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我来宠你/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晓瑜被苏昭说的脸都黑了,而再看苏昭一脸闲淡,她来见神晓瑜就像是找个出气筒玩乐一样。

反正跟神晓瑜说话的苏昭明显心情好了不少。

一旁的国师开始怨念了,他认真的回想了自己跟苏昭相处时候的场景,好像……太子殿下任何时候都对自己挺防备的,完全没有敞开心扉的时候啊。

忽然感觉很忧伤和暴躁啊!

“清远,你是跟着太子一块来欺负本尊的么?!”神晓瑜好像是要被苏昭给弄崩溃了,愤怒的转头冲着国师咆哮。

清远淡定的看了神晓瑜一眼,继而对苏昭说:“咱们走吧。”

神晓瑜……

苏昭……

“那就走吧!本宫还挺忙的!”苏昭似乎是不想走的,不过留下来似乎也没什么事,而且自己还挺忙的。

“站住!你们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想走!”神晓瑜发飙了,他觉得自己好委屈啊,苏昭屁颠颠的跑过来污蔑了自己一顿,顺带着鄙夷一通,发泄完了这就想走?!

那自己躁动的心情怎办?自己的委屈怎么办?

“呵呵~事情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不是看在你们神宫的面子上,本宫就直接动手抓人了,这次本宫也就是来问责一下而已!”苏昭就冲着神晓瑜笑。

神晓瑜怒不可遏的想要反驳,却忽然冷静了下来,然后臭着一张脸看着半空。

半空中出现了轻微的气息波动,然后几个人影仿佛撕裂虚空一样出现了。

“孙长老!”国师抬头,冲着半空中的人点头浅笑、

一身白衣的孙长老带着几个银铠武士从虚空中下来,站在了苏昭的面前,慈眉善目的孙长老在苏昭和国师的脸上扫了一圈之后,淡淡笑道:“下个月就是星辰湖比武了,你们大周是不是依然不参加吗?”

星辰湖比武?苏昭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在苏昭眼中出现茫然之色的时候,国师就在旁边解释:“星辰湖内魔兽繁多,尤其是湖泊周围湿地盛产低级魔兽,是猎兵和小型军队兵阵狩猎和训练的绝佳场所,且星辰湖周围灵气浓郁,也是修炼的好去处!只不过星辰湖乃神宫设立的无主缓冲地带,各国想要获得星辰湖的使用权,就需要进行比武!”

“而且参加比武的只能是各国直系皇族!也就是当代皇帝陛下的直系子孙和兄弟姐妹!”国师说到这里,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昭一眼,叹息道。

“大周几十年来一直输掉比赛,所以这些年都没有去了,弃权!”

这是显而易见的,庄宗大帝是个不修武技和魔法的货色,庄宗的几个儿子也只有二皇子苏护有点出息了,至于庄宗的几个兄弟……他们都被庄宗给扔到了犄角旮旯,还不知道怎样呢!所以弃权是必然的。

“苏昭太子殿下文武全才,这次应该会去参加比赛的吧!呵呵~大周猎兵无数,获得星辰湖不仅可以训练猎兵,更可以训练军队!”孙长老就看着苏昭笑。

那笑容有点深沉了,或者说有点阴谋的成分在里面,可不管是不是阴谋,苏昭都得去啊!

星辰湖这么优厚的条件为什么拱手送人?!

“比赛几场?”苏昭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三场!”国师就有点头疼了,他觉得苏昭这蠢蠢欲动的模样不会是真的想去参加比赛吧,不可能获胜的啊!

苏昭现在只是一个武王战力,即便苏护厉害点,可也根本就不是其他国家皇子的对手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拿出三个武皇阵容,苏昭这一边凭什么赢?!

“那自然是去的!”苏昭立刻冲着孙长老点头。

孙长老就笑了,他就知道苏昭这种人肯定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哼~你们去了干嘛?丢脸的吗?你现在的实力连本尊的一招都挡不住!他国的皇子可是有人能在本尊手下走百招的!”神晓瑜就冲着苏昭鄙夷了起来。

呵呵~既然苏昭连您一招都挡不住,为什么您总是被苏昭给欺负的死死地呢?!孙长老高深莫测的看了神晓瑜一眼。

神晓瑜就被孙长老的眼神给刺激到了!

