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两位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愿意交出八万边军的指挥权!

多么干脆而且果决的话。可庄宗听得脸都白了,太欺负人了!欺负大周没有良将么?就你一个张起灵是良将吗?你这是在威胁朕啊!

站在陛下身边的陆秉承却是默默的看了大将军一眼,这个生活在皇宫几十年、经历过波谲云诡和皇权的老太监明白,大将军这是跟太子闹掰了啊!或者说大将军这是累觉不爱的要放手啊!

大将军主动放弃军权,可不就是太子娘家那一边的势力弱了!若是军权落到太子敌对方的手里,那就是给太子出难题了。

“大将军,太子对您不薄!”站在张起灵身边的王德忠就哼了一声,他更明白张家的意思了,所以很是生气的哼了一声。

张起灵没有吭声,然后就听到王德忠继续道:“殿下从见到张起文尸体的时候就知道他诈死,这些天来,太子早就知道丞相在南方了!太子还知道您偷偷的派了一万兵去了南方,用的还是太子给的军粮!太子也知道萧盛禹刺杀丞相的事情,所以才提醒的!”

张起灵如遭雷击。怪不得自己得知了大哥要被刺杀的消息,所以才派人救下来呢,原来这一切苏昭早就知道了!而且张起灵调动军队和维持军队的补给的确都是用的太子给的粮食,自己太对不起太子了。

可太子对自己什么话都没说,更没有半句的怨言。太子这些天来大力发展,正是需要支持的时候,而张家格外的“安静”却没有让太子发作质问,可以说太子是纵容了张家耍点小性子的。

只是……今天自己冲进太子宫,当场跟萧盛禹动手,触怒了太子的逆鳞了吧!

张起灵汗颜之时,孙长老忽然开口:“不如让西北军代替北疆兵去我神宫吧!”

这一句话让周围的人全都惊呆了,原本定下让北疆兵去神宫的,庄宗还很嘚瑟呢,谁让北疆狼子野心的总是显露出来,所以消耗一下北疆也是好的,而若是换做让西北军去,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

西北军是听从中央皇权的,让西北军去做了炮灰,那中央皇权再次削弱,北疆王强大,岂不是君臣实力倒置,危机四伏。

“呵呵~西北军距离神宫也近一些,所以就让西北军去吧!人少点没关系,帝都外面是不是有两万多人?就这两万多人吧!”孙长老又开口了。

原本是要征收五万人的,可孙长老只让两万西北军去,这可是很大的优惠啊!

可是庄宗一点都不想要这个优惠,就在庄宗想说话的时候,孙长老已经离开了。

一大片的银铠武士如同地狱阴兵一样出现,随着孙长老在原地消失……也不知道孙长老和那些卫士用了什么手段离开的,但是已经没有人去纠结这个问题了,因为孙长老留下来的话让他们惊愕了。

张起灵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忽然发现自己做的大错特错啊!

在张家跟太子离心,张家准备在南方站住脚的时候,作为张家人张起灵需要帮助大哥和张家,而太子这边也需要他这个舅舅,所以张起灵是很累的,甚至有点两边不是人的感觉。他就想把这个西北军的统治权交出来,交给庄宗处理,这样自己也不用夹在两边难做人了。

可谁知孙长老一条“换军”,就把大周给折腾的够呛了!

北疆十万雄兵,帝都皇权再损失唯一的野战部队西北军,大周这是要变天了啊!

庄宗杵在原地半晌,什么话都没说,甩着袖子走了。

燕翎枫自然不会留下来看热闹了,也带着自己的护卫走了。

萧盛禹走到张起灵面前,用不带情绪的眼神看了张起灵一眼,刚想走的时候,却看见张婕求着庄宗回来了。

“呵呵~你是来找苏昭的吗?苏昭刚才出去了!”庄宗安慰着身边的未来儿媳妇。

虽然刚才庄宗很生张起灵的气,但是庄宗对张婕还是很友好的,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么!而且庄宗还指望张婕能够治好太子喜欢男人的毛病,最后给他生一个大胖孙子呢!

