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被苏昭欺负了吧/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你很喜欢那个男宠啊~呵呵!”神晓瑜又盯着苏昭的脸看了起来。他喜欢苏昭脸上的表情变化。

神晓瑜就觉得这个太子真够博爱的,喜欢苏曼青那个残废,也喜欢梅解语这个疯子。

“呵呵~”苏昭就冲着神晓瑜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那干涩的笑容让神晓瑜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深深玷污了。

“不想笑就不要笑!恶心不恶心!”神晓瑜很是嫌弃的冲着苏昭冷哼。

“那我看见您就笑不出来,我要回去了。您就别跟着去找麻烦了!”苏昭说完就走,跟神晓瑜果然是没有共同语言的。

被深深嫌弃的神晓瑜就让手下停下了轮椅,坐在轮椅上看着走远的太子,神晓瑜眼神沉的吓人:看见自己就笑不出来么?!自己这是被嫌弃的如此彻底?!还是说因为自己不是她的男宠才被嫌弃的,可国师也不是太子男宠啊,刚才也就觉得太子跟国师挺谈得来的。

苏昭带着沙卡、沙曼等人离开的时候,沙曼就转头盯着坐在轮椅上的神晓瑜,因为他从神晓瑜的身上感觉到了对自己主人的敌意啊!

“殿下,小梅给您添麻烦了吗?”梅解语看到太子的脸色不好就担心,因为刚才小梅看到太子去找国师算账了。

梅解语不知道国师为什么要弄死自己,不过能够看到殿下为了自己跟国师对上,梅解语心中激动之余也有些担心啊。凡是会威胁到太子的都应该去除,可惜梅解语觉得自己是除不掉国师的。

国师显露出来的丁点实力都那么恐怖,还不知道国师彻底的显露了实力之后是什么样子呢,总之国师给梅解语的感觉就是庞然大物、跟苏曼青一样,梅解语也有自己的部下。

可不管是梅解语的部下还是苏曼青的部下,要想查出国师的底细都太难了。

不仅如此,之前太子曾经命令王德忠去查国师的底细也是铩羽而归。

“你只要听话就不会给本宫惹麻烦!”苏昭就白了梅解语一眼,太子殿下对梅解语之前勾引自己身体中的蛊毒还是耿耿于怀的。

反正自从梅解语勾引了自己身体中的蛊毒之后,苏昭就感觉这些天明显的很难压抑身体中的怪物了。那种藏在骨子里的暴戾因子像是在不断发酵,酝酿庞大。

“小梅以后会听话的。”梅解语低头做乖巧装,然后目光还有有意无意的在苏昭的脖子上扫来扫去,最后没有看到苏昭带着那颗避阴珠,梅解语就蠢蠢欲动了。

上次在温泉中没有让太子彻底发狂,就是因为那避阴珠的作用,梅解语就曾要想方设法的把这个珠子给弄走,现在太子是自己摘掉了么,太好了……

“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走在前面的苏昭就感觉自己被梅解语目光灼灼的眼神盯着,苏昭立刻停下脚步,凑近梅解语,用侦查眼神盯着梅解语。

在苏昭明锐的眼神下,梅解语立刻就荡漾了,装似娇羞却奔放的缓缓伸手勾住苏昭的脖子,摇曳的笑了起来:“殿下~”那拖长了尾音、明显撒娇的声线让苏昭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尼玛~好恶心啊!苏昭就知道比不要脸自己绝对不是梅解语对手的。

所以苏昭很干脆的甩开了梅解语,进了太子宫。梅解语还想撒娇,却见张婕从里面迎了出来。

“殿下,我找国师是有事情的。”张婕看到苏昭就解释。

张婕是内定的太子妃,一般情况下是会嫁给太子的,而被太子看到自己在花园中跟国师说话,难免会留下什么闲话的。所以张婕看到太子回来就主动的前来解释了。

男人也是善妒的,尤其是在女人方面,即便太子不喜欢女人,但只要是太子妃,跟太子挂上了关系,那么就要承担责任。所以张婕心里还是很纠结的,她一方面想快点跟太子结束这种关系,另外一方面又不想让太子生气。

