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掰弯铁血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就觉得挺惊悚的,玄君这是志在大周整个版图,整个帝国啊!

玄君也觉得很惊悚,太子这脑袋有问题!自己哪里说过要她的储君之位啊!身偿,难道这话说的还不明白?!不明显吗!?

这种尴尬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了,因为萧盛禹来了。

北疆王是霸气的,一进太子宫就释放了威压。厚重而霸道的威压吓得太子宫的护卫们都出来了,近两千护卫在太子宫的角落出现,萧盛禹就看着太子宫的护卫笑:“太子好手笔啊!不仅扩充了新军,还招揽了这么多的府卫!”

太子府卫规定只有八百人,可现在看太子的府卫明显有两千多人,加上之前派出城外维持难民秩序,还有在闵家锻造的府卫,足足有三千人之多啊。

也好在庄宗是个不计较的,否则就太子在宫内养着的这三千人,都足够威胁皇宫了。只要太子一声令下,这三千人还不在皇宫内造反啊!

“卫王殿下,您快里面请!”王德忠甩着浮尘,翘着兰花指赶出来迎接。

老太监一出来,那些太子府卫就连忙藏起来的,只有一些血族出身的府卫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王德忠就心焦啊,看来自己太心急了,新招募的太子府卫不太严谨,尤其是这些血族勇士,一个个的都太傻了。

沙卡就站在王德忠身后,虎背熊腰的壮汉瞪着一双大眼睛,怒视萧盛禹,好像卫王是闯进太子宫的刺客一样。

“呵呵~太子口味果然是变了,这样的男人也可以在太子身边做府卫了?”萧盛禹就嘲讽的看了沙卡一眼,口气中毫不掩饰的对太子的侮辱。

“呵呵~卫王殿下有所不知,我们殿下就喜欢细皮嫩肉的,这种粗犷的汉子是入不了太子眼睛的,卫王这种粗犷的男人也不会被太子惦记上的!”王德忠笑着回应。

混蛋啊,卫王这是专门来挑刺的吧!王德忠绝对不允许任何侮辱太子,所以还干脆的反击了回去,不过王德忠还是有点害怕卫王的。这货要直接动手怎么办?

卫王就有点像是脱缰的野马啊!也没有人能够制约他一样,几乎在皇宫可以为所欲为了,唯一可以制约卫王的一点恐怕也就是皇族的威严了。

因此一说完,王德忠就后退了一步,有沙卡在自己身后,王德忠就觉得安全多了。

萧盛禹看了一眼这个白白胖胖的太监,什么话都没说,抬步就朝苏昭的正殿走,一边说:“本王是来找国师的,让国师出来吧!”

“呵呵~那老奴得去通报一下。”王德忠拿捏的看了萧盛禹一眼,这才扭着身子去找太子了。

王德忠故意走的慢一些,就是想让萧盛禹多等一会的。这样才能显摆出太子府的架子来。

萧盛禹脸色冷硬如常,根本不在乎的站在了正殿。本来他是想直接进去的,但是萧盛禹敏锐的感觉到房间里有个强大的气息,所以萧盛禹还是在外面等一等吧,他倒是想看看是什么人在太子这里。

王德忠扭着腰的走到殿门前,还没有开口呢,太子就从里面打开门了。

“卫王啊,进来吧!本宫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苏昭看玄君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门外,苏昭就主动介绍一下吧!

玄君是猎兵界的名人,现在他的猎兵改名为魔域佣兵之后,那就是大周的名人了,所以根本不用苏昭介绍,玄君应该跟卫王就认识的。

“哼~自作主张!”可是苏昭刚说完,就听到自己后面的玄君哼了一声。原地消失了。

又是该死的瞬移!还这么该死的傲娇!

苏昭骂了一声,外面的卫王已经抬头看向了云端。

“好一个魔法瞬移!”萧盛禹没有看清楚玄君的模样,不过是看到了玄君瞬移的轨迹。

“那就是魔域玄君吧、”萧盛禹收回目光,落在了苏昭的脸上,却是用肯定的语气道。

“你来见国师?”苏昭显然是不太待见他的,就直接问。

“国师在哪里?”萧盛禹也不跟苏昭废话,这个变态的男风,萧盛禹觉得很碍眼啊,而且萧盛禹觉得自己有点怕跟她相处,上次苏昭的大胆给萧盛禹留下了阴影啊。

其实也不能说是阴影,总之会让萧盛禹觉得恶心就是了。萧盛禹是正常爷们,一个男人对你动手动脚,是个爷们就恶心的!