“陛下,小女是来请罪的!”进了太子的院子,张婕就在庄宗面前跪下了。

“你有什么事就说,不要这样!”庄宗示意陆秉承去把人扶起来,可张婕却避开了陆秉承,跪在地上,直接道:“我父亲没死!”

庄宗反应了好半天才醒悟过来,她父亲就是自己以前的丞相张起文啊!不是说被周宏给弄死了吗?

“父亲被周家陷害,诈死去了南方。虽然是无奈之举,但也有欺君之罪,请陛下责罚!”张婕很干脆的说完,便在庄宗面前跪倒了。

庄宗杵在原地好不惆怅。这怎么办?!

张起灵早就哑口无言了,自己这个时候能说些什么呢?倒是萧盛禹很是赞赏的看了张婕一眼,这个姑娘还是有些胆略的!甚至相比起张家的男人,还不如这个姑娘呢!

“你慢点说,朕有些晕!”庄宗伸手摸着额头,忽然感觉自己脑回路有些长啊!

“我父亲张起文没有死!请陛下治罪!我张家愿意承受陛下的任何责罚,哪怕是满门抄斩!”张婕跪在地上,坠地有声。

这下子庄宗明白了,然后一脸血的看着未来儿媳妇。你说你这是干嘛!你爹没死就没死吧,你悄悄的告诉朕,然后朕让你爹换个名字,重新来过就好啊,现在你直接说出来你爹诈死,欺君,那朕不杀你们岂不是没了皇族的威严。

“陛下,萧盛禹派人暗杀我大哥。”张起灵这时候也光棍了。跟着张婕跪在庄宗面前,一起喊道。

庄宗又发愣了,然后看到王德忠就在一旁站的工整。庄宗立刻道:“等太子回来再解决这个问题!朕不舒服!”

然后,庄宗在陆秉承的搀扶下走了。

剩下院子里的几个人木头一样站着发呆。

好半晌之后,王德忠有些尖细的嗓音才响了起来:“几位请回吧,我们太子不在宫内的!”

老太监的声音有些冷,张起灵明白这是老太监看不起张家了,准备赶人了!

“我已经让云峥接管了翼虎营!翼虎营不是西北军,乃是我的私兵,所以不会跟着去神宫战场的!”张起灵临走之前,跟王德忠说。

这也是大将军唯一可以送给太子的东西了。这份礼物也是大将军的愧疚和无奈。

“哎呦喂~那谢谢大将军您了,太子殿下虽然有了狼骑,但是跟您的翼虎相比还是差劲的!”王德忠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张起灵听得耳朵疼,叹了口气,走了。

王德忠送走了张起灵,见萧盛禹还杵在院子中不动,便走过去问道:“卫王殿下,您要留在这里啊?”

“本王在等着苏昭!”萧盛禹撇了王德忠一眼,又转头指了指还在大殿中自己一个人坐着喝茶的国师,说:

“他不是还在里面呢吗!”

王德忠这才看到国师个混蛋还在大殿里一个人悠闲的品茶呢!这货怎么就这么闲呢!刚才外面都闹翻天了好不好!

王德忠很是心焦的进了大殿,站在国师面前,问道:“国师大人,您一个人在这里不好吧?”

人都走光了,您也别在这里碍眼了,赶紧走吧!

王德忠的厌恶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可是国师赖在椅子上不走,白净的手掂着铁壶拿到王德忠面前,笑眯眯道:“麻烦王公公打点水来。要烧到冒细泡的就好,不要沸腾的水。”

“为啥?”王德忠本来是不屑搭理国师的,但是听到国师说要用冒细泡的水泡茶,就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门道啊!所以王德忠就犯贱的问了。

国师一副高人的模样,笑看着王德忠不吭声。

直到王德忠要走的时候,国师才用悠扬的口气说:“冒细泡说明水未沸、水温适中,尤其是泡灵茶效果更好!沸水温度过高会让灵茶中有益成分破坏。”

沸水泡茶不行?现在很多人都煮茶呢!还用未沸的水泡茶,王德忠闻所未闻,这都是什么逻辑?!

