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大帝任性/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嚏~进了闵家锻造的苏昭就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最近总是被人惦记呢?总是打喷嚏。阿嚏~!

跟在后面的云峥连忙拿出一块丝帕送了上来,眼神柔柔的看着太子。心里想着太子是不是生病了啊!这一路走来,太子已经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了。

“殿下,身体要紧啊!”云峥送上手帕的时候,还忍不住的劝道。

王德忠也拿出了手帕,准备给太子的,不过看着云峥已经把手帕送上去了,王德忠就抿嘴笑的无比猥琐,好像他才是接受了云峥丝帕,应该嘚瑟和得意的人一样。

沙曼看了看王德忠手里的丝帕,再看看云峥送上去的丝帕,忽然就觉得自己随身服侍太子,也应该准备一个丝帕的。

小雀还在左看右看,怀里还抱着一堆的东西,笑的眉眼弯弯的。沙曼就凑过去问:“你有没有买丝帕啊?”

“没有!”小雀立刻像是防贼一样跳开了,这个沙曼给自己很强大的压迫力啊,那盯着自己怀里东西的眼神很不好啊。

沙曼就瞅着小雀买的东西,衣服鞋子,还有各种吃的。沙曼就奇怪了,小雀不是很小气么?以前出来是从来不会买东西的,这次竟然主动买东西了,真是稀奇啊。

“小雀,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吃的啊?”沙曼就忍不住的开口询问。

小雀立刻跳的更远了,一边叫道:“这些都是给小白买的!不能给你吃,你的饭量太大了。”

小雀可是见过血族人吃东西的,个个都是饭桶,为此后宫的苏嬷嬷都要心焦死了呢!

沙曼就哦了一声,彻底的懂了!之前小白向公主讨要衣服,公主就安排了苏全去给小白找衣服的,可惜小白眼光还挺高的,宫里的衣服都看不上,而且宫里的衣服也太单一了,所以苏全似乎是给了钱,让人帮忙给小白挑选点外面的衣服呢!

这个买衣服的差事是被小雀给要来了啊!一想就知道这应该是一个肥差,不知道小雀从中昧下了多少的钱呢!

沙曼就盯着小雀买的衣服看了看,可惜他也分辨不出这些衣服到底值不值钱。

“殿下,小心啊!”这时候前面的王德忠忽然尖叫了起来。

沙曼急忙抬头,就看到闵家锻造大门口的一个横木掉了下来,差点砸到太子。

王德忠尖叫的时候,就厉目抬头瞪着大门口上面正在捯饬的建筑工,那建筑工都被吓得从上面掉下来了,摔得头破血流,一条腿都摔断了,可即便如此,那人仍然是不敢吭声的趴在地上求饶。

“杀掉!杀掉!立刻就杀掉!真是胆大包天啊!”王德忠扯着嗓子尖叫。负责在外面守护的府卫们就进来了,沙曼也连忙跑了上去,然后沙曼还敏锐的发现朱雀这一次竟然没有跟着太子!

“杀什么杀!多大点事啊!”避开了刚才横木的苏昭就皱眉,不悦的哼了一声。

作为一个武者,怎么可能被一根横木砸死呢!刚才那根横木从门口上面掉下来的时候,苏昭就感觉到了,所以躲开这根横木是很简单的。

苏昭抬头看了一眼大门口,见闵家锻造的大门正在翻修,或者说是加固的,因为苏昭之前派了更多的府卫来闵家锻造,打算把这里做成秘密的武器锻造基地的,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所以大门的为之就修建一个瞭望台,方便府卫监视。

“没听到么?还不快点把这人拉下去!”王德忠立刻凑到太子身边,指着地上摔断腿的工匠大喊。

那些强壮的府卫要直接上来动手,太子的话又响起来了:“找个医师给看看,宋太医现在就在城外的骑兵营呢,你们带着他去吧!”