“王德忠,你带着卫王去见国师吧!”苏昭对这两个人一点都不想见,所以眼不见心不烦。

见苏昭这么痛快的让他去国师,萧盛禹又犯贱了,他就有点不想走呢,便站在苏昭面前哼道:“你是不是又卖给了玄君好处?大周并非你的大周!”

浓浓的质问口气,像是长辈对晚辈的苛责。哪有半点臣子的本分?!

苏昭一下子就炸毛了,刚才面对玄君,自己的卑躬屈膝就是为了大周,自己容易吗?竟然又被萧盛禹给苛责!怎么就这么委屈呢!

“本宫做事用得着你来教训?!你算是什么?难道你以为你已经是大周的皇帝了?庄宗都没说什么呢,轮得到你来说本宫吗?!本宫就是把皇位给了玄君,也用不着你管!”

王德忠一看太子这是动真格了,吓得连忙缩了缩,这种时候王德忠能干嘛呢?自然不能是劝太子了,太子心里有火就得发泄出来啊。憋在心里多难受啊,所以王德忠一边后退一边给沙卡打招呼,就是让沙卡看着点北疆王,若是北疆王被太子骂的动手了,得随时保护太子啊。

沙卡秒懂了王德忠的意思,更加紧张的盯着萧盛禹了。

“你想把皇位给玄君?!”北疆王瞬间就被苏昭的后一句话给激怒了。

从北疆王的角度出发,他希望大周的皇族是有担当而且能力的,否则他带着十几万北疆兵在边疆浴血奋战是为了什么?!现在苏昭竟然要把他们北疆将士用鲜血和泪水守护的帝国送给别人,北疆王如何能够咽下这口气。

“给不给那是本宫的事情!你管不着!”苏昭气的不轻。

“本王自然管得着,别以为大周是你一个人的大周!”北疆王忽然就上前一步,厚重的戾气只压苏昭而去。

一边的沙卡见此,立马就动手了,这人明显是想对太子动手啊!

动手的沙卡第一时间选择了兽化,接近两米高的壮汉变成了巨熊的模样,蒲扇大的手就朝着萧盛禹打了过来。

萧盛禹没有防备身边的攻击,等感觉到巨力搅动着压迫的空气袭向自己的时候,萧盛禹的身体才猛然后撤,沙卡的巨掌就拍在了地上。

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顿时四分五裂,飞溅而起的碎石被刚才巨掌的气流冲击,粉碎无数。

这种震撼性的力量让萧盛禹吃惊不小,沙卡使用的完全是蛮力,没有任何魔法或者玄气的波动,但是那极强的力量在极致的速度下却可以发挥出毁灭性的破坏力。

尤其是看到一个半兽半人的怪物怒吼着再次朝自己冲来时,那种对面压来一座山的震撼,让萧盛禹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沙卡,住手!”就在萧盛禹筹谋着自己该如何应付的时候,太子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而且在太子出口阻止的时候,那怪物就真的停下了,巨大的身子十分敏捷的跳到了苏昭身边站着。

那宛如魔神一般的沙卡立在苏昭身边,宛如喋血修罗。震撼和杀戮让萧盛禹冷静了下来。

萧盛禹就是这种人,越是危险的时候,他便越是冷静。

刚才跟苏昭吵的昏了头,可危险一旦出现,萧盛禹便冷静下来了。萧盛禹这时候才审视起苏昭身边的怪物来,沙卡已经慢慢的恢复了人形,可是刚才兽化的时候膨胀的上半身撑碎了衣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上伤痕累累。

刚看到沙卡的时候会以为他是一个胖大的男人,可现在看才清楚的看到沙卡别看体型巨大,但是身上竟然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宽厚的胸肌下面甚至还能看到几块凸起的腹肌。

