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背后的男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鼎来找二爷,本打算用温和的方式处理一下的。

可现在看来二爷很不配合啊!那就只能动手了,周家还是不怕一个黑道分子的,别说是黑道了,就是帝都内所有的猎兵团都得给自己和周家面子。

“哎呀~你们这些废物干嘛呢!快点把东西都收起来!”二爷就像是看不到周鼎的脸色变化,转身指着身后那些杵着不动的手下吩咐。

“哦哦~”得令的手下连忙启动了库房地面上隐藏的阵法,那些堆放的财宝就瞬间消失了。

然后卫央笑眯眯的转头看着周鼎:“这位朋友,您来二爷的地界有什么事?喝茶就算了,爷没时间!呵~”

周鼎眯着老眼,盯着卫央看了看,不错!年纪轻轻就是武帝了!这恐怕是大周内最年轻的武帝了,只是过于张狂了,张狂的人都是短命的!

周鼎缓缓出手,苍劲的手中酝酿出澎湃的魔法,顿时整个库房中都充满了剧烈的魔法波动。

卫央一看这是要吃亏的节奏啊,所以毫不犹豫的把小雀往周鼎面前一推:“这是太子身边的护卫!”

然后卫央撒腿就跑,在周鼎被小雀撞到耽误的瞬间,卫央就带着手下跑到库房中间的法阵上瞬移走了。

而小雀被魔法风暴伤到,立刻被撞飞了出去,吐血的倒在了地上,她藏在怀里的金银珠宝就那么滚落了出来。

周鼎收了魔法,看着墙角昏死过去的小雀,终究没有下手杀了她。

“族长,没有捕捉到他们遁走的踪迹!”两个武帝出现在周鼎身边,很是丢脸的说。

堂堂武帝都出动了,结果还是没有抓到这些黑道分子,传出去都丢人。

“算了,鼠有鼠道!他们擅长的就是逃遁!”周鼎倒不是太在意,刚才二爷能够把小雀给推过来,并且说出她是太子身边的护卫,就足够说明二爷跟太子还没有站在一起。所以还是可以争取的。

而且,小雀还是朱雀的女儿,对太子来说还是很有用的!那么就可以成为自己的筹码了!

“封了烟柳街!那条街所有的掌柜都抓起来!”周鼎带着小雀离开之前,又下了一道命令。

这些黑道分子就像是帝都内的老鼠,找都找不到,不过还是有几个窝点的,端掉这些窝点,看二爷跳出来!

另一边的苏昭带着人回来了,却并没有入宫,而是去了骑兵营。

发财了啊!

苏昭心情澎湃,朱雀抱着一大块的黑金站在苏昭面前,看着太子振奋道:“这块黑金怎么办?”

“就放在这里吧!等明天送回太子宫!”苏昭相当嘚瑟的看着沙曼带着族人把大批的矿石抗进了大帐。

魔山矿场就是矿石多,虽然弄回来不多,却也足够闵家锻造用上一阵子了。

现在苏昭该准备应付骑兵营的瘟疫问题了。空间内的小黑已经培养出了不少的抗体。当苏昭将一大盆的抗体拿出来,表示要用注射的方式打进骑兵营将士身体中的时候,宋承风就惊掉了下巴。

“殿下啊。老臣只听说吃药下针,可注射怎么用啊?”注射这个名词对宋承风来说太新鲜了!

“这么用!”苏昭悍然拿出一根中空的草茎,灌了点抗体液之后扎进了宋承风的手臂上。

在宋承风反应过来之前,管子里那点液体已经输入他身体里了。

“嗷~殿下拿老臣试药?呜呜……殿下啊,老臣对您还有用啊!呜呜~老臣上有老下有小啊!”宋承风崩溃了。

殿下这是得有多么嫌弃自己啊,竟然用自己试药!死了怎么办?

宋承风一点都不想死啊!

“你还有老?你父母健在啊?”苏昭觉得挺稀奇的,宋承风都老成什么样子了,他父母还健在?骗谁呢!

“在啊!父亲带着母亲游历,还没有回来呢!”宋承风哭的太伤心了,一想到自己父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得伤心成什么样子啊!

“呵呵~看来你父母还是武者啊!”苏昭就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

宋承风立刻就止住了哭声,他怎么觉得太子的口气这么不对呢!难道要打自己父母的主意啊?!

