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国师你骚包/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的模样只有沙卡看到了,其他的几个人根本没敢看。

柴猛是知道太子发狂什么模样的,所以根本就不用看。

“殿下,这是陛下让末将送来的东西,是神宫给的衣服!应该是某种战甲!”卫驰跪行到了苏昭面前,只字不提刚才自己弟弟的事,只是捧着银色战甲送到了苏昭面前。

苏昭正在低头看着挂在胸口上的珠子!这个是国师送给自己的避阴珠,说什么能镇压邪灵的,而且小白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也会因为避阴珠而改变骷髅形态,以人的形态出现。

这个避阴珠到底是什么鬼?自己两次发狂都被避阴珠给刺激的清醒过来了。

卫驰跪在太子面前,见太子低着头,没有理会自己,便只能继续跪着,不过眼角余光却是撇了卫央一眼。

卫央收到了自己大哥的眼神,就连忙跟着跪在了太子面前,只不过心中的屈辱却是怎么都平息不下去的。自己可是在军营门口被太子给强暴了啊!即便是未遂,那也是丢脸到死的好不好。

“殿下,要不要把卫王给打晕了带回去?”

柴猛就在一旁揣测太子的心思,他觉得太子应该是想玩弄卫央的,可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不然为什么低着头不吭声啊!

卫央就怨念的看了柴猛一眼,混蛋啊!自己不就是赌钱赢了你点钱么?!至于赶尽杀绝?

卫驰脸色绷得紧紧的,忍耐着没有开口,卫驰明白现在所有的主动权都占据在太子的手中,太子想要怎样,自己是做不了主的,因此他只能恭敬的跪着,等待太子的吩咐,等着太子善心大发的、看在卫家的面子上饶了卫央。

沙卡已经走到卫央身边准备动手了,沙卡觉得能够让主人这么兴起的男人,就不应该错过啊。

卫央狠了狠心,一把从怀中掏出一块金子,说:“殿下,这是末将的一点心意,请殿下收下,放过末将吧,我是战将啊!不是男宠,殿下可以用这点金子找个更好看的男宠。”

卫驰看着自己弟弟掏出来的金块,差点没有被气死,他就知道自己的弟弟小气,但是你这个小气也要看人啊!对上太子你也敢拿出来指甲大的一小块?!这不是刺激太子吗?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柴猛看到卫央手里的金块就愤怒了:“卫央,你赢了老子那么多金子,老子的媳妇本都没了,你就拿出来这么一小块啊!”

“殿下,卫央有钱!”柴猛就朝着苏昭吼。

苏昭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自己动不了了好不好!尼玛~自己的身体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已经快修炼到武王了,而且还觉醒了全系法魂,但是为什么就是内视不透自己的身体状况呢!血液中的毒、躁动到无法压抑的精神。

“殿下,卫央有很多钱!”柴猛又叫了。

“没有!我的钱都是正当来路,而且我没有钱!”卫央尖叫起来急眼了,你抢了自己的身子不要紧,但是你不能抢自己的钱啊!

“殿下,卫家虽不富裕,但是愿意捐献家产!”卫驰就说话了,为了自己的弟弟,拼了!

卫央顿时瞠目结舌,大哥!你是疯了吧。在钱和身子面前,卫央宁愿牺牲身体啊!

“好哇,正好我们军营还想自己买点装备呢!”柴猛就得逞的笑了起来。

可柴猛看向苏昭的时候,却发现殿下还保持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柴猛这才觉察到不对头,连忙过去就看到太子手腕上还在流血呢!

“军医?军医呢?快过来!”柴猛上来一把攥住太子的手腕,冲着军营里面叫。

“来了,来啦啊!”穿着长长宫裙的苏梅就从里面跑出来了。

这个骑兵营根本就没有军医,苏梅就带着两个宫女暂时充当军医的角色,等苏梅看到太子手腕上的伤口时,就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呀~这是被咬伤的啊!太子,谁咬您了啊!”

苏梅说着,圆圆的脸就扭过来,在周围几个人的身上看。

沙卡恭恭敬敬的站在太子身后,卫驰和卫央都跪在地上,一看就是得罪了太子的模样,苏梅就指着卫央说了起来:“你咬太子干嘛?”

