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俩人一起惹的祸/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的身体哪里奇怪了?

苏昭听到果冻的感叹、连忙询问,可是果冻竟然不吭声了,躲在随身空间中一动不动。

玄君的目光悠悠的看着苏昭,湛蓝色的眼睛就像是万里雪原般空旷,看不到一丝的表情。

“小雀暂时没有危险!”苏曼青拿出了一个护身符一样的东西,放在桌上之后,冲着苏昭笑道。

玄君和苏昭的吸引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古玉佩。苏昭在苏曼青的身上看到过这种东西,只不过现在倒是看不见了。

“这是子母佩?”玄君饶有兴趣的拿起了桌上的玉佩。

这种玉佩共有两个应该,一个在小雀的身上,另外一个就在关心她的人身上了,而这个玉佩应该是在朱雀身上的,不过朱雀在去周府探查的时候留下了。原本这个子母佩就是苏曼青制作的,所以就留给了苏曼青。也算是让苏曼青帮忙看着小雀的情况。

“低级东西!”玄君拿着玉佩似乎是把玩,不过下一刻他捏着玉佩的手指却忽然用力,然后那个玉佩就在他手里化成了湮粉。

苏曼青皱眉,他没有感觉到玄君的心情波动,不过玄君却表现的这么恶劣,他是故意的。想来在猎兵界的玄君应该就是这种恶劣的人。喜怒无常的扭曲货!

“你这是任性的使坏?”苏昭像看怪物一样盯着玄君。而玄君就表现出一副我是坏人的嘚瑟模样,用傲慢的眼神回看着苏昭。

高冷的玄君表现出这种模样,就有点逗人了!

这货有多无聊才会把代表了小雀身份安全的玉佩给捏碎了啊!苏昭等人还指望着通过这个玉佩查看小雀的情况呢!

“本尊只是打碎你们自欺欺人的美梦!难道你们以为有这东西在就可以保护小雀?”玄君傲慢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昭和苏曼青。

玄君的个头比苏昭高了一头,当他站起来用睥睨的俯视姿态看着你的时候,那压力……

“玄君是想帮忙吗?”苏曼青在旁边开口了。

虽然玄君自从出现之后浑身上下都带着冷厉的煞气,可这种气息中也带着“快来求本尊出手”的骄傲。太子或许没有察觉到,但是苏曼青已经感觉到了。

“你要帮忙?需要条件么?”苏昭也很诧异,但是在诧异之余,苏昭更关心的是玄君出手需要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玄君从来不会白白施恩,要想得到帮助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是苏昭明白的事情,也是猎兵界的人全都明白的事!

这也是苏昭不愿意轻易招惹玄君的原因。

“条件……”玄君略微沉吟了下,这次玄君还真的是不打算提出什么条件呢!不过既然太子都说出来了,何乐不为。

“让苏曼青帮本尊画几张阵法图吧。”玄君指着苏曼青,很随意道。

苏曼青还是挺惊讶的,或者说有点受宠若惊,玄君能看得上自己的阵法也是一种肯定了。不过看玄君这随意的样子,苏曼青就觉得这是玄君对自己的鄙夷。

苏曼青看得出来,玄君这次来似乎就是专门为了帮苏昭救出小雀的,或许刚才苏昭不问的话,玄君也不会提出条件,而既然太子询问了,那么玄君自然就顺便的提出点意见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让苏曼青绘制法阵就是顺带的,可有可无!

大才苏曼青法阵举世无双,连神宫都要垂涎,到了玄君这里就成了可有可无的陪衬了。

苏曼青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不过还是很快答应。但是太子的动作比他更快。

“苏曼青的法阵不外传!”苏昭立刻说。

焦急口气中对苏曼青的维护显而易见,玄君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又有点生气了。不过就在自己生气的时候,他忽然就感觉到太子的手腕上传来一阵异动,让他都感觉很不舒服、被窥视的异动。

“可以,不过太子是否赏赐本尊点东西,你的手镯就可以!”玄君指着苏昭手腕上的手镯道。

苏昭心里就有点紧张,这货是不是发现自己手镯上的秘密了啊!手镯自然是不能给玄君的,不过苏昭却很痛快的答应了。

“恩~那就送你一个手镯!”苏昭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手镯,送到了玄君面前。

这是苏昭专门让王德忠去打造的,为的就是混淆视听的。否则自己一个太子整天手腕上带着一个手镯岂不是有点奇怪,而打造出一模一样的手镯就可以赏赐给别人了。

一旁的苏曼青就在桌子下伸手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手镯。他左手上也带着一个太子送的手镯,之前接到太子这个礼物的时候,苏曼青还是很高兴的。

可现在看到太子随手送给了玄君一个,苏曼青心里纠之余,右手轻轻的将左手上的手镯退下,悄悄的收进了袍子里。

玄君稀奇的接过手镯打量一眼之后就随手扔进了乾坤戒指中。显然是对太子赠送的礼物很不在意的样子!

