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异常宠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宗还想跟苏昭说话呢,结果就看到苏昭消失不见了。

“嗷~刚才那是玄君吧?!”庄宗很激动,转头看身后的孙大和孙小二。

这俩超级武者正盯着军帐门口、苏梅的侍女小红发呆呢,这俩老土就觉得那个侍女真美,听到庄宗的话,两人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

“那是玄君使用的魔法空间瞬移,可以带着人瞬移走掉!”

“什么时候玄君可以带着朕飞一下!”庄宗就有些怅惘的说。

孙大和孙小二立刻不吭声了,他们害怕了好不好,上次带着庄宗去了飞船,结果被太子揍了一顿不说,还被那些大臣们哭诉群谏了,然后庄宗狠狠的惩罚了他们一顿才算是平息了那些大臣们的怒火。

用庄宗的话说:他们两个不仅要负责保护陛下的安全,还要替陛下分忧,挨打就是一种方式。

面对这么不要脸的庄宗,孙大和孙小二痛彻的领悟:陪在陛下身边就要少说话,能做哑巴最好了。

“殿下呢?”梅解语出来就没有看到太子,顿时就着急了。

“玄君跟苏昭有事情商量!”庄宗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或者说庄宗还有点高兴的,玄君那种神出鬼没、实力强横的人跟苏昭关系好了,可以作为大周皇族的后盾啊!

反正庄宗觉得长老殿似乎是很厌恶他们父子的样子,是需要拉拢点其他的势力做后盾的。无疑玄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啊!

而被玄君带着瞬移走的苏昭发飙了,等玄君停下来,苏昭看了看,自己竟然被带到了皇宫内,苏昭就吼了起来:“你干嘛!疯了是不是?!”

玄君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苏昭,湛蓝色的眼睛中似有沉吟之色。

“送我回去!本宫很忙你知不知道?!”

苏昭的怒吼声很凶猛,可玄君却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挺好的,而且她虽然是生气了,但是没动手,这说明女人心里应该是高兴的吧!毕竟被自己宠溺的从满是病毒的军营弄出来了,她可以享受到那种被保护和关心的感觉了!

(苏昭根本就不会跟玄君动手,明知道玄君的实力,跟他动手找虐么?!)

“本尊是担心你才带你离开军营,那里有病毒!”在苏昭要暴走的时候,玄君终于施舍一样开口了。他觉得这么明显的事还得说出来,真是大煞风景呢!

“切~你不知道本宫对那些病毒免疫吗?!”苏昭切了一声,转身就走。她还要赶回去军营,忙着研制抗体药物呢!

可玄君却很固执的拦住了她,湛蓝色的眼睛中带着“我就知道”你在耍脾气的眼神,女人就喜欢口是心非的,玄君曾听无数人说过这种话!女人就喜欢霸宠,所以这个时候自己越是强硬,越是起效果啊!

“滚开!”苏昭是真的生气了,她觉得今天的玄君在发神经啊!

以前跟玄君相处,最多觉得他是个阴险腹黑货,一切利益为先,从来不会做亏本买卖,可这次苏昭发现他是个疯子啊!不折不扣的疯子!

要是能打得过玄君,苏昭真想揍他一顿啊。

“辱骂本尊的后果很严重哦!”玄君眯了眯眼睛,觉得太子的眼神似乎有点狰狞呢,或者说太子好像要发飙的样子哦!

难道说自己的方法不对?还是说哪里出问题了?

“滚蛋!不想让本宫强制收回魔域,就别妨碍本宫!”苏昭用力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玄君,一路狂飙的往城外赶。

玄君看着狂奔的太子若有所思,哎~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太子好像真的有事的样子!不过太子也够过分的,竟然对自己动手!

尤其是苏昭看自己时候那嫌弃的眼神,这让玄君很是接受不了,玄君就想甩手走掉呢,不过想到她刚才生气的样子,他心里又不甘心了!

