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间接的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盛禹的军队终于被包围了,这个强势到压制皇权的诸侯也有今天!王德忠很想笑。

萧盛禹的军队是帝国的北方屏障,无论萧盛禹之前多么嚣张,可若是他的军队没了,那大燕的三十万铁军可就南下一马平川了,帝都危险!王德忠又想哭了。

反正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王德忠的心态就是这么复杂的!

“恩。知道了!”苏昭拿着军报往自己的书房走。

庄宗就在这时候跑来了,陆秉承等太监在后面追都追不上,庄宗一进太子宫就问:

“是不是周府被人打劫了?”

刚才庄宗可是听到皇宫外面、周府的方向传来的爆炸声了。庄宗好高兴哦~只要确定周府真的被袭击就好了,这个糟心的周府,终于报应了!

“恩,北疆的军报你知道么?”苏昭看了庄宗乐颠颠的脸,就觉得不爽。凭什么自己这么苦逼,庄宗这个皇帝这么高兴!

“军报?”庄宗显然是不知道的,然后就问:

“萧盛禹打了胜仗?把大燕揍得屁滚尿流?”

苏昭……

“陛下,是卫王的十万大军被包围了,燕军三路南下,在雁荡山形成了合围,这次燕军三十万铁骑齐出,萧盛禹的大军骑兵较少,机动性太差了!”王德忠不得不解释一下。

“哈哈~好!好啊!”庄宗立刻拍手叫好。

艾玛~心情怎么就这么好呢!让人心焦的周府和北疆王都要完蛋了啊!那么大周就再也没有可以威胁皇权的诸侯了啊!庄宗在这几天都要被这件事情给烦心死了,总是觉得这些内贼会趁机揭竿而起的抢了他的皇位!

现在好了,这些顾虑一下子没了!

“陛下……北疆王的军队一旦被灭,我们就只有帝都的三万禁卫军啊!”陆秉承都要哭了。

“不怕!有太子呢!太子不是有几万新军和骑兵!”庄宗神采飞扬,然后走到苏昭面前,一拍苏昭的肩膀,傲然笑道:“有阿昭在就是让人安心啊!那什么……朕去批阅奏折了!”

庄宗说完就屁颠颠的跑了,那一蹦一跳的模样哪像是去批阅奏折啊,分明就是去后宫找他美人去了吧!

“殿下……您……”王德忠无奈的看着庄宗跑远,然后扭头就看到苏昭一脸血的看着走远的庄宗,王德忠就小心的开口了。

“也好,这样至少不会让大臣慌乱,帝都内乱!”苏昭长吸一口气,这才稳定了下暴走的情绪。庄宗表现的这么淡定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安定人心。

庄宗刚走,神晓瑜就坐着软榻来了,神晓瑜显然是得知了北疆的情报,所以来嘚瑟的。这一点从神晓瑜那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咳咳~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神晓瑜直接让人抬着进来,来到苏昭面前之后,神晓瑜晃动着手里的折扇,颠颠的看着苏昭问。

苏昭扭头就走,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不想见到这个骚包的!

“呵呵~太子这是心焦了啊!本尊知道北疆要完蛋了,所以本尊是来给你出谋划策的啊!哎呀~可惜你这个笨猪不领情哦~”神晓瑜都要高兴死了,能够看到苏昭臭着一张脸是一种胜利啊!

你不是总是在自己面前嘚瑟吗?哈哈~苏昭,你也有今天!

苏昭一声不吭的进了书房,然后悠扬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泡茶。”

那慵懒而悠扬的声音,分明是带着享受的。

神晓瑜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怎么觉得苏昭专门不理会自己,跑进书房里偷着喝茶呢!

“进去!”神晓瑜立刻给自己的手下下令。

侍卫们苦逼的抬着神晓瑜进去了,这些护卫一点都不怕太子宫的法阵和高手,他们害怕的是自己的主人啊,每次自己的主人被欺负之后,都要拿他们这些侍卫出气的、

所以知道听到神晓瑜吩咐来太子宫,这些人就被吓得不轻。可是他们也不敢违抗,只能屁颠颠的抬着神晓瑜进去了。

“什么茶?”神晓瑜进来之后就看到苏昭已经坐在巨大的根雕茶几上品茶了,大气磅礴的金黄色树疙瘩茶几雕刻出九龙的模样,深色的茶具中袅袅茶香升起,那格调!啧啧~

苏昭慢吞吞的倒上一杯茶,悠然品下,然后拿着手里的军报,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被忽视的神晓瑜很生气,让人将他的轮椅放下来之后,坐着轮椅来到了根雕茶几前,盯着苏昭手里的茶杯看。

“这是你的待客之道?!本尊的茶呢?”神晓瑜看着苏昭品茶的模样,忽然觉得口渴了。

苏昭手指袖长白皙,捏着茶杯的姿势优雅中却又带着浑然天成的霸气,她饮茶的动作是轻柔的,可也带着一种闲逸,神晓瑜出生在尊崇的神宫,从小锦衣玉食,即便饮茶也是用的最纯净的天山玉杯、魔法净水。

可看着苏昭品茶,神晓瑜不知不觉的就被她身上的那种神韵给吸引了!