只不过现在沙卡的脸上还带着巨熊的幻影一样,阴影笼罩之下看不清他的脸,只能让人感觉到狰狞的戾气。

相比北疆王的震惊,王德忠也是震惊的,不过更加兴奋,太子身边终于有靠谱的侍卫了,看沙卡刚才那一掌的模样,要是打在北疆王的身上就好了。

“你走吧,本宫现在根本不想跟你说话!”苏昭挥手赶人。

虽然刚才跟萧盛禹大吵了一番,但是苏昭觉得这个货还是有点好处的,他刚才也算是诤臣的进言了,只不过方式方法太霸道了,人家诤臣都是死谏血谏,他倒好,直接是威胁了,所以才让苏昭生气的。

已经冷静下来的萧盛禹就瞅着苏昭不吭声,因为他似乎从苏昭的脸上看到了一份委屈,是的,那种被冤枉和误解之后的委屈!甚至还有几分女子柔性的赌气成分……

萧盛禹直接忽略了那几分柔性,盯着苏昭带着几分委屈的眼神看了起来,想着自己刚才是不是误会苏昭了?更重要的是,萧盛禹很想知道苏昭对玄君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啊。

北疆不可能脱离大周独存!萧盛禹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不管北疆多么强大,萧盛禹都是以作为大周诸侯的身份,幅员辽阔的北疆跟其他国家比起来人口太少了,若是没有大周作为后盾和依托,北疆是不可能挡住大燕铁骑的。

所以,萧盛禹更关心的是苏昭和大周的态度,更有未来!

萧盛禹愿意看到一个可以给北疆作后盾的大周。而不是一个被玄君窃取的大周!

“殿下,难道本王刚才误会你了?”萧盛禹对人难得有这种低姿态。伟大的北疆王即便是误会了别人也是应该的,即便误会你到死,你也应该受着!

若不是面对固执的太子,北疆王才不会主动承认什么错误呢!即便是误会了别人的错误。

“你跟我进来!”苏昭就撇了北疆王一眼,转身进了书房。

北疆王是踌躇了一下才进去的,不怪北疆王踌躇,而是刚才太子说的有点暧昧,那感觉就像是成了太子盯上的男宠,她一句话下来,你就得屁颠颠的跟上去承恩一样。

不过进了书房之后,萧盛禹就觉得自己担心的多余了,只见苏昭蹙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满脸的凝重。刚才跟自己发飙时候的怒气早已经消失了,脸上挂着的沉重神色说明太子现在很为难。

萧盛禹就不是善谈的人,反而是一个相当冷漠的人,所以进了书房之后,苏昭不说话,他就不说话,很干脆的在苏昭对面坐下之后,就像是爷一样等着苏昭开口呢。

可是等了一会,萧盛禹就看到苏昭还是蹙着眉头不吭声的样子,萧盛禹的火气就上来了,哼道:“你让本王进来就是陪你静坐?”

一听北疆王带着火药味的话,真是拱火啊!苏昭可真想让这货滚蛋,怎么就一点不懂得尊重人呢!

“之前就想问你,你北疆还有多少黑金?”苏昭就问。

北疆王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之前苏昭已经问过了。北疆有多少黑金储备跟你大周皇族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萧盛禹还是名义上臣服大周的,但不会让大周知道北疆的情况,凭什么啊!这也是一种心里排斥和报复,当人丁稀少、资源短缺的北疆为了大周苦苦抵抗北方强国的时候,大周的皇族在干什么?!

当北疆卫王府一家几代战死、北疆几个城池在大战中几乎人口全部死完的时候皇族在干什么!当三年前那场北疆的大灾害让北疆人口锐减、北疆王府的侍女都要上战场的时候,皇族在干什么!

萧盛禹的体内的毒就是那时候种下的,在辽阔的北疆变成了修罗地狱场、当族人被血腥屠戮时,萧盛禹吞下了不能融合的神兽血,背负起了北疆百万人口的命运。几年过来了,萧盛禹用流血的几年换来了北疆的现在,凭什么给你大周皇族!

