,现在又当着人家的面喊了出来,你让别人怎么想?你让人家北疆王怎么想?!

北疆王……

本王已经无话可说了好不好!

“看吧!被朕说中了吧!哼~”庄宗相当高冷的哼了一声,转身拉着苏昭就走。

北疆王这货太坏了,咱们不跟他一起了,凉着他,最好让他知难而退的自己滚蛋!

萧盛禹就看着太子被庄宗拉走,冷硬如铁的脸上蔓延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萧盛禹就敏锐的发现,虽然刚才庄宗还冲着苏昭大吼大叫的,但只要自己这个外人一搅扰,庄宗立刻就跟苏昭抱成一团了!一致对外。

这就是亲情啊!

萧盛禹叹了口气,不过旋即心里的狰狞和戾气便涌现上来了。

从刚才庄宗跟太子的吵闹来看,这两人也没有那么和睦嘛!什么太子跟庄宗一条心,什么庄宗相当信任太子!自己只需要稍用计略,完全可以离间这两个人啊!

“看着庄宗跟太子反目,这应该是极好的!”萧盛禹笑了笑,很潇洒的跟了上去。

前面的庄宗就撇了身后一眼,然后看到萧盛禹竟然跟着他们,庄宗就跟苏昭说:“这小子不要脸啊!还跟上来了,苏昭啊,你去把他赶走吧!”

“为什么要赶走!?我找他还有事呢!”苏昭哼了一声,然后在庄宗惊悚的注视下,苏昭笑容灿烂的迎着萧盛禹走过去了。

萧盛禹抬头就看到太子一脸温和到灿烂的笑容走来了,因为脸上太灿烂的笑容,太子的脸就像是会发光一样,那种近乎空灵而美好的笑容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残暴的太子脸上,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了,这就看的北疆王有些呆了。

萧盛禹就觉得仿佛采颉了一缕阳光铺撒在太子的脸上,让她的笑容格外明媚,而且萧盛禹就觉得这种笑容刺眼呢!

在太子走到自己身边之前,萧盛禹避开了太子的眼神,装作欣赏太子宫的布置。

“卫王殿下,本宫要谢谢你啊!来~去本宫大殿,本宫想好好招待你一下!”苏昭上来就拉萧盛禹的手。

那盯着太子的庄宗就开始抽嘴角了,他算是明白了,太子这个混蛋必然是看中了卫王啊!看萧盛禹那英武不凡的模样,八成是太子换口味了啊!可是庄宗很忧心啊,看萧盛禹这种目无皇族的模样,他若是不乐意的话会动手打太子的吧!

怎么办?朕是调集禁卫帮助太子搞到卫王呢?还是劝太子别动手啊!真是两难的抉择!

这是萧盛禹第二次摸到太子的手了,之前一起骑着翼虎王的时候,萧盛禹就感觉太子的手很柔软,而且触摸之下就会让自己的心里过电一样产生酥麻的感觉,这次更是如此。

这种奇异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殿下,本国师回来了……”萧盛禹还不等从苏昭手里抽回自己的手,一个飘渺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了。

一身白衣翩翩的国师回来了,乌发高束、面色端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可他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人感觉恍惚,尤其是那双看似平静实则底蕴波澜的眼睛,让人看一眼就能沉沦。

这一次回来的国师变得更加深奥了。

总之,萧盛禹看到国师的时候,就有一种高深莫测、在他面前不敢放肆的感觉!

萧盛禹一生要强,脾气耿硬,最看不惯的就是国师脸上这种表情,他甩开苏昭的手,面相国师,冷笑道:“好一个计谋!好一个名声枷锁!”

萧盛禹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一般人还真的听不懂!可是苏昭和国师都听得懂,萧盛禹在说国师给周家举行祭祀典礼的事情!

在别人看来,国师为了周家做此举,明显就是在抬高周家的威望,可萧盛禹这个冷面男竟然一眼就看透了国师的目的,并且以此推测出国师已经跟苏昭站在一条战线了吧!

