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猜不透的心/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晓瑜苦恼的时候就看到苏昭依然是用笑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

这就让神晓瑜感觉更加不好了。他就觉得周天肯定会在钱庄即将建造好的时候发混的毁了钱庄。那自己的任务岂不是完不成了!

“上使大人,您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五千禁卫不够吗?八千也可以的,不过您也知道禁卫们是不擅建造的,而且食宿问题您也得给解决啊!我们大周太穷了!”苏昭一副热络的模样跟神晓瑜“寒暄”。

神晓瑜就呵呵了,这还没让你们的禁卫去帮忙呢,就开口要上钱粮了!大周的皇族也真是不怕丢人的。

神宫不在乎这点钱粮,神晓瑜就是气不过,为什么每次面对苏昭,自己都是被欺负的一方呢!若是换成别人,敢不听神宫的话,就等着被报复吧!

不过……苏昭是不是因为大周太穷了,所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不在乎神宫的报复啊?

八成是这样的!

那就全当施舍的给他们一点吧!

“可以,最多用一个月而已,五千禁卫,我们给十万粮草!”神晓瑜用施舍的口吻,傲慢无比道。

“那就谢上使大人了,等您的粮草就位,五千禁卫会过去的!”苏昭相当热情。

神晓瑜的脸色就开始臭了。

“你还要等本尊的粮草先送来?”

“难道要禁卫们饿着肚子去?”

“本尊就不相信你禁卫穷的吃不上饭了!”

庄宗就在旁边插话,说:“禁卫三个月的兵饷没发了!”

“庄宗你什么意思?这是跟本尊要钱么?”神晓瑜立刻就看向了庄宗,想用愤怒的眼神让他知道自己的生气。

而庄宗的眼神却亮亮的,问:“您要给钱?”

神晓瑜挺受打击的,庄宗身为皇帝竟然这么不要脸的直接开口要钱。

若是换成其他国家的皇族,肯定不会像是庄宗这么厚脸皮的。

真是够了!

神晓瑜一点都不想跟庄宗说话,干脆的闭上嘴巴不吭声了。

“上使大人,钱不用给太多的,把禁卫三个月的兵饷给了就行!”苏昭又开口了。

神晓瑜被气笑了:“那您要多少钱啊?”

苏昭就看身边的王德忠,王德忠立刻上来报出一个数字:“三十万!”

“呵呵~三十万是个小数目,神宫不在乎这点!”神晓瑜继续呵呵呵笑,然后眼睛却盯着苏昭,眼神慢慢变冷。

“但本尊不会把钱给你们的!就算是扔了也不给你们!”

气死你们!本来钱粮这个事情是可以商量的,但是神晓瑜就是看不惯这俩人的癖性!这么厚脸皮的跟神宫要钱,神晓瑜也是第一次见呢!

神晓瑜觉得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么苏昭应该会被气疯了才对,所以神晓瑜就嘚瑟的等着看苏昭脸上的神色变化。

可惜……

苏昭仍然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而且那眼神……有点看小丑的意思。

神晓瑜忽然有点觉悟了,愤怒道:“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在逗本尊?你根本就不想让禁卫帮我们的?!”神晓瑜觉得肯定是这样了,苏昭一开始就不同意神宫钱庄的建设,刚才竟然上来就答应可以给五千禁卫,甚至八千,原来都是开玩笑的啊!

“没有啊!本宫怎么会那么坏呢!”苏昭继续笑,可那笑容太明显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从苏昭的笑容中明白她的意思,她的确就是在逗你玩的。

说谎说不会啊!

神晓瑜气的有发抖的趋势,暗自默诵清心诀,半晌之后才平静下来,指着苏昭就骂:“你大周!尤其是你这个太子!欺人太甚!你这是明目张胆的跟我神宫作对啊!而且三和钱庄建造之后不是能够带动你大周的经济么?!你们为什么这么作死!”

苏昭呵呵笑着摇头:“本宫不敢跟你们作对啊!上使大人的要求我们都能满足啊!不就是五千禁卫吗?可是您也得体谅我们的难处不是,我们的人都饿肚子了,去给您干活你总得给填饱肚子吧!本宫也知道的,有你们的钱庄在,我们大周的确是很方便的!”

