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大帝降临/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着四大武帝进来的周鼎像是要杀人一样,这可吓坏了王德忠,老太监急忙就把后宫里的血族人叫来了。

当然叫来的只是沙卡等实力不错的、暂时充当太子府卫的血族人。

血族人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或者说血族人跟正常人类还是有所不同的,所以当这几个血族人站在院子里的时候,周鼎身边的武者就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虽然是看不到沙卡等人身上的修为,但是武帝对危险的敏感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不妥。被这几个血族人盯着,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殿下!”卫驰这时候也带着禁卫赶来了,进来的卫驰脸上还带着很不自然的尴尬。

咳咳~殿下信任自己,所以卫驰才继续担任皇宫治安重任的,可自己没有对得起苏昭的信任,因为徐艳艳的突然到来,卫驰竟然手忙脚乱以至于没拦下周鼎带着人进来了。所以卫驰心里还是很别扭的。

“周族长,您带着这么多高手,是来兴师问罪的?”苏昭冲着卫驰点了点头,那眼神中的安抚很明显,却也让卫驰更加内疚了。

“不敢,老臣只是关心陛下安全!听说陛下就在您的太子宫!”周鼎鹰隼般的眼睛扫着整个太子宫,用十分笃定的口气道。

哦~这是专门来找麻烦的啊!老无赖污蔑人倒是挺干脆的。

“呵~”苏昭扯着嘴角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不大却有逐渐扩散的趋势,而随着苏昭脸上的笑容出现和扩大,一种无言淡漠却宏大的气势慢慢凸显了出来。

站在苏昭的身边就能够感觉到那种强大的气场。

周鼎皱眉,这一刻,他才切实的觉悟,苏昭真的不像是以前那么好对付了。

“本宫倒是听说陛下去了你周家啊!”污蔑谁不会啊,苏昭刚说完,站在身后的云峥立刻点头,说:

“我看到了!陛下就是随着国师去了你们周家!”

无辜中枪的国师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个时候自己只要表态就是站在周家的对立面,并且是很明确的站在太子阵营了。

这个云峥看起来傻乎乎的,倒是会给自己出难题啊!

“是啊,刚才国师都说了!他随着陛下去了周家啊!周族长啊,您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王德忠绝对不放过打击周家的机会,更不会错过拉着国师垫背的机会,所以立刻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国师就撇了王德忠一眼,这个老东西的确该杀。

神晓瑜就更嘚瑟了,脸上笑容扩散的捂不住,而且还当着这些人的面大笑了起来。

神晓瑜的笑声太放肆了,搅扰的周围的人都很不适应,可是碍于他神宫上使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只有国师大人笑眯眯的看着神晓瑜,说了句:“上使大人,放肆的笑会让嘴巴走形。”

神晓瑜立刻就不笑了,而且收住笑容之后还哀怨的看了国师一眼。

“呵呵~上使大人是在嘲笑周族长吧,哎~本宫也想笑的,可是周族长带着这么多的高手,本宫害怕啊!”苏昭就开始拉仇恨了。

可神晓瑜不上当,他撇了苏昭一眼,高傲的昂头,鼻孔都要撅到天上去了。做出一副不屑跟这些人说话的样子。

“太子殿下,请您注重言行!鉴于您放肆的言行,老臣可以请求皇后下令,封锁太子宫的!”周鼎相当严肃的看着苏昭,狼子野心满不在乎的暴露了出来。

“哦~原来老族长带着这么多高手来,就是想软禁本宫啊!周鼎啊,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苏昭笑的满不在乎,那种飞扬的笑容偷着无与伦比的漠视,对周家和周鼎的漠视。

仿佛在大周内已堪称一方诸侯的周家在太子面前屁都不是。

那种张扬的霸气深深的震撼了周鼎,也让周鼎意识到,此时对付太子似乎是有点晚了,但晚也比无作为的好!对付太子从来都不会嫌晚的!

