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偷情被抓/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宫还以为你是个美娘子呢!

苏昭脸上带着痞痞的笑,明眸灼灼的看着神晓瑜,恶霸痞子气十足,神晓瑜就感觉自己被苏昭的眼神给调戏了。

“苏昭,你混蛋!”神晓瑜指着苏昭大骂。伟大的神晓瑜现在似乎只有用怒骂表示自己的情绪和对苏昭的无力反抗了。

“恩恩~我是混蛋,所以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哈!”苏昭臭不要脸的承认,然后带着沙卡就走。

跟神晓瑜这个变态有什么好说的,苏昭才没闲工夫呢!

“不要脸!”神晓瑜见苏昭竟然自己承认混蛋,那么无耻的走了,神晓瑜就臭骂了一声,却很诡异的让手下拿出了轮椅推着他跟上了苏昭。

苏昭就撇了一眼身后,看到一身白衣的神晓瑜傲娇的坐在机械原理复杂的轮椅上,苏昭忽然很想抢了他的轮椅研究一下啊!不过想想神晓瑜的洁癖还是算了。

现在苏昭算是明白了,神晓瑜到哪里都坐着软榻和轮椅,就是因为洁癖啊!细心一点就会发现,神晓瑜从来都没有自己走过路,恐怕是他觉得哪里都是脏的,坐在轮椅上都是让别人推的,从来不会自己转动轮椅。

而推轮椅的人就是白璐,苏昭回头看的时候,冲着白璐挑眉一笑,明艳艳的笑容让白璐脸红心跳的。

“你下去吧,去找孙长老!”神晓瑜立刻就撇了身后的白璐一眼,冷漠的下了命令。

白璐低低的答应一声,忍着心中的绞痛和不舍,返回皇宫了!主人看出自己对太子的感情,所以才故意赶自己走的。白璐虽然伤心,但是在主人面前却不敢表露一点点的不满。

“神晓瑜啊,你跟着本宫干嘛?!”苏昭是要去周家祭祀场中看看的。但是看到神晓瑜一直跟在后面,苏昭就停下脚步开口。

“这路是你家的吗?本宫怎么跟着你了!”神晓瑜怒吼。

苏昭忽然就觉得神晓瑜这货开始胡搅蛮缠了,是自己得罪了他,让他心里变态了么?所以他这是在报复自己啊,苏昭索性不跟神晓瑜说话了。头疼~

周家的祭祀场所就在城北的祭台,城北是大家族聚集地,国师亲自为周家设了三天的祭台,挑选了童男童女静坐莲花台,可谓场面宏大。不过苏昭还未走到城北,便看到天色阴沉了起来。

呵呵~早上还是清朗无比的天空,现在就阴沉成了这个模样,这种天气变化是对周家祭祀的不满吗?!

坐在周家祭祀台附近的周鼎就抬头看着天色,若有所思。

“父亲,这个梅解语还真的在上面坐着啊!不要脸的货色,太子的男宠也能来当祭祀童子?!”周鼎身边的小儿子周沪早就看梅解语不顺眼了。周沪很是奇怪啊,为什么国师要让梅解语来当祭祀童子呢?

周鼎淡淡的看了自己的小儿子一眼,没有吭声。

周沪就不敢说话了,他害怕自己老爹的眼神啊!周沪从小娇生惯养,最怕的就是自己这个老爹,那模样高深莫测的有些吓人。别看周鼎是自己的老爹不假,但这个老爹随时都能把自己给卖了!

“父亲,国师把太子的男宠弄来,是不是想让我们除掉梅解语?”周皇后一直都是在现场祭祀大典的,这种祭祀对周家来说太重要了。

周家重要的族人不仅全都到了,而且还有各大贵族的代表,不管是因为周家的面子,还是国师的面子,祭祀这么重要的活动,他们是需要来的。

周鼎看了一眼祭祀场周围满座的宾客,没有回答周皇后的话,而是说:“要下雨了,还是让下人搭起亭子吧!”

