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我嫌弃你/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央这个主将去哪了!?

苏昭很生气,本以为有了卫央,自己的骑兵营获得了一个优秀主将呢,却想不到是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啊!上次来这货就在门口坑蒙拐骗的,撞到了自己头上,结果被自己给咬了。

这次来,卫央直接不在军营了!

“呵呵!卫央将军一向很忙的,这些骑兵都是我训练的!”柴猛见苏昭发火了,可他就嘚瑟上了,太子生气才好,尤其是生卫央的气,这样就有可能把卫央个混蛋给免职了。

柴猛真是看不惯让卫央那个小白脸做主将啊!

彪悍骁勇的骑兵营,就应该让威猛强壮的自己做主将才好!

“卫央有几天在军营?”苏昭怒气冲冲的质问。

“卫央来了这么多天,也就是有一两天的时间在军营,其他时间都不知道怕哪去了。”柴猛立刻就说,本来还想添油加醋的说呢,好让苏昭彻底厌恶卫央个混蛋,可惜柴猛嘴巴太笨。

“陛下来了!”一直跟在苏昭后面,没有说话的沙曼看到营帐外面出现了人影,便小声跟苏昭道。

苏昭这才抬头看向军营外面,然后就看到庄宗排场很大的来了。

一身明黄色八爪龙袍,威仪霸气,胯下白色神驹四蹄纯黑,一看就不凡,孙大和孙小二两个高级护卫穿着重铠跟在身后,另外还有不少重甲卫士,就这么一队人从军营外面走进来,苏昭都忍不住的被吸引了目光去,更别说那些骑兵营的骑士了。

演武场上整齐的五千骑兵一起转头看向庄宗,行注目礼,虽然知道是皇帝来了,但是这些骑兵的反应有些呆,不知道是不是该下马行礼,

“末将去迎接陛下啊?”

柴猛踌躇的看着苏昭问,按理说来他应该一看到庄宗,立刻就跑过去的,可是太子还在身边站着呢,这就让柴猛有些犹豫了。而且他还担心自己去迎接陛下了,太子会吃醋呢,毕竟自己是太子的人啊。

“走吧!”苏昭看了看集合的骑兵阵中,那些不知所措的骑兵,决定还是给庄宗这个面子的。

趾高气扬的坐在战马上的庄宗一进来就受到了瞩目,他表示心情很好,尤其是看到苏昭带着几个大将来迎接自己,庄宗就高兴的笑了。

之前听到孙长老不厚道的让西北军替代了北疆兵,庄宗就表示很心焦啊!本来皇权代表的军队就少了,还把西北军给调走了。然后心焦的庄宗就忽然想到城外还有太子的新兵啊,所以庄宗就来看看,看看这些新军的质量如何。

结果一看到新军军阵威武整齐,庄宗的郁闷心情就一扫而空了!

“苏昭啊……”庄宗笑着驱马过来,可刚喊了太子的名字,就看到迎面走来的太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庄宗立刻就感觉不好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哪个地方又得罪太子了么?

“卫央,你给本宫过来!”苏昭一眼就看到卫央鬼鬼祟祟的随着庄宗的队伍进来了,而且还试图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过去。

庄宗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色袍子的青年屁颠颠的跑过来了,远的时候看还以为是个美人呢,结果等近了才看清楚是个男人啊!

原来太子的脸色是给这个混蛋看的,差点吓到自己!

“干嘛惹太子生气!”庄宗一等到那个青年过来,立刻就吼了。帝王范十足。庄宗就鄙夷这些自认为好看穿粉丝衣服的人,又不是女人装什么装?!

“卫央,拜见陛下!”卫央苦巴巴的看了庄宗一眼,然后很靠谱的给陛下行礼。

听到卫央这个名字,庄宗表示自己不陌生,这不就是卫驰的弟弟,被苏昭弄来做骑兵营主将的吗?!没想到这么年轻啊。

“呵呵~起来吧。少年将军,英气非凡!”庄宗完全是个看脸的大叔,他觉得卫央有几分名声而且还是苏昭特意弄来的,那么就应该是很不错的,所以自然要夸奖两句了。

“谢陛下赞誉!”被庄宗夸奖的卫央就有点嘚瑟了,不过还没说完话呢,就听到太子的一声怒吼:

“柴猛!”

