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得寸进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留下苏曼青和国师在大殿吃饭,苏昭站在院子中之后并没有着急去地下兵工厂,而是蹙着眉头想小皇子的事情。

“小雀不见了!”小白几乎是半裸的从外面跑进来了。

他身上的袍子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然后这货只要在苏昭附近就会恢复人身子,所以看起来场面就有些香艳了。

“她跟王德忠在一起!”苏昭嫌弃的看了小白一眼,让人给扔来一件披风。

小白不情愿的穿上披风,说:“不在一起!”

“你见到王德忠了?”苏昭就问。

小白摇头。

“等王德忠回来了问问吧!”苏昭不耐烦的转身朝着地下兵工厂走。

小白立刻就跟了上来,也不说话,就用哀怨的漂亮眼睛盯着苏昭看!

“老二在里面吧?你跟着本宫去看看!”苏昭下了暗牢,里面的暗牢已经被改造的明亮宽敞,数百名的血族人此时就围着小白在打造魔兽骨兵器呢!

曾经生活在黑暗的灵山后沼泽地的老二,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人,尤其是这些人还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老二感觉相当良好。以前老二曾经从后山偷跑出来几次,可每次见到人都被他们嫌弃。人类会大喊“鬼啊!”然后叫来武者对付他。

可这些血族人就不会,血族人都觉得老二可以改造高级魔兽骨成兵器,那是神一般的存在。

“葡萄!”坐在最大锻造房间的老二面前堆着一大片的兽骨。老二就挑挑拣拣的用他那骷髅手抓起来一个,随便一划就做成了随形兵器,然后扔给下面的血族人打磨,他就慵懒而傲慢的吩咐,那两个专门伺候老二吃喝的血族女就捧着葡萄上来了。

然后老二啊~的张来骷髅嘴巴,囫囵吞掉了葡萄、

苏昭进来的时候就看着紫葡萄掉进了老二的肚子位置,然后慢慢的消失融化……

“尸鬼真的可以吃东西?”苏昭还是挺惊奇的。

一看到苏昭进来,老二立马就不嚣张了,低着头不吭声,两根骷髅手哗啦啦的削兽骨,摆出一副大苦力的模样。速度极快的弄掉了兽骨上不需要的部分,将过大的兽骨从中间刨开,然后让血族人打磨成为锋利的兵器。

老二的一只手颜色明显跟全身的骨头不一样,尤其是他在干活的时候,那只乳白色的骷髅手就变化成了淡淡的金色,坚硬的兽骨就被他这只手给削的如豆腐一般。这可是金手啊!可即便如此,老二还是不敢在苏昭面前放肆。

跟小白一样,老二是看到苏昭就害怕啊。这个人类明显就不是正常人种,反正老二就觉得这个太子的身上不仅仅有神龙之力,还有一种神秘的气息,那种跳出轮回的玄秘。

“我们当然吃东西了!”小白相当自豪!

相比起老二,小白因为在苏昭身边时间长了,所以对苏昭还是比较熟悉的,也就没那么畏惧了。

“主人!”见到苏昭进来,沙卡等血族人立刻站起来冲着苏昭行礼。而且还是那种最为尊贵的、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大礼。

整个锻造坊内的气氛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这是血族人发自肺腑的崇拜,当这些兽血脉族人在苏昭面前跪下的时候,苏昭都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内心一样,感受他们的尊敬。

“不用客气了,起来吧!这里准备的饭菜是否可口?”苏昭笑着让众人起身,问出来的问题就有些滑稽了。

不过这些血族人高兴啊!在他们看来人生最大的事情就是吃饭了。以前不管是在北隅还是南下之后,很少有填饱肚子的时候,即便是抢劫之后也只是吃一时的饱饭而已。

现在太子宫就不同了,天天有丰盛的饭菜,血族人对穿没什么需求,就喜欢吃的饱,而且他们也的确是食量惊人的,几乎是正常人类的三倍!之前有一批血族人已经前往死亡谷附近定居了,苏昭偷偷摸摸的给送去了不少的粮草,却还不知道他们能吃多久呢!