听着苏昭还在逗弄自己,神晓瑜的脸就开始黑了。

守在外面的卫驰脸色也有些黑,卫驰刚才就来了,一直都在大殿外面守着呢,然后就听到太子不要脸的跟神晓瑜要钱粮,这种讨要的话根本就不应该皇族开口,这是臣子和外交大臣的是啊!而且太子还把厚黑术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反正卫驰就觉得挺别扭的。

而且卫驰还看到对面站着的玉华一脸的苦相。玉华是随着神晓瑜来的,可是玉华根本就没有进去,就卑鄙的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对话呢,卫驰留心的观察了玉华的表情,看到他似乎是很在意里面的谈话。

“苏昭!你混蛋!”神晓瑜的暴怒吼声传了出来,卫驰就看到玉华将军似乎有点高兴的样子。

是不是玉华将军很喜欢看到太子欺负人啊?!

“你要承担神宫发怒的后果!”

神晓瑜的吼声又传了出来,然后就看到神晓瑜坐着软榻,让侍卫抬着他怒冲冲的出了皇宫。

“苏昭啊,神晓瑜好像真的是生气了!”大殿内的庄宗很是担心。刚才神晓瑜走的时候说让大周承担神宫发怒的后果呢。

“欺负一下神晓瑜而已,也要被神宫灭吗?!放心吧!”苏昭难得的安慰了庄宗一句,国家之间的战争又不是儿戏,岂是你想打就打的?!

神宫的确是有霸主地位和绝对碾压他国的实力,但是神宫不会冒然动手、担上灭国的危机。灭国说起来容易,那是相对灭掉小国家,若是灭掉一个大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却不说彻底灭亡一个国家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算是灭亡之后的安抚工作也相当困难,还要防备着复国和打着复国旗号的别有用心者!

前朝灭亡是经历了千年的,然后大陆分裂成为七大国,而前朝的仇恨也被七大国给分散承担了。

所以,苏昭料定神宫不会动手的,纵观大陆百年来神宫对大国之间的压制,都是精神压制为主的,绝少派兵干预,即便是动用武力,也是派出一小队的超级强者,昭示一下罕见的武力便可。

“殿下料定神宫不会动手?”苏昭刚走出大殿,外面的玉华就迎了上来,用稀罕的口气说。

苏昭一看到玉华,目光就飘忽了一下,这大半夜的,大秦的上将在皇宫干嘛啊?难道是惦记着他大秦已经给了钱粮,想等着拿自己的大杀器啊!

哎~太着急了点。

而玉华看到苏昭的目光有些飘,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嫌弃了啊!

想想也是,自己给了苏昭钱粮和狼骑之后就屁颠颠的跟着人家回宫了,结果碰上神晓瑜被赶走,现在又过来了,可不就是巴巴的追着讨债的么!

“呵呵~”玉华就冲着苏昭笑了笑,想解释一下自己的行径,可是又觉得无话可说啊。

苏昭就被玉华这句呵呵给搞得有点崩溃,看这黑脸货扯着嘴角笑得僵硬的模样,苏昭就感觉到了某种威胁的味道啊。

“天色不早了哦!玉华将军不去休息么?!”苏昭就端正了一下脸色,问玉华。

玉华脸上僵硬的笑容消失了,认真的盯着苏昭看了看,好像是嫌弃自己的样子,玉华就只能点了点头,慢慢的转身走了。

玉华身边唯一的随从急忙跟上主子,玉东是玉华身边的暗卫,不过见主子似乎是心情不嗨的样子,玉东出现就想安慰主子一下的,可是玉东嘴笨,跟着玉华走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话题,然后就听到玉华开口了:

“我是不是被太子嫌弃了!”

“好像是这样的!”玉东诚实的点头答应,然后立刻就华丽丽的怂了,自己出现不是安慰主子的吗!怎么就顺着主子的意思答应了呢!?

玉华幽幽的看了玉东一眼,没有吭声。

“主子,其实太子还是很在乎你的!”玉东又想来安慰一下了,然后说出来的话让玉华更不舒服了。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很奇妙的感情,或者说是对太子很奇妙的感觉,但被玉东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玉华就觉得别扭了,自己跟一个男人有什么在乎不在乎的!

