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心黑手辣/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啊你去帮朕看看,朕的药熬好了没有吧!

庄宗支使人习惯了,从不觉得支使眼前的人有什么不妥,毕竟在大周国内,庄宗就是老大。

不过也许是玄君身上的气场太强,庄宗刚吩咐完就觉得尴尬了。

“呵呵~朕其实是想跟苏昭说些悄悄话,所以玄君出去等着?”庄宗腆着脸笑。

玄君淡淡的点头,施恩一样看了苏昭一眼,然后迈着步子出去了。

守在门口的陆秉承连忙把门关上,一边屁颠颠的伺候玄君去偏殿喝茶了,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摆放在庄宗寝殿的一株植物微微抬头。

苏昭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可是神识在周围扫了一圈,又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苏昭啊,瘟疫的事情怎么回事啊?你的骑兵营呢?都死光了么?”

庄宗等到玄君一走,立刻就拉着苏昭说了起来。那一脸的担忧啊!自从昨天被玄君吓到了之后,庄宗就心惊肉跳的,所以今天听到陆秉承说太子的骑兵营一下子没了,庄宗才着急的晕倒了!

当然,也是庄宗昨晚太卖力了。把周皇后伺候舒服了,他这精力透支的……

“瘟疫的事情不用担心,本宫找了不少的古医,他们虽然没有查找出瘟疫的根源,但是确定瘟疫不会过快的传播,只有骑兵营有瘟疫,其他地方还没有呢!”苏昭先看了看庄宗的脸色,深深觉得这货是纵欲过度了。

“倒是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你现在已经开始上朝了,那就别夜夜笙歌!这下好了吧!”苏昭的教训说的庄宗有些尴尬,庄宗一点都不想跟苏昭讨论这个问题!

所以庄宗直接问:“你的骑兵营呢?死了多少?”

“几百人!其他的我拉到魔山矿场去了!”苏昭随口道。

庄宗一下子就精神,差点就喊起来:“好啊!是不是要抢了周家的矿场啊!抢的好!”

矿山矿产是一个家族的支撑产业,庄宗最了解不过了,只要抢了他们的矿山,那周家遭受的打击就大了。

“想得美!周家有近万士兵都在魔山矿场,我那点兵力能抢的动么?!”苏昭白了庄宗一眼,觉得自己说出来周府有万人的兵力庄宗会被吓到的吧!

没想到庄宗淡定多了:“周家有那么多的武帝!这点兵力算什么!”现在让庄宗心焦的还是武帝!庄宗昨天给长老殿送话了,希望长老殿可以培养一下孙大和孙小二,好歹把他们弄成武帝!可长老殿根本不搭理庄宗。

帝国内的哪一个家族没有私兵啊!而且每个家族私兵都很多,这是从灭亡的前朝就流行下来的情况,如今大陆上最大的七个国家就是前朝内最大的七大家族,在前朝国力孱弱灭亡时,这些家族就建国了。

而如今七大国鼎力,每个帝国内都有庞大的家族,这些家族是帝国的支撑,同时也是帝国的麻烦。可玄幻大陆猎兵团强大的背景下,家族庞杂也就不显得奇怪了。这是一个抱团才能活下去的时代。

没有实力?不能修武修魔?那您就做一个乖乖的良民,只能在国家和势力控制的范围内活动,否则稍闯了禁区或者魔兽聚集地,就等着丧命吧!

“既然抢不了矿山,那你的兵去魔山干嘛?”庄宗表示很不解啊。

“去游行!”苏昭才不说是去弄兵器,顺便吓唬一下周家呢。

“游行?”庄宗表示更加不解。

“你没事了吧?那我走了,忙着呢!”苏昭不跟庄宗废话了,转身就走。自己弄到兵器的事情还是不跟老子说了,好让庄宗知道大战降临,该着急的整顿朝政,若是说了,大帝一高兴不上朝了怎么办?!

躺在床上的庄宗看着苏昭决绝的离开,忽然觉得好心焦啊!这个不孝子!

“人呢?都死完了么?”庄宗不能冲着苏昭吼,就只能吼外面了。

陆秉承看到苏昭从寝殿出来,就急忙走过来了,然后听到庄宗吼的模样,陆秉承急忙问:“陛下,您是不是饿了?”

“饿个屁!国师呢?国师有没有去朝堂?”庄宗不耐烦的吼了一声。

现在庄宗开始上朝了,可是自己没有丞相辅助啊,国师就毛遂自荐的来了,庄宗是很高兴的,觉得终于有人给自己分担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国师这么做会不会分权。

“陛下,国师现在应该叫丞相了,丞相已经去上朝了,那些老臣们不会来烦恼陛下的!”陆秉承乖乖的站在床前禀报。

庄宗满足的哼了一声,他最怕的就是那些老臣们哭哭啼啼的来找他了,神烦!