要想让血族人在死亡谷定居下来,还不知道要送去多少粮食,压力大啊~

“主人,我们还可以用这些碎片做成盔甲,您看!”沙卡乐颠颠的站在苏昭面前,大有邀功的意思,然后老二就连忙将堆在身边的兽骨碎片推了出来。

这些兽骨碎片大小不等,但是每个兽骨上都有一个小窟窿,是老二的手指戳出来的,可以用这些小窟窿绑起来链成甲胄。

沙卡就直接拿着一串兽骨挂在自己身上了,本就是个巨熊一样的壮汉,挂上一片兽骨铠甲之后,那模样分外狰狞。

“嘿嘿~我们族长说了,让我等到跟大楚战争结束了再走。我就穿着这个上战场的!”沙卡自豪的笑。

苏昭满意的冲这些点了点头,又安慰了一番之后,苏昭才出了这个锻造坊,去了旁边的锻造坊继续看。

老二见苏昭走了之后,才放松下来,又摆出那副大爷的模样,冲着小白道:“老大,这个人坏不坏?”

小白就用看傻逼的眼神盯着老二,然后指着沙卡等人说:“这些都是太子的手下!”

“哦~那咱们小声一点说!”老二恍然大悟。

沙卡等血族人……

在另一端的锻造坊中,苏昭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景象,百余名苏家的锻造师分工有序,熔炼、融合、锻造、打磨等工序每个工作台上都有十几个人一起操作,凝冰魔法师和火焰魔法师无疑是最重要的亮点,他们将金属熔炼之后,冰火轮番锤炼,再融合兽血之后,打造出来的金属柔韧度极好!

而打磨台上的都是土属性的魔法师,初步粗略打磨之后,沙土有序的、成规模的进行刀锋研磨。

等一把兵器锻造出来,苏昭就拿过来在手上甩了起来,厚重有力却锋利无比。

精兵良器不过如此。

苏昭站在锻造坊看了片刻,没有吭声,而那些魔法锻造师们都一丝不苟的干活,更加没人敢说话了,直等到苏昭离开之后,这些人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太子在这里的时候,他们都要紧张死了好不好!尤其是负责打磨的一个小魔法师,都被兵器割破手了也没敢吭声。

直等到太子走了之后,那小魔法师才嗷嗷的叫了起来。

“闭嘴!太子还没有走远呢!你想死我们还不想死呢!别连累我们哦~”那小魔法师刚嗷出来就被身边的同伴们给揍了。这可是在太子的地下宫殿啊,哦~不对是地下暗牢,那就是在太子爷手掌心里捏着呢,稍微不注意就会死人的哦。

走出来的苏昭听着里面的人说话,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太子积威太重,是福是祸!?

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钻进了地下暗牢,苏昭就站在兵器作坊门口,光线阴暗,所以那人没有看到太子,而是偷偷的进了老二的作坊里。

闵宁这货!哎~

苏昭就叹了口气,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闵宁了,不过苏昭的暗卫遍布太子宫,闵宁有点小动作,苏昭还是知道的,他现在就跟大皇子走的很近。

之前萧盛禹在的时候,大皇子是屁颠颠的跟萧盛禹、萧鸿飞合作,现在萧盛禹走了,萧鸿飞就成了大皇子的狗头军师,然后闵宁也分不清状况的凑上去了。

不多时,闵宁偷偷摸摸的拿着一个兽骨兵器从里面出来了,然后迅速的往地牢外面跑。

一直隐身的朱雀现身要去抓住闵宁的时候,苏昭却伸手拦住了,朱雀就怜悯的看了一眼跑走的闵宁,太子这是要痛下杀手啊。而且是眼睁睁的看着闵宁走到该杀的时候再出手!

现在的闵宁就像是一个走错路的孩子,若是早点出手还可以避免闵宁错的太多,若是放任他继续作死下去,最后就只有死路一条。

刚才朱雀也是看在闵宁曾经服侍太子的份上,所以想出手阻拦一下,那么闵宁知道自己暴露了,也就不做死了,可惜苏昭拦住了!

“殿下,闵鸿是闵家锻造的接班人,杀了他弟弟的话……”朱雀那破锣嗓子压低了声音之后说出来的话很难听清楚。

不过苏昭还是听清楚了,苏昭慢慢转头。目光冷冷的看着朱雀,朱雀从来没想到苏昭殿下竟然可以有如此犀利的一面,那犹如实质的重压眼神让朱雀头皮发麻,再也不敢迎视太子的眼神!

曾几何时,那个只知道疯癫和残暴的太子已经彻底改变了,朱雀甚至感觉到了冷血帝王那种铁血的光环。

苏昭收回了眼神,朝着地下宫殿外面走去。

小白就从老二的锻造坊冲出来了,跑到苏昭面前就说:“小雀没回来!”

苏昭当做没有听见,缓步出去。跟在苏昭身边的朱雀默默的看了小白一眼,问:“王德忠也没有回来,你去找找吧,他们在一块!”