“大胆周鼎,你这是在威胁太子!来人啊,把周鼎给赶出去!”王德忠更见不得太子被欺负了,所以见周鼎这么嚣张,王德忠就直接喊着动手了。

太子现在身边高手无数,谁怕谁啊,而且国师还有大燕、大秦的人都在呢,尤其是神晓瑜这个娇贵的上使也在,真动起手来,就不相信周家没有顾忌。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在,所以王德忠才坚决不能看着太子被周家给打压了呢!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周鼎勃然大怒,自己可以被太子嘲讽和奚落,但是你一个太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咋咋呼呼,周鼎一挥手,一道纯正的玄气就朝着王德忠扑了上去。

他要亲自斩杀了这个该死的太监。

王德忠就站在太子的身边,但是沙曼等护卫却是站在太子另一边的,所以周鼎挥出来的玄气冲向王德忠的时候,沙曼等人救援不及。国师倒是距离挺近的,可是国师才不会出手呢,能够看到王德忠被杀就太好了!

可惜周鼎的灰色玄气却被苏昭给拦截下来了。苏昭霸气的挥手,右手上便出现了纯正的玄气龙首,一招就将周鼎的玄气击的粉碎。成型的玄气龙首所透出来的沉重威压让周围人为之变色。

周鼎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不久前他还专门看过苏昭的武者等级,只是一个小武师而已,可这才几天时间,她竟然拥有了武王的实力。

“你……你……”一向成熟稳重的周鼎忍不住的惊讶了。

武者修炼没有捷径,哪一个武者不是勤奋刻苦,一步一个脚印的苦练出来的,要想成为高级武者,要想做人上人,就要付出卓绝的努力!就太子这种养尊处优的人怎么可能在武道上有所成就呢!

就像是庄宗一眼,因为庄宗的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所以即便是曾经在长老殿呆过一段时间,庄宗仍然是什么都不会的,不能苦修这是皇族人的通病!

而且这些年来,大周的皇族愈发懒惰和懈怠了,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强大的皇族武者和魔法师了。

周鼎以前就觉得这一代的皇族更不中用,庄宗窝囊、太子残暴、大皇子好色懒惰、二皇子已经出了帝都,在边关是闯不出什么名堂的。周鼎很有自信可以扶持皇后的皇子上位的。

暗地里周家也做了不少的事情,都觉得太子活不长了。谁能想到太子忽然转变,并且获得了这么高的修为。

“周鼎!对本宫的人动手,便是挑衅本宫!”苏昭的脸已经拉下来了,她一声大喝,站在旁边的沙曼和沙卡立刻上前,滚滚的暴虐之气就开始在这两个血族人的身上蔓延。

虽然还未兽化,但是血族人的实力已经展露一斑。周鼎惊讶的看着这两个血族人,深觉诡异,太子的身边竟然有两个可以兽化的血族人!怪不得太子这些天一直都在解救血族人呢,原来是这些血族人已经被太子所用了吗?帝都世族中有不少的血族人奴隶,甚至地下的奴隶市场也有,可自从太子令一下,并且有太子府为和王德忠的暗卫干涉下,大批的血族人都被解救了出来。

光周鼎知道的就有近万人迁徙去了死亡谷。若是血族人能为太子所用,那么迁徙去了死亡谷的血族人也是一个威胁!

小白也从棺材中跳出来了,跟小雀一块站在苏昭的身边。之前小白是不喜欢做护卫的,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做护卫是干什么,可是经过小雀的解释,还有这些天苏昭对他的虐待,小白明白了,自己就要苦逼的保护苏昭不受伤害啊。

所以在看到苏昭面对强敌的时候,小白就出来了。

卫驰仅仅是沉默了片刻,也走到了太子的一方,却摆出劝解的姿势,冲着周鼎道:“老族长,和为贵啊!”

