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和尚会接生/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真的看不上我啊?”卫央就觉得挺兴奋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苏昭,不怕死的追问。

王德忠没有跟着太子过来,否则早就用白眼剜死卫央了,敢在太子面前这么嚣张!

跟着苏昭的是沙曼,沙曼不懂得这一套,所以沙曼像是木头一样站在帐外,一点表情都没有。

而苏昭就有点郁闷了,或者说是违和感。一个男人因为你看不上他而兴奋,摆明了就是嫌弃你啊!

所以苏昭的脸色就有点冷了。

卫央就是一精怪,一看到苏昭的脸色变冷,卫央就觉得太子有暴走的趋势啊,所以卫央立刻换上一副严肃的模样说:“咱们还是说说狼骑的事情吧!”

转移话题?很好!

苏昭切了一声,决定不跟卫央一般见识了,省的打击自尊。

“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在西北的战历,本宫已经调查清楚了,按照你的法子训练就行!你只需要担心训练不好会有什么后果就行了!”苏昭用威胁的眼神看了卫央一眼之后,就施施然的转身出去了。

卫央被刚才太子那眼神刺得在床上半天回不过神来,太子那眼神有些恐怖啊,好像自己若是没有训练好狼骑,太子会吃了自己一样。

哎~要是太子真的只是吃了自己就好了。怕就怕太子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想想都渗人的。

卫央躲在床上,等到苏昭真的离开了,他才从军帐中钻了出来,然后就看到骑兵营内热闹沸腾的景象,苏昭派人带来了酒肉,庄宗为了表示皇帝的豪放也让人送来了酒肉,这是打算把整个骑兵营都喝翻的节奏啊!

卫央就站在自己的军帐中冷笑,喝吧!喝死你们这些蠢蛋!看明天怎么出征!

剿匪什么地,卫央根本就不看在眼里啊,国内的乱匪都是流民、暴民,这些没有军纪,只有蛮力的人有什么好剿的,若是太子对盘踞南方的某个黑暗猎兵团动手,他还考虑一下要不要亲自出面,否则剿灭这些乱匪用自己岂不是杀鸡用牛刀!

卫央表示自己很尊贵的好不!

“二爷,梅解语把咱们的商铺地契都拿走了!”一个亲兵打扮的年轻人跑到了卫央面前,小声禀报。能把自己的部下弄成亲兵混进军营,也只有卫央敢这么大胆了。

“随他吧!钱到了么?”卫央满不在乎,自己拿着梅解语的钱放贷,的确是需要抵押点什么的。只要钱到手了就好,卫央还等着这些钱生钱呢,而且跟梅解语合作卫央也不能耍什么花样的,梅解语代表的是太子啊!

卫央就知道太子肯定喜欢做这种放贷买卖的,来钱啊!太子肯定比自己现在更需要钱。

“二爷,三和钱庄跟咱们借钱,借么?”那人又问。

“借!为什么不借!只要给利息就行!”卫央回答的很干脆,三和钱庄是神宫的产业,爆炸之后所有的钱和票据似乎是都销毁了,这下子三和钱庄受挫不小啊,所以要想重建钱庄,就得向着帝都内的其他势力借钱了。

可帝都内有不少爱国者,就觉得三和钱庄是神宫的走狗,死活不借。三和钱庄暂时也没办法,毕竟不能霸道的动手抢啊!

所以三和钱庄才找到了二爷!二爷才不管什么国家利益,民族大义呢,那些都是屁话!还是钱实在!

“那要是以后三和钱庄赖账怎么办?”侍从表示很担心。

“立字据啊!这是大周的地盘,有证据在,三和钱庄敢抵赖吗?!大家都是将道理的人!”卫央说的理直气壮,那手下就不吭声了。光是字据肯定是不够的,重要的是二爷有实力,二爷的黑道势力可跟官方不同,若是三和钱庄不还钱,二爷有的是手段弄他们!

帝都内多少有势力的借钱不还,最后还不是屈服在二爷的无耻之下!所以二爷说立字据,讲道理,真是有点开玩笑了。

反正那手下就觉得这么无耻的二爷,他还能说什么!