“行了,这是本宫研制出来的抗生素,本宫亲自试验过,没有问题所以才给你用的!”苏昭真心受不了宋承风哭哭啼啼的模样,就随口说。

“真的?”宋承风脸上还挂着眼泪。

苏昭的脸色一下子就臭了:“你这是在质疑本宫?”

宋承风……哪敢啊!不过就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弄死而已。

“殿下,这抗生素是什么东西?一种魔药?”宋承风决定还是先留在苏昭身边等一会,省的一会药物发作了,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留在苏昭身边自然得找话说了。

“这是本宫研制出来的秘密,叫做混沌清髓散!”苏昭不要脸的说。

宋承风……他好想表示怀疑啊!太子以为老臣不知道吗?不就是弄了几个对瘟疫免疫的人血炼出来的么!还非要起一个霸气的名字:混沌清髓散。

“哦~那这个东西十分珍贵吧!”心里虽然鄙夷,但宋承风也是伺候皇族的人,拍马屁谁不会啊,所以立刻就腆着脸恭维。

“呵呵~再珍贵的清髓散也比不上将士们的生命珍贵!快点按照本宫刚才说的方法,给所有的人都注射清髓散!”苏昭脸皮够厚。

宋承风连忙答应着跑下去准备了。

注射器这种小东西其实可以让闵家赶制出来,不过暂时没有用草管可以代替。

在宋承风忙着将所有的军人拉来注射的时候,苏昭在惦记着自己埋在魔山外面的那些装备。若是自己一个人回去,用随身空间分几次装回来,那也是可以的。就怕自己装的时候被发现了。

而且周家私兵丢了这么多的装备,肯定会寻找的,那自己去运装备就露馅了。

踌躇了一会,苏昭在下半夜的时候做了决定,带着骑兵营拔寨北上了!

只有宋承风和一些瘟疫病情太严重的军人留了下来,一起留下来的自然还有不少军人战马的尸体,这场瘟疫来势汹汹,最短时间可以在一天之内让人咳血死亡,所以苏昭弄出清髓散来的时候,已经有人不行了,还有些人对清髓散免疫或者排斥,总之死人是免不了的。

等到早晨的时候,人们发现骑兵营已经人去营空,营寨里全是白布魂幡,还有半条命的军人在掩埋尸体,所有人都被吓到了,骑兵营这是死完了吗?!

附近的新军营人心惶惶,而云峥就看着自己面前一瓶子的清髓散发呆。

这是昨晚殿下让人送来的,说是注射到军人的身体中。云峥就觉得很纳闷,自己的玄武军根本就没有人感染瘟疫啊!用得着注射吗?

“太子殿下的话自然是要听的!集合所有的部下,从副将开始注射吧!”云峥沉默了一会就下了决定。

旁边的妙心就看了一眼只有一瓶子的清髓散,说:“将军,殿下应该是让我们留着这些药剂自保的,等出现瘟疫病人的时候再用,否则全军注射的话根本不够用!”

“可以掺水啊!”云峥不假思索的说。

妙心……

“妙心大师,说起来很奇怪啊,为什么我们新军没有瘟疫病人呢?”云峥盯着眼前的清髓散,想到了什么似得问道。

“殿下肯定也想到了!”妙心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转动手里的念珠。

“是不是有人专门针对骑兵营下毒了?”云峥追问。

妙心闭着眼睛不动,自讨没趣的云峥忽然就想抽这个和尚一顿啊!总是跟自己装深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装深沉呢!

而此时寝宫中的庄宗被吓醒了,因为外面的陆秉承正在疯了一样喊:

“陛下。大事不好啦~!”

“这个老太监!”奋战了一夜的庄宗懒觉没法睡了,只能骂骂咧咧的起来。周皇后睁着水一样的眼睛温柔的给庄宗披上衣服,耐心劝慰:

“陛下去看看吧,肯定是真的有事,否则陆公公不会这么着急的!”

得到了庄宗的滋润,周皇后表示心情很好!都已经是近三十岁的人了,正是需要的时候,可作为庄宗的女人。周皇后很长时间都未必能得一次临幸,昨晚庄宗卖力了一晚上,所以一大清早的周皇后就心情舒畅。

能看着庄宗像是个英主一样处理事情,也是周丽的一种奢望。

尽管在后宫强势久了,但周皇后还是一个女人的,且是那种喜欢看到自己男人英武强横的女人。

庄宗怒冲冲的出来了,瞪着有些红的眼睛,指着陆秉承就骂:“你吵什么吵!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太子的骑兵营没……了!”陆秉承立刻就跪在庄宗面前,哭了。

“什么?”庄宗表示自己没有听懂。

“没……了!昨天骑兵营流行瘟疫、一夜之间整个骑兵营都没了!今天城墙上的禁卫看到城外的骑兵营中在掩埋尸体!”陆秉承战战兢兢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就看到庄宗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苏昭……”庄宗昏迷前,嘴里喊着的就是这个名字。

阿嚏~谁又在念叨我?!