“本尊带你回去!”见苏昭狂奔的速度太慢,玄君一个起落就出现在了苏昭面前,然后伸手抓住太子的腰身,下一刻就带着苏昭出现在了军营中。

庄宗就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玄君和苏昭目瞪口呆。

“玄君别来无恙?”但是庄宗很快镇定下来,优雅的跟玄君对话。

大家都是上层人,打招呼自然要有风度了。

“谢陛下挂念。”玄君随口答应了一声,然后看见苏昭在目光闪闪的盯着自己,玄君瞬间感觉良好啊。此时的苏昭被玄君准确的瞬移给搞兴奋了,玄君这么厉害,是不是可以教导一下自己啊?

“呵呵~玄君果然还是跟朕亲近的!”庄宗一直都在观察着玄君的脸色,等看到玄君脸上明显出现的笑容时,庄宗就觉得玄君这是在给自己笑呢。

在军帐中抱着药杵子准备调制消毒消炎草药的宋承风咣当~一声砸掉了自己手里的药杵子,宋承风震惊啊!心焦啊,他知道太子是个男风的,可庄宗怎么回事啊?庄宗不是一直都很正常的吗?干嘛一见到玄君就表现的这么急切啊!

宋承风可真怕庄宗的取向也发生问题啊。

总之,宋承风就觉得庄宗看玄君的眼神过于热烈和谄媚了。

“宋太医老了!”玄君的目光幽幽的转到了宋承风的身上,那口气……分明就是嫌弃。

“宋承风的年纪的确是大了!”为了表示自己跟玄君志趣相同,庄宗立刻点头,把宋承风给郁闷的不行!

“苏昭啊,是不是准备一下酒宴,让玄君跟朕饮几杯啊?”庄宗很珍惜跟玄君相处的机会,所以巴巴的冲着苏昭开口。

站在军帐中的人都挺郁闷的,甚至孙大和孙小二都觉得自己的陛下真的是想多了,人家玄君是多忙的人啊,向来都是见首不见尾的,能跟您一起酒宴?您以为所有人都像您一样无聊吗?!整天都有大把的时间挥霍?!

苏昭倒是没有吭声,而是看向了玄君,主要是苏昭也觉得玄君不会答应留下来的。

感觉到太子眼神的玄君就坦然的对望了过来,湛蓝色的眼睛中神色冷漠。不过却也轻拂着一层不经意的兴致:

“谢陛下!太子是否欢迎我?”

“欢迎!自然是欢迎了,本宫一直都想找时间跟你聚聚,只是没有机会而已!你太忙了!”苏昭的态度来了个大旋转,俊脸都要笑出花来了。

玄君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子脸上如此灿烂、却又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玄君就忍不住的想,是不是自己刚才给她受宠的感觉所以才让太子如此高兴的?

不过看着苏昭带着点谄媚的笑,玄君心里就有些犹豫了,他觉得太子似乎是在给自己挖坑。

“殿下,您需要的血送来了!”王德忠从外面跑了进来,刚才太子吩咐需要体内有抗体的人血,所以王德忠就去准备了。王德忠一进来就看到玄君,那白皙的老脸上神色就有些异常了。

嘤嘤~人家一点都不喜欢玄君!老太监最喜欢的男宠就是苏昭身边的梅解语!

“知道啦,吩咐下去,让太子宫准备晚宴!”苏昭踌躇了下,要接待玄君自然是在太子宫了,只不过自己还不能离开军营,用这些具有抗体的血培育药剂,第一时间给那些瘟疫患者用上才能知道效果。

“不要在太子宫准备了。就在朕的正殿吧!陆秉承已经去准备了,咱们是不是先回去啊?”庄宗就目光闪闪的看着玄君、一起回去吧,用你的空间魔法带着我们一起回去!

“也好!”玄君悠然答应。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苏昭打声招呼就先出去了。

被苏昭放了鸽子的玄君瞬间感觉心情不美丽,而庄宗则是嘿嘿的笑着凑了上来,说:“玄君啊,咱们就使用瞬移回去吧,朕那里还有好茶,我们边喝边等。”

玄君面无表情的看着庄宗,跟这货一块喝茶?还不如去死!

“陛下,瞬移对身体有所伤害,因为撕裂虚空之力对身体的压迫,陛下并非武者,所以……”玄君说的很委婉。

然后庄宗很失望,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瞬移了。

而庄宗身边的孙大和孙小二则是无语的看了玄君一眼,玄君大人您这么说谎真的好么?!他们都是武者,自然知道瞬移是怎么回事了,也只有庄宗这种武学白痴才会相信玄君的话。

“那咱们还是回去吧,朕刚弄了一狼骑!”庄宗还是很高兴,带着玄君出了军帐,然后一路欢快的跟军营里的将士们打着招呼的走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和蔼的皇帝啊!”