原来一杯清茶也可以喝的如此淡薄……

就是苏昭太坏了,明明看到自己来了,竟然都不分一杯茶的。

“您要喝茶?您不是有重度洁癖吗?!”苏昭放下茶杯,心情大好的看着神晓瑜,故作惊讶,夸张的喊。

“咳~本尊就是想喝!”神晓瑜咳看一声,然后板着脸摆出一副任性的模样。

“那你不怕本宫毒死你啊!”苏昭就伸手给神晓瑜倒了一杯茶。可神晓瑜这货却目光一跳,然后不拿他面前的那茶杯,直接拿了苏昭刚才喝过的杯子,捏着送到自己嘴边,悠闲的抿了一口,品味一下,然后慢慢饮尽。

“这就不怕有毒了!”神晓瑜回味的闭上眼睛片刻,然后睁开眼睛,嘚瑟道。

苏昭的嘴角就抽了抽:“你不怕传染啊!人的嘴巴里细菌最多了!细菌你懂吗?就是脏东西!你想啊,人是要嘴巴吃东西的,什么东西都是靠嘴巴吃的,而且说话的时候呼吸的毒物质也最多!”

神晓瑜立刻就一脸便秘的看着苏昭,半晌之后愤怒咆哮:

“苏昭,你不恶心本尊,你不舒服是吧?你怎么这么贱呢?!”

“过奖,本宫哪有您下贱啊!屁颠颠的跑来本宫的地方,还舔本宫用过的杯子!呵呵~想亲本宫的红唇么?来~木啊!”苏昭笑眯眯的冲着神晓瑜撅起了嘴巴。

红艳艳的小嘴嘟起来之后更小了,像是一枚光泽柔亮的小樱桃。

神晓瑜看着她的嘴巴呆了呆,忽然拿起茶杯,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嫌弃的扭过头,说:“别撅嘴巴了,像是屁股一样!”

“哎呀!圣使大人还喜欢看人屁股啊!您这嗜好,呵呵~”苏昭的脸皮比神晓瑜厚多了。

神晓瑜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这才发现苏昭这人如此的粗俗啊!

“你闭嘴你!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贱人!”神晓瑜的咆哮让他身后推着轮椅的侍从觉得丢人,他就知道自己的主人来找苏昭太子肯定是被虐的货,主人即便骂的再凶残,也没用啊!看人家太子一点都不生气的。

“这是本宫的地方,本宫想说就说,你不想听可以堵住耳朵啊!可你又非要听,你是不是比本宫还贱的贱人!”苏昭就瞪大了眼睛,看着神晓瑜骂。

苏昭的眼睛本来就大,这么一瞪竟然有点杏眼圆睁的意思,神晓瑜就稀罕的盯着苏昭的眼看了起来。然后说:“本尊怎么看着你像是女人呢?”

“那是本宫天生俊美,其实本宫看你长相不像女人,就是性情动作像是女人!”苏昭悍然伸手,摸了一把神晓瑜放在轮椅上的小白手。

滑滑嫩嫩的,啧啧~这手感!

“嗷~苏昭,你爪子脏不脏,竟敢碰本尊!”神晓瑜觉得自己被亵渎了。

太恶心了!这货竟然碰自己的手!若是有人敢碰自己,神晓瑜一定要剁掉对方手的,可是这一次神晓瑜只是干嚎了一嗓子。然后就看着苏昭色眯眯的摸着下巴,那蠢蠢欲动的模样就好像要扑上来对神晓瑜动手一样。

“本尊走了!”神晓瑜忽然就怕了,亲自转动轮椅就跑。

身后那侍卫吓得不轻,怎么敢让爱干净的神晓瑜自己推着轮椅呢,连忙跑上来想推着轮椅的时候,却见圣使大人直接悬空飞了。

就连站在外面的、抬着软榻的侍卫们都郁闷不已。他们的圣使大人这是自己瞬移走了吗?!