国师担任丞相的事情传到苏昭耳中的时候,苏昭还是很惊讶的。

“你做丞相了?”苏昭就看着在太子宫等待自己的国师,问道。因为太惊讶,苏昭都忘记玄君还在庄宗的偏殿等着呢!

国师脸上笑容清浅,似乎担任丞相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炫耀和称颂的事情,不过看到苏昭的反应有点大了,清远就笑:“太子若是不想让我做丞相的话,我去跟陛下请辞!”

你又不是本宫的小狗!本宫让你干啥就干啥啊!而且苏昭还想了想,在朝中没有丞相的情况下,让清远去做个搅屎棍也不错!省的朝中那些大臣和家族们乱蹦跶!那些家族和大臣真的让人神烦!苏昭就不想见那些老奸巨猾的货们!

苏昭哼了一声,然后问苏全:“苏嬷嬷做好饭了么?本宫饿了!”

“是午膳!已经好了!奴才服侍殿下去洗漱,然后用膳。”苏全规规矩矩的说。

苏昭很想翻白眼,苏全就是苏嬷嬷找来给自己立规矩的!苏嬷嬷这老东西精明着呢,之前是因为劝说前太子不可残暴荒淫没规矩,而被惩罚了,现在苏嬷嬷回来之后什么都不跟苏昭说,就找了苏全这么一个年轻俊美、懂规矩甚至有点木的太监来伺候太子。

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太子应该注意规矩和礼仪。

“下官也没有用膳。太子可否赏赐同膳的机会?”清远赖着不走,而且说的理所当然。说话的时候已经跟着太子进了正殿了。

正殿中苏曼青正在轮椅上写写画画,看到苏昭进来,苏曼青抬头脸上就逐渐的蔓延开了笑容。只不过看到身后跟着的清远时,苏曼青脸上的笑容有收敛的趋势。

“曼青,没吃呢吧?一起用膳!”苏昭冲着苏曼青笑。

带着骑兵营奔波一夜的太子脸上带着浓浓的倦色,不过当她对着苏曼青展开笑脸的时候,那种破云而出的笑颜就让整个殿中亮了起来一样。

国师扭头看了一眼苏昭脸上的笑容,脸上略带沉吟:自己给苏曼青续命是不是错了?!

“好的,谢谢殿下!”苏曼青收起了轮椅上的图纸,放在轮椅旁边的兜里,因为这些图纸太重要,所以苏曼青不想借别人之手。

苏曼青在苏昭面前一向都是很受礼的,一般不会跟太子同桌吃饭,不过这次他却是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站在旁边的苏全默默的看了苏曼青一眼,心里猜想苏曼青八成是因为清远国师才留下的,这样可不好啊,哪有臣子跟太子一块用餐的!苏全很想提醒一下的,但是想到太子偶尔赏赐大臣一起用膳的机会也是一种施恩,便吩咐下去让人准备了三副碗筷。

“来这里!”苏昭大大咧咧的坐下之后就冲着苏曼青招手,顺便把自己旁边的椅子给拉开了。

正打算走过来的清远就只能走去了另外一边。

苏曼青让小厮推着轮椅过来,可惜他的轮椅有点矮,所以坐在桌子旁边显得有点尴尬。

苏昭的脸顿时就黑了,瞥向苏全的眼神都带着杀气。

苏全连忙凑上来:“殿下,您有事请吩咐!”

“桌子做的这么高干嘛!马上换一个桌子!”苏昭差点一脚就把眼前的大红木桌子给踹了。

苏全走到桌边,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桌子的高度,回禀:“殿下,这个桌子的高度正合适!符合朝廷礼仪,更传承皇族典范,桌面高度在国内是有定论的……”

“闭嘴!让你换桌子就换!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苏昭立刻开口打断了这货的高谈阔论,尼玛~神烦哦!

苏全面不改色:“殿下,奴才是礼仪太监出身,相信奴才的话没有违背……”

“再不闭嘴,本宫让几个宫女晚上爬你床!”苏昭歪着脑袋威胁。

苏全震惊了!

