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你是玄君的弱点/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鼎你跟皇后说,让她先别回宫了!

庄宗扔下这句话就走,生怕瘟疫会传染到自己身上一样,看的被留下来的禁卫们郁闷不已,他们还得留下来防备周府的人外出呢!怎么感觉这么像是炮灰啊。

“恭送陛下!”周鼎做样子的行礼。眼看着庄宗骑着狼骑跑了,周鼎就哼了一声,那鄙夷和唾弃不言而喻。

周皇后身边的小太监在门框里偷听到庄宗的话,转身就跑。

“慢着!”周鼎哼了一声,那小太监立刻就停下不敢动了。

“敢偷听,胆子不小哦!”周鼎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小太监面前停下,却见小太监虽然是低着头不吭声,但是气息却不乱,甚至周鼎用心的感觉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太监竟然还懂得玄气。

不过周鼎在惊讶之余瞬间就明白了,看着小太监笑道:“周煅,你原来可是武帝啊!怎么夺舍还变成了个太监?”

“族长,只是伪装而已!”周煅这才抬头冲着周鼎呵呵笑。

周鼎眼中带着些鄙夷,周煅这小子曾经在周家呆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的周煅可是耀眼的天才,张扬而强大,可现在呢!看看周煅这一身打扮,还有他明显谨小慎微的性情,周鼎就觉得这孩子废了。

虽说周煅之前被玄君秒杀,只有金丹逃遁了出来。能够夺舍的重新做人,算是经历过一次生死了,可经历了生死的人不是应该更加不惧生死么!周煅这逼模样是怎么回事?

“你去把庄宗刚才说的话都告诉皇后吧!”周鼎不想看周煅那谨慎的模样,只觉得碍眼。

庄宗刚才的话可谓是绝情的!等周皇后听到庄宗这些话之后,必然是伤心之余放弃了对庄宗的幻想,那么就可以冷心的为周家对付皇族了。

周鼎发现这段时间周皇后像是陷入情网的小白痴一样!

“族长,周皇后或许可以成为周家的一个筹码,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周煅却没动,而是用沉吟的口气说。

周鼎自然明白周煅说的话意思了,周家现在就跟皇族针锋相对,甚至有更大的图谋,一旦不成功,后果便是万劫不复,这种情况下,周皇后若是因为跟庄宗的感情而不搀和,那么在周府失败时还可以剔出来,得到赦免,也算是得以保全周府血脉了。

“周府没有例外,没有齐心和决心,谈何成功!”周鼎微微动容,但是脸色很快淡定下来,态度决然。

这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决断,坚决不能让周府人产生动摇的心态,这是最要不得地。

周煅显然是了解周鼎意思的,看着周鼎决然的脸,周煅沉默起来,然后走掉了。

周鼎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周煅沉吟,他就知道周煅绝对不会把庄宗的话告诉周皇后的、周鼎就在想自己要不要告诉周皇后,彻底的断绝了周皇后的心思,也彻底的让周家齐心,站在皇族的对立面。

呲呲~一阵轻微的闷响在周府附近响了起来,周鼎神识外放赫然看到大批的太子府卫竟然守着周家外面布置的阵眼,预警法阵就这么在周府周围成功的运转起来了。

周鼎觉得一阵烦躁,瘟疫的事情根本就难不住他,因为那瘟疫根本就是他弄出来的,通过水源传播的瘟疫是一种蛊毒,或者说叫做病毒,周鼎是有解药的,所以周府感染瘟疫之后死的人很少,且身体强壮的武者是可以对这种瘟疫免疫的。

当然,周鼎也不可能及时的发放解药,让周府人都度过瘟疫,总是要死些人做做样子的。所以平常看不顺眼,或者那些不听话的分族旁支们,就得趁着这场瘟疫好好的“屠杀”一下了,太子将瘟疫扔回来反而让周鼎觉得有些庆幸,可以借此剪除异己了。

甚至周鼎都在想要不要把瘟疫弄到其他家族去呢,也让帝都家族“瘦瘦身”,可惜现在周府被包围,要想散播瘟疫有些困难了。

所以让周鼎头疼的就是外面布置的法阵和层层禁卫军!

周家可以不把这些法阵和禁卫军放在眼里,甚至凭借周家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杀入皇宫、自立为王,可惜现在长老殿的态度不明,尤其是最近苏昭还强势撅起并且拉拢到了玄君。这都成了不可预测的未知数。

总之之前对周家来说大好的形势忽然发生了逆转!

