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见面咬一口/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白,你给我回来!”苏昭眼看着小白要跑出去了,便是一声大吼。

苏昭的声音低沉有力,仿佛战场雷鼓、沉沉响动四方。

狂奔的小白很没底气的停下了,没办法啊,小白对苏昭有种心里的畏惧,无法抵抗。

一群刚才被太子掀衣服、当众耍流氓震惊到的工匠们这才反应过来,个个低下头不敢吭声,更不敢朝这边看了。太子要当众宣淫,你敢盯着看就是找死呢!

站在太子身边的闵刍觉得很为难,太子要这样,自己该怎么办呢?眼看着小白已经回来了,闵刍就更加着急了,可是着急也没用啊,太子又没有让自己走,自己能走吗?

“是我的!”小白屁颠颠的回到苏昭面前,还是说。

苏昭白了小白一眼,骂道:“就你那点出息吧!本宫不会抢你的!不过你弄这些骨头做什么?”

“真的?”小白很怀疑苏昭所说话的真实性,可是见苏昭似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小白就急忙说。

“我拿来给老二的。”

小白不说苏昭都快忘记了呢,老二就是之前在灵山后山看到的那个骷髅啊。

那个骷髅就是用骨头活动的怪物,也就是真正的灵骨,所谓灵骨就是单个的骨头经过长时间的修炼开启了灵智,成为独立存在的生命体,灵骨本身就可以移动的,但是灵骨还是比较喜欢堆砌成人类或者动物骨架的,毕竟人类和动物的骨架结构是自然优胜劣汰的产物,具有更多的优势。活动起来也更加方便。

小白找了这么多的骨头就是想自己做一个骨架,或者给老二用的。在小白的心里,还是老二比较重要的,因为老二听话是自己的部下,苏昭这货太讨厌了,完全是个剥削者。再说了,苏昭这个太子管着那么多人呢,用得着自己吗!

“哦,你是不是可以分辨骨头的等级?”苏昭就问。

小白立刻点头,自己本身就是干尸啊!也就是整个骨架都开启了灵智的超级生物,所以对骨头最是敏感了。再也没有什么生物比自己更懂得骨头了。

闵刍刚听不懂太子跟小白的对话,但是听到小白可以分辨骨头的级别,闵刍就高兴了,连忙说:“殿下,让这位帮忙区分一下骨头的等级吧,只要能将那些骨头的等级区分,那么锻造兵器的时候就有选择性了。”

而且将魔兽骨区分之后还可以卖钱,甚至闵刍还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财路,试想一下,花低价钱从商会或者猎兵的手里用低价买来他们无法区分的兽骨,挑选出高级兽骨可是能够卖高价了啊!

这个差价相当可观!无法区分的魔兽骨差别性决定了可以从中获利。

这个问题闵刍想到了,那么苏昭自然想到了,可小白一个人去购买兽骨是不可能的,这货根本就是个白痴,什么都不懂的!只能是别人买来了骨头让小白挑选,或者干脆带着小白去挑选。

所以苏昭很干脆的说:“闵刍,就用本宫的名义大量购买兽骨,只要年代久远无法区分的兽骨,收购来之后让小白甄别!”

闵刍有些呆:“殿下这么直接的收购好吗?”

闵刍就觉得殿下这么直接的收购会引起别人怀疑的,尤其是殿下收购来之后挑选了再出售,那岂不是等于告诉所有人,殿下的人里有可以分辨兽骨等级的。这在猎兵界来说可就是很劲爆的新闻了。

“呵呵~就这么办吧!”苏昭浑不在意。

猎兵是很厉害的,但自己是皇族太子啊!说句不好听的,哪个猎兵团敢惹事,苏昭一声令下大军围杀,你猎兵再厉害有什么用?!在军阵面前还不是被绞杀的货?!

所以,可调动千军万马的皇族是不会害怕猎兵界的。当然,苏昭就觉得自己挺忌惮玄天猎兵团的,不对~现在应该叫做魔域佣兵了。

玄君和魔域佣兵完全是独特的存在!