卫央看着自己的手下走了,就在原地想:看来大周现在还不能灭亡啊!要不然自己收钱都有些困难,哎~也不知道苏昭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国家灭不灭亡的跟他是没有关系的,自己又不是皇帝,用得着担心这个啊?!所以卫央觉得最实惠的就是钱和自己的手下了。

只要自己有势力,去哪里不是生活啊!换个国家,照样混的风生水起。

一群狼骑在这时候被赶到了骑兵营门口,高大威猛却身体线条流畅、狼首狰狞的狼骑把骑兵营的很多战马都吓到了。

卫央一眼就看到了军营外面的狼骑,黝黑健壮,一个个都像是野外的魔兽一样,浑身躁动着暴戾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会深深的爱上啊!

“太子殿下可在?”一个皮肤麦色的将军站在军营门口,朗声呐喊。他身后是大群的狼骑,黑压压如同潮水一般,却缔造出一种沧桑厚重的背景,如同一张色彩浓烈的水墨画。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那英俊的将军就格外的显眼了!

骑兵营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几千骑兵都放下了手中酒肉,呆呆的看着军营外面如同魔鬼一样的狼骑!身高足有两米、体长四米的狼骑竟然不比翼虎小,狼骑的四肢矫健,一看就是那种适合奔袭的兽类,而露在外面的利爪和张开的大嘴里狰狞獠牙则是这种坐骑逼人的武器。

“这就是狼骑啊!”庄宗扔掉酒樽,一下子从位子上起来,屁颠颠的往门口跑。

大将军曾经送给了太子翼虎王,可是没有庄宗的份!庄宗就觉得自己还是弄只大秦狼骑吧,看狼骑的模样,庄宗就觉得好威风啊!

陆秉承急忙带着孙氏兄弟跟上,那些狼骑看着就吓人,若是一个不妨伤了庄宗就完蛋了。

“玉华啊,这是你要送给我们的狼骑?”

庄宗腆着脸走到了军营门口,跟玉华亲切的说。

玉华淡淡的看了庄宗一眼,漠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太子呢?”

“太子好像是去了新兵营!你先等等,马上就来了!”庄宗就冲着玉华打眼色,那眼神很明显是提醒玉华送给朕一只狼骑啊!

可玉华就像是没有看懂庄宗的眼神一样,杵在原地说:“那我在这里等等太子吧。”

“也好!让朕看看你大秦的狼骑!”庄宗只能自己走上来了,然后指着玉华身后最大的那只狼骑问。

“这就是狼骑王吧?”

既然有翼虎王,自然有狼骑王了!庄宗觉得狼骑王非自己莫属!

可玉华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根本不说话。其实玉华也是心焦啊,他虽然面瘫,但是一个内明的人,庄宗想要狼骑,他岂能看不出来?!可即便看出来了也不行啊!狼骑跟翼虎不同,狼骑是需要首领带动才能保持军阵的。也就是说这一千狼骑必须有狼骑王才能在战场上发挥战力。

就像是狼群的狼王一样。

当然,若是狼骑王死掉,王位就会顺延至下一个地位最高的狼。可问题是现在狼骑王根本就没死啊!而且庄宗弄走狼骑王的话,帝都皇宫跟这里的距离太近,狼群是可以感受到狼骑王气息的,所以会很不听话,难以驯服。

“玉华将军不善言谈啊!”庄宗就有些不高兴了!

自己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难道你不懂送朕一头狼骑吗?!看你这黑脸的模样格外讨厌!

“陛下,我看这只狼骑不错!您看这狼骑的前胸!”卫央从军营里跑出来了,人家一眼就猜中了庄宗的心思,不过卫央指的却是狼王旁边的一头小狼。

那狼的个头是小,可是一看就是没有长全的,而且这个小狼很特别,在它的前胸有一撮白毛,隐约成皇冠的模样。

“咦?是很特别呢!”庄宗就盯着那只小狼的前胸看了起来。然后猛地发现,那只小狼竟然也回望自己,虽然眼神中还是充斥着凶戾,但庄宗能够感觉到小狼的人性化眼神。

“陛下,这只狼血统纯正,最适合陛下了!”卫央一边说,一边给玉华使眼色。

玉华将军终于有了点反应,漠然的看了身边的小狼一眼,觉得送给庄宗一头小狼也没什么的。

也省的庄宗总是在自己面前蹦跶着碍眼了。

玉华挥手,便有大秦的武者牵着那只小狼走过来了。

“陛下,这虽然是一只幼狼,但是血统纯正!送给陛下,还请陛下笑纳!”