卫央……好想反驳啊。可是身边的大哥却拉了自己一下,卫央就垂头丧气的跪在地上不吭声了。

“你是不是觉得太子的肉好吃啊?我跟你说,皇族人的肉跟你们正常人是一样的!”苏梅白了卫央一眼,打算用自己的真诚进行劝导。

主要是太子手腕上的伤口太大了,那么深的伤口都被咬下一块肉来了吧!

众人……

“苏梅啊,是太子自己咬的!”柴猛不想看到苏梅公主被别人取笑,就主动解释道。

苏梅就不解了,歪着脑袋瞅了瞅太子,说:“不可能,太子又不傻,让你咬自己一口,还是咬得这么狠,你下得去口吗?”

柴猛……好像的确是这样啊!而且刚才柴猛根本没有看到是太子自己咬得,还是别人咬得啊。难道真是卫央咬得。

柴猛就转头盯着卫央看。

“哎~再咬得深一点,筋脉都要断了!”苏梅给太子的手腕缠了一圈又一圈,嘴里一边嘀咕。

柴猛立刻就暴走了,指着卫央就骂:“你这个小混蛋是不是想要太子的命啊!咬得这么狠!”

“那不是我咬的!”卫央只能辩驳了,再不解释自己就要担着罪名了啊。

卫央扯着脖子喊的时候,他脖颈上的伤口就不断的喷血了,看的苏梅目瞪口呆,艾玛~他的脖子上怎么会有这种伤口?

难道真的是太子咬得?太子是属狗的吗?竟然喜欢咬人?

柴猛却觉得在正常不过了,太子以前虐杀的不少男宠都是被咬死的,听起来就觉得恐怖啊,其实柴猛有时候觉得太子是个怪物!

现在苏昭也觉得自己是怪物!至少自己的身体中存着一个怪物。

“好了,没事了!”苏昭在被苏梅包扎的整个右手腕都粗的像是大腿一样,才逐渐平复了心中的那股躁动。

“苏……昭啊,不要咬人好不好?”苏梅战战兢兢的站在太子身边,她还是很害怕苏昭这个太子的,尤其是知道太子会像是怪物一样会咬人之后。但是苏梅还是为太子的身体着想的。

“虽然柴猛也想咬我,但是我觉得柴猛不会给我咬出血的,太子以后咬人也不要咬出血了吧?”苏梅还想劝太子,可跪在一旁的卫驰就听不下去了。

再听下去可就是皇家秘事了,不要脸的柴猛到底都对苏梅公主做了什么啊?苏梅公主所说的咬就是亲吧!

柴猛也被苏梅的话说的一愣,自己哪有想咬她啊,只是想亲一口而已,而且到现在都没有亲上吗不是,干嘛对太子说出来啊,柴猛觉得挺丢人的。

“殿下,这是神宫的战甲!”卫驰只能大声开口,打断了苏梅的话。

苏昭看了苏梅一眼,安抚的拍了拍苏梅的手,说让她跟着自己回宫之后,才看向了卫驰手中的战甲。

“鲛丝战甲?”苏昭认识这种战甲,鲛丝是一种珍贵的魔兽材料,用来制作武者袍就是最强横的防御道具,只不过鲛丝难得,整个大周的猎兵团内恐怕也只有那么几件而已。

神宫竟然舍得送出鲛丝战甲,好大方啊!

“是的,陛下和殿下一人一套,陛下……陛下那一套没您的好!”卫驰就说,庄宗不识货,但是卫驰识货啊!所以卫驰从陆秉承手里接过这套战甲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套比那套闪亮的档次更高。可庄宗就喜欢闪亮亮的,这套好的就送给太子了。

卫驰这么说出来也是想让苏昭高兴一下的。

“知道啦!孙长老和神晓瑜还在皇宫?”苏昭挥手让沙卡帮忙接下了战甲,顺口问道。

“是的,末将来的时候还在!”卫驰跟苏昭说话的时候一板一眼,那叫一个严肃,也完全是下级向上级禀报的姿态。

卫央就悄悄的看了自己的大哥一眼,卫央知道大哥这人的癖性,大哥只敬服该敬服的人,从大哥对太子说话的口气就能听得出来,他是真心佩服太子的。卫央就纳闷了,这个牲口一样、变态的太子有什么好的!

“恩,你回去吧!本宫知道了!”苏昭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袍子,只不过却把身上的避阴珠给取下来了,带着这种东西感觉很不舒服。

卫驰很干脆的转身走了,并没有在看地上跪着的弟弟一眼,他虽然担心自己的弟弟,但是卫驰更明白他必须要在太子面前表现出信任和服从的姿态,否则就是找死呢!