坐在书房里的苏昭目光灼灼,好~很好!终于发现一个可以让神晓瑜立刻滚蛋的方法了,只要自己表现出*和贪婪的眼神,就足够吓得这货落荒而逃了。(某人忍不住吐槽:以后若是神晓瑜爱上了太子的这种眼神,死缠烂打怎么破?!)

没有神晓瑜聒噪,苏昭可以想北方的事情了。

本来苏昭想找苏曼青商量的,可苏曼青已经去了地下兵工厂指导苏家工匠们锻造去了。苏昭便自己站在书房一面墙壁的大地图面前瞅。

北疆幅员辽阔,萧盛禹不应该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雁荡山,否则辽阔的北疆就全部暴露在大燕的铁军之下了。燕军战斗力强悍,若是没有北疆主力军队的阻挡,任何一座城池都挡不住他们的攻击。

可王德忠送来的情报不会错!安插在北疆的暗卫是最好的,打探出来的情报也是正确的。

萧盛禹的军队是在几日前从北疆王府出征,然后抵挡中路军的去了雁荡山,在雁荡山僵持之余,因为侧翼被剪就被三十万燕军合围了。

雁荡山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连魔兽都没有,水源更不用说了。所以雁荡山就是一个死地!只要三十万燕军死死围住,不让里面的军队窜出来,那么萧盛禹的十万兵就死在这里了。

雁荡山将成为北疆兵的埋骨之地!

“萧盛禹不可能这么愚蠢!”苏昭又在北疆王府和北疆边境几个城之间画了几条路线,很显然萧盛禹是可以走这几条路的,即便不走也可以在其中几个城池放点兵力,有自己送给他的神威大炮,何愁防守不好?!

当然,神威大炮用来攻城更好一点,毕竟自己是为了攻击楚国而研制的,可是用来防守也不错的!

攻城?!

这个字眼在苏昭脑海中一闪而过,而她的思路却一下子打开了,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大陆地图,凝视着北疆边境跟大燕王都的距离,一巴掌拍在了身边的书桌上。

坚硬的厚木书桌发出一声不堪承受的闷响,应声而碎为湮粉。

“尼玛的萧盛禹!你这是卖了本宫!”苏昭大怒的咆哮。

站在书房门口的王德忠被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苏曼青被人推着过来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太子宫的外面传来了大臣的喊叫声:求见太子!

“王公公,让大臣们先去偏殿等待一下吧!”苏曼青看了一眼太子宫门口那些准备哭求的大臣们,跟王德忠笑道。

“好的,好的,先生去看看太子吧!”王德忠很是哀愁的跑去宫门口了。

这些大臣真是不怕死啊,之前因为在太子宫门前大哭,不是已经被太子给惩罚了么?这次怎么又来了呢?而且还准备哭诉的样子!真是不长记性!

只有苏曼青是明白这些大臣想法的,他们虽然上次来大哭的时候被惩罚了,但那是他们无理取闹,这次是真的有事来找太子的。或许这些大臣中也有聪明的人,明显知道太子已经变好,所以是可以用哭求的方法感动太子的,也算是他们对太子的一次试探了。

“殿下,可曾伤到手?”苏曼青进了书房之后就让身后的小厮下去了,自己转着轮椅到了苏昭面前,捧起苏昭的右手掌看。

即便太子有玄气护底,可惜桌子还是太硬了,这种生长在魔域和严酷环境中的树木好像经过魔兽血炼制一般,硬度十足。苏昭的手心在拍碎桌子的时候就被割伤了。

“本宫刚才应该用玄气护住!”苏昭坐下来,任由苏曼青拿出药粉给自己处理手掌的伤口,一边笑道。

低头给苏昭弄伤口的苏曼青就抬头看了苏昭一眼,清明而温和的眼神中带着浅浅的笑意,苏昭分明从他透亮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张小脸上也慢慢的绽开了笑容。

苏昭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苏曼青给自己涂抹药粉,这种精密中似乎缠绕着一种让人心安的默契。

岁月静好,安然若素的气息弥漫,苏昭真想就这么平静的待下去。

“殿下,帝都的防御足够抵挡燕军!死亡谷的血族人已有两万人,而且还有张起灵大将军的几万西北军在外面呢!他们还没有被神宫调走!”给太子涂抹好了药粉的苏曼青抬头,迎上苏昭明显冷静下来的目光,笑道。

苏昭刚才是生气的,不过这时候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因为苏昭已经猜到了萧盛禹的计划,萧盛禹在雁荡山被围是使诈!自己送给他的神威大炮都没有出场,他是藏着神威大炮,带着北疆骑兵一路突袭大燕王都去了!

