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护食的国师/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华是很郁闷的,郁闷自己竟然不知道神宫的行动,但是玉华也很好奇,神晓瑜对大周边境的情况这么关心干嘛?连大秦的军事调动都清楚了。

大秦精骑出色之处就在于他们动作迅捷,即便是国内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外人也无从得知。

是了~恐怕也只有大秦的国师能够打听到军队的调动情况吧!不过这个神晓瑜也真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本尊还是奉劝你早点回去吧,以免你这个兵马大元帅的位置被人抢了!”神晓瑜冷哼,就想让这个玉华滚蛋远远的,省的他整天没事就往苏昭这里跑。

神晓瑜也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反正看到玉华在苏昭这里就觉得碍眼啊!

“多谢圣使提醒!”玉华面前上恭敬依旧,心里却骂娘了:老子什么时候回去管你屁事啊!用不着你来说!

“你先去看着神宫钱庄建造吧!”神晓瑜就傲慢的拂了一下自己的袍角,以势压人的说。

三和钱庄是神宫的产业,但是以前知道的人不多,三和钱庄也从来都不宣扬,毕竟这样才低调,可神晓瑜接下了神宫钱庄的建造任务之后,已经弄的满城皆知了,他也不怕了。三和钱庄就是我神宫的产业,你们能怎么地啊?!神晓瑜觉得神宫就是伟大的!

玉华一点都不想去,所以就问:“圣使不走吗?”

“本尊晚一点再去!本尊还有事情,难道还要跟你说?”神晓瑜切了一声,相当不满玉华敢询问自己。

自己要干什么,想干什么根本都不用跟玉华说的好不好!难道他还把自己当成太子宫的主人了啊!即便是轮熟悉度,神晓瑜觉得自己来太子宫的次数也比玉华多啊!

这时候小白打着哈欠的从外面进来,他被国师大人支使的进来伺候两人喝茶。

神晓瑜就惊悚的看着这个丑陋而肮脏的干尸把茶水送到了自己面前,那白骨爪子捏着黑色的茶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神晓瑜都要吐了好不好!

“你想干吗?!”神晓瑜嫌弃的退后,让自己跟这个干尸远一点,再远一点。

“丞相让你们喝茶!”小白将两个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就用一双看傻逼的眼神看着神晓瑜,小白就觉得这货好像很怕自己啊!或者说这货是在嫌弃自己么?

伟大的小白只有嫌弃别人的份!哪能让人类嫌弃自己。

“本尊怎么会喝你送上来的茶水,也不看看你的爪子有多脏!”神晓瑜果然忍不住嫌弃的鄙夷起来,自己这种身份的人会让一个干尸伺候?神晓瑜觉得清远真是疯了。

“你脏!你才脏!你最脏!”小白满是獠牙的大嘴巴嗷叫了起来,这个人类竟敢说自己脏!太可恶了。

“那个……丞相说你们要是不喝茶的话,就走吧!”小雀小心的走了进来,揪着衣角低着头说。

“清远这是在赶本尊走?!”神晓瑜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刚才自己在赶走玉华呢,结果出来一*oss的要赶自己走!

神晓瑜忽然想到清远这货做了大周的丞相之后,要在太子宫的书房批阅奏折啊!(别问神晓瑜为什么知道这个情况,圣使是无所不能的!~)

“圣使大人错怪下官了,下官只是本着不能失礼的心态让人奉上茶水,但若是圣使不饮用,岂不是表示对太子宫的不满?既然如此,圣使留在这里就冒昧了、”清远从外面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神晓瑜。

本来觉得让干尸小白暴露丑陋身体的过来,足够把神晓瑜给吓走了呢!却没想到低估了神晓瑜赖在这里的决心!

清远太了解神晓瑜这个人了,任性矫情,只要有一点不顺心的地方都会让神晓瑜暴走的,就像是现在,干尸小白都出动了,那么按照以往神晓瑜的脾气,应该是看到小白就走的。因为他怕肮脏的东西玷污了他的眼睛,可现在他竟然还不走。

神晓瑜这是想赖在太子宫了啊!

“本尊就是不喝这个怪物送上来的茶水!本尊就是不走!”神晓瑜无比倔强的昂头,用鼻孔对着清远哼了起来。

清远就用看小孩子发脾气的眼神,无奈的看了神晓瑜一眼,笑道:“那圣使大人就在这里吧,下官还要去忙!”

