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太子耍流氓/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萧盛禹实在是过分!朕跟他说话,他都不过来!”庄宗看着走掉的萧盛禹,表示很生气。

苏曼青在旁符合着点头:“所以让神宫带走他五万人,他这是伤心了吗?”

庄宗闻言,心情立刻就好起来了!一想到北疆王被带走了五万人,庄宗就觉得舒坦啊,所以萧盛禹生气就生气吧!朕还是很大度的,让他发发脾气。谁让他掉肉了呢,呵呵~苏曼青果然懂得陛下心思,一句话就让庄宗舒坦了。

“呵呵~朕发现先生真是个妙人啊,有你陪着朕,朕很开心!~”庄宗说的是实话,苏曼青别看清隽文秀的,但是说话很幽默,庄宗表示很开心。刚才跟苏曼青聊天的时候,庄宗就觉得很开心。

可庄宗接下来就不开心了,因为他看到太子阴沉着脸走过来了。

庄宗觉得自己刚才说苏曼青是“妙人”,所以让太子吃醋了吗?!完全没有必要啊,朕的取向是很正常的,对男人没有兴趣啊。

可看着太子阴沉脸的模样,庄宗还是比较心焦的,然后还忽然发现自己距离苏曼青有些近了呢,就连忙站起来,打算离苏曼青远一点。

“陛下,您慢点走。”陆秉承就急忙上来扶着了,这个老太监现在也是极有眼色的,他也看到太子的脸色不好看!所以就知道陛下起来这是要跑路啊!

陆秉承觉得庄宗也够辛苦的,这么害怕太子,您就别过来了啊!谁让你陪着孙长老的时候非要往这边带,还不是让太子帮您应付孙长老,结果现在孙长老是走了,可您就苦了吧!看您在太子面前被吓得吧。

“谁说朕要走了,朕还等着国师送酒过来呢!”庄宗很不高兴,他觉的陆秉承在怂恿自己赶紧走啊,好像自己多害怕苏昭一样。

苏昭是自己的儿子!儿子还敢对父亲动手啊!反了天了。

陆秉承见庄宗生气,立刻不敢说话了,他就知道!只要庄宗在太子这里受气,肯定是要找个地方出气的,而自己就是出气筒啊!

“你还不走?”

苏昭过来了,坐在了刚才庄宗坐下的位置,看着庄宗问!刚才这里热热闹闹的很多人,现在国师、萧盛禹都走了,庄宗赖在这里干嘛。

“你这是在赶朕走?”庄宗就心焦,现在他就觉得自己跟太子说话总是这么心焦呢!

“你在这里干嘛?对了,书房的奏折还没有看完,你去看看吧!~”苏昭就说。

庄宗犹豫了一下,说:“朕很长时间没有去后宫了,朕去看看吧!哎~那些美人肯定都想朕了。”

“你还是去看看孙长老走了没有,你也不怕他在皇宫乱晃荡,看中了你的哪个美人直接带走啊!要不然你出去看看苏梅也行,她就在柴猛的军营里,你也不怕她受欺负!”苏昭就直白的说。

庄宗想想也对,还是孙长老那些人棘手啊!至于苏梅,那就不用管了,庄宗觉得苏梅还是比较喜欢柴猛那个小子的,而且庄宗也觉得柴猛不错。

太子身边这么多的能人,庄宗总得从她身边挖点走啊!柴猛就行。

“殿下,我回来了!”庄宗刚打算走,小雀从外面回来,一脸朝气和青春的小雀像是快乐的小鸟一样跑到了苏昭身边。

庄宗就看着小雀发呆,这么嫩的小姑娘哦~

“陛下,您好!”小雀被中年大叔的眼神看的有些毛,怯生生的冲着庄宗喊。

小雀娇羞的样子更好看了!庄宗觉得自己大饱眼福啊。

藏在暗处,一直保护着太子的朱雀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知道太子不喜欢女人,所以放心的让小雀出来做护卫,但是忘记了庄宗这个老色狼啊。

“好好~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你是苏昭的护卫?”庄宗腆着老脸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小雀。

