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太子,我不吃!/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下,我等你好久了!

这么一句暧昧的话从黑脸将军的嘴里说出来,苏昭就觉得很怪异啊。

苏昭面带猥琐笑容的走到玉华面前,围着他转悠一圈,笑眯眯的说:“等着本宫干嘛啊!”

玉华被苏昭看的有些不自在了。他就发现苏昭的眼神很有侵略性啊!这种明目张胆的眼神看得玉华有些不自在哦,然后喝了酒的柴猛还屁颠颠的跑过来,用牛眼般的眼睛审视着玉华,笑:“殿下,他害羞了!嘿嘿~”

玉华被那个“嘿嘿”给恶心到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被柴猛这个喜欢给太子抓男宠的爪牙给盯上了!

柴猛还真是想把玉华给打晕了送给太子呢!毕竟好久都没有给太子干这事了,尤其是太子刚把骑兵营给了自己,柴猛也想表现一下的。

在柴猛和苏昭两人凶凶目光注视下,玉华很不自在的咳嗽:“咳咳~我是来送钱粮和狼骑的!”

苏昭就看了周围一圈,见大片的狼骑已经被弄到了军营旁边的一个凹处了,苏昭就问:“你这是把狼骑给交接了?”

玉华就点了点头,很是抱怨道:“殿下的卫央似乎很喜欢狼骑,带着它们走了!”

在凹地也躺枪的卫央就缩了缩脖子,玉华这货会不会说话啊,好像自己多么猥琐的恋物癖一样,自己这是想先跟狼骑们亲近一下好不好?!

虽然腹诽,但是卫央手里却拿着东西喂狼骑王不停。

“吃吧吃吧,吃下这个东西你就得听爷的话~嘿嘿~爷有很多好东西!都是你喜欢的!”卫央十分嘚瑟,因为喜欢狼骑,他可是充分了解狼骑脾性的,所以要驯服这些狼骑,二爷就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卫央,你在给狼骑吃什么?”苏昭耳朵尖,听到了卫央的喃喃自语。

苏昭是把狼骑给了卫央,但是这些狼骑可是好不容易从大秦弄来的啊!一千头呢,得换走自己几十门的大杀器,这狼骑刚来,还水土不服呢,就乱喂东西,吃坏了怎么办?!

“是灵药,可以增加狼骑实力的那种!大秦的驯狼人喂的都是这种东西的!”卫央立刻屁颠颠的跑到了苏昭面前,献宝一样送上了一瓶样品。

苏昭接过来看了看,没有异样之后才放心了,不过却没有还给卫央,而是收了起来。卫央就看的有些傻眼,太子这是贪了自己的灵药?就这么一点东西而已,至于吗?!

玉华看着苏昭的动作,心里就在踌躇了:太子这种强取豪夺的性子,会不会抢了自己的狼骑和钱粮不给报酬啊!

这时候庄宗就骑着小狼过来了,孙大给牵着狼骑的绳子,一路小跑的带着过来的,过来之后,庄宗先摆正了自己头顶上倾斜的皇冠,看了看卫央和玉华,这才说:“苏昭啊,西北发生雪灾了!”

苏昭早就知道了,王德忠手下的暗探遍布全国,西北的雪灾不严重,也就是一个州府遭殃而已,雪灾没那么大,不过看着庄宗那严肃的模样,苏昭还是惊奇道:“跟我说干嘛?我又不是你的户部尚书!”

一想起户部尚书钱登辉那张脸,庄宗就郁闷啊。不过看着苏昭这张脸,庄宗也挺郁闷的。他感觉自己的儿子这是想撂挑子不干了么?!

虽然自己的丞相诈死,但是还在南方没有回来啊!这些事情还是得苏昭出马的。

于是庄宗就赔笑:

“朕就知道昭儿是愿意提朕分忧的!”

为了显示亲切,庄宗连“昭儿”这么恶心的称呼都叫出来了。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就连施施然走过来的国师都愣住了。

被恶寒了的苏昭抬头看向庄宗身后,看到国师那张半是妖异半端庄的脸就笑:“国师大人怎么出宫了!”

“本国师想回去灵宫一趟,拿点换洗的衣服、”清远说到这里还撇了苏昭一眼,眼神略带幽怨,似乎是埋怨自己住在太子宫,苏昭没有给自己衣服穿,而且王德忠那货也装看不见清远国师没有换洗的衣服,总之就是不给。

国师就觉得王德忠这货真的该铲除!