周鼎一声令下,自然有周家的武者和下人动手,不用一炷香的功夫,每一桌客人的头顶上便有了观雨亭,近乎透明的流苍顶,精致的庭柱,每个观雨亭都堪称完美的艺术品。客人们在欣赏祭祀大典、品尝美味佳肴之时,也忍不住的为周家的财力和实力咂舌。

“要给祭台上的童子们搭观雨亭吗?”周皇后看了一眼宏大的祭台,那是国师设立的祭台,高台上布置着精密的法阵,阵眼中放着周家库存的各种灵石和晶核,而经过法阵作用之后,就在高台上形成了流动的光影,美轮美奂,这就是祭祀台的精妙和盛大所在。

对于没有什么娱乐的时代来说,祭祀台法阵就如同一个仙宫幻影一般,让人充满了向往,当你看着这个流光溢彩的祭祀祈福大阵时,端庄和肃穆便油然而生。

且因为国师的这个法阵,不少有信仰的帝都居民都自发的围坐在法阵旁边祈福了,而周家也没有驱赶这些人,甚至还送去吃食。

总之,这次的祈福法阵相当成功!只要走到城北,就可以看到那流光溢彩却又端庄盛大的法阵,感受到神圣庄严的气息!周家的威望就在这种情况下攀升、攀升。

“先给这些人搭观雨亭,法阵上的人是不会淋雨的。”周鼎虽然看不懂这法阵的走线,但是多少明白一点这种法阵的原理,就法阵上面形成的流光如同苍穹一般可以遮风挡雨。

因为在法阵中是布置了很多蜡烛、灯火的,可是里面的烛火却不会摇曳,明显里面的空气是静止的。

周皇后比较嫌弃的看了祭祀周围一眼,看到的全都是平民,数千有信仰的平民都围坐在祭祀台周围,这些人的信仰不一,但是此时却全都虔诚的膜拜,虽然那种端庄的气势也足够惊人,但周皇后根本就看不起这些平民。

没有权势的平民在贵族的眼中永远如蝼蚁般,无用!

“太子应该来了吧?”周鼎手里转着一串红木珠子,悠闲的眺望一眼远方,笑问道。

“爹,太子怎么会来这里呢!”周皇后就哼了一声,现在太子可是跟周家针锋相对的啊,周家举办祭祀活动,太子肯定生气死了,怎么会来凑热闹呢!

“皇后,你觉得我们这个祭祀真的是百利无一害吗?”周鼎心里就叹了口气,到现在为止,他觉得周皇后还是没有明白国师地目的啊!国师给周家举办这个祭祀可并非是为周家着想的。国师凭什么为周家着想啊!

周家跟国师之间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所以从一开始,周鼎就知道这是太子的意思,让国师给周家举办祭祀大典,提高了周家威望之余,逼迫周家在北方建城的吧!

既然这是太子的意思,那么太子必然来看的!

周鼎完全把太子当成了心机帝,只不过太子来这里却是想看看祭祀法阵是什么样子,顺便看看梅解语有什么危险的。

“族长,太子来了!我们要不要去迎接?”周鼎身后的一个护卫眼尖的看到太子来了,不仅如此,来的还有神宫的神晓瑜。

周鼎险些就以为自己看错了呢,等他认真的盯着太子后面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白衣人看了看,果然是神宫上使没错啊!

“快,去迎接!”牵扯到神宫的人,周鼎也不敢怠慢,立刻就带着周皇后和小儿子起身迎了上去。

“神大人,这些人都是迎接您的!您去吧!”苏昭一看到周鼎带着人过来了,立刻就抓着神晓瑜的轮椅推了一把,神晓瑜就被推送到前面去了。

神晓瑜真想大骂苏昭无耻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还是得保存自己的形象,他就只能瞪了自己身后负责推轮椅的侍卫一眼。那护卫顿时觉得好苦逼啊,太子来抢,他们根本不敢怎样的好不好!而且主人明显对大周的太子态度不一样啊,难道他们这些护卫还敢强出头的跟太子对上吗?

神晓瑜身边的护卫也都跟着他很多年了,所以是了解神晓瑜脾气的。神晓瑜对任何人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所以别人敢有冒犯,这些护卫只要冲上来动手就行了。

可是主人对太子的态度……不管是太子摸了主人的手、还是将主人压倒了床上……霸占了主人的软榻……主人虽然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但是都没有深究好不好!而且现在他们的主人还屁颠颠的跟着太子追来这里了,美其名曰:看国师的祭祀法阵,骗谁呢?

