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被欺负上瘾的神晓瑜/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翎枫又不是傻子,你让我吃毒药我就要吃吗?!所以面对苏昭的威胁,燕翎枫就装作看不见吧。

“沙曼,让他张嘴!”苏昭却是笑着下令了。

身材强壮的沙曼立刻就上来了,燕翎枫郁闷的看着走上来的血族人,很明智的说:“给我吧!”

与其丢人的被迫吞下去,燕翎枫觉得还是自己吃了吧!作为皇族是有威严的,尤其是在庄宗面前,怎么能被他看出丑呢!

“本宫的药剂与众不同,入口即化!”燕翎枫想着自己吃药可以含着药不咽下去,或者用玄气包裹之后吞下去再弄出来呢,结果就听到了苏昭这句话,然后燕翎枫就感觉到进了嘴巴的丹药果然是化了。

明明是固体的药丸,可是一进嘴巴里就化成了水,瞬间消失。

燕翎枫的脸就开始黑了!本以为自己跟苏昭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呢!可这货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朋友啊,要放自己回去内斗,还要给自己下毒。

燕翎枫悲催的想,自己是不是不可能成为苏昭的亲密伙伴了。想想之前看到玉华黑着脸的时候还嘲笑他呢!这下子好了!

“呵呵~其实我们是绝对信任四皇子的,但牵扯到国家的事情就不可儿戏了!四皇子不要生气哦!”庄宗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的,这么卑鄙的手段都使出来了,不过使的好啊!

庄宗就喜欢自己的儿子对别人这么卑鄙。

大燕不是喜欢欺负人么!就给你吃毒!

庄宗这话纯粹是嘚瑟了,听得燕翎枫更加郁闷了。

“四皇子放心,大皇子的铁军南下,必是有来无回!所以,你现在不快点回去争权,更待何时啊!”苏昭就冲着燕翎枫笑。

燕翎枫……

为什么太子这么肯定燕军南下会有来无回呢?!她就这么信任北疆啊!北疆是不用出五万兵去帮助神宫了,但是大皇子麾下的铁军足有二十万,几乎是北疆兵的两倍!且北疆之所以称为铁军,那是因为燕军武装精良到了牙齿,不管是坐骑还是军人,全部着甲。

燕军的强悍在于器!燕军在冶炼和锻造有着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优势,因为燕国内各种金属矿产丰富!

正是这些优越的条件,让燕军有着大陆铁军的威名!试想二十万铁军,铁甲如浪、推山倒海般倾覆压下,北疆的十万兵会被碾压成什么样子!

“萧盛禹还在帝都?”燕翎枫还是觉得太子想的太美好了,且不说萧盛禹是不是会全力的抵抗燕军,就算是萧盛禹尽力了,可也未必能够抵抗的了大皇子的二十万铁军。还有来无回?

太子开玩笑的吧?!

“本王还在帝都!”萧盛禹的声音就从外面传进来了。

一身黑衣的萧盛禹眉目清冷,大步进来的他似乎携裹着一身的寒气,随着他进来,偌大的宫殿内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一样。

庄宗用感慨的眼神看了看这个驻守北方的大将,深深觉得此子可惜!可惜啊……他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人!否则庄宗都想把苏梅嫁给他呢!招成女婿是不是就可以为大周守护边疆,成万里干城呢!

“本王是来辞行的!”萧盛禹进来之后便单膝跪地,冲着庄宗一拜,铁血而峥嵘!

庄宗看着他那坚若磐石的身影,一时间竟然有些呆呢,以前的萧盛禹可从来都不会在自己面前这么尊敬啊!

可是这份尊敬中也带着某种决绝!

总之,庄宗就觉得北疆王应该是决心要回去抵抗燕军的吧!

燕翎枫自然是最疑惑的人,他觉得是不是因为大燕的入侵,所以让燕翎枫暂时的放下了对大周皇族的偏见,转而一致对外呢!否则燕翎枫这么果决是怎么回事!看来燕军南下的不是时候啊!

让燕翎枫想破了脑袋都不可能知道,萧盛禹是因为接受了太子的神威大炮才这样的!

萧盛禹已经秘密的让所有暗卫押送着神威大炮走了,他今天辞行北上,势必会遭到“某些人”的追杀,尽管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萧盛禹仍然是没有留下一个暗卫。

那些神威大炮太重要了!萧盛禹愿意冒着被是追杀的危险也要保证那些神威大炮顺利的送到北疆!