“本国师刚好听到陛下说的话,何不让张家去赈灾?西北他们熟悉啊!”国师见太子不接话,自己只能说下去了。

“对啊!大将军多年驻守西北,自然是合适的!”庄宗大喜。

苏昭就撇了国师一眼,没想到这货还挺腹黑的。因为张家跟自己的离心,苏昭是想凉一凉张家的,既然西北出事了,那让张家去赈灾再好不过了,不好好赈灾张起灵在西北这么多年的名声就全毁了,而要赈灾张家就没有能力在南方发展了。

想出让张家为难的问题,国师也是蛮坏的。

“那钱粮呢?从哪里拨点啊?”庄宗没有坏心眼,想着让张家去赈灾,不能什么都不给啊。

“陛下,新军钱粮不足,还等着您拨点呢!”苏昭就看着庄宗道。

庄宗回头看了看大秦刚送来的钱粮,那一车车的足有几十万吧,足够新军吃几个月了,这还不足?庄宗醒悟,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庄宗觉得自己还是不管了吧!这件事交给苏昭就行了。所以庄宗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疲惫的说:“今天朕太累了,先回去休息了,那什么……赈灾的事情就交给太子和张家了!朕老了啊……哎~精力不足了……”

庄宗说完就让孙大牵着小狼转身走掉了。

陆秉承急忙跟上:“陛下,赵美人那里还去吗?”

“去吧。你去跟苏美人说一声,今晚朕晚会过去,先去看看赵美人!”庄宗踌躇了下,才说。

“哦、”陆秉承抽着嘴角答应,然后还紧张的回头撇了一眼不远处的太子。

陆秉承觉得陛下也真是满不在乎,这还没有走远呢,就这么说,那还怎么维持刚才说累的谎言啊!

庄宗的话苏昭等人都听见了,但是大家都装作没听见。

玉华就说交换的事情,以免苏昭赖账:“殿下,狼骑和钱粮都送来了,给我们的一百门大杀器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了?当然,如果殿下为难的话,还是可以商量的!”

商量你个头啊!你就惦记着大周新研发的那点魔法科技!

“好说好说!本宫答应了你的,又不会跑了,明天就把大杀器送给你们!”苏昭让人清点钱粮,一边运进玄武军营。

“完成交换之后,玉华将军该回去了吧?替本国师跟你们的国师问好!”清远就插上来一句话说。

玉华很不待见的看看清远国师,这个看起来像是个教书先生的国师这是在赶自己走吗?怎么就这么坏呢!

“本将自然是要回去的!”玉华就随便答应了一身,反正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去。

“恩~那我先去灵山了!”国师打个招呼就想走,苏昭想了想先放走了国师,她想跟国师商量下彻底的开放灵山,还有三座佛祖真身的事情呢,不过当着玉华的面也不好说,所以还是暂时放弃吧!

看玉华这个样子,似乎是跟自己对上了,或者说在等着自己承诺给大秦的东西呢!

“玉华将军,随我回宫吧!”苏昭看了看天色,打算跟玉华好好谈谈。

玉华自然是跟上了,只不过在宫门前就看到了神晓瑜。

尊贵的神晓瑜一向高傲,不过这次却主动的在苏昭的宫门前等着,终于有点谦卑的感觉了,或者说有点讨好的意思,不过神晓瑜是不会给苏昭好脸色的。看见苏昭带着玉华回来,神晓瑜就傲慢的开口了:

“苏昭,本尊有事情跟你商议!”

说完之后,神晓瑜还用威胁的眼神看玉华,那意思就是让玉华先滚蛋了。

玉华很识趣的告退了,毕竟神晓瑜是神宫主权国啊!大秦还是要给面子的。

见神晓瑜赶走了玉华,苏昭就呵呵笑了起来:“赵美人生孩子呢!你跟着本宫一起去看看吧!”

神晓瑜嫌弃的皱眉,生孩子有什么好看的,而且神晓瑜觉得好恶心的!

“不去,你以为本尊没事来找你吗?!本尊很忙的!”神晓瑜嫌弃的瞪着苏昭,好像苏昭很碍眼一样。

“哦?您有什么事啊?”苏昭觉得神晓瑜做作,他这个上使来到大周之后似乎也没做什么事,整天来找自己麻烦,显摆一下神宫的威严,还能又什么重要的事啊!要不是心情好才搭理一下,苏昭是想直接无视掉这货的。

“三和钱庄被毁你知道的吧!”