“拆了吧!重建!”孙长老不再看神晓瑜,而是看了一眼正在赶建的三和钱庄扔下一句话就走,带着几个银铠武士瞬移消失了。

神晓瑜的脸就黑了,这次他是被孙长老给气到了,回头看一眼已经打好了地基的三和钱庄,神晓瑜就愤怒:“孙长老,不要太过分!”

“上使所用石料被搀了腐蚀物,遇水则化,上使要等钱庄建造好之后再坍塌么?”半空中传来孙长老的声音。

神晓瑜就呆了一下,然后立刻看向了苏昭。是这货!一定是这货在材料上做了手脚!怪不得这些天捣乱的少了呢!原来是在材料上捣乱了啊!

苏昭,你真是心眼坏到烂掉了!

“国师,咱们走吧!”苏昭已经没有兴趣跟神晓瑜吵架了。

她得回去筹谋一下星辰湖的比赛,那么一块风水宝地可不能拱手让人。

“苏昭,你给本尊站住!”软榻上的神晓瑜着急的跳了下来,这个太子怎么就这么让人心焦呢!

“上使大人,您的脚啊!”跟在太子后面的国师淡淡的看了一眼神晓瑜脚上洁白无瑕的靴子,颇为幸灾乐祸。

神晓瑜低头看了一眼肮脏的地面,嫌弃的跳上了自己的软榻,将一双靴子全都拖了下来,照着苏昭的后脑勺就扔了过去:

“看看你们这地脏的!神宫皇都以大理石砌面,你们能不能学着点!”

神晓瑜的靴子眼看着就要扔到苏昭头上了,朱雀才现身将两只靴子抓住了,拿在手里还能闻到靴子上竟然有不同寻常的香水味道。

没有用靴子砸中苏昭的神晓瑜,远远的就听到苏昭问国师:

“神晓瑜是个男人吧?为什么举动跟个娘们没什么两样?!”

神晓瑜听得肺都要气炸了,却见国师淡淡的回头撇了神晓瑜一眼,说:

“本国师跟他不熟,也没有验证过他的性别!”

“哦~”苏昭意味深长的哦~之后,接着响起来的就是神晓瑜发疯的怒吼声。

“殿下,您真的打算去星辰湖参加比赛?”国师看到苏昭那踌躇的模样,就知道苏昭在想着比赛的事情呢。

“为什么不去?时间够用!马上就下个月,三场比赛完之后本宫回来,跟大楚的战争还没有打响呢!”苏昭就说。

国师颇为头疼的看了苏昭一眼,直接说:“孙长老恐怕会对殿下不利!”

“知道!”苏昭随口答应。

“那您还去?”国师就觉得苏昭真是不听话啊,完全就是一个驯化不了的小野猫啊。

“您这是关心我?还是控制本宫?”苏昭扭头看着国师,脸上的神色有点复杂。

国师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噎住了,为什么跟苏昭说的话就这么难呢!还是说自己的脾气完全跟苏昭不对路啊?这就有点愁人了……

“殿下,骑兵营爆发瘟疫啦!”一个人高马大的骑将风风火火的冲来了,还没跑到苏昭面前就喊了起来。

国师目光一跳,抬头看了一眼帝都高空云端,若有所思。

“严重么?”苏昭愁眉苦脸。

自从难民聚集,苏昭就挺担心这件事情的,虽说武者对瘟疫是免疫的,可是普通人不行,而军队中不可能全是武者的,都是一般的普通人。这瘟疫爆发之后影响极大,有能力的魔法炼药师研究的方向是魔药,极少涉猎普通人领域。

能应付瘟疫的也只有古医了,而让古医治好瘟疫必然是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

“不少人咳血,已经出现了死亡!”那骑将是柴猛身边的副将,跟柴猛的性子一样,耿直声大。

“去看看!”苏昭马不停蹄的往骑兵营赶,国师就那么飘飘然的跟在后面,快走到城门口的时候,苏昭却被梅解语给拦下来了。

“殿下去哪?”梅解语就跪在城门口,高昂的问端坐翼虎王上的苏昭。

苏昭完全可以骑着翼虎王直接冲过去的,但是苏昭却停下来,怒目向着梅解语道:“你好大的胆子!敢拦住本宫?!让开!”

梅解语跪在城门口不动,高亢道:“殿下,您先告诉小梅您去哪?”

“骑兵营!”

国师就觉得苏昭根本就不用搭理梅解语啊,可苏昭还是回答了,然后国师感觉太子跟梅解语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殿下不能去!”梅解语就张开双臂,做出一副拦路的架势。

苏昭就眯着眼睛看着梅解语,俨然是用眼神在威逼梅解语不要挡着路碍事!