苏昭将神晓瑜推到前方之后,自己就带着沙卡去一边看祭祀法阵去了。

迎过来的周鼎看了太子一眼,见太子根本就不想让自己迎接的样子,周鼎也就不会自找没趣了,反正周鼎就是来迎接神宫上使的。

面对清冷高贵的神晓瑜,周鼎笑的格外灿烂,周皇后等人在神晓瑜面前自然也是极尽奉承,神晓瑜表情淡淡的应付着这些人的恭维,忽然觉得好无趣呢!神晓瑜就转头看太子,太子这货虽然讨厌的要死,但是最起码不会像是这些人一样无趣!

等神晓瑜看到太子锁着眉头盯着法阵的时候,神晓瑜也忍不住的朝祭祀法阵看去。

这种祭祀法阵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地方,就是用法阵之力、消耗材料能量制造出这种流光幻影却神圣庄严的感觉,但是神晓瑜盯着看了一会,忽然就觉得这个法阵有古怪呢!

苏昭也看出了古怪,在法阵中间伫立的几根尖刺是干嘛用的?而且尖刺下面完全链接,直通阵眼,在阵法最上方的幻影苍穹中心点,一个小小的尖微微冒了出来。

苏昭微微调动自己身体里的雷电元素,忽然就感觉到雷电元素有被吸引的趋势。

引雷法阵?!

苏昭的脑海中忽然就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然后苏昭就盯着天空看了起来,阴云弥补的天空中乌云层中不断闪现苍白色的雷电,暴雨中夹杂雷电再正常不过了。

而再看看法阵中央坐着的梅解语,苏昭忽然有种危险的错觉。

国师想让梅解语死在阵眼之中?!

“梅解语,你下来!”苏昭下意识的就开口喊了。

坐在阵眼中心的梅解语早就看到太子来了,就等着太子叫自己呢!所以一听到太子的话,梅解语就高兴的蹦了起来。立刻从阵法中心窜出来了。

祭祀大典这么重要的事情被打破,周家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

“太子,您这是什么意思?您这是专门来破坏我们的祭祀大典么!?”负责守护法阵的是几个周家的高级护卫,其中一人悍然质问起了太子。

周家人本来就强势,况且太子这分明就是在破坏他们的大典啊,所以这些人质问太子毫无压力!

苏昭刚想说话,却忽然听到头顶上传来咔嚓~一声爆响。已经被乌云压抑的黑沉沉的天空中忽然就被一道巨大的雷电撕裂了,在这道苍白色的雷电闪烁出来的时候,整个天幕一下子都被照亮了。

这一刻,整个帝都都被震动了!

无数帝都子民虔诚的抬头仰望苍穹,看着巨大的雷电不断从天幕上闪烁而来。

而这些雷电全都落在了城北,也就是周家的祭祀祈福大阵上,由阵眼上尖顶的凸起引导,几道雷电陆续闪下,竟然全都落在了大阵上,璀璨的光芒一时爆发,几乎闪瞎人眼睛!而整个祭祀法阵整个的朦胧和盛大了起来。

璀璨的华芒震惊了所有人,更震惊到了梅解语,已经钻出祭祀大阵的梅解语呆呆的看着被雷电贯穿的祭祀法阵,再看看自己刚才坐着的地方,那里是雷电贯穿了法阵之后的交汇点。

若是自己还坐在那里,那么早就被雷电劈的渣都不剩下了!

“殿下……国师是想害我?”

梅解语呆呆的开口,他就觉得不可思议啊,自己跟国师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害自己啊!若不是太子把自己给叫出来,梅解语现在都化成灰烬了。

苏昭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从国师叫走梅解语的时候,苏昭就感觉有些不对头,但是没有想到国师真的是想弄死梅解语啊!

让梅解语在祭祀的时候被雷电贯穿而死,这种死法太个性了!

“雷神现,祭祀成!恭喜周家只用了七个时辰就引来了雷神,祭祀大成啦!”在璀璨的祭祀法阵旁边,两个白衣小童用端庄而机械的声音呐喊了起来,在雷电和法阵光芒的双重背景下,这种机械的声音显得无比庄重而且神圣。

周围的人便跪倒了一地,周家人更是满脸喜悦!祭祀法阵就是祈福天地异象,而刚才连续闪烁出了九道雷电,不多不少,不偏不依的全都打在了祭祀法阵上,这就是最好的异象。代表周家的祭祀法阵已经成功啦!

