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求太子放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朕还没有睡醒!你不让朕睡觉,是不是想让朕短命啊!”庄宗又瞪了躺在地上的沈荣一眼,万分厌弃的说。

沈荣不敢哭了,自己就是来求罪的,怎么就上升到了让陛下短命的程度了。

自己担当不起了哦~

庄宗揉了揉太阳穴,接过陆秉承送上来的茶水,这才看着地上的沈荣,问:“有什么事?说吧!”

庄宗很心焦~这些日子他在太子和国内外形势的逼迫下,已经开始上朝了,每次都被朝臣们吵得头疼,现在这该死的沈荣都跑到寝宫来哭了,这是要逼死自己的节奏啊!

“陛下,要不您再睡一会?”沈荣觉得事情挺严重的,座位上睡眠不足的庄宗明显很暴躁啊。

“睡个屁啊!你都把朕吵起来了,朕还怎么睡?!”

庄宗很不耐烦的训斥,觉得沈荣真是愚蠢透顶!当初自己怎么会找这么一个愚蠢的人合作绑架了其他的兄弟呢!幸亏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那陛下救臣一命啊!”沈荣又开始大哭了。

“说吧,你想怎样?!”庄宗哼了一声,眼神阴郁的盯着下面趴着的沈荣。

“臣无能,求陛下撤掉臣的职位,给苏剑虹吧!呜呜……”沈荣其实想说让太子出头帮忙处理命案的,但是沈荣不敢说啊,所以就求辞职吧,苏剑虹是太子身边的人,让他接替帝都令也算是让太子管命案去了。

沈荣即便辞职也没什么,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按年龄也快退休了。

“苏剑虹是谁啊?”庄宗表示对这个人太陌生了。帝都令就是京兆尹啊!那可是管理整个帝都的,要不是信任沈荣,早些年的时候他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庄宗是不会给他这个帝都令做的。

现在他说不干了,竟然还举荐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庄宗怎么可能答应呢!

沈荣这个老东西也是成精的人,一看到庄宗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庄宗安全不知道苏剑虹这人啊,所以沈荣连忙解释:

“苏剑虹是太子奶嬷嬷的儿子,也是太子的好友,如今被太子信任的担任着吏部侍郎的官职,前些日子苏剑虹整顿吏治还得到了太子的帮助!太子在吏部大院当众斩杀了冒犯苏剑虹的官员,并且剥皮做成了人旗!”

庄宗就觉得有点作呕,该死的沈荣,你说的这么清楚干嘛!庄宗是真心觉得自己被儿子的残暴行为给吓住了啊,杀人就杀人吧,怎么还喜欢剥皮的做成旗帜呢?!

“那苏剑虹现在是侍郎,怎么能做你京兆尹的职位?”庄宗黑着脸问,其实庄宗是想吼:你这是在挑唆朕跟太子抢人么?太子生气了怎么办?朕该怎么面对?!

只不过顾忌面子的庄宗根本不敢说出来。

沈荣就趴在地上哽咽了半晌,才说:“那让苏剑虹帮臣协理此事吧!”

“哼~这才是你的本心吧!拉着太子的人下水,不管查到谁,你都敢下手了!朕就说嘛,你怎么舍得京兆尹的位子!”庄宗就很机智的哼了一声。

沈荣趴在地上嘿嘿干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太子醒来了没有?”庄宗就问身边的陆秉承,让苏剑虹做京兆尹的副手,还得跟太子商量一下啊,庄宗就觉得自己去商量才能表现出自己的重视。

“算了,直接过去吧!呵呵~”不等陆秉承回答,庄宗忽然又笑了起来。

庄宗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就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起的这么早,就应该去太子那里显摆一下自己的勤政!要是太子没有起床,那就更好了!还可以尽情的嘲讽一下懒惰的太子。

沈荣趴在地上不动,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庄宗不怕死的去找太子,自己才不去呢!

眼看着庄宗已经带着陆秉承出了大殿,沈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听到庄宗喊了起来:

“沈荣,跟朕一块过去!哼~朕可是为你的事情找太子的。”

沈荣……老臣装哭晕在地上不动好不好?

顾不上吃早饭的庄宗屁颠颠的跑到太子宫,想看太子热闹的时候,却见苏昭早就起来了,而且还带着国师、梅解语在院子里议事呢!不仅如此,几个小太监正在撤掉他们吃掉的早餐。

一看到早餐,庄宗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

“你们起的挺早啊!呵呵~”庄宗腆着脸凑了上来、

国师和梅解语自然是快速的起来给庄宗行礼了,苏昭则是歪着脑袋看了庄宗一眼,又看了庄宗身后跟着的一个老头官员一眼,这才笑道:

“呵呵~帝都令吵醒了陛下,竟然没有被罚?!稀奇!”