苏昭留下小白继续挑选闵家库存里的骨头,自己则是带着沙卡和朱雀出城了,苏昭打算先去看看苏梅和大将军,然后就去找玄君了!哎~一想到玄君,苏昭就有种作死的感觉。

可从锻造坊出来,苏昭就感觉自己被盯上了。

那是几个游荡的猎兵,猎兵跟普通人是很好分别的,且不说猎兵身上那股子狠戾,就是猎兵的打扮也能够一眼看出来。

“主人,这些人要干嘛?是想跟着主人吗?”沙卡精神大条,但是也发现了身后的追踪者。主要是这些猎兵太不怀好意的眼神那么明显,看不出来才是真正的傻子呢。

朱雀又隐身了,他就喜欢隐身保护太子,而且朱雀在隐身的情况下才能更好的发现问题。对于跟着太子的猎兵,朱雀是不在意的,那几个猎兵的实力很一般,只有武宗级别的,太子现在可是武王了,要是这些猎兵动手,都不用朱雀等人动手的。

太子完全可以将这些货秒杀。

“呵呵~本宫成了猎兵界的仇人呗!”苏昭没有在乎跟着自己的猎兵,倒是冷嘲的笑了起来,之前为了掩盖梅解语在刑场上杀人的事,苏昭想出了一个馊主意,赖在了猎兵的身上,结果玄君这货肯定是不遗余力的搞臭了猎兵界。

只是这个主意是自己出的,但是猎兵们应该不知道自己就是出主意的人。知道自己出主意的人也只有玄君了,还是说玄君这货使劲的往自己身上抹黑了呢?!

“仇人?”沙卡不懂太子说的话,不过既然太子都这么说了,沙卡也就不问了。继续缠着太子问的话,会不会被太子鄙夷自己太愚蠢啊。

那几个跟着苏昭的猎兵也没有什么动作,似乎就是想用眼神表达他们的愤怒。

总之,直到苏昭出城,那些猎兵都没有动手的,出了城就是大将军的兵营,翼虎骑士在帝都周边五百里内巡逻,那些猎兵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不过苏昭却是想,看来自己该换上苏轩的身份,去猎兵界查一下了,看看玄君到底给自己抹黑到了什么程度。

苏昭一出城就有翼虎骑士赶过来护驾,上次苏昭在城外遇袭,大将军就给翼虎骑士下令要时刻守护在城门前,只要太子出来就要贴身保护。这些翼虎骑士尽忠尽责。

“大将军还在军营中?”苏昭跟身边的翼虎骑士聊天,好几天没有见到大将军了,而且大将军带来的几万军队这些天一直都在城外守着,完全没有离开返回西北驻防的意思,苏昭就有些奇怪啊。

虽说大将军是因为西北粮食短缺,所以带着军队返回的,但是现在粮食都供应上了,是不是应该趁着这段时间返回西北?即便苏昭一个多月之后跟大楚开战,大将军也应该从西北南下跟苏昭回合才是啊。

几万大军就陈列在帝都外面,很是诡异啊!

“恩!我们将军这些天见过国师,然后就在军营里练拳,还让我们去集县帮忙了呢!”回答苏昭的是一个年轻的翼虎骑士,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朝气,娃娃脸上还带着几分娇羞,尤其是跟苏昭说话的时候,脸还会红红的。

“干的不错!大将军应该奖励你们的!”苏昭笑着跟那气势打趣。

年轻的骑士就接不上话了,在太子身边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太子身上那种让人压抑的气息,那种霸气很吓人的好不好。尤其是太子拥有恶名的情况下,年轻的骑士就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吧。

年轻骑士想闭嘴,可苏昭不会放过他,瞅一眼军营的方向,苏昭就问:“你们这些天是不是还南下了?”

“殿下怎么知道?”那年轻骑士很是惊奇。

苏昭心里暗叹一声:果然如此,一边笑道:“你们的大将军是本宫的亲舅舅啊!本宫有什么不知道的。”

那年轻的骑士这才恍然大悟,点头接着说:“南方金陵城局势不稳,所以大将军派人去了。”

“恩,应该多派点人去的!”苏昭继续套话。

那骑士就说:“已经派了不少人了,一万多人呢!”