太子发飙可是很吓人的。张婕明白残暴太子冲动的本性。

“恩!我能帮什么忙吗?”苏昭冲着张婕点了点头,对于张婕,苏昭真的是说不清自己有什么感觉的。

张婕的嫡女、自己的表妹,又是自己的太子妃,哎……

“殿下……”张婕看太子脸色淡淡,根本看不出太子在想什么来,但是张婕觉得太子肯定不会高兴的。

“殿下,我先去后院洗澡了!”梅解语就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毕竟张婕在这里呢,所以梅解语就找个借口走吧,但是走之前也不忘记引诱一下,故意的加重了洗澡两个字。

苏昭装作没有听见,张婕倒是看了梅解语一眼,结果梅解语就傲娇的冲着张婕扬了扬鼻子。

那模样分明就是嘚瑟!

张婕就垂下头,故意装作没有看到梅解语的嘚瑟。

“殿下,我找国师是因为私事的。”张婕站在苏昭身边,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姑娘。

“恩。”苏昭淡淡的答应一身,在想事情,今天去了骑兵营也没有看看里面的情况,都是因为自己发作错过了。而且本打算去找玄君商量事情的,结果也没有去成!

哎~真的不想去找玄君啊,但是不找玄君的话,似乎很多事情都很麻烦呢。

“殿下……我……走了。”张婕见苏昭脸色冷漠的样子,以为苏昭还在为自己见国师的事情生气,张婕便小声的说了一句,准备离开。

“等等!”苏昭却忽然开口。张婕就停下,扭头看着苏昭那张雌雄莫辩的脸,说实话,张婕还是比较欣赏太子的,尤其是这些天太子的表现可圈可点,张婕在家里听到家里的长辈们都说:太子终于肯做好事了。

“你们张家不是也有血族人吗?怎么没见送来?”苏昭就问。

苏曼青给自己出了主意,让流放血族人去死亡峡谷附近,但那是对一般贵族和大臣们的说辞,张家在知道自己需要血族人的情况下,不是应该主动把血族人都送来吗?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张家这是要跟自己离心?

“啊……家里没有送来吗?我现在就回去问问!”张婕有些头大,她对家里的事情了解不多啊,不过张婕也明白,眼前的情况下,张家应该是无条件的站在太子身边的。

“殿下……我跟你说个事情,您不要生气。”张婕又想到了自己父亲的事情,便想着一块跟苏昭说了。

苏昭见张婕目光频频的看房间里的沙曼,苏昭便挥手让沙曼先下去。

沙曼这个贴身护卫其实不用提防的,但是看张婕这模样,还是让沙曼下去了。

等到房间里没人之后,张婕就走到了苏昭身边,低声道:“我父亲没死,现在就在南方的建邺城呢,母亲和族长们说父亲打算整合一下南方的势力,这样也算是给太子提供助力了。太子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们张家开口的。”

“呵呵,知道了!”苏昭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张起文根本就不在建邺城,而是在金陵!

这个张婕似乎是向着自己的,不过张家……哎!

张婕有些落寞的走了,虽然张婕从一开始是讨厌太子的,但是这些天跟太子接触下来,张婕就不讨厌这个表哥了,甚至有时候看到表哥决断和处理公事的样子,张婕还有点心动呢!

当然,跟自己的心上人比起来,太子还是差一些的。

“殿下,南方的事情已经调查出来了,张起文的确在金陵城,而且收集难民扩大了城池规模,建邺城的昭烈护府似乎被压制了。”王德忠带着情报进来了。

王德忠手下一大批的暗卫,遍布全国各地,专门为太子刺探情报。所以之前太子下令调查南方之后,王德忠的手下就去做了这件事情。

苏昭拿过了调查情况翻看。南方的难民应该是被整合了,怪不得帝都附近不再看到难民的影子了。这样也好,难民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造反,而且南方的一些叛乱也被张起文压制下去了,之前张起灵的兵就是因为张起文要镇压叛乱不够用,所以才调过去的。

“玄君现在什么地方?”苏昭放下了资料,又问道。

“老奴让人去找吗?”王德忠就问。

“去吧。”苏昭想了想点头,玄君整天行踪不定的,要找他还真是不好找。一般的猎兵团都有自己的总部,可是玄君的就没有,尤其是现在玄君已经把他的猎兵改名雇佣兵之后转移了,要想在帝都找他还真是有些不容易呢!