地处北方的大燕幅员辽阔,可北方大面积都是冰天雪地,所以大燕的王都是比较靠南的,一是气候温和,另外就是代表了大燕帝国的重心是向南的。所以王都距离北疆不过千里。

这就给了萧盛禹强袭王都的机会!

可萧盛禹这一手也给大周带来了灾难!三十万燕军若是不回援,那么就可以在北疆恣意攻伐,且最大的可能是三十万燕军南下围困大周帝都!

大周帝都周围军力满打满算不过十万兵,在燕军三十万的大军包围下能够坚持几天?一旦帝都陷落,那么也就代表了大周气数已尽了,即便大周皇族可以离开帝都的在南方重建陪都,却已元神大伤,不管是在舆论还是心态实力上,都已经是败了!

所以,苏昭生气的是萧盛禹扔给自己的这个烂摊子!

苏昭一直以为萧盛禹前世的谋反是因为形势所迫,现在看清了,萧盛禹这货就是天生反骨!一切都可以不惜代价的追求最大利益,甚至不惜牺牲大周皇族!完全就是个豺狼行径。无衷无君!

“殿下,萧盛禹与其耗尽北疆之力的抵抗大燕,不如他破釜沉舟攻击大燕王都!他的做法是出卖了后方和皇族,但也是目前最好的法子。”苏曼青明白现在苏昭的心思,便温声劝慰。

苏昭的心慢慢沉静下来,然后点了点头。

其实苏昭对这场战争有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北疆人打完了之后,帝都兵力就得填上去,可面对吞灭北疆的大燕三十万雄兵,大周真的没有胜算。

萧盛禹的这个做法也算是破釜沉舟了,拼着两败俱伤的想法,即便不能同归于尽也要撕掉大燕一层皮!

“希望萧盛禹不会让本宫失望!”苏昭吐出一口浊气。

其实苏昭更担心的是,萧盛禹的几万兵力根本就打不下燕国王都,而大燕的三十万铁军却是可以困死大周帝都的!

这样一来,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划算的战争啊!

苏曼青没有在北疆的战事上再说什么,能够解开太子的心结和气闷就好。一切还是需要向前看的,其实从萧盛禹离开帝都前往北疆准备迎战大燕的时候,苏曼青就想到了目前这种情况,所以苏曼青才会迫不及待的让苏家锻造师出面,让血族驻守死亡谷。

“殿下可以调南方的昭烈护府兵力北上勤王!”苏曼青又道。

南方的昭烈护府是唯一的野战军,也是南方唯一可以调动的兵力了。

“不用了!南方形势不稳,尤其是南蛮蠢蠢欲动,百越暴躁的时候,南方的昭烈护府兵力不过三万而已!”苏昭摆了摆手。

其实苏昭的手里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集县!集县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可现在已经在宋湖的带领下建造起了链接堡垒的城墙,这样燕军的三十万大军南下困帝都的时候,集县就会像是一把钢刀一样撕开对方的包围,跟帝都保持联系。

“王德忠。进来!”苏昭皱眉想了片刻,让王德忠进来拟令。

“命妙心带步军五千入集县!助防守伺进攻!”苏昭还是比较信任那个和尚的,云峥是一员猛将,可没有妙心机灵。

王德忠写了命令之后就屁颠颠的跑了。

苏曼青就看着苏昭笑:“殿下是应该学习一下字了,否则命令还需要别人代笔。”

“话说,怎么没有看到国师啊?他不是要做本宫的师父么?”苏昭手指灵巧的转着笔,笑道。

苏曼青心中一动,笑道:“臣教太子可好?”

“呵呵~苏先生这是打算跟下官抢学生吗?!”国师的笑声就从外面传进来了。

一脸骚包模样的国师进来之后先看了看地上被打碎的桌子,又看了看太子的手,然后笑道:“太子不该如此冲动哦~伤了可是会让人心疼的!”

苏曼青……忽然觉得国师的话很刺耳啊!

苏昭……真的被恶心到了哦~

“您这手还要练字的!”国师已经飘然走到了苏昭面前,拿起苏昭的手准备观察一番,却被苏昭甩开了。

“本宫要去见大臣了!”刚才那些哭求的大臣被带到偏殿了,苏昭也不能晾着他们不是。

“殿下那些大臣已经走了。”国师淡淡道,正在远离太子宫的大臣们泪流满脸,他们好不想看到国师啊,这货比太子还坏!

“这些麻烦事下官都可以帮太子处理的。下官可以做太子的左右手!”国师的话有点深情。

苏曼青的脸色难看了,苏昭的脸色更难看……

所有麻烦事下官都可以帮太子处理,下官就是太子的左右手!