自己的取向是很正常的,这么想着,玉华就哼了一声,甩着袖子走了。

玉东万分苦闷的跟上,自己的主子也真是的,怎就这么难哄呢!?真是任性啊!

另一边的苏昭回到自己的宫殿,就看到寝宫亮着灯,而且还有人影晃动的样子,说实话,现在苏昭看到自己的寝宫有人就觉得头皮发麻啊!

不会是梅解语或者闵宁又在色诱自己吧!

“殿下,您快休息吧!都这么晚了,呵呵~”尤其是王德忠还挤眉弄眼的冲着自己笑。

苏昭真的不想进去啊!

不过当听到里面传出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时,苏昭一下子就冲进了寝宫。看到苏曼青正在里面等着自己。

苏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苏曼青这货是绝对不会爬自己床的,苏昭就高兴了。而苏曼青抬头,就看到一脸喜色的太子走了进来。

本就是极其俊美的人物,所以当太子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时候,那美得根本不像话!太子身后泼墨一般的黑色背景映衬的她整个人都发光一样,璀璨灼了苏曼青的眼。

“苏卿,这么晚了还等着本宫啊~呵呵~!”好心情的苏昭进来就冲着苏曼青笑,随着灿烂的笑容在苏昭俊美的脸上放大。

迷离的夜色、某种似乎具有暧昧味道的熏香、俊美的太子脸上近乎成蠢蠢欲动的笑容,尤其是她用暧昧的声调喊出来的一声“苏卿”……

苏曼青就觉得自己脑海轰~一声炸开了锅一样。

苏卿~这两个字开始在苏曼青的脑海中刷屏了!太子从来没有用这个词语叫过自己啊。苏曼青也从来没有想到,苏卿这个名词从太子的嘴里叫出来竟然是这么的暧昧。

苏曼青的脸腾一下子就红了~也不敢盯着苏昭看了,有些尴尬的低着头,根本不敢动。甚至都忘记自己来这里干嘛了!

苏昭就看见苏曼青低着头,耳垂通红。

嗷~他这是害羞了啊!

苏昭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她忽然觉得苏曼青可爱到死啊!在太子的印象中,苏曼青向来都是一个冷漠寡言的人,在记忆中也没有给过太子好脸色,即便是现在诚心诚意的帮助太子,苏曼青也从来都没有表露过羞涩的以免。

在苏昭的记忆中,似乎就知道苏曼青曾经刺杀自己的时候,那决绝而漠然的眼神。

现在看到苏曼青将这个样子,苏昭忽然觉得好玩的很啊!

“夜已经深了,休息吧~!”苏昭声调一扬,那暧昧就更加明显了。

在苏昭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苏曼青就听到了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虽然苏曼青被太子抢来好几年了,但是从来没有委身给太子啊!曾经太子打算强暴了他,结果他以死相逼,然后太子怜惜他就作罢了。

现在听到太子说休息,苏曼青就忍不住的多想了。

“呵呵~苏卿的身上香味很好闻呢!”苏昭凑近苏曼青,用力的抽了下鼻子。那模样颇有无赖闻香识女人的泼皮性子、

一股很轻很浅的香气,似乎是某种古树的香味,这跟国师身上的松木香味不同,苏曼青的很淡,淡到不仔细闻都感觉不到!

可是只要闻到,那香味就像是会钻进血液骨髓一样,浑身都舒服的不行不行的。

“殿下。臣……”苏曼青感觉到苏昭身上的气息,心里就有些打颤,不过等看到苏昭放在自己身边的手时候,苏曼青忽然有种恍惚的错觉!

肤白骨细的手指……

虽然殿下的手掌中因为练武有老茧的,但是这小手也太白嫩了些,不像是女人啊!

“殿下,大事不好啦!”王德忠这时候在外面叫了起来。

苏昭就撇了外面一眼,王德忠这个老混账!

而苏曼青则是松了一口气,就觉得王德忠尖细的嗓音从来没有这么好听过呢!

“殿下,王公公必然是有大事的,否则不会这么紧张!”苏曼青见太子的脸色有些黑,变主动道。

苏昭也知道王德忠一般不会搅扰自己寝宫的,便冷着脸道:“进来说!”