王德忠领命下去了,宋承风就抱着药箱子从外面进来了。

“殿下。老臣去军营了啊……”宋承风是来辞行的,却说的凄凄切切,好像遭到了流放一样。

苏昭就笑了,之前让宋承风来自己的太子宫,这个老东西死活不愿意,现在让他去军营也死活不愿意,这是要闹那样!

“去吧,你在军营也就是呆一个月!教导出军医之后就回来了!”苏昭就笑着安抚。

“是的,是的,就怕老臣回不来了啊!呜呜……”宋承风这货就哭着走了,搞得苏昭心情超级郁闷。

“殿下,神晓瑜又来了!”小雀从外面跑进来,用惊悚的口气说。显然小雀也觉得神晓瑜麻烦。

苏昭神烦。

上次神晓瑜闯宫,把妙心留在这里的和尚们弄得半死,还差点伤了苏曼青,这货又来干嘛。

“弄他去偏殿,本宫没空见他!”苏昭就哼了一声,自己有这些闲工夫不如去安抚一下那些受伤的和尚呢。

“哼~!本尊过来,你说不见就不见?!”神晓瑜直接让人推着轮椅进来了。只不过推着轮椅的人不是白璐。

苏昭苦逼着脸看着进来的神晓瑜,忽然就想爆起的上去扇他几巴掌。可是不消停的事情又来了,苏全小太监捧着一碟子糕点进来。先看了看神晓瑜,犹豫了一下才走到苏昭面前:“殿下,这是苏嬷嬷刚做出来的,嬷嬷让给送来的。”

嬷嬷就是苏全的干娘,所以干娘有吩咐,苏全必然全力以赴。

苏昭中午都没有吃东西,所以看到糕点就抓着往嘴里放。那狼吞虎咽的模样把神晓瑜给吓到了,神晓瑜就坐在轮椅上用手指点苏昭:“你……你不是太子吗!饿死鬼转生吗?吃个东西能急死你啊!”

苏昭根本不理会神晓瑜。

觉得丢人的神晓瑜让人推着轮椅过来,抓起一块糕点就往自己的嘴里放。

苏昭就惊奇的盯着神晓瑜,这货不是洁癖吗?这货不是从来不吃外面的东西吗?

“你不嫌弃脏啊?”

“要你管?!”神晓瑜只是稍微的咬了一点点的糕点,樱桃一样的小红嘴咬下了糕点的一角,慢慢的在嘴里咀嚼着,似乎是试探一下有没有毒,然后才正常的品尝了一口之后在嘴里慢慢的咀嚼。

那优雅而尊贵的模样,啧啧~

神晓瑜吃了小半块糕点就放下了,然后身后的侍卫是抽着嘴角的拿着帕子给神晓瑜擦手、消毒。

苏昭几口吞掉一块糕点,将一盘子糕点吃完之后灌下一口茶水,冲着神晓瑜打了一个饱嗝。

在苏昭打嗝的时候,神晓瑜后面的侍卫就急忙拉着轮椅后退,让神晓瑜被太子的打嗝呛到,那可就是自己的失职了啊!结果神晓瑜正被苏昭的打嗝震惊到呢,冷不丁的被拉着轮椅倒退,差点摔倒。

“混蛋!”神晓瑜发飙了,那推轮椅的侍卫楞了有那么一秒钟,然后泪奔的跪下接受制裁了。

“呵呵~这混蛋的确该死,您别客气,我这里有不少的刑具,就在这里打杀吧!我就不陪您了啊~”苏昭嘚瑟的起身,添油加醋的拱了下火,起身就走。

神晓瑜恨得咬牙切齿,自己这是被苏昭又给无视了啊!