这个手镯的材质很一般,玄君好奇的是苏昭手上带着的手镯,不过既然她不摘下来就算了。难道自己还要追着她要手镯么!?那么丢人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够干得出来!

“你打算怎么救小雀?或者说,你想让本尊做什么?”玄君收起了手镯之后,便摆出一副自己要干活的模样。

“你只需要站在周府门前就行!”苏昭笑的淡定,可玄君心里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站在周府门前不动?会不会被坑啊?玄君觉得八成会被坑的,而且还会做靶子。不过傲慢的玄君不怕~这天下还没有什么是让玄君害怕的呢!

“可以!”玄君是什么人,自然是淡定答应的。

“沙曼,带上本宫准备好的道具,走啦!”苏昭立刻冲着门外大喊一声,早已经准备好的沙曼立刻答应了一声。

等玄君随着苏昭走出去的时候,就看到沙曼带着几十个血族人背着巨大的药桶,都在院子中集合了。

这些人是打算去干嘛?消毒吗?

想到周府现在正流行瘟疫,玄君的嘴唇就勾了起来,然后看着苏昭笑:“周府瘟疫最高兴的是周鼎!”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还是让苏昭听懂了,并且苏昭表示很不开心,自己好不容易才让周府也沾染了瘟疫,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怎么到了玄君的嘴里就成了让周鼎高兴了?!苏昭就觉得自己是被愚弄了、

苏昭猜测可能是周鼎或者是神宫在骑兵营散的瘟疫,可不管如何,苏昭都要使坏的弄到周府去,为的就是让周府麻烦。而且若是周府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了瘟疫,就说明散布瘟疫的凶手是他了。

“用瘟疫铲除异己!这是周鼎的机会!”玄君撇了一眼看着自己的苏昭,“温柔”的笑道。

苏昭忽然觉得有点冷,因为玄君的笑,更因为玄君这个笑容背后隐藏的“东西”,玄君以前必然也是用各种卑鄙的手段铲除异己,所以才在瘟疫这件事情上能瞬间看清楚周鼎的行为规则。

苏昭觉得自己还是低估玄君这人的狠辣了。

能够在乱、爆、残、黑暗的猎兵界撅起,并且组建第一猎兵团,之后又整合猎兵界组成魔域佣兵,玄君岂止是强取豪夺,简直就是阴险腹黑、卑鄙么下限的毒物啊!

苏昭立刻就离玄君远一点,带着沙曼等人就走。

小白自然是屁颠颠的跟上了,之前朱雀要去救小雀的时候,小白根本就没去,因为他就知道朱雀那货是不可能救出小雀的,只有太子出马才有可能!

小白最相信的就是太子了!

“坏仁!”小白在跟上太子之后,还恶劣的看了一眼跟在他们后面的玄君,冲着太子道。

刚才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太子对自己的排斥,现在又被小白诋毁,玄君的心情自然是很不好的。不过看着苏昭带着沙曼浩浩荡荡的去了周府,玄君就悠闲的跟在后面,也算是去看热闹了。

负责法阵的魏旭和负责禁卫的卫驰就凑在一起苦逼的商量,好防止周府的人出来,然后就看到苏昭带着一群人来了,一边还在散布周府被感染瘟疫的事情、

“整个周府都被感染瘟疫了?那为什么帝都没事?没有听说其他地方也有瘟疫啊!”路人甲

“切~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你媳妇背着你跟酒楼老板搞在一起,你知道么?”路人乙

“兄台~可否认识一下你夫人啊!”路人丙。

“嗷~是太子!那人是太子啊!”

不知道是谁嚎叫了一嗓子,刚才还在路边聊天的男人们全都闭嘴了,一个个的低头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灰溜溜的跑。

“太子好英俊!”

“太子还没有成婚呢!”

“好想嫁给太子啊!我不在乎他身边有男宠,只要能够在太子身边,每天能够看到他也是好的!”人群中的女孩们开始犯花痴了。

因为最近太子不再胡乱杀人,而且大有明君潜质,所以整个帝都女人圈中对太子的风评已经开始转变了。加上太子本来就是相貌俊美的大好青年,那皮囊可以勾得女孩子们尖叫的。

尤其是那些被太子救下来的难民们,对太子更是感恩戴德的,最近集县的建造已经接近尾声,宋湖县令带着不少人开始进城采办,甚至主动的组织商队,所以帝都中已经有不少集县人了,这些集县的女孩子是把苏昭当成了男神一样膜拜的。

“呵呵~本宫英俊么?”