小白很是为难,不过踌躇了好久,还是屁颠颠的去了。嘤嘤,王德忠去的可是国师的灵山啊!小白一点都不想去的好不好!但是小雀既然跟王德忠在一起,那么为了小雀,还是去吧!

被“抛弃”的王德忠现在生死悬于一线。

跑来灵山的王德忠不知怎么就闯进了后山,王德忠记得自己明明是带着暗卫朝着灵宫跑的啊,可是顺着石阶跑了半晌,王德忠忽然觉得周围诡异了起来,尤其是自己身边的暗卫被一个吃人怪物吞掉之后,王德忠知道自己麻烦了。

黑黝黝墨一般的迷雾包裹在他们周围,极目张望下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黑暗魔兽在周围游走、包围,不时的冲上来吞吃王德忠身边的暗卫。

这些暗卫都是实力不错的武者,可是在这些黑暗生物面前还是弱了,尤其是这些黑暗生物中还有一些行动飘忽如鬼魅的魑魅,那些好似是怨气组成的怪物不惧武者刀剑玄气,冲上来就是一阵乱咬,活生生的暗卫就被它们一口口的撕了身上皮肉,屁滚尿流的疼死、流血死了。

甚至还有一些王德忠在古书上才见到过的“狸魅”!那长得像是小精灵一样的小人,却是黑化的,长着满口的牙齿,可以活生生的将一个武者咬死。

“殿下!老奴再也不能服侍您了!”王德忠一把撕开身上的夜行衣,嚎啕大哭。

可就在王德忠痛哭的时候,就发现周围的黑暗生物似乎是退却了点。王德忠连忙查看自己手上的那串菩提珠子。这是妙心身边的和尚给自己的,王德忠有串更好的红木佛珠,但是给了苏昭。

现在王德忠手腕上带着的菩提子虽然差了点,但是和尚潜心修佛念咒所用,几十年的念动磨砺让珠子圆润如玉,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串佛珠上正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正是这种金色光芒让周围的黑暗生物退却了。

王德忠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一个苍白着脸、双眼空洞无神的女婴朝着自己飞了过来,光是那女婴的形象就把王德忠给吓了个半死。

“小雀呢?!”

一个白花花的骨头冲到了王德忠面前,一巴掌拍飞了女婴飘飞的身体,骷髅眼洞里闪烁着红红鬼火盯着王德忠问道。

嗷~再也经受不住打击的王德忠一声惨叫,昏死了过去。他觉得小白的形象更加吓人!

小白嫌弃的踢了王德忠一脚,没反应。看看周围还有几个没死的暗卫,就说:“走吧!”

然后这个白花花的骷髅就带着几个暗卫和王德忠走出了后山。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生物没有一个敢冲上来的。当他们走过后山防线,重见天日的时候,这些暗卫感动的泪流满脸。嘤嘤,灵山的后山太恐怖了~再也不来灵山了。

半下午的时间,灵山的花花草草沐浴在阳光下,散发着初秋的清香和深远,可是另一边的后山就是地狱。这些人跟着小白一路跑下山,去找苏昭告状去了。

“哼~讨厌的干尸!罢了……”一个空灵却哀怨的声音回响在后山黑暗中,沉沉消失……

负责追击王德忠等人的周家武者就在灵山下面守着。

看到王德忠等人从灵山上出来,这些武者立刻跳出来,悍然攻击。

走在前面带着披风藏着骷髅身子的小白就成了被攻击的焦点,眼看着武者刀剑和玄气把小白身上的披风戳的稀巴烂,小白再次暴走了。

全身的白骨瞬间分散然后像是闪电一样将眼前的几个武者戳了个稀巴烂。

“怪……物!”跟在小白后面的武者们被吓惨了。他们就看到小白身上的披风被撑开了,无数的白骨四散出击之后,小白的骷髅头上就浮现出一层黑色的雾气,周围就好像是一下子变成了修罗地狱场,似乎有魑魅魍魉在他们周围飘啊飘。

而且小白那磕碜人的笑声还响了起来,这些暗卫头皮发麻的扔下王德忠就跑,结果那些分散的白骨就像是张了眼睛一样,瞬间洞穿了这些人的身体。

这一次跟上次不同,小白杀掉了这些人之后他的骷髅头上散发出诡异的红光,分散而出袭杀武者的白骨飞回来的时候也沾染了红色,再看地上的武者尸体,竟然都在眨眼间变成了干尸。

“血的味道真美!”小白的喉咙中发出类似魔兽的低吼,粗噶而且狰狞,那诡异的声调分明就是很享受这些鲜血的味道。

白骨重新组装,小白站在王德忠的面前,全身的骨头都是红色的,然后啊呜一口张大了嘴巴,冲着王德忠的头就咬了下去。

“太子殿下啊~老奴要死啦!”昏迷中的王德忠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然后嘴巴都要啃到王德忠头上的小白就停了下来,瞪着一双红光幽幽的眼睛盯着王德忠看,半晌之后嘴里才喃喃说:

“我是灵修!不是血修!”