可梅解语仍然跪在地上不动,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喊道:“殿下不可亲赴险地!就让小梅去吧,小梅可以的!”

“本宫要亲自去看!让开!”

“小梅就是不让开,殿下打死小梅吧!”

苏昭继续怒目……

国师看的有些傻眼之余,忽然就明白了呢!苏昭从来我行我素的,哪里会被梅解语给拦下来啊,梅解语这样拦苏昭管用吗?

自然是不管用的!但是苏昭还是被梅解语给拦下了。

作为太子也是需要被人疼~被人担心和惦记的,而梅解语就正好可以给苏昭这种被关心的感觉!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和满足!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苏昭独立和强横的一面,但她心里也有柔软一面的,那正好就是需要被呵护的一面,而梅解语正好就是苏昭这一面的呵护者,弥补了苏昭的缺憾。

“殿下又不是古医,您也不是炼药师,您去了也没用!就让小梅带着古医去吧,小梅已经召集了城中的所有古医!”梅解语说话的时候,便听到大街尽头传来了吵闹声。

苏昭扭头就看到小梅负责的帝都卫戍押着不少的古医过来了。

梅解语这才刚坐上京兆尹麾下将的位子,就调动卫戍抢抓古医去救治瘟疫了,动作蛮快的嘛!

苏昭心里就有些轻松了,能够有人提自己分担的感觉真的不错,所以看着梅解语也就不那么碍眼了。苏昭就说:“作为太子本宫还是需要去看看的!本太子到场了,才能说明本宫对骑兵营的重视!”

“殿下,让陛下去吧!”大彻大悟的国师就在旁开口了。

人家国师已经明白了,作为太子也是需要被呵护和保护的,所以国师就想抢占了梅解语在太子心中的位置,疼人而已~谁不会啊!

“你想让庄宗去?”苏昭抽着嘴角看向国师。

庄宗不是武者,根本无法抵抗瘟疫病毒,而且就庄宗那怕死的模样,让他去看得了瘟疫的军人?打死他都不会去的。

“国师说的不错!不如让陛下或者大臣们去!”梅解语连忙开口符合,反正只要不让苏昭去就对了!

“滚蛋!本宫已决,别在这里挡着路!”苏昭不耐烦的吼了一声,驱动翼虎王就朝前走。就不相信梅解语这货在看到翼虎王压上来的时候还不躲开。

梅解语还真的没有躲开,竟然直接从地上跳起来,张开双臂的要抱住翼虎王的脑袋。

翼虎王本就是凶恶的魔兽,即便被驯化成为坐骑,仍然凶性犹存的,见梅解语对自己动手,翼虎王嗷~一声张开嘴巴就要把梅解语给吞下去。

“你找死啊!”苏昭双手猛然抓住翼虎王脖子上的鬃毛,狠命一拉,翼虎王吃痛的偏了脑袋,这才没有把梅解语给一口吞下去。

然后梅解语个不要脸就像是个膏药一样贴在了翼虎王的头上,四肢像是吸盘一样扒在翼虎王的头顶上不下来了,嘴里喊着:“殿下您一定要听话,要不然就让小梅去死吧!”

苏昭身子一翻一跃,已经将梅解语从翼虎王的头上拎了起来,扔在了翼虎王的背上,然后骑着翼虎王霸道的带着梅解语冲出了大门,朝着骑兵营冲去。

哼~梅解语这点水平怎么可能拦得住苏昭啊!

所以苏昭轻而易举的带着梅解语一块去了骑兵营。

还站在城门前的国师一脸深沉,若有所思的看着被苏昭带走的梅解语,刚才他分明看到梅解语脸上那幸福的笑……

“国师大人,您还去吗?”

柴猛的副将见国师在门口踌躇,不像是要去的样子,就开口问道。

“本国去跟陛下汇报一下吧!”

国师说完就淡定的走了,那副将看了一眼走远的国师,相当鄙夷的哼了一声,骑着战马追着苏昭跑了。

骑兵营的瘟疫很严重,或者说算不上什么瘟疫,而是病毒性呼吸道肺炎!苏昭看着军中弯腰咳出血来的军人,皱着眉头不语。

这种疾病是通过空气传播的,速度极快,而且因为这些人都没有抗体,只要稍微沾染就患病了!