庄宗一听,嘴巴都要裂到耳朵根子了,但是仍然很是谦虚的笑道:“这样合适吗?”

不合适!玉华将军很想这么说,但是站在庄宗身边的一个白面小生就说:“合适!”

“陛下乃是大周万民之主,所有的一切都是陛下的,不管美人财宝都应该是陛下先取用!”

卫央这个马屁拍的好!庄宗不停的点头夸赞卫央懂事。

然后就在玉华冷漠的注视下,庄宗伸手接过了狼骑,可那只小狼很看不上庄宗这种不学无术的混蛋,一扬脖子甩动缰绳,差点把庄宗给拉倒。要不是卫央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按住了小狼,庄宗就要当众出丑了、

“孙大!~”庄宗愤怒的一声咆哮,跟在后面那不看眼色的孙大就急急忙忙的跑了上来,从卫央的手里接过了缰绳,然后屁颠颠的给庄宗牵着小狼,走了几步。

也幸亏这只狼骑还小,否则庄宗都怕不上去。

骑着只有驴子大小的小狼走了一圈的庄宗表示很高兴,然后也不管自己刚才承诺跟骑兵营喝酒了,叫上自己的护卫就走,他要骑着狼骑返回皇宫,让他们都见识见识自己的威风!

自己也是有魔兽坐骑的人了好不好!

骑兵营的人也不在乎陛下走了,有庄宗在这里他们还觉得不自在呢,所以眼看着庄宗走了,这些人就疯了,一个个的叫着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站在营门口的玉华就看了骑兵营一样,深深觉得这群骑兵不像是军队,倒像是一群土匪……

“陛下,您说过要跟骑兵营一块畅饮的!”陆秉承还是比较靠谱的。见庄宗骑着小狼就往皇宫走,老太监就追上来哭求。

庄宗就撇了陆秉承一眼,那眼神有些冷。

反正陆秉承就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庄宗给鄙夷了,最近庄宗似乎是看自己总不顺眼啊,自己是不是危险了啊!所以陆秉承还是乖乖的闭嘴了,陪笑道:“陛下您的狼骑真是威武!”

“那是!朕也不是食言的人,朕向来是一言九鼎的!朕刚才已经跟他们畅饮了,难道要朕睡在军营啊!而且朕就知道朕走了之后,柴猛那些人才能放开了喝酒啊!”

庄宗这才笑了起来。陆秉承急忙跟着赔笑,却在腹诽:陛下您去了军营都不看看自己的闺女苏梅,这样真的好吗?也不知道苏梅公主会不会伤心!

心情颇好的庄宗刚回到皇宫就看到了户部尚书钱登辉,庄宗的好心情瞬间就消失了。

庄宗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大臣了,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那几个老顽固,礼部尚书每次看到朕都明嘲暗讽的鄙夷朕不学礼仪!兵部的聂呈一看到自己就是那种看弱鸡的眼神,好像朕不能成为强大的武者是多大的罪过一样。

这个钱登辉就更可恶了,面对自己时那愁眉苦脸的莫言就像是自己诛灭了他满门一样。动不动就朝自己哭穷!庄宗就很心累啊,自己又不是生金蛋的母鸡,能给你拉出金子来!你跟我哭穷有什么用?!

有时候庄宗就后悔啊,当初自己就不应该绑架了几个弟弟,抢了这个皇位。

就应该让那几个闲散的蛋疼的亲王们来做这个皇帝试一试,看看累不累。

“陛下!大事不好了啊!”钱登辉一看到庄宗回来,就哭嚎着扑上来了。

庄宗就知道没好事,但是避无可避的庄宗就只能端正的坐在狼骑上,用傲慢的眼神看着钱登辉说:

“镇定!钱爱卿,你也是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就一点都不能淡定呢?!”