之前的太子残暴荒淫、庄宗好吃懒做,根本就不会在意周家会怎样,因此给了周家无约束的发展空间。十几年来的隐忍和准备,周鼎知道只需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就可以袭杀庄宗和太子,取而代之。

可现在一切都逆转了。周鼎愤懑之余就是不甘心,怒气翻涌之余,周鼎一拳打碎了院子中摆放的石景,乱石飞溅伤了几个路过的下人。

可这些被砸断了腿、肋骨的下人却是一声不敢吭,甚至几个疼晕的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个老东西果然残暴啊!”在周府对面的建筑中,穿着特殊材质衣服充当夜行衣的二爷一边监视着周府的动静,一边感叹。卫央能够监视周府也是因为太子下令放的法阵!若不是有法阵的辅助和掩护,二爷是绝对不来的。

“小雀是被你扔给周鼎的?”旁边的朱雀用黯哑的嗓子盯着二爷发问。

“是又怎样?!”二爷挑眉,而且挑衅的看着朱雀,那模样和神态不是不怕死,而是作死!

朱雀垂在身边的手用力攥了攥,默默的移开了目光,没有吭声。

“呵呵~无趣!你这种人怎么就没点脾气呢?小雀就是二爷扔给周鼎,用来做挡箭牌跑路的,谁让你生个女儿这么丑呢!若是好看一点,爷就勉为其难的留下享用了,可惜太丑了!啧啧~”卫央笑眯眯的看着朱雀,口气恶毒。

“是小雀不懂事,让二爷费心了!”朱雀沉默了良久,才说出这句话。

卫央一脸的嘚瑟和跃跃欲试、他更想看看朱雀被激怒会是什么样子了,谁让这是太子身边的人呢!凡是太子身边的人,卫央都讨厌。

卫央是被迫的来帮着朱雀救小雀的。因为太子那货竟然先周家一步的封锁了整个烟柳街!太子的府卫一到、周家的武者就到了。不过迫于太子的压力,周家的人没有动手。

卫央真觉得自己的烟柳街宁愿被周家的人封,也不愿是太子动手的,现在好了!太子让自己帮助朱雀来救人,二爷就得来了,人是来了,但是二爷的脾气也得发泄!

“呵呵~小雀跟你一样,不懂事!”二爷见撩拨了朱雀几次,朱雀都是一副死人模样,一点反应都没有,二爷就骚包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了朱雀的后脑勺上。

二爷就想:爷就不信这样你还不生气。

朱雀依然是没有任何反应,他知道二爷什么心思,就等着自己跟他翻脸打起来,然后这货就不用帮助自己去得罪周府了呢!

“呵~爷倒是忘了,你跟着那残暴的太子,什么委屈没受过、什么龌龊没有见过!爷倒是小瞧你们太子的无耻和不要脸了,罢了,那就动手吧!小雀就在周府后院的地牢!”二爷忽然就觉得无趣了,这个朱雀根本撩拨不起来,看来还非得帮他去闯周府了。

不过卫央不在乎,闯周府被发现了打不过就跑,还没人能抓住逃跑的自己呢!

可卫央刚要认命的动手,却忽见朱雀一巴掌朝着自己扇了过来,虽然未动用玄气可是那闪电般的出手速度,卫央躲的慢了一点,朱雀的指甲就在自己的面具上划了一下子,声音刺耳,卫央腮帮子疼。

不过卫央却目光灼灼的看着朱雀,终于看到这货动手了呢!发怒了呢!卫央急忙寻找自己刚才说话中的“闪光点”。

“太子荒淫无耻,蠢笨如猪!苏昭是个小混蛋,小淫荡!是个贱人!”二爷毒舌的骂了起来,然后就看到朱雀悍然动用玄气朝着自己冲来了。

卫央调头就跑,不对~是使用了瞬移,他的身影一下子在原地消失!而朱雀的身影紧跟着追了上去。

周府中的周鼎忽然就感觉到周府外有强横的气息波动,他抬头看着对面建筑,清晰的感觉到波动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那气息厚重而尖锐,是武帝阶层的武者才拥有的玄气!

“太子派来监视的人竟然有两个武帝?!”周鼎吃惊不小,然后想到了不久前太子宫上方出现的魔法云和雷劫!

周鼎的脸色就更臭了,他知道从此之后太子府就多出了一个度了雷劫的武帝!太子府的实力膨胀到让周鼎都觉得可怕了!