国师并没有多少惊奇的表情,只是目光多在萧盛禹的手上停留了片刻。萧盛禹的手上关节粗壮,整个手看起来都苍劲有力,典型的战将之手。

“咦?国师,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不是还让苏昭的男宠去帮你了吗?”庄宗一看到国师就惊奇起来,也就打断了国师要跟萧盛禹的对话。

国师就冲着庄宗笑了笑,那明艳的笑容都让庄宗觉得晃眼。

“祭祀已经完毕,只需要梅大人带着九十九名童子在祭坛上坐上三天就成功了。”国师就祥和的笑道。

三天三夜?不是重点!重点是童子!

梅解语还是童子么?谁都知道他已经是被太子玷污的人还不好,而且就梅解语那骚包的模样,谁能相信他是童子啊!

庄宗的嘴角就直抽抽。

萧盛禹冷着脸笑了起来,那笑容就诡异了,萧盛禹算是明白了,国师这是在对付梅解语呢!

而苏曼青却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国师不会真的对梅解语怎样的,只是这种处罚有些卑鄙!谁能想到高贵又清冷的国师是个这么卑鄙的人呢?!

苏曼青苦笑着叹息,却感觉国师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凝,那种眼神所带来的威压就像是被某种聚光灯、又像是被某种凶悍盯上的峥嵘感,苏曼青抬头却看到国师依然一脸端和的站在几人面前,高贵的如同仙子一般,那风把国师的袍角吹起,翩翩欲乘风而去一般。

国师身上的气息是高贵而且空灵的,仿佛他根本就不属于反间存在一样。

只不过当苏昭走到国师面前的时候,国师身上那种空灵的感觉就好像是被苏昭这种霸气而狂妄的太子给挡住了,或者说是抵消了。却让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看起来那么的和谐。

“你身体没事吧?”苏昭伸手摸了摸国师的额头,因为她看到国师的额头上带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好像很辛苦的样子。苏昭并没有在意梅解语,让梅解语在祭坛上坐三天,还是被周家的人盯着,想来梅解语也不会好受的,不过就当做是给他的惩罚吧,梅解语就是太被娇惯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摸了,是个人都要窘迫一下的,尤其是被太子给摸了!那代表的意义可就大了啊。

可国师仍然一脸端和,那肃穆的模样如临魔观音一般,只是国师眉宇间的那点朱砂透出来的妖娆让人分外留意。

“苏……昭啊!咱们不是有事要商量的么。”庄宗都要吓死了。自己的儿子太畜生了!先是对北疆王动手动脚,现在又对国师蠢蠢欲动,你这样真的好吗?

庄宗就知道宠幸的时候只可以是一个妃子,否则女人是会吃醋的,想来男人应该也一样、

所以庄宗觉得儿子在这方面太不靠谱了,上来拉着苏昭就走。再不走苏昭光天化日之下宣淫怎办?看国师还一脸享受的样,根本就不懂得反抗的啊!

萧盛禹眯着眼睛看着国师,等着太子被拉走之后,萧盛禹就冲着国师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那笑容中似乎是带着鄙夷和敬佩,恩~就是这么两种情感,鄙夷国师不要脸的被摸,敬佩他竟然可以承受得了太子恩!

坐在轮椅上的苏曼青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只不过国师却是从苏曼青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异色,就是太子动手摸自己的时候,苏曼青的脸上明显闪烁了一丝异色。

有趣!这个被太子打断了双腿,囚禁在太子宫的苏大才子这是对太子动了心的节奏啊。国师就飘飘然的走了过来:“苏先生,周皇后已经决定建城,但是周鼎似乎还有迟疑啊!一切还得靠苏先生啊!”