“陛下,北方大雪,西北数州颗粒无收啊!又要冻死人饿死人了啊!”钱登辉仍然大哭。好像他这么大哭的样子就能洗脱他这个户部尚书赈灾不利的过失一样。

(钱登辉怒吼:咳咳~什么过失!要不是大周国库穷的都能饿死老鼠,他怎么会赈灾不利!还不是大周穷,皇帝太无能!)

“这么严重啊……那你去找太子商量一下吧!”庄宗觉得很惆怅!

钱登辉等的就是庄宗这句话,不过要去跟太子商量的人可不是他钱登辉,而是皇帝!钱登辉就继续哭诉:“陛下啊,太子英伟,别人的话根本不听啊,只有陛下您亲自出马,太子才会听从的!西北数州的灾民安危和未来都在陛下一人身上啊。”

钱登辉这马屁拍的还算可以!这种万民安危系于一人的庄重让庄宗得意!

庄宗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怕太子了!现在看着钱登辉这么识趣,庄宗就表示同意了。

况且自己也真的是应该跟太子说一下的,这也是一种潜意识的表现,毕竟大周内又出现饥荒,自己这个皇帝是知道的,并且为了饥荒的事情不辞辛苦奔波一趟。

“那朕就去说吧!钱爱卿回去吧!”庄宗扭头就走,自己一点都不想跟钱登辉多说话的,一看到钱登辉那张死了爹妈的哭丧脸,庄宗就觉得很心焦。

“陛下啊~赵美人难产了!”皇宫门口站着一个老嬷嬷,似乎是等着庄宗帝的,但是见庄宗没有进攻的意思,反而是要掉头走,那老嬷嬷就吼了一声。

庄宗坐在狼骑上想了半天,哦~赵美人啊,以前是个很妖娆的美人,可是怀孕之后就见的少了,毕竟太医说过要养胎吗!所以庄宗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这么一个人。

赵美人难产自己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自己能代替赵美人生孩子啊?!庄宗很想吼回去!不过陛下还是很靠谱的看了老嬷嬷一眼,给陆秉承说:

“你带着太医过去!一定要保母子平安!”

陆秉承这个时候可不敢耽误,连忙屁颠颠的去了,只不过在进皇宫之前,陆秉承多留了个心眼,派人去给太子报信了。

结果,刚进了新军的苏昭就得到了赵美人难产的消息。

“让宋承风过去吧!”苏昭就吩咐身边刚赶过来的王德忠。

王德忠楞了一下子说:“殿下,宋承风不擅长妇科啊!”

哎呦~这还分妇科了啊!苏昭就呵呵呵了~

那生孩子这种事情自己是不懂的,告诉自己也没用啊,不过苏昭还是说:“陆秉承做的不错,赏一下吧!”

陪着苏昭的云峥听到了刚才的话,就进言:“妙心会接生!”

没说话的妙心就躺枪了!苏昭就看了一眼跟在云峥后面,眼神发怔的妙心。

“你个和尚竟然会接生?”

妙心的嘴角抽了好半天!

“殿下,小僧不会的!”

苏昭就看云峥,然后看到云峥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我前些天看到妙心给一个翼虎接生了,我想着接生不都是一个样子的!当初我娘生我的时候就是让村里一个养猪的大娘接生的。那大娘说过,生崽子都一个样!”

妙心就被云峥给雷到了!小将军您可真是大胆啊,竟敢说皇族的生产跟牲口一个样子。

“不错!生产都是一个道理的!”妙心还在鄙夷云峥呢,却听到苏昭这么说,妙心都要晕倒了。不过在晕倒之前,妙心连忙推辞:

“小僧不会接生,而且小僧是和尚,见不得女人的!”

妙心说的那叫一个坚定,他是真的害怕苏昭把自己派去接生啊!

“咳咳~苏嬷嬷接生过不少的孩子!”王德忠吃惊了半天,好不容易合上了嘴巴,然后开口了。

“哦~那就让苏嬷嬷去看看吧!”苏昭就随口答应了一声、

然后王德忠就屁颠颠的去安排了。让苏嬷嬷做接生嬷嬷,那么新出生的皇子就跟太子拉上关系了,以后也算是给太子找了点势力。

宫内的人都是拉帮结派的!所以能给太子找越多的人越好啊!