这本应该是深情款款的一句话,可苏昭听得头疼。

国师是不是做了丞相还不满足,想连摄政王一起做了?!所有的事情都让你处理,那还要什么皇族啊!

苏昭就盯着国师看,可国师丝毫觉悟都没有,反而是用一种坦然、甚至是带着邀功的眼神回视苏昭,高贵大神觉得自己都纡尊降贵的出手帮忙管理朝政了,甚至不辞辛苦的愿意做太子的左右手,这可是多大的牺牲啊,太子应该高兴才是!

“殿下,您似乎心情不高?”清远很是惆怅啊,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难道苏昭都不明白吗?都没有点感动和感激么?!自己可是准备付出精力的帮助苏昭,不让她辛苦的、她都没有这种被呵护的觉悟吗?!

苏昭还真是有点不高兴的,因为苏昭本身就是个有点权利欲的人,前世的少将还有这一世的太子,都是上层的位置,已经习惯发号施令。尤其是现在身处太子之位,内有家族和北疆王漠视皇权垂弱、外有强国虎视眈眈,苏昭在意的不就是被造反、被灭国么?!

这个时候清远国师竟然跳出来分权!

他是要做摄政王啊!摄政王可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词,因为有摄政王就会有皇族傀儡!

苏曼青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可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愿意除名的永远站在幕后为太子出谋划策,可以说是牺牲,也可以说是为了防止太子对自己的猜忌啊。不管苏昭是不是个多疑的人,是不是个猜忌的人,只要她处在太子的位子上,她就需要有猜忌之心。

“殿下可是在为北疆的事情烦恼?下官已经调查了帝都几大家族,他们的私兵完全可以拼凑出几万人,而且帝都乃大周开国皇帝所建都城,防御强悍,即便燕军南下,也不可能短时间破了帝都!”清远见苏昭仍然很不开心,就继续说。

“看来丞相知道北疆王被围雁荡山的事情了!”苏昭口气不善,燕军包围萧盛禹且即将南下的事情,庄宗都不知道的,国师竟然知道了!

“恩~下官调用了聂呈老将军的部下,老将军的兵卒还是很有经验的!”清远笑着说,那口气中的得意让苏昭有点抓狂哦。

聂呈是个百战老将,曾为帝国驻守四方,手下兵卒自然都是精锐,如今赋闲在家,也算是大周内功勋彪炳的人物了,聂家的兵卒是遍布全国,但是苏昭没想到清远竟然能够从聂呈的手下弄到人,而且还这么快的就控制了,并且通过那些兵卒得知了北疆的情况。

这么说聂呈这个兵部尚书已经被丞相给收服了啊。

“另外户部尚书已经在动员大臣们捐献了,工部的车船也派了出去,可以在几天之内运来一批粮草,增加帝都内的粮草储备!帝都令已经张贴了告示招募勇士,补充禁卫,增加帝都防御!”清远又说了一些话。

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让苏昭惊悚的发现,他已经掌控了朝廷了啊!清远才做丞相没几天吧,竟然已经对朝廷中所有的事情了如指掌了,这种对朝堂的摄控力让人害怕。

苏昭不由想到前世卫王造反,国师出任丞相之后对大周朝堂的掌控。他就是一个天生的政客、一个擅长在朝堂上翻云覆雨的奇迹。

“丞相辛苦了!”苏昭脸色淡淡,或者说是晦暗不明的。刚才还对清远很排斥的,因为他对朝堂的掌控和展露出来的野心,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和信号。

但在担心之余,苏昭心中也生出了一种懒惰的心态,大周本来就是庄宗的大周,自己何必那么累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呢,之前也有张起文做丞相的,现在有清远不是更加轻松么!尤其是前世记忆中,清远为萧盛禹管理朝堂,政治一片清明,足够说明他的能力了。

丞相揽权什么地虽然讨厌,但是也可以掌控的。

所以,苏昭就在想是不是该放任清远做这个丞相呢!至少清远处理起朝政来还是很靠谱的,而且也有效率。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清远就觉得太子脸上似乎是多了几分轻松的表情,他心里就高兴了,果然苏昭还是喜欢自己帮衬他的。

自己这么厉害的人物,愿意出来做事,谁不喜欢啊!清远就知道自己会受到重视那是必然的!

