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不要脸的货/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本尊就是在耍你!

多么张狂的一句话,被玄君用清淡的口气说出来就更加显得张狂和睥睨了。

周鼎当场要气疯,若不是多年的修为和修养,周鼎真的想一掌杀灭该死的玄君。

“呵呵~都是开玩笑而已。来~坐下坐下,咱们好好说!”庄宗立刻就高兴了,也不管周鼎那张黑化的老脸,笑眯眯的招手让周鼎坐下。

“周府出事!老臣告辞!”周鼎撇了庄宗一眼,微微低头算是行礼,然后一个瞬移走了。

“这个老东西敢无视朕……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庄宗看到这老东西撇自己的眼神就生气了,立刻就叫骂了起来,可是还没有说完呢,就看到周鼎竟然瞬间消失了。

庄宗忽然觉得好惊悚啊!

一直站在庄宗身后的孙大忽然觉得压力好大啊!

嘤嘤~怎么随便一个人都能使用瞬移呢?!这个周鼎也是个武帝吗?!孙氏兄弟顿时觉得皇宫高手如云啊!

“周鼎老前辈隐修这么多年,果然修成正果了!”玄君淡定的站在殿门前,湛蓝色的眼睛中飘着几分凝重。

周家的实力藏得好深啊!

“这么说周鼎是武帝了?”

庄宗吃惊不小,纵观大周军内将领,除去卫驰这个禁卫大将和张起灵之外,还没有武帝呢!怎么周家这个不是军事世家的家族也出了这么多的武帝!

庄宗感觉很不好哦!

武帝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准,更是一个家族实力的展现。大周内军事家族不少,可这些年来都没落了,不管是张家还是卫家,也就有个老头子武帝坐镇而已。小一辈的卫驰、张起灵等人还没有武帝的修为呢,可周家竟出了这么多的武帝。

怎么能让庄宗不揪心呢!若是这些武帝联合起来造反怎么办?!

“陛下,周鼎这个武帝应该是中期了。也就是说周鼎已经进阶为武帝很长时间了!”玄君看到庄宗愁眉苦脸的模样就觉得舒坦啊!所以不介意再给庄宗添堵。

让你刚才唧唧歪歪的差点唠叨死自己,让你就知道说你那点破家事!

本尊就是要告诉庄宗所有的不利情况,让庄宗心里不踏实、从此睡不安稳。

“周家有多少武帝啊?”庄宗忧心的问道。

庄宗可记得之前先皇说过的话:家族武帝过多会威胁皇权,能拉拢则以,否则必要的时候就铲除。

多么杀气腾腾的一句教诲啊!

玄君淡然的在庄宗面前坐下来,拿着茶几上的茶壶给庄宗倒上一杯茶水压惊,然后又继续开口,幽幽道:

“上次陛下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周鼎身边就跟着四个武帝!另外周皇后身边曾经有个武帝,听说周家在外面还有属于家族的猎兵团!想来也是有武帝坐镇的!”

庄宗咕噜一口将茶水饮尽,完全品不出茶水的味道了。然后在心里摆着指头算了算,说:

“这都六个武帝了!”

“恩~周鼎不是武帝,应该是法帝!”玄君又说出一句超级打击人的话。

庄宗听得傻眼了!法帝可比武帝更加珍贵啊!

武者的修炼有点粗放,只要有潜能和技巧,能持之以恒,晋级的几率很大。而魔法师的修炼是靠悟性和机缘的,甚至一些聪明绝顶的人也未必能够修成正果。

所以,能够修炼到法帝的都是超级天才!

反正庄宗就十分的有危机感。

“陛下,是不是该用膳了?”陆秉承不忍心的上来开口。

之前陛下已经跟玄君用过晚膳了,可他们又喝了一肚子茶水,应该饿了才对的。

现在的庄宗完全没有心情用餐点,他惆怅的看着玄君,说:“我大周内有皇族长老坐镇,周家应该不会乱来的吧~!”

玄君呵呵~了。庄宗怎么能够问出这么心焦而愚蠢的问题呢?!

“皇族长老殿一般是不会搀和政权争斗的,就像是当初陛下争夺皇位的时候,那些长老们是不是都没有动手?”玄君一脸坏笑,可惜庄宗看不到,他就只能看到玄君湛蓝色的眼睛弯了起来,似乎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那不一样,我们是争储!周家要是动手的话就是谋反啊!”庄宗叫了起来。

玄君轻抚袖袍,姿势无比优雅的拿起铁壶给茶壶中注入沸水,碧绿色的茶叶在壶内翻腾起层层茶香,弥漫周围。

热气袅袅中,玄君的眼睛有些飘渺的味道。

“强者为尊!一如狼群择王,更强大的领导者才会让群体强大!若是大周有更强者出现,长老殿的决定会如何呢?”