那趴在地上的工匠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自己差点失手用横木砸到太子,太子竟然放过了自己。

“太子仁慈!还不快点谢恩!”王德忠见那人趴在地上犯傻,就尖着嗓子喊。

那工匠这才反应过来,要给太子行礼。

苏昭已经挥手让府卫把这个工匠给带下去了,等苏昭扭头就看到闵鸿等人已经赶来迎接了,而闵鸿脸上的笑容格外明媚。

闵鸿是高兴的,他亲眼看到太子差点被横木砸中,这要是以前,太子必然要发飙的屠杀,说不定还会株连整个锻造厂的人。可现在太子竟然大度的放过了那工匠,这是太子变好了啊!

闵鸿喜欢变好的太子!

而跟着闵鸿来的其他人就不这么轻松了,闵刍已经吓得浑身冷汗了,太子凶名赫赫,所以殿下一怒他们这个锻造坊还能不能开下去啊。

闵刍吓得不行呢,王德忠已经拿捏着架子喊起来:“你们这是干嘛?看到太子受到了惊吓还不快点迎接!”

王德忠很生气,这些人赶来了竟然一个个全像是木头一样站在太子面前不动!这一个个的胆子肥啊,王德忠觉得很有必要树立一下太子的威信,打压一下这些混蛋们!威信就是靠打杀建立起来的,王德忠太清楚这个道理了。

苏昭看了王德忠一眼没有吭声,有些时候这个老太监还是很管用的。

“臣等、草民叩见太子!”这些人听到王德忠的一声吼,这才吓得急忙跪在地上。

王德忠满足的看着呼啦啦跪倒的一片人,连忙弯腰向太子:“殿下,您看这些人如何决断?是打杀了?还是……”

听到王德忠的话,这些人再次被吓尿了,求不打杀!

“算了,都起来吧!”苏昭等这些人跪着吓得哆嗦了,才优雅的宣布了命令,然后看这些人如蒙大赦的爬起来。

苏昭不想处罚这些人,不过必要的威信还是要建立的,就像是刚才王德忠专门给自己创造的建立威信和施恩的机会,苏昭是不会放过的。

轰隆~就在这些人准备爬起来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然后不少人都吓得再次跪倒了下去。

苏昭抬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骨兽在锻造坊内立起来了,这是一个由无数的魔兽骨组成的巨兽,足有五米高,可惜巨兽在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的骨头哗啦啦掉下来一大片,最后只有几根腿骨和中央骨架立着。而巨兽的背上还坐着兴高采烈的小白。

苏昭的心当场就纠结了,小白这是在作死啊!控制骨兽的能力一旦曝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苏昭不敢想,连忙给自己空间内的果冻下了命令,果冻无声无息的钻出去之后才让小白控制的骨兽散架了。

在所有人都在震惊和发呆的时候,苏昭已经飞掠的冲了上去,对准掉在骨头堆里的小白就是一顿胖揍。

“让你乱玩!玩坏了这些骨头怎么办?!”

“这可是本宫拿来炼制兵器的,是让你堆积木玩的吗?!”

苏昭凶残的打骂把小白给虐惨了,小白嗷嗷叫着想要反驳却根本不行,因为苏昭这个混蛋专门踹自己的嘴啊!

周围的人本来是被忽然立起来的骨架给吓到了,但现在是被苏昭的凶残给吓到了。

本来看太子没有处罚那名工匠,以为太子是变好的节奏呢,可现在看到太子像是打沙袋一样胖揍小白,明显是要揍死的节奏啊!这些人就再次的惊悚了。闵刍就吓得一脑门的汗,作为这里的负责人,闵刍之前不经意的看到这个小白是个骷髅啊,就在挑选那一大堆骨头的时候,小白那骷髅的样子把闵刍给吓到了。

现在又看到太子这么生猛的胖揍骷髅,闵刍就觉得自己的感官被彻底的颠覆了。

这是太子的残暴已经超越了界限的节奏啊!

小白这个干尸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可被苏昭胖揍的时候,小白还是嗷嗷叫,最后惨兮兮的缩到角落种蘑菇去了。苏昭这时候也揍累了,才停下来。

小雀就拿着一块血红色的糕点送到了小白的手里,安慰这个干尸。

干尸躲在披风下的骷髅嘴巴一张开就把手掌大的糕点整个吞下去了,小雀就在旁边盯着,她很奇怪小白是怎么吃东西的。而且他的身子是骷髅,一眼看透,可东西从他的嘴巴吃进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小雀更奇怪的是小白吃了东西从来不拉撒啊!奇妙!