卫央是朝着城外瞬移的,因为城内没地方跑。

可卫央逃到城外之后就看到朱雀竟然追了上来,朱雀那一双眼睛红的就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无奈的卫央只能朝着百里外的魔兽森林跑。

尼玛~老子就不信你能追上来,可朱雀竟然真的追上来了。

在魔兽纵横的森林中,朱雀疯了一样对卫央发动攻击,觉醒了雷魂的朱雀攻击力彪悍,卫央躲避不成就只能跟朱雀打的疯狂。

帝都外的魔宫中,玄君默默的看着魔兽森林的方向,性感的唇角就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

“主人,已经查明了,那是朱雀和二爷在厮杀!”赤凰漫步到玄君身边,低声禀报。

魔宫是建造在地下的宫殿,黑色的石头宫殿中灯火通明却也照不亮魔宫的阴暗。在暗淡却神秘的背景下,一身蓝袍的玄君看起来如同夜宫帝王,高贵却阴冷。

赤凰抬头就看到玄君隐藏在面具下的湛蓝色眼睛神色莫辩,这种永远让人猜不透心思的眼神,更让赤凰迷恋。

一身红色长裙的赤凰看的不免有些痴了。美人凝望这种香艳场景,却让玄君觉得不耐烦。

“你去魔域吧!”玄君忽然开口。

赤凰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低下头不甘心的问:“主人。我……想留在你身边做护卫。”

而且赤凰一直都是玄君身边的亲卫,这么多年来,也只有赤凰才有资格站在玄君的身边。可现在主人竟然要赶自己走!魔域那边有黑龙管理已经足够了!

“有白璐在已足够!”玄君看都不看赤凰,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向了皇宫的方向。

赤凰咬唇,白璐虽然被玄君救下来了,且修为不错,但终究是神宫的人!

“反抗?”玄君没听到赤凰的回答,便悠悠的转身朝赤凰看来。那分明清透的眼神却极具压力,压的赤凰都抬不起头来。

“不敢!明日赤凰就动身!”赤凰道。

“现在就走!”玄君的眼神更具有压力。

赤凰嘴角动了动。终究什么都没说的瞬移走了。她走后刚才所站之地仍然缭绕着淡淡的香气,是艳烈却不会让人反感的香气,跟赤凰的为人一样。

“赤凰想杀掉太子!”白璐从阴影中走来,在玄君面前停下,声音幽幽道。

玄君就盯着白璐的脸看了看,曾经在神晓瑜身边的时候,白璐还是一个很有善心的女孩子,可惜啊~被孙长老剥了脸、折磨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女孩子已经性情大变了。好在她对太子还是没什么威胁的。

“本君不诛心!”玄君盯着白璐看了一会,才说。如今赤凰并没有对太子不利,即便想杀太子,只要没动手就不算!诛心之论根本就不适合猎兵,跟着玄君的那些猎兵,尤其是高级猎兵,谁没有点斑斑劣迹?!谁又没有各种猥琐黑暗想法呢,若是诛心,那么玄君手下的武者都该杀!

“那赤凰以后若是对太子动手,太子能否躲得过?”白璐问。

“你太小看太子了!”玄君哼了一声,他一点都不担心,若是苏昭真的没赤凰杀死了,那也是她该死!无能的人死不足惜,尤其是他帮助朱雀进阶为武帝之后,若是太子还不能躲开这些刺杀,那还有什么用?!

“主人要去哪?”白璐见玄君迈步要离开魔宫,就急忙开口。

“主人,您之前帮助朱雀进阶,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修为,您应该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的!”

玄君停下脚步,蓝色眼睛中满是冷光,那种睥睨的冷光磅礴宏大,即便是白璐这种武帝都承受不住他的眼神。

“部下不该质疑主人的决定!”玄君扔下一句话,瞬移走了。

白璐就站在原地发呆,她知道玄君是去找太子了!因为玄君这段时间对太子的事情太上心了!可以看的出来,玄君对太子很有好感,或者说有些情的!这是让白璐疑惑的地方,她甚至都觉得玄君是个喜欢男人的货了。

而且正因为玄君对太子的特别,才惹得白璐想要杀掉太子的,因为太子的存在已经影响了玄君的心态,甚至是决定!

那个冷漠寡情喜欢用强取豪夺手段、雷霆般整合了猎兵界的玄君只要是在太子的事情上,就变了……

玄君瞬移到太子宫的时候,苏昭正趴在书桌上睡觉。

尽管有修为在,但人还是要睡觉的!除非是修炼到武帝,觉醒了另外的魂之后,可以让魂的休息来支撑本体的长时间不休!