“在!”柴猛立刻上前,威武雄壮的身子成功的吸引了庄宗的目光,庄宗就觉得柴猛这种威猛的汉子还是能给人安全感的,就像是自己身边的护卫孙大和孙小二一样可靠!

“拿下卫央!”苏昭一声令下,戾气未消时,柴猛已经带着人扑上去了。

卫央有些呆,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昭,求饶:“殿下,您这是干嘛?要杀要剐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哼~老子告诉你理由!作为主将擅离职守,整天不在军营呆着,到处跑!不抓你抓谁?!”柴猛带着人将毫不反抗的卫央抓了起来,很是鄙夷的训斥。

庄宗听着也是义愤填膺:

“卫央啊,你作为主将是有责任的,怎么能够擅离职守呢!”

庄宗甚至都开始心焦了,太子的新军对自己来说太重要了,怎么挑选出来的主将还这么不靠谱,必须好好教育一下。

“陛下,愿望啊!臣是去看伤口了!~”卫央就知道自己只能在庄宗面前哭诉,所以在被柴猛扭着双手之余,很干脆的将脖子一歪,将脖子侧面的伤口露了出来给庄宗看。

一看到卫央脖子上还新鲜的伤口,庄宗潜意识的就想到了多日前曾经见过的尸鬼,那些被黑暗侵染变成了怪物的人,太可怕了!想到害怕事情的庄宗差点就从战马上栽下来,不过好在庄宗身手敏捷,趔趄的从战马上跳下来了。

孙大和孙小二两个护卫严密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以防被坏人偷袭,所以等他们听到庄宗那边传来动静的时候,才扭头就看到庄宗下了战马,而且庄宗还用一副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们兄弟俩。

孙氏兄弟表示很不理解庄宗的眼神。

“殿下,您小心,我想扶您都动不了啊!”卫央就看的有些呆了,这个皇帝可真行,竟然能自己从马上掉下来,还差点摔到,是被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吓到了吗?

不过卫央是个伶俐的,一看到庄宗那模样,就知道是没有人去扶而不高兴呢。所以卫央就赶紧的表忠心。

果然,庄宗很是赞赏的看了卫央一眼,然后才心焦的看向太子,带着幽怨的口气说:“苏昭啊,卫将军虽然有过错,但是情有可原啊!”

混蛋儿子,你老爹坠马你都不来搀扶一下,哪怕是做做样子也行啊!自己这个皇帝从马上坠下来摔死了怎么办?!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苏昭这时候也盯着卫央脖子上的伤口看呢,那是自己咬的伤口,可都这几天了,怎么就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呢?苏昭好奇的上前,然后被柴猛抓着的卫央就拼命挣扎反抗。

“殿下……殿下留情啊!”卫央觉得自己对太子真的是有深深的恐惧和阴影啊!

庄宗一看到卫央那挣扎的模样,忽然就有点明白了,卫央脖子上的伤口是自己儿子留下的啊!

庄宗以前也听说过,苏昭曾经咬死了不少人呢?!这儿子是不是有点尸鬼的潜质啊,庄宗就缩了缩,还是距离苏昭远一点吧!他是真心看不懂自己这个儿子怎么回事啊。

“闭嘴!”苏昭走到卫央面前,一声厉喝,吓得卫央不敢动了。

太子居高临下的站在卫央面前,高挑的身子似乎在翻涌着戾气一样,吓人啊!

认真的盯着伤口看了片刻,苏昭就想起来了,似乎记忆中真的有被自己要死的人呢!而且自己体内的毒血太特殊,被自己咬了的人伤口不恢复,然后发炎就死掉了。

苏昭右手一番,一个白瓷瓶就出现在了手里,然后在卫央惊悚的注视下,将那一瓶稀释了却仍然是黑色的液体倒在了卫央的脖子上。

卫央只觉得脖子上一股剧痛传来,然后果断的昏死过去了。

柴猛连忙摸了摸卫央的脉搏,还好!没死。

“殿下,人没死!给您送到宫里去?”柴猛本分的问道。

庄宗就在一旁抽嘴角,尼玛~果然卫央这小子是被太子给祸害了啊!而且太子还打算继续祸害人家啊!弄到宫里去可就是坐实了男宠的身份啊!所以庄宗觉得,既然太子想玩,还是把卫央留在军营吧!