和为贵?放屁!太子都朝着自己示威了!还能和为贵吗?周鼎很生气,但是看着太子身边的阵容,周鼎再次的心惊,苏昭以前的护卫朱雀和柴猛都没有出现呢,可阵容已经如此强大了。

苏昭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完成了对身边护卫的换血么?!

这时候燕翎枫和玉华已经从书房出来了,这两个他国的贵客看着太子跟周鼎针锋相对,忽然就觉得太子霸气啊。那股大无畏的气质都让燕翎枫和玉华胆寒。

“周鼎,挑衅本宫,你承担得起后果吗?!”苏昭面无表情的看着周鼎,身上的气势更浓了。

强大的武者随扈左右、气势汹汹,那种逼人的煞气随着沙曼沙卡身上的戾气增长而爆发。所以苏昭的这一声吼就显得更加峥嵘了。沉沉弥漫四方的气势,展现出一个皇族该有的尊严。

周鼎身后的四名武帝如临大敌。

神晓瑜不笑了,却仍然用嘚瑟的眼神盯着双方,看这些人打架是一种享受。

而国师则是很干脆的退到了一边,仍然是那副高远清雅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劝架的意思。

玉华就走到了国师身边,说:“国师不调解一下吗?”

“调解?”国师挑眉,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被他做出了潇洒的风采。

玉华就看着国师发呆,大秦的国师也是神宫出来的人,可是大秦国师身上没有这种潇洒的神采,国师都是无欲无求的高人。可清远国师看起来有些变态呢!

“把这些人都扔出去!”那边苏昭已经下令了。

随着太子一声令下,沙曼和沙卡就冲了上去,彻底的兽化了。两个巨兽的幻影在两人的身后凸显,两人的身体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发出残暴的兽吼冲了上去。

而小白也跟着小雀冲了上去,小雀是个不怕死的,面对武帝也敢出手,小白只能上去帮助她了。

云峥很悲催的对付剩下的一个武帝,好在有府兵的帮忙,否则云峥很快就会被打的吐血。

周鼎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四大武帝竟然都被缠住了,而太子身边还站着大批的府卫。不仅如此,周鼎发现王德忠竟然带着人开始启动宫内的各种法阵,法阵的威力可是很大的,搞不好周围的这些人都会受伤,周鼎一时间有些为难,太子宫果然是龙潭虎穴!

贸然的跟太子对上,得不偿失啊!

而且卫驰那家伙也以劝架的名义掣肘周家武者。几个武帝应付这些人并不难,只是在太子宫内这些都放不开,更重要的是周鼎的身边已经没人了。

这些人动手的时候都收敛了一部分的实力,可是即便如此,产生的战斗余波也是相当震撼的。尤其是沙曼和沙卡,这两个血族人兽化之后就像是疯子一样对着两个武帝展开了攻击,高级武帝竟然是被两个血族热逼迫的相当狼狈。

王德忠带着人将法阵打开之后,就在苏昭的面前形成了一层防护罩。燕翎枫和玉华,甚至还有国师都很猥琐的站在了苏昭的身边,享受防护罩的保护了。

伟大的神晓瑜是不屑站在苏昭身边的,所以神晓瑜就启动了自己的金光防御。

站在院子中的周鼎就那么没有任何防护的一个人站着,样子有些可怜。只是周鼎淡定依旧,而且还颇为认真的观察沙卡和沙曼的进攻方式,既然知道血族可以为太子所用,那么周鼎就不放过任何研究血族的机会,好着手准备,一网打尽!

轰~

就在这些人打的激烈的时候,一声巨大的轰鸣在天空中爆起,那是空气被挤压之后所爆出的声响,滚动的声音似从四面八方压来,刺激着人的耳膜。天空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一个巨大的黑影撕裂虚空而来,稳稳的停在了帝都上空。

仿佛天幕塌陷一般的威压从上而下的笼罩而来,凡是帝都中的人都感觉到了那种让他们无法反抗的威压。

尤其是城中的居民,在这种威压笼罩之下,体弱之人只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压扁了一样。

苏昭的感觉就是:世界末日,机甲降临!