“我是灵修!”

反反复复的絮叨着,小白撕下王德忠身上的衣服,扛着大胖子王德忠就往皇宫跑。

在小白发飙的时候,苏昭又感觉到了自己隔着衣服的珠子发出的炽烈温度。苏昭好奇哦~但是看着眼前的国师,苏昭还是暂时的忍耐了,而是问道:

“你要教本宫知识?”

国师淡定的坐在书房的大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香气袅袅的清茶,悠闲的抿了一口,然后点头。

那优雅的模样就像是一个上位者!

国师这是要在自己面前臭屁?!

苏昭抽了抽嘴角,然后见国师笑看着自己,说:“这是陛下的命令,也是群臣们的建议,下官只是奉命行事,殿下就不要为难下官了!”

说着,清远还冲着苏昭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苏昭就觉得自己眼疼!一向端庄清高的国师这是发什么骚呢,竟然冲着自己抛媚眼?!他这是要作死呢吗?!

苏全就站在书房门口不吭声,只等待太子要发飙的时候,才说:“殿下,群臣都在太子宫外面跪着呢!庄宗也在。”

苏昭回头撇了苏全一眼,踌躇了一下才走出去了。

国师就在书房中悠闲的品着茶水,看着离开的太子,然后冲着门口的苏全吩咐:“茶泡的太重了,给下官重新泡吧!我喝不下去不要紧,影响了嗓音,顺便影响了教导太子,那可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苏全乖巧的上来,什么话都没说,将国师的茶水给撤下去了……

苏昭走到宫门外的时候,就看到庄宗正在跟群臣吩咐:“一会见到了太子你们就哭!哭的越凄惨越好,否则没有效果啊!朕就怕你们这些老东西哭了,太吓人了!”

“哎~朕也是没有办法啊,太子不学无术,不懂得批阅奏折怎行!?等到朕百年之后是要传位给太子的,太子能否学好就看你们哭的够不够了!”

众臣……

尼玛的庄宗,太子学习这种事情也要我们来哭求!你这个皇帝是怎么当的!?

为首的几个老臣就全都拿着眼睛看庄宗,想用自己正义而委屈的眼神让庄宗明白他们的愤怒和无奈。庄宗才不管这些老东西呢,一听到有动静,看到太子来了,庄宗立刻低吼:“快点!”

“嗷~太子啊,为了我大周的未来!为了我大周的强盛,请太子让清远丞相做太子师父吧!”帝都令第一个“伤心欲绝”的跪下去,冲着苏昭就开始哀嚎,剩下的几个为首的老臣也不甘示弱的跪下去,顿时太子宫门前哀嚎一片,跟办国丧一样。

这些老臣都是被逼的!庄宗刚才已经威胁他们了,可国师在今天上朝的时候就威胁他们了:不让太子接受他这个师父,就是你们这些大臣不想太子上进,如此之人不配为人臣,要你们何用!

甚至清远还阴险的威胁要扣掉所有大臣的俸禄。这下子大臣们慌乱了,嘤嘤~他们好多大臣都没有家底的好不好,就等着朝廷发下来的银子补贴家用,顺便逛逛窑子、找找美人什么地的呢!扣掉银子,这些都变成泡影了!

所以,为了未来计,又有庄宗在旁边站着撑腰,这些大臣也豁出去了,就冲着太子哭吧。一会太子若是发飙杀人的话,庄宗应该会阻拦的吧!

“呵呵~苏昭啊,朕也是被这些老臣哭的没办法了,所以才带着他们来这里的。今天他们都在朕面前哭了一整天了,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你得上进啊!将来大周都是你的,作为皇帝是需要懂很多的!”庄宗就腆着脸往苏昭面前凑。

苏昭脸黑的看着一群像是死了爹妈一样的老东西哭嚎不止,怒气蹭~一下子就上来了!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50颗钻石、墨晗唏 送了99朵鲜花,爷就当爷的压岁钱了~好高兴的,好久么收到过压岁钱了~

云白97 打赏了100520小说币,几天了才看到~么么哒。

大过年串门中还在看书的妹纸们~爷耐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