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谁才是守护太子之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玄君留下断后,苏昭带着沙曼等人没有回宫,而是去了闵家锻造。

刺杀太子的事情经常发生,苏昭表示自己对刺杀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还是去看看闵家锻造的伤亡情况。

等苏昭到了的时候,闵鸿和闵刍就跟一群高级管理们拉着脸,个个像是死了爹妈一样。

“哎呦~你们这是长进了啊,看到太子也装作没看见么?!”王德忠就站在门口一声嘲讽,吓得里面的人个个惊悚的回头。

等看到苏昭已经站在他们大厅之后,闵刍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求:

“殿下啊,老臣无能啊,求殿下杀了老臣吧!”

苏昭就踢开了提泪横流的闵刍,这个老家伙也真是够不要脸的,腆着脸上来就抱太子的腿!太子的腿是你抱的吗?王德忠也上来拉开了闵刍,老东西还想占太子便宜?!

“殿下,闵家锻造的魔法锻造师无一幸存!”闵鸿死撑着跪在了太子面前。

闵鸿都要羞愤死了,太子那么相信自己,将整个大周帝国的军队兵装都交给了闵家,结果闵家还没有为太子制造出需要的装备呢,就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核心锻造坊几乎尽毁啊!

闵家的地下研究算是机密的所在了,而且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魔法师,闵家可是下了很多功夫的,唯一的几个武皇高手都被安排去保护这些魔法锻造师了,可还是发生了惨剧。

闵刍和闵鸿说话的时候,整个闵家锻造大厅内的其他人都不敢吭声了,一个个巴巴的看着太子,就心惊胆战的等着看太子是不是要下令屠了他们满门呢。

爆炸已经让这些人感觉到害怕了,可更害怕的是接下来太子的惩罚啊!想想都发抖。

苏昭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很意外的没有生气,让闵鸿起来之后,苏昭就在上位上坐下了,其他人自然不敢站起来,全都跪在地上等着太子的吩咐。

“黑金矿还剩下多少?”苏昭不问魔火药了,一旦爆炸,魔火药肯定是全部毁掉了。黑金矿因为其本身特性,应该在爆炸中留下的。

“黑金在融合的时候发生爆炸,因为下面还有其他的金属,所以爆炸之后便融合了,所有的黑金矿都被污染了,现在锻造坊内没有黑金的存货了。”闵鸿端端正正的站在苏昭面前,低着头禀报。

他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人大气不敢喘,生怕太子听到生气的地方就要痛下杀手。

苏昭心里就叹了口气,这么说闵家锻造已经丧失了制造神威大炮和千钧战车的能力了!只能制造一般的军备了。苏昭忽然就觉得好挫败啊!

多日来的重压已经让苏昭疲惫不堪了,而眼前这些情况更是让苏昭感觉心累!

“殿下……魔域佣兵给我们的魔法师还没有到。”闵鸿犹豫了好久才说。

恐怕魔域佣兵是苏昭唯一可以利用的底牌了,可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闵鸿为太子忧伤。尤其是魔火药没了的情况下,苏昭接下来只能去找国师想办法了,跟对玄君的感觉一样,苏昭一点都不想找国师!

苏昭坐着沉默了一会,调整了心态才说:“带本宫去看看爆炸现场!”

苏昭自然看出这些人对自己的忌惮和惶恐了,但是苏昭没有安慰他们,也不会安慰他们,发生了这样的惨剧,是要找闵家负责或者接受惩罚的。

可现在还是需要闵家锻造的时候,所以苏昭就直接掠过不提了。也让这些人有戴罪立功的机会。

秘密锻造所就在地下十几米的地方,偌大的研究室内发生爆炸之后毁灭了一切,甚至连工匠、锻造师的尸骨都找不到,现场唯一留下的就是一些被污染了的黑金矿,跟其他金属在爆炸高温中融合之后,黑金变成了灰白色,苏昭拿着龙吟剑戳了戳,韧而不刚。

“这些用来制造千钧战车的外壳吧!”苏昭扔下一句话,又盯着现场角落的一件银白色的马甲看了起来。

苏昭认识这种银色的衣服,神宫曾经送给自己一套银色战甲,也就是綃丝战甲,绡银战甲在爆炸中也遭到了损坏,不过还能看出战甲原本的样貌,防护力惊人啊!