“苏昭啊,朕体谅你看到美人的时候无法自已,朕是有经历和体会的!所以朕很体谅同情你啊,不过作为皇族还是要有所顾忌的,你看看啊~卫央是你钦定的大将军,而且长老殿的人都知道了,你不能把卫央给弄到太子宫去啊!你喜欢卫央的话,还是把卫央留在军营吧,反正也不远!”为了跟苏昭这个疯子说话,庄宗也是不要脸了。

可苏昭就不待见这个便宜爹了,便宜爹的兽性怎么能够跟自己这么一个有理智的人比呢!

苏昭就白了庄宗一眼,然后让柴猛把卫央弄到军帐里去了。

柴猛是让手下的几个副将把卫央给带去了军帐,自己还要陪着太子看骑兵营演练呢!

刚被副将扔进军帐,卫央就醒来了,人家刚才根本就没晕,不过是在太子面前不想保持清醒而已,阴测测的诅咒了太子一番,卫央就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摸到一手的黑色,卫央恶心的都要吐了。

不过他神奇的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竟然疼了之后痒痒的!这是伤口在消炎的迹象啊,卫央用了不少的药物处理伤口,可那些药敷上一点效果都没有,结果太子给自己弄点黑色的东西就开始消炎了?!奇妙!

“这个女人给的是什么东西?”卫央立刻就不嫌弃恶心了,一点点的从脖子上把那些黑色的汁液弄下来,小心的放在瓶子里,然后笑的荡漾。

恩~找人研究一下这个是什么成分!然后配制出来的话肯定大卖!

嚯嚯~外面忽然就传来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卫央不用看就知道那是骑兵营开始演练了。卫央觉得真是够了,他一点都不喜欢柴猛操练的骑兵,虽然气势雄壮,上了战场也能以冲击尖刀的姿态驰骋疆场,但卫央还是不喜欢这种偏重型的集团骑兵。

这些骑兵就像是一群傻子一样,就靠着骑兵的冲击力和速度,野蛮的冲撞,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傻子都可以带领这样的军队!

在卫央看来,骑兵就应该轻如鸿、飘如鬼!无影无踪,犹如战场毒蛇,可以从最刁钻的角度出击,从最致命的地方打击敌人!而且是一击必杀!

恩~这一点大秦的狼骑就做的不错!卫央摸着下巴想,听说太子从大秦弄到了狼骑,不知道会不会给骑兵营用呢?

卫央这么想的时候,演武场上的苏昭也这么想,她眼看着旭日下恢弘如山的骑兵兵阵,一直皱着眉头。

作为一个末世狗,生活在僵尸阴影和袭击下的人类,苏昭喜欢的也是刁钻而凶狠的出击,可柴猛训练的骑兵犹如重兵坦克,适合战场上正面碾压。

虽然气势汹汹,可骑兵的机动性俨然丧失了,还好柴猛训练的兵种是战场上需要的!而且柴猛练兵的手段还是可以的,看场中这一个个如狼似虎的骑兵彪悍模样,都把庄宗给乐坏了,甚至大帝亲自跑到战鼓旁边,让陆秉承给挽起了袖子雷鼓。

不懂鼓点的庄宗乱敲一气,却也很有激烈的味道。

然后战场上的骑兵就像是疯了一样,左冲右突,犹如猛虎发狂,颇有疯龙狂舞的威猛霸气。整个演武场上就烟尘滚滚、杀气喧天!

看得庄宗哈哈大笑,连赞三声“好”!