然后小雀还身后帮助小白把他被苏昭打偏了的骨头摆正了。哎~这个小干尸也挺可怜的。

“殿下。您小心着点,打疼了手脚怎么办?这种事情让沙曼来就好!”王德忠就捧着小丝巾上来给苏昭擦手了,这么出力的活怎么能让殿下亲自来呢!王德忠就深深的剜了跟着沙曼和云峥一眼。

云峥就感觉自己真笨啊!刚才太子要动手的时候,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上来帮忙的?!

沙曼直接不吭声了,小白这种货色根本不是他能够动的啊!别看血族人多么彪悍,可对上小白这种干尸,血族人的力量根本没用好不好。而且沙曼就觉得胖揍小白根本不会让他疼痛,真的想对付小白还是需要用魔法阵啊,要不然直接烧化了他的骨头也好!

蹲在角落的小白泪流满面,这群人得有多坏啊,尤其是该死的老太监,怪不得国师那邪恶的人都想除掉这个老太监呢!实在是太坏了。

小白还不能哀伤一段时间呢,苏昭已经走到他面前开口了:“让你挑选魔兽骨,挑选出来了么?!”

小白委屈的点头,刚才他用来做成骨兽骑着玩的就是挑选出来的高级魔兽骨,可惜没有再高级的了,而且也不完整,要不然是不会散架的。当然,最后若不是果冻出现捣乱,骨兽更不会散架了。

小白从怀里摸出了寻宝鼠的骨架,温柔的抚摸着,做出那种慵懒贵妇抱着纯血统猫儿的优越感,看的苏昭只抽嘴角。苏昭很想再胖揍小白一顿啊!

苏昭让人将小白挑选出来的魔兽骨全部收集起来,然后就准备离开了,闵鸿急忙跟了上来,说:“殿下。这段时间闵宁学的还好吗?”

苏昭恍惚了一阵,才想起了被自己忽略的闵宁,闵宁这段时间都跟着苏曼青学习理财和统计呢!也不知道他学习的怎样了。

闵鸿看到苏昭分明茫然了一下的模样,不由的在心底叹了口气,他就知道是太子把自己的弟弟给忽略了,对于闵宁来说应该是好事的,尤其是对于之前的闵宁来说,曾经他们在太子宫的时候,就希望太子把他们都忽略掉,因为那样就不用承受太子疯狂的虐待了。

可是如今……他们不想被忽略啊!

闵鸿从一开始,可以从太子身边逃离而高兴,到现在已经上升为愿意替太子分忧了。

且不说男儿都应立业,就算是为了增加在太子心中的份量,闵鸿也愿意努力的!之前闵鸿就感觉自己的努力得到苏昭认可的时候,心里那种满足无可言语的舒坦。对于现在的闵鸿而言,能够得到太子的首肯成了他心中的夙愿。

闵鸿也希望闵宁可以好好的辅佐太子,可惜啊!闵宁对太子还是有心结的,尤其是自己不在身边的情况下,闵宁必然逃避。

“本宫有段时间没有看到闵宁了,不过既然是苏曼青看着他,应该没事的,你就放心吧!哈哈~”苏昭笑着敷衍起来。

“是的,有苏先生在,闵宁不会出什么事的!”闵鸿连忙笑着点头,只是听出太子口气中对苏曼青的信任,闵鸿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呢、

闵鸿知道苏曼青是大才,自己根本没法比的,可即便如此,有些时候闵鸿还是想跟苏曼青争一争的。或许是为了心中的一口气,又或者是因为殿下的重视。

不过闵鸿也是期待苏曼青可以看住自己那个弟弟的,因为闵鸿知道弟弟对太子是有些怨气的,自己不在的时候,弟弟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一旦触了太子的逆鳞,整个闵家都不够杀的。

“有时间多回来看看,模具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吧,本宫给你准备好吃的!”苏昭着急去猎兵联盟,所以荡漾的跟闵鸿打了招呼就走。

闵鸿站在原地有些脸红,呵呵~殿下这是喜欢自己的吧,要自己多回去看看呢!无论如何他都是太子身边的男宠。闵刍就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儿子范畴,他怎么就觉得儿子进了太子宫之后这性情大变了呢!