“呵呵~丞相大人是忙着去看奏折吗?!”神晓瑜冷哼一声,带着几分嘲讽的笑道。

清远一边走,一边淡定的点头。却听到神晓瑜又阴阳怪气的笑:“太子宫又不是给你看奏折的地方!你要看奏折的话不是应该去庄宗的御书房么?!”

清远停下、转头用淡然的口气笑着说:“下官还是太子师,所以在这里批阅奏折,一边教导太子!”

神晓瑜就惊讶了,瞪大了眼睛的看着清远:“太子还用你教导?这么说太子真是个不学无术的傻子啊!”

“哈哈~谁能想到一国太子竟然是这么一个蠢材呢!”神晓瑜哈哈大笑起来,他都要高兴死了,终于找到让苏昭不能骄傲的一面了。

清远有些无奈的扶额,看着笑的疯癫的神晓瑜,道:“太子不学便已是才。”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维护太子的,那本尊倒要看看太子学习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神晓瑜笑的更开心了。

“圣使,你都没事的吗?你的钱庄不是还要赶着建造?”清远笑看着神晓瑜。

“本尊……”神晓瑜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到轰~一声爆响从皇宫北面传来。

神晓瑜当场脸色就变了,身子一下子从软榻上飞起来,瞬移出了皇宫。等神晓瑜来到三和钱庄建造现场,看到已经建造了一半的钱庄倒塌,一片废墟的时候,神晓瑜暴走了。

“是谁?!是谁敢跟我神宫作对!本尊要杀了你们!”神晓瑜的这一声狮子吼响彻云霄。

连皇宫书房中的庄宗都听到了,庄宗正被苏方梓给搞得头大,一听到外面的爆炸声和吼声,庄宗立刻就从座位上起来,喊道:“苏大人,你听到了吗?帝都又发生爆炸了!”

须发皆白的苏方梓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没动,而是撇了庄宗一眼,老眼中神色严肃。其实苏方梓心中苦不堪言啊:他都快七十岁了,就想着在礼部尚书的位置上退休之后可以愉快的颐养天年呢,可太子一朝令下竟然让他做了帝师!

本来帝师这个职位多么耀眼啊,苏方梓刚接到命令的时候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可等他来了皇宫,真正开始教导庄宗之后,苏方梓就发现这个庄宗真是个废物啊!完全不学无术的废物!

现在苏方梓都想罢手不干了啊!他就觉得庄宗这种皇帝自己真的教不了。这不是刚听到一点的动静就坐不住了,竟然像是孩子一样冲了出去。

“君心应似铁!上位者需定力如神,陛下乃我大周定海神针,切不可因外力而废学业!”苏方梓在座位上呆了半晌,然后才冲着已经跑出书房的庄宗说。

庄宗听不懂这么文绉绉的话,而是乐颠颠的看着北方笑道:“苏昭说了,神宫的钱庄只要一日不建造起来,那么我大周的钱庄就可以多赚一天,大周的子民就少一日被掠夺。呵呵~朕希望神宫的钱庄永远不要建造出来!”

“陛下,您还是回去学习吧!”陆秉承擦着额头冷汗的把庄宗给拉回来了。

作为大周皇帝您在外面这么喊怎么行啊。别以为皇宫中没有别人眼线的,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啊!

苏方梓眯着眼睛坐在位置上不说话,这些天帝都内的动向他也了解的,知道神宫钱庄的建造一直有人阻挠,原来这一切都是太子所为啊!苏方梓自然知道神宫钱庄对大周的经济掠夺了,也知道不让钱庄建造起来是好的。可是苏方梓也有些担心的,太子这么明目张胆的跟神宫作对,是不是有点找死啊?

“哎~太子的魄力强庄宗百倍!”苏方梓心里就感叹了一声,不管他是否认同太子的做法,但他还是敬佩太子魄力的。

苏方梓甚至忍不住的想,若是几十年前大周能够有太子这样的人做皇帝,那么大周也不会沦落到现在的境地!泱泱大周地处大陆腹地,却也是资源丰盛、矿产富足、人口兴旺的大国,百年前的霸主如今沦落到小国都想欺负一下的底部,苏方梓等老臣是心寒的,正因为此老一辈的大臣们全都失了雄心壮志的,只想在官职上做老等死。

没有人不爱国,只是国家让他们失望透顶了而已!