演武足足进行了半个时辰,等演武完毕,苏昭看着丝毫不乱的兵阵,还有战马上骑士依旧如虹的风采,脸上才有了笑意。

从难民中挑选出来的骑兵营全都是有底子的,而且柴猛还找了些猎兵。这些低级猎兵都担任了骑兵骁卫,有这些猎兵压阵,骑兵营还算是规矩的。

以前太子的府卫就是柴猛调教的,所以这五千骑兵还是发挥出了柴猛练军的水平。纵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这支骑兵已经足够威猛了,也不枉太子从禁卫军的手中抢了那么多的军备。

柴猛早就站在苏昭面前嘚瑟的笑开了,那表情分明就是在求表扬。

“好!好哇!柴猛不愧是我大周良将!”庄宗雷鼓弄了一身汗,很是豪气的坐在了主帅的位子上,那大马金刀的模样有点像是粗狂的真汉子!

“都是陛下和太子辛苦,有了这些人和装备,只要用心训练,总会好的!所以骑兵营都是因为太子和陛下啊!”柴猛还知道谦虚一下。

庄宗就更嘚瑟了,虽然给新军弄装备和钱粮跟自己没事,但太子也是在自己的英明领导下做事的,退一万步说,太子还是自己的种呢!所以这些功劳算在自己的头上一点都不虚!

“哈哈~好!好哇!我大周军威隆隆,振兴指日可待啊!”庄宗很是痛苦,然后看到太子一脸踌躇的模样,庄宗就不乐意了。

“苏昭啊,柴猛将军训练的这么辛苦,你就不表示一下吗?”

“恩!从现在开始,柴猛便是骑兵营主将!”苏昭立刻大声宣布。

嗷~柴猛带着一群副将欢呼起来了。

庄宗就有些呆了,他还想着自己给点什么恩惠,拉拢一下柴猛呢!这下子好了,苏昭一下子提拔了主将,那就没什么可以吸引柴猛的了。封赏到顶这是堵死别人的节奏啊!

甚至庄宗就觉得自己身边孙氏兄弟也蠢蠢欲动的。那模样好像是想跟着太子啊!

庄宗了解男人要建功立业的心思,便冲着孙大道:“保护朕的安全才是最荣耀的!不管在战场上多么风光,朕要是出事了,那国家就没了!”

庄宗必须要跟孙氏兄弟说明自己的重要性。然后看到苏昭一脸血的看着自己,庄宗才咳嗽了一声,说:

“苏昭啊,骑兵营已经看了,是不是去看看新军啊?”这些军队庄宗都想看看。

嘚瑟的你吧!苏昭就给了庄宗这种表情的眼神。

柴猛还是比较靠谱的,高兴完了之后,柴猛就看着苏昭:“殿下啊,那卫央怎么办?是不是让他给我做副将啊?”

躲在远处的军帐中偷听的卫央一脸血,给柴猛这种低级武夫做副将还不如让自己去死呢!

“卫央另有安排,本宫要创建狼骑,卫央就是狼骑的主将!狼骑兵不过两千人,没你的多!”苏昭刻意加重了后面一句话。

柴猛就高兴了,管他什么狼骑不狼骑的,反正自己带的人多!而且柴猛就觉得等去了战场或者开始剿匪了,自己完全可以带着骑兵抓低级魔兽当坐骑啊!

就像是大将军西北军中的翼虎,那就是大将军自己发明的!以前的西北军就只有战马,还是大将军发现翼虎可以驯化而且好用之后,拼凑了几年弄成了一支千人的翼虎骑士。然后那翼虎骑士在西北让人闻风丧胆,柴猛也想创一个可以让人害怕的军队!

“狼骑兵?苏昭,你真的有狼骑啊?”庄宗表示很惊讶,自己怎么不知道!

“将士们辛苦啦!”苏昭不管庄宗,起身走到了将台最前,气沉丹田一声厉啸。

低沉中明扬着高亢的声音沉沉响彻四方,让下面演武场中的五千骑兵听得清清楚楚。

“太子千岁!”五千骑兵在各自小队长的带领下开始呐喊,这些都是之前柴猛特意要求排练过的,所以喊起来的时候整齐划一、声威震天。就连远在十几里外的集县民众都听到了。

带着民工修建石墙、链接城堡的宋湖眉头一挑,看向了骑兵营的方向,英俊中带着几分邪气的脸上蔓延出激昂的笑容。

“太子千岁!”宋湖一声高呼,数万正在劳作的民工早就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全都跪在地上朝着骑兵营的方向膜拜。

谁能想象到数万人虔诚膜拜的场面,而且还是太子不在场的情况下!