王德忠急忙从外面跑了进来。跪在地上就喊:“闵家锻造内忽然发生爆炸,死伤无数!”

爆炸?!

苏昭的脸腾一下子变得难看了,闵家锻造在帮着自己制造魔火药呢,一旦爆炸牵连甚广啊!而苏昭并没有感觉到爆炸声,那是因为闵家锻造虽在帝都内,但制造魔火药的地方被设置了隔离法阵。

目的就是防止爆炸的时候造成过多伤亡的。在这种关头,民家锻造竟然发生爆炸,那自己的魔火药不是完蛋了!?

“情况如何?”苏昭一边问一边往外面走,等走到门口的时候,想起苏曼青还在寝殿呢,苏昭停下脚步,看着苏曼青,问。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苏曼青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有事找太子的,不过看着太子着急脸黑的模样,苏曼青就说:“太子先去看看吧,等回来再说!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苏昭点头出去了,衷心的沙曼立刻就跟上太子往闵家锻造赶。

“殿下,魔火药爆炸不仅伤了人,而且我们的神威大炮也被炸毁了!”王德忠就跟上太子说明情况。

“那些神威大炮还没有做成成品,所以承受不住魔火药的爆炸!负责制作魔火药的魔法师一百多人几乎全部被炸死了!还有一些其他的材料,哎~最重要的就是那些锻造魔法师啊,咱们大周就那么点人了啊!”王德忠哭哭啼啼的,嘤嘤~伤心死了哦,大周就这么点人才,这下子全死了,太子又要犯愁了!

“封锁消息!”苏昭脸色冷如黑铁,骑上了翼虎王往宫外赶。

王德忠由沙曼拉着,一路狂奔的跟在后面,其他的府卫因为骑着战马,所以根本就跟不上苏昭的翼虎王。

等苏昭赶到闵家锻造的时候,就看到一身蓝衣的玄君站在闵家锻造外面。

“你怎么在这里?”苏昭觉得挺惊奇的,这都已经是午夜了啊!他在这里干嘛?而且玄君这些天一直消失,怎么忽然就出现了!还是在闵家锻造出事的时候出现,苏昭都要忍不住的怀疑他是不是跟爆炸有关呢!

“这里有神宫的银铠武士。”玄君的蓝色身影就站在黑暗中,苏昭是一眼看见的,但是周围的人却像是看不见他一样,直到玄君走到了苏昭面前,沙曼才警惕的看着这个神秘的魔法师。

“我……”苏昭刚打算说话,却见玄君右手一抬,一股朦胧的光线就包围了自己,周围的景色几乎是在瞬间发生了变化,等苏昭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回到了皇宫外面,却是一个角落。

然后自己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你还可以带着人瞬移?”苏昭惊奇了一句,然后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玄君本来就是一个超级强大的魔法师,他这种级别的魔法师已经可以制造魔法阵和时间锁、空间带了!

刚才在闵家锻造外面,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看到玄君,就是因为玄君身边的魔法波动形成的魔法空间。

“神宫的武士潜伏进了闵家锻造,你竟然不知道?!”玄君的口气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但是苏昭听来却带着一种质问的。

苏昭有些汗颜,自己是派遣了太子宫府卫封锁了闵家锻造,但是没有想到神宫的银铠武士,那些武士级别太高,一般的护卫根本就不管用的!

玄君质问完之后见苏昭沉默不语,也许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的过分了。便用冷漠的眼神撇着苏昭,道:“神宫知道大周在研发新的魔法科技,所以派人进了闵家锻造!如果你有可以制造法阵的人,就在闵家锻造内机密地方布置法阵吧!”

“知道了!”苏昭点了点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心里也在懊恼,是自己太大意了,其实苏昭之前就想让苏曼青来布置一下法阵的,但是想到苏曼青的身体,苏昭心疼他只能作罢,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而对面玄君脸上的表情就更冷了,脸上那张面具下只露出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在盯着苏昭看了片刻之后,他自然是看出了太子眼中的懊恼,心里哼了一声:帐下明明有苏曼青这种阵法天才却不用!让你心疼男宠不舍得用,这次就给你个教训。

玄君的眼神太冷锐,苏昭感觉到他不一样的眼神,抬头看向他的时候,玄君忽然说:“你打算公然跟神宫作对?”