甚至一些低级武者都被传染了,虽然可以凭借强横的身体素质硬抗,但拖延下去必死无疑。

在进来军营之前,梅解语就拿出丝帕给自己和太子包住了口鼻,苏昭本来觉得这种粗略的防护措施是没用的,但带上丝帕之后才发现丝帕上浸了杀菌魔药,甚至丝帕的材质都十分特殊,可以很大程度上防止病毒入口。

“殿下,苏梅也患病啦!”柴猛心急火燎的跑到苏昭面前诉苦,一个粗犷的汉子都要掉泪了。

听着满军营的咳嗽声,苏昭带着梅解语往苏梅的住处赶,一边问道:“这种丝帕是哪来的?”

“是小梅之前准备的,苏曼青说……小梅觉得难民聚集必然是瘟疫多发期,所以事先准备了不少的丝帕,这是从猎兵商店买来的,用的上好魔蛛丝混合着灵草编制而成,能够防御瘟疫!”小梅兴高采烈。

嘤嘤~能够跟在太子身边的感觉真好!

“给我一块吧!”柴猛立刻开口。

“你是武者,还是武皇巅峰,根本用不着!”梅解语就鄙夷的看着壮的像是熊一样的柴猛。

“我给苏梅的侍女小红!”柴猛很着急。

“呵呵~连公主身边的侍女都不放过啊!”梅解语就嘚瑟了。

柴猛着急的抓了抓头发:“小红做饭好吃!可以让苏梅多吃一点,吃的胖胖的!”然后吃胖了的苏梅就不用担心被别人抢走了。

粗大条的柴猛也就是能想出这么低级的手段了。

“柴将军,你可以把苏梅宠的无法无天,让所有人都受不了她的脾气,这样也没有人跟你抢了!现在苏梅不在皇宫,正好可以放纵她的脾气啊!”梅解语就鄙夷道。

苏梅到现在都快二十的人了,还是白纸一张,只要是闷在皇宫憋的,所以要塑造她的脾气还是很简单的!

哦~柴猛拖长了尾音,脸上带着恍然大悟的神色,长长的哦~了一声,显然是受教了!

苏昭鄙夷这俩货的猥琐,给了他们每人一脚之后,才进了苏梅的帐篷。

等看到床上躺着的苏梅时,苏昭果然发现她比之前胖了!看来柴猛这段时间成果显著啊!再这么被柴猛养下去可真的就成了胖子了。

“阿昭……”躺在床上的苏梅一看到苏昭就呜呜的哭了起来,哭的可伤心了。

“阿昭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呜呜……这该死的瘟疫,阿昭啊,我死了不要伤心,也不要风光大葬,咱们大周太穷了,看看骑兵营很多人都吃不到肉!呜呜……我死了之后把我的首饰都卖掉吧!给将士们补贴家用。”

“阿昭啊,我听说你要重振大周?我很高兴,可是我看不到了……”

苏昭都快被苏梅给哭崩溃了,不过盯着苏梅的脸看了看,苏昭又伸手摸了摸苏梅的额头,根本就没有发烧啊。而且苏梅哭的这么凄惨都没有咳嗽一声的。

“嗷~殿下,不可以动啊!”梅解语尖叫的扑了上来,却被苏昭给嫌弃的一脚踢开了。

“把宋承风给我叫来!”苏昭冲着外面喊。

宋承风早就背着药箱子在外面等着了,听到太子叫自己,宋承风就苦巴巴的进来:“殿下啊,老臣无能为力啊!这个瘟疫老臣从未见过啊,而且史书上都没有记载……”

“闭嘴吧!来看看苏梅是不是没事!”苏昭瞪了宋承风一眼,然后这老东西才乖乖的闭上上来了。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宋承风点头:“公主殿下无碍啊!”

苏昭嗖~的给了柴猛眼刀,怒道:“你不是说公主有事吗?!”

柴猛呆在大帐中好半天没有回神,结结巴巴的说:“我……末将……看到小红偷偷的扔掉了带血的东西……难道不是公主呕血了么?!”

站在外面的小红身子就抖了起来,自己给殿下扔葵水巾怎么就被柴大将军给看到了呢!大将军真是的……

“我没呕血啊!”苏梅用充满了泪水的大眼睛看着柴猛。

“那公主殿下没事啊!”柴猛亢奋了。

“我没事了吗?”苏梅有些不确定,说自己被感染的是大将军,现在说自己没事的也是大将军!