至于清远的神宫身份,那就更不用担心了。神宫分派国师,就是为了能够让国师们随时了解诸国内动向的,所以清远做丞相,神宫那边是没有任何阻挠的,倒是朝廷的这些大臣们有顾忌,不过庄宗都点头同意了,在朝堂上受到的阻力也就小了很多。

“丞相每天要处理公务,而且还要教导太子,实在辛苦,不知苏某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轮椅上的苏曼青沉默了一会之后开口了。

“苏先生还是先养好身体吧!”清远笑的温和,但是口气中却有些得意,甚至是讥讽了。

自己都出马了,还用得着你么?病秧子什么的还是走远一点吧!清远知道苏曼青是大才,可自己哪一点比苏曼青差呢?清远觉得知道自己出手,太子的注意力一定都被吸引过来的。

现在苏曼青唯一的一点用处恐怕也就是在阵法上面的造诣了。

“曼青,本宫先带你出去休息?”苏昭看了看苏曼青的脸色,他的脸色似乎比前几天更差劲了。

苏昭可是听说了,苏曼青这些天太辛苦了,本来是闵家锻造的兵器钻研也被他接了过来,各种军中常用和不常用的兵器都是苏曼青敲定的。甚至苏昭之前弄出来的千钧战车内部动力原理图也是苏曼青推演的。

脑力劳动有多么辛苦,看苏曼青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了。

“苏先生还是注意点身体吧,以免太子担心!”清远撇了苏曼青一眼,高冷的脸上似乎有点不满。

无论苏曼青做点什么,太子对苏曼青都是这么上心的,这就是病秧子的优势啊~!因为他身体不好,所以只要他出一点点的力,太子就看在眼中了!

“多谢丞相关心!”苏曼青自然能够感觉出丞相对自己的排斥了!自从国师不要脸的凑到了太子身边之后,苏曼青任何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丞相对别人的排斥!

“苏某还不累,还是先批阅一会奏折吧!”苏曼青任性的转动轮椅,自己来到了书桌旁边,书桌上堆积着苏曼青这些天来看过的折子。

看奏折一向都是苏曼青的任务,主动代替太子承担了这项任务之后,苏曼青从未对别人说起的,可是如今国师霸占丞相之位,大有排挤嫌疑的时候,苏曼青就开始反击了。自己也是看奏折的人!

清远却直接走到了苏曼青的身后,不要脸的推着他的轮椅就走,一边说:“虽然我给你续命了,但是你的身体太弱了,还是多休息一下的好!有我在,不会让太子受累的!”

清远直接把苏曼青给推出了书房,本想交给外面的小厮的,但是想苏曼青或许还会让小厮把他退回来,所以丞相大人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苏曼青给退到后院去了。

玉华将军偷空的从外面跑进来,就看到国师大人亲自推着苏曼青去了后面。

“殿下,清远丞相似乎跟苏先生关系很好的样子!”玉华向来不善言谈的,不过他知道既然来找太子了,那么就得主动找话题的。

“可能吧!”苏昭淡淡答应一声,然后用稀奇的眼神看着玉华。心里却是在想:这货怎么又来了!

大秦的狼骑已经收下了,粮草也已经收下了,现在也算是苏昭要兑现给玉华大杀器的时候了。可闵家锻造地下兵工厂被毁,材料短缺的现在,拿出一部分的大杀器之后,锻造坊就没有了啊。

尤其是大燕铁军随时可能南下的情况下,那些大杀器喷的火龙相比神威大炮,更加适合防守啊!所以留下这些大杀器,暂时应急也是好的。

现在苏昭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用神威大炮换了大杀器的给大秦呢?可那样神威大炮这个秘密武器就暴露在天下人眼前了。不过一想到萧盛禹要用神威大炮进攻燕国王都,苏昭心里就气闷,神威大炮开发出来自己还没有使用呢,就让萧盛禹抢用了首发权利!

苏昭是在心焦的情况下排暗卫秘密观察萧盛禹对神威大炮使用情况的。

“殿下放心,我来不是要账的!”玉华一看到苏昭那眼神,就急忙开口。

玉华终于想明白了,之前太子那么的不待见自己,就是因为怕自己是来要账的吧!虽然大秦的确着急,但玉华不着急,他还想在大周帝都多待一段时间呢,拿了大杀器的话,岂不是就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

“哦?呵呵~本宫是不会赖账的,不过你也知道前段时间闵家锻造出了点问题,恩~就是神宫派人捣乱,炸掉了闵家锻造的地下锻造坊,所以本宫损失惨重啊!但承诺给你们大秦的大杀器是绝对不会少的。本宫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给你们凑齐了!”苏昭立刻就拉着玉华让大殿里走。