苏昭听着路边人们的议论,很是高兴的摸了摸鼻子,然后问身边的小白。

苏昭就觉得小白这种干尸的审美肯定很高档,毕竟干尸可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见识多啊,所以才询问的,其实苏昭是没有人可以询问了,难道问身边的血族人沙曼等人啊!

沙曼他们这些血族人审美扭曲,以健壮为美。苏昭就看到血族中被封为女神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女孩,那些苗条的、敏捷型的女孩反而是没有那健壮女孩受欢迎呢。

“我不说!”小白很反感苏昭的这个问题,自己怎么回答啊!说不英俊,太子会不会生气的对自己动手?小白很怕被揍啊。

小白就觉得最帅的就是自己!自己是干尸中的老大,人类什么地最丑了!

“那你还是别说了!”苏昭觉得自己自找没趣啊,真是低估了小白的恶劣审美呢。

“那是谁啊?难道是太子的护卫吗?不可能啊!穿蓝色衣服的那一个!”

“嘘~那是玄君!不要说啦~”

跟在苏昭后面的玄君很快被人发现了,主要是以前的玄君出现从来都是悬浮虚空或者瞬移的,绝少像是现在这样接地气的走在大街上。清冷高贵的玄君自然更容易引起人们的遐想和眼球了,可惜玄君的身上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

让人不敢谈论,尤其是有人说了那就是玄君之后,所有人都噤声了。

玄君是猎兵界的王,更是黑暗地宫内的魔王!这跟卫央这黑道头子不一样,卫央涉足猎兵界和凡人界,是众所周知的黑道老大,虽然卫央足够残暴和黑暗,但知道的人不少,而玄君就像是渺远的魔王、阴阳相隔的幽冥之主,让人无法接近,更不能接近。人们所知道的就是关于玄君的各种神话!那是存在于传说和神话中的王,也更让人敬畏。

“看来以后带着玄君出门都不用清道啦!”苏昭分明看到在有人辨认出玄君来之后,围在道路两边看热闹的人群明显安静了。

不再聒噪的感觉真好!

太子和玄君,完全就是两大魔物啊,这一出现都弄得帝都不安!

一阵祥和的乐声忽然就从头顶上传了下来。在这悠扬而祥和的音乐中,仿佛有漫天的花瓣倾洒而下。

大街上的众人一下子就痴呆了,人人都仰头看着天空,仿佛看到了他们这一生中最美的场景。

而苏昭却感觉身边的空间仿佛被撕裂一般,有诡异的波动。

沙曼立刻扔掉了背上的药桶,拉着苏昭就跑。

“主人,是法帝结界!有人要刺杀您!”空间中的苏苏立刻叫了起来。

法帝可以缔造异空间结界,又叫做法帝空间!身处这种空间内,便会将空间隔离,让你看不到周围的景象,因为从某个层面来说,你已经处于其他空间内了、

苏昭连忙扭头,就看到周围的景物果然是改变了,周围不再是熟悉的街道和人群,而是忽然置身于原野,空旷孤独。

四道亮光在原野中出现,瞬间又凝结成四个人影。

“玄君没有进来?”

“只有她在!”四个人影都是身穿白色的鲛丝战袍,看不清他们脸上的容颜,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身上宏大的气息。

跟在苏昭身边的沙曼就拉了拉太子,让苏昭站在了他身后,而他瞬间兽化!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多的魔狼人,露出锋利的爪牙和强壮的身体。

沙曼身上残暴的力量气息一出现,对面的四个人就动了。

“先杀了她吧,虽然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剩下的玄君再杀就是了!”

四个人从四个角度攻来,每个人出手都是慢吞吞的,但是当各异的魔法元素在他们手中显现的时候,苏昭感觉到了毁灭的力量。

兽化的沙曼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反抗,他索性回身,用自己巨大的身子将苏昭抱了起来,双腿猛然发力,像是炮弹一样弹飞了出去。而四种不同的魔法元素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后面追逐了起来。

赤红色的火焰呼啸着宛如火凤、湛蓝色的玄冰不断变幻出各种形态,而最快的雷元素已经劈在了沙曼的后背上,沙曼抱着苏昭整个的飞了出去,吐出来的血弄了苏昭一身。而漫天的土元素最是厚重,四面八方的沙土翻涌瞬间将沙曼和苏昭淹没。

在四个顶尖法帝面前,苏昭感觉到了无力,那种无论怎么反抗都不会有用的无力!

实力的绝对压制是无法逆转的,即便苏昭拥有神龙精魂的果冻,是魔武双修的全系法魂,但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在绝对实力面前,苏昭只有被绞杀的份。

“呵~四个法帝巅峰来刺杀大周太子,好大的手笔!”就在苏昭和沙曼都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周围一下子聒噪了起来、

将他们锁住的空间法阵已经被破了。然后四个身穿神宫战袍的法帝呈四个角度的包围了苏昭,痛下杀手,而周围是刚才那些无数看热闹的人群。

这些人群看到太子遭到袭杀,都震惊了,更有人尖叫了起来:

“为什么杀我们的太子!凶手!”

