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开门,放国师!/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令太子放了微臣!

这义正言辞的话把庄宗给唬住了,或者说庄宗太吃惊了。看来这个新抓来的男宠没有被太子给驯服啊!

这是太子自己的事情!跟朕无关啊!庄宗一点都不想管,可是看着那秦恒义正言辞的模样,庄宗就觉得自己不管的话是不是要落得一个“昏君”的骂名啊!

“秦大人当真乃国之栋梁!您是闵家锻造的技术官员吧!”国师忽在一旁开口了,清雅的国师口气中带着对秦恒的赞赏。

“敢问阁下是?”秦恒这才看到一边站着的国师,虽然觉得国师是个潇洒风流的人物,但秦恒是不会看脸的,作为一个工部男,人家只懂得精密数据和工程力矩,秦恒看人更是只看才干、学识。尤其是作为臣子对国家的作用。

秦恒就很看不起那些吃闲饭的大臣,看国师这模样就像是吃闲饭的人!

“这位是我大周的国师大人!”庄宗连忙开口介绍。其实庄宗是想岔开话题,省的这个蠢孩子盯着自己让救他出太子魔爪。

“哦,听闻国师有意太子?!”谁知道秦恒竟然直接开口质问了。这么尴尬的问题从秦恒的嘴里说出来没有一点的迟疑,而且还带着质问的鄙夷。

国师是大周的风云人物,太子更是如此了,所以国师住在太子宫的事情早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更有不少的人以为国师已经做了太子的“入幕之宾”!

“爱卿不可胡说!”庄宗被吓了一跳,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国师跟太子之间发生点什么啊!而且即便发生点什么,也不能说出来的,这个秦恒真是耿直的可以!

“呵呵~人言可畏!”而作为当事人的国师却是高深莫测的干笑了一声,不辩驳也不否认!但在别人看来就不同了,国师这不是分明默认了吗!

“看来国师果然是自甘堕落!”秦恒目光一厉,竟然颇有几分凶狠的说道。

国师就淡淡的看了秦恒一眼,道:

“工部侍郎乃学士出身,自然懂得忠君爱国之说,自古忠君为首,太子乃国之储君,侍郎直言太子之过,是士子所为吗?!”

看起来没有多大杀伤力的话,却把秦恒给说的脸色惨白,对于秦恒这样的耿直之人,忠君和逆上的罪名是他最承受不起的。秦恒这种人就像是礼仪教化的卫道者,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对他信仰的鞭笞。这种精神支柱被玷污的感觉让秦恒忧伤。

“我……微臣……”秦恒无话可说了,或者说现在秦恒的脑袋有些纠结。他被国师给绕的有些晕,而且国师话锋直击信仰,让他应付不来了!

尤其是一个“士子所为”的斥责,就好像是秦恒给整个士子界抹黑了一样。在国师的唇枪舌剑下,秦恒就忍不住的想,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啊?!作为一个臣子他就不应该管太子的私生活啊!

皇族*向来是大臣们诟病的话题,但是无论怎么说这都是生活作风问题,或许这会在史官记载上留下色彩浓重的一笔,但还轮不到他秦恒来说啊!秦恒是工部侍郎,而并非御史。

“大人乃工部侍郎,并非监查御史!逾越便是忤逆,难道大人一向标榜的士子,是以僭越为乐、罔顾伦常和职责的无信之人?!”国师说这话义正言辞的模样比刚才的秦恒还要端庄。

然后秦恒就被哗啦啦的秒杀了。

秦恒这种埋头务实的人根本就不会打嘴炮,偏偏国师还站在道德伦理的角度说的那么正义,秦恒就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了一样。

“不过,太子您找秦大人来真的是做男宠的吗?”

国师秒杀完了秦恒之后,就转头看向了苏昭,颇为认真的问道。被说的垂头丧气的秦恒也立刻看向了太子,他更加在意这个问题哦!

苏昭还是很惊奇国师这一番论据的,看来飘逸的国师还是一个口舌恶毒的辩才啊!看看把秦恒给说的,凄凄惨惨的!

“走吧,去找神晓瑜!”苏昭没心情当着他们的面解释什么,直接起身就走。

秦恒就眼巴巴的等着太子回答国师的问题呢!可太子竟然避开了,若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要避开这个话题?!看来太子是真的把自己弄来做男宠的啊!

秦恒绝对不同意做男宠,所以看到庄宗陛下还坐在椅子上吃东西,秦恒就跪着恳求:“陛下,臣乃工部侍郎,于情于理,与公与私都不能做太子的男宠,还请陛下下令,让太子放了微臣!”

“咳咳~”庄宗被秦恒的执着给刺激到了。

不过想想刚才国师说的一番话,庄宗就灵光一闪的说:“哎~你作为大周的臣子是不是应该为君分忧啊!”