玉华冷峻的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笑,他都觉得苏昭这个一国太子怪为难的,为了两国之间的约定还要亲自出来游说,而且还得附带笑脸。

其实这种事情苏昭完全可以安排礼部交涉的,这是礼部的职责啊。

实际上,刚才礼部的官员已经找到玉华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现在大周艰难,希望大秦可以缓一缓。玉华作为使者来大周已经很长时间了,可大周的礼部也就是当初接待的时候出面了,之后就像是没这回事一样,从不出现。

这次礼部主动的找玉华商量,倒是让玉华奇怪呢,然后玉华旁敲侧击的打听到是丞相大人让礼部出面的。这个丞相倒是有些手段的,连礼部尚书这种油条都支使的动。(老臣们已经哭晕在厕所里,丞相大人最是卑鄙,动不动就罚俸,他们这些靠俸禄的大臣承受不起啊!)

“我相信太子的为人,大周是不会赖账的,不过我就需要在帝都多留一些时间了!”玉华接着太子的话说。说的还有点难为情的样子,好像他赖在帝都不走真的是因为大杀器的事情。

“呵呵~好说好说,本宫一定招呼礼部好好招待。玉华上将可以在大周多留一些时间的!”苏昭笑的无比灿烂和亲切,不过心里却骂玉华假惺惺,赖在帝都就赖吧,还找什么理由啊!玉华乃是大秦的兵马大元帅,至于为了等待大杀器留下么?!只要找个大秦的使者或者副将留下不就好了。

苏昭真是奇怪,玉华一直留在大周帝都不走是干嘛?

自从燕翎枫被赶走之后,苏昭就想把玉华也赶走啊。他这个大秦的使者在帝都的花销都是算在大周头上的,前段时间礼部的尚书就来找苏昭了,虽然没有明说但那牢骚哭穷明显就是在提醒太子:该让大秦的上将玉华滚蛋了!

“恩~那我就多留一些时间吧。”玉华点头答应,然后沉吟着说:“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就应该来找太子的,可是神晓瑜圣使却让我们几国的使臣都带着侍卫去帮神宫建造钱庄,所以耽搁了。”

玉华等人被强拉去建造钱庄,虽然玉华这种身份的人是不用动手的,但是也要留在那里的,本来这些使臣们都在陪着神晓瑜督造钱庄,然后神晓瑜似乎是得知了大周北疆的军事消息,乐颠颠的跑了。

玉华这才瞅了机会的从神宫钱庄建造现场跑出来了,专门来找苏昭。只不过随着苏昭进了大殿之后,玉华就无话可说了。

生性冷漠的玉华向来说话不多,而且在大秦的时候因为自己独特而高贵的身份,身边从来都不缺少马屁精和逗乐之人,所以玉华只会嫌弃别人话多,现在玉华想说话了,可是就找不到话题。

“玉华将军,听说你们西北对戎族的政策很温和?那就不怕猃狁造反么?”苏昭所说的猃狁还有一个任何人都熟悉的名字犬戎,当然犬戎是中原给他们冠上的鄙夷称呼,其实人家正宗的才名字是猃狁的。

猃狁部族众多,几乎全都集中在西北一带,他们是以部落的形势杂居的,男女都修炼蛮力和武技,捕猎掠夺,猃狁全族都是战士,一旦自己生活地遭受灾害,没饭吃的时候全族人都化身强盗、恶鬼,四出攻击临近,而西北的大秦正好比邻猃狁和獯鬻等野蛮民族。

之前大秦一直都是对野蛮民族采用屠杀和驱赶政策,可是最近几年,大秦对蛮族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苏昭很好奇哦。在大周南方的百越蛮族,也是将来苏昭需要对付的棘手问题。

“只要有饭吃,他们为什么要造反!且我大秦人口千万,要同化掉百万的蛮夷还是可以的!”玉华的回答很干脆。

同化!多么简单而且霸道的方法,打开国门的让蛮族进来,用十倍于他们的人口同化,彻底的抹掉他们的种族!

苏昭却想起了曾经华夏历史上最黑暗时期的蛮族入侵,其中有支最残忍的民族羯族,寥寥几十万的人口被南国接受之后,就是这么一支民族差点灭掉了一国、屠杀了国内近半的人口之后,才被灭亡。

羯族就像是一群进入羊群的狼,即便羊群数量再多也有被屠杀干净的危险!所以蛮族一直都是苏昭觉得棘手的问题。

“哼~!猃狁有百族之多,你大秦想同化就能同化的吗?!”神晓瑜臭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起来。

之前刚来过太子宫,被苏昭用生猛眼神吓走的神晓瑜又来了!

