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你把本君给忘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最讨厌哭哭啼啼,尤其是一群老男人跪在你面前哭丧,好像你做了多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样、

“呵呵~”苏昭脸黑的看着这些大臣,阴险的冷笑了起来。

苏昭那冰冷的笑容让庄宗打了个哆嗦,正在嚎啕大哭的帝都令沈荣立刻就闭上了嘴巴,刚才他听话的第一个哭出来已经够对得起庄宗了,现在看到苏昭要发飙,他怎么还敢作死?!所以他第一个闭嘴,也算是不得罪太子!

沈荣见过太子深沉的一面,所以比其他的大臣更明白苏昭这个“呵呵”所代表的含义!第二个停下不哭的是苏方梓,这个吏部尚书看起来糊涂,可最精明了,他就知道太子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群老东西在他面前痛哭、然后得逞的。

若是太子开了这么一个先例,那么以后群臣只要有事就来找苏昭哭诉好了。

“府卫何在!”果然,就在苏方梓和沈荣停下来的哭的时候,苏昭一声号令,数百铁甲府卫气势汹汹的从太子宫中冲了出来。

寿面铁甲、钢靴铁护,武装到面盔,只露出一双眼洞的太子府卫就如同是一个个从地狱中钻出来的恶鬼,一冲出太子府,这些人就横起了手中兵器,锋芒毕露的对准了正在嚎啕大哭的群臣们。

群臣顿时就被周围这如林一般的铁甲兵给吓傻了,一个个的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一点哭声。

庄宗站在这些大臣中,也被苏昭的铁甲兵给吓住了,庄宗忽然有种错觉,苏昭不会是想弑君篡位吧?!

“本宫觉得割掉你们这些人的舌头,你们就不会来吵本宫了吧!”苏昭笑眯眯的走了上来,铁甲军立刻分开一道铁甲壁林,拥簇着苏昭像是索命阎王一样走了过来。

刚才还哭的伤心的群臣一个个的闭上嘴巴不敢吭声了,甚至几个哭的太过劲,停下来之后还忍不住哽咽的大臣则是直接捂住了嘴巴,就是怕自己出声。

“苏昭啊,这些大臣们也是一片好意啊!”庄宗在被沈荣拉了两下袍子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跟苏昭开口。

“好意?你们是不是欺负本宫愚蠢!所以泼妇一样在本宫这里撒野?!”苏昭变着脸的一声怒吼,几个胆小的大臣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呵呵~给本宫弄醒!”苏昭眼睛就撇了过去。

得到苏昭命令的几个铁甲军立刻上来,一枪戳中了那几个晕倒大臣的屁股上,在他们嗷~的疼醒之后,一点声响都不敢出,捂着屁股跪在地上白着脸默默流泪。

看到苏昭这残暴的模样,众臣都吓得不轻啊!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庄宗给拉来送死了。

这时候的庄宗就一个劲的冲着还站在铁甲军外围的陆秉承一个劲的使眼色。

陆秉承一下子就明白了陛下的意思:去找苏曼青啊!

陆秉承就屁颠颠的进了太子宫,去找苏曼青去了。

跟苏昭对峙的群臣一个个哭丧着脸低着头,大气不敢喘时候,庄宗就勇敢的咳嗽了一声,说:“苏昭,先让你的人撤下去吧!”

苏昭就歪着头看着庄宗,被苏昭用这种眼神盯着,庄宗尽管心里发毛,但仍然是硬着头皮的说:“这些都是我大周肱骨之臣,难道你要全杀了啊?!”

庄宗说完就一个劲的冲着苏昭使眼色,怕苏昭不明白,庄宗还做出了口型:罚俸!罚俸惩罚他们!

“罚俸一年,都下去吧!”苏昭白了庄宗一眼,冷着声的下令。

群臣们呆了一下子,然后全都屁滚尿流的跑了。等跑远之后,这些大臣就开始哭丧:他们这是被庄宗和丞相给骗来的!

甚至大臣们还在阴暗的想:是不是太子也跟庄宗狼狈为奸,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的把他们骗来了,然后专门罚掉他们俸禄呢?!谁都知道大周国库穷,但是你穷也不能从他们这些可怜的大臣身上榨油水啊,哭惨了!

群臣是走了,可庄宗还在太子宫门口心焦。

“苏昭啊,大臣们都是好意啊!”庄宗苦口婆心的说。

苏昭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哭闹之谏不可长!”