已经带着骑兵营赶到魔山附近的苏昭打了个大喷嚏。骑兵营感染瘟疫着近半,用药恢复者又半,所以苏昭带着三千多人的骑兵营来了这里,剩下的一千多人还留在帝都。

这三千人中不少刚开始恢复的人还有些虚弱。所以几百里的路程走了足足几个时辰。

“殿下,我们就在这里宿营吧?旁边有个大湖!”柴猛已经侦查周围的情况回来了。

苏梅公主就坐在柴猛的前面,两人一同骑乘着一匹个头超大的、带有魔兽系统的战马。身躯庞大的柴猛揽着前面胖乎乎的苏梅,也像是大人揽着小孩,而苏梅则是一脸娇羞。

苏昭看了一眼这两个不要脸的货,点头:“宿营吧!”

“我想回去!”小白苦着脸来到苏昭面前,开口就说。好像让他跟着苏昭来,是收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小雀没来!”小白还是很害怕苏昭的,所以给自己要回去找了个借口。

“那你回去吧!”苏昭摆了摆手。

小白就像是个智商只有几岁孩童的顽劣货,苏昭表示带着他很惆怅。

得到允许的小白屁颠颠的跑了,不过刚走出去没太远就遭到了攻击。

苏昭带着骑兵营赶来魔山,周家的武者自然发现了,所以周家武者就潜伏在远处,想抓一个骑兵营的人盘问一下呢,结果小白这货就蹦跶着出来了。

所以,周家武者就一路尾随,等足够远之后,几个武者一哄而上,打算生擒。

小白看到那些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武者还是很惊奇的,自己什么都没干,这些人为什么要打自己啊!人类就是这么坏!

一个武者一拳轰在了小白的胸口上,小白就像是破布一样跌飞了出去,半天没动。

“死……了?”其他的武者惊奇。

“大猴,你出手能不能轻一点?!咱们要活口!你特么懂不懂?!”领头的人正在教训那出手的武者,却见那武者惊悚的瞪大了眼睛,结巴的喊:

“看……怪物!怪物啊……”

“看你个头!”领头的人还想教训,忽然感觉自己胸口一麻,等他低头就看到一根白花花的骨头穿透了他的胸口,串串一样把他扎了个透心凉。

不远处跌掉的小白已经爬起来了,他身上的披风被刚才的武者打碎了一个窟窿,露出白花花的骨头,而刚才穿透了武者的骨头就是从他身上飞下来的一根肋骨。

“怪物啊!”几个武者爆发出惨烈的嗷叫,掉头想跑,却见漫天的白骨从四面八方激射了过来,洞穿了他们的身体。

几个武者被扎的浑身窟窿,死的不能再死的倒在地上,小白这才组装了全身的骨头,跑到这些人的面前盯着他们看。

小白骷髅脸上两个眼洞里红光闪闪,盯着流淌在地上的鲜血时,红光闪烁的更加强盛了。

“我是灵修!不是血修!”

“我是灵修!”

“我是灵修!”

诡异的声调从小白的嘴中传出来,然后他身影扭曲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

同一时间,正在指挥骑兵营挖坑的苏昭感觉自己胸口一疼,她急忙拉出了戴在身上的避阴珠,只见淡白色的珠子闪烁出丝丝红芒,仿佛带着炽烈的温度一样。

苏昭纳闷的盯着珠子看了半晌,那珠子却逐渐的平复了下去,最后变成了一块温润玉石的模样,苏昭心有余悸的把珠子收起来,柴猛就过来献媚了:

“嘿嘿~太子殿下,您喝点水!”

接过柴猛用玉碗盛放的甘冽泉水,苏昭喝完了才说:“苏梅呢?”

“嘿嘿~殿下放心好了,苏梅公主已经睡觉了。公主身娇肉贵,熬不了长夜的!”柴猛搓着手说。

看到柴猛说“身娇肉贵”时那笑容猥琐的模样,苏昭就忍不住的刺了他两句:“恩~苏梅公主比我这个太子可娇贵多了!”