苏昭的嘲笑低低浅浅的,却听得庄宗炸毛了。庄宗怎么就感觉太子看透了他跟这个老臣之间的那点秘密呢!

沈荣却是吓得立刻跪在地上,求饶之余还用眼角撇了太子一眼。等看到太子那双清亮明澈却深邃幽黑的眸子时候,沈荣心里就哆嗦了一下。

这样的太子怎么会是外面传说中的残暴蠢鬼啊!分明就是一个腹黑奸猾货啊!

而且沈荣从太子的询问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情报:太子竟然知道庄宗寝殿发生的事情,看来太子在宫中遍布眼线啊,以后来找陛下哭诉可得小心点了。一不小心被太子揪住小辫子,弄死了怎么办!

“苏昭啊,朕有点饿!”

庄宗很干脆的在苏昭面前坐下,摆出一副商量事情的样子,并且示意王德忠去给自己弄点吃的。

很看眼色的王德忠却没有立刻去弄早膳,反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苏昭。

庄宗就有些生气了,该死的老太监,没听到自己说饿了吗?竟敢不理会朕!

“陛下未用早膳,便是近侍之失职!作为太子宫主管难道还要等太子吩咐吗?王公公,您是不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到,给陛下一个下马威啊?”清远国师就在一旁开口了。

本来屁大点事,结果从国师的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王德忠一脸血的看着国师……

“哼!”庄宗首先表示了愤怒,自己被苏昭欺负也就算了,那是自己的不孝子,自己没有办法,可王德忠算什么东西啊!

一个老太监也要踩在自己头上!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啊……”听到陛下的一声冷哼,王德忠差点吓尿了,跪在地上求饶连身子都是抖的!

站在一旁缩小了存在感的梅解语就好奇的看了国师一眼,他忽然发现国师不仅仅是排斥自己啊,也排斥王德忠啊,是不是太子身边的所有人他都排斥呢!

“王公公这是在让陛下为难啊!陛下仁慈,怎会在太子面前惩罚您呢!”清远又笑了起来。

王德忠就恨不得现在能有条地缝,好让自己钻进去。太坏了!国师坏到家了啊。虽然王德忠不是伺候陛下的,但是让陛下厌恶自己也是很危险的啊。

“行了,你下去准备早膳吧!”苏昭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种时候还扯这些没用的,她觉得国师好像挺闲的样子啊!

“谢陛下!”王德忠含着泪的走了,临走之前还看了国师一眼,王德忠十分的不解啊,国师为什么要给自己拉仇恨啊!难道就因为自己之前得罪过他啊,太小心眼了。

“你来干嘛?”苏昭直接看着庄宗。

庄宗见自己这不孝子又不给自己面子了,对王德忠的怨念就又深了一层。庄宗不敢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怎样的,但是人有怨气就是需要发泄的啊,所以庄宗很自然的把所有的怨气都转嫁到了王德忠头上。

心里诅咒着王德忠那太监早点死,庄宗才说:“帝都令有些事情处理不了,想让苏剑虹帮忙!苏剑虹是你的人啊,你就让他去帮两天忙吧!”

苏昭皱眉看向帝都令。沈荣一见太子的目光掠过来,顿时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太子明明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可眼神却如钧般沉重,目光压在人身上就让人觉得喘息不过来啊。

柴荣心里冷汗之余就在想,幸好自己不用伺候太子!

“呵呵~帝都令乃当年状元郎,才高八斗,一手秘影追踪更是出神入化!您的魔法镜像听说还有还原、记录犯罪现场的能力!您这样的人还需要苏剑虹?”苏昭的口气是冷冰冰的,听不出什么感情。

沈荣的冷汗却下来了,什么时候太子把自己的底细查的这么清楚啊!沈荣在先帝时高中状元,且还是一个阵法高手兼杂学魔法师。说白了,就是奇门遁甲、杂学勤术精通。

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玄幻大陆,所以为官者懂得魔法和武技一点都不奇怪,就像是大周的彪悍战将都是超级武者,且军中还有兵阵法师。而文官之中懂得阵法的人就多了去了。苏曼青的苏家就是阵法世家!

而沈荣作为帝都令,因为工作需要,奇门遁甲之类、魔法法阵之流是必须懂点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帝都令的位子上一做就是十年,若不是太子总给他找麻烦,沈荣做帝都令做到死都没有问题啊!