“是啊!想不到我们大周的天子这么可亲!”

被瘟疫折磨的将士们见到庄宗有种天生的敬畏,也不敢上前行礼,都远远的站着行注目礼,一边感慨。

实力高强、耳力非常的孙大就开始抽嘴角,和蔼可亲个屁!你们是没有见过陛下翻脸的样子,那模样……啧啧~无耻!无赖!

玄君优雅的随着庄宗出营,目光却撇到苏昭正在军营中研究瓶子中的血液。

“陛下,军中瘟疫如何控制?”玄君看身边骑着狼骑兴高采烈的庄宗。

“不怕!有苏昭在什么问题都没有!朕相信她!”庄宗骄傲的说。

您这光棍到家的皇帝也真是够了!既然这么信任,不如直接把皇位给苏昭吧!玄君就看着庄宗踌躇:这货吃了血人参,还能活很久呢!让苏昭乖乖的等着他退位,太遥远了些……

“玄君,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朕?呵呵~朕感觉很不好啊!”庄宗打了个激灵。

庄宗身边的孙大和孙小二则是苦巴巴的看着玄君,他们清晰的感觉到了刚才玄君身上忽然飘出来的杀气啊!怎么办?他们不是玄君的对手啊!

“陛下体脉奇异,乃是练武奇才,不知陛下是否愿意跟随本尊修习?”玄君悠悠道。

庄宗想了想,问:“练武能让朕长寿吗?”

“陛下已经服用了血人身,已经延寿!”

“那朕为什么要修武啊?”庄宗口气中好像带着点鄙夷。

“修武可以防身!避免发生意外,因此从某个层面来说,也是延寿了!”玄君默了一下之后才说。他觉得庄宗现在的身份地位,唯一所求不过是延寿了!

“朕有孙氏兄弟啊,而且还有那么多的禁卫!朕为什么要修武啊!?”庄宗说的理直气壮。

玄君……

尼玛~完全被庄宗的白痴和愚蠢给打败了啊!

‘庄宗傻到这种程度了,为什么苏昭不傻呢?’玄君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军营中的苏昭,却看到苏昭冲着自己笑,并且还冲着自己挥了挥手。

站在苏昭身边的梅解语就一脸的不乐意,说:

“殿下,玄君此人狼子野心,我们的情报说魔域森林内狼烟滚滚,甚至还有铁甲兵出没,玄君完全是把他的雇佣兵打造成了军队啊!在我大周境内还有这么一股势力,我们得小心啊!”

梅解语就想用阴谋论让太子明白玄君的险恶,好对玄君敬而远之。

“本宫知道!”苏昭仍然冲着走远的玄君挥手,直到玄君已经随着庄宗彻底走远了,苏昭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若有所思的说:

“让玄君教导本宫学习武技和魔法如何?”

梅解语吓得脸色都变了,连忙道:“殿下要想学习可以找苏曼青啊!苏曼青在魔法修炼上有着独到的见解,学习武技可以找卫驰啊!卫家有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战技,比猎兵出身的玄君好多了!”

梅解语宁愿让苏曼青多跟太子接触,也不想让玄君出现在太子身边,梅解语对玄君有种天生的男人危险直觉!而苏曼青是个短命鬼,就让他暂时的跟太子腻在一起吧!反正没有几年活头了。

而让卫驰教导太子也没什么,卫驰取向正常,且喜欢徐艳艳都要爱到骨子里了,怎么可能对太子有什么想法呢!

“不行,我还是找玄君吧,或者去长老殿!”苏昭想了一下之后说。

苏曼青教导自己魔法感悟还行,但是让卫驰教导自己武技是不行的,卫驰这些人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敢狠心教导,武技的修炼靠的就是艰苦卓绝,苏昭宁愿自己修炼武技,或者去长老殿。

“长老殿都很长时间没有跟皇族联系了。恐怕长老殿是想置身事外了吧!”梅解语就小声嘀咕。

苏昭想了想,没有再说话,而是让小梅带着人将取的具有抗体的血都弄到了军帐中。长老殿岂止是想置身事外啊!长老殿完全就是在作死,之前神宫飞船都去了长老殿了,而且还呆了一段时间,结果长老殿到现在为止,屁都不放一个,完全是不打算跟皇族有任何牵扯了啊!