若是换成一般人,能够得到皇帝的垂青,那自然得贴上来了,可是小雀不是一般人,而且她还挺怕这个中年帅大叔的,大叔的眼神好亮,眼睛里藏着些小雀看不懂的情绪。

“我……我叫小雀,是太子的护卫。”小雀缩着脖子答应,那双琉璃一样闪闪发光的大眼睛都要把庄宗给闪瞎了。

“呵呵~好名字,你人就像是只小金丝雀一样,欢快~”庄宗嘿嘿笑着,看向苏昭。

庄宗就在想,自己直接开口跟苏昭要这个护卫怎么样啊?一个护卫而已,太子不会不舍得吧,可庄宗都没有开口呢,却见苏昭暴怒的站起身来,指着庄宗就骂:“你个老淫贼想干嘛!我身边的护卫你也要抢啊!你能不能靠谱点,神宫的飞船就在外面呢?你都没有火烧眉毛的感觉?你知道他们来干嘛的么?!”

苏昭心焦好不好,自己都要着急死了,庄宗竟然还有闲心泡妞。这皇帝的心得宽广成什么样啊!

“不孝子!有你这么骂父皇的吗?!食色性也,再说朕有你那么急不可耐吗?!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摸了萧盛禹又摸国师,你看朕都没有对小雀动手!”庄宗也很生气,凭什么苏昭可以左拥右抱的,不让自己泡妞啊!

陆秉承和王德忠见这俩人又吵架,全都自动后退几步,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出头。

“你懂个屁!现在就滚!给我滚蛋!”苏昭看着庄宗梗着脖子、脸色通红的模样就更心焦了,真想给他一拳啊。

“这是朕的皇宫!我就是不走!”庄宗脸更红了,混蛋太子又骂自己混蛋!

“我告诉你!苏护马上就回来了,你不听话,朕就让苏护教训你!你以为你还可以欺负朕啊!”

庄宗的这句话让苏昭心里一怔,苏护?那是自己在边关呆了那么多年的二哥么?二哥要回来了?

苏昭瞬间感觉心情很好啊!苏护从小就对自己不错,苏昭的记忆中,二哥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皇族中终于有个可以帮衬自己的人了!这段时间真的是要累死了好不好。

庄宗看没有威胁到苏昭,反而是让她笑的灿烂,庄宗就更加生气了,又说:“朕告诉你!以后你再敢骂朕,朕就不让你做太子了!”

这句话成功的把苏昭给威胁到了,更把身边的几个人给吓到了。

王德忠和苏曼青等人都惊悚的看着太子,生怕太子发飙,而陆秉承就感觉自己腿脚发软,他想跪下好不好。

“你个无耻的淫贼!没用的废物!该死的老混蛋!被人嫌弃的货色!”苏昭脸上的表情很是阴冷,却是盯着庄宗很毒舌的骂了起来。

庄宗……忽然感觉自己要暴走啊!

但是看着苏昭那一脸冰冷的模样,庄宗又很害怕,可是听着苏昭不断的骂自己,庄宗表示真的很生气啊。

“朕不跟你一般见识!”庄宗最后很大度的哼了一声,甩着袖子走了,只有跟上庄宗的陆秉承明白,皇帝该多么苦逼和窝火啊。

“陛下,太子为了国事操劳啊,老奴听说太子一天才睡两个时辰。而且神宫的神晓瑜这些天总是来找太子的麻烦,太子可是为了大周挡着神宫的压力啊!”陆秉承连忙小声劝解。

陆秉承可真是担心,太子跟庄宗反目会成什么样子,粗暴的太子手掌几万新军,而且还有魔域雇佣兵的帮忙,若是太子造反,那……

刚才还气的不行的庄宗,一听到陆秉承的话,就开始心疼自己的儿子了。他也知道这些天太子很不容易的,扛着神宫的压力还有其他家族的掣肘。

“这个该死的神晓瑜!是他惹得太子不高兴啊!朕一定要他好看!”心疼儿子的庄宗立刻就把怒气全都转移到了神晓瑜的头上。

陆秉承……好像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啊,庄宗不会因为迁怒神晓瑜,再次动手暗杀吧!好可怕啊!