“呵呵~朕的帝都令还是很厉害的!”庄宗就腆着脸笑了起来。

自己的臣子能够得到太子的夸奖,那可不简单啊!

“这么厉害的臣子,还要本宫的人干嘛!”苏昭就反问了回去。

庄宗……忽然觉得无话可说了怎么办?

沈荣噗通一声就跪下了,然后在太子面前嚎啕大哭:“陛下啊!老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帝都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老臣破不了案心急啊!呜呜……上次劫囚的事情就不说啦,那都是猎兵的错,可这次死的权贵们太多啊!这些人有钱有势的整天找老臣施压啊!”

“呜呜……尤其是周家的人过分啊!他们一个外室的族人死也卯足了劲的为难老臣啊!老臣实在没办法啊,求殿下救救老臣啊!”沈荣哭的十分伤心,那凄惨的模样都看的苏昭肉疼。

艾玛~苏昭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东西呢!不过苏昭也听出了点有用的东西,周家为难帝都令,不就是说帝都令不可能站在周家那一边么!这是老东西在跟自己示好?

朝堂上的那些个老怪物不是装傻充楞就是做缩头乌龟,这个沈荣倒是另类,直接冲上来就哭啊!

“闭嘴!”苏昭忍无可忍的一声怒吼,吓的沈荣立刻就不敢嚎了,却抬着挂满了泪水的老眼巴巴的看着苏昭,那模样有点恶心。

被沈荣哭的头疼的苏昭撇了一眼身边站着、似乎是脸带笑容的国师,才说:“这件事情本宫会处理的!”

沈荣立刻就不哭了,而且还乐颠颠的从地上爬起来:“老臣就知道太子英明神武,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老臣被为难死的,嘿嘿~老臣知道殿下的好!”

苏昭被沈荣给恶心到了,她现在才发现这个沈荣就是个老不要脸啊!

臭流氓!

苏昭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沈荣却赖着不走,谄媚道:“帝都九门虽然都是禁卫军管辖,但是街上巡查一般都是京兆尹的卫士,最近京兆尹侍卫人员紧张,不知道殿下能不能体谅老臣的分点人给我们呢?最好是有带兵经验的,帮忙训练一下那些兵油子!”

沈荣说话的时候,就一个劲的看苏昭身后的梅解语。他就是想让殿下在他身边放个人的,因为沈荣算是明白了,当今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啊!

太子这行事风格比她老子强太多了!当年她老子卑鄙的用绑架了其他皇子的方法获得了皇位,而苏昭根本就不用这样,因为现在的苏昭已经坐稳了储君的位子,并且势力还在极度扩张啊!这个时候不向着太子示好,更待何时啊!

明明是要向着太子示好,可从沈荣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求太子帮忙,这马屁拍的好啊!

苏昭表示很愉悦,然后就点了点头:“那就让梅解语暂代京兆尹提督吧!”

所谓提督不过就是个带着京兆尹卫士巡查街道、狐假虎威的,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是他管,有点现代城管的意思。手中权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也好歹算是个将军了。

梅解语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他觉得这个位置正好啊!以后找二爷放贷什么的,方便了啊!而且就算是以后要弄商行、搞点商业副业什么地也顺手。

庄宗显得无所谓,因为京兆尹手下的提督官太小啊,小到庄宗都看不在眼里的。

反正正事是解决了,皆大欢喜。可就在梅解语有些得意、眼看着帝都令退下去的时候,梅解语看到帝都令跟国师对望了一眼,那眼神中的神色就令人深思了。

总之梅解语顿时就感觉很不好,仿佛被国师给算计了的错觉让梅解语愣在原地,以至于苏昭叫了他两声都没有回过神来。

“发什么呆!快点去跟着帝都令去任职!”苏昭一脚踹在了梅解语的大腿上,那嫌弃的眼神和口气把梅解语给伤到了。

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梅解语忽然就明白:太子这是在把自己往外赶啊!是因为看着自己碍眼吗?!

苏昭还真是有这么一点意思的,主要是梅解语天天在自己身边蹦跶、时不时的就要爬床的行为太让苏昭崩溃了。

出了皇宫的沈荣优哉游哉的爬上了马车,老脸上神情嘚瑟,他觉得国师给自己指点了迷津,真的是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啊!让梅解语担任京兆下的军将,就相当于把太子的人拉来做挡箭牌了,以后再出事,那些世家大族也不敢放肆的找自己麻烦了。

而且背靠着太子这棵大树,还有什么事能让自己担心呢?