这羞涩中又带着一点荡漾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闵家锻造的门口,二爷卫央就躲在角落监视,他要看看太子去什么地方。

只不过苏昭刚走出锻造坊大门,就感觉到了监视的目光,苏昭给身边的沙曼一个眼神,沙曼立刻原地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一个猎兵身边,将这个监视的人拎到了苏昭面前。

“你是猎兵?”苏昭就瞥着跪在自己面前吓瘫的人皱眉。

猎兵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苏昭很怀疑眼前的这个猎兵是不是真的被自己吓尿了。(PS,人家是伤心绝望的好不好!作为二爷身边最亲近的人,二爷竟然在关键时刻把他扔出来做替罪羊。不就是监视太子吗?二爷您被发现了,就卑鄙无耻的把他给扔出来了。)

“艾玛~太子身边的这护卫很难缠啊!”此时二爷早就跑出去好几条街了。

不过就是想看看太子的去向,却想不到被发现了。好在自己刚才的动作够快,否则就被那护卫给逮住了,只是苦了二虎子了。二爷也就是惋惜一下,丝毫不会为自己拿着二虎子出去挡箭而自责。

“二爷~闵家锻造的人说,太子要去骑兵营!”二爷的狗腿子从锻造坊打听出来消息了。

“神马?”二爷表示很惊悚,也顾不上二虎子会不会被太子虐杀,直接从原地消失跑了,自己得返回骑兵营啊!否则被发现他这个主将不在营中怎办?

另一边,苏昭就看着二虎子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王德忠就捏着手绢当着自己的口鼻,嫌弃的看着二虎子说:“殿下,不要吓唬这个废物了,老奴觉得他要尿裤子了!还是直接杀了吧。”

苏昭白了王德忠一眼,她怎么就感觉你这个老太监在吓唬人家呢?!尤其是看到王德忠这么一个肥壮的男人以小女子的模样掩着口鼻,苏昭想抽他丫的!

“殿下……您是殿下吗……不是闵鸿公子啊?”二虎子有急智,在狼狈之余,惊悚的看着苏昭,错愕的问道。

苏昭就呵呵呵~

闵鸿在锻造坊都多少天了,别人岂能认不出他来?而且即便这个人真的不认识闵鸿,那你被抓住的时候也不用在自己面前被吓得瑟瑟发抖吧。急智?急智个大头鬼,这货知道自己是太子。

“暗杀本宫,被人出了多少钱?”苏昭就弯腰凑在二虎子面前笑了起来,那明媚却偷着邪恶的笑容让二虎子脊背生寒,他就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一下子放空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而且在太子这双幽深的眼睛注视下,二虎子又不得不回答。

“没……我们二爷不让接暗杀您的任务,我们只是来看看太子去哪……”二虎子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说漏嘴了,然后二虎子担心自己要死的时候,就看到面前的太子笑了起来,那放肆的笑容中分明偷着嗜杀的残忍。

二虎子就觉得太子的笑容跟二爷发疯的时候有点像,二爷有时候喜欢自己动手切人手脚,那时候二爷的脸上就会露出这种笑容。

“二爷?呵呵~查查这个二爷是个什么货色。”苏昭就笑了起来。身边的王德忠就狂流冷汗了,连忙道。

“殿下。老奴知道这个二爷,那是帝都的地头蛇!帝都的赌场、青楼都是他弄的!而且他还有官方身份,跟猎兵的关系也很不错。”

苏昭就点头,能混黑的必然是有点能耐和有官方背景的。苏昭忽然就很想见见这个二爷是什么货色呢!

“殿下啊,这人说二爷不接您的暗杀任务,说明二爷还是不想跟您作对的!”王德忠就小声的问。

二虎子跪在地上不敢吭声了,都这种时候了他能说什么呢?二爷虽然说不让人接任务,但是二爷好像要自己动手啊!否则二爷为什么要监视太子的行踪,而且二虎子更苦逼的是二爷怎么不来救自己啊!难道要任由太子把自己给虐杀了啊。

“呵呵~他要是不跟殿下作对,为什么要派人来监视?!殿下,杀了他!”小雀很是生气的从后面钻出来,指着二虎子就要动手。

以前做猎兵的时候,小雀就知道两个人不能惹,一个是猎兵界的魔王玄君,那就是一头嗜血的狼,另一个就是黑道的二爷了,可相比玄君这头高贵的狼,二爷就是一个变态的疯狗。

所以小雀很讨厌二爷这样的变态,若是能够借着太子的手除掉这只疯狗就好了,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做帝都的黑道老大呢?!

