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担心您被骗/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被飞船带走了啊……呜呜……”

陆秉承哭死在大殿中,还在殿中站着的卫驰就石化了,半晌之后,卫驰才急忙转头看了看周围,见殿中只有太子的人在,卫驰才急忙说:“殿下,一定要封锁消息!”

“本宫知道!”苏昭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卫驰看太子脸色不好,也不敢说话了。刚才太子问起来的时候,卫驰还觉得没事呢!现在看事情大发了啊!庄宗也真是的,怎么就跟着飞船走了呢!

苏昭从座位上起来跑到了外面的院子中仰头看着北方,巨大的飞船已经升上了高空,极目凝视可见飞船的下方有四个巨大的喷气口,在飞船起飞的时候正下方被吹得草木皆伏、沙尘翻滚。

“原来这玩意还是喷气式的!”苏昭的感慨被追出来的卫驰听到了。

卫驰根本就听不懂太子说的是什么,不过卫驰怎么就觉得太子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呢,难道太子不在乎庄宗被抓走啊?!庄宗被抓走之后,是谁主权呢?太子啊!

卫驰倏然看向太子,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哦!

王德忠带着沙曼等人也从大殿出来了,然后王德忠还用警惕的眼神看了卫驰一眼。让卫驰分明感觉到了来自王大总管身上的压力和几分阴沉的杀气。

“殿下,是不是让府卫掌控皇宫啊?”王德忠小心的凑在太子身边进言,王德忠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卫驰给听到了,卫驰就想装死啊,这种时候自己能说些什么呢?还是不要吭声了吧。

好在太子乃正统的,庄宗不在的情况下也的确是应该让太子监国的,可太子要掌控皇宫有点说不过啊~!而且卫驰就觉得这个时候太子应该低调一点的,否则周皇后肯定跟太子起冲突。

“卫驰将军,请你做好皇宫的守卫工作!具体的细节就不用本宫多说了吧,相信将军都懂得!”苏昭没有回答王德忠的话,而是看向卫驰道、

卫驰立刻认真的点头,退下去了。殿下的决定让卫驰心里松了口气,若是刚才苏昭听从王德忠的建议,直接让太子府卫掌控皇宫,卫驰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太子监国理所当然,不过心里就会膈应而已,可现在苏昭还是信任自己的让禁卫掌控皇宫,那就不一样了。

卫驰就觉得自己应该对得起太子的信任。

所以,刚走出太子宫的卫驰就遇到了带着人进攻的周家人!

周家的小少爷周沪带着大批的周家护卫要进宫,然后就被卫驰给拦下了。

“我们是来看皇后的!你凭什么阻拦我们?”周沪是个纨绔子弟,平时仗势欺人的事情干的多了,可面对禁卫军的卫驰,周沪就觉得自己没有底气啊。

尤其是卫驰带着一群禁卫封锁了宫门,那严肃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周沪感觉自己这些人像是闯宫的乱臣贼子一样。

“奉太子令,封锁皇宫!周少爷若是有什么疑问,就去问太子吧!”卫驰黑着脸锁住宫门,看一眼很不甘心的周沪,卫驰施恩一样又说:

“本将军可以让你进去找太子询问。”

周沪立刻就蔫了,自己是听了父亲的话带兵进宫的,但是要自己去找太子,那是不可能的。周沪自觉貌美风流的,还想多祸害几年姑娘呢,被太子看中了可就成了被压在下面的悲惨货了。

“哼!老子现在就去找父亲!”周沪气势汹汹的瞪了卫驰一眼,转身就走。

而周沪带来的近百名武者就留在宫门前。卫驰挨个查看了这些武者的修为,发现都是清一色的武宗以上高手,周家这是要干嘛?趁着庄宗不在闯进帝宫吗?

卫驰知道庄宗上了飞船的消息肯定是被周家给知道了。要不然周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了。

周沪跑到皇宫外的一处茶楼上,进了包间之后就跟自己的老爹告状:“卫驰那混蛋太嚣张了,他竟然封锁了帝宫!不让我们的人进去啊,我们进不去怎么办?”