那侍卫跪在神晓瑜的面前都要被吓尿了,他就感觉尊者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沉重,上使大人这是打算怎么解决自己啊。

苏昭去了后院,一眼就看到苏曼青的小厮守在梅解语的小院门口,显然是苏曼青去找梅解语了,苏昭也没有过去,而是先去看那些受伤的和尚了,苏昭已经拨出一小部分的钱粮在集县内修建庙宇了,佛教虽对皇权没有太大的作用,却可以抵抗神宫的精神侵袭。

神宫那至高无上的存在,在精神上对诸国的压力都太大了,而且对于国内民众的影响也很大,尤其是神宫渲染的各种神迹。所以佛教也算是对国内民众精神的一种寄托!金刚寺的灭亡无疑是跟神宫有关系的,既然如此,苏昭自然要暗中扶持了,神宫想找麻烦也没用,因为神宫不会承认灭亡金刚寺的事情,也就不会正面对苏昭这种扶持佛教的人出手。

梅解语的房间里也有温泉浴池,是改造院子浴池的时候一块引进来的,梅解语就躺在浴池中泡着享受,瞥一眼在旁边的苏曼青,梅解语就哼道:“来找爷干嘛?爷可没有太子的耐心陪你个残废说话。”

苏曼青不介意梅解语的冷嘲热讽,两人在太子宫这些年也有过不少的争斗。不过现在苏曼青都把这些事情放下了。苏曼青在自己的轮椅上画出了国师用的祭祀大阵,然后拿给梅解语看。

“国师用的大阵是这样的吗?”

梅解语就看了一眼那复杂的阵法,摇头:“爷不懂这个!”

那么复杂、那么多阵法和阵眼,就是让梅解语研究上一整天都不行啊!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梅解语觉得自己也没有那样的心情!

“这的确是引雷大阵,不过却是引雷净化大阵!”苏曼青就收起了阵法,笑道。

阵法的样子,苏曼青的手下已经绘制送来了,所以得不到梅解语的确认也没有关系,苏曼青猜测国师也不会真的要了梅解语命的!即便国师要梅解语的命,也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或者是借别人的手,这么直接沾染的事情才不可能呢!

“净化阵法?”梅解语有些感悟,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曼青。

苏曼青脸上笑容淡淡,见梅解语着急,苏曼青就更加冷淡了,而且还叫自己外面的小厮进来,推着自己就走。

勾起了梅解语的兴趣,苏曼青这是打算一走了之啊,梅解语岂能让他如愿,直接从水池中跳了出来,光着身子拦在了苏曼青面前,抓住他的轮椅,说:“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

“穿件衣服吧!”苏曼青就看着梅解语的身子皱眉。他身体上还有不少是伤痕,都是新伤,也就是之前太子刚给他弄出来的,而梅解语就像是炫耀般赤着身子展露。

而进来的小厮则是震惊了,梅大人太粗放了,您就这么光着站着吗?!

“我的身子是殿下的,你们还敢看?不怕殿下挖了你们的狗眼!”梅解语转头怒斥,那几个小厮立刻吓得魂飞魄散,窜出去了。

梅解语重新跳进了温泉浴池,一手拉着苏曼青的轮椅不放,问:“跟我说说,净化大阵是怎么回事?我若是没有从阵里出来,会不会死啊?”

苏曼青就展开了手中的阵法图,梅解语就嫌弃了起来:“你别给我看这个,我看不懂!”

“梅大人,不识字是可耻的!”苏曼青就说。

梅解语的脸有些潮红,但是直着脖子犟嘴道:“你懂得屁!老子是用美色服侍太子殿下的,用得着识字么?!”

“那你得看懂阵法!”苏曼青又说。

梅解语撅着嘴巴,跟苏曼青对眼,最后无奈的败下阵来:“好吧!你说吧。”

苏曼青这才喋喋不休的跟梅解语讲了起来,先从阵法的基本原理和构架,然后是阵法和阵眼,然后是各种材料的功能,最后是阵眼处的子阵,总之说的梅解语快头大了,才总结:“这就是净化阵法,用天雷粹体,可以净化你体内的蛊血!”

梅解语半晌都转不过弯来,呆呆的问:“我体内的蛊血好好的,为什么要净化?!”

自己有蛊血的事情跟国师屁点关系都没有啊!那个混蛋净化自己体内的蛊血干嘛?!而且还是用了祭祀大阵的名义。那国师到底想怎样啊!

苏曼青没有说话,不过苏曼青却是明白的:梅解语体内的蛊血就是太子毒血的引子,或许他是在拿着梅解语做实验,只要能用天雷净化了梅解语,那么就能净化太子!