国师这话是轻声说出来的,并没有避讳站在一旁的北疆王。

而听到这句话的萧盛禹也没什么表示和反应,自从国师给周家举行祭祀,萧盛禹就猜到了国师的意思,想来周家的周鼎肯定也是明白国师举动背后的意图,所以周鼎才有迟疑的。

不过对于周鼎和周家来说,建城也算不得一件坏事!这件事就相当于战国时期郑国奸细献策让秦国修建郑国渠、好让秦国无法分力侵略他国一样,虽然是消耗财力的工程,但功在千秋!

周鼎即便明白建城会把周家拖住,但城池一旦建城,那么周家的根基就有了!现在周鼎犹豫的是建这个城池的利弊权衡!

而在周鼎还犹豫的时候,就只有让苏曼青出手了,让他成功的瓦解周鼎的心理防线,放开了手的带着周家去建城。

当然,国师要出手也是一样的,甚至更轻松,但是国师为什么要看着苏曼青躲在太子宫消受太子恩?!还是让他忙一点,顺便担上一点骂名、沾染一点黑暗吧!这是他做谋士的本分!

“什么还要靠苏先生?苏曼青,你还想干嘛?”被庄宗拉着的苏昭就走回来了,因为苏昭听到了国师的话啊!

国师这货故意轻声说出来,就是让自己听见的吧!走回来的苏昭就看着国师,国师仍然是一脸平和的笑容,就像是带着一个面具一样,一点表情的变化都没有。

“苏先生大才,能不能让周家尽快建城,就看苏先生的了!”国师的声音清雅闲淡,一句话就把苏曼青捧得高高地,你想下都下不来!国师就觉得太子最在意的人是苏曼青啊,看看~只是让苏曼青出手去帮忙“劝”一下周家,太子就不舍得了!

国师真是奇怪哦,苏曼青双腿没有治好,是个残废啊!太子这么在意一个残废干嘛!

苏昭就骂娘了,国师你这个货之前不是说让周家建城只需要你走一趟吗!?现在怎么这么麻烦?先是让梅解语过去了,现在又要用自己的苏曼青,自己的人难道是你的部下啊,还得听你的命令?

“呵呵~只需要一计就好,殿下交给我吧。”苏曼青见太子皱眉,便连忙说,他不想让太子为难,尤其是不想让太子跟国师之间起什么不愉快。

尽管苏曼青对国师没有太多的好感,甚至还感觉国师相当危险,可正因为如此,苏曼青才要避免太子跟国师的针锋相对!

在太子的实力没有强大之前,在苏曼青没有探查到国师到底有什么实力之前,苏曼青不能让太子跟国师对上!

“什么建城啊?是给周家的封地吗?朕直接下令让他们建城不就好了?!”在一旁的庄宗听不下去了,说的都是什么啊?为什么给了周家封地之后还要逼着人家建城啊?这种事情不是一道圣旨的事情吗!

苏昭就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庄宗,然后说:“你下令有什么用?他们拖着不办,或者跟你要钱怎办?”

周家完全可以说自己经费不足,需要国家帮忙,然后庄宗有什么办法?是你逼着人家建城的,现在人家说钱不够,你这个皇帝不帮忙?而且周家建城安置的是大周的子民,你这个皇帝不帮忙说不过去。

“朕没钱!跟朕要也没用!”庄宗一下子就*起来了。论光棍谁怕谁啊!

众人……

果然,比无耻的话,没有人是庄宗的对手啊!

苏昭就翻白眼,自己跟他说这些干嘛,庄宗能懂得这些就不会把大周搞成这个样子了。

“大周的封地对我北疆有利,本王可以跟周家合作!”萧盛禹这时候说话了。

苏昭顿时觉得这个主意不妙,北疆王这是要跟周家合作的节奏啊!尼玛~那自己以后怎么拔除这俩货?凝成一股劲的两个势力可就更加难办了啊!

苏曼青很意外的看了萧盛禹一眼,却没有说话,他发现萧盛禹这个北疆的战神实际上是个心机货呢!每句话都带着好几层意思,他说跟周家合作,却是亦真亦假,实际上是想看太子反应的吧!