用上好的朱泥紫砂啜饮着茶水的周鼎看了自己的小儿子一眼,老脸上没什么表情。

跟在后面的周家武者就小声道:“卫驰刚进阶为武帝,觉醒的应该是蛮牛金丹,现在动手我还有几分胜算。”

周鼎摇头,琢磨道:“卫驰刚正不阿,是不会投靠太子的,至少现在还没有,不要动手,否则就是把卫驰往太子那边推呢!”

周鼎心里很不自在,他时刻都派人监视着皇宫的动静呢,在得知庄宗被国师带着上了飞船之后,周鼎就第一时间让人进宫了,可还是晚了,卫驰能够这么快的出手封锁了帝宫,说明卫驰刚才必定跟苏昭在一起的。

哎~周鼎就觉得苏昭这货难对付啊。记得几个月前见到太子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啊!太子怎么就忽然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呢?

再想想这些天国师的明显出挑,已经从一个安分守己、不问世事的大周国师,变成了一个上蹿下跳的活跃人物,周鼎就觉得奇怪啊。

“去,查查国师,不管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周鼎又下了命令,便有身边的武者下去探查了。

周家情报人员的能力比王德忠手下的那些人好多了,几乎可以说是大周内最好的情报人员了,周鼎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查出国师的情报。

“若不是碍于神宫,这个国师就应该直接除掉!”周鼎一想到国师给周家举办的祭祀之后,周家在声望飙升之余所承受的压力,心里就忍不住的想。

这些天周家内部和旁支,尤其是外界的舆论压力很大,就等着周家在封地建城呢。可周鼎派人探查了情况之后,深深觉得在北方建城太浪费财力了。

“苏家一直都没什么动静吗?”周鼎又问身边的武者。

周鼎联络苏家一起反对太子,可是苏家一点反应都没有,自从苏沐涯被太子抓进了宫,做了男宠之后,整个苏家似乎都消沉了下来,但是周鼎知道苏家是个庞然大物。不显山不露水,但只要苏家出面,那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可苏家的表现太平静了。

而被周鼎惦记上的苏家族长,也就是苏曼青的父亲,正盯着手里书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真是沐涯的笔迹?”苏江哲看着手里的书信,问跪在前面的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是苏曼青派来送信的,苏江哲看完儿子的书信之后,疑惑不已。他知道自己儿子的骨气,自从做了太子男宠之后,儿子就果断的跟苏家断绝了关系,并且改名苏曼青。

苏江哲知道自己儿子这是要决心赴死的节奏啊,刺杀太子,让残暴的魔鬼太子从此在大周皇族中消失,这就是苏曼青的想法和苏江哲的猜测。而改名之后苏曼青就不会连累苏家了。

这几年来,苏江哲带着整个苏家低调起来,大隐于市,便是削弱存在感,甚至苏家还偷偷的将家族的后代送出去了,为得就是苏曼青刺杀了太子之后,防备可能会收到的皇族制裁。

可事过几年,苏江哲收到儿子的信,竟然是儿子求苏家出面,帮助辅导军队兵阵、制造军械魔法攻阵。苏曼青是苏家中最惊才绝艳的天才,阵法造诣无人能及,苏江哲知道自己儿子写这封求救信就是想让苏家出面帮助太子的。也就是说,苏家要站在太子的阵营!

“是苏先生的!”那黑衣人答应了老族长的话,并且从怀中摸出一块玉佩送了上来。

苏江哲看到那块白色的玉佩时,老脸悸动,明澈的眼中却像是再也藏不住忧伤,伸手有些颤抖的接过了那块玉佩,放在手心摸索,白色玉佩中间,那一点朱砂似的红,艳色惊人。

“若儿有失,此玉必碎!所以,儿带走了。”苏江哲还记得几年前儿子跟自己说过的话。这块玉佩其实并不属于苏曼青,而是属于苏江哲的。当年苏江哲将爱子的血为引,用了某种牵连魔法将苏曼青的身体跟此玉联系在了一起。

若苏曼青身死则此玉必碎,而玉碎却不会影响苏曼青丝毫,这就是一种单方面的关联法阵而已。当年苏曼青是怀着必死的决心去了太子宫,所以才带走了玉佩,现在他将玉佩送回来是表示他还会活下去!