苏昭就惊悚了!张起灵总共才带回来多少人啊,竟然一下子派了一万多人去了金陵!去了金陵能干嘛,还不是因为张起文,张起文诈死之后就去了南方。情报显示张起文是去了南方昭烈护府的,可现在看来他是在金陵啊!

哎~张家也不能相信了么?张起文到底在南方干嘛,张起灵又带着军队驻守在帝都外面干嘛?苏昭相信张起灵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但是张家肯定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

“殿下,您要去柴将军的骑兵营?”年轻的骑士陪着苏昭来到了柴猛的骑兵营外面,那骑士就不往前走了。

“恩,你们要跟着去看看么?”苏昭笑的灿烂。

那翼虎骑士立刻像是见鬼一样摇头:“小人就不去了,那小人告辞了。”

那骑士说完就跑了,其他的骑士也立刻就跟着跑了,一刻都不想在骑兵营面前多留的,好像骑兵营里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苏昭就看的有些呆,然后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就从军营里面传了出来:“呦呵~外面来了个有钱的,来~让爷看看!”

那邪肆的声音分明是街上的小混混才应该有的声线,而且这个声音中还有一份该死的从容。

能在军营中这么嚣张的,必然是将领级别的。

苏昭扭头就看到一个白面小将迈着纨绔的步子走出了军营,而在军营门口是有骑兵军人的,这些军人也是认识苏昭的,可是这一次那些军人竟然没有行礼,个个都装雕塑的站着一动不动。

分明就是不想给这个小将军介绍自己太子的身份啊!

而苏昭一看到这个白面小生,瞬间就明白,这是卫驰的弟弟卫央啊!而且这货在军营似乎不受待见啊!呵呵~也是,这个骑兵营是柴猛建立起来的,都是柴猛的人,卫央可是空降过来的。

听说卫央是个沙场猛将,怎么会是这么一副模样?白白净净的脸、唇红不点自朱,飞扬的眉宇间朝气蓬勃却也透着狡黠和精明。

苏昭就觉得自己看的有些呆呢!他这长相完全达到了给自己做男宠的级别啊!

可以说卫央的长相跟梅解语不相上下,但是梅解语的美是张扬而妖异的,卫央的美就是恣意和洒脱的。

卫央见苏昭正在打量自己,他好奇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卫央看出这个少年身份不简单啊!可是卫央又没有见过太子,所以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是太子啊!更重要的是,卫央看出了这个少年身上有钱啊!

为了钱,卫央觉得自己还是拼了吧!卫央不爱别的,就喜欢钱!抠门程度更是超越了小雀!别看他出自卫家,可小气着呢!

“爷说这一阵阵的香风是哪来的呢,原来是您身上的啊!呵呵~”

卫央笑眯眯的走到了苏昭身边,围着苏昭转悠了起来,卫央就觉得这个少年个子不高啊,比自己都矮了半头呢~啧啧~倒是这人身后的护卫沙卡五大三粗的像是个狗熊一样。

能带着这种侍卫的人也不会是太尊贵的人,毕竟好人家选择侍卫的标准是要求外观和实力都优秀的,谁愿意带着一个狗熊一样的护卫出来丢人现眼啊。

“嘿~这小身材有点意思!本少爷喜欢你身上的袍子!”卫央看了苏昭一圈,目光就锁定在了苏昭的袍子上,这黑色底子还带着金线的袍子,价值不菲啊!卫央觉得这少年身上也就是这个袍子还值点钱了。

“这位爷,您这是看中了我的袍子呢?还是看中了我的身材啊?”苏昭眯着眼睛笑的荡漾,伸手一勾搂住了卫央的脖子,身子一下子就贴了上去,滑嫩的像是一条蛇一样,雌雄莫辩的容颜凑在了卫央面前,殷红的唇都要贴上他的脸了。

温热的气息就闯进了卫央的鼻子里,让卫央忽然就觉得有点女人香的味道呢!