“保护太子!”人群中有一大股的人流直接朝着苏昭等人冲来,然后不怕死的在太子面前组成了一道人墙,苏昭就看到这些人中有宋湖在。

宋湖带人来帝都采办,刚好看到这一幕,宋湖就带着人不顾一切的冲上来了。

那四个法帝明明可以一招秒杀了太子,但是眼看着他们的暗杀计划败露,就只能停下来,无奈的看是谁破坏了他们的空间结界。

是玄君么?想来也只有玄君有这样的本事了。

而真正破坏结界的小白已经被玄君扔到一边种蘑菇去了。结界什么的,对于暗黑生物来说很简单的,小白是灵修,但也是暗黑生物,所以刚才的法帝结界就是他破坏的。

“神宫想要杀了大周太子,是何居心啊?”玄君站在四个法帝的对立面,蓝色的眼眸带着冷光的看着四人。

苏昭已经拉着沙曼爬了起来,沙曼的后背上有一个巨大的撕裂性口子,血流不止,苏昭咬破手指滴上自己的血液之后,沙曼的后背的伤口就开始奇迹性的愈合了。

将一件宽大的披风罩在了沙曼的身上,掩盖了他的伤口和恢复速度,苏昭就目光冷冷的看向那四个人。

神宫也真是蛮拼的,为了一举袭杀自己和玄君,直接出动了四个法帝!苏昭看得出,其中一人是孙长老、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跟太子开个玩笑,你们真动手了?!”神晓瑜让人抬着软榻,急冲冲的赶来了,等他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况之后,立刻就尖叫了起来。

跟着神晓瑜一起来的还有玉华,代表了大秦的玉华目光深深的看着那四个法帝,眼神不善。而且玉华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样子似乎是几国使臣!

四个法帝对视一眼,三人很干脆的瞬移走掉了。留下一个人,那人笑道:“我们只是想跟太子开个玩笑,因为我们神宫的飞船要走了,所以想邀请太子去飞船上的,可惜太子身边的护卫反应过激了!呵呵~不过我们神宫伤人终究是不对的。”

“神宫决定做出补偿,郑重的邀请太子去飞船游玩!”那人明显是孙长老伪装的。

苏昭听着他软趴趴的话,哼了一声:“本宫怕上了飞船就下不来了!”

孙长老沉默了下,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玉华和几国使臣,温和的笑道:“太子殿下开玩笑了。那我们走了!有缘再见!”

孙长老说完就走了。他分明已经看出了几国使臣的怀疑,但是孙长老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因为不屑也没必要。孙长老等人之所以放弃刺杀,也是出于无奈了,且不说周围出现的大周民众,还有几国使臣呢。让他们看到神宫亲自出手的杀灭大周皇族,这个影响很大。

而且要想让苏昭死,方法太多了,没必要在此时激化矛盾。

而苏昭也没有追着他们不放,或者直接爆出刚才他们强杀自己的事实,跟几国的使臣大喊神宫狼子野心的要杀大周太子吗?还不够给他们看笑话的。

若是他们有兔死狗烹的觉悟,根本就不需要苏昭说什么。

倒是神晓瑜的态度让苏昭惊喜,因为苏昭发现这货根本似乎不想让神宫杀了自己。

至于玄君……尼玛~就不应跟他在一起!要不是这货在,神宫何必出动四*帝联合出手的要一窝端了他们俩!

苏昭就看了玄君一眼,却见人家淡定的站在远处,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焦躁,甚至那蓝色的眼睛中一点表情都没有,好像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焦躁人的货……

神宫的法帝都已经走了,但是大街上的人还是惊魂未定,因为这些人刚才要杀他们的太子啊!

神宫过分了!

躺在软榻上的神晓瑜就感觉自己被大街上的人给盯上了。或者说这些人都在用愤怒的眼神盯着自己,那眼神分明就是在排斥神宫的,神晓瑜一下子就生气了。

“无知的愚蠢人类,本尊也是你们可以看的!”神晓瑜悍然释放威压,周围的空气瞬间被他的威压挤压,空气一下子变得粘稠,那种从上而下的气势、发自内心的震撼让周围的人一下子低下头去。

之前带着人站在苏昭面前的宋湖很低调的带人走了,他不出来见太子也是好心的,因为他刚才是以平民的身份带着人保护了太子,可以增加太子在百姓中的威望,省的别人说是大周的官员带人保护太子的。而且神晓瑜要发威,宋湖没必要带着人忍受!