虽然有点怀疑,但王德忠还是很用心的记下来了,并且吩咐小太监按照国师的要求去弄一壶不烧开的水来。可王德忠哪里知道,这是曾经苏昭在外面喝茶的时候说的话。那时候王德忠被打的卧床疗养,所以也就不知道了。

“王公公,坐下吧。”国师就冲着王德忠笑了笑。

“国师面前,哪有老奴的座位。”王德忠就站在国师的面前笑。

看着王德忠笑的贱模样,国师就哼了一声,仙人一样的国师很少会表现出这么刻薄的一面,他似乎永远都是表情淡定而且高雅的,所以王德忠听到国师的冷哼之后就有些呆。

国师这是打算干什么呢?!肯定又想毒舌了吧!

不过国师什么都没有干,因为萧盛禹进来了。

“卫王殿下,您这是不走了?”王德忠就觉得挺郁闷的,这两无赖是真的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啊!王德忠想去找太子了,可这俩货在这里扔着没人管也不行啊!

“集县内民众,医疗全免,国师可知道?”萧盛禹也不理王德忠,进来之后就坐在了国师对面,用质疑的口气问道。

医疗全免?国师小心的斟酌着这句话,眼睛亮了亮。

萧盛禹一看到国师的模样,就知道这货不知道的。这是萧盛禹刚刚得到的消息,集县是太子一手抓起来的,与其说是一个县城,不如说是一个州府,因为那地方实在太大了,而且人口也接近百万了。

原先集县人口就有十几万,加上整合了庄园和收留难民,人口总数已经达到八十万之多!

这么多的人口现在都被太子养着呢,而且太子还搞了全民医疗免费,就是说不管你得什么病,都可以治疗,而且是不花钱的!这个想法太新奇了。以至于萧盛禹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被吓到了,所以萧盛禹赶来太子府就是想问问苏昭这是怎么回事的。

可还没有问呢,张起灵就杀来了。之后太子竟甩手走了,这就让萧盛禹找不到人了,无奈之下才来找国师的。国师也算是太子身边的人了。或者说,萧盛禹也是当着王德忠的面问的,希望王德忠可以回答。可王德忠的身份太低,萧盛禹是不屑问的。

“本国师不知,这是太子自己的意思吧。”国师手指轻叩着茶杯,悠然的笑道。

清扬的口气和飞扬的眉宇说明国师心情很好的样子。

萧盛禹就皱眉,他也想跟着太子学习怎么办?在北疆搞一个全民医疗怎样?可他也担心北疆根本承受不起,萧盛禹就很奇怪啊!太子是哪来的药品可以全民医疗的?!

此时的苏昭已经走出大门了,且还在跟随身空间内的果冻沟通。

“你的触手怪长得挺快!”苏昭的神识一扫,便看到空间内那个黑色的“植物”已经长得房子那么大了,无数的触手像是飘在水里的头发一样飞扬着,在光线有些暗的随身空间,看着就像是怪物一样渗人。

“要不然怎么提供那么多的药剂!”果冻说的有些心疼。

太子个杀千刀的,自从看见果冻整天啃触手怪之后,就好奇的弄出一块触手怪研究了一下,发现了其中的消炎祛毒成分,然后太子个混蛋就霸占了触手怪的汁液,用来稀释了做药材。

而这个药材就是苏昭用来给集县全民免费医疗的根本了。触手怪这种从虚无空间中弄来的生物相当奇怪,他可以无光环境下生长,而且身体还是具有神奇作用的药材,那药效不亚于现代医学中的广谱消炎药。

而一般的疾病全都跟发炎有关,所以触手怪的汁液简直就是一个万能药。用在全民医疗中,就像是金手指一样的存在了。

在整合集县的时候,苏昭就提出了全民医疗这个想法,苏曼青是大力支持的,并且凭借着他的医术为集县内的人设计了医学总纲。招募整合了集县内所有医师,让医师成为大周国家医官,按品阶定俸禄,并且按出诊加提成。这样所有的医师几乎都会成为国家可控人才。

一旦国内爆发大规模疾病,或者战场上有需要,苏昭便可一朝令下调动足够数量的医师。这种可控力相当可怕!