而这个绡银战甲的存在便足够说明神宫的奸细了。

可苏昭好奇的是,神宫的奸细为什么死在这里了啊!若说爆炸是神宫所为,那么他们的人就不会死在这里,并且留下证据啊。

难道设计爆炸的另有其人?

闵家锻造的魔法锻造师是用不上了,可是神威大炮和千钧战车的研制不能停啊!

“殿下,千钧战车已经制造好了三辆,神威大炮也还剩下三十门!”闵鸿见苏昭盯着角落的绡银战甲不吭声,便小心的走上来说。

神威大炮的制造还是很快的,因为这东西算不上多么先进。

可光有大炮没用,还得需要炮弹啊,魔火药全毁的情况下,弹药无疑是短缺的。

“负责研制神威大炮的人还有活下来的吗?”苏昭就问。

既然研制和锻造还要进行,苏昭就打算将大炮和千钧战车的研制地点放在太子宫。

太子宫内法阵无数,尤其是地下暗牢无比宽广,绝对是用来研制的最佳地点啊!甚至现在苏昭都有点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直接在太子宫地下室内锻造和研制这些东西呢!

“除去微臣之外,还有一人,秦恒。”闵鸿就给太子把秦恒拉来引荐了,这是一个相貌俊俏却有些古板的年轻人,在来到苏昭面前之后,秦恒不慌不忙、甚至有些呆板的给苏昭行了一个礼,然后就远远的站着不吭声。

闵鸿就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拉着秦恒往前走了一步,道:“殿下,秦恒这人有些木讷!”

“呵呵~”苏昭冷冷的撇了秦恒一眼,这货那是什么木讷,分明就是顽固不化,这小子以为本宫看不出他刚才撇自己的眼神中带着的鄙夷和排斥么?!他就像是一个站在礼仪道德巅峰的圣人,嘲讽自己这个太子没德行品貌呢!

“带回宫吧!”苏昭出了地下室就走。也没有跟闵鸿说什么话的意思。

被冷落的闵鸿脸色尴尬的跟着将苏昭送出了锻造坊,而秦恒则是有些瞠目的看着王德忠带着人要押走自己、

“闵鸿救我!”秦恒只能冲着闵鸿求救。

闵鸿干脆低头,就当是没有听到秦恒的话一样。

“秦公子,我们太子让您进攻呢!您这是要抗旨么?”王德忠就冷冰冰的威胁,秦恒黑着脸不说话了。

只是等秦恒被带走之后,闵刍等人就站在锻造坊门口叹息。、

“哎~太子是真的生气了啊!希望秦恒能让太子消消火!”

“哎~不要在那个木头身上抱希望了,他那呆板的脾气不把太子气死就好了!你们忘记他得知闵鸿是太子的男宠之后曾经大骂了!”

“是啊,要不是为闵鸿大人的才华所敬服,恐怕秦恒早就走了。这人就是个倔驴啊!”

“那……是不是应该把秦恒给弄回来啊!惹怒了太子,牵扯到我们怎么办?!”

众人担忧之余一起看向了闵鸿,俨然是希望闵鸿可以出手把秦恒给弄回来的。

甚至连老爷子闵刍都无法镇定了,颤巍巍的说:“闵鸿啊,你要不然跟着太子进宫吧,把……把秦恒给换出来!”

老爷子这次是肉疼着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反正自己的儿子已经是太子的男宠了,再伺候太子也没什么!但是秦恒还不是男宠呢,而且老爷子还真的怕秦恒那驴一样的性子触怒了太子,从而给闵家锻造招来灾祸啊。

秦恒这货是个清寒出身,没有家族实力的,他又在闵家锻造待了一段时间,可不就是算作从闵家锻造出去的人吗?!

听着同僚和父亲的话,闵鸿就觉得苦涩难言。

刚才太子虽然没有训斥自己,可闵鸿感觉到了太子对自己的失望。被太子用那种冷漠的目光看着,闵鸿就觉得自己的心纠的疼~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充斥着心房,让闵鸿几乎说不出话来。

“太子……不会对秦恒动手的!”

说完,闵鸿就转身进了锻造,在地下锻造坊被破坏之后,闵家锻造还承担着给太子军队制造普通兵器的责任呢!而且那些污染了的黑金也可以用来制造千钧战车,闵鸿只有把这些事情做好,以后才有脸见太子。

带着秦恒离开的苏昭路过城门的时候,忽然想到苏梅还在城外的骑兵营呢,就问身边的王德忠:“苏梅怎么还在外面?不回来么?”