“哎~朕听到你刚才说君心似铁,朕就觉得苏昭是做皇帝的料啊!太子的心怎么就那么硬呢,今天竟然把小皇子给朕扔回来了。”庄宗回到了书房,还在找话题的啰嗦。

苏方梓干脆闭上眼睛不吭声了,他就觉得庄宗十足的话唠啊!跟个长舌妇一样。

“苏方梓啊,朕跟你说啊,苏昭小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可惜长大了……”庄宗的话还没说完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聂呈那个老东西大嗓门的喊声。

“老将聂呈求见陛下!”聂呈老归老,可是嗓门依旧大,底气十足。

庄宗端坐着咳了一声,用眼神示意陆秉承将这个老东西赶走。朕在书房学习呢,你个老东西来干嘛?朕不想跟你说话,你有事就去找太子或者丞相啊!

“陛下!北疆告急!求陛下见老臣一面!”聂呈的声音又从外面传来了。

“让他去见太子吧!”庄宗狠心的说。

苏方梓端坐不动,心里却在想着聂呈说的北疆告急,难道是萧盛禹抵不过燕军,来求援了?

“陛下,燕军三十万南下,不日即将围困帝都!”聂呈跪在外面迟迟不见庄宗召唤,顿时着急了。

庄宗这下子炸毛了,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跳到书房门口喊:“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三十万燕军一旦围困了帝都,那么一切都完蛋了。庄宗被吓得不行。

聂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庄宗进了书房,跪在地上说:“老臣接到北疆求救,三十万燕军在北疆攻城略地,不日北疆即将沦陷啊!”

庄宗瘫坐在椅子上,半天无法回神,两眼发直的看着门外,喃喃道:“太子呢?太子知道这件事情吗?”

“应该还不知道!老臣得到消息就先来找陛下了!”聂呈声音铿锵。

“陆秉承,快去找太子啊!”庄宗一声吼,陆秉承就屁颠颠去找太子了。

“陛下,北疆兵在雁荡山被困,根本无法突围,燕军分明十五万困死雁荡山,另外十五万人已经一路南下攻城略地,不日即将到达帝都啊!”聂呈说的那叫一个着急啊。

庄宗呆了一下,然后就掰着指头算:“禁卫三万,太子新军五万,骑兵五千,张起灵的兵还在外面,有五万!这么加起来帝都有十几万的兵啊!”

庄宗一下子就振奋了,嗷嗷的叫:“朕的帝都有十几万的兵力!朕怕什么啊!”

聂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纠正:“太子骑兵营经过瘟疫之后只有四千人,大将军的西北军不过两万人,禁卫军备分出一部分之后兵甲不足,且因为财政原因,禁卫削减了。太子新军未经训练,难堪大用!所以能战之兵不过太子骑兵营和西北军而已!”

“你是啥意思啊?你是说能够保卫帝都的不过几万人?”庄宗一脸血的看着聂呈。

“是啊,所以老臣求见,希望陛下可以让老臣带兵北上,截断燕军的退路!”聂呈还是很淡定的,不管庄宗慌乱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啥?你还要带兵北上?”庄宗心焦啊,这个老东西竟然不想着保卫帝都,竟然要带兵北上!那朕的安全怎么办?!

“陛下,北疆无兵,若是不派兵北上,就只能眼看着北疆民众被屠。若不派兵北上如何截断燕军的粮道!”聂呈说的是军事。

庄宗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危险了,而且庄宗觉得北疆有北疆兵啊,用不着帝都专门分出兵力去帮忙的。

“那你看帝都还有兵力分出来吗?!”庄宗黑着脸问。

“聂家私兵两千人,愿意随老臣北上!”聂呈虎目含泪,声调铿锵。聂家的两千人弟子兵是拼凑出来的,此战之后聂家将几乎无人。

如今朝堂人人自保、大家世族对朝廷失望的情况下,每个家族和大臣都使劲的保存自己家族的那点骨血,也只有聂呈这样的老将军愿意拿出自家子弟兵为国家拼尽最后一点骨血!