尽管梅解语让卫戍抓了不少的古医师来军营中,但是这些古医师对瘟疫也是束手无策,只能被动的防御病情蔓延,对骑兵营进行隔离和预防。

整个骑兵营的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不仅仅是军人被这种病毒感染,就连战马也有了呼吸系统的疾病,死亡弥漫了整个军营,在夜幕低垂的时候,初秋的天气却让人感觉到了严冬的寒冷和死亡的狰狞!

帝都中也开始人心惶惶,骑兵营感染了瘟疫的事情是瞒不住的。

在整个帝都开始躁动不安的时候,悬浮在帝都上空的飞船上,孙长老就黏着胡须笑了起来:“去跟苏昭说一下,我们可以控制瘟疫蔓延,不过需要苏昭付出代价!这支骑兵营度过了瘟疫之后,需要为神宫所征兆!”

站在孙长老身边的银铠武士就用瞬移走了。

“呵呵~周鼎这个老东西真是心狠手辣啊!”孙长老看着满是白布幡的骑兵营,苍老的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当银铠武士瞬移出现在苏昭面前的时候,苏昭正在闭目养神,跟自己空间内的果冻沟通,看到阴鬼一样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银铠武士,苏昭好奇的问道:“你明明只是个武皇,怎么使用瞬移的?”

只有武帝和法帝以上才能使用瞬移啊!武皇充其量只能使用玄气化翼而已。

苏昭就在银铠武士的身上看,猜测他能够使用瞬移是因为他这一身綃丝战甲吗?!

“殿下,我知道有种魔法矿石叫做瞬石,经过高级锻造石加工之后可以瞬移的!不过瞬移一次就消耗一块!”梅解语立刻在旁道。

沙曼则是盯着银铠武士看了一眼,说:“他的瞬移应该是别人操纵的!”

朱雀出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天空:能够让银铠武士瞬移的应该是因为头顶上的飞船!

银铠武士带着的银色面具上只露出一道眼缝,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用生硬的口气说:

“神宫可以救赎骑兵营所有生灵,代价是你们臣服!”

“哦~谢谢你们哦!”苏昭笑的灿烂。

“臣服?”银铠武士用古怪的声调询问,确认。

苏昭摇头:“哪敢劳烦你们神宫出手啊!生死有命,你们就看着我们自生自灭吧!”

银铠武士……

“交涉失败!”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跟苏昭通牒,反正银铠武士瞬移走了。

苏昭冷笑一声,重新闭上了眼睛。

“我没有在飞船上感应到什么病毒,飞船内是密闭的,应该不会携带这种东西,否则一旦在飞船内爆发,很容易造成灾难!”空间兽果冻已经外出做了一番侦查。

因为这场瘟疫来的太快,所以苏昭开始猜测可能是神宫下的毒手,现在看来不管神宫的事,那就是帝都内的各大家族了,这些家族有着数百年的底蕴,苏昭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有怎样的实力!

“苏昭,你这里死人了啊!”一团黑影从外面冲进来了,又是只穿着披风的小白冲进来就兴奋的开口。

苏昭一脚踹在了小白的胸口上,把这货给踹飞了出去,然后小白又可怜兮兮的从外面爬进来了。

“殿下,短命鬼让我来的!”小白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昭,他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叫苏昭这个名字让太子生气了啊?!那还是叫殿下吧,虽然觉得有些别扭。

作为一个干尸,他真的不在乎名字的好不好!

沙曼和梅解语很干脆的不吭声了,只要这个干尸出现,他们就觉得没有话题啊。

“苏曼青!以后再叫短命鬼,我就拆了你的骨头!”苏昭阴沉脸威吓,她知道小白说的短命鬼是苏曼青。

小白垮了一下子,然后又带着点振奋的说:“我觉得你这里不断有人死掉!”