“对,朕也最烦这些大臣们哭闹了!”庄宗同仇敌忾的说。

苏昭就哼了一声,这些大臣还不是被庄宗给惯出来的!庄宗这货就是个心善的货!

“那个……你让清远做你的师父么?”庄宗小心的问。

“知道了,你去把小皇子弄走!”苏昭不耐烦的点头,然后说。

其实苏昭还是听讨厌学习的,所以在看不懂奏折的时候才会交给苏曼青处理,她也知道这样不好,不过要选择一个师父的话自然还是苏曼青比较好了。

可一想到苏曼青的身体,苏昭觉得还是不让他劳累了。

反正现在清远是丞相,跟着他学习也好!其实苏昭在听到清远说的时候就决定了,只是不想太轻松的表露出来而已。

“小皇子你不要啦?那朕交给谁抚养啊!朕跟你说哦,小皇子现在太小了,交给宫里的哪个妃子朕都不放心啊!尤其是不放心周家!”庄宗一说小皇子的事情,就凑到苏昭身边,压低了声音。

皇子夭折,这在皇宫最常见不过了,尤其是没有生母的情况下。其实庄宗把小皇子放在苏昭这里,庄宗还是担心小皇子会被苏昭给弄死的,但是丞相说了,现在对小皇子最没有毒害之心的就是苏昭了。

因为苏昭根本就没有必要弄死小皇子啊!而且丞相也保证他会照顾小皇子的安全。所以庄宗就答应了。

“你自己留在身边带着,否则本宫给你小皇子扔出去!”苏昭扔下这句话就走。气的庄宗在后面暴跳如雷:不孝子啊!这个要手足相残的不孝子啊!

苏昭进了太子宫之后,正好看到陆秉承请苏曼青出来了。

亲自推着苏曼青轮椅的陆秉承一看到太子回来,吓得连忙放下轮椅,跪在地上。然后看到太子走了几步在自己的面前站着,老太监都要吓死了。

“殿下,群臣们的进谏不错,太子是该有个帝师了!”苏曼青仰头,仍然是苍白的脸色,脸上的笑容却是剔透的。尽管是病躯可那份笑容让人感动。

“知道!”苏昭走到苏曼青身后,推着轮椅亲自把他推了进去。

陆秉承看太子竟然把自己忘记了,庆幸之余起身就跑,然后苏昭的声音慢悠悠的在后面响起来了:“站住。”

陆秉承浑身一哆嗦的停下了脚步,转头呆呆的看着太子。

“本宫是需要师父的,庄宗也需要,就让吏部的苏方梓做帝师吧!否则他连奏折都看不懂!”苏昭慢吞吞的说完,这才推着苏曼青进殿了。

“是!”陆秉承只能跪下答应,心里就在想:太子这是报复!绝对是报复!

庄宗天生就不是求学的料,而且苏方梓那个老糊涂做帝师行么?!

“若是苏方梓教不好庄宗,本宫会问罪的!”苏昭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刚准备起身的陆秉承连忙又弯腰答应了

等陆秉承小心翼翼的走出太子宫的时候,站在太子宫门口的庄宗脸都黑了,自己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找帝师,那不是丢死人吗?!

“此事不得声张!让苏方梓来见朕!”郁闷的庄宗为了满足太子的“变态”要求,这是打算妥协了。

“哎~朕就做一个英明流传千古的君王吧!”庄宗背着手往回走,好心态不多时就上来了,一想到自己将要学富五车、英明睿智,庄宗好心情的笑了……

“那陛下,小皇子……”陆秉承就为难的开口,其实老太监也觉得让小皇子跟着苏昭好,可惜太子都说了不要了!那就得接回来啊。

“嘘……丞相说了,这件事情咱们不用管,就让丞相和苏曼青说去吧,苏昭还真能把她弟弟扔了不成?!”庄宗那不要脸的劲又上来了,陆秉承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点头。

清远在书房中足足饮了三杯茶水之后,才看到苏昭来了。苏昭很早就回宫了,这是专门凉着自己,给自己下马威呢!呵~太子辅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啊!

“殿下。”清远悠然放下手中茶杯,起身迎接进来的太子。

“丞相大人请坐!以后还得让您费心哦~”苏昭脸上瞬间绽开的笑容让国师觉得好假啊!

不过清远国师不在乎,反而是慢慢的点头:“好说好说。太子勤奋好学是大周之福啊!”