一切皆因为太子给了他们活路,石城建造分配房屋、土地租种让这些人有了做主人的感觉,而全民医疗则是让民众们奉太子为信仰的最终关键!

活在集县,衣食无忧生病不瞅,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悬浮在帝都上空的银色飞船上,正在观察集县建造的孙长老眉头就是一皱:大周新星必是苏昭!此子该除!

演武场上五千骑兵还在卖力呐喊,而从集县传来的民众呼声遥遥传至,感受到这一刻宏大和肃穆的庄宗愣神了。

人家也好想享受这种万民拥戴啊!哎~都被太子抢去了。

苏昭听着集县传来的喊声,微微一笑,她明白五千骑兵对自己的尊敬也来自自己对集县的改革!集县的难民就是这些骑兵的亲人父母,所以得知自己的亲人在集县过着无忧的生活,这些骑兵们自然卖力了。

苏昭举起了手臂示意,演武场上的五千骑兵立刻噤声。

因为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崇拜,只需要苏昭的一个小小动作便足够他们绝对的服从!

“今夜开荤!本宫已命人送来肉食酒菜!大吃一夜,明日出征!扫平南郡乱匪!”苏昭一声令下,已经到了军营外面的太子府卫便运送上百辆的酒菜进来了、

迷人的酒香让五千骑兵的脸上多了喜色,可是却没人喧哗。五千人端坐战马上一动不动,苏昭欣慰。

庄宗更是激动:“今夜,朕与将士们同乐!”

可惜庄宗喊完之后没有得到将士们的回应,还是苏昭说了一声“多谢陛下”之后,五千人才雷动的呐喊起来。

让庄宗在高台上享受着将士们的欢呼,苏昭已经下了台子去了卫央的军帐。

一看到太子过来了,卫央立刻躺倒地上装病。

军帐厚重的帘子被掀开,卫央知道太子进来了,太子一进来,卫央就感觉到了那种该死的压迫人的气息,一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少年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压迫的气息呢,这让卫央百思不得其解啊!

“装饰的不错!”苏昭扫了一眼军帐内的摆设。

厚重的熊皮地毯,精致沉木茶桌上器皿古朴,军帐内还悬挂着一张巨大的美人野兽图。

苏昭还是挺欣赏那幅画的,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长发如瀑,骑在斑斓的猛兽上,神色飞扬,那冲击感太强。

哼~你个同性的货色懂个屁!肯定都欣赏不了这种美人的野性吧,你喜欢的就是男人……就……卫央心里骂不下去了,因为他感觉到太子凑到自己身边了……

尼玛~太子想干嘛?自己是不是不该装昏迷啊?否则就是摆在太子面前的一盘肉啊!

卫央正在犹豫自己起来不的时候,苏昭暗沉中带着几分挑逗的声音响起来了:“本宫给你两千狼骑!你能训练出战场奇兵么?”

“真的给我?”卫央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带着惊喜的问。

卫央这个黑道老大也挺郁闷的,别看在黑道上呼风唤雨,但是想弄点大秦狼骑还是挺困难的,因为大秦管的太严啊!所以卫央通过各种渠道才弄到了一百只狼骑而已,正想着过过瘾呢就被太子弄来做骑兵营的主将了。

那是很忧伤的,不过现在太子主动给自己两千狼骑,卫央就兴奋了。但在兴奋之余,卫央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还装晕呢,这么兴奋的醒过来有些不合适。

他就小心的看了苏昭一眼,就看到太子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卫央一下子缩到了床上,将厚重的貂皮毛毯抱在怀里,瞪着眼睛警惕的看着苏昭:“你……你别乱来啊……”

你乱来,我会喊人的哦!

卫央那傲娇的模样把苏昭给恶心到了!

“乱来尼玛啊!本宫要看得上你,早就把你废了修为扔床上了!还能让你活蹦乱跳这么久?!”苏昭就骂了一句。

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卫央忽然就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太子看不上自己啊!那感情……好!

------题外话------

谢谢:張萌芽 送了1颗钻石、18693718930 送了9朵鲜花。

听说寒流要过去~街上恢复短裙黑丝、甚至还有露沟一线天~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