苏昭看着用强者威压迫使人低头和臣服的神晓瑜,无奈的摇头。

神晓瑜这货就是太臭屁了!否则还好一点。

“上使大人,咱们商量点事情吧?”苏昭就走到了神晓瑜的软榻前,看着他笑。

神晓瑜立刻满脸嫌弃的哼了一声:“不!你离我远点!”

苏昭就好像看不到神晓瑜的嫌弃和鄙夷一样,继续腆着脸笑。

“对你是有好处的!你的崇拜者被抓了,难道你都不想救出那个崇拜者吗?”

神晓瑜脸上的神色明显高傲了,傲慢道:“本尊的崇拜者太多了,难道他们出事了每个都要自己去救么?那本尊还不累死。”

苏昭承认自己被恶心到了,不过为了能够利用神宫上使大人的名,苏昭还是厚脸皮说:“本宫知道上使大人很多崇拜者,可是这些崇拜者中有最崇拜您的人啊!这种铁杆粉丝、您忍心放弃?”

“你不会说的是你吧!”神晓瑜就笑容恶劣的看着苏昭。

“呵呵~本宫自然也是崇拜上使的。”苏昭忍着恶心,继续赔笑。

“走吧!”玄君终于看不下去了,漫步从苏昭面前走过,那忽然展现出来的宏大气息差点把神晓瑜的软榻给掀翻。

衣袂飘飘的玄君走路的姿态是淡雅而高贵的。

可也是危险的,在他走过神晓瑜软榻旁边的时候,忽然冲起的气息缓如丘移,却差点把神晓瑜的软榻给掀翻,负责抬着软榻的四个侍卫身形踉跄之余连忙动用玄气下沉扎稳,这才避免没有摔了软榻。

悠闲的坐在软榻上的神晓瑜可吓得不轻,尤其是刚才他整跟苏昭说话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软榻要翻掉。软榻翻到了倒是不会伤到神晓瑜,只不过丢人啊!而且会丢人丢到家的。

丢人对于英明神武的神晓瑜来说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站住!”神晓瑜怒了,立刻指着玄君叫了起来。

差点掀翻了自己的软榻,敢得罪神宫圣使,胆子不小啊!以为自己不发威就好欺负吗?

神晓瑜也不管玄君什么实力了,反正就是要拿着玄君开刀!这段时间神晓瑜都要被苏昭给欺负死了,太子欺负自己也就罢了,难道玄君欺负自己也要忍耐吗?!

神晓瑜在来大周的时候能够轻松的击溃庄宗派出的“暗杀队”那是因为实力,且不说神晓瑜本人的实力,光是他的手下实力也不容小觑。

“把这个人给本尊抓住!”神晓瑜见玄君竟敢无视自己,彻底的怒了。或者说是因为在苏昭的面前被无视,所以神晓瑜更加羞怒了。

神晓瑜随身都带着几十个护卫,得到主人的命令之后。立刻就有两大高手带着人冲了上去,对玄君动手!

“圣使是想在这里动手?让大周的民众遭殃?”玄君却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用谴责的眼神看着神晓瑜。那道貌岸然的模样一如谦谦君子,让人瞬间就忘记了他乃是猎兵界臭名昭著的玄君!

神晓瑜就撇了苏昭一眼,然后有点心虚的说:“不要血口喷人!本尊怎么会殃及无辜!”

说完,神晓瑜的身体在软榻闪飘然而起,悬浮在了空中,等玄君上来跟自己决斗!

“殿下,您不是还要去救小雀么?”玄君却根本不看天空中悬浮着神晓瑜,而是冲着苏昭笑道。

苏昭呵呵笑了两声带着玄君走了。

看神晓瑜自己悬浮在半空中等着人决斗的样子真是搞笑啊!

“别走!你上来啊,有种你上来啊!”被放鸽子的神晓瑜相当生气。

可走远的玄君根本置若罔闻。

“怕了,所以才滚了吗!本尊原谅你的无知和冒犯了!”神晓瑜觉得自己再叫下去也没意思了,就从虚空中下来了,不过下来之后神晓瑜还是要自我美化一番的。

玉华和几国的使臣还没走,所以就听到了神晓瑜的这一番自我安慰。几个人都挺苦逼的,因为神晓瑜圣使的眼睛看过来了。

玉华等人就想走了,可是神晓瑜傲慢的开口了。

“众位难道很忙?”

忙不忙的好像跟您这个圣使没关系啊!众人很想这么说,但是他们不敢啊!

“你们就是在大周的使臣而已,你们能有什么事啊!把你们的护卫都带上,跟着本尊来吧!”神晓瑜也不管这些人什么想法、更不等他们说话,直接道。

玉华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这个神晓瑜也真是够了,刚才神宫还对大周皇族出手,这已经算是悍然干涉国家政权了,染指皇族这种卑鄙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而神晓瑜现在还不要脸的拉他们去做苦力!