神晓瑜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有些违和,或者说不舒服的神色。

见苏昭点头,神晓瑜就继续说:“钱庄内的所有钱粮都被毁了,当然原先的地址也不能用了!所以需要你们给分一个新的地皮!”

大周帝都内商铺无数,只要有钱,买那块地皮都是可以的,但是交接的时候却要经过官府!三和钱庄想要重建就需要购买地皮或者商铺,可帝都的商铺竟然很一直的说不卖!

神晓瑜立刻就明白这是大周皇族在为难他们呢!

三和钱庄毕竟是开在大周帝都的,也所谓强龙还需地头蛇。神宫就需要大周的支持,不仅仅是帝都内的商铺和地皮,三和钱庄还需要大周在其他方面放开了政策的,好让钱庄重建啊!

若是没有官方允诺,你大兴土木就是不敬!

“哎呀~国师之前说这个月不吉利,不能大兴土木的!否则会给大周带来无妄之灾,本宫觉得您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周皇族灭亡吧!”

听着苏昭的话,神晓瑜就笑了起来,这混蛋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高啊!能把这么无厘头的话说的这么严肃,真是难为她了。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神宫作对,不让我们大兴土木了?”神晓瑜傲慢的撇着苏昭。

“没有啊!本宫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你也太低估本宫的情商了吧!本宫是个通晓情理的人!”苏昭说的相当严肃,那严肃的模样把神晓瑜看的乐了。

不要脸的人跟你耍无赖,难道要高贵的神晓瑜跟她继续纠缠下去?

“哼!本尊已经跟你说了,三和钱庄明天就会动工!”神晓瑜决定不跟苏昭废话了。

神宫的三个钱庄要重建,只需要跟皇族打个招呼就足够了,等重建的时候看你神宫敢不敢阻拦!现在神宫的飞船就在头顶上,银铠武士随时可以下来将阻挡神宫行事的人诛杀。

“呵呵~集县正在修建城墙和重建城池,民工都被拉走了!恐怕重建钱庄的话得你们自己出人了!”苏昭就呵呵笑了起来。

大周的子民,自然是听从大周皇族的安排了。而且苏昭既然暗中阻挠钱庄重建,必然是不遗余力的。不能明面上阻止和抗衡你们三和钱庄,暗地里不会使点动作啊!

“哼!”神晓瑜傲慢的甩了甩袖子,让侍卫抬着自己走!

侍卫们都很惆怅,他们就觉得主人来一趟干嘛!难道就是为了跟苏昭说一下,结果自己还弄了一肚子的气,何必呢!

“走快点,没吃饭啊!”没出发火的神晓瑜就凶自己的护卫。

侍卫们赶紧抬着软榻跑,结果刚跑出皇宫就看到两个银铠武士像是鬼一样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软榻上的神晓瑜懒洋洋的撇了那两个银铠武士一眼,慢悠悠的从软榻上下来,施恩一样对两个人说:“走吧!”

然后三个人就在原地瞬移消失了,等三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飞船上了。

凭空悬浮于帝都上空云层内的飞船悄无声息,帝都内的很多人都以为神宫的飞船早已经离开了。孙长老就在控制室内坐着,一杯橙黄色的灵茶还飘着迷人的芬芳。

“去找苏昭了?”看到神晓瑜出现,孙长老给倒上一杯灵茶,然后冲着神晓瑜笑的温和。

神晓瑜就觉得这个老东西比苏昭更不要脸,嫌弃的看了孙长老一眼,神晓瑜却没有碰那杯茶,嫌弃的说:“本尊怕你给下毒!”

“皇子真会说笑!”孙长老笑呵呵的冲周围摆了摆手,那些银铠武士就下去了。

“白璐让人劫持了。”孙长老面色和善的对神晓瑜说。

神晓瑜就扯着嘴角笑的嘲讽:“还能有人从您手下救人走啊!”

孙长老说是劫持,而神晓瑜却说救走。很明显神晓瑜就是痛恨孙长老把自己身边的白璐给掳走呢!

孙长老默默的看了神晓瑜一眼,有些话就不说了。他觉得神晓瑜真是个有感情的孩子,不就是为了一个白璐么!竟然跟自己翻脸了。

“暗中阻挠三和钱庄重建的是苏昭,还有……魔域佣兵!”孙长老沉默了片刻,说道、

神晓瑜就装作听不见。

孙长老就又说:“本打算将苏昭杀掉的,不过现在咱们有麻烦了!”