很深沉的一句话,彻底的把庄宗给刺激到了。在袅袅茶香中,庄宗一脸的深沉和苦逼,似乎隐约看到了前景堪忧的未来。

玄幻世界的皇权靠的是实力,跟封建王朝的舆论统治相去甚远!尤其是大陆几国全都是以武立国,猎兵界更是强者为尊,曾经几国的皇族全都是国内最强家族,所以才能成为统治者!

即便是现在,各国的皇族仍然是最强大的家族,皇族天才层出不穷,恐怕也只有大周皇族如此孱弱,从不学无术的庄宗开始,到现在的太子苏昭,全都是武学白痴啊!生生让占尽了资源的皇族落入困窘之地!

“朕还有两个弟弟,都在西南,他们还算是修武的不错苗子,不如朕把他们都接回来吧!”庄宗越想越心焦,更心焦的是自己生养的儿子太少了。

若是生他百八十个,还怕出不了天才么?!

现在看看自己的那些个儿子,好像只有二皇子苏护还有点实力。

若是把两个皇叔都接回来,说不定皇叔的后代中也有天才修炼者呢?!

玄君头疼的看着庄宗,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过火了?庄宗这脑回路真是让人无法捉摸啊!

不过……让那些皇族回来也好!只有放在看得见的地方,才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

“陛下英明!”玄君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太违心了,都快被自己的虚伪给打败了。

而庄宗却一下子来了精神,悍然下诏:传朕的两个皇帝和所有的子嗣来帝都!对了~还有朕的皇兄,他被放到哪个地方去了?反正一起弄来吧!

玄君就盯着庄宗看,他刚才确定庄宗的脸上已经露出了颓败甚至绝望的神色,可转眼间庄宗竟然又满血复活了。

心态要不要这么好啊?!

这时候,皇宫内忽然传来一片混乱。玄君神识外放便看到有周家的武者追着赶来皇宫了。

而被追的不是别人,正是穿着夜行衣的王公公。

王德忠带着暗卫去袭击周府,结果被二爷给坑惨了,二爷带着人抢劫了周家就走,结果王德忠撤退慢了一步,被从外面赶来的武帝追杀了。

王德忠能往哪里跑?自然是绕过皇宫去灵山了。

王德忠就算是死也不会跑进皇宫的,可刚才袭击的地方是城北的周府,所以要去灵山就要路过皇宫了。

而周家武者追杀刺客的动静有点大了,就惊动了驻守皇城的禁卫们。

卫驰也看到了被追杀的王德忠等人,但是他没法出手啊!

玄君倒是能够出手的,可他才不会出手呢,他已经想看王德忠死很久了!

“外面怎么回事?”庄宗这货修为不行,却是耳聪目明的,皇宫外面那么远的喊杀声他都听到了。

负责外面侦查的孙小二立刻进来:“周府的武者在杀人呢!”

庄宗一听就炸毛了,尼玛的周家,私自弄了那么多的武帝,所以就嘚瑟上了是不,竟敢在皇宫附近杀人,欺负朕呢!

“传令禁卫,给朕把那些人拿下!”庄宗咆哮。

玄君就叹了口气,好惆怅啊!遇上这么一个皇帝也真是够了!

“陛下有令,捉拿刺客!”孙小二拍起来就往外跑。

“混蛋!把周府的人给朕拿下!敢在皇宫附近杀人,他们是不是想趁乱杀了朕啊!”庄宗就追出去吼,庄宗觉得孙小二真够蠢的。

被吼的孙小二灰溜溜的去传令了,周皇后刚好从后宫过来,然后就听到了庄宗的这一嗓子。

身穿典雅宫装的周丽快速却又不失优雅的走来:“陛下,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可是周家让陛下生气了?”

庄宗现在看到周皇后就生气,脸上已经带着不耐烦的神色了。

不过想到刚才玄君说的话,庄宗觉得自己还得跟周皇后周旋啊!所以憋了半天才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点,强装笑颜:“呵呵~朕怎会生周家的气呢!皇后你跟朕生分了哦!”