“算了吧,这就是一个没用的傻子而已!”苏昭切了一声。

王德忠就连忙点头,对啊对啊!要真的对付太子的话肯定不会派一个傻子来做侦查的。

被说成傻子的二虎子生气了,身子也不抖了,愤怒的抬头盯着苏昭吼了起来:“我才不是傻子!”

苏昭身边的一群人都保持沉默,就您这大喊不是傻子的模样最傻了。

“带着吧!”苏昭随口吩咐一声,便带着人前往猎兵联盟,自己现在还有事情要做,没时间在二爷身上浪费时间,等有机会一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二爷。

黑道什么地是可以被本太子利用的!不能利用就直接抹杀!法制国度岂能让这些黑道分子破坏!

当苏昭带着人快走到猎兵联盟的时候,很意外的看到了庄宗,这货竟然上街了!

陪着庄宗的就是孙大和孙小二两个不靠谱的货色,靠谱的陆秉承还被庄宗给嫌弃的扔在后面了。

苏昭示意王德忠先带着人去联盟,自己就带着沙曼凑过去了,然后就听到庄宗这货再说:“咱们伪装一下就能混进飞船?会不会被查出来啊?”

庄宗还是有点怕的!

孙大就拍着胸脯保证:“没事,之前我们俩就进去过!里面太好看了,全都是魔法科技。”

之前孙大和孙小二是被掳走的,因为之前飞船有次故障,就地掳掠了不少的人去补充矿石等等,孙大和孙小二是被当做囚徒给掳上去的。

可这却成了孙大和孙小二炫耀的资本。

尤其是庄宗长吁短叹的说想去看看飞船之后,刚从长老殿养伤回来的孙大和孙小二就想表现一下,胆肥的带着庄宗出来了,说是伪装一下就可以混进去的。现在他们三人身上穿的全都是猎兵武者袍。

陆秉承都要心焦死了,千阻万劝的都没能留下庄宗,就只能跟着出来了,可因为之前的劝阻,庄宗明显嫌弃他这个太监多事了,所以就很不待见他,陆秉承都是一路哭着跟上来的。

“那走吧!快点带朕去看看!”庄宗听得两眼发光,一想到自己终于可以踏进飞船了,庄宗都要兴奋死了啊!

“陛下啊,您上去了可不能说朕,要自称我,要不然不是一下子露馅了!”孙大便带着庄宗出城,一边在旁边劝说。

庄宗不耐烦的说:“知道知道!”

“大哥,您也不能喊陛下,要不然也露馅!”孙小二就急智的发言。

孙大给了孙小二一巴掌,才腆着脸问庄宗:“那我们叫您啥啊?”

“叫哥吧!”庄宗觉得叫自己叔更好,辈分更高,可是看孙大和孙小二那挫样,明显俩大叔级别的货,岂不是把自己给叫老了,所以还是叫哥吧,庄宗觉得自己永远年轻。

“陛下啊!您真的要去啊!”跟着出了城的陆秉承跪在地上哭了,他无奈他心焦他着急啊,神啊~快派个人来拉住陛下作死的步伐吧。

“你回去,别跟着我们!”庄宗又嫌弃了。

孙大就觉得王德忠很碍眼啊,说:“哥,把他打晕吧!”

“对!”孙小二立刻符合。

庄宗高深莫测的看了王德忠一眼,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被噎了……自己这是被嫌弃要被揍的趋势啊。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35颗钻石、張萌芽 送了1朵鲜花、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朵鲜花,还有送票的亲们!么么~

天越来越冷、出门要冻掉的节奏~不能短裙黑丝秀沟的节奏~怎么破~乃们苦恼不,哈哈~

爷的怀抱温暖如春,乃们都懂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