秦恒直呆呆的点头、然后庄宗又说:“现在太子忙的分身乏力,你是不是留在太子宫帮太子减压?”

秦恒不吭声了,他在纠结庄宗说的“减压”代表了什么意思!

庄宗看了秦恒一眼,又说:“朕刚有了个小皇子!”

“恭喜陛下!”秦恒相当不解的看着庄宗,他很疑惑啊!庄宗有了孩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自己的亲族又没有妃子在皇宫里!有小皇子的事情跟自己根本就沾不上边啊。

“呵呵~恭喜就算了,作为臣子你还是饶了朕吧?”庄宗就呵呵的笑。

在秦恒大惑不解的目光下,庄宗已经吃完了早膳,然后起身看了一眼天色,冲着秦恒抱怨道:“朕还想回去看一眼小皇子,可是上朝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朕要去上朝了!朕现在每天都很忙,昨晚没有睡眠充足被吵起来,想在早膳的时候清净一下的,结果你又在朕这里哭诉。朕觉得得因此短命几年。”

秦恒低着头,好像……好像自己是觉得有点愧疚呢!

“好啦~朕去上朝啦!”庄宗唧唧歪歪的说完,拔腿就走。

等庄宗走出太子宫之后,秦恒还傻乎乎的跪在地上没起来,似乎是在为刚才让陛下不高兴而懊恼着,不过很快秦恒就抬头,喊道:“陛下,您不让臣离开这里吗?”

听庄宗说了那么多,秦恒发现自己的问题根本就没解决啊!难道让陛下给太子下令放了自己就那么难么?

秦恒还想爬起来去追庄宗,结果就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了。

“秦大人?”明明只是很客气的叫了自己的名字而已,秦恒却忍不住的沉心屏息了!好像这个声音中带着一种无言的魔力,却又镇定人心,让秦恒感觉很不可思议的扭头。

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坐在轮椅上,由一个小厮推着过来了。

那是一个病态十足、脸色苍白的青年,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一样,但是这个人身上却有一种瀚若沧海的恢弘感,尤其是那平平淡淡却像能看透人心的眼睛,被这样的眼睛盯着,就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无处隐藏。

“阁下是?”秦恒很意外的发现自己在这个人面前竟然是不由的放低了姿态,以一种卑恭的心态面对这个病躯青年。

“在下苏曼青,看到秦大人在这就忍不住的过来了。”苏曼青已经到了秦恒面前。

秦恒就盯着苏曼青看了起来,虽然这个年轻人脸色苍白病态严重,但是丝毫不掩饰他风华绝代的俊气。只不过这个青年却是从太子宫的后院出来的,这就让秦恒鄙夷了,这人清贵如此也是太子的男宠?

“你知道我?”秦恒就是个只知道做研究的书呆子,所以才不知道这个在自己面前的病态青年就是多年前大名鼎鼎的苏沐涯呢。

“大秦工部秦恒大人,谁人不知!只不过看着秦大人以身犯险,苏某就忍不住的想过来提醒两句。”苏曼青笑着点头。

秦恒的严重闪出几分狐疑,盯着苏曼青反问:“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秦大人就是蠢笨了些!”苏曼青口气淡淡,说的理所当然。

秦恒……

眼前的苏曼青就是那种文质彬彬的人物,而且他刚才还用赞赏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呢,怎么一转眼就变味了呢!

秦恒表示自己接受不了这种违和感啊!

尤其是被苏曼青这样的人说自己蠢笨!作为一个好学士子的自尊心就被蹂躏了,秦恒梗着脖子看着苏曼青,不满道:“请先生说清楚!”

不说清楚,本人是不会跟你罢休的!

秦恒用这样严厉的眼神告诉苏曼青,自己的愤怒!

苏曼青不紧不慢的转头从身旁小厮的手里拿过了茶水,修长白皙的双手握着冒着茶香的杯子慢慢饮了一口,似乎是很满足的享受了一番,在秦恒都等的有些着急时,才说:

“我说你蠢笨,是因为你挑拨了陛下和殿下的关系!”

秦恒就冷笑了起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秦恒觉得苏曼青这人真是睁眼说瞎话,自己何曾挑拨了皇族父子关系啊,而且自己这么正直的人也不屑于做那种事情的。

“太子看重的是秦大人的才华,秦大人却恃宠而骄,求陛下从太子手里抢人,这不就是挑拨陛下和太子的关系么!”

秦恒自动忽略了苏曼青的前半句话,只听着后半句话发呆,好像……说的有道理啊!怪不得刚才陛下看自己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呢!