苏曼青……

清远……

“还不换?”苏昭的口气听起来邪劲十足。

在太子威胁而嘚瑟的眼神注视下,苏全泪流满面的带着人来换桌子,并且吩咐下去按照苏曼青轮椅的高度把太子宫内几乎所有的桌子都锯掉一截,省的苏曼青用的不舒服,更省的太子用那么“恶毒”的招数对对自己。

苏曼青有些头疼,或者说是太子这种独特的宠爱让他消受不了,苏曼青在后院自己的居所内所有的桌子都是比平常桌子矮一点的,就是因为自己的轮椅高度不如椅子。但是没有必要让太子把太子宫所有的桌子都弄矮啊!这样岂不是连所有的椅子都要锯掉一块!

苏昭不用手下给自己换椅子,拔出佩戴在腰间的龙吟剑,蹭蹭几下就把椅子腿给削去一块,坐下感觉正好,苏昭就看向国师:

“要不要本宫帮你削去点?”

清远一直表情淡淡的看着太子用如此独特的方法宠爱苏曼青,听到太子的话之后,国师轻轻的摇头:“不用,下官个子高,所以这样坐着正好!”

苏昭就不看他了,她分明感觉清远这货在显摆他的个子高啊!尤其是在苏曼青这个腿站不起来的残疾人面前!太挖苦人了!

苏曼青的个子还是很高的,不过因为双腿已断。自然就是矮子了。

在苏全带着侍从上菜的时候,苏昭忽然听到自己的后宫传来一阵嘹亮的哭声。

苏昭立刻瞪大了眼睛,盯着苏全:“太子宫内谁生孩子了?”

苏全连忙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谁敢在太子宫生孩子啊!还不是小皇子么!苏全先是看了一眼淡定的坐在桌边没有吭声的罪魁祸首、清远丞相,然后才说:

“殿下,是小皇子接到太子宫来了,小皇子的生母赵美人没了!现在小皇子让苏嬷嬷带着呢!”

“苏嬷嬷还有奶吗?!”苏昭生气的扔了筷子,苏嬷嬷是自己的奶妈,可现在苏嬷嬷都多大年纪了!

苏全不吭声了,低头之前看了国师一眼。

“把小皇子送回去!放在本宫这里吵本宫啊!”苏昭冲着装死的苏全吼。

苏全抬头委屈的看着国师,可国师就是不吭声。还是苏曼青说:“殿下稍安勿躁,小皇子养在这里,对殿下有利!”

赵美人死了,这种情况下拥有皇族血脉的小皇子若是养在苏嬷嬷的手里,那么就是跟太子一个奶妈了啊!长大以后也是太子的臂膀了。

以前的太子作死,跟兄弟之间的关系搞得很差劲,所以没有个亲近的兄弟,现在小皇子就是最好的机会。

“而且小皇子是罕见的全系法魂,以后必成大器的!”苏曼青接着说。

苏昭就哼了一声:“天才多了去了,那也得成材才行!现在他还是个小婴儿,谁知道会不会夭折!”

苏曼青……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哦!而且太子这话说的也太直接了。

虽说庄宗总共九个儿子,但活下来的也不过七个,现在还有几个没长大,谁知道能活着长大不能!

而且赵美人怎么忽然就死了?之前苏昭可是听太医说母子平安,而且赵美人并没有什么隐疾的!哎~想想皇宫内的龌龊事,苏昭就头疼,更头疼的是赵美人死得益的好像是自己!那是不是自己身边的人混蛋,弄死赵美人,把小皇子弄自己身边的呢?

“殿下不喜欢小孩子?”清远在旁很是突兀的开口。

苏昭看了清远一眼,还没有说话呢,清远就说:“苏先生说的不错,这个小皇子对太子来说挺重要的,不如让臣带着吧!”

开玩笑!你一个神宫的人,就算是担任了大周的丞相,也没有让你抚养小皇子的权利啊!

“咳咳~丞相大人打算在哪里抚养?”苏曼青咳嗽了一声,还算是客气的问道。

苏昭也看向清远,她也跟关心这个问题。

清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自然是在太子宫了!”

“你要住在太子宫?”苏昭摸着下巴问。现在清远已经是丞相了,让他住在太子宫对自己是有利的。而且反正自己的太子宫地方大,住下一个他也没什么!

只不过……清远这货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苏昭觉得他已经不是一次的要赖在太子宫不走了!难道就不怕自己发疯的蹂躏了他?