而且卫驰也明白太子为什么手腕上会有伤口,那是太子自己咬的。卫驰听说过太子的一些事情,太子有时候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像是练功的人走火入魔一样,所以太子才会咬破自己的手腕,让发狂的自己冷静下来。

这么一想,卫驰觉得太子挺可怜的。

被大哥抛弃的卫央就努力的缩在地上,减小自己的存在感。可太子的眼神还是看过来了,卫央就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只能嘿嘿笑着开口:“殿下啊!您还需要卫家的捐献么?”

刚才卫驰都说了捐献,那就真的要捐献了,卫驰向来都是个说一不二的汉子,可卫央不想捐献啊,他就在想,自己哄一哄太子的话,太子能不能免了卫家的捐献呢?

“苏梅,跟本宫回去吧!”苏昭不想进军营了,刚才发狂搞得形象尽失不说,为了压制体内的那股躁动,苏昭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很辛苦的。

卫央一听到太子要走,顿时就松了口气,却又听太子说:“卫央,本宫让你做骑兵营主将不是看你敛财的!一个月之后骑兵营就上战场了!若是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本宫照样办了你!”

太子这句威胁太吓人了。卫央的小脸就吓得煞白。柴猛就在一旁偷笑,让你嘚瑟,这下子好了吧!办了你,懂得什么意思吧!呵呵~

苏昭准备走了,可苏梅却站在原地不动,一副不情愿走的样子。

“苏梅。你不走?”苏昭真的好心焦啊,这个苏梅真的像是庄宗一样任性!

“这里没有军医,我在担任军医。”苏梅找个借口留下来。

“哦?这里没有军医么?”一个清贵高冷却又温和从容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了,空灵的声音好像宫殿最高处夜风吹动的八角风铃,悦耳的长音带着安抚人心的躁动。

苏梅就觉得这声音好听的不像话,然后扭头就看到白衣国师带着两个小童走过来了。

苏昭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身心舒畅了很多,刚才自己发飙躁动的身体就好像是被这个声音给洗涤了一样。

这种感觉无疑是舒服的,但是也让苏昭感觉不好,不管怎么研究,她总是看不透国师这个人啊!国师分明是以祭祀身份自居的,魔力弱的不像话,但有时不经意间露出来的一面又像是展露了一角的冰山,仿佛可以让人预见磅礴的全貌。

而想要进一步的了解国师的时候却又被重重迷雾遮挡了一样,无法看清。国师就像是常年隐藏在迷雾中的秘密,让你牵肠挂肚却不可能看的出。

“殿下,本国师准备了灵酒,殿下要不要尝尝?”国师悠然的走到了苏昭面前,笑着问道。

那轻轻浅浅的笑容、带着暖人的热情,苏昭就觉得好新鲜啊,似乎国师心情很好的样子。而且这话题的转变也未免太快了吧!

“国师这是去搬灵酒了?似乎您的灵宫很多灵酒啊!”苏昭就笑着问。

上次宴会的时候,国师就搬了灵酒,结果自己喝的大醉,这一次是又要醉掉的节奏吗?

“呵呵~灵酒还是有的,也可以给军营一些,倒是军营没有医师是很严重的,太子可要上心哦~”国师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

苏昭就看着国师不说话,她感觉国师有话要说的样子啊。这不是明显套话么……

“其实太子宫中就有最好的医师,本国师在太子宫的时候就是被宋太医治疗的,所以宋太医的医术我是了解的。而且宋太医颇懂得育人之道,不如让宋太医来军营呆一段时间,不仅可以治疗伤病,而且还可以教导军医。”国师果然说话了。

苏昭就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事情,她的嘴巴上还沾着鲜血,那是啃卫央的时候留下的血迹还有自己手腕上的血,国师笑看着苏昭嘴角的血迹,拿出一个纯白色的丝帕作势要给苏昭擦拭。

那温柔的动作把苏昭给吓到了,苏昭连忙接了过来,而国师仍然看着苏昭笑语嫣嫣:“太子可是不舍得宋太医?其实太子宫里有苏先生就足够了,苏先生的医术不比宋太医差的。”

苏昭搞不懂国师为什么要让宋承风到军营来,不过苏昭却得承认,让宋承风到军营里来的确不错!且不说军营的确缺少医师,而且让宋太医培养一下军医也是很有必要的。再说了,让宋承风来这里也没什么危险啊!更不会让国师赚什么便宜。

难道国师就是想把宋承风从自己身边赶开啊?没道理啊!(国师大人做事向来就不需要讲道理的,难道殿下忘了宋太医曾经扎了国师一针么?!而且还是手指头!)