“恃宠而骄从何说起啊!”秦恒不死心的辩驳,这话用在自己的身上太恶心了。

“呵呵~就凭你刚才在陛下面前嫌弃太子,太子没有杀你,灭你的九族,就说明了太子对你的重视!”苏曼青说完这话就走了,让小厮推着自己慢慢的转身回房,根本就不去看呆在院子中的秦恒。

哎~殿下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呆板的人!以后有太子受气的时候。

“公子,苏家的锻造师已经来了,都被……太子送进了地下的暗牢,您要不要去看看啊?”小厮在推着苏曼青返回后院的时候,小声的开口询问。

苏曼青慢慢的扭头看身边的小厮,漫无表情到冷漠的眼神把那小厮吓了一跳,不敢迎着苏曼青的眼神,小厮缓缓的低下头,不敢吭声了。

过了半晌,苏曼青才淡淡道:

“只要进了这太子宫,那就不是苏家的锻造师,而是太子的锻造师!在没有太子命令的情况下,我是不能私自去见的!”

苏曼青严厉的说完,身边的小厮已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谁能想到苏曼青这种病入膏肓虚弱至极的人还能给人如此沉重的压力呢!

小厮也是为了自己的主子着想,本来那些锻造师就是全部来自苏家的,是苏曼青的族人。而且以后这些锻造师都会跟着苏曼青开始锻造,只要苏曼青稍微的拉拢一下,这些人还不全都以苏曼青为首啊。

这样苏曼青在太子宫的地位就高了!

尤其是梅解语那个坏人整天就盯着苏曼青呢,好像一条耐心等待机会的毒蛇,只要苏曼青有什么纰漏就会窜出来,一口咬死!

“主人,难道您都不为将来考虑一下吗?在太子宫别的人都有自己的势力了,梅解语大人刚做了京兆尹的提督,闵鸿似乎有接手闵家锻造的意思,就连沙曼小雀他们都有自己的亲近护卫啊!~”小厮忍不住的为苏曼青抱不平。

不仅如此,新投靠的妙心有自己的和尚队,而且还是新军副帅,云峥、柴猛等人全都是带兵之人,王德忠更不用说了,手下还有很大一片暗卫几乎遍布全国!

现在看来,整个太子宫也的确只有苏曼青不搞拉帮结派了。一直都是孑身一人,就连身边的小厮都看不下去了。

“让你跟着我,为难了!”苏曼青淡淡的看了小厮一眼,自己推动轮椅进了院子。

小厮在后面抹了抹眼泪,急忙跟上去推轮椅了。似乎是看小厮哭的伤心,苏曼青就安慰道:“在太子身边不需要自己的势力,等以后太子成为皇上,顾忌的便是结党营私。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便做一个干净的人吧!”

小厮连连点头,心里却是知道的,主人是因为寿元不长,所以想在他短暂的生命里为太子多做一些事情而不会形成自己的势力,或者说不会让自己成为“轴心”、领导者,这样在苏曼青死去的时候,不会因为他个人的离开而对太子府内有任何影响。

毕竟……苏先生的寿元并不长,即便是续命之后。

“国师似乎不开心的样子!”另一边带着国师去找神晓瑜的苏昭就发现,国师一直闷闷不乐啊。

从太子府出来之后,国师就是这么一副冷淡的表情,好像苏昭又得罪了他一样。

“被太子拉着去做炮灰,本国师应该开心吗?!”国师就哼了一声,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

苏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一脸情绪的国师,呵呵笑道:“我觉得神晓瑜好像跟国师你很亲密的样子!”

国师目光一跳的撇了苏昭一眼。

太子您这感觉太诡异了,您哪只眼看出神晓瑜那个败类跟自己关系不错了!?倒是国师觉得太子跟神晓瑜的关系不错呢!

神晓瑜这个神宫的上使,无论去了哪一国都会收到隆重接待的,也绝对不会有人敢对神晓瑜无礼。

可苏昭就敢,而且神晓瑜还每次都被苏昭气的鼻子都歪了,还无处发泄,无可奈何。

国师觉得这事太奇妙了。看来不仅仅是他们两人关系不错,神晓瑜对太子还有着莫名的情愫呢,当然也有可能神晓瑜就是那种贱性的受虐狂。

“殿下,上使大人似乎不在使馆院。”跟着太子出来的王德忠从自己的手下那里得来了情报,就凑到太子身边禀报。

“恩!直接去神宫钱庄的建造现场吧!”苏昭就知道神晓瑜那货是肯定不在使馆院的。

三和钱庄可是神宫在大周内揽财的摇钱树啊,自然是越快建起来越好了,神晓瑜那高贵的上使恐怕现在就亲自督造呢!

“殿下,一会见到神晓瑜如何问责?不准备一点证据吗?”国师悠悠开口。

“你就是本宫的证据啊!否则本宫带着你来干嘛!”苏昭说的理所当然。

国师……果然自己是被太子给坑了啊!