“阿嚏~”躺在新换的软榻上,还未出宫的神晓瑜就打了一个喷嚏。自言自语道:“果然,跟太子在一块都被她身上的脏东西给弄的不舒服!”

神晓瑜捏着一方丝帕,挡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边嘀咕。

站在皇宫正门前的孙长老目光转了过来,看着神晓瑜掩着口鼻的模样,觉得神晓瑜似乎是太相信苏昭的话了吧、

“在这里刚好能够看到国师的灵宫,你去过吗?”孙长老温和的开口。

神晓瑜就嫌弃的看了一眼灵宫的方向,说:“没有!清远不让去。”

“哦?”孙长老答应了一声,慈祥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神晓瑜皱起了眉头,神晓瑜知道,孙长老每当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代表他是在沉思的。

孙长老被称为神宫智囊,他一般轻易不会出来的,这次能够坐着飞船来大周,当真是让神晓瑜惊讶呢!像是孙长老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把一个大周看在眼里的。孙长老的身份太尊贵了,尊贵到他根本就不应纡尊降贵的来大周。

“孙长老觉得有什么问题?”神晓瑜问,他觉得孙长老似乎对清远的灵宫很感兴趣的样子。

“清远这些年在大周的情况没有汇报回去吧?所以你就亲自来看看么?”孙长老就看着神晓瑜,问。

神晓瑜脸上有些不适了,正尴尬时,庄宗带着一大堆人过来了。

“哎呀~原来你们都没有走啊,那真是太好了!朕已经命人准备了酒菜,不如跟朕一起用膳吧!”庄宗上来就笑。

孙长老温和的笑着点头,神晓瑜是绝对不吃外面东西的,要吃也是自己信得过的侍从准备,上一次的宫宴,神晓瑜就是滴水未沾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想参加庄宗的宫宴,只不过孙长老都要留下李了,自己一个人走了不合适,只能勉为其难的跟着走了。

孙长老不用看神晓瑜就能知道他脸上什么表情。修为超高的孙长老就像是浑身长满眼睛一样,神识一放就知道周围所有的情况。然后孙长老就发现太子过来了。

孙长老忽然很期待再次跟太子相遇呢,便停下了脚步,指着皇宫中央修建的巨大花园问道:“这一处花园很别致!”

庄宗难得听到别人夸奖,尤其是对方还是神宫的人,连神宫的人都说自己的花园好,那就说明自己的花园真的很不错啊!这种成就感让庄宗兴奋。

庄宗刚想嘚瑟两句,就看到太子的翼虎王过来了。

现在苏昭出行都是骑着她那翼虎王的,绝对的拉风,一眼就能够看到那头巨大的怪兽趾高气扬的走在皇宫中的样子。

孙长老的神识早就到了神晓瑜的身上,而神晓瑜在看到那头翼虎王的时候,脸上就不自在了,甚至是有些气急败坏的就要命令自己的属下抬着自己走。

神晓瑜手下的侍卫自然是听令命令的抬着走了,可他们这些人的速度哪有苏昭的翼虎王快啊。

转眼间,翼虎王已经来到了面前,正好跟要走的神晓瑜碰上。苏昭就坐在翼虎王上冲着神晓瑜冷笑:“您还在皇宫啊!本宫正好要出去,您是不是还要趁着本宫不在、去太子宫啊!”

“本尊为什么要去你的太子宫!”神晓瑜的脸上就有些绯色,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

“呵呵~那有空本宫邀请你去哦~要不今天晚上本宫去拜访你也行!”苏昭笑容有些猥琐,只把神晓瑜气的不轻,然后苏昭欣赏了神晓瑜臭掉的脸色,愉快的走了。

神晓瑜就在软榻上恨得咬牙:“苏昭,你别来找本尊!本尊没有时间见你!”