而免费医疗最大的优点便是降低了病亡率!在国内饥荒民不聊生的情况下,全民医疗从根本上解决了病死率的问题,可以极大程度的提升人口数量,这种时代人口就是战斗力!

当然在全民医疗的大环境下,私人医师也是存在的,这也算是给一些不愿加入国家医官系统的人一条活路。

总之,苏昭的想法都是经过苏曼青的辅佐和轻微改动之后才实施的。

而全民医疗的效果也很明显,甚至很多人为了享受集县的全民医疗而举家搬迁。集县即将破百万成为国内最大的人口大县,指日可待。这是苏昭在发展军力同时制定的民生政策。

国之强在于民!

“殿下,您看,那是梅解语!”苏昭跟果冻的交流被打断了。

跟着苏昭的小雀一上街,眼睛就滴溜溜乱转,正好看到梅解语从一个小巷子中走出来,而且那巷子是帝都内有名的烟花巷!

小雀就觉得梅解语这次要惨了,好家伙还敢去烟花巷,这次被太子抓了个正着吧。

可小雀嘚瑟的时候就看到梅解语竟然不知廉耻的跑过来了。

从巷子中出来的梅解语一眼就看到了太子,并且兴奋的冲过来了。明艳照人的小脸上神采飞扬,让梅解语看起来更加英俊帅气了。小雀就哼了一声,觉得男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跑到这种地方偷食都被发现了,还这么不知廉耻的凑上来了,小雀就为太子不值哦~

“殿下,您这是要出城吗?”

梅解语看到苏昭显得很兴奋,在茫茫人海的帝都能够偶遇也会一种缘分哦!天注定的缘分!

“你在这里干嘛?”苏昭就看了不远处的那条街一眼,烟柳花巷什么地,苏昭是认识的,不过她知道梅解语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且不说梅解语对苏昭那近乎变态的专注和执着。即便梅解语要来也是找最高档的地方,甚至保养一个,何必来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呢。

果然,苏昭刚问完,梅解语就神神秘秘的说:“我来找一个黑道人物,有了他的帮助我们就可以放贷了,而且三和钱庄被炸掉了,正好没有神宫钱庄掣肘,这可是我们的好机会啊!”

苏昭就感觉到振奋,对啊!三和钱庄已经被毁了,正是发展大周皇家银行的好时期啊!

之前梅解语那个流产的计划也能实施了。三和钱庄被毁的真是时候,看来自己得去找找玄君,让他暗中阻挠一下钱庄的重建~恩!暗中做点小手段是必须的,一定要阻止三和钱庄重建。而同一时刻,使馆院中的神晓瑜接到了孙长老下令让他督促重建三和钱庄的命令……

“殿下,小梅联系了帝都的黑道,是不是可以开始放贷了啊?”梅解语见苏昭脸上露出飞扬的神采,就知道自己这次没有做错,最近自己总是做错事已经惹得殿下很不高兴了,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可以,让小雀留下来帮你吧。本宫先去外面的骑兵营看看!”苏昭虽然有时候觉得梅解语不靠谱,但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还是懂得放权的。

不过把小雀留下来就有其他的道理了。

梅解语有些嫌弃的看了小雀一眼,不过既然是太子让留下的。梅解语也就没有拒绝。

等太子带着沙曼等人走了,梅解语才看了小雀一眼:“爷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不能说话,跟着就行!”真担心这个白痴跟着自己坏事啊,梅解语忽然就明白太子为什么把小雀留给自己了。

“管饭吃么?”小雀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呵呵~反正你吃什么都不会长的!”梅解语就鄙夷的看了一眼小雀平平的胸,十分毒舌的笑了起来。

“太子就喜欢我这娇小可爱的样子!”小雀根本听不懂梅解语的嘲讽,反而是嘚瑟的挺起了小胸脯。小雀对自己娇小的身材引以为豪,做猎兵完全不需要什么魁梧身材好不好,只要有力量有敏捷,小身材才更适合潜行和暗杀。

至于梅解语的鄙夷,小雀表示自己不懂,人家还没有女孩子的那些心事!