在外面的骑兵营还是不如在皇宫安全啊!

王德忠犹豫了一下,才说:“苏梅说在军营很好,而且苏梅公主最近都胖了~”

说到这里,王德忠还抿着嘴角笑了笑,可刚笑出来似乎又觉得自己笑的不合时宜,闵家锻造刚爆炸,自己好像在幸灾乐祸哦,于是王德忠就咳嗽了一声,又说:“老奴听说柴将军打算把苏梅养的胖胖的,这样就没有人跟他抢走公主了!”

这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啊,苏梅一旦成了胖子,可不就是便宜了柴猛那混蛋了么!

呵呵~把苏梅养胖,胖到没人要。这也像是柴猛那种蠢蛋做出来的事。

一路上苏昭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秦恒那不掩饰的专注目光,苏昭皱了皱眉,忽然就觉得自己带着秦恒这种书呆子、刻板狂人回宫不是给自己找罪受的吧。

为了避免让秦恒以为自己找他回来是想临幸他,苏昭进了太子宫之后就把秦恒给丢到后院去了,随便安排一间房,让他先住下。

而苏昭则在休息前下令,让王德忠带人把太子宫内的暗牢收拾出来,表示要在暗牢内制造秘密武器。

苏昭回到自己寝宫的时候,苏曼青没有走,而且就在自己的寝宫睡着了,坐在轮椅上的人儿脸颊清瘦,五官清透之余更显得单薄。

苏昭轻手轻脚的走进寝宫的时候,苏曼青竟然睫毛轻颤的醒来了。

“在本宫的寝宫休息还放什么侦测法阵啊!”苏昭就郁闷的看了一眼苏曼青手中一根细弱蛛丝的东西,皱眉。

苏曼青这个阵法高手在刚才睡觉的时候竟然放出了蛛丝法阵,这是一种小到让人看不到的法阵,用魔虫蛛丝为牵引、在人周围布置一个覆盖方圆的阵场,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法阵就会牵动链接了手指的蛛丝。

不过这种法阵的反应很小,蛛丝就缠绕在手指上,若不是感觉灵敏之人还觉不出来呢!

“我只是想等殿下回来了,跟您说点事。”感受到太子的嫌弃,苏曼青就有些脸红了,他华丽丽的误解了太子的意思,觉得太子是嫌弃他睡觉时放着法阵,防御太子袭扰呢!

其实太子走之前的挑逗,让苏曼青真的有些防备的意思,不过更多的还是苏曼青想等着太子回来说话的。他知道若是自己不主动醒来,太子肯定会放任他睡下去的。

苏曼青特意将蛛丝法阵链接了自己小拇指的痛觉神经,刚才针刺一般的疼痛让苏曼青快速醒来的。

“说什么?闵家锻造爆炸的事情吗?”苏昭就在床边坐下,正好坐在了苏曼青的对面。

苏曼青右手下意识的摸索着轮椅,沉吟着问:“是不是所有的魔火药和魔法锻造师都没了?”

见太子点头,苏曼青观察了一下太子的脸色,才说:

“殿下,苏家还有锻造师和阵法师的。”

苏昭一下子就来精神了,刚才她还在犯愁自己该去哪里弄点锻造师继续制造兵器呢,苏曼青就给自己雪中送炭了。不过苏昭还是踌躇的问道:“苏家愿意出人么?”

当初苏曼青被抓来的时候,苏家就直接下野、全都辞官了。那可是一个很有骨气的家族啊!

让这个家族为自己所用,苏昭还真是有点没底气呢!

苏家自然是愿意的!其实闵家锻造中死亡的锻造师中,就有苏家的十个阵法师呢!不过苏曼青不会提这件事,而是笑道:“殿下安心休息吧,明天苏家的锻造师就会到的!”

病体支离的苏曼青一眼看去,是个孱弱到风都能吹倒一样的病秧子,可他身上却有种让人不能漠视的气势,宛如深海礁石般坚不可摧。

且苏曼青的话向来一言九鼎,既然他说苏家的锻造师会来,那么就一定会来的!