太子宫的这些高手们也不打了,周鼎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巨大黑影若有所思,黑影在人们的视野中放大,最后银白色的飞船完全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巨大的飞船比帝都城池小不了多少,当银色飞船悬浮在帝都上空的时候,很多人都有这艘飞船若是掉下来会不会将帝都砸烂的错觉。

整个帝都在这一刻变得安静了下来,城中数十万居民,无一人敢吵嚷,繁华帝都死寂如同坟场一般。每一个看到银色飞船的人都有一种被死亡扼住了喉咙的感觉。

就在这种肃穆而静谧的气氛中,飞船的下部舱门忽然打开,一道金色的光柱直射而出,刚好投影在皇宫正中。

精芒闪烁的金光如同破云浩日,照耀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太子宫就在皇宫的中央偏左位置,当那道金光投射下来的时候,苏昭等人就看到一个人缓缓的从高空中飘落、

明黄色的长袍,头戴金玉皇冠,正是失踪的庄宗!

苏昭看的傻眼了,她看着庄宗就像是乘坐着透明电梯一样,从高空中宛如神祗一般降落下来。且在半空的时候,庄宗还开口说话了。

“朕归来,众等安好!”

浑厚的声音明显是经过了某种魔法的扩散,沉沉响彻四方,少了战场上风卷雷鼓的躁动,却也凸显出厚重的霸气。

这一刻的庄宗威仪神圣,这一刻整个帝都中的人都傻眼了。因为庄宗是从天上下来的,那神仙下凡一样的模样和对皇族的畏惧,让不少人都在大街上跪倒了下去。

而庄宗要下来的时候又作死的喊了一句:“天佑大周!大周永存!苏昭快来接住朕!”

从飞船上以这种神迹的姿势下来,庄宗是很得意的,可是也害怕啊!尤其是庄宗低头看着下面悬空那么高的时候,庄宗就觉得自己有点装不下去了。

命肯定是最重要的,若是命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嘚瑟的,绝对不能摔死啊!要让人接住自己。所以庄宗一眼就看到了下面远处的苏昭等人,主要是苏昭的太子宫太显眼了,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

而在这些人当中,苏昭气质清贵,庄宗一眼就看到自己儿子了。

“哈哈哈~”软榻上的神晓瑜纵声大笑,在所有人都保持安静的时候,神晓瑜的声音就刺耳了。

“苏昭!卫驰!卫驰,快来啊!”庄宗感觉自己下落的速度好像是变快了,可见苏昭还站在那里不动,庄宗就着急了,一眼看到自己的禁卫统领还在呢,庄宗就高兴了。

苏昭不想管作死的庄宗,但是卫驰不能不管的!

不仅仅是卫驰,周鼎在反应过来之后也快速命令身边的武帝:“快点去保护陛下!”

四个武帝刚想冲上去,却听到苏昭一声令下:“拦住周家武者,这些人图谋对陛下不轨!”

沙曼等人就又冲上去了,四个武帝很悲催的被拦住了,周鼎气的不轻,却能够在庄宗面前压制自己的脾气,所以很干脆的跟着卫驰一块冲上去了。

卫驰是个武帝,得到庄宗的命令之后,卫驰就一马当先的上去了。而周鼎竟然不比卫驰的动作慢。

只不过两人过来了也有点多余,因为在金光柱笼罩之下,这俩人根本就无法上前,金光柱就像是神晓瑜的金光防御一样,完全将两个人挡在了外面。

“哼~无知!飞船上的金光防御一般人是打不破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软榻上的神晓瑜就摆出一个慵懒的姿势,不屑的冷哼。

只可惜没有人理会神晓瑜。

苏昭带着人往外面走,她想近距离的看一看这道金光是什么鬼,不过走近之后发现这金光刺眼就是了。可是在金光中的庄宗似乎是不受影响的。庄宗眼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近,而且苏昭等人都过来了,庄宗也就放心了,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摔死了。