“我把棺材搬到这里来了,这里阴气重,对我的修炼有帮助!”

轰隆~外面传来棺材被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小雀就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了,进来之后先冲着小白喊:“我帮你搬棺材了,给我圣兽骨!”

小白先去外头瞅了瞅,确定棺材真的搬来之后,才从披风里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只有半米长的骨刀给了小雀。这是小白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打磨的骨刀,结果刚做好就被小雀给盯上了。

小雀兴高采烈的接过来,审度的欣赏完了骨刀,然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到太子阴沉着脸看着自己。

小雀就红着脸走到苏昭面前,说:“那个……苏先生让我把这个法阵给你,说这是一个小型法阵可以让陛下避开瘟疫。”

小雀拿出来的是一个在巴掌大的羊皮卷上绘制的净化法阵,玄幻世界、究极无穷,各种各样的法阵种类繁多,很多人一辈子都辨识不完这个世界的法阵种类!

“曼青有心了!”苏昭虽然用不上这个法阵,但还是很喜欢的拿在手中,然后苏昭就想到了自己挂在腰上的龙吟剑,自己这把皇室战剑厚重锋锐,不仅具有祛毒的功效,还能辟邪。小白每次看到自己的龙吟剑都吓得哆嗦。

站在旁边的梅解语看着苏昭拿着净化法阵爱不释手,心里的醋劲就翻腾起来了。

“殿下,苏曼青负责兵器锻造设计,不好好的设计锻造模型,却浪费时间做这种无用的小玩意,分明就是媚主求宠啊!殿下一定要明察哦!”梅解语说的义愤填膺。

还在军帐中倒药配置解毒丹的宋承风干脆的抱着药杵子和材料出去了,自己不在军帐听中他们这些人说肉麻恶心的话还不行吗?!

“就是就是!~”小雀就在旁边点头,不时的从兜里拿出一块麦芽糖扔到嘴里。

“殿下,苏曼青叫了那么多的苏家锻造师,很有可能在太子宫自成势力啊!不可不防啊!不如就让闵宁搀和进去,也好分解一下苏家锻造的势力!”梅解语又说。

“就是就是!”小雀又跟着点头。

苏昭就看了看还打算“进言”的梅解语,然后一指小雀挂在腰上的兜:“把你的麦芽糖都拿出来!”

啊~小雀肉疼了,可是太子的话不能不听啊,小雀只能苦巴巴的拿出麦芽糖,整整一兜呢!苏昭随手扔给了王德忠:“去给宋承风,让他把药都搅拌在麦芽糖里,喂马!”

小雀的嘴巴撅的都能挂根萝卜了,这么好吃的麦芽糖竟然喂马?!

“你还想吃啊?”苏昭冲着小雀笑。

在太子明媚耀眼的笑容下,小雀立刻就点头。

“让小梅给你多买点!”苏昭就说。

小雀立刻就看向梅解语,梅解语早就感觉不妙,提前开溜了。

苏昭早就看出来了,梅解语这个小混蛋用吃的勾引小雀,让她跟他狼狈为奸的诋毁苏曼青!这么低级阴谋是用来逗自己乐的么?!

“殿下,梅大人跑了!不见了,他之前还说等我吃完了还给我买的!殿下您给梅大人下令吧,我觉得他要赖账啊!”小雀就哭着脸冲苏昭喊。

苏昭脸色一板,小雀立刻就不吭声了。小白见苏昭心情不好的样子,就悄悄的往外走,在太子身边太恐怖了,自己还是去外面的棺材中睡觉吧。

“老二找到了吗?”苏昭看着已经溜到门口的小白,问道。

“找到了!老二现在就在太子宫的后院,跟沙卡那些血族人打磨兽骨呢!”小白连忙答应了,说完之后也不等苏昭再问,钻出营帐就跑了。

苏昭就看向了沙曼:“周家的矿场找到了么?”

“找到了,就在帝都以北五百里的魔山中!”沙曼面无表情的回答。

苏昭摸着下巴笑的荡漾,这是极好的!周家你不是喜欢跟本宫作对么!那本宫就抢了你的矿场!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100颗钻石。

路依然 送了1朵鲜花,云白97 送了1朵鲜花。还有各位扔PP的亲们~谢谢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