就在刚才苏曼青等待太子归来的时候,他已经给苏家送去消息了。希望父亲将苏家的锻造师全部送来,不过想来父亲不可能把苏家的锻造师全部送来的。但是没关系,苏曼青相信父亲会送一部分人来的。

只要有了这些苏家的人才,苏曼青自信可以带领他们为太子制造出最好的兵器!而苏曼青之所以待在太子的寝宫,等着太子回来,就是想告诉太子这个好消息,让她可以安心的睡一觉。

当你关心一个人的时候,她是否能够睡的安稳也是让人担心的问题!他让她龙虎一般去闯荡,却在她会受伤的时候尽力守护,情不过如此!

而苏昭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果然睡安稳了。

只不过苏昭却做了一个梦:自己孤身一人站在阴暗的黑色长廊中疲惫不堪的走着,前方似乎是有亮光,却永远走不到尽头,沉重的疲惫和孤独让苏昭不堪重负……

“殿下~殿下?”在苏昭做恶梦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清脆而迷离的喊声。

梅解语就站在床边看着苏昭紧锁眉头、满脸汗水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大着胆子又喊了一声,才见苏昭啊~一下子醒来了。

梅解语就慌忙退后,跪在地上苦巴巴的抬头:

“殿下,小梅不是要吵您睡觉的,只是……听您刚才好像是做恶梦的样子!”

苏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跪在床边一脸苦相却又在装可怜的梅解语,苏昭才说:“起来吧,让你阻挠神宫钱庄重建,怎样了?”

梅解语立刻从地上起来。巴巴的凑在苏昭身边,小心的闻着属于太子身上的味道,嘚瑟道:“殿下放心吧!神宫买去的木材都是被掏空了的,粘合土也被搀了腐蚀药剂。即便他们建造好了三和钱庄,等下雨的时候一泡,肯定塌了!”

神宫可以自己找人建造钱庄,但是材料还是得从大周出啊!然后梅解语就一肚子坏水的在材料上作文章。就算你神宫的钱庄重建起来了,可也是豆腐渣工程。

而且梅解语联络了猎兵、混混甚至是黑道,三管齐下的阻挠神宫建设,神晓瑜都快疯掉了!

“呵呵~这些事情果然还是你做的好!”

苏昭就看着梅解语邪恶的笑了起来,恶棍也有发挥力量的时候,而梅解语还是一个有知识和能力的恶棍。

“为了太子,小梅愿意做尽所有恶事!”梅解语就嘚瑟的又凑近了一步,放肆的闻着苏昭身上的味道。

嘤嘤~好久没有侍寝了。连太子的身子都摸不到,能闻到太子身上的气息也是好的。

可苏昭听到梅解语的话就有些疑惑了,看着他问:“你还做了什么恶事啊?”

“呵呵~我把几个去三和钱庄讨债的富户给杀了,这样大家都会觉得是三和钱庄暗杀了这些人!以后就没有人敢跟三和钱庄合作了!”梅解语乐颠颠的说。

三和钱庄在生意上跟帝都富户自然有往来了,欠债欠款什么的也是最正常不过,而因为钱庄爆炸,所以就有些富户想要回欠款,结果三和钱庄还没有给他们结算呢,就遭到了暗杀。

这件事情已经在帝都商业界引起轰动了!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三和钱庄做的,大部分人都怀疑到了三和钱庄头上。

“哼~三和钱庄实在过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竟然杀人止债!”这是肤浅者、有意捣乱者说的话!

“不管是不是三和钱庄动手杀人,这些人的死都跟三和钱庄分不开,看来以后想赚钱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别为了赚钱而丢了命!跟三和钱庄合作要谨慎啊!反正三和钱庄是被人盯上了!”这是老谋深算、奸诈商人说的话。

“草~死人不死人跟老子什么关系!老子又没钱。”这是事不关己的穷矮搓们说的话。

总之,帝都的这几个命案已经搅翻天了!茶楼酒肆到处都在谈论着这凶猛的杀人事件呢!

而负责帝都治安的帝都令尹、沈荣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沈荣已经六十多岁了,从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做到帝都令这种二品官已经是他官宦生涯的巅峰了。

而且他今年就要退休了,可最近帝都实在是不太平啊!在他为官任上太子残暴、当街强抢民男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而最近还发生了刑场劫囚、帝都杀人案!帝都令就觉得自己这官是做不下去了啊!