“殿下觉得这个主意不好?”萧盛禹很有心情的看着太子,他刚才那句话也算是试探了,就是想看看太子在得知自己跟周家合作的情况下会怎样!

萧盛禹觉得太子已经把北疆和周家当成眼中钉了。那么情况危机的时候,萧盛禹还真的不介意跟周家合作呢!即便是名义上的合作,但是只要能看到苏昭吃瘪,也是好的!

“朕觉得……”庄宗刚想说不让萧盛禹跟周家合作,苏昭便开口打断了庄宗。

“本宫觉得这是极好的!那这件事情就交给北疆王了,周家建立起城池之后的确对你北疆的防御有很大好处的!”

苏昭的话让萧盛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不过萧盛禹那双眼睛也盯着苏昭,似乎是在审查苏昭刚才那句话的真实性。

“果然是北疆王出手是最好的!本国师倒是疏忽了!呵呵~”国师又笑了起来,那笑容就让苏曼青觉得有些嘲讽了。

国师刚才开口就是想让苏曼青出手的、结果太子竟然不同意,更在北疆王和苏曼青之间做出了选择,太子是宁愿让北疆王和周家靠在一起,也不愿让苏曼青出手啊!

太子对苏曼青的维护可真是……

“太子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本王告辞了!”萧盛禹不想跟这些人废话了,一个傻皇帝加上几个心机婊,萧盛禹表示跟这些人在一起很累啊。

“有事,很重要的事情,本宫还没有跟你说呢!”苏昭转头看了看庄宗,又说。

“陛下啊,你跟国师谈谈感情吧!我去跟萧盛禹说点事!”

苏昭说完,也不管庄宗什么表情,拉着萧盛禹就走。

又牵手?!

几个人都被苏昭的无耻给打败了。

萧盛禹很不喜欢苏昭摸自己,所以很是不耐烦的甩开了苏昭的手,跟着苏昭往书房的方向走。

国师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没有吭声,然后迅速的撇了苏曼青一眼,刚好看到苏曼青眼中闪过的一抹异色。哎呀~苏曼青看到太子牵着其他男人的手还是很忧伤的啊。

国师就走过来,伸手亲自推着苏曼青,一边笑道:“陛下,听说您今日劳累,不如让苏先生帮您开一副调理的药吧!”

庄宗表示很不了解,但是想到刚才苏昭把他们这些人都晾在这里了,庄宗就只能充当主角的招待国师了。

“不用啦!朕的身体很好,不用吃那些东西!”

国师就笑:“陛下,苏先生的医术无人能及,当初太子打断了他的双腿,并且在他的身体内下毒,苏先生都活下来了,那就是因为他的医术超群啊!”

庄宗更不敢吃了!尼玛~苏曼青被折腾成了这样,谁知道他对太子对皇族有没有恨啊,若是苏曼青使坏的在药中加点“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弄死了怎么办?

庄宗就很心焦的看了苏曼青一眼,试探着说:“苏先生啊,你也别怪太子,太子是真的喜欢你才这样的!哎~爱之深恨之切啊!”

苏曼青表示无话可说,他还真是搞不懂国师为什么会说这么没营养的话,这是要化身毒舌的挤兑自己吗?还要故意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太子折磨自己的往事,让自己对太子产生隔阂呢?

不管怎么说,苏曼青是不会在意的。

苏曼青对自己的遭遇和个人的未来已经不报希望了,早些年的意气风发也因为沦落太子宫而消磨殆尽,现在苏曼青还活着,就是因为看到了苏昭的改变,未来大周的希望或许就在太子的身上,苏曼青只是想看下去而已……

“呵呵~太子的确是喜爱苏曼青的,为了苏曼青,太子都不惜把北疆王推到周家那边呢!”国师又笑。

这话庄宗就听不懂了,但他觉得事情好像挺严重的样子。

苏曼青听得懂,他知道刚才苏昭面对萧盛禹的时候做出了决断,那就是让萧盛禹代替自己去“劝说”周家快点开始建城!