说话的时候,孙长老给神晓瑜指了指飞船外面。飞船上有瞭望口,虽然不像是现代高科技的飞船一样,但是这里的观察窗也是用透明的玄晶制作的,通过透明的窗户可以看到虚空中分布着无数的小光点。这些小光点看似凌乱,但是却按照特定规律分布。

深谙法阵之人可以看的出来,这就是将三和钱庄炸掉的神魔俱灭大阵,不过这次大阵的目标却是神宫的飞船。

神晓瑜立刻就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幸灾乐祸:“这是谁啊?这么大胆的敢对神宫的飞船动手?!”

孙长老撇了神晓瑜一眼,觉得这孩子真是没救了。作为神宫的皇族,竟然对神宫的遭遇幸灾乐祸!哎~神晓瑜跟他爹实在反差太大了。

“不管是谁!我们的飞船留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在没有查出对方是谁的情况下,我们的银铠武士也无的放矢!”孙长老叹了口气说。

“呵呵~大周内敢对神宫动手的真不多,而且能够制造出这么隐蔽的法阵,还能有谁!”神晓瑜继续笑。

“魔域佣兵的大本营在魔域,你知道搜索魔域对神宫来说也很困难!而且他们没有明显的反意,我们不好动手!”孙长老的话让神晓瑜哈哈大笑。

“我说孙长老啊,在我面前就不要装蒜了,神宫是被西方给压迫的抽不出手来而已,不过魔域佣兵跟苏昭有勾结。通过太子的手是不是可以除掉他们啊!”

孙长老眯着眼睛,想了一会才说:“让他们反目最好不过了,即便他们不会自相残杀,也不能让他们之间形成牢固的联盟!”

“上使大人,这几天老夫要去东海一趟,三和钱庄和挑拨离间的事情就让上使做了!”孙长老颇有托付意味的说。

神晓瑜不置可否,然后忽然想起了庄宗,就问:“孙长老你带着庄宗转悠了一圈?”

孙长老点了点头。

神晓瑜就很不理解的样子:“飞船飞行是需要动力的,就为了让庄宗转一圈,你就让飞船运作并且撕裂了虚空?”

那得浪费多少的动力和矿石啊!

“呵呵~老夫带着庄宗去北方转悠了一圈,北疆地贫瘠,人口稀少,老夫已经提点了大燕,大燕已经准备发动战争了!”孙长老黏着胡子有些得意。

大燕一旦铁军南下,那么大周危矣,而且苏昭还准备一个月之后对大楚动手,看来苏昭要为难了,神晓瑜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不知为何,神晓瑜竟然高兴不起来。

大燕铁军南下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庄宗的耳中。

“真的?!”在大殿中等到赵美人生产的庄宗吓得甩掉了手里的筷子。摆在面前的美酒也喝不下去了,心焦的站起来在大殿中走来走去。

跪在庄宗面前的是一个身穿黑甲的武士,这是长老殿派遣在北方边境负责侦查情况的武者!长老殿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在帝国的边境都有他们的武者负责侦查情况。

“苏昭知道吗?”心焦如焚的庄宗立刻就想到了太子。

陆秉承也有些呆,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有燕军南下了呢!听庄宗说太子,陆秉承就想:殿下真可怜,还没有防守改革呢!大燕就开始找麻烦了!

“陆秉承,问你话呢!”庄宗见陆秉承竟敢发呆,就吼了一声、

陆秉承这才看了看周围,大殿内就自己一个人啊,看来庄宗的确是跟自己说话了。

陆秉承就了连忙跪在地上,说:“陛下,太子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太子有暗卫的!”

“太子的暗卫遍布全国么?”庄宗有些吃惊、

陆秉承就心道坏了!自己把太子的底细给出卖了,不过想了想,陆秉承就说:“是王德忠弄的!”

奴才就是给主子被黑锅的!陆秉承自然不能让太子背着一个在全国遍布暗卫、野心勃勃的名声了,一切都要推给王德忠。

“哼!该死的老太监!”庄宗就忍不住的骂了一声,跪在地上的陆秉承表示汗颜,这皇帝是不是连自己一块骂了啊!