可庄宗刚淡定了一下,笼罩在周围的金光柱却忽然消失了,距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庄宗嗷~的惨叫一声摔下来了。

卫驰和周鼎一看,大惊失色之余连忙冲上去要接住庄宗,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厚重的玄气从后面飞了过来,两人哪敢耽误,急忙躲闪,然后就看到那玄气朝着庄宗飞去了,并且在庄宗的身下爆开。

玄气成功的减缓了庄宗的下落速度,不过爆开的玄气却几乎是把庄宗给打飞了。

就听到半空中庄宗的惨叫声大了起来,嗷嗷叫着摔向了不远处的花园中,繁花簇锦、草木茂盛的花园就这么被庄宗给砸倒了一片。

周围的人都看傻眼了,尤其是跟在苏昭身边的云峥等人,因为他们看到刚才是太子释放了玄气,把庄宗给打飞的。

苏昭淡定的看着砸在地上的庄宗,刚才释放玄气可是算计好了的!正好把庄宗给打到花园里去。有花花草草的也摔不死他,摔伤了更好!

“嗷嗷~是谁?!是哪个混蛋打朕!朕要灭了你们九族!”庄宗从花丛里爬起来,一张英俊帅气的脸扭曲到了极点,头发和龙袍上还挂着草叶,头顶的皇冠都歪了。可他人倒是好好的,没有受一点伤。

“是谁啊!朕要灭了他!”庄宗喊得龙精虎猛,可是对面的一群人却没有一人说话。

只有周鼎咳嗽了一声,上前说:“陛下,是太子出手。”

太子……

庄宗愤怒的看向苏昭,不过很快就没有底气了,头戴着歪发冠、身上挂着草叶的庄宗发现自己儿子看自己的眼神很冷漠啊,那眼神就像是看陌生人一样。

“苏昭……你干嘛……”庄宗觉得苏昭的眼神有点吓人。

“你是谁啊?本宫如何相信你不是神宫派来的?!”苏昭就虎着脸瞪着庄宗。

庄宗被吓得不轻,苏昭这是不认自己了吗?

“朕是你父皇啊!朕不过就是去飞船上参观了一下而已!”庄宗很委屈,刚才自己那么威猛不凡的下来,难道就没有给苏昭等人绝对的震撼感么?!

“陛下,太子莫不是疯魔了吧!”周鼎立刻就站在庄宗这边了,这可是一个打击太子的好机会啊。

“就是!朕是你父皇啊,你怎么能够怀疑朕呢!”庄宗表示很忧伤。

其他的人都站在旁边不吭声,表示不管自己的事。其实也是对庄宗这货有点失望的,俗话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而庄宗作为一国皇帝竟然跑神宫飞船上去了,并且刚才还做了那么危险的举动。您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受苦的可是大周啊!

太子出手教训您活该!

就连庄宗的直系禁卫统领卫驰都觉得陛下的做法太过分了,您这么任性的出去“玩”,若是真的有什么不测,那就完蛋了啊!庄宗作为大周的皇帝,他的身体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要为整个大周的未来和声誉负责。

所以大家都讨厌庄宗的任性!

“陛下,您可曾受到惊吓?刚才太子对您出手乃大逆不道,老臣愿为陛下出力!”周鼎很是“衷心”的站在庄宗这一边。

“苏昭,快点给朕道歉,朕可以原谅你!”有人撑腰的庄宗明显胆肥了,很是嚣张的叉腰冲着苏昭吼了起来。

可对面的苏昭却很不给面子的摆着一副冷面孔,漠视庄宗大帝。

庄宗就觉得自己好像挺害怕太子这眼神的,一想到自己的亲生骨肉用陌生人的眼神看着自己,庄宗就有些发憷了。庄宗看了看苏昭后面跟着的一大群人,好家伙,竟然还有神宫上使在!而且燕翎枫和玉华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也在这里。

“那什么。太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不好意思给朕道歉,那朕就带着太子回避一下吧!”庄宗觉得自己还是找个台阶下吧。

可庄宗的话都没有说完呢,却见苏昭转身就走。根本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啊。

“放肆!拿下太子!”周鼎这个时候不跳出来都不行了,借着庄宗的名头打压太子才是真理和正义啊!