玉华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大周太子不是派了禁卫去帮忙的么?”玉华在这群人中地位比较高,所以直接开口了。

神晓瑜就觉得玉华的口气中充满了嘲讽,恶狠狠的瞪了玉华一眼,神晓瑜傲慢道:“本尊让你们去是看得起你们!神宫调遣,你们这是不服从吗?!”

真心不用您看得起,谁不知道现在苏昭就跟神宫钱庄作对,专门不让你们建起来呢!所以您根本就调动不了大周的工匠啊,现在还死要面子的不肯承认!却转而将怒气撒在别人的头上!

玉华等人纵然想反驳,但终究是没有那个底气的,或者说他们没有这个胆量,苏昭可以不怕死的跟神宫作对,但是他们敢么?掂量一下,自己还真是没有那个胆量呢!所以玉华等人只能在神晓瑜的淫威下跟着走了,顺便把他们那少的可怜的侍卫弄去,帮神晓瑜干活了。

“这个神晓瑜是铁了心的要建造神宫钱庄啊!”苏昭听得到他们在后面的谈话,表示很心焦。

神宫的三和钱庄一天不建起来,大周帝都周围的生意就是本国钱庄的了。

神宫这个资源掠夺者用三和钱庄在经济上对大周的掠夺凶残无比,一如现在的商业战争,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某种程度上的压榨超越了神宫的武力压迫。

所以苏昭最先反抗、最侧重的也是神宫钱庄!

“神晓瑜乃神宫皇子,自然是对神宫忠心不二的!”旁边的玄君悠然道。

玄君说的话看似平常论调,可是也隐约带着对神晓瑜的维护,尤其是他说话的口气,似乎跟神晓瑜很熟悉一样,明显是很了解神晓瑜这个人,才能说出来这种评论的。

“天气不错哦!”玄君刚说完就感觉自己好像说的有点多了,因为旁边的苏昭正在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呢!玄君立刻就岔开话题,只不过岔开话题的技巧太拙劣了。

高高在上的玄君从来都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岔开话题的不谈论某事,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意愿行事的。可在苏昭面前好像是有点难度,所以说话技巧的拙劣一下子就暴露了。

“坏人!”小白又窜到了苏昭身边,恶狠狠的瞪了玄君一眼。

刚才为了破坏神宫法阵,小白是被玄君给利用了的,而且玄君的利用手法相当变态,是直接用自身的魔力贯穿了小白的身体,然后用小白身体的特殊性破坏的法阵,说白了,玄君就是拿着小白当做道具给破了法阵。

自己是伟大的干尸!又不是玄君手里的道具,小白深深怨念了。

“此干尸有血修的倾向!太子若是不严加看管,他会变成一个可怕的黑暗嗜血尸鬼!”玄君撇了小白一眼,淡淡道。

一说到吸血鬼,苏昭就想起了刚穿越来时候帝都外面发生的尸鬼惨案,这些黑暗生物就像是病毒一样,一旦蔓延开来,几乎无法遏制,之前在帝都外碰到那是没有发现漏网的,而只要有一个尸鬼漏了出去,必将引起整个地区的混乱。

就像是人类末世的僵尸病毒一样,一个僵尸足可以感染整个地区的人类!

“坏人!”小白又扔下一句话跑了。

苏昭就看着跑到了队伍后面的小白,心中沉吟起来:小白这货有没有吸血?有没有让人感染僵尸病毒?有着末世精力的苏昭最害怕的就是这个!但是……让僵尸病毒在周府流行怎样?

“太子殿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周府门前,卫驰和魏旭急忙上来行礼。

苏昭淡淡的看了魏旭一眼,然后冲着卫驰笑着点头。苏昭对魏旭的故意冷落,那是因为魏旭的过激反应!魏旭是萧盛禹的副将,跟着自己之后一直都是冷淡淡的,可今天对自己却格外亲热,那是他担心北疆形势了。

苏昭早上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情报,燕军三十万,兵分三路南下,萧盛禹分兵乏力,魏旭是想怂恿自己去帮萧盛禹的吧!

“周鼎!本宫来了,你竟然不接驾!”苏昭站在周府门口就吼了起来,那模样颇有小人得志的恣意。

坐在周府深宅的周鼎自然知道太子来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出去看到太子。更不想给太子接驾,用神识观察到太子在周府门前叫嚣。周鼎就哼了一声!