“也好!就让宋承风过来吧!”苏昭拿着丝帕擦了擦嘴巴,等擦干净了血迹之后,苏昭就想把丝帕扔掉。

都这么脏了,还留着干嘛。不过苏昭还没有动手扔掉呢,就见国师很是自然的伸手接过了丝帕,然后理所当然的收了起来。

尼玛~这是什么意思?擦了血迹的丝帕不嫌弃恶心吗?

苏昭就觉得沾染了自己血迹的丝帕被收起来之后很诡异啊!怪异的癖好总是让人不舒服的好不好!

一旁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卫央也看的有些痴,这么清贵高冷的国师难道有收集血的嗜好?苏昭啃了卫央一口,又咬了自己一口,那丝帕上是两个人的血啊。所以卫央也觉得很不舒服,可国师收起来丝帕的动作又那么的优雅和随意,好像自己若是主动出口的讨要的话,就显得自己矫情了。

而且国师自从出现就没有看过卫央一眼,完全漠视了他这个人的存在啊!卫央反正觉得自己是被鄙夷和忽视了!

苏昭和卫央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殿下,回宫么?庄宗陛下还等着本国师的灵酒呢!而且我的灵酒对苏曼青的身体也有好处的,灵酒滋养。”国师十分自然的笑道。

苏昭想了想,说:“不了,本宫还有事!去看看梅解语!”

梅解语在给周家做祭祀活动呢,苏昭真想不关那货的死活啊,不过终究是狠不下心来,而且梅解语也的确是有他可取之处的。或许在太子的血液中还印着对梅解语的某种依赖。

“呵呵~梅大人有勇有谋的,太子担心多余了,而且祭祀活动庄重!是不会出事的。本国师的祭祀不能见血的。”国师就淡淡的说。

太子竟然要去看梅解语?!国师就有点心焦了。梅解语可是自己叫过去做祭祀活动的啊!太子不就是不相信自己,所以才要去看梅解语的吗?

“恩,那周家的祭祀活动,本宫也该露露面的!”苏昭就摸着下巴笑。

不是要抬高周家的名声吗!那自己这个太子怎么能不出场!

“太子英明。”国师眉眼锃亮的赞了一句。

“国师辛苦!”苏昭笑着回复。

一旁的卫央就看的更呆了,他怎么觉得高洁的国师跟牲口太子有点狼狈为奸的意思呢!

柴猛和苏梅就在旁边嘀咕。

“国师是不是喜欢太子?”

“不对,应该是太子喜欢国师吧!”

“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好像互相喜欢啊……”

“柴猛,从你军中挑选懂得医理之人,等下宋承风过来之后交给宋太医调教!”苏昭就喝了一声,吓得柴猛立刻不敢说话了。

苏梅就使劲的往柴猛后面站,太子看不到我~我不想跟着太子回去~

“呵呵~苏梅公主聪慧过人,学习医理必然是极好的。不如让公主也留在这里吧。”国师一眼就看出苏梅喜欢留在这里,所以国师不介意送个顺水人情。而且国师阴暗的想,让苏梅留在城外,那么柴猛也就乖乖的呆在城外不回去了。

哎~殿下身边的人就这么被分离隔开了,国师心情愉悦。

苏昭的脸色就有点不好了!得~国师您是好人!就本宫一个恶人,那个庄宗也是慈父,尼玛~你闺女在柴猛的手上,你都不担心的吗?!那自己还瞎担心什么!

“柴猛,懂得本宫的意思吗?!苏梅有什么好歹,本宫废了你!”苏昭离开之前只能冲着柴猛吼了一声,柴猛就有些呆了。

他真的不明白太子是什么意思好不好?!这是要自己“照顾”好苏梅啊?还是“不照顾”啊?!