这句话中更是充满了质问,苏昭就觉得好奇了。玄君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这口气太让人生气了,分明就是以掌权者甚至是长辈的口吻责备孩子不懂事一眼。更像是他才是大周的掌权者,嫌弃自己这个太子跟神宫作对是作死吗?!

再说了,苏昭从一开始就打算跟神宫作对的好吧!

“这话轮不到你说吧!”苏昭就说。

这大周还是姓苏的,跟你这个玄君根本没有关系好不好!也就用不着你用做主人的口气来说这种话了啊!

玄君似乎是默了一下,湛蓝色的眼睛带着探究的看了苏昭一眼,旋即释然一样,说:“随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玄君一个瞬移就走了。

等玄君瞬移消失,朱雀才第一个的赶来了,做暗卫这么多年,朱雀先沙曼一步的找来了。见太子没事,朱雀就用嘚瑟的眼神看了身后赶过来的沙曼一眼。

“殿下!殿下您怎么来这里?是不是玄君把您掳来的,他这是要造反啊!”王德忠最后自己气喘吁吁的跑来,跑来就叫了起来,王德忠真是太气愤了,这些人都太不把太子当回事了!竟敢掳走太子,这是要被杀头的。

“呵~本尊若是反,你们能奈何!”刚才瞬移走的玄君又出现了。冷锐的声调如暗夜阴风,凉意直达人心底,王德忠等人就觉得身处鬼蜮魔窟,那种狰狞感放空了心神,周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一身蓝袍的玄君身体如幻影一般出现在了苏昭面前。

强大的气场瞬间在玄君身周成型,宏如浩海的气息覆盖方圆,让刚才还扯着脖子吼的王德忠吃惊之余,小心的缩了缩脖子。

嘤嘤~玄君好吓人啊!

沙曼立刻选择兽化,面色狰狞的盯着不善的玄君。

朱雀则是目光扫着周围,想着怎么带着太子离开呢!

跟玄君对上就是找死啊!朱雀就没想过跟玄君正面作对。

展示了强大气场的玄君,用饶有兴趣的蓝色眼睛盯着苏昭看了片刻,似乎是想看苏昭眼中的慌乱,可苏昭坦然的面对自己根本没有丝毫一样的表情,玄君摸着下巴想:是自己给这货太好的印象了,竟然不怕自己。

“你来帮本宫御敌?”苏昭忽然开口,让玄君微微有些惊讶。

周围已经出现了细微的气息波动,虽然很不明显,但是这些气息波动中的若有若无的杀气却说明了这些人的来意。

“殿下先走!”沙曼这才注意到了有杀手靠近了,哑着嗓子的吼了一声,沙曼就准备冲上去,却见对面的玄君一招手,嫌弃道:

“滚~碍事!”

帮忙就帮忙吧,这么恶劣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苏昭带着人就走,既然这货想帮忙,就把杀手全都扔给他吧!

苏昭等人刚离开,那些杀手便出现了,或者说那些杀手是想追苏昭的,却被玄君给拦了下来。

“你要知道跟我们作对的后果!”杀手很是不耐烦的看着用空间锁链阻拦了他们的玄君。然后有人后知后觉的说。

“队长,刚才闵家锻造发生爆炸的时候,就是这种空间锁阻止了爆炸的蔓延!”

众杀手……

“你……是你!是你引发了闵家爆炸?”

玄君眼神淡漠,环视众杀手,不屑一顾。

“哼~看来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了,竟然敢对神宫出手!不过,你要是为了杀掉闵家锻造内的神宫奸细,大可不必的炸掉整个地下锻造,看来你对大周太子也没什么好心啊!呵呵~若是太子知道此事,你觉得太子会放过你么!”为首的杀手笑的不怀好意。

“死人没有资格威胁。”玄君笑的漠然。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的1颗钻石、356479539 送了1颗钻石、新璇lllll 送了4朵鲜花。

PP的事情我就不说了~亲们都是自觉的妹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