“呵~”面对太子的问话,萧盛禹懒的哼了,直接呵了一声,带着嘲讽和鄙夷。

苏昭看着北疆王皱眉,不过仍然没多说什么,而是拿出了一本资料。

大周元历四百五十三年、庄宗十三年,大燕十万铁骑南下,天山麓一战老将军萧洪战死,北疆五万铁甲军尽没。天山麓三座边城因抵抗燕军被屠城三日。

同年冬,大秦狼骑突袭北疆将军府,临疆城三万守军败亡,临疆城被劫掠一空。

庄宗十五年,燕军二十万铁骑再次南下,将军府出兵五万,寡不敌众,节节败退,大片北疆土地沦陷,大将萧远山战中双腿尽断,胞弟萧清河阵亡,副将肖烈阵亡,长子萧盛月被俘自杀。

庄宗十六年,将军府萧盛禹带甲兵七万于黑水河一战、溃燕军前锋主力。屠敌两万余,朝廷授卫将军!

庄宗十七年,卫将军萧盛禹带甲兵十万北逐燕军,历时两年,驱十余万燕军于天山麓侧。朝廷授大将军权。

庄宗二十年,天山麓战历三月有余,十五万燕军败退而撤,依城据守。朝廷授卫王!

庄宗二十二年,卫王率军收回天山麓边城,铸天山麓边防,永固北疆。

这是边关十载的记事,被苏昭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线念了出来,虽然只是一段段叙述性的、冰冷的文字,但其中饱含的数字却泣尽北疆十年来血和泪。

这段文字没有详细的描述,但是可以想象这十年来北疆经历过怎样的腥风血雨,尤其是庄宗十五年,北疆连遭大燕和大秦重创、将军府被破,卫家几乎被灭绝的情况下。之后的萧盛禹是用了什么方法、在没有大周援助的情况下,以未满二十岁的弱冠身躯担起了整个北疆的未来,更不知道他东拼西凑出来的七万甲兵是用了多么落后的装备,在怎样艰苦的条件下,破釜沉舟黑水河,一战成名!

之后的几年,萧盛禹带着他的甲兵,面对十几万装备精良的燕军铁骑,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一次次的以少胜多、以弱博强,终将大燕铁军赶出北疆,最后收复天山麓,缅怀祖父萧洪战死之地!

可以说,十年来大周皇族没有给北疆一点点的援助,能给的只是授爵、授爵!可是空头爵位对于战争中的将领和士兵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北疆土地贫瘠,资源稀少,人口更是无法跟中原相比,但就是这样的底子下,萧盛禹仍然是带着北疆站起来了。

苏昭敬佩萧盛禹,也正是因为这份敬服,苏昭才对萧盛禹忍让和妥协的。

“本宫知道你北疆撅起不易,但是北疆已经流了太多血了!或许无法再承受下一场战争!所以,本宫愿意带大周做你的后盾!不瞒你说,本宫已经开始研制千钧战车!这种千钧战车可以送给北疆,另外十门神威大炮已经装车了,就等着你签收!”苏昭放下了手中的资料。面相萧盛禹说。

或许是因为刚才念得那一段文字太悲怆,苏昭说话的口气中也渲染着一份怆然和凝重。

萧盛禹坐在对面不语,这十年来他是怎么带着北疆在大燕铁军下活下来的,没有人知道,也不需要人知道。但是今天被太子这么念出来,那种金戈铁马的峥嵘、尸山血海的狰狞再次扑面而来,让萧盛禹的脸色苍白。

从地狱中归来的人不会害怕死亡,却怕其他人跟自己一样经历一场地狱。

十年前的北疆残破不堪,现在北疆已经复苏了生机,新出生的孩子们可以用他们天真纯净的眼看北疆辽阔,年轻的姑娘们可以采摘北疆的富足!这一切都是美满的。

可这种美满背后也是潜藏着危机的。十年来的战争已经掏空了北疆的底子!北疆本来人口就不足百万,尽管这几年萧盛禹大量的吸引人口,但可以发展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只有百余万人口的北疆若是再次被燕军侵略,这一场战争还能打赢么?!

并非是北疆人怕死,而是北疆人口少的已经经不起一场大战了!