不过这小子的动作太大胆,一手勾着他脖子,一手竟然环了他的腰用力一勾,那生猛的动作就像是壮汉强暴小媳妇一样。

卫央瞬间就感觉自己有种被凌辱的冲动。

“呵呵~合适爷的口味!”卫央不死心的笑着,主动的抱住了苏昭,高挺的鼻子凑近苏昭的脖子闻了闻,赞道:“香!真香,你要是个女人,爷现在就让你开口笑得闭不上嘴。”

“我这不就在笑着么!”苏昭玩味的锁着他的腰,精瘦有力,感觉很好的样子哦!

可能是上次被梅解语给挑逗起了体内的*,也可能是体内的毒血开始发作,苏昭就觉得自己体内的野兽再一次的苏醒了……

那种施暴的*让苏昭为之疯狂,脑袋像是充血一般狰狞。

“呵呵~爷是想让你这里开口~”

卫央笑呵呵的伸手摸向苏昭的腰下……

守在门口的军人们惊悚了,他们觉得刚才没有提醒一下卫央将军,好像卫央将军要作死了啊!太子也是你敢摸的吗?!而且还用那么下流猥琐的话调戏太子!

苏昭也被卫央的无耻给刺激到了,不过苏昭却更兴奋的一把抓住了卫央的手,然后直接把人给放倒在了地上,挑逗的抓了一把卫央的大腿。

苏昭*飚起的时候,下手是很凶残,那一爪子下去肯定都把卫央的大腿给掐出血来了。

嗷~

卫央吃痛的惨叫了起来,这货是想干嘛啊,掐死自己吗?卫央嗷叫声还没完,苏昭已经一口咬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正好啃在了卫央的脖子上,卫央瞬间不敢动了啊!他就觉得自己尼玛感动一下,这货会咬断他的喉咙啊!

太子的爱向来都是这么粗鲁而冲动的。

尽管苏昭已经压制自己体内的冲动和*,但是身体中的那头野兽就像是无法压抑一样不断的肆虐。*一旦找到了缺口是无法阻止的,只能像是洪水一样宣泄。

现在苏昭算是明白为什么前太子喜欢虐杀人了,那种血腥和虐杀的快感会让人疯狂,而太子就是深陷虐杀快感中无法自拔的变态啊!

自从苏昭穿越来之后,便一直被压抑的毒和心态一经排放便不可收拾了。说起来上次在梅解语的温泉浴池中只是小小的释放了一下,根本就没有缓解压力啊!

所以本想趁机勒索点钱财的卫央,就成了太子的出气筒。

“尼玛的~滚蛋!再不松手,老子轰死你啊!老子动手啦!”卫央被压制的死死的,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上趴着一只野兽啊,根本就不是人类!卫央真的要出手一招轰死这个混蛋。

“你敢!”沙卡这时候冲上来帮忙了,刚才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太子施暴,顿时觉得太子生猛无比啊,因为太子那动作有点像是他们血族人啊,可听到卫央要出手伤害太子。沙卡立刻冲上来,两只粗壮的大手像是铁钳一样死死的抓住了卫央的双臂。

卫央修为很高,但是在被沙卡给抓住的时候,卫央陡然觉得自己竟然根本挣脱不开啊。沙卡身上传来的力量厚重而且霸道,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类啊。

“血族人!尼玛~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救命啊!非礼啊!强奸啦!”

识货的卫央要哭了,自己现在的样子相当屈辱啊,被一个狗熊一样的男人卡着两根胳膊,用最屈辱的姿态迎接着上面那“野兽”的侵略!自己都被咬出血了好不好!

这下子军营热闹了,刚才守门的军人们不敢等下去了,立刻就往军营里面跑,去找柴猛将军啊!要不然太子在军营门口当众宣淫,影响太不好了。

结果柴猛来是来了,不过一看到是太子在欺负男宠,这货立刻就命令手下搬来了军帐,直接把苏昭和卫央给罩了起来,而且柴猛还表衷心的在旁边问:“殿下,要不要把卫央给打晕?”以前太子嫌弃男宠挣扎的太厉害,自己制服不了,都是绑起来的,现在也没地方绑起来了,只能打晕吧!

“殿下?他是太子?魔鬼太子?”卫央被柴猛的话吓得喷了一口老血。

尼玛~怪不得这人这么生猛呢,原来就是太子啊!卫央被吓死了。

“滚!”