色魔!淫棍!太无耻了,当着孙长老和庄宗的面就这么暧昧,自己的名声啊!神晓瑜很是郁闷。

“呵呵~孙长老,咱们去花园里面看看吧!”庄宗亲眼目睹了苏昭调戏了神晓瑜,然后庄宗就苦逼的转移话题,苏昭也真是的,怎么当着孙长老的面这么奔放啊!神宫的人生气了怎么办?!

孙长老脸上笑意加深了一些,他刚才清楚的看到了神晓瑜脸上的变化,太难得了!一向都是冰山的神晓瑜也有气急败坏的时候,而且这种气急败坏中还带着一种喜悦的无奈。

那是怎样的情怀呢?孙长老觉得神晓瑜是不是对太子有点意思啊?孙长老可不相信一点都没有!

然后,孙长老就筹谋了起来……以至于完全听不到庄宗的话。

“孙长老?孙长老啊!?”庄宗心焦了,尼玛的~你不就是个长老吗?!在自己面前装蒜什么啊。竟敢不听自己说话!

“恩~我在想,打扰了庄宗陛下,是应该送给陛下一套礼物的!”孙长老回神,然后就看到庄宗一脸不待见自己的模样,孙长老就笑了起来。

一听到有礼物,庄宗立刻眉开眼笑了,其实庄宗想说:我不要什么礼物,你带着朕去飞船上看看吧!

可庄宗还没有说出来,瞬间就被礼物闪的眼睛都睁不开了。银光闪闪的袍子,而且比孙长老身上穿的还要闪亮呢!

“呵呵~这个多么不好意思啊!我觉得孙长老您身上那件就不错!”庄宗觉得自己穿的比孙长老闪亮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所以,庄宗就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点吧,传跟孙长老一样的就行,不要这么闪亮。

可孙长老听到庄宗的话就抽了下嘴角,这个庄宗还真是品味不低呢!给他一个中档护甲还嫌弃的,孙长老笑着冲着身后的银袍武者招手,立刻就有人送来一套颜色低调点的银色战袍。

“呵呵~两个都给朕啊!那朕谢谢孙长老了!”庄宗立刻就让陆秉承上来接礼物。

孙长老就呵呵了~好你个庄宗又够不要脸的!你知道这一件护甲多少钱吗?本长老哪里说过给你两件,是你不要脸的直接要了!不过既然你这么想要就算了吧。

“一件给陛下,一件给太子。”孙长老笑了笑。

庄宗就点头:“朕就是这么想的!孙长老想的也周到啊!”

跟在后面,斜躺在软榻上像是个慵懒贵妃一样的神晓瑜就半张着嘴发呆,智囊孙长老这是被庄宗给坑了吗?不可能啊,孙长老是主动的拿出了银衣战甲,只是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了庄宗真是白瞎了!

庄宗就是个普通人,银衣战甲对他根本没用啊。

“这件你给太子送去,朕留下这一件!”得了两件宝贝的庄宗悄悄的跟陆秉承说话,庄宗留下的自然是那件闪亮亮的,而给了太子一件颜色低调的。

庄宗就觉得太闪亮的颜色还得自己这个帅哥才能撑得起来,苏昭穿个低调点的都行,庄宗是根本分不出这两个战甲级别和功能的,他就是觉得好看。

而孙长老听到了庄宗的话之后,只觉得想笑,他是被庄宗的愚蠢给逗笑了。那低调的银色战甲是高等战甲,给了苏昭也好!

孙长老已经彻底的看透了庄宗这人,是一个心底不错的人,可惜一点都不适合做皇帝!

陆秉承屁颠颠的拿着袍子去给太子送了。

可太子根本不在太子宫,苏昭出城去看看苏梅,顺便去了一趟闵家锻造。

苏昭没有骑着翼虎王进闵家锻造,而是在门口就下来了,可一身黑袍的苏昭气势禀然、走在哪里都是焦点,所以苏昭刚进来,闵老就带着大批的工匠迎接了。

太子积威无人能挡,谁敢怠慢啊。

“不要搞这么大的动静,本宫不想影响你们工作!”苏昭是带着沙卡和朱雀做护卫的,见闵老要带着人行礼,苏昭就直接开口,快步越过了这些人直接朝着他们办公的房间走去。

“殿下……”闵刍见太子直接往那房间走,开口就想拦,可一想闵鸿都是太子的男宠了,被看到又怎样呢!闵刍只能苦巴巴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就看到自己身边的大匠们也都低着头不吭声,明显是都懂得闵鸿是太子男宠的事啊!