“走!”苏昭带着梅解语转身就走,阴沉的脸色在雷光的闪烁下有些狰狞。

国师给周家举办祭祀说是帮太子的,但苏昭却不会容忍国师随便铲掉自己身边的人!

苏昭的控制欲一向都是强悍的,梅解语的去留只有自己说了算,国师是不能指手画脚的、应付完了周鼎等人的神晓瑜看到苏昭要走,立刻就让人推着轮椅跟了上来。

“国师的引雷大阵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这么短的时间就引来九道雷电,这下子周家的名声大了、”神晓瑜瞥见苏昭的脸色似乎不好看的样子,立刻嘚瑟了起来。

神晓瑜就喜欢看苏昭脸色的各种变化,那种变化看的神晓瑜兴致勃勃。

“下雨了可就淋湿您的衣服了哦~您也知道的,空气中有毒物质最多,雨水混合了这些脏东西就会都留在你的身上!”苏昭冲着神晓瑜娇媚一笑,一招秒杀了这货。

洁癖就是神晓瑜最大的弱点!

想想那些脏东西在自己身上,神晓瑜就浑身打禅。

“苏昭,你还不快点让人来给本尊打伞!”神晓瑜就相当严肃的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冲着苏昭大吼。

苏昭哈哈大笑:“让爷来带着您走吧!爷辽阔的身躯可以给你遮风挡雨!”

苏昭心情跃动幅度增大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心底的那只“怪物”在蠢蠢欲动,刚才在军营门前啃了卫央,现在苏昭就想蹂躏神晓瑜,看着神晓瑜那欠扁的样子,苏昭就忍不住的想动手啊!、

“你放肆!来人啊,挡住这个混蛋!”神晓瑜呆了下,立刻尖叫了起来。

那尖叫的模样完全跟他清冷高贵的模样格格不入,就像是面对魁梧猛汉、即将惨遭蹂躏的小姑娘发出的惨叫一样。神晓瑜身后的护卫们就黑着脸上前来,挡在了主人面前。主人实力超群,而且还有金光护盾,为什么还要他们这些护卫保护啊!哎~

苏昭满足的欣赏完了神晓瑜傲娇的表现,带着梅解语飞一般的离开了。然后留下神晓瑜一个人站在后面发呆。他感觉自己是被抛弃了啊!

苏昭直奔皇宫而去,在皇宫大门的时候,碰到了小雀,小雀鬼鬼祟祟的到了苏昭面前,低声道:“殿下,我刚才看到太子妃了,就是张家的张婕小姐,她跟国师在一起啊!样子亲密……”

小雀觉得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张婕这个女人竟然背着太子偷人啊!

“他们就在花园的假山后面!”小雀觉得假山后是个很暧昧的地方,果然,小雀发现自己说完之后,太子就风风火火的朝着花园冲去了。

小雀就兴奋跟在后面。她要去跟着太子抓奸!

刚才天空中雷电大作,但是却没有下雨的样子,只是黑沉沉的乌云压在天幕上,整个帝都都是风雨欲来的沉重气势,姹紫嫣红的花园中各种花儿争相怒放,却也在沉沉的天幕和肆虐风中摇曳,弱不经摧。

等苏昭冲到花园的时候,果然看到国师正跟张婕面对面的说着什么。

“殿下……”看到太子黑着脸冲进了花园,张婕的脸上露出了尴尬,连忙退后了一步,保持跟国师之间的距离。

其实在张婕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宫女,所以这俩人根本就不是在偷情的。

不过,张婕看到太子那张黑沉沉的脸,就觉得自己有种被抓到现场的感觉。花园外面的小雀就要奋勇的进去捉奸,却被沙曼给拦下了,沙曼就觉得心焦啊,太子身边的护卫每一个正常的。人家太子没有叫你,你个小姑娘着急什么!

国师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甚至看到苏昭的时候还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周家祈福祭祀已成!殿下可以放心啦!”

苏昭阴测测的看了国师一眼,先走到张婕面前,说:“马上下雨了,你还是去本宫那里等等吧!”