福你大爷!若不是之前的太子蠢笨残暴,不学无术,导致接受了这个身体记忆的苏昭都不认识多少字,也不至于让这个狐狸来做自己的师父。

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是早晚的事,否则苏昭都看不懂这个世界的玄气战技和魔法书籍,虽然苏昭有前世的经历可以自己修习提升修为,但战技和魔法技能还是需要的。

“那就行个拜师礼吧!礼不可废,请太子明天记得上朝,太子之礼应在朝堂上才行!”清远没有继续坐下来,只是淡淡的、用长者导师的口吻吩咐完,然后优雅的走出去了。

尼玛~!这是要欺负到自己头上啊!

苏昭觉得自己刚才的笑容够谄媚了吧!就是想让国师活泛一点,不要揪着拜师礼不放,可清远竟装作不了解的拒绝了!拒绝了!

“殿下……拜师礼还是要的……”苏全弱弱的开口,想尽力劝解苏昭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却见苏昭不耐烦的打算了自己。说:

“本宫知道!准备朝服明日本宫上朝!”

苏全屁颠颠的下去了。朱雀就出现在苏昭面前,恭恭敬敬的在苏昭面前跪下,用黯哑的嗓子说:“恭喜太子!敬服太子!”

朱雀也是有水准的人好不好,谁愿意服侍一个不学无术的主人啊,现在苏昭既然愿意学习了,那朱雀就高兴了。所以不惜暴露的跳出来,表示自己的愉悦。

苏昭淡淡的看了朱雀一眼,说:“王德忠太长时间没回来了,他跟小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刚才还高兴的朱雀立刻就收敛了,目光哀切的看了苏昭一眼,摇头。

“殿下,外面有个人要见您!”负责太子宫守卫的魏旭过来,语气冷漠的说。

魏旭是负责监视燕翎枫的,可燕翎枫已经回国了,所以现在他又被苏昭调回来了,目前就担任着太子府卫将领的职务,可以说太子是很信任他的,否则也不会让他做府卫将领,可魏旭对太子的态度还一下子转变不过来,因此跟太子说话的时候口气也好不了多少。

“见本宫?”苏昭挺稀奇的,还真是少有人来见自己呢,就算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臣,若不是庄宗带着,他们也不敢过来呢。

“让他进来吧!”苏昭吩咐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猎兵服的青年畏手畏脚的走进来了,这男人最出彩的地方就是他圆圆的脸上那对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看就傻乎乎的。

“你……你是太子啊?”二虎子进来就盯着苏昭瞅。

他觉得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太子,因为他听说太子残暴是魔鬼!可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英俊的少年不是魔鬼啊,虽然她身上的气场很强。

“你猜!”苏昭盯着二虎子,邪恶的扯着嘴角一笑。那森森白牙加上幽幽的笑容,顿时让二虎子腿软了。

这就是太子无疑!从某个方面来说,太子跟自己的二爷好像啊!都是这种笑起来很阴险的混蛋。

“我是二爷身边的人!我们二爷昨晚帮着太子袭击,然后看到小雀被周家带走了,我们二爷奋力反抗来着,但是打不过周家的人!”二虎子就按照二爷的吩咐,跟苏昭哭诉。

本来二爷是不想通知苏昭的,就觉得让小雀那妞死在周鼎手里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是自己把小雀扔给周鼎的,。但是二爷又想,周鼎这货肯定会拿着小雀当筹码的跟太子谈条件啊!那自己不通知一下苏昭就说不过了。

所以就把看不顺眼的二虎子派来了。太子若是发怒,杀了二虎子也不可惜!二爷早就讨厌这个蠢货了。

“哦。”苏昭淡淡答应一声,清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朱雀默默的看了自己的太子一眼,站在后面一声不吭。

“那我走了啊!”二虎子从地上爬起来就走。可站在二虎子身后的铁甲兵立刻扫出枪杆子,狠狠的打在了二虎子的腿上。

这一下子本应该打断二虎子的腿才是,可这货竟然干嚎了两声就没事了。

“呵呵~二爷给本宫送来一个抗揍的货!”苏昭的声音依然漫无表情,可在二虎子听来,那绝对是魔鬼一样的魔音!

苏昭盯着二虎子的身体看了看,这货的骨架跟常人无异,不过骨质明显要比常人坚韧许多,这货的修为不怎样,看来融合的兽血有问题啊!苏昭就好奇了,这货到底是融合了什么兽血?!