哎~真够丢人的。

苏昭走进了房间才发现,这个房间是他们办公和睡觉一起用的地方,在中间的大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图纸和模具,而旁边的一个床上,闵鸿正睡的香甜。

睡着的闵鸿容颜看起来更美了,那微微蹙起的眉头,抿成一条线的唇微微有些干裂,几天不见,守在闵家锻造的闵鸿明显削瘦了。

而且因为太辛苦,闵鸿都有黑眼圈了。

“殿下……”闵刍跟着进来,刚要说话,却被苏昭制止了。

苏昭对着闵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伸手给闵鸿盖上薄被之后出来了。

闵刍就看的呆了,看太子对闵鸿那温柔的动作,闵刍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啊。这都是什么情况?!

不都说太子残暴,虐杀人无数吗?!现在怎么就对闵鸿这么温柔呢?还是说太子性情不定,完全是个两种心态的疯子啊、那自己的儿子得经受什么样的摧残啊。

“模具的事情闵鸿都说了吧?”苏昭就站在门外跟闵刍说话。

闵刍急忙点头:“我们还没有研究好各种兵器的图形!要统一模具不难,难办的是要保证模具的先进,足够使用十年以上,所以就相当于重新研发了!老臣和犬子这些天就为了模具的事情日夜钻研呢!”

闵刍也是变相的给自己儿子求情了,说明自己的儿子不回去那是有原因的,可不能因为这个而让太子记恨闵鸿不侍寝的罪过啊~哎!现在闵家的嫡子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闵刍忧心啊。

苏昭点头,根本没有在意闵鸿不回宫的事情,而关于模具的事情,她事先已经考虑好了,所以等闵刍说完话,苏昭就拿出了几个兵器图。

“这是本宫跟苏曼青,还有闵鸿一起制订的,就按照这个来吧~另外,你过来!”苏昭看了一眼周围,跟着这么多大匠,人多眼杂的,苏昭就勾手让闵刍过来。

闵刍看着苏昭眉眼妖娆、冲着自己勾手指的动作发呆,他怎么就感觉太子内魅秀外呢,忽略太子满身的霸气,有点女人……

闵刍不敢想了,连忙弯着腰跟上了太子。等到了僻静处之后,苏昭便低声问道:“黑金矿还有吗?存货!”

闵刍呆了呆,说:“还有一点点,不过我们制造的神威大炮需掺合其他金属,只用黑金矿的话我们炼制不了,另外太子殿下发明的千钧战车,装甲所用的黑金就更少了,所以我们差不多够了。就是千钧战车内部的动力系统需要黑金多一点。”

苏昭听得郁闷无比,大周的锻造技术就是这样,即便有黑金矿也没用,因为根本就炼制不了。难道自己还要去找玄君要点黑金矿?顺便要点炼制魔法师吗?之前玄君可是答应给自己百人魔法师队伍的。

“殿下啊,您的千钧战车动力系统真的是超越时代的存在啊,那个什么杠杆齿轮原理必然是这个大陆的首例,至少老臣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系统的……”闵刍还在喋喋不休的恭维,其实他是真心觉得太子厉害,别国的都是百钧战车,而太子直接提高了十倍的重量,这样的战车一旦出现在战场上就是庞然大物的存在啊。

必然可以碾压对手那点可怜的战车!但是闵刍很为难,因为他做不出来动力系统,需要的技术太高了,所以趁着恭维太子的时候,闵刍就直接道:“殿下啊,我们闵家的锻造技术有限,动力学齿轮要承受的压力太强,需要有高级魔法师才能炼制出来,我们……炼制不出来……”

苏昭听得心里憋闷,得了~看来还真的是需要找玄君!闵家锻造都制造不出来,大周也就没有人能够制造出来了,当然还有一个地方能够锻造,长老殿啊!可惜长老殿现在被庄宗给搞郁闷了,未必肯出手。

所以苏昭觉得还是去找玄君先问问吧!