“苏昭,本尊是来找玉华的,跟你无关!”神晓瑜的软榻被人抬了进来,不过臭屁的神晓瑜一进来就冲着苏昭吼了起来,那狰狞的模样都把玉华给吓到了。

站在外面的王德忠默默流泪,他是想代太子把神晓瑜给拦住的,可惜王德忠被神晓瑜的部下给制服了!神晓瑜的这些部下太混蛋了,冲到王德忠面前就出手,差点把王德忠给掐死。

最近神晓瑜被太子欺负的很惨,差点都让人忘了他是神宫圣使,身边有无数高手呢!

“你来就来吧~吼什么吼,是你天生嗓门大,还是你有力气没别处使啊,听说你强拉着几国使臣,让他们的侍卫帮助你们神宫建造钱庄,有你这样的吗?!太看不起人了。是不是大陆几国在你们神宫的眼中屁都不是啊!”苏昭挺稀奇的看着神晓瑜,这货也真是够可以的,来自己的宫殿,自己还什么话都没说呢,他竟然先吼了一嗓子,都把自己给吓到了。

“哼~本尊跟你无话可说,要不是玉华将军偷偷跑出来,本尊才不会来你这破地方呢!”神晓瑜依旧傲慢。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是来找太子的,而是来抓玉华回去做苦力的。

玉华的脸就更黑了,神晓瑜竟然说自己偷偷跑出来,是不是在神晓瑜的眼中自己就是他神宫的一条狗啊!

“那你现在就走吧!”苏昭撇了一眼神晓瑜之后,用嫌弃的口气说。

“本尊为什么要听你的!本尊就是要留在这里!把本尊的轮椅弄出来!”神晓瑜立刻就吼了起来,那针锋相对的模样,让玉华瞬间就觉得自己只不过是神晓瑜随便找的借口啊!他根本就不是来找自己的好不好!

苏昭……

“圣使大人,钱庄的建造不能耽误,不如咱们回去吧!”玉华见苏昭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就知道苏昭是不喜欢神晓瑜在这里的,所以玉华就主动起身的要跟神晓瑜出去。

神晓瑜已经被轮椅推着进来大殿了,听到玉华的话,神晓瑜就说:“你先回去吧,钱庄建造有别人盯着呢!”

沉默了一下,神晓瑜又补充:“大周太子对本尊失礼,本尊要让他明白神宫圣使的地位和应该受到的尊敬!”

玉华默了下,还不等说话呢,就见苏昭直接起身走了。

偌大的宫殿中,就只剩下神晓瑜和玉华面面相觑。

“圣使大人,咱们走吗?”被彻底冷落和无视的两人中玉华就先开口了。

“苏昭这是在嫌弃本尊?”神晓瑜相当惊奇,更多的则是愤怒。

苏昭太过分了,以前欺负自己也就罢了,自己都没有跟她计较呢,现在她竟然是直接不理会自己了,这种赤果果的无视让神晓瑜抓狂啊!

“该死的人!”神晓瑜捏碎了轮椅扶手,吓得后面推车的侍卫差点尿了。

“圣使大人,太子殿下很心焦的,大燕三十万铁军南下,大周危矣,而且……圣使大人还在帝都,大燕就敢动刀兵,这是不敬!”玉华忽然说。

神晓瑜立刻用锋利的眼神盯着玉华,那眼神很具有压力。可玉华的脸皮也够厚,一声不吭的回视。

“呵呵~本尊倒是没想到你跟太子的感情这么好呢!”神晓瑜哼了一声,俊美无铸的脸上神色冷冽。

“并非是在下跟太子的关系好,而是大燕的做法的确过分!”玉华坚持道。

神晓瑜眯着眼睛,靠在轮椅上,姿态慵懒却犀利的看着玉华,好半晌才说:“大秦最近这些年不动刀兵,兵精粮足,是不是坐不住了?”

玉华脸色淡定如常:“我大秦爱好和平,难道不发动战争也要被神宫谴责吗?”

“哼!少在这里油嘴滑舌了,大秦军团在大周西北集结,想趁着大秦应付大燕,西北空虚时伺机而动,难道你以为本尊是傻子吗?!”神晓瑜指着玉华就咆哮起来,那模样把玉华给吓到的,玉华更惊讶的是大秦有军事动作,自己怎么不知?

是因为自己在大周待得时间太久了吗?!

------题外话------

谢谢:叶之奚 送了9朵鲜花、qquser9539459 送了9朵鲜花、

情人节过完了~才想起来跟亲们道一声情人节快乐~我有罪,乃们放肆的蹂躏爷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