只是,玉佩上的一道裂纹却那么明显,看的苏江哲心疼。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沐涯……曼青,苏家的十大阵法高手会去闵家锻造。”苏江浙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吐出一句话。然后那黑衣人就在他面前消失了。

老人看着那黑衣侍卫在自己面前消失,又沉默了一会才自言自语:“看来老夫该去看看那个活阎罗了。”

阿嚏~!

在书房中陪着苏曼青看奏折的苏昭又打了一个喷嚏,而且还是很大的喷嚏。

沙曼立刻从自己衣服上撕下来一块,送到了苏昭面前,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太子殿下。

苏昭揉了揉鼻子,看着沙曼送上来的衣角发呆。

王德忠立刻拿着一块干净的白色丝帕上来,嫌弃的推开了沙曼,这些血族人身上不知道多脏呢,竟然从肮脏的衣服上撕下来一块衣角给太子擦嘴,这是不敬啊!

被王德忠嫌弃的眼神刺激到的沙曼,缩到墙角种蘑菇去了。

“王德忠,这些人有俸禄吧!”苏昭看了受伤的沙曼一眼,问道。

王德忠就呆了下,哎呀~自己都忘记了。这些血族人和僧兵都是新来的,王德忠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发放俸禄啊、

“呵呵~是老奴疏忽了,小雀的俸禄是发了,因为她自己要了,这些人的倒是忘记了,老奴给补上。”王德忠肉疼的想,这下子得出去多少钱啊。

太子为了发展,把太子府库都要搬空了,王德忠很为难的呀~从哪里弄钱添补这个亏空呢。帝都北面有太子封地,可封地的税收一直不高。王德忠就在想,是不是可以把集县的税收拿来填充太子府库呢!

恩~应该这样的,反正集县合并了卫王庄园之后面积大了不少,都快比得上一个州府了。这么大的封地还没有定下来给朝廷上供,王德忠就觉得应该跟苏剑虹说一下,让他把这块地划到太子的名下。

“王总管,这是驱寒的方子,用几位魔药效果更好!”在书桌旁的苏曼青就写了一道方子给了王德忠。

虽说作为武者疾病不生,即便是太子这种级别的武者也可以抵抗病毒,并且一旦有点生病的反应之后,完全可以用运转玄气的方式调理身体,但苏曼青还是写出来了方子,这个方子不仅可以给太子用,更重要的是可以给太子府的其他人中啊。

尤其是苏嬷嬷那种不修武技和魔法的普通人。

王德忠如获至宝,他可是知道从苏曼青笔下出来的东西都是宝贝啊。

“那老奴这就去给殿下准备了!”王德忠笑眯眯的下去准备了,当然熬好之后还要找人实验一下,看看有没有副作用。王德忠对苏曼青还是不信任的,谁让他以前害太子来着,即便现在知道他是真的在为太子着想、并且做事的,但王德忠还是要防备的。

其实王德忠最喜欢的人是梅解语,以前梅解语也是太子身边最受宠的人,可惜最近梅解语有点作死啊,连续好多次都被太子给嫌弃了,不过老太监对梅解语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知道梅解语今天悄悄的出宫了,似乎是去找二爷了,梅解语以前做钱庄利贷被神宫给压制了。

所以梅解语就放弃了正面的途径,转而跟二爷这种黑道人物合作了。

“殿下,虽说庄宗走后,帝都还算是安稳的,但是坐下防范也是应该的,不如让柴猛的骑兵营开进帝都,帮助防守?皇宫可以完全的交给卫驰,但是帝都中的治安也是需要维持的。”苏曼青看着陪在自己身边的苏昭,笑着问道。

最近只要苏昭有时间就来看奏折,当然是在苏曼青的辅佐下,因为苏昭很多字不认识啊!别以为高冷的太子是学霸,前世的苏昭认识的字不少,可这个世界的文字都是繁体字,甚至还有些抽象字。苏昭不是完全认识好不好,不过有苏曼青在,苏昭省事多了。