大周是聂呈这样的老将军用一生的血泪守护下来的,昔日的同袍、亲人、族人曾经在边疆抛头颅洒热血的守护了帝国的边防,守住了帝国的尊严,如今燕军大军压境之时,聂呈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帝国被蚕食殆尽,有生之年马革裹尸不枉一生征战之荣!

庄宗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倔强的老臣,忽然就有些动容了,也忽然就想起之前聂呈在朝堂上曾经说过的话:老臣愿带族人奋战致死,守护帝国一寸土地!多么令人热血沸腾的宣言啊!

“好!朕敬佩你这样的老将军,老骥伏枥!朕要御驾亲征!”庄宗一嗓子喊出来,吓坏了跪在地上的聂呈和坐着的苏方梓。

两个老臣刚想哭求,就看到太子从外面进来了。

一身黑色太子袍高贵逼人的太子给这两个老臣莫名的定心了。

太子身上就有这么一种奇怪的气息,仿佛只要有太子在,每个人都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让人安心!

“苏昭啊,你听到刚才聂呈老将军的话了吧!”庄宗看到苏昭也表示很高兴,亲自从书桌后面起来,颠颠的跑到苏昭面前说。

“聂将军,既然聂家愿意出兵,那本宫再给你五千步军,由魏旭率领,辅助将军!”苏昭进来就看着跪在地上的聂呈说。

不等聂呈谢恩,苏昭又说:“好了,聂将军下去准备吧!今日便可出征了!”

聂呈什么话都没说,冲着太子磕了三个头,就下去了。

苏昭脸色冷淡甚至是冷漠的看着聂呈走出书房,苍老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后,她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苏昭啊,为什么叹气啊?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庄宗听到太子叹气就感觉十分不好,现在就指望苏昭挑起大梁呢,太子可不能失落啊!庄宗都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给太子打打气、加加油。好让他信心满满的守卫帝都啊!

“两代元勋的聂家从此消亡了!”苏昭漠然的哼了一声。

苏昭的口气中带着无奈、怜悯却还有愤怒!正是这份愤怒让庄宗皇帝大惑不解,缠着苏昭问道:“为什么啊?朕怎么觉得你不想让聂呈去北方啊?”

苏昭没有吭声,聂呈这么快的得到北疆军情,并且迫不及待的要去北方,八成是萧盛禹给聂呈求救了,事关北疆百万黎民,聂呈是不可能不去的!可正是因为聂呈的这份仁义,却是被萧盛禹给利用了。萧盛禹带兵突袭燕国王都,却把后方的烂摊子全都扔给了大周,北疆之地、帝都防御全部依靠皇族,势如逼宫啊!

苏昭是想让萧盛禹带着北疆兵用神威大炮消耗掉燕军实力的,而萧盛禹却剑走偏锋,带着主力奔袭大燕王都,虽说从战术上出奇制胜,但也保全了他北疆兵力,却将南下的三十万燕军都扔到了苏昭的头上!

聂呈就是第一个被利用当炮灰的人,两千聂家军北上必然尽没,就连苏昭派遣的五千步兵也会损失殆尽!

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苏昭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面对三十万燕军的攻势,苏昭只能派兵北上,还要答应聂呈这个带着族人自杀的要求。而聂呈或许也明白了萧盛禹用他当炮灰的心思,可聂呈不在乎,作为一个耿直忠义的老将,为民而战死,死得其所!

“朕也不想让聂呈北上的,你又分出去那么多兵,现在帝都的防御兵力又少了!”庄宗就一个劲的叹气。

“怕什么!不是还有长老殿的长老和数千武者吗!皇族武者不就是这个时候用的!”苏昭漠然的在苏方梓对面坐下,口气冷漠道。

庄宗又满血复活了,对啊!还有长老殿的人可以用呢!那数千皇族武者可是为了皇族而存在的啊!

“殿下,您有事吩咐?”苏方梓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苏昭,就知道太子肯定是有话跟自己说的。

苏昭盯着苏方梓看了半晌,忽然说:“若是不能让庄宗成才,学会如何管理朝政,那么一个月之后本宫南征大楚,谁可坐镇帝都?”

苏方梓沉吟了片刻,睁眼道:“丞相大人可!”

苏昭笑了,笑的意味深长又有点无奈。连苏方梓都肯定了清远,足够说明了国师的能力。只是苏昭不想在今后朝堂上树立一个跟自己一般强势的丞相啊!