感激的话,萧盛禹是不会说的,甚至这次进来,萧盛禹都没有看苏昭一眼,只是冲着庄宗辞行。

而庄宗也被萧盛禹的一身恢弘气势弄得热血沸腾,高昂道:

“你放心去吧!你的背后有朕在!”

庄宗还算是靠谱,并没有说什么保证的话,主要是庄宗觉得很没有底气啊,帝都在版图内偏北,北疆就是帝都在北方的唯一防线,若是北疆挡不住燕军,兵临城下的话,庄宗还需要禁卫帮自己守城呢!所以庄宗才不会下什么保证的要支援北疆王呢!

“谢陛下!”萧盛禹从地上起来,朗声道谢,他不需要朝廷的支援,这么多年来北疆一直都是孤军奋战的。

萧盛禹一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道谢之后转身就走。

他魁梧高大的身躯走出皇宫,身影隐在了黑暗中,轻浮着寥落怆然之气。

以北疆几州之力对抗强国大燕,这是一个注定失败的战争!

谁都知道人口不足百万的北疆是不可能对抗大燕的,可萧盛禹临走前的决绝和没有任何要求昭示出他人性上的闪光点。

苏昭看着外面泼墨般的黑夜,沉眉不语。

“赵美人生了!”苏嬷嬷高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几乎破音的喊叫声吓得庄宗一哆嗦,本想愤怒的吼两句,却听到苏嬷嬷又吼:

“是个皇子啊!”

庄宗就高兴了,看看自己这男人的体质,又是一个儿子,哈哈!

燕翎枫在旁观察着苏昭的表情,根本就没有理会庄宗,他生孩子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燕翎枫还是比较在意苏昭看着北疆王离开时,眉眼中的一丝怜悯。

或者说是悲悯的!

太子能够露出这样的表情,就足够说明太子也知道北疆王根本就不会取胜。虽然之前北疆打了很多漂亮的仗!但是北疆几州之地、力已耗尽!

试想版图不足大燕三分之一,人口不过百万,如何面对拥有千万人口的大燕,几十万的大燕铁军!这是一个实力悬殊的战争,或许前面的战争中北疆还可以凭借勇武获得小局面的胜利,但是想赢大燕那是不可能的。

就像是老虎跟狗打架,狗再凶狠,老虎再软,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呢!

不过燕翎枫也在想,苏昭肯定会接着这次战争消耗北疆的实力吧!

虽然残忍,但是一举两得!

“殿下,您看看小皇子!”苏嬷嬷抱着小皇子来到了苏昭面前,将襁褓里的小人送到了苏昭面前。

“怎么不放在赵美人身边,弄来这里干嘛!”苏昭嫌弃的撇了一眼、

苏嬷嬷丧气道:“赵美人需要休息,还昏迷着呢!而且陛下和殿下不看看嘛?”

苏嬷嬷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太子殿下是一点都不喜欢小孩子啊!这可如何是好,而庄宗显然很喜欢,他白了一眼苏昭,嘴里说着:

“小皇子对你又没有威胁,干嘛不对他好一点!”

庄宗人已经走到了苏嬷嬷面前,动作温柔的接过了小皇子,而且还乐颠颠的扒开襁褓,想看看儿子的小丁丁。结果刚打开一泡水就冲着庄宗的脸尿过来了,把庄宗给洗脸了。

苏嬷嬷大惊,连忙上来抢小皇子,陆秉承更是冲上来拉着庄宗,省的庄宗一个生气的把皇子给扔了、

“哈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尿的这么远!”没想到庄宗却哈哈大笑。

苏昭不乐在这里呆着,招呼都不打的直接走了。

庄宗看着背影决绝的离开的苏昭,就有些担心的说:“苏昭不会生气了吧?她不会对小皇子下手吧?”