“呵呵~您是娇小可爱的!您哪里都小!”梅解语恶趣味的哼了一声,眼睛别有深意的看了小雀的小胸脯一眼。

小雀依旧骄傲,然后就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了:

“哎呦~梅爷,这是您的新欢啊!”

那邪魅而流里流气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很不好,似乎是在鄙夷嫌弃自己的意思,小雀就扭头看向来人,等看到那人带着半张面具仍然掩饰不住的妖异时,小雀一下子就想到了,这就是传说中帝都黑道的老大二爷啊!

只不过二爷这么年轻?!

二爷走到小雀身边,围着小雀转了一圈,然后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梅解语:“您受委屈了。”

“呵呵~二爷见笑了,这是我的跟班而已!”梅解语一看到二爷出现,就笑着走了过去。至于二爷的嘲讽,梅解语表示不放在心上,自己就喜欢太子!女人、小雀什么的无所谓!

二爷又上下的打量了小雀一番,邪恶的笑道:“也是,这种前后分不出来的女人,梅爷是看不上的,走~二爷带着您去见识迷死人的温柔香!”

小雀有些不懂这俩人的对话,但是她也猜到这俩人没说什么好话就是了,什么叫做前后分不出来的女人?等回去了一定要跟太子说一下。

“你们要去找女人?”小雀跟上梅解语,见这俩货竟然是走进了烟花柳巷,那一大街穿着暴露、莺莺燕燕的女人让小雀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妓院一条街啊!

作为太子身边衷心的护卫,小雀表示自己有责任看好梅解语、不让他乱来。

“呦~这么屁点的丫头都知道找女人了啊~来,二爷就欣赏懂事的女孩!”本来在前面拉着梅解语的二爷一下子就转过身来,身子一转就像是没骨头一样压在了小雀的身上。

猿臂伸展环过了小雀的肩头,修长的手指还在小雀嫩嫩的脸上戳了两下,恩~弹性不错。

小雀就闻到有股子清新的香味往自己的鼻孔里钻,小雀十分嫌弃的看了二爷一眼,说:“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味。”

“呵呵~爷不用你喜欢!你要是喜欢,二爷会觉得害怕的哦!”二爷一脸慵懒的盯着小雀,其实这小丫头长得还算是不错的,就是有点傻乎乎的,恩~尤其是身子太单薄了,一点肉都没有,尤其是胸!这前后分不清的样子最让二爷嫌弃了。

二爷表示还是喜欢能闷死人的胸!

“二爷,咱们还是说说放贷的事情,现在神宫的三和钱庄被炸了可是一个好机会啊!”梅解语就赶紧过来拉开了二爷,虽然不喜欢小雀,好歹小雀还是太子身边的人呢,哪能让二爷白占便宜啊!

“跟神宫作对,爷可不干!”二爷就像是没骨头一样被梅解语从小雀的身上拉了起来,顺便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赚钱的事二爷是愿意做的,可是跟神宫作对就不行了。

二爷很有自知,自己就是一个混黑的人而已,跟神宫对上那不是找死呢吗!

“怎么能跟神宫作对的!即便要跟神宫作对,也不敢让二爷您出马啊!我就是想跟二爷放贷而已!我们有钱啊!帝都的贵族商人都得给我们太子面子!所以太子有钱,二爷您就辛苦一下,帮忙放下去,顺便收贷就行!”梅解语一副猥琐样,跟二爷勾肩搭背的往一家青楼走,一边笑着商议。

二爷就摸着下巴考虑,让梅解语代表的皇家拿钱,然后他拿着钱放贷,真是一本万利的,不过……自己好像过段时间要离开帝都啊!哎~剿匪的事情交给了骑兵营,自己这个主将不去不行啊,卫央可真想辞掉骑兵营主将的职务,他还是想在禁卫军里混个差事的。

“卫央呢?!”城外的骑兵营中爆发出一声咆哮。

苏昭暴走了!奶奶的~今天本宫来视察,骑兵营全部集合操练场、甲胄鲜明,军容逼人让人振奋,可主将卫央竟然缺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