苏昭跟闵刍在商量事情呢,就看到一个带着披风的人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了闵家锻造,像是贼一样在锻造炉之前穿梭,不时动手戳戳那些堆放在地上的魔兽骨。

那些锻造的工匠一眼就认出这货是上次跟着太子来、偷走魔兽骨的小白了,所以这些人大匠都不敢吭声,而是一个个的看向了太子。

“小白,你过来!”苏昭只能开口了,然后就看到小白抱着两根魔兽骨头过来了。

“这又是什么?”苏昭撇着小白怀里的魔兽骨头问。

小白抱着怀里的魔兽骨不松手,坚持道:“这次是我的!”

上次小白好不容易找到了两根神龙骨,结果都被苏昭给抢走了!这次小白找到的只是圣兽骨而已,根本就不想让太子再给出手抢走啊。

“这是什么骨头?”苏昭缓和一下脸色,笑眯眯的问道。

小白这货有些耿直,所以苏昭决定还是用温柔一点的口气,而且小白对骨头有着超人的敏感,无论任何动物或者级别的骨头,只要他看一眼都能认出来的。

小白抱着骨头不吭声,忌惮的看着太子,明显是担心自己找到的骨头被苏昭给抢走。

苏昭生气了,沉着脸喝道:“告诉本宫,否则本宫打碎你的骨头!”

“这是我的。”小白的声调中都带着哭腔了。尼玛的~太子你好卑鄙,你好无耻!什么都要抢走么?

“恩!是你的,本宫不会抢的。”苏昭就安抚的说。

这下子小白开心了,高兴的拿着一根骨头递给苏昭看。

“这是麒麟的骨头,我找到了三根。”

“麒……麟?!”闵刍老头很惊讶,他知道自己家族存储的骨头中有不少的好东西,可惜年代久远,根本就分不出哪些种类了啊!

其实大陆上这种情况很常见,尤其是一些地下墓穴和年代久远的大型仓库中,很多魔兽的骨头都被堆在一起了,混在一起很难分的清,而要找超级武者动用玄气或者魔法元素的一根根检测又太费劲。所以这些骨头就当成一般的物品处理了。

闵家作为锻造世家,因为魔兽骨和魔兽血都有淬炼兵器的作用,从祖上开始就搜集各种骨头,所以魔兽骨都堆积了好几个仓库。闵刍这次在太子的命令下重新开始锻造,就把这些骨头拿出来了,可骨头的种类他是分不清的。

“这个是寻宝鼠的骨头,是完整的。”小白又乐滋滋的从怀里摸出一个足有小猫大小的骨架,很完整。

可这么大的骨头是寻宝鼠吗?

“这个是蚁王的皮,可以做铠甲哦!”小白又从披风底下拿出一个足有皮球大小的黑色亮片,在自己的胸前比划。

苏昭一把掀开了小白的披风,尼玛~在他身上叮叮当当挂了那么多的骨头和魔兽材料。

“嗷~”小白惨叫了起来,引得周围的人们纷纷侧目,等这些人看到太子生猛的掀开了小白的衣服,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身子,这些人就惊悚了起来。大白天的,太子耍流氓了!

站在旁边的闵刍看的真真切切,这个披风男竟然是什么东西都没穿的,连鞋子都没有,刚才被太子掀开衣服的时候,那身子……

然后闵刍就警觉了,这哪里是太子的护卫啊!分明就是男宠啊。

“嗷~阿昭,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小白一把扯下苏昭手里的披风,转身就跑、临走前还不忘从苏昭的手里抢走了麒麟骨。

苏昭还愣在原地发呆好不好,小白这货竟什么都没穿……自己全看到啦……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送1颗钻、18693718930送9朵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