“苏梅公主有自己意愿的。”国师还是冲着苏梅笑的温柔而且灿烂。

苏梅又往柴猛的身后躲了躲,她就是不喜欢国师的笑容好不好。尽管国师在帮着她说话。

苏昭不想跟苏梅说话了,现在皇宫中这几个跟自己亲近的人怎么都这么二呢!倒是自己的对头们个个精明!要去应付的周家精明,要去应付的玄君更是精明。

“对了,国师啊!你帮助本宫锻造的魔法金属有多少了?”苏昭跟国师一起回宫,随口问道。

魔法金属这种珍贵的东西,苏昭也不报多少希望的,毕竟太难锻造,即便是锻造出来之后也只能打造几件兵甲而已,最多用来武装元帅级别的统军大将。

“神宫倒是有不少的魔法金属,就像是殿下的这件战甲,就是鲛丝和魔法金属混合的!”国师看了一眼沙卡手里的捧着的银色战甲,解释道。

“怪不得,本宫就觉的鲛丝成材极其困难,原来是需要魔法金属啊!”苏昭就叹了口气,神宫的魔法科技太逆天了,神宫任何一件装备都要领先大陆几国太多。

不管是魔法飞船还是战甲!所以别看神宫人口少,却是大陆霸主。

“听说玄君的佣兵中有人会锻造魔法金属,不如殿下去问问?”国师淡定的开口。

苏昭就撇了国师一眼,哼道:“跟玄君开口,完全是与虎谋皮!”

“哦?~”国师拖长了声调,发出一声饶有趣味的疑惑,笑眼盈盈的看着太子,明显是等着太子解释的。

可苏昭没有满足国师好奇心的闲心,很自动的把国师的表情给忽略了。

国师惆怅的叹了口气,说:“听闻神宫打算要大周五百名魔法师?”

哪壶不开提哪壶!苏昭的心情又瞬间下跌好几度。完全不想说话啊。

“玄君的佣兵中有很多魔法师的。”国师又自顾自道。

“你跟玄君是什么关系?”苏昭眯着眼睛盯着国师。

“殿下何出此言?”国师脸上表情淡定,甚至那种淡定中还有一种被质疑的委屈。

苏昭看清楚国师眼中那浅浅的委屈之后,猛地抽了下嘴角,瞬间觉得国师好作死啊!竟然会卖萌!

“哼~两个碍眼的人!”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就从前面传了过来,打断了太子跟国师的“交流”。

国师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苏昭同样如此,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城门前了,而坐着软榻的神晓瑜似乎是打算出去的样子。只不过这货正在软榻上用傲娇而且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那表情……

“国师,你这是被他给嫌弃了么?”苏昭就好奇,自己被神晓瑜嫌弃没什么奇怪的,国师可是神宫的人啊!

“呵呵~殿下也是如此啊!”国师笑容清浅。

“彼此彼此!”苏昭又跟国师对着笑了起来。

软榻上的神晓瑜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场面怎么那么违和呢!臭不要脸的太子跟装高冷的国师这是对上号了?

神晓瑜身边的白璐看着国师敛了下眉眼,紧抿着的嘴角表示了白璐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太子完全不懂得国师的坏啊~看来以后需要找个机会跟太子提醒一下,国师并非良人!

“清远国师,孙长老在殿里等着您呢!”神晓瑜有点嘚瑟的冲着国师笑。清远国师可以无视任何人,但是绝对不敢无视孙长老的。神晓瑜也是被孙长老派出来找国师的。

只不过这种跑腿的事情随便找个人通报就行,可神晓瑜还是坚持自己来了!而且还坚持见到了让他觉得碍眼的太子!

“哦~殿下,我先走一步了。”国师对苏昭依然是相当的客气和随和地,不过国师在离开之前却撇了神晓瑜一眼。然后什么话都没说的走了。

苏昭就看着神晓瑜似乎不回去的样子,就问:“上使这是还打算出去么?怎么不跟着国师一起去?”

“要你管?!苏昭你讨不讨厌!”神晓瑜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立刻就冲苏昭吼了起来。

那模样很像是一只被惹怒的猫儿啊!苏昭都要好奇死了,神晓瑜怎么可以有这么女人的表情。

“神晓瑜,若不是摸过你,本宫还真以为你是个美娘子呢!”苏昭就冲着神晓瑜抽嘴角。

然后神晓瑜的脸就变了……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了1颗钻石。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朵鲜花、筱茉君 送了9朵鲜花。

这一天天的留言渐少、亲们都忙着干啥呢~再不伺候爷~爷要变五千党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