有不认识的字就直接问,苏昭也不怕丢人。而且苏曼青也不会因此鄙夷太子的。至少苏曼青觉得太子比梅解语那个不识字的混蛋长进多了。苏曼青打算教导梅解语阵法,可那家伙学了一天就跑了,说是去给太子筹集资金去了,谁知道干什么去了。

但此时的苏曼青就有些郁闷了,因为庄宗乘坐飞船走了,太子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让苏曼青有点紧张。

相信国师带着庄宗去飞船的消息已经很多人知道了,尤其是周家这样的大家族,老狐狸周鼎肯定派人严密的监视着皇宫的一举一动,所以庄宗走掉的消息肯定已经被周家知道了。其他家族也或多或少的得知了消息,庄宗不在可是大事,苏昭是需要准备的。

“恩,骑兵营现在不是柴猛说了算,是卫央了!对了,你认识卫央这个人吗?”苏昭刚看完一份奏折,是关于西北军报的,军报中说魔域森林中经常浓烟滚滚,说是魔域佣兵正在大肆的建造和冶炼,杀气腾腾啊。

“卫央……臣知道一些,他是卫家的幼子,因为劣迹斑斑,所以被卫老将军赶去了边关,磨砺这么多年回来,应该是有不少长进的吧!卫王虽然顽劣,但是聪明绝顶。”苏曼青就说。

劣迹斑斑?

苏昭摸着下巴想着这些天柴猛的奏报:卫央在军营胡作非为,压榨骑兵钱粮,卫央吃喝玩乐,带着骑兵逛窑子。

反正柴猛对卫央是没有一句赞美,不过柴猛最后还说:本将军觉得卫王做个副将足矣!

柴猛想做主将的心思昭然若揭啊!苏昭根本就没有理会柴猛,苏昭对卫央也做过调查,尤其是他在边军的时候,这货就是个混世魔王啊,别看长着一副娇滴滴的好面孔,心思歹毒着呢,也胆肥的很!卫央刚去边军就创建了什么敢死队,完全是疯子一样出关寻找敌游骑击杀。

三年下来,西北敌方游骑几被杀绝,番族勇士都把做游骑当成了死士,不再有人勇敢的做游骑,也因此番族游骑再也不敢近边关一步,甚至卫央还曾带百人、雪夜轻甲急行军数百里、突袭番族大营,抓了不少的番族首领以此勒索钱财。

其他将领若是能够俘虏番族首领,必然是击杀了的!可卫央却把这些人当成了人质,让番族拿钱粮赎回,这种做法曾被许多将军和朝中大臣诟病,可苏昭却觉得卫央这是攻心手段。

主要是卫央把人首领放走之后,又会神兵天降一般带着人把番族首领掳走,几番勒索和绑架下来,番族首领全都带着部众躲得远远的,生怕卫央个小混蛋再出来,也因此整个西北多年来安稳不少。

卫央这看似胡闹的做法却是给西北带来了多年的和平!

卫央这货在边军揽财的手段倒是一流,听说他揽财却不用,是个极端小气的人!

不过卫央能够得到苏曼青的赞赏,也的确是有才的!苏昭禁不住的想到了正气不阿的卫驰,这两人真的是亲兄弟吗?一个娘胎出来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殿下……您……”苏曼青就看到太子摸着下巴笑容荡漾,那模样看的有些渗人啊,苏曼青就在想,殿下是不是想把卫央给收了啊,要不然何必笑的这么荡漾呢!苏曼青觉得卫驰肯定不同意自己的弟弟给太子做男宠啊!

卫驰表面上不会说,但卫驰是个刚正的人,若是太子真的把卫央给收了,卫驰会不会以身犯险啊!

“呵呵~不用让骑兵营开进来了,本宫打算让骑兵营去剿匪,嗯~帝都交给卫驰就行!”苏昭这才笑了笑,十分干脆的宣布。

苏曼青就不说话了,不过也敬佩苏昭的果决,其实在这种时候绝对的信任卫驰才是最好的决定,能够得到太子的绝对信任,相信卫驰也会有所回报的。当然,作为施恩的一方,太子也要有足够的魄力才行!绝对的放权是要有铁腕的手段和果决的胸怀!