而且机会转瞬即逝的,周鼎一定要把握好。

周鼎身后的四个武帝全都冲上去了,刚才被沙曼等人缠着,也真是够了!

“放肆!”谁知已经转身走了的太子却忽然转身,怒冲冲的回头,宛如神龙转首,厚威勃发。

太子一怒流血漂橹,四大武帝这一刻就从太子的身上感觉到了这种逼人而狰狞的气势。

四个武帝高手瞬间就石化了,说实话,对太子出手,他们有点没底气啊!

“周鼎你在没有得到本宫允许的情况下擅自闯宫,谋害本宫不成,还想对陛下动手!本宫岂能容你!太子府卫,给本宫诛杀老贼!”苏昭一声怒吼,生威震天。

早已经准备在一旁的一千多太子府卫立刻就嗷叫着冲上来了,沙曼和沙卡两个完全兽化的血族人更是血目狰狞的盯着周鼎。

杀气弥漫,这一刻的庄宗被吓到了。

不仅是庄宗,大燕和大秦的人,甚至连神晓瑜也被吓到了。神晓瑜就觉得苏昭真是够疯狂的,她这是打算在皇宫直接诛杀了周家的掌权者啊!

可国师没有被吓到,而且还颇为无奈的看了苏昭一眼。

国师就知道太子是真的想要杀掉周鼎的,可惜太子做不到啊!且不说周鼎身边的这些高手,周鼎本身就是一个超级武者啊!他的修为不比长老殿的那些老怪物差,尤其是神宫的飞船还在头顶上呢。

“杀!”苏昭的眼睛眼瞳部分已经明显扩散,浓烈的煞气开始从她的眼睛中弥漫了出来。随着她低吼出一个“杀”字,仿佛有滚滚血腥扑面而来。

苏昭是真的生气了,被周家接二连三的掣肘和捣乱,苏昭就是要一举袭杀周家的掌权者和四个武帝!

庄宗已经不生气了,反而是跑的远远地,他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又犯病了,开了杀戒的人太可怕了,庄宗决定自己还是大度点不跟太子计较了,反正躲远一点就是了。

陆秉承带着孙大和孙小二回来了,这三人是来接庄宗的,一看到远处太子掉级了所有的人手准备围杀周家,陆秉承扶着庄宗就走。

庄宗也不含糊,更不废话,转身就跑,完全不管自己的臣子和儿子之间的战争。

而这个时候天空中悬浮的飞船上终于有动静了,一个个的银铠武士从飞船上闪现而下,这些银铠武士如同天空中闪出来的点点流星,划破苍穹,转瞬而下,最后鬼神一般出现在了太子宫。

银色的铠甲、银色的面具,瞬移般出现的这些武士就像是一个个冰冷的机器,毫无声息,又像是从地狱最深处钻出来的恶鬼修罗,充斥全身的是冷厉的杀气和阴冷。

当这些人站在苏昭等人身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那种来自地狱阴城的幽冷之气!这些人就仿佛地狱阴兵一般,毫无声息的站在你的身后和周围,唯有他们手中闪烁着寒芒和血腥的刀枪、冷光流转。

“神宫银铠武士。”国师在苏昭的耳边轻轻开口。

清远的声音宛如从天际响起的一声雁鸣,清亮而悠远,让杀气攒动的苏昭仿佛一下子置身空旷原野,徜徉清风飒爽。心情和心境也一下子放空了一样舒展。

鼻翼中闻到了一股松木清香,苏昭抽了抽鼻子,转头看国师。

“你身上打香水了?”