这三个货在院子中说话的时候,王德忠就让苏全在旁边伺候着,自己跑去书房伺候太子了,可王德忠还没有进书房就被赶了出来。

“朱雀,你也出去吧!”苏昭关了房门之后让朱雀也出去了。

朱雀现身在苏昭面前之后,又在房间里消失了。

萧盛禹看着朱雀像是鬼一样在房间里消失,目光闪烁了一下:瞬移!朱雀的瞬移很娴熟啊,虽然朱雀的实力不强,只有武皇的级别,可是身手很诡异啊,也不知道太子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朱雀做护卫。

见苏昭将所有人都赶走了,萧盛禹就大刀金马的在书房中坐下来,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就等着太子说话呢。

“你知道神宫的飞船来干嘛么?”苏昭直接问。

“神宫飞船内有银兵甲士,随便一队都可以灭掉一个城池,现在飞船就在帝都外面,太子应该担忧才是!”萧盛禹就回道。

银兵甲士苏昭没有见过,之前看到的孙长老带着一些银袍武者,那些应该是飞船上的扈从,而所谓的银兵甲士,苏昭听说过,传说神宫内的主建筑就是一个银白色的圆心宫殿,神宫以银白色为尊的,而银兵甲士就是神宫内强者的集合。

传说那些人个个都是超级武者,神出鬼没,却又被训练的如同最严谨的军人一样,纪律严谨,这么一群人能够发挥出多强的战斗力就不用多说了。在这个世界,只要是一般的军人搭配上厉害的阵法也能发挥出超强战斗力的。

“哦~我倒是觉得那些银兵甲士就是来看着你北疆王的,你不听话的带着五万人去助战,他们就灭了你们,呵呵~”苏昭无良的笑了起来。

萧盛禹饶有兴趣的看着太子,他发现太子很恶趣味啊,她似乎很喜欢打趣自己呢!

“你想说神宫飞船是为了黑金矿脉来的吗?”萧盛禹不绕弯子了,直接问。

“不错,黑金矿脉的事情你也知道啊,不知道你的北疆有多少黑金?”苏昭问。

萧盛禹冷笑一声:“那是北疆的事,似乎太子没必要知道吧!”

造反了!赤果果的造反啊!作为一个臣子,这是你对皇族说话的口气吗?!

苏昭想一巴掌扇在萧盛禹的脸上,但是想到这货超人的战斗力,还是算了吧。

“黑金矿已经被盗了!”苏昭又说。

萧盛禹的眼神一凝,认真的盯着太子,沉沉道:“有长老殿镇守,谁能盗走黑金矿?呵呵~还是说你们皇族监守自盗,不想让那批黑金矿被人知道?!”

面对萧盛禹的质问,苏昭没啥反应。

苏昭就是想试探一下,看看黑金矿被盗的事情是不是北疆做的,毕竟北疆有这个实力,看来不是萧盛禹了,那是谁呢?苏昭的脑海里就剩下玄君了!

周家和几个大家族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还没有强横到无视长老殿的地步。

若真是玄君盗走的,那么苏昭就感觉心惊胆战了,玄君到底有怎样的实力?玄君实力越大,苏昭就感觉越发的不放心啊,因为自己已经给了玄君太多的权利!

将来的魔域会成为玄君的领地,这个长在大周内部的毒瘤会不会到了无法驱除的地步?

“看来盗走黑金矿的人,太子也不知道啊!”萧盛禹一直都在观察着苏昭的脸色,见苏昭一脸沉思和凝重的模样,萧盛禹就冷笑了起来。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黑金矿就在帝都外面的长老殿下面,竟然连被盗了都不知道,你们这些皇族还能做什么?!