“陛下,您怎么能这么说?”苏嬷嬷表示很哀怨,庄宗把太子说的太坏了,好像太子天生是个喜欢骨肉相残的货一样。

庄宗就扯了扯嘴角不吭声了。

庄宗可是知道的,太子跟她的兄弟们一点都不亲近,巴不得的想把其他的皇子都弄死吧!皇族无亲情,庄宗可是深有体会的。

“陛下,那本宫也告辞了!”燕翎枫有点失落的离开了大殿。

燕翎枫都要失落死了!自己风风光光的来到了大周,然后现在是什么作为都没有的要走了,还被太子给下毒了。

大周的供奉是不可能教了,大周的皇子做人质也不可能了。燕翎枫只能自己屁颠颠的回去。等燕翎枫出了皇宫的时候,就看到清远国师站在宫门前,白衣飘飘,那模样就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子一般。

燕翎枫眯了眯眼睛,就觉得自己看不透国师的修为呢,第一眼看到国师就觉得他是个文弱的书生而已,但是第二眼看去便可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飘渺到让人无法捕捉的气势,若是盯着看,那清远国师就像是个谜了。

“四皇子殿下。”清远大大方方的让燕翎枫盯着,等他看的差不多了,才笑着开口。清透的笑容带着某种让燕翎枫觉得疑惑的亲切!

“国师在等本宫?”燕翎枫好奇。

“我只想给殿下提个醒。”清远笑着点头。

燕翎枫盯着国师的脸笑了起来:“那国师请说吧!”

“大燕国师璇琥支持的是大皇子!国师的支持对继承人的影响很大!”

璇琥是大燕的国师,自然也是神宫分派的,虽说璇琥在大燕还算是安静的,只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很本分,可惜璇琥的身后代表的是神宫,所以璇琥说话是很有份量的!

就像是这次大燕对大周动武,虽说有孙长老的鼓动但是也有璇琥的努力。

“本宫自然知道璇琥的影响很大,可璇琥跟本宫不和。”燕翎枫的笑容有些深。

璇琥支持大皇子,这不是什么秘密了。燕翎枫不是没有努力过,但璇琥的态度太明确。

“若是换个人呢?”清远笑了起来。

燕翎枫眯起眼睛,盯着笑容不变的国师,等着他继续说。

“不知四皇子有没有这个胆量?”国师却忽然话锋一转,用挑衅的口气说。

胆量?没有胆量会去争夺皇位么?若是没有胆量,燕翎枫从一开始就会装傻充愣,好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安乐王爷,谁不知道只要有心争夺皇位,成功便罢!若是失败必然是万劫不复!

现在国师竟然嘲笑自己的胆量。

“国师有话请讲。”燕翎枫脸色淡定,示意国师继续说下去。

“恩~本国师的计划跟您的胆量有关,若是您没有胆子的话,后面的话不说也罢!”清远却笑眯眯的继续打开嘲讽模式。

燕翎枫沉默了一会,知道清远这也是一种对自己的试探,便点头:“只要是阻挡本宫的,自然是要除去的!”

燕翎枫的声音不大,但是口气中却带着气吞山河的决绝,这才是一个皇族该有的气势!

“那就好!”国师很满意的点头。然后拍了拍手,一个黑衣武者就从远处走来了。

燕翎枫就盯着那个武者看,可惜那武者的实力并不高,甚至只有武王的修为而已!这种武者能干嘛?难道要自己带回去刺杀大皇子和国师啊?

“阿七最擅长剥人皮了!”国师用柔和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武者,说出来的话却有些血腥。

在燕翎枫皱眉的时候,国师又说:“本国师暂时把这个人借给你用,剥了璇琥的脸皮,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本国师说了吧!”

接下来自然是让自己的人冒充国师,然后给大燕皇族施压,争取更多对自己有用的权益了。燕翎枫明白这个道理,但……对神宫的国师出手,那不是找死呢吗?!

燕翎枫可不相信神宫得知这样的情报之后,会不会灭了自己和大燕。

国师似乎是看出了燕翎枫的迟疑,便拿出一本卷扔到了燕翎枫的手里、

“这是璇琥在你大燕置办的产业和培植的势力,有了这些,神宫就不会为难你了!至于璇琥的实力,我相信四皇子不会不知道吧!”