庄宗大气的上来,拉着周皇后朝殿中走。

周皇后明知道庄宗对周家的敌意,但是看着这个帅气大叔对自己笑容温和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心动。她还记得当年自己入宫时英俊风流的庄宗站在明黄大殿意气风发的恣意。那一抹英俊就像是藏在心底一样,挥之不去。

尽管庄宗不学无术,却生了一副好皮囊。

“这位是?”周皇后随着庄宗进来就看到了大殿中坐着品茶的玄君,周皇后自然认识他了,这可是当初杀了自己身边周煅的混蛋啊,不过周皇后仍然装出不认识玄君的模样,笑着开口。

玄君看了一眼虚伪的周皇后,优雅的放下茶盏、起身,这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做下来无比的洒脱,挺俊风流尤胜庄宗当年清俊时。

周皇后欣赏玄君的风姿,可惜啊!他若是不跟周家作对就好了!周皇后曾经得到过父亲的命令,一定要极力拉拢玄君,甚至为了拉拢玄君,周家都不惜使用美人计!

用美人计的自然不是周皇后了,而是她的同父异母妹妹。

“陛下,本尊有事,先走一步了!”玄君明显是不想给和周丽说话的机会,所以直接起身对庄宗道。末了,还加了一句:“我去太子宫看看。”

“好的,去吧!朕就不送你了!”庄宗深情款款的拉着皇后在大殿中坐下了。

然后庄宗阴险的想:不管自己跟周家会对立成什么样子,但周皇后就是自己的筹码啊!所以必须得哄好了。

于是中年帅气大叔拿出哄女人的手段,不用多久就把周皇后哄得笑容满面,然后庄宗决定做出自我牺牲,拉着周皇后去了后面的寝宫……

“皇后呢?”皇城外,刚出去看了周府情况的周鼎又折身回来了,然后却被禁卫给拦住了。

周鼎遥看着城墙上的卫驰根本没给自己开皇宫门的意思,便问身边的传信魔法师。那魔法师苦逼的摇了摇头:“联系不上,皇后应该有事的吧!”

周鼎的老脸都有黑的迹象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好女儿周皇后竟然撒手不管了!他不用周皇后去监看太子在干什么,也不用周皇后施压的让禁卫军罢手别再阻拦周家武者,只需要她能送个信,或者帮忙打开皇宫的门也好!

本以为周丽进宫做了皇后之后,周家能有很多方便呢!结果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现在城外的情况多么严峻,周家矿山遇袭损失惨重,周府遭袭,凶手跑了,周家武者追捕凶手却被禁卫军给拦截,而且卫驰这货还一脸严肃的说奉陛下命封锁了皇宫,不准任何人进出。

周鼎都有暴走的迹象了。

“族长,那些凶手都跑进了灵山,我们是不是追下去?”周家武者来周鼎的身边汇报。

“不必了!”周鼎哼了一声,那些凶手不过是些喽啰,虽然杀了可以解气,但是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的冲进灵山,冒犯了国师的地界。

“你们在这里守着!”周鼎咬了咬牙,命令几个高级武者带着大批护卫留在皇宫外面之后,自己返回了周府。周鼎得知矿山被袭,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太子,所以留下这些武者也是看看太子是否回宫。

周府受灾也挺严重的,大火并没有烧掉什么值钱的东西,房屋上的火也很快被魔法师用凝水术给扑灭了,不过周府被抢掠了不少的财物。为了准备在北方建城,周家也曾集合了一下财产,结果都被袭击周府的劫匪给抢走了。

那些人手脚快不说,眼也毒啊!竟然知道周府的财宝存放地!想来想去,帝都似乎也只有黑道上的二爷才有这样的手笔了。

周鼎决定不回府了,直接去找二爷!

帝都某个阴暗的库房中,二爷正带着手下清点财宝。

“如数交出来,让爷清点再分,哪个手脚不干净的敢私藏,爷就剁掉他的手,而且不给接回去的!”二爷帝王一样披着黑色的大氅,慵懒的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瞧着二郎腿,漂亮的桃花眼撇着眼前自己的手下。

百余名武者立刻将自己身上搜罗到的财宝堆放在了地上,这些人都是猎兵界和黑道臭名昭著的盗匪,抢劫得心应手,虽然只是冲进周府不长时间,但眼毒的他们还是抢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不过被二爷收留之后,调教的比军队还听话。

珠宝金银、晶石兽魂,甚至连周府的高级兵器和装备也抢来不少。

二爷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手下,那眼神分明就是不相信这些货会乖乖的交出所有的东西。就在这些人被二爷盯得发毛,以为二爷有透视眼能看到自己私藏的财宝时,二爷忽然卑鄙的拿出了寻宝鼠。

“去!”毛茸茸的寻宝鼠被二爷扔了出来,然后那小东西就直接朝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冲了过去。

吱吱~寻宝鼠站在那小个子面前叫个不停。

然后周围的手下呼啦一下子撤开,却形成一个圆圈,把这个小个子给包围了起来。

“呵~”二爷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傲慢的起身带着几个虎视眈眈的猎兵走到了小个子面前。然后就看到那小个子身上鼓鼓囊囊的,尼玛~这得装了多少东西没拿出来!