周鼎不出来,守在周府门口的侍卫可不敢不出来,苏昭终究是太子啊,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子被晾在门口不是。

可周府的怠慢让玄君生气了,玄君站在原地未动,魔法元气却透体而出,炽烈的火焰在周府门前爆开,直接将周府大门炸了个稀巴烂。

轰隆的声响在帝都中格外刺耳,眼看着周府雄伟的大门在玄君面前坍塌化成湮粉,一些还藏在周府门洞里的守卫们当场毙命,整个周府轰动了。

几股强横的气息瞬间在周府中显现,朝着门口急掠而来。

漫天烟火粉尘中,张狂恣意的无视锁定了自己的几道强横威压,玄君扭头冲着苏昭笑的灿烂:“还不去救你的小雀?”

喧闹而粗暴的背景下,玄君蓝色眼睛中的宠溺显而易见,看的跟在苏昭身边的沙曼等人目瞪口呆,玄君这是什么意思嘛~!

苏昭惊讶的张了张嘴,好嘛~自己筹谋了半天,准备让沙曼带着人对周府全体消毒,然后搅乱侯府的救出小雀,却想不到根本用不上,人家玄君用如此直接而生猛的方法,一下子全解决了。

可是……苏昭好像看到玄君的眼睛中有点暧昧不明的味道哦。

“殿下,小雀就在后院地牢!没人了!”朱雀带着一身伤的回来了,跟在朱雀后面的二爷更是满身伤痕。不看眼色的朱雀就打断了玄君跟太子的“眼神交流”。

二爷卫央逃跑无人能及,但是打架就差点了,尤其是跟朱雀这种身手诡异、出招毒辣而迅捷的人交手。

二爷的面具都要被打烂了。

“那还不快去!”二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然后在苏昭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穿上一件隐身斗篷,带着朱雀闯进了周府。

朱雀一进周府就被发现了,立刻被几个高手缠住。而卫央就乐颠颠的穿着隐身斗篷跑进了后院。

玄君就那么淡定的站在门口,遥看着从周府中悬浮而出的两个武帝,湛蓝色的眼睛中满是不屑:“让周鼎出来接驾!”

玄君说完,悍然出手,两手中分别形成了冰火两种元素,暴烈的元素之力龙吟风鸣一般朝着那悬浮的两个武帝冲了过去。

两个武帝硬扛下玄君的魔法攻击,身影却踉跄起来,差点就从虚空中掉下去。

差点吐血的两个武帝感觉很不好啊!尼玛~玄君的实力太强悍了吧!这是巅峰法帝了吗?按理说来他们两个武帝面对法帝一点都不吃亏啊,竟然被打的这么狼狈。

看来族长不出现都不行了啊!

“玄君这是专门跟我周家作对?”周鼎从变成废墟的前门中走了出来。白袍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清雅。

跟玄君一身暴烈的魔法元素充斥不同,周鼎看起来更加祥和。

“本尊乃是提醒周家礼仪不可废!为周家担心周府蔑视皇权而被诟病!难道本尊不是一个卫道者么?!”玄君瞬间撤掉了自己的魔法元素,面色和善的冲着周鼎笑。

周鼎本来是调动了全身的魔法元素准备跟玄君干一架的。

可玄君却忽然收敛,而且还站在卫道者、替周家着想的角度,这就让周鼎为难了。拉拢玄君,在周鼎的心中已经成为既定的计划,所以周鼎不遗余力的希望可以拉拢玄君。而且周鼎枭雄心态,可以不计前嫌,正因为周鼎的这份豪迈,不少的猎兵强者都被他拉入麾下了。

所以周鼎不介意玄君对自己的屡次冒犯,只要玄君愿意跟着自己,一切都可以尽弃前嫌!

在别人看不到的背后,周鼎还有一个猎兵团,其中坐镇的武帝也不止一人。这些高级武者都是周鼎花大力气拉拢来的。

所以在没有彻底的明白玄君的意思之前,周鼎还是希望可以跟玄君合作的,即便不能合作,周鼎也希望不做仇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周鼎在这方面可谓枭雄!

“那是老夫错怪了,玄君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周鼎挥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周府可是龙潭虎穴,这次玄君进来,周鼎就打算好好跟玄君谈谈,让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若是周府的敌人,那么周鼎就不惜暴露周府实力的将他杀灭!

“好!”玄君看了依然悬浮在高空的两个周府武帝一眼,然后笑着点头,一派娴雅的进府了。

见玄君肯进周府大门,周鼎的心里又得意不少。进了周府大门之后可就没那么容易出去了。至于后院中的打斗,周鼎早就发现了,他也知道那是太子身边的朱雀带着人来救小雀了。可周鼎一点都不担心,就凭朱雀那种货色也想从周府救人?做梦呢吧!

但是周鼎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他刚才在外面没有看到太子啊!

太子可是在府门前喊着让自己出去接驾的,怎么没人了呢?太子闯进了周府?