柴猛脸上的笑容就开始僵硬了,他怎么感觉太子有点吃味啊!回头看了看自己给苏梅准备好的帐篷,而没有先给太子准备,柴猛心里忍不住的抖了抖,这才几天没有在太子身边伺候,柴猛发现自己开始作死了啊!

作为太子身边的人,第一服务对象应该是太子啊!

“殿下,末将这就去给您准备帐篷!”恍然大悟的柴猛屁颠颠的去了。

苏昭就恨得牙痒痒,自己这才挑选了信得过的军人在这里挖坑找兵器呢!哪惦记什么帐篷啊!混蛋!

叮叮叮~在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响之后,被苏昭带着过来的骑兵营将士亢奋了。

地下有宝贝哦!

一件件的兵甲和装备被挖了出来,一顶顶的帐篷被扎了起来,所有的兵器就都被运到了帐篷里。甚至还弄了一些小坑放着兵器,直接盖上了一座帐篷。

数万件的兵器,就这么的被骑兵营给隐藏了。

魔山上的周家私兵远远的看着骑兵营出现在远处,全都震惊不已。昨晚的袭击已经给他们留下了阴影,尤其是主将被杀之后,这些私兵惊惧的看着远处出现的军队,小心的加固魔山矿场的工事,好防备太子骑兵营突然发动攻击。

这些周家私兵都觉得,太子这是来带兵剿杀他们的。

远在周府的周鼎也得到了消息。

“太子带着骑兵营去了魔山矿场?”周鼎皱着眉头,老辣的眼睛算计的看着地图,哼了一声:“就她那点残兵还能剿灭了我的私兵不成?”

“族长,我们军队府库被盗,是不是跟太子有关?”随身护卫的武帝周天鹤机敏的问。

“八成是太子!”周鼎咬碎老牙,藏在魔山矿场的近万名私兵是周家的底线,而私兵营中的数万兵甲就是他们多年的存货啊!这下子好了,一夜之间全部消失。

苏昭得找了多少空间袋,带着多少人去袭击才弄走了那么多的兵器啊!

在周鼎看来,苏昭必然是已经将所有的兵器装备都弄走了,因为这是最符合常理的,猎兵界拥有不少的空间储物道具,皇族自然也有了!但是周鼎知道太子没多少的,因为这些年皇族太穷了,即便有储物道具也是长老殿保管着。

那么苏昭能够弄走这么多的兵器就很可疑了,应该是有某人帮忙!谁呢~周鼎唯一想到的就是玄君!因为玄君有这样的实力。

若不是玄君跟庄宗叫自己去了皇宫,参加什么晚宴,周府怎会被袭击?!

周鼎就知道庄宗没有这样的心机,必然是玄君所为!而且想起玄君之前对自己口出狂言的模样,周鼎深深觉得玄君八成是跟太子合作了。

“呵呵~与虎谋皮!苏昭啊苏昭,你会被玄君吃的骨头都不剩下!”周鼎阴险的笑了起来,他就觉得苏昭这样的货色,肯定会被玄君给吃的死死的。就玄君在猎兵界那强取豪夺的癖性,还有他的斑斑劣迹,周鼎自认都未必控制得了玄君,更何况是苏昭呢!

“族长,太子的骑兵营不是感染瘟疫了么?他们这么去了魔山,是不是想把瘟疫传给我们的矿场啊?”周天鹤又说。

周鼎挑眉:“不会,瘟疫只能通过水源传播!我倒是该担心太子的骑兵营有没有猎兵混入,若是真的抢夺我矿山,周家就无矿产支持了!”

矿产才是周家的最大支柱!所以周鼎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的矿山会不会被占。

“天鹤,你亲自去矿山看着,绝对不能让苏昭抢走了矿山,若是玄君出现、帮助太子抢夺矿山,立刻给我传信!”周鼎下了决心,如果这次玄君和太子练手抢自己的矿山,那他也就不用隐藏自己的实力,跟他们对上了。

天鹤是用瞬移去了矿山的,有天鹤组织,魔山矿场的防御顿时严密了不少。

柴猛给太子搭建好了帐篷,就盯着矿山的防御查看了起来,柴猛就觉得太子过来肯定应该做点什么,他就琢磨着能打下这个矿山的可能性,看了半晌之后,柴猛就跑去找苏昭了。

“殿下。矿山上隐藏着不少的兵力啊!而且还有大型兵阵,我们骑兵营冲不上去!”