“到底怎么回事?!”苏昭不耐烦了。

柴猛看到太子的脸变黑了,这才害怕起来,连忙跟苏昭解释:“军中有人发病的时候,是苏梅公主先去看的,按理说来是被感染了,而且末将看到了公主的血……所以,误会啦!”

看到柴猛跪在太子面前战战兢兢的模样,苏梅就弱弱的说:“阿昭啊,能不能别杀了柴猛?我……”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宫要杀掉柴猛了!苏昭真是够了,而且还看到柴猛这货竟然感激的冲着苏梅笑。

“看来公主的身体中有抗体啊!老臣发现军中有不少的人对这个瘟疫免疫,这是好事!”宋承风就在一旁笑了起来。

“话说,你没有被感染?”苏昭就盯着宋承风看。

宋承风的老脸就垮了垮,听苏昭这口气好像自己没感染她很失望啊!宋承风苦逼了一下,然后才强堆起笑脸,说:“老臣已经融合了抗体,所以没事的!老臣其实也是在拿着自己做实验的,而且老臣是军中的主要医师啊,老臣是不能倒下的!”

宋承风说的信誓旦旦,好像他第一个自己使用抗体是多大的牺牲一样,而并非是自私。

“是用血液制作的抗体?那是不是可以给那些患病的人用?”苏昭就问。

宋承风沉默了下来,说:“这个有点难度,要想给患病的人用,除非是使用兽血融合!那样就需要太多的血了!恐怕把军中几个人的血都放干都不够啊!”

“你先去给本宫弄来血液样本吧!恩~越多越好!”苏昭吩咐宋承风去弄血,自己就跟空间内的果冻交流起来。

“培育抗体需要无菌环境,当然还需要可以让抗体的益生菌繁殖,你的身体是虚无的可以制造出这种空间吗?你能做吗?”苏昭问的直接。

果冻回答的也直接:“小黑可以做!我在小黑的肚子上掏个窟窿就行!就用小黑的身体做养分,因为小黑本身就是这么生长的啊!”

苏昭明白了,小黑就是一个益生菌啊!怪不得在自己的空间不需要任何光照水源的就能生长呢!

被苏昭和果冻当成“器皿”的小黑怨念了。嘤嘤~人家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也能表示自己的反抗啊!可是……自己的反抗有用吗?!

跟果冻商量好的苏昭就看向了苏梅,恩~这白白胖胖的身上的血肯定也多。

“殿下,用我的血吧,苏梅公主身子弱,禁不起折腾啊!”柴猛秒懂了太子眼神的意思,又跪在地上恳求了。

“没事的!我每个月都流很多血,也没死的。”苏梅就伸手戳了戳柴猛,那小娇羞的模样。

苏昭恍然,苏梅说的是葵水啊!然后自己……好像一直都没有过葵水哦!

“阿昭?苏梅啊?你们在哪里?”外面忽然就传来了庄宗的大吼声。

院子中的军人都被吓到了,更有不少军人感动,嗷~太子和皇帝都来了,而且都不避他们这些患病者!瘟疫向来是很恐怖,瘟疫蔓延过处尸骨如山啊,一些得不到控制的瘟疫地区甚至还会被派遣军队剿灭烧灭。

现在看来大周的皇族很靠谱啊!

“你来干嘛?!”苏昭走到大帐前,就看到庄宗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朕听说这里发生了瘟疫,而且你还跑来了,朕能不来吗?!”

庄宗有些怨念的说,其实人家一点都不想来的,可是太子都来了,自己这个皇帝不来就显得说不过去了哦!尤其是国师个混蛋还是在朝堂上、当着所有大臣的面说的义正言辞,好像自己这个皇帝不来就是不体察民情、是个昏君!

“带上吧!”苏昭将自己脸上的丝巾给了庄宗。

庄宗乐颠颠的接过,然后还担心的看了苏昭一眼,问:“那你怎么办?”

“我是武者!免疫!”其实苏昭就在想,皇族是不是都对这个病毒免疫呢!

这个大陆的皇族血统是很奇妙的,就像是前朝的皇族可以融合神龙血,而其他几国的皇族在控制天下之后,也会用各种灵草灵药的改造自身血脉。

“你不应该留在这里!这是病毒区!”玄君很突然的出现了,而且出现的玄君冷淡的说完,来到苏昭面前,在苏昭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挥手,带着苏昭瞬移走了……

------题外话------

谢谢:Iffy 送了1朵鲜花。月初就扔票的妹纸们~奈斯你们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