秋日下午的阳光落在苏昭的脸上,给她整个人身上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同在书房批阅奏折的苏曼青正看着苏昭发呆,而玄君的出现打断了苏曼青的凝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一眼奏折,动作极轻的落笔批阅之后才抬头看向玄君,柔柔的目光带着询问。

玄君没有吭声,而是在苏曼青的对面坐下了,闭目养神。

苏曼青就好奇的皱了皱眉,他知道玄君这种人其实是很忙的!甚至比皇帝还要忙碌,掌控着数万手下,开发魔域、整合猎兵,还有其他各种事情。他还真不相信玄君有时间清闲的坐在太子的书房中闭目养神呢!

恐怕是有事找苏昭,却又怕打扰吧!

劣迹斑斑的玄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和受礼了?苏曼青就有点接受不了,然后闲的蛋疼的开始掰扯玄君的心思,最后苏曼青得出了结论:玄君有意太子!

玄君就感觉苏曼青这货的眼神一直往自己的身上飘,这让玄君很不高兴。若是玄君不喜欢跟太子身边的哪个人打交道,那必然就是苏曼青了!

苏曼青生着一颗玲珑剔透心,很多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而玄君正好又有很多事情都不想让他知道的,所以最不喜欢的就是跟苏曼青对上了。

“苏先生似乎很清闲?”

玄君讨厌苏曼青盯着自己看,所以就直接口气恶劣的顶了过去。

苏曼青看出了玄君的生气,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苏某身体不好,所以不敢忙碌的。”

“那先生出去晒太阳吧!”玄君一指外面,用嫌弃甚至是带着支使的口吻道。

苏曼青坐在轮椅上不吭声,而是忽然开口道:“玄君来自西方?”

神宫就在大陆诸国的西方!当然,在神宫的西方便是西方帝国了。苏曼青这话问的突然,而且还模糊,玄君就直接忽视了这个问题。

“玄君要送魔法锻造师来太子宫,不知何时能够送来呢?”苏曼青就换了话题问道。

玄君轻蔑的笑了笑,苏曼青这是在以太子宫的主人身份自居呢,本尊什么时候送人来,或者送不送人来都跟你没关系吧!

“听闻苏家的魔法师已到,那本尊的魔法师就不用来了、”玄君淡定的弹了弹袖口浮尘,很不客气的拿起了桌上的茶杯,悠闲的抿了一口。

苏曼青喜好饮茶,而且他在批阅奏折的时候苏全都会弄一个茶壶和几个杯子放在旁边,为的就是方便苏曼青饮用,或者太子过来的时候喝一口。

现在倒是方便了玄君。

“苏家乃是太子的苏家,太子有令,苏家自然不遗余力。”苏曼青这话就有点针锋相对了。

尤其是玄君听到之后觉得很不爽!苏曼青这是打算拿着整个苏家作“嫁妆”的贴上了太子吗?

玄君将手中茶杯一扔,哼着道:“难喝的茶!太子宫里就这么点陈茶了么?!”那嫌弃的口气!

茶杯掉在地上摔得梆~一声碎裂了,趴在桌上睡觉的苏昭就惊醒了。

苏曼青无奈的看了玄君一眼,倒上一杯茶水送到了苏昭面前,苏昭笑着接过一口喝下去,长叹一声伸展了个懒腰,才冲着玄君笑道:

“你什么时候来的?!”

“太子似乎很悠闲啊!你那被周府抓住的小雀是不是不需要救了?!”玄君用恶劣的眼神和口气,颇带着一些讽刺和挤兑的意思。

苏昭感觉好吃惊,玄君从来都是一副冷漠绝情的模样,喜怒从来不会表现出来的,这次对着自己的时候虽然也是臭脸,但是苏昭分明感觉到了一丝愤怒。

“哇~这人的身体筋脉很奇怪啊!”空间中的果冻忽然就叫了起来,以前就见过玄君多次了,但是每次见到玄君这货都是一副波澜不惊、冷面无情的混蛋,他的内心世界就像是冰封一般无懈可击。

可就在刚才他的情绪有波动的时候,果冻终于窥探到了冰山一角。

------题外话------

谢谢:墨晗唏 送了10颗钻石、带着耳机听着心事 送5朵鲜花。

感谢投月票和评价票的亲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