柴猛还是很诚实的,直接给苏昭说明了情况,我和我的骑兵营打不过!

“很好!你继续监视,本宫回去一趟!”苏昭大大咧咧的走了。

自己的随身空间中装着不少的装备呢,得回去太子宫一趟,放下这些装备。

柴猛送走了太子,无比的惆怅。太子也没给个明白话,自己是不是加固防御,跟矿山的兵对峙啊……

苏昭带着沙曼和朱雀返回太子宫的时候,陆秉承就派人过来了。

“庄宗昏迷了?”苏昭觉得挺惊悚的,庄宗不学无术,但是身子壮的很,怎么突然病倒了呢?

“殿下,您快去看看吧!呜呜……陆公公都着急死了!”负责传令的小太监在苏昭面前哭泣,他一半是因为传送不好的消息,另一半是被苏昭给吓哭的。

太子凶名赫赫的,尤其是刚从城外回来的太子身上还带着凛冽的戾气。嘤嘤~好吓人啊~

“殿下,还是先去看看吧!”负责地下兵工厂的苏曼青已经被人推着轮椅出来了,跟着苏曼青一块出来的还有玄君大人。

一身湖蓝色长袍的玄君傲慢的像是个帝王,来到苏昭面前之后,漫然开口:“本尊跟殿下一块去,庄宗必然无事!”

苏昭真被玄君这臭屁模样给打败了,而且这货在自己的太子宫干嘛?!还要苏曼青作陪的?

苏昭就看了苏曼青一眼,苏曼青笑着催促。苏昭只能先带着玄君去看庄宗了。

寝殿中,庄宗躺在床上,脸色红润。周皇后在旁陪着,脸色不善:“白养你们这些太医了!你们都说陛下没事,那陛下为什么不醒来!”

“呵~皇后在这里啊!”苏昭皮笑肉不笑的进来了。

周皇后看见苏昭就觉得堵心!再看到苏昭笑的模样,皇后就觉得更加堵心了。

“你们都下去吧!”苏昭冲着跪在地上的太医摆了摆手,带着玄君进来了。

玄君的气场太强大,即便是跟在苏昭身后走着,也不像是一个护卫,而更像是一个傲慢的王者。

“苏昭,听说你的骑兵营死完了?哎~陛下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昏迷的!”周皇后哀切的看着苏昭,用惋惜却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口吻道。

“是啊,父皇就是太担心本宫了!”苏昭直接在床边坐下,然后就把周皇后给挤到一边去了。

差点被挤得跌倒的周皇后愤怒的瞪了苏昭一眼,心里暗骂一声:不要脸!

脸上却是哀切:“你也别难过了,瘟疫这种事情挺无奈的!”

周皇后心里都要美翻了!太子你不是牛吗?仗着弄了军队就硬气么!抢不过来你的军队,还不能抹灭啊!

“是的,瘟疫的确让人无奈,听说你周府也蔓延开了瘟疫!”苏昭随口笑道。

周皇后的脸色就变了变,然后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很久没有收到周家的情报了。

“皇后快去看看吧!别周府都死完了,您还不知道!”苏昭那毒舌模样把皇后给气到了,然后周皇后也顾不上跟她置气,表情为难的离开了。

玄君站在床边,笑看着“毒舌”“小心眼”的苏昭,忽然觉得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

“苏昭,周家真的瘟疫了啊?”皇后一走,庄宗就醒来了,而且颇为振奋的问。

“应该是吧!”苏昭笑着摸了摸下巴,昨晚吩咐王德忠袭击周府的时候,顺便弄了点骑兵营的水混进了周府内,不知道会不会流行起来瘟疫呢?

“好!哈哈~好啊!”庄宗兴奋的要拍手,却忽然看到玄君就在一旁站着呢,庄宗立刻收敛了神色。

“咳咳~玄君也在啊!你去帮朕看看,朕的药熬好了没有吧。”

玄君……

苏昭……

尤其是守在门口的陆秉承也抖了抖,陛下这是把猎兵界之王的玄君当成奴才使唤了啊!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10颗钻石。

大过年的先给看文的妹纸们点个赞~再给所有读者们拜个年:新年快乐、愿妹纸们年轻永驻、健康常在、美貌与妖娆长存~咩哈哈~爷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