看着清远那张美到人神共愤的脸,苏昭荡漾的想:蹂躏这货肯定不错,看看他这一身皮肉,咬在嘴里……啧啧~

“若是太子允许的话!”清远无视太子荡漾的笑容,笑着点头,眼角余光却撇到了苏曼青的身上,而苏曼青也正好朝他看来。

无论清远表现出多么友好的一面,苏曼青对他仍然是不信任的,这似乎是苏曼青的一种直觉,因为苏曼青没有证据,但苏曼青却深谙空穴来风之理,既然清远值得怀疑,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在他清隽典雅的背后藏着魔潭一般的黑暗。

苏曼青相信自己还是有几分看人本领的,就像是不学无术到不识字的梅解语,他就知道梅解语虽然邪狞残暴,但对太子是忠诚的,也是一个适合学习阵法的天才,所以才会教导。

而闵鸿则是一个中规中矩有才华的人,会成为太子手下好用的良臣,闵宁嘛……最近有点不消停。

想到闵宁,苏曼青就忍不住的抬头看向太子,他想要提醒太子注意闵宁,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好吧!你就住在这里吧,后面的院子你挑选一个!”苏昭正在跟清远说话,很痛快的让清远住下来了。

站在门口的苏全就皱了皱眉,他很想跑进去给太子说:清远丞相不能住在这里!

“下官就住在殿下的书房便可,因为下官是来办公的!”清远淡定道。

书房?书房本宫还要用呢!

“也好,只是苏某平时也在书房,以后有不懂的问题可以请教了!”苏曼青却先一步的开口了,并且冲着国师笑了笑。

国师也冲着苏曼青笑了笑。

这两个绝顶聪明的人心里都在想:果然把不放心的货色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是最好的!

“殿下,老奴来了!”苏嬷嬷风风火火的抱着小皇子来了,也不用人通报,直接就闯了进去。

对苏嬷嬷这种不合规矩的奴才,苏全竟然出奇的没有阻止和劝告,反而是笑看着苏嬷嬷带着小皇子进去了,或许苏全现在心里就在想:要想让太子看一眼小皇子,恐怕只能是用这种方法了,否则太子可以不见的!

苏嬷嬷怀里的小人正在哇哇的哭,哭的底气十足!

苏昭的脸立刻就黑了,正要发飙的时候。却见国师优雅的起身,从苏嬷嬷的怀里接过了小皇子,奇迹就此出现,小皇子竟然制止了哭声,瞪着黑溜溜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看着清远,小嘴啃着自己的手指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

“哎呀~丞相大人果然有亲和力,小皇子都喜欢呢!”苏嬷嬷的眼睛就亮了。

苏昭歪着脑袋看了看国师和小皇子,忽然觉得国师这货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小皇子喜欢的气味啊?!刚出生的小孩子视力不好,几乎看不见东西,唯一让他们安静的就是气味和感觉了!

“本宫吃好了!你们吃着!”苏昭快速的扒拉了几口饭菜,然后就去了地牢看兵工厂去了。

苏曼青放下筷子,仰头看着国师,忽然道:“听说赵美人是得了急症死的?”

清远抱着怀里的小孩晃啊晃,就是不理会苏曼青。

而苏曼青也不生气,脸上一直都是带着淡淡的表情,等国师将小皇子晃的睡着、交给了苏嬷嬷,由苏嬷嬷带着小皇子走掉之后。

清远便在桌边坐下,拿着玉筷夹了一叶青菜放入口中,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答应:“恩~”

“国师好手段!”苏曼青笑了笑,在无人的大殿中,笑声有些阴冷。

清远就看了苏曼青一眼,继续吃菜。

“国师给苏某续命,苏某感激你,不过手段太过狠辣,有悖人伦!”苏曼青抿了抿嘴唇,道。从小皇子被送来的时候起,苏曼青就怀疑了。现在看国师的反应,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心黑手辣的国师竟然是弄死了赵美人,抢了小皇子给苏昭增加筹码!

清远就嗤笑了一声,墨一般的眼睛盯着苏曼青,带着几分嘲讽的开口:“你愿做太子身边最深沉黑暗的谋士。却不愿意沾染肮脏?!我倒是好奇了!是不是你只会做对太子有利,却不悖伦理、不寐良心的事情?既然你是大善人,那就别以太子的谋士自居!”

苏曼青脸色有些发红,他垂在轮椅旁边的手攥起来又松开。他自然明白清远所说了,不错!就像是处理小皇子的事情,弄死赵美人,然后把小皇子寄养在太子宫,这才是对太子有利的事情,这才是谋士应该做的事情。

只是舐犊情深,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皇子就失了生母……

“知道了。”苏曼青久久不语之后,长长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某种决然。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送了10颗钻石、娴悦伴生 送了10颗钻石、墨晗唏 送了10颗钻石。

年初二了~妹纸们是不是在疯狂串门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