苏昭的喉咙中发出一声粗暴的怒吼,柴猛立刻就滚蛋了,他就知道,这是太子发狂中的标示啊!柴猛也是伺候了太子这么长时间的老人了,自然知道太子发狂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多少男宠就是在太子这种情况下被完全虐杀的啊!真是可惜了卫央这个人才了。

噗通~一个人影却飞掠而来,一下子跪在了帐前。

“求殿下放过臣弟!”来的卫驰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声音铿锵有力。

柴猛一看来的人是卫驰,就小心的往帐篷旁边靠了靠,打扰太子好事的人,柴猛见多了。这个时候就是他表示对太子衷心的时候,坚决不能让太子的好事被打扰!

“大哥……我错啦,太子殿下,我不勾引您了,您放过我吧!”卫央在里面真的哭了。

跪在外面的卫驰嘴角绷得紧紧的,他听到了帐篷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和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但卫驰仍然跪在地上没动。

柴猛就觉得卫驰这货还挺能忍耐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虐,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殿下,卫驰求您了!”卫驰再次开口,却没有提高声调,而是在压低了声音,好像生怕周围的人看见一样。

其实周围的人早就被柴猛给赶走了!太子办事呢,你们这些人敢在旁边不是找死呢吗!

不过帐篷中的苏昭却是听得清楚,此时此刻,苏昭的意识是很清醒的,但她的神识和意志就像是控制不了身体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是做梦,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在做什么,却无能为力,那种对自己身体丧失了控制权的感觉都是因为体内的某种力量和毒。

尤其是当苏昭牙齿刺进卫央脖颈皮肤,尝到了鲜血味道的时候,那种狠戾和暴虐便层层飙升了起来。

“殿下,您先松口吧,出血了!真的出血了啊!”卫央就感觉啃着自己脖子的人牙齿尖利的吓人,只要再稍微用力,自己的脖子动脉就要断了啊!

卫央看不到太子的脸,但是感觉到太子的身体在颤抖,那是兴奋的悸动。

嘶~就在卫央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道灵识忽然就飞了出来笼罩在了太子的身上,这道神识无形无踪,却带着洗涤净化的作用,苏昭感觉脑袋一轻,仿佛因为这道神识而获得了身体的主动权。

卫央也发现了这道神识,不过这道神识是从太子的胸口发出来的,不对~是胸前挂着的那颗珠子!

卫央还没有看清楚苏昭胸前的那颗珠子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感觉咬住自己脖子的嘴巴松开了,卫央就看到太子终于抬起头来了。

可当卫央看到太子的那张脸时,再次的被吓到了,那是怎样一张脸啊,明明是英俊清秀无比的脸却狰狞恐怖,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尤其是那眼神,仿佛是瞳孔变大覆盖了眼中的眼白,一眼看去黑黝黝的像是无底黑洞一样,而且太子的脸上还带着一种享受的冷笑。

挂在嘴角的血迹跟她苍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无比的诡谲!

忽然,卫央看到太子再次张开了嘴巴,啊呜一口咬中了手臂!

“嗷~救命啊!”

卫央吓得大叫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太子咬中的是她自己的手,而且太子已经从他身上起来了,卫央立刻趁机钻出了帐篷,只是自己的两根胳膊还被沙卡给提溜着。

守在外面的卫驰一看到自己的弟弟出来了,虽然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了,但是好在裤裆没事!没事就好啊!

“太子呢?”沙卡提着卫央看了看,立刻就扔了,然后一把掀开了帐篷,看到帐篷里形容狰狞到极点的太子……

狰狞中带着*尸骨的曼妙玲珑,太子的眼睛黑的吓人,甚至沙卡因为血族血统,所以能够看到太子脸上别人看不到的暗纹。这是神龙之力在发作?还是体内的毒素在蔓延?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送了9朵鲜花、yi愜瀡瑗 送了1朵鲜花、つ落幕誰悲傷 送了20朵鲜花

卫央是专门为奔放妹纸准备的菜~请放开手脚蹂躏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