这一刻的萧盛禹是震怒的,作为镇守帝国北方的北疆王,他为自己守护的皇族如此无能而感觉到无比的愤怒和不值。

“收起你的冷嘲热讽吧!我大周灭亡,难道你北疆就能独存于世?除非你现在就取而代之!否则就你北疆百万人口,你也想称王?!萧盛禹,不要总拿你这幅臭脸面对本宫!本宫不欠你丝毫!作为臣子,你驻守边疆乃是职责!”苏昭指着萧盛禹就骂了起来,这货整天在自己面前摆着一张臭脸,真是够了!

萧盛禹被骂的有些呆,或者说他没想到太子竟然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取而代之?萧盛禹不是没有想过,但是眼看着皇族还有长老殿的支持,太子还有几万新军,大周还没有彻底糜烂,萧盛禹根本不想挑起战火的。

但是萧盛禹也不是任人辱骂的脾气,他立刻长身而起,魁梧的身材带着霸气的峥嵘,怒视苏昭:“若你有本事收拾好大周这个烂摊子!本王就给你驻守北疆,你皇族无能,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萧盛禹这才算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苏昭就乐了,笑呵呵的看着萧盛禹,她就知道萧盛禹这种人虽然自视甚高,看起来牛气哄哄,似乎你稍微得罪他,他就灭了你造反的样子,但只要没有逼到绝路上,萧盛禹还是不会造反的。

刚才苏昭那么骂他,也是激他说出真心话。

萧盛禹看着苏昭脸上猥琐的笑容,目瞪口呆,这个太子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刚才还骂的那么凶猛,现在就换上笑脸了?给谁看!

“哼~!”萧盛禹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不过在萧盛禹走出门之前,苏昭开口了:“带去神宫的军队不要精锐,他们就是让你们在战场上做炮灰或者辅助兵的!”

不管是大周还是其他几国,被神宫征兆去的军队都不可能担任主力,神宫的银兵甲士并不是最精锐的兵种,但比北疆兵还是强悍了无数倍,所以这几国的兵做炮灰都不太够资格!

战场上是需要辅助兵的,几国的精锐去了之后,只配给神宫的军队做辅助兵!

“你从国师那得到的消息?”萧盛禹没有回头,说完之后听苏昭没有回答,萧盛禹就又道:“不可尽信国师!”

说完,萧盛禹就头也不回的打开门走了,苏昭就坐在书房中发呆,刚才跟萧盛禹的一番交谈也算是明白了他的心,不过苏昭也明白,要控制萧盛禹太困难了。北疆已经行使独立主权太久了。根本就不容苏昭等皇族染指,而且萧盛禹这个人就不是会听别人的料。

不过萧盛禹不给自己添麻烦就行了,还能帮助自己镇守北疆!

现在苏昭只需要先收拾一下国内的烂摊子,在一个月之后攻击大楚中大获全胜,便可彻底的扭转整个大周的局面,对楚战争可谓执牛耳之举,一发而动全身!

只是……在黑金矿脉被盗的情况下,神威大炮和千钧战车用什么材料呢?看来自己还得去找玄君看看了。若是可以的话只能从玄君那里弄黑金矿,然后还得答应玄君提出来的各种条件。

哎~跟腹黑大尾巴狼要价还价的日子最苦逼了!

“萧盛禹啊,这么快就走了啊!留下来一起喝杯酒啊!国师回去拿酒了哦!”院子里的庄宗正在跟苏曼青聊天,看到北疆王怒冲冲的从书房出来就走,庄宗就喊了。

“多谢陛下!在下军务繁忙。”萧盛禹勉强答应一声,脚步不停。

庄宗的脸就黑了!尼玛~不想留下就直接说,编个借口也这么勉强!军务?你在帝都还有军务啊?当朕是傻子啊。

------题外话------

谢谢:15902234095 送了1颗钻石、云白97 送了1颗钻石、15902234095 送了9朵鲜花、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朵鲜花、赤色的约束 送了10朵鲜花、

爷把风骚的国师给放出来了~乃们高兴不?高兴的就给爷笑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