“太子殿下,您怎么打我啊?我就是一个传信的,什么都不管我的事啊!”二虎子委屈的趴在地上哭了。哭的可伤心。

“挖掉他的眼珠子,本宫倒看看你怎么哭!”苏昭走到二虎子面前,欣赏的听着他的哭声,即便是说出了那么阴毒的话,可她脸上的笑容依旧。

二虎子立刻就不哭了,怪不得二爷自己不来跟太子说呢,原来二爷早就知道这个太子泯灭人性,是个残暴的混蛋啊!

二虎子就害怕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太子殿下,其实我是个怪胎,我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是诡异的,您要是杀了我,可就没有研究价值了!我们二爷说了,我浑身上下都是宝贝!”二虎子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可以保下自己的话。

这话可是二爷说的,其实二爷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可是二爷一直都不杀掉二虎子,就是因为他的身体还有点价值。

“哦~肢解剖腹的,本宫不擅长啊!”苏昭摸着下巴笑了起来。

在二虎子要被吓死的时候,梅解语从外面冲进来了。昨天梅解语跟着太子去了骑兵营,然后太子半夜带着人去了魔山,梅解语就留下来处理骑兵营的瘟疫病死者的尸体,顺便弄了点尸体去使坏了。

“殿下,这不是二爷身边的人么!”跑进来的梅解语一看到跪在地上的二虎子就认出来了。

“恩,你还认识二爷身边的人啊~!”苏昭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梅解语一眼。

那眼神让梅解语感觉很不好,然后小梅就千娇百媚的凑上来,呵呵笑:“小梅现在不是在放贷么!就是跟二爷合作的,二爷在帝都有一整条的烟柳街,而且二爷在全国各地都有产业呢!”

苏昭眼皮子跳了跳,自己倒是小看这个二爷了呢!本来以为就是个会放贷抽保护费的黑道头子,想不到还是个涉猎商业领域的精英啊!

“殿下,小梅家就是做商业的,在南方需要货物运输的时候都要找二爷的船队呢!”梅解语就嘿嘿笑。

苏昭又看了二虎子一眼,她觉得自己看二虎子更加顺眼了。

“梅爷,救二虎子啊。二爷把太子身边的小雀弄丢了,二爷不敢来,就让小人来了。”二虎子立刻哭丧着脸冲着梅解语叫了起来。

梅解语一脸的不稀罕,小雀那种混蛋,死不死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到苏昭身后站着的朱雀,小梅想了想还是说:“这也不能怪二爷,其实二爷留在帝都的力量都调走了,所以保护不了小雀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北方有大生意!”

“什么大生意?”苏昭怎么感觉这么不好呢。因为北方现在正爆发战争啊!

“二爷也做军火方面的生意!”梅解语的回答让苏昭不淡定了。

就说嘛~二爷这货果然不是个让人消停的货啊!

“我们二爷就是倒卖一下兵器装备什么的,偶尔也弄点丹药和魔兽坐骑。其实我们二爷想跟西方的种族联系的,听说那边有兽人佣兵,而且还有咱们这边大陆上见不到的独角马!”二虎子是个闷不住话的蠢蛋,听到梅解语和苏昭说话,他就自顾自的在地上说起来了。

苏昭摸着下巴打量着二虎子,忽然绽开笑容,道:“二虎子,本宫这里有美酒美食,还有美人香浴,喜不喜欢?”

“喜欢!”二虎子不经大脑的答应。

旁边的梅解语弯着眼睛笑了起来,立刻就明白了太子的意思,太子这是想把二虎子留下,好打听出二爷的所有情报啊!梅解语对二爷的事情也是很好奇的!无奈二爷捂得太严,他打听出来的不多,现在二虎子就是个突破口啊。

“来来~小梅带着你去看看!”梅解语立刻拉着二虎子去了后宫,太子殿内奢华考究,要想迷惑二虎子还不是小菜一碟!

朱雀眼看着梅解语带着二虎子走了,沉默了一会说:“追杀二爷的是周家,周家龙潭虎穴,不如放弃小雀!”

苏昭挺意外的看着朱雀,那可是他闺女啊,竟然因为危险就不要了?

“太子殿下身上不能有任何弱点,更不能受任何威胁!”朱雀肯定的说。

苏昭看着这个面相一般,甚至是有些丑陋的中年男人,忽的动容。

“殿下,您是不是把本君给忘了?!”感动的场面被打破。一身蓝色长袍的玄君出现在宫门前,湛蓝色的眼睛中仿佛揉碎了冰霜一般冷冽……

------题外话------

给大过年串门会友之余还苦逼码字的点个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