国师没有把话说透,他知道凭借燕翎枫的聪明才智,是可以灵活运用这些材料的。神宫虽然分派了国师,但是不允许国师培植自己的势力。他们要这些做国师的人成为神宫的看门狗!为神宫监视和督促几国。可人性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只要有了一定的权利,是不可能再放手的。

“国师大人为了这些东西肯定大费周章吧!?”燕翎枫看着手中的材料,心惊肉跳。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清远,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些资料的。

“呵呵~买的。”清远却随口道。

“哦?本宫也想买点情报,不知清远从哪里买的?”燕翎枫笑的毫无心机。

清远淡淡的弹了弹自己袍子,垂眸道:“花了很多钱!难道四皇子就打算白白拿走这些材料?不给点回报么?”

燕翎枫也不在意清远故意的回避了问题,将卷宗和证据收起来,燕翎枫才问:“说吧,国师有什么要求?”

“本国师想让四皇子一个月之后再动手!”清远淡淡道。

燕翎枫皱眉思忖:一个月的时间,足够燕军跟北疆打上几场了,而且自己动手之后,战争也未必会立刻终止,清远这是想消耗北疆实力啊!看来清远真的是站在太子那边了。

而且,现在孙长老的飞船就在大周,一个月内才会离开,时机也是不错的!

只是……燕翎枫觉得自己有种被清远给拉下水的感觉!

“好!本宫答应你!”燕翎枫踌躇片刻就下了决定。

清远脸上的笑容更加飘渺了:

“果而慧极、勇而思细!大燕非君莫属!”

赞扬的话谁不会说?!燕翎枫表示自己不在乎国师说的这些话。

而国师也不跟燕翎枫废话,将阿七留下之后,国师就转身走了,并没有进皇宫,而是去了自己的灵山。

燕翎枫的护卫回到了他身边,用密语传音跟主子汇报:“我们上不去灵山,所以无法刺探灵宫内的情报,不过灵宫上似乎是有奇异的法阵波动。”

燕翎枫就看了看身边留下来的阿七,这是一个面色木然的青年,就像是个木头一样站在自己身边不动。

“玄君?!”燕翎枫忽然开口。

阿七就用木然的眼神看着燕翎枫,燕翎枫呵呵~笑的心情颇好,带着阿七走了。

玉华将军就在不远处亲眼看着燕翎枫走的,当初风风光光来到大周的四皇子就这么趁着夜色走了。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虽然玉华觉得很爽,但是也有点担心自己的处境了,苏昭能这么狠心的把燕国四皇子给赶走了,那自己呢?

“说什么自己都要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的!”玉华暗暗下了决心,也不去皇宫找苏昭了,反而是返回了大使馆,就打算在这里多住一些日子呢!

路过城北的时候,玉华就看到神宫的人在连夜建造钱庄,三和钱庄可不单单是一钱庄那么简单,几乎囊括了所有赚钱门路的。所以要建造三和钱庄是很困难的,打个比方,就好像是现代一座摩天大楼被炸了一样,即便你有钱有人也要不少时间才能建造好的。

在神宫赶着建造的时候,一群黑影呼啸而来,煞煞凶气激荡四溢,一言不发的就对神宫的人展开了进攻、

玉华就那么站着,眼看着一场大战在自己的面前展开。

神宫的护卫个个都是好手,但是来袭的刺客也不是吃素的,那凶狠不要命的打法顿时就让这边乱成了一团,而且那些人明显是冲着建造的钱庄去的,激烈的打斗、激荡的玄气和乱飘的魔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让好不容易建造好的钱庄地基毁了。

然后那些刺客也不恋战,转身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中。神宫的护卫想要追吧又怕他们杀回来。顿时场地上就是一片的愤怒和谩骂。

玉华勾唇笑了起来,阻挠神宫的钱庄建设,一看就是苏昭的手笔啊!否则帝都内是有禁卫的,完全可以让那些禁卫过来驻守,防止刺客袭扰。

不过……那些刺客的动作有点像是猎兵!

“上使大人,刺客强劲,我们抵挡不了啊!”神晓瑜被侍卫抬着过来了,一看到上使那张黑脸,护卫们就连忙过来告罪。

“上使大人,孙长老的银铠武士可以来帮我们的话,我们可以在半个月只能完工啊!”

面对这些侍卫的诉苦,神晓瑜黑着脸哼了一声:

“进宫!”去找孙长老要护卫?!还不够丢人的呢!