只是……梅解语和太子体内有蛊血的事情,国师是怎么知道的?忽然,苏曼青就想到玄君之前要了太子的一碗血。

“苏曼青,你是不是活不长啊?”正在想心事的苏曼青被梅解语给打断了。

苏曼青低头就看到梅解语正好奇的盯着自己。

“你这是打算教我阵法吧?是不是你的寿元不多,想在死了之后能有人继承你的衣钵啊?那你找别人啊!爷不认识字,爷也学不好你的阵法!”不识字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也只有梅解语这种不要脸的货了。

“不识字却能做太子身边的男宠,不识字能够让梅家跻身为帝都大家族之一,还能搞出钱庄利贷,我很好看你哦~”苏曼青笑着招手,让外面的小厮进来,推着自己出去了,但是那张他绘制的阵法却是留给了梅解语。

而且在水池旁边还放着一本阵法图解的书,可惜梅解语看不懂。

梅解语就坐在温泉里发呆:看来苏曼青真的是活不长,太好啦!

另一边,被苏昭冷落在大殿的神晓瑜觉得无趣的走了,苏昭又不见自己,难道自己继续等下去啊,不过神晓瑜离开太子宫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燕翎枫。

这个大燕的四皇子往苏昭这里来的勤快了点!

“四皇子,孙长老没有叫你去吗?!”神晓瑜就傲慢的停在了门口,分明不让燕翎枫进太子宫的样子。

燕翎枫狐疑的看了神晓瑜一眼,道:“孙长老找本宫干吗?”

“自然是五百名魔法师的事情!”神晓瑜脾气不好。

燕翎枫若有所思的点头:“那事情父皇已经答应了,跟我没有关系啊!”

神晓瑜……

“你来太子宫干嘛!”神晓瑜质问。

“来见苏昭。”燕翎枫犹豫一下,又说:“有事商量。”

“呵呵~你们大燕还有事找大周的太子商议啊!”神晓瑜继续大开嘲讽。

燕翎枫就觉得神晓瑜这人不可理喻啊!您这是干嘛啊!专门找自己的麻烦吗?

然后,不远处要过来的玉华将军就停下了脚步,干脆不过来了。这个神晓瑜上使在犯病,还是不触霉头了,所以玉华将军很干脆的转身就走。结果神晓瑜又喊起来了:

“玉华将军,您这是干嘛!看到本尊就跑吗?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玉华将军就走过来了,然后认真的盯着神晓瑜半晌,开口:“是不是被苏昭太子欺负了?”

神晓瑜……

“你们两个滚蛋!给本尊滚!”

玉华和燕翎枫很听话的滚蛋了,他们就知道,神晓瑜这货肯定是被苏昭给欺负了,拿着他们两个国家的贵族出气呢!哎~神宫实在是太过分了……

“白璐呢?!”神晓瑜愤然的让侍卫弄来了软榻,却发现白璐不在了。

“被孙长老叫走了!”有侍卫回答。

“孙长老?快走!”神晓瑜楞了一下子,却旋即脸色一变,催促自己的护卫快走。

护卫哪敢耽误,连忙带着神晓瑜去找孙长老。

路上,神晓瑜碰到卫驰就问,才知道孙长老此时已经不在庄宗的大殿了,而是去了使者院。神晓瑜就着急让随从抬着自己去了使馆院。

在帝都内的使者院中,站在房间中央的孙长老盯着眼前的白璐看了起来。

“长老……”白璐跪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柔软白皙的手就伏在地上,美得惊人。

“你打算告诉苏昭?”孙长老的声音依旧温和。

“没……没有……”跪在地上的白璐声调都颤抖了。

“呵呵~是因为皇孙的阻止,所以没有说出来吗?”孙长老呵呵呵笑了起来,明明是温和的笑容,但在白璐听来却无异于死神般的宣判。

“小人该死!”白璐一咬牙,打算自裁。

却早有银袍武者鬼魅一般出现在白璐身后,一掌将她打晕。如鬼魂、幽灵一样出现的银袍武者站在殿中一动不动,气质幽冷如地狱魔神。等待着孙长老的命令。

老人慈祥的眉宇轻微蹙了一下:“把她的脸皮揭下来吧。”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1颗钻石、小雨儿丫 送9朵鲜花。

又道了周末了,时光匆匆啊~幸好有亲们相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