“还真有不听话的,也好!让爷松松筋骨,伸出双手来!”二爷慢吞吞的从手下手里接过锋利的魔刀。

立刻就有手下上前将小个子的扭住,逼着他伸出了双手。就在二爷打算用魔刀砍下来的时候,那小个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二爷,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跟人走散了啊,我不是二爷的人啊!我……我……是太子的护卫!”

二爷听得手抖,拿着魔刀挑开了小雀头上的披风。

“啧~这不是梅解语的小妞么!”二爷围着小雀转了一圈,满脸的鄙夷,切~就是这么一个发育不良的妞,自己还真是看不上啊!梅解语得多窝囊才带着这么一个丑家伙!

“我跟梅大人没有关系啊!我是太子的护卫啊,跟着王公公的时候走散了,就跟着你们来了啊!呜呜……放过我吧!”小雀都害怕死了,早在做猎兵的时候就知道二爷这个恶棍的名号。

现在看到二爷露出凶残的一面,小雀就更加害怕了。

“放过你,那爷的名声呢!”二爷皱着眉头,表示惆怅。太子的护卫自然是不能给砍掉手的,但是自己在手下面前的威严不能丢啊。自己刚才都说了要砍掉她的手了,二爷一言驷马难追!

“进了二爷的地界就得听二爷的话,你藏着这么多东西不拿出来,二爷不惩罚你都不行哦~”二爷手里拿着魔刀掂量着,眯着眼睛盯着小雀的那一双小白胖手。

这个小不点还挺胖的,胸瘪的跟床板一样,小手竟然这么肥。看到这双小肥手,二爷就忍不住的想一刀剁掉。

“太子救命啊!哇~殿下啊!”小雀嚎啕大哭,顿时把卫央给吓了一跳。

一想到苏昭那个魔鬼一样的混蛋,卫央就感觉不爽啊。

“砍了!给爷砍了!”卫央把手里的魔刀直接扔给了旁边的人。自己不能砍还不能让别人砍么?

到时候太子找自己的麻烦,把这个动手的人推出去就行了!而且即便自己砍了小雀,苏昭也不一定能知道!

呵呵~即便知道了,太子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二爷……”跟着卫央的人都不傻,二爷不砍竟然让自己动手,这不是祸害人呢吗!所以那人就拿着魔刀为难。

为了保下自己小手的小雀拼了,在扭着自己的两个猎兵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翻身,小身体像是泥鳅一样溜了,脱离了控制的小雀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太子。

卫央的脸都绿了,外面的周家武者正在搜捕他们呢!小雀这么一喊不是暴露了!

卫央快速出手、瞬间冲到了小雀身后,一巴掌对着小雀的后脑勺就拍了下来。打算弄死这个小混球。

结果,一道异常的波动忽然就出现在了面前,带着撕裂虚空的气势。卫央立刻转手一掌打在了那处虚空波动上,顺便一把拉着小雀进了自己怀里,闪电般的后退一步。

咦~伴随着一个轻咦声,一身青袍的周鼎出现在了库房中。

刚才周鼎瞬移出现的时候被卫央打了一巴掌,结果憋得他一口血闷在胸口,差点吐血。这个黑道的二爷竟然修为不俗啊!

看到周鼎出现,二爷立刻往自己脸上一抹,那半张面具上方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晶石镜框,把眉宇给遮挡起来了,形成了一个全面积的面具。

周鼎就看着二爷瞅了瞅,然后盯着二爷怀里的小雀看。

二爷立刻把小雀给推了出去,笑道:“让您看笑话了,这货想携脏潜逃,被爷给抓住了!正打算砍掉她的手脚呢!”

周鼎默默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堆放的珠宝,目光转到了卫央的身上。

“这些珠宝就当是周府孝敬二爷的了!”周鼎算计的说。

二爷的脸色立马就臭了:“您这话爷就听不懂了!什么是孝敬?这些可是我们的存货!现在拿出来清点一下,看看爷手下的这些人有没有手脚不干净!”

周鼎挺诧异的看着二爷,想不到这个黑道头子还挺狂、挺不要脸啊!那些金银上还刻着“周府”的字样呢!自己这么出现,那可是人赃俱获啊!还想抵赖?!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的10颗钻石。么么哒~

另外你们看爷的表情~撒娇打滚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