“呵呵~国师大人的话是很有说服力的,相信上使大人肯定无法反驳的!”王德忠就在一旁嘚瑟上了。

国师淡淡的看了老太监一眼,果然太子身边最碍眼的人就是这个老东西啊!一定得提前收拾了这个老家伙。而要收拾王德忠,就只能从苏嬷嬷那里下手了!

太子的仪仗队还没有走到神宫钱庄的建造现场,神晓瑜就发现苏昭了。坐在软榻上的神晓瑜站得高看得远,而且太子那依仗一出皇宫,走在街上肯定是吓得街坊鸡飞狗跳的。所以提前发现太子过来的神晓瑜直接跑了。

哼~本尊不想看到那个碍眼的货!所以本尊这并不是逃避,而是嫌弃苏昭碍眼而已,这就跟在路上看到一堆狗屎一样,难道不应该避开了走吗?!

“殿下,那是神晓瑜的软榻吧!”国师远远的就看到神晓瑜在逃遁啊!

国师大人的心情忽然就高昂了,能够让不可一世的神晓瑜忌惮的人,果然只有太子啊!

“神晓瑜,本宫是来报复你的,本宫要拆了你的钱庄!”苏昭就扬声呐喊了起来。

本来在建造现场的神晓瑜护卫看到自己主人要走还觉得奇怪呢,现在太子这么一喊,那些护卫顿时就明白了,嗷~自己的主人竟然害怕太子啊!

“苏昭,你敢?!”神晓瑜气的鼻子歪了,一脸血的命令侍卫把自己给抬回来,居高临下的瞪着苏昭,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神晓瑜的护卫再次傻眼了,傲慢的上使大人应该是那种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淡定之人,可一对上太子就变得这么暴躁呢!

哎~这才刚对上呢就输了气势!

“国师,该你了!”苏昭一拍身边的国师,像是点将、更像是遣狗一样把国师给推了出来。

那架势颇有开门放狗咬恶人的违和感。

被推出来的国师心里郁闷之余,却无比淡定的看着神晓瑜,说:“大周帝都接连发生富户被杀案,太子认为凶手是你!”

本来神晓瑜还挺惊讶国师竟然甘为太子所用呢,如今听到国师这话,神晓瑜就更惊奇了。不怒反笑的哼道:“你们都是傻子吗?我神宫怎么会干出那么愚蠢的事。不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吗!而且苏昭你得蠢到什么程度,才能想到要诬赖我神宫杀人啊!”

“呵呵!说的好像你们不愚蠢一样!”苏昭就在后面邪恶的笑。

神晓瑜的脸色开始变了,不过在神晓瑜发怒之前,国师又说:“既然上使不承认,那就拿出证据来吧!”

神晓瑜……我们没杀人凭什么拿证据!又去哪里拿证据?国师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

清远国师这是彻底反水的节奏啊!竟然帮着大周来跟自己要证据?!

“没有!我们不屑去证明我们的清白,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清白的!”神晓瑜傲慢的劲头又上来了。

“神晓瑜,你这么不配合,本宫会认为这是你抵死反抗的!为了保证城内富户的安全,本宫需要派人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苏昭指了指自己身后带来的府卫。

神晓瑜一点不怕,自己还巴不得大周的军人能够来守着建造现场呢,这样就没有猎兵和坏人来捣乱了,那么钱庄就能很快的完成重建了!

“来吧!让你们的府卫来吧!”神晓瑜嘚瑟的冲着苏昭喊。

然后苏昭就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神晓瑜,稀奇道:“看来你真的很傻啊,本宫的护卫只要监视了你们,就说明在富户凶杀案上你们的嫌弃最大了!不用本宫宣传,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杀人凶手!你这蠢脑袋是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啊?”

“苏昭!你到底想怎样?”神晓瑜就是一呆,等反应过来之后忽然惊觉果然如此啊!自己竟然是着了他的道!都怪这个混蛋太让人心焦了,英明神武的神晓瑜都快被她给弄疯了好不好!所以才会有了这么大脑短路的时候。

------题外话------

谢谢:秦樱 送了3颗钻石

继续上次话题,月票和评价总和奖励如下:

1。云璟萱79,2。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50P,3。18693718930。23P

4—10。tutouyu。22,/拥抱22,焉苒18,桐桦17,舞云空16,我在幸福左边14,15690896156投12P,tt唐宝12P。亲们来下面留言,拿bb咯

这是V到现在总的票数,本来是想每个月分开奖励的,但是XX系统改版不能按时间段看了,就像是现在根本不能+V的时候抢楼一样,因为作者根本看不见~艾玛~苦逼一下子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