香水是什么?难道是熏香的一种?国师很淡定的摇头:“自然身体之气。”

“呵呵~”苏昭被恶心的不轻,您是树妖么?一股松木清香还自然体香呢?!

不过闻到这股略带清冽的气息,苏昭的脑袋还是很快冷静下来,转头看了一眼散布四周的银铠武士,苏昭一抬手,包围了周鼎的一千多府卫立刻收拢、放弃了包围姿势,转而站在了苏昭身后。

苏昭已经敏锐的嗅出了不同寻常的气息,神宫跟周家八成是形成某种合作了吧!想想也知道,既然大周有太子撅起,那么神宫必然会插手培植一个势力跟太子抗衡的,神宫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周内苏昭独大,最后集权一统的实力壮大、从而威胁神宫。

“呵呵~周族长,本宫刚才跟您开个玩笑,不介意吧!”苏昭笑眯眯的走到了周鼎面前,还伸手拍了拍周鼎的肩膀,那动作看起来有点亲密。

周鼎的老脸很黑,他今天看到了苏昭的强势,也看到了苏昭的实力,更见识了苏昭的不要脸啊!刚才还杀气腾腾的要诛杀了自己,周鼎相信苏昭是真的想趁此机会除掉自己的。可一看到神宫干预,苏昭立马就换上了笑脸。

这变脸的功夫的确让周鼎佩服。

“殿下见谅,老臣胆小,可禁不起殿下的玩笑!”周鼎很不给面子的杵在苏昭面前,就是不低头。

“呵呵~好说好说!本宫给你压压惊,来~去本宫的太子宫说吧!”苏昭拉着周鼎就走。

周鼎不着痕迹的甩开了苏昭的手,淡定道:“老臣进宫是找陛下的!”

庄宗很不靠谱的转身回来了,正好听到周鼎的话,庄宗就嘚瑟的跳了过来:“爱卿找朕什么事?咱们一起去太子宫说吧。”

周鼎是不想去太子宫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去了太子宫的话,苏昭会不会又趁机动手呢!刚才苏昭身上展现出来的浓烈杀机不是骗人的。

“老夫能不能凑个数?”一身白衣的孙长老从飞船上下来了。

没有人看到孙长老是怎么下来的,直等到孙长老开口说话了,众人才看到这个须发皆白、面目和善的老人已经在他们面前了。

“呵呵~孙长老啊,朕一定要好好谢谢你!你带着朕参观了神宫飞船,帮助朕完成了夙愿啊!”庄宗立刻屁颠颠的凑上来了,相当愉悦的拉着孙长老就往太子宫走。

孙长老还是那副慈善的模样,尤其是看向苏昭的时候,孙长老的老脸上就像是笑开了花一样:“太子殿下,不打扰您吧!”

“哼~既然觉得打扰就不要去了!”苏昭还没有说话,神晓瑜却忽然哼了一声,相当不屑的撇了孙长老一眼,然后也不管周围人们的目光,直接下令随身护卫抬着他走了,一副不屑跟孙长老呆在一起的样子。

而国师却忽然开口:“孙长老,城北的三和钱庄爆炸,您知道吗?”

苏昭闻言便稀罕的看了孙长老一眼,看来想骗自己去城北钱庄的是孙长老?他想杀掉自己?

“有猎兵毁了三和钱庄,这件事情相信大周的皇帝能够查清楚的!”孙长老却说。

这话就让人费解了!孙长老是想骗苏昭去城北三和钱庄的,然后又被别人给算计了,炸掉了整个钱庄吗?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苏昭理清一下思路,那白璐应该是孙长老派来的,骗自己不成,反而是整个三和钱庄都被炸了。炸掉钱庄的是谁呢?猎兵?大周猎兵界谁有这个胆子啊?玄君?

总之,好复杂的样子……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5颗钻石、356479539送10颗钻石。

传说50年不遇的冷空气袭击北方,妹纸们还黑丝短裙吗~嘿嘿~

其实我就是想说,妹纸们注意保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