“殿下,一千只翼虎的食量很大啊!不知道国师能不能给我们彻底的开放灵山后山?”解决了赵美人接生的问题,云峥就开始谈军事了。

大将军做人爽快,做事也爽快,答应给苏昭的翼虎营已经送来了,云峥欢喜的不得了。

云峥这几万新军都是步兵,没有机动性,上了战场肯定是被虐的存在,而唯一的骑兵营还是柴猛那货掌管,云峥就觉得柴猛不会在战场上照顾这支步兵的,所以有了这支翼虎营无疑是为行动缓慢的步兵提供了机动性和防护啊!

云峥就很看重这支翼虎营。

翼虎营是大将军的亲兵,被分来这边是很不乐意的,但是云峥身上有种军人特有的亲和力,经过半天的接触,云峥已经被翼虎营给接受了,然后云峥就开始担心翼虎营的食宿问题了。

要养这么大的翼虎营是很耗费粮食的,尤其是肉食。

“等本宫回去了跟国师商量一下!”苏昭就随口说。

“国师还在太子宫内啊?”妙心就问。

苏昭看了妙心一眼,似乎感觉妙心对国师很排斥的样子。妙心感觉到苏昭的眼神,就宝相端庄的站定说:“国师说他愿意拿出三座佛祖真身的!”

“哦,等回去了本宫会商议的!”苏昭就在想,那三座佛祖真身不会是小白和老二他们吧?

毕竟苏昭是去过一次灵山的,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什么真身啊!

妙心见有太子出面,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脸上就多了些笑容,不过苏昭的脸色却不好看。因为新军玄武军的情况很差啊!

步军玄武是苏昭钦定的名字!

可是因为大周太穷拿不出装备,所以挑选出来的这五万步兵着甲者不足一成,连兵器都是短缺的。好多人手里还拿着库存了几年早已经锈迹斑斑甚至是断口了的兵器。

骑兵营都是直接从禁卫中分出来的,所以装备还是可以用的。

玄武军就让人犯愁了,苏昭估算过闵家锻造的制造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后装备完整个玄武军啊!

看来必须要找老二和小白开始魔兽骨兵器的锻造了。

“那是什么树?!”苏昭走到军营边缘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一种像是蜡杆的树木,树干不足拳头粗,却长得数米长,苏昭还跑树旁边摸索了两下,硬度足够啊!

一个灵光就在苏昭脑海中显现了。历史上曾有蜡杆枪兵,这种树木是不是可以被利用?

“这是魔域铁木!是卫家在此种植的,成材之后可以用做栋梁木材。价格很高!”妙心就解释说。

“卫驰的家族?”苏昭问。

“是的!”得到了妙心的肯定答应,苏昭就笑了。

拔出腰间佩剑龙吟,苏昭一声低喝,剑光过处拳头粗的树应声而断,苏昭却只觉得双手虎口发麻。

“好!太子威武!”云峥一愣,然后立刻带着人喊了起来。

“太子威武!”

一大群跟着的护卫,还有那些玄武军全都跟着喝彩。

“闭嘴吧!让军中的铁匠看看,用这个做成长枪,长度三到五米,削出枪头就好!然后用防御性的魔兽血熔炼,增加硬度和柔韧度,补充军用!”苏昭撇了云峥一眼,吩咐道。

云峥愣神一会,才问:“殿下不是炫耀武力?只是想用这个做兵器啊?!”

苏昭就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云峥:你才知道啊!

苏昭安慰了一番新军之后就回宫了,云峥和妙心送苏昭出了军营,云峥就垂头丧气的问身边的妙心:“我是不是很傻啊?殿下会嫌弃我的吧?”

“殿下喜欢的就是你的傻!”妙心的回答让云峥感觉崩溃。

“苏昭殿下用人不疑,堪称明君风范,但是却没有人能走进殿下心里,你的傻……或许会让殿下觉得更加心安!”妙心接下来的话让云峥不懂了。

妙心一双美目看着走远的苏昭,叹了口气,宝相端庄的说了一个佛号,不再说话。

“殿下,我等您好久了!”守在骑兵营寨门口,带着一大群魔狼的玉华终于看到了苏昭,忍不住的荡漾起了笑脸。

------题外话------

撒娇打滚求Pp、月末了乃们是不是都有票票了啊~扔来吧!爷看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