“国师?!您……你……怎么回来了?”外面忽然就响起来王德忠的尖叫声。那声音喊得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苏昭闻言,急忙走到书房门口,就看到白衣飘飘的国师回来了。

那一脸端庄肃穆的模样,看的苏昭都想抽他两巴掌!这货是把庄宗给骗到飞船上,然后自己下来了吗?

也是,清远是大周的国师!他没有跟着神宫飞船走的必要啊。不过您把庄宗给骗走就太混蛋了。不知道您带着庄宗去了一趟飞船,惹出来多大的麻烦吗?!

“呵呵~王总管,您见到本国师好像很激动的样子!”国师翩然的走到房门前,看着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王德忠,颇为热络的笑道。

王德忠就抽了下嘴角,国师您不要脸了!老奴看到您激动什么?!

做男人!国师就冲着王德忠做了一个口型!王德忠是看得懂哑语的,作为皇宫的总管,王德忠可是触类旁通啊!所以看到国师的口型,王德忠的嘴角抽的就更厉害了。

“做男人?”苏昭也看得懂口型,就好奇的盯着王德忠和国师看。王德忠立刻不吭声了,而且肥胖的身子还朝着旁边挪了挪。

国师就笑眯眯的看着苏昭,那淡定而又深沉的模样让人费解。他知道以前的苏昭是不懂得哑语的,也未必看懂口型,可苏昭现在竟然能看懂。果然苏昭是很聪明的。

恩~风骚的国师就喜欢聪明的人!

“国师,庄宗呢?”苏昭看见国师那笑眯眯的模样,就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只狐妖。

之前还觉得国师跟玄君是一个人呢,现在看来两人差距太大了,玄君就是个又臭又硬的货,而国师就是个满肚子坏水却表面端庄纯良的狐狸!

“陛下去看飞船了。”国师答应的很干脆。

“那飞船已经走了,陛下呢?”苏昭又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国师回答依然干脆。

“陛下跟着飞船走了吗?”苏昭只得问。

“如果孙长老同意的话。”国师又说。

苏昭的脸就黑了,在得知庄宗去了飞船之后,苏昭已经派人去查证了,可惜飞船已经走了,而庄宗没有踪影。苏昭觉得八成是跟着飞船走了。本想从国师这里确定一下,他却跟自己打马虎眼,逗自己玩呢吗?!

苏昭也真猜不透孙长老为什么要带走庄宗,是不是想看着大周内乱啊!虽然庄宗在皇位上坐着像是个没用的,但一下子少了他,国内势力必然窜动,尤其是周家就绝对不会乖乖的看着太子坐上皇位!

所以说,庄宗大帝是很重要的!

国师看见苏昭有发飙的趋势,就说:“本国师带着庄宗去参观飞船,可惜接到了神晓瑜的邀请。所以本国师就回来了,并且邀请神晓瑜来太子这里。庄宗大帝应该还在飞船上参观呢吧,庄宗受到了孙长老的接待。”

“殿下,神晓瑜要来了哦!”国师说完之后又郑重其事的跟苏昭说。

苏昭就盯着国师看,他这是什么意思?神晓瑜即便要来又怎样呢?还是说国师也知道之前有假冒白璐的人来邀请自己去城北的钱庄吗?

国师还真是知道的,更担心苏昭认不出白璐被骗,所以故意说出来的,可惜看苏昭那模样,她就好像是不知道有神晓瑜的邀请一样。

“呀?之前神晓瑜上使不是邀请殿下去城北了吗?”端着药汤上来的苏全闻言,就忍不住的叫道。

苏昭在认出白璐是伪装的之后,只是吩咐王德忠去安排一个人装成自己的样子去城北了,苏全根本不知道啊。所以苏全就觉得之前的白璐有问题。

轰~

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城北忽然爆起剧烈的声响,爆炸中还搀着金光闪耀,那金光似乎要将虚空撕裂一般,整个帝都都在这个爆炸和金光中陷入了惶恐。

苏昭淡定的看着那爆炸的方向:果然,找个死刑犯去冒充自己是对的。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5颗钻石,吼吼~每天都有礼物的感觉真好~一整天都是幸福的。

妹纸们都要幸福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