“大燕四皇子到!”外面通报的太监叫了起来。

庄宗就愤怒的往宫外看,这个不要脸的货色还敢进来?信不信朕抓了你做人质。

燕翎枫一进来就看到庄宗愤怒的脸,便解释道:“大燕铁军南下的消息,我并不知情!”

庄宗就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燕翎枫,燕翎枫就说:“大燕铁甲军是归大皇子管辖的,他在这个时候派军南下,其实就是想借大周的手杀了我而已!”

庄宗恍然,然后盯着燕翎枫看了起来,笑道:“你是大皇子的唯一对手?呵呵~那你被大皇子给陷害了,是不是很生气啊?”

庄宗觉得是不是可以拉拢燕翎枫为统一战线啊!甚至还可以拿着燕翎枫做要挟的逼迫大燕退兵呢?!

“燕翎枫愿意跟大周和平共处!”燕翎枫似乎很识趣的说。

庄宗挺惊奇的,不过仍然问:“你现在只是四皇子啊,你又不是大燕的皇帝,你说的话不算啊!”

燕翎枫……

“这样吧,朕教你一招!你派人把几个皇子全都绑架了,当然杀了更好,然后你就是大燕唯一的储君了!”庄宗傲慢的说完,见燕翎枫不相信,就又说:“当年朕就是这么绑架了其他的皇子,所以朕就做了皇帝!”庄宗的帝位是怎么来的?似乎没有人知道,似乎又有很多人知道。

现在庄宗就把自己的光辉事迹说出来了,每一个时期的皇位竞争都是很灿烈的,尔虞我诈、貌合神离、明枪暗箭的,那叫一个刀光剑影。

可是庄宗很干脆,在老皇帝不行的时候,庄宗直接让人把几个皇子都绑架了,然后他就顺理成章的做了皇帝。

一旦做了皇帝,那就名正言顺了,再把几个兄弟放出来也没关系,更不怕他们污蔑了!敢非议皇帝?好说,直接杀了干净!

总之,庄宗就是用这么无耻的手段登上了帝位。

“陛下,本宫的皇兄身边可是有高人保护的!”燕翎枫觉得庄宗是个奇葩,他想出来的主意也是奇葩。真不知道当初庄宗是怎么绑架了那些兄弟们的。是不是他的那些兄弟也跟他一样愚蠢呢?!

“切~绑架你大哥还不简单,朕就不相信你们不一块吃饭一块玩耍!”庄宗相当鄙夷的撇了燕翎枫一眼,那眼神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燕翎枫就噎了一下,然后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呢!

皇族争权真的不用那么拐弯抹角,什么名声和民心太扯淡,直接动手抓人就好!这就是所谓的快刀斩乱麻吧!

就在燕翎枫有些佩服庄宗的时候,却见庄宗神秘的凑了上来,说:“这样子,你跟着北疆军跟燕军对峙,然后找个机会去找燕军统帅,趁机杀了统帅,换上你自己的人,那么大皇子的军队不是就被你给抢来了吗!”

好一个愚蠢而犀利的计划!

若是那统帅不认自己这个四皇子,直接说自己是刺客然后砍杀了怎么办?总之,燕翎枫是不会跟着庄宗一块犯蠢的。

“正好!你在这里啊,本宫找你呢!”苏昭这时候带着沙曼从外面进来了。

脸上带着笑的苏昭还是很少见,尤其是冲着燕翎枫笑,燕翎枫就觉得有些奇妙啊、然后还不等自己说话,苏昭就开口了:“你回去大燕吧!现在就走!”

“你这是在赶人?”燕翎枫好奇。

“人质……咳咳~”庄宗就一个劲的冲着苏昭使眼色,大燕军南下,留下四皇子做人质啊~!要是燕军实在不退兵,杀了燕翎枫泄愤也是好的。

陆秉承就在旁边拉了拉庄宗:陛下您别说话了,太子的决定是对的,大皇子不顾四皇子安危的派军南下,那把燕翎枫送回去让大燕皇族内斗才是好的啊!

退一万步说,灭周这种旷世奇功,几个皇子肯定都会疯抢的!这才是可以利用之处啊!

而太子选择了对燕翎枫的信任,或许是太子觉得燕翎枫可以做盟友吧!

“这是本宫研制出来的毒药!吃下去吧,你可以走了!”苏昭拿出一小瓶黑色的药剂,送到了燕翎枫面前,口气不容拒绝。

燕翎枫……

陆秉承……看来太子还是很不相信人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