被沈荣念叨着的国师,此时感觉很不好!因为自从沈荣带着梅解语走了之后,国师就看到太子用一种奸诈而审度的眼神盯着自己,那眼神中的笑有点不怀好意嗷。

清远正襟危坐,摆正面孔的看向太子,漫然道:“殿下可是有事?”

苏昭就清了清嗓子,说:“帝都命案本宫接下来了,可是本宫很为难啊!”

清远心中一跳,立刻就知道太子要坑自己了。果然,听苏昭继续道:“神宫太放肆了,就因为债主逼债,他们竟然动手杀人,完全就是不把我大周子民当人!身为太子,为民伸冤责无旁贷,可本宫忽然想到神晓瑜是国师的挚友!在本宫去找神晓瑜算账之前,应该先让国师去通通气的!”

哦~原来是要拿着自己当枪使啊!

清远笑着点头:“必不辱命!”

见国师答应的这么干脆,苏昭脸上的笑容就浓了,挥挥手说:“那国师现在就去找神晓瑜吧!”

哎~这么着急的赶自己走啊!

国师看了看盯着自己的庄宗,就说:“陛下跟我一起去吧。”

庄宗还等着王德忠带着小太监给自己上早膳呢,为什么要跟国师一起去啊!庄宗一点都不想去。不过国师邀请自己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拒绝,于是庄宗就看向了苏昭:“阿昭啊,你去吧!反正你吃过早膳了!”

苏昭一脸血的看向庄宗,把庄宗吓得打了个哆嗦,连忙又说:“一会朕还要去上朝啊!”

苏昭就看国师,让你去找神晓瑜,你去就行了,非要拉上个人是什么意思?

国师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太子一眼,说:“神晓瑜未必肯见我。若是陛下或者殿下去的话,神晓瑜就没法拒绝了。”

哦~原来人家神晓瑜嫌弃见你啊!苏昭就嘿嘿笑了笑。国师看着苏昭脸上的笑容,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国师就很玄幻的想:神晓瑜这货不见自己,但是会见苏昭,这不是什么好现象的吧!“罢了!本宫就勉为其难的带着你走一趟吧!这件事情也不能光让国师您为难啊!”苏昭就嘿嘿笑了起来。

庄宗就诧异的看着国师和苏昭,你们都走了么?!就留下朕自己在这里吃东西啊,那朕还不如回去呢,庄宗还是挺害怕孤独的。

虽说回去了面对的是心机美人,但是那些美人最起码不会像是太子一样,对自己冷嘲热讽的。

“那什么,你们去吧!朕吃完了东西就去上朝!”庄宗想了想,还是留下来吃东西吧,因为看到王德忠已经带着小太监送饭来了。

而有一个人影却比王德忠等人的速度更快,一路小跑的冲到了庄宗面前、

庄宗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刺客的时候,却见这人一下子扑倒在自己面前,跪在地上端端正正的磕头行礼之后,冲着自己喊:

“微臣秦恒,参见陛下!”

“哦~好好!爱卿平身吧!”庄宗楞了几秒钟之后才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人说。

这是个面相端正英俊的青年,庄宗不用想就明白这肯定是太子新弄来的男宠了,不过庄宗很奇怪啊,太子挑选男宠向来是很有眼光的,就喜欢那些妖娆的美人们,看眼前这个男人,明显死板!

太子这口味换的!

秦恒抬头就看到庄宗正在跟太子眉来眼去的,那眼神有点像是未来的老丈人看媳妇啊。

‘苏昭,这个男人怎么是这样的?你换口味了啊?’

‘父皇,你省省吧!’

秦恒就能感觉的到他们两人之间这种眼神交流。

“陛下!微臣乃是笔试录入、工部入册之官员!肩负帝国工部锻造之任,平生所学亦为帝国所用所需,但臣绝不是以色侍人之男宠!”

“陛下请明鉴!下令太子放了微臣!”

秦恒说的那叫做一个端庄铿锵啊,听得庄宗都忍不住的正色了。

------题外话------

谢谢:yanxi2030 送了1颗钻石。/拥抱送了1颗钻石。

商量个事情:

关于月票和评价票的奖励,以前说是每个月的前十名奖励的,可惜今天在后台使劲的设置时间段搜都出BUG,根本搜不出月票,这个后台系统也真是够了!

只能看新增日期和总的粉丝值。所以,爷无奈的决定,以后每个月奖励就给开问到奖励时累计的总月票和评价票前十的妹纸吧!乃们有意见么有~

或者爷也有更加卑鄙的决定:等完结了一次性乘10倍的奖励前十~哈哈!相比还是前面的好。我明天看看下面的留言,没有异议就按照前面的办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