“神威大炮要送给我?”萧盛禹抬头看着太子。他知道太子制造出来的大杀器,而对于神威大炮,萧盛禹就更加好奇了。

可萧盛禹又觉得,太子不会平白无故的送给自己神威大炮的!既然太子要送,肯定是有目的地。

苏昭还真是没有目的,她本身的确是忌惮北疆王的,尤其是拥有了前世的记忆,北疆王登上帝位之后对自己的侮辱和处罚,曾让苏昭恨之入骨。

可这些天来调查了北疆之后,苏昭忽然明白,萧盛禹对大周皇族的恨是有原因的!在北疆最需要大周皇族支持的十年,大周皇族的不作为,眼睁睁的看着北疆生灵涂炭,这就是萧盛禹报复的原因!

苏昭愿意赌一次!就赌自己相信萧盛禹这个冷面战神!苏昭都觉得自己是圣人了,可以不计较北疆王的混蛋报复,不过这一世北疆王也没有开始报复,诛心论可以放一放了。

“太子有什么要求?”萧盛禹又问道。

苏昭就苦笑了起来:“本宫送给你神威大炮是机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萧盛禹就不解了,听苏昭又道:“大臣们必然不会同意的,因为他们觉得送给你神威大炮,就是给了你用来攻破帝都城墙的利器!”

萧盛禹对皇族的不尊敬,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也是因为仇恨和憎怨,萧盛禹表现的太明显了。所以让大臣们知道太子送给萧盛禹神威大炮,必然会人人自危,觉得北疆王要想造反的话,雄兵临于城下,神威大炮开路,帝都危矣!

萧盛禹自然也是明白的,所以听到太子这么为自己着想就更加不解了。

“只要你愿意保密,不让人知道神威大炮的事情,本宫就没有要求了!”苏昭说完就叫了一声,随身护卫的朱雀就鬼一样出现了。

苏昭指了指北疆王,说:“带着他去签收吧!萧盛禹,你应该能够把十门神威大炮秘密的运往北疆吧!”

萧盛禹坐在椅子上不动,他是被苏昭的决定给震惊到了,他怎么就觉得自己忽然看不透太子了呢!更不理解太子这是要做什么!

于是萧盛禹的犟脾气就上来了,他坐在原地不动,就那么看着苏昭。

“北疆人口不足百万,燕军这次南下必然全军尽出,你又答应了神宫调走五万军,若是燕军南下,希望这十门大炮可以帮北疆撑上一段时间。”苏昭自然看透了萧盛禹的心思,便用低沉而压抑的声调说。

“本宫新军数万,若是能够在南方大楚的战争中获胜,北上便可成为你北疆的后盾!”

苏昭的这句话让北疆王动容,他忽然就觉得自己相信了太子的话呢!虽然理智上北疆王一点都不愿意相信,但感性上他又觉得苏昭没有欺骗自己的。

久违的感动开始在胸腔中蔓延,让北疆王呆坐椅子上半天没有回神。只等到朱雀走到自己面前,示意自己去签收那十门神威大炮的时候,北疆王才回过神来。

“你刚才跟玄君商议的就是黑金矿?黑金矿是不是被玄君弄走了?”萧盛禹追问道。

“放心吧,本宫不会卖掉大周的!呵~现在的大周也卖不出钱来哦。”苏昭就带着自嘲的笑了起来。关于北疆还有多少黑金。苏昭也懒得问了,想来也没有多少!

萧盛禹眯了眯眼,他居然觉得太子有些可怜呢!现在的大周的确是卖不出钱来的,各地的暴乱已经没有了税收,太子想开闵家锻造还是跟猎兵和贵族们借的钱粮!

即便是太子新招募的五万新兵,兵甲都不全呢!

可兵甲方面,萧盛禹爱莫能助,十几万北疆雄兵也并非兵甲齐全。

“祝愿太子旗开得胜。”萧盛禹没有多说什么,当年黑水河一战,萧盛禹带着七万甲兵其实就是拼凑起来的散兵,兵甲不足,完全是凭借着勇气和血肉吃掉了大燕的先锋军,一鼓作气、一战而名成!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1颗钻石和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