张婕咬着嘴唇,用倔强又似乎带着水光的眼神看了苏昭一眼,默默的点头走了。

而国师就笑眯眯的看着苏昭,站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国师的笑容可谓迷人。

沙卡和梅解语都等在花园外面,梅解语还在为刚才祭祀大阵中的雷电感觉到心焦。太心焦了,国师怎么就想弄死自己呢?

“殿下怎么了?周家祭祀已成是好事啊!接下来周家不建城都不行了!”国师笑着开口,那好心情的笑容中似乎还带着某种得意。

苏昭握了一下拳,直接问:“祭祀大阵中央的引雷法阵是怎么回事?梅解语坐在阵眼中会被雷劈死的!”

“他不是好好的吗!”国师就看了花园外面的梅解语一眼。

“那是因为他早一步出来了!”苏昭怒道。

“哦……可惜了!”国师脸上的笑容一收,颇为惋惜的用鼻音说了一句。

梅解语好好的,太子还来质问自己,这是为梅解语针对自己的出头吗?国师的心情好不起来了啊!

可惜没有用雷电劈死梅解语吗?!苏昭觉得自己有点发作的趋势。尤其是看到对面国师那张平静到欠扁的脸。

“殿下不问问刚才太子妃跟本国师说什么了吗?”国师很是恶趣味的岔开了话题。

苏昭平复了一下心绪,漠然的笑道:“本宫问你,你就会说吗?!”

“自然的!”国师笑着点头,但是谁都能感觉的出来。国师的心情很不好!这一点从他稍微变冷的眉眼就能看出来了。

“清远国师,孙长老叫您呢!”这时候,身穿银白色武士袍的神宫武士在外面喊了。

“我去了!”国师看了太子一眼,身子摇曳的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且国师离开的时候还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太子一眼,那眼神似乎包含着哀怨和不甘心,不过那眼神让苏昭给忽略了。

苏昭是想问问国师为什么要弄死梅解语的,可惜没有机会!而且国师离开的那么干脆,也不会给苏昭询问的机会。

不过国师要走出花园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转身,清隽的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本国师不会让梅解语死的,祭祀不允许杀人。太子连这点都不愿相信本国师吗?!”

国师走了,苏昭还在花园中发呆。

苏昭忽然就有点不知自己该不该相信国师的话了呢!他给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那种飘忽不定、高深莫测的,要弄懂国师的心思谈何容易。所以自己怀疑国师是应该的啊!可国师临走前说的事关信任……自己敢信任他么?!

“太子?”白璐小心的走进了花园里,看到苏昭站在花园中没动,白璐就小声的叫着走了过来。

“嗨~美人!”苏昭回头,刚才脸上的凝重和思忖就变成了灿烂而明艳的笑容。

白璐在太子明媚的笑容下脸红了起来,却坚持走到太子身边,低声道:“国师奸诈,殿下一定小心。他……他是神宫皇族的……”

“白璐!”神晓瑜的喝声从花园外面传来。

白璐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立刻就停下了,最后小心的看了太子一眼,乖乖的走到了神晓瑜的身后、

苏昭立刻就从花园中走了出来,站在神晓瑜面前问:“你刚才是不是看出引雷大阵中有改动?或者说有不正常的地方?”

“哼~本尊为什么告诉你?!”神晓瑜傲慢的哼了一声。

“切!苏曼青比你的懂得法阵,本宫回去问一下苏曼青就好,本宫问你是给你机会!没想到你是个阵法白痴!”苏昭就鄙夷了起来。

神晓瑜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哼道:“太子当真是关心则乱!若是您没有把梅解语叫出来,那么这次祭祀的将会有更大的收获!天雷引身而不灭,你那个男宠将会获得九雷淬炼、并且获得神圣的名声!”

神晓瑜解释的很全面,就是想告诉苏昭:自己不是阵法白痴!

而苏昭想的是:刚才国师说的是真的?那个引雷法阵不会要了梅解语的命?

苏昭无语了,难道自己刚才把梅解语叫出来是错误的?但若是再给苏昭一次机会,她能够相信国师、用梅解语的性命冒险么?

似乎这个绝情的太子在梅解语身上有太多的不舍啊!

陪伴了太子几年、忠心耿耿的梅解语,终究是太子重视不舍扔掉的人吧!而且国师也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货啊……

------题外话------

谢谢:叶之奚 送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