周鼎心中一惊,暗叹太子好大的胆子啊。可太子既然闯进了周府,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太子的存在呢?不对!太子是去劫转移小雀的人了。

“把小雀弄回来!不要转移了!”周鼎惊讶之余,立刻给身边的人密语传音。

刚才看到玄君发威的炸掉了周府的大门,并且太子派兵层层包围了周府之后,周鼎就把小雀给转移了。为的就是不让太子在自己的府中找到小雀!

可周鼎现在才发现,刚才太子和玄君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好让周府转移小雀,然后他们在劫之!

苏昭的确是去劫转移小雀的队伍了,不过却是让二爷领着去的。

“周鼎这个老狐狸有好几个窝点呢!周府算不上他的大本营,他在帝都还有一个猎兵总部呢!”二爷带着苏昭埋伏在周家猎兵总部附近,只等着押送小雀的人过来。

“你是把朱雀当成靶子扔进了周府?”苏昭瞪了二爷一眼,这货之前带着朱雀悍然闯周府,自己却溜了,就是想把朱雀骗进周府挨揍啊。

“放心吧,朱雀能跑的了!不会被抓住的!”卫央揉了揉自己被打肿的肩膀,很是不满的哼道。

之前朱雀那混蛋追着自己,在魔兽森林中好一番厮杀,卫央都受伤了。而卫央惊讶的是朱雀竟然能够追上自己的速度,果然是因为觉醒了雷魂吗?

既然朱雀觉醒了雷魂之后跑的快,那就骗他去闯周府吧!

使坏的卫央心里很嘚瑟,然后就看到太子正用阴沉的眼神盯着自己,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二爷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啊。自己真是怕了这个疯太子了。

“那个……玄君不是也在周府吗?那么周府的高级武者和魔法师肯定都盯着玄君呢!朱雀承受的压力很小,他自己能跑出来的。”卫央有些头皮发麻的解释。

朱雀承受的压力的确不大,可即便如此朱雀也剩下半条命了。闯了周府之后才知道周府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刚刚经历了雷劫的朱雀已经恢复了武帝的修为,且因为觉醒了魔法师才能拥有的雷魂之后战斗力大增,可即便如此朱雀还是被虐的不行。周府中暗处藏着的武者不知有多少,甚至还有一些死忠的血族人,反正朱雀意识到自己被骗,从周府逃出来的时候,伤的不轻。

而另一边的苏昭也终于等到了押送小雀的人。一个武帝带着几个武皇瞬移出现在了周家猎兵总部。

不等他们完成交接的压着小雀去地牢,苏昭就直接把二爷给扔出去了,这个在黑道上呼风唤雨的头子就被迫成了苦劳力的跟那武帝厮杀在一起,而沙曼就不用变身的从武皇的手里救下了小雀。

“哇~殿下啊,小雀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是二爷,都是该死的二爷,他把小雀扔给周鼎的,所以我才会被抓的,否则我早就跑了啊!”小雀一看到苏昭就大哭,然后把二爷的劣迹给说了出来。

正应付那武帝的卫央听到小雀的呼喊,一个分神,被对面的武帝找到破绽,一掌把二爷打的吐血。

受伤的二爷狰狞了,愤怒的咆哮:“人呢?都死绝啦!没看到爷受伤了?给爷拆了他这个猎兵总部!”

四面八方忽然就冲出来呼啦啦的一群人,实力参差不齐,有强悍到武帝也有低级到大武师的武者,一股脑的冲上来,开始拆周家的猎兵总部。

苏昭早就带着小雀跑远了,远远的看着周家猎兵总部在数百武者的攻击下坍塌。苏昭就稀奇的发现:这个二爷果然很有实力啊!一个黑道头子竟然连周府都敢招惹。

“二爷,周家报复咱们怎么办?”强拆周家猎兵总部、袭杀周家猎兵的大虎子跑到二爷身边。

二爷头疼:“什么怎么办?我们是奉命行事的!是太子逼我们的。等爷有时间去找周鼎来说清楚!”

“爷高明!”大虎子立刻兴奋的转身又去强拆了。

可拆了一半之后,大虎子又跑回来,问:“二爷,二虎子……”

“没死!太子跟爷合作呢,怎么会杀了二虎子,你放心哈!太子敢杀了二虎子,爷就去拆了她的皇宫!”卫央相当臭屁。

大虎子立刻屁颠颠的转身继续强拆中。

苏昭带着小雀回宫,留下二爷在周家猎兵总部折腾。

刚进了太子宫,王德忠就一脸着急、又一脸兴奋的跑上来了:

“殿下,萧盛禹的十万军队被包围在了雁荡山!恐怕要被全歼啦!”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了5颗钻石、七月小铜 送了10颗钻石、墨晗唏 送了10颗钻石。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朵鲜花、18693718930 送了9朵鲜花。

爆发一下,多更一些,好撒娇求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