现在这一系列的命案的幕后黑手就在太子身边邀功呢!

“殿下,小梅杀这些人之前都调查清楚了的,他们都该死!您看看这些证据!”这次梅解语准备的十分充分,虽然是不请示的杀人了,但在杀这些人之前都研究过了的!这些人强取豪夺,压榨百姓,每个人都是肮脏的商人,所以梅解语杀的这些人该死!

“以后杀人跟本宫说一声!”苏昭虎着脸呵斥了一句,不过心里却是认同了梅解语的做法。

现在苏昭也算是看透了,梅解语虽然不服管教,总是会闹出点意料之外的事情来,但是这些事情不会太大,且都会对自己有利!

就像是这个帝都杀人案,虽说这些商人死的不明不白容易让帝都恐慌,但是也的确是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帝都富户跟神宫钱庄的合作。

这可是一个警示作用啊!

“殿下放心,小梅记住了!”见苏昭没有厌弃自己,梅解语就知道自己这次的事情做的漂亮!忍不住的,梅解语又想往苏昭的身边凑。

可还没凑上去呢,国师的声音就从外飘进来了。

“殿下,您院子里怎么多了这么多才锻造师啊?”

苏昭一听就知道是苏家的锻造师来了,等苏昭冲出去的时候,就看到百余名锻造师像是军队一样站在院子中一动不动,当他们看到太子的时候,这些锻造师就有些胆颤了,甚至一些年轻、相貌不错的锻造师立刻就低下头去,太子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一身白衣的国师就站在这些人的旁边,那白衣飘飘的模样如同仙子下凡,视觉上的冲击直接将这些长相尚可的锻造师们给比下去了。

可苏昭都不看国师一眼,而是精光闪闪的看着这些锻造师,笑容荡漾的搓着手,心情颇好的说:“来的好!来的好啊!”

看到太子春色荡漾的笑容,这些锻造师们心里就开始了颤抖。

“殿下,让这些人在这里太碍眼啊!会被人看到的!”被冷落的国师自动走上前来进言。

“有道理,都带去暗牢!”苏昭立刻点头。

然后院子中的这些锻造师差点有人吓晕,至少一半以上的人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嗷~太子果然是要对他们下黑手啊!

“殿下,帝都令一大早就进宫了,正在陛下那里哭诉帝都命案呢!恐怕陛下会让太子去审理命案之事!”国师淡淡的站在苏昭身边,撇了一眼旁边的梅解语,那眼神很让人费解。

梅解语……

怎么感觉国师在给自己拉仇恨的样子?

而此时庄宗的寝宫中,一老臣的嚎啕大哭响彻云霄。

“陛下啊!老臣无能啊!陛下啊……”

“让沈荣进来!”庄宗一点都不想起,人家还想赖床上温暖会呢,但是沈荣的哭声太惨烈了,庄宗就觉得自己身边躺着的美人是那老东西的媳妇一样。

恐怕就算是抢了那老东西的媳妇,他都不用哭的这么惨烈吧。

陆秉承屁颠颠的跑到沈荣面前,将这个六十多岁还中气十足,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老东西拉起来,苦着脸说:“哎~陛下昨晚失眠,你就不能让陛下多休息一会?!这大清早的哭什么啊!”

“老臣……老臣……昨晚一夜没有合眼啊,就等着皇宫大门开了找陛下诉苦啊!呜呜……”

陆秉承嫌弃的离沈荣远一点,省的这老东西哭的鼻涕眼泪的弄到自己身上。

被老太监带着进了寝宫,沈荣又扑在地上哀嚎:“陛下啊,老臣无能啊!帝都又发生了命案,老臣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可就是破不了案啊!老臣要一头撞死在这里……呜呜……”

庄宗自己披上龙袍出来,指着沈荣就骂:

“要不是看在当年你帮着朕上位的份上,朕现在就杀了你!”

沈荣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艾玛~陛下这是在威胁自己啊!绝对是!当年不就是帮着陛下绑架了他的几个兄弟吗?可那也是陛下的命令啊!自己也就是个听从命令的人而已……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送了1颗钻石和9朵鲜花,18693718930 送了9朵鲜花,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送了1朵鲜花,18220339851 送了1朵鲜花。

2月第一天~求PP。有的赶紧扔来吧~月初的月票才是最有用的!么么哒~

爷伸手~拿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