抬着软榻的护卫立刻屁颠颠的抬着神晓瑜进宫了。旁边远处观战的玉华鬼使神差的没走,竟然也跟着神晓瑜往皇宫走。

走在前面的神晓瑜自然看到了玉华,不过也没管他,就任由玉华跟着他进了皇宫。

“陛下,不好了!上使大人来了!”陆秉承远远的看到神晓瑜就觉得不好啊,看神晓瑜那一张黑脸,八成是来找麻烦的。

“太子呢?”庄宗正在抱着自己的小皇子,听到神晓瑜来了,庄宗就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见他!

“太子不在啊!”陆秉承觉得太子八成是回宫了,但是陆秉承可不敢说,不然陛下让自己去找太子来做挡箭牌,自己被太子给厌恶了咋办?!

“庄宗陛下!”神晓瑜的声音很快就从外面传进来了。

护卫们很快的抬着软榻,直接闯进了庄宗的大殿。

“呵呵~上使大人是来恭贺朕喜得皇子吗?”庄宗呵呵笑着起身,抱着小皇子往神晓瑜的身边凑。

神晓瑜立刻拿出丝帕捂着鼻子,冲着庄宗吼:“离我远点!”

被嫌弃的庄宗就抱着小皇子退后了几步,然后用很不待见的眼神看着神晓瑜。

神晓瑜撇了庄宗一眼,道:“本尊正在奉命督造三和钱庄,让你的禁卫去帮忙!”

“啊?”庄宗怀疑自己听错了。

禁卫可是自己的亲兵啊,为啥去给神宫干活啊?你们给工钱么?

“聋子吗?立刻调集五千禁卫,让本尊使用!”神晓瑜怒吼了起来。

庄宗很生气,这是不把朕当皇帝的节奏啊!所以庄宗的牛脾气就上来了,先把小皇子给了苏嬷嬷,让苏嬷嬷抱下去,然后庄宗摆正了架势,怒道:“上使大人!请你注意言辞!在大周朕才是皇帝!皇帝的尊严不容践踏!”

神晓瑜就看着那个抱着小皇子的嬷嬷眼熟啊,不过听到庄宗的话,神晓瑜还是很不屑的俯视面前的庄宗,傲慢道:“哦~是你大周皇族的尊严重要呢?还是我神宫的尊严重要?”

庄宗根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面对神晓瑜的刁难,庄宗终究是叹了了口气,说:“调动禁卫事情太大,朕得想一想!”

“呵呵~本尊不给你时间考虑,现在就给本尊人!”神晓瑜相当傲慢。

庄宗就为难了,然后忽然就看到苏昭过来了,庄宗也是眼尖的,苏昭还距离宫门很远呢,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然后庄宗就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真是怎么看怎么亲切呢!

神晓瑜显然比庄宗更加灵敏的,感觉到苏昭出现。神晓瑜就有些迟疑了,苏昭会给自己禁卫用吗?

“快点答应!本尊忙的很!”神晓瑜就继续威胁庄宗,反正禁卫是庄宗的亲兵,只要庄宗答应就好了,趁着苏昭没有过来之前,让庄宗答应。

庄宗就不吭声,然后走过来的苏昭就笑了:“呵呵~本宫正好找上使大人呢,原来您自己都来了啊!”

神晓瑜立刻扭头,他感觉苏昭的口气很让人愤懑啊,好像说的自己多贱一样,屁颠颠的来啦!神晓瑜用凶悍的眼神盯着苏昭:

“本尊不找你!”

神晓瑜脸上那排斥和厌恶的神色太明显,会让人下不来台的。可是苏昭却全当没看见,依旧是笑眯眯的走过来,说:“走吧,带着本宫去看看你们要建造的三和钱庄!”

神晓瑜就狐疑的看着苏昭,你去看什么看?难道是派人破坏了钱庄的建造,现在嘚瑟着去观摩一下破坏现场,好高兴一下。

“本尊不欢迎你去!”

“那本宫就跟着禁卫一块去吧!反正混在禁卫里,你也看不出来。”

听到苏昭带点威胁的话,神晓瑜就感觉很不好啊。禁卫都是他大周皇族的人,若是苏昭在禁卫中混点人进去,等钱庄快建造好的时候,忽然发难,那岂不是又功亏一篑。

神晓瑜……忽然好苦恼啊!

------题外话------

谢谢:qquser8215581 送了1朵鲜花、txddmt 送了1朵鲜花。

月末了,撒娇打滚求票~不投要作废了哦~妹纸们抓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