“苏昭啊,你还要南征大楚?现在北方的燕军还没有解决呢!”庄宗都要心焦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南征大楚的事呢!

“燕军南下一月之内攻不下帝都就会撤军!所以,本宫南征大楚之事不会耽误!”苏昭扔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去,铿锵的话语余留大殿内荡气回肠。

而走出皇宫的聂呈,在皇宫大门前驻足转身,任风吹拂满脸白须百发,岿然不动,半晌之后缓缓下跪,庄重的磕了三个头之后,慢慢爬起来走远,本就佝偻的身影在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更加苍老了……

燕军要南下的消息一夜之间在帝都传的沸沸扬扬,当聂呈准备好两千聂家军的时候,魏旭已经带着五千步军准备完毕。

看着点将台上意气风发的苏昭,魏旭心情很复杂,他知道太子一点都不想派兵北上的,但她还是下令出兵了,这就是上位者的无奈!而上位者不为感情所困、依形势下令便是明君之昭。

魏旭这个在北疆长大,见惯了刀兵黄沙、也见多了死人血腥的铁血将领,似乎第一次的明白了太子的无奈和坚持。

“为国而战,众位乃大周好二郎,为帝国脊梁!若马革裹尸、你们的亲人本宫来养!留余命归来,不论成败,本宫赏之!”点将台上的苏昭一展身后大氅,长身而起,风随之鼓动大氅如鹰展翅、飞扬跋扈。

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繁荣的宣言,声音沉沉却一句话定军心。

精选五千玄武军默然于点将台下,沉默之后是爆发般的山呼海啸。

铁军如林、声如浪潮。巍峨军心恣意峥嵘。

苏昭看着台下五千步卒,释然而笑:“众位先行,本宫晚一步入疆场,誓让燕军有来无回!”

经玄气扩散的吼声清晰的传进每个军人的耳中,震撼了心房。五千步卒最前的魏旭目光闪动,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敢迎视太子。

不久前,他还是刺杀太子的北疆副将,如今已是太子钦点玄武卫将,将带太子拨属五千部众救援北疆,也就是自己的故乡!魏旭庆幸当初自己没有刺杀得了太子,魏旭更庆幸大周有此太子。

军旗令下,五千玄武军自新军营鱼贯而出,巍峨铁甲长龙蜿蜒向北,承载着帝都民众的决心和梦乡,更带着太子的承诺和信任。

魏旭本想奔到太子面前,跪地谢恩,却什么话都没说,随军北上,若归来、必负荆、再谢恩!可在魏旭心底却有另外一个声音,他或许已经没有了归来的机会……

三十万燕军南下北疆,他们寥寥数千兵无异炮灰!

点将台上,苏昭迎风而立,任风吹大氅烈烈如旗,遥目守望北征将士归!

站在苏昭身边的玄武将军们被苏昭身上那种怆然却决绝的气势所感染,一群人全都默不作声。

“殿下,玄武军装备完毕,随时可以铸造北方防线!”云峥似乎不忍苏昭凝望伤神,主动上前来开口说。

苏昭的确是伤心的,曾经末世时她曾经无数次的看着人类被僵尸吞没,当初人类聚集地每次遭到僵尸围攻的时候,总会有一部分的人类主动出击充当“诱饵”的引走尸群,从而为其他幸存者的逃跑提供机会,现在苏昭看着这被魏旭带走的五千玄武军还有聂家两千人,便是那种感觉。

“放弃北方防御,在燕军南下之前,你带着玄武军在东南方向构建石城!”苏昭收回了神思,沉吟道。

帝都南方是集县,城堡群落组成的集县完全相当坚固城池,但只可以跟帝都遥相呼应,中间近乎三角的距离上再次构建一个石城才能形成牢固的三角防御!

如此帝都将作为三角防御的固守点,将会承担来自北方的所有的攻势,自然在帝都北方的长老殿就更惨了。不过苏昭就是要逼着长老殿出手。帝都都要被围困灭国了,你们不出手不行!

“石料已经准备好了,不需几日便可建造好石城,请殿下放心!”云峥立刻答应,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太子了,唯一能够安慰太子的就是自己努力的做好分内之事,让太子安心。

得到燕军南下的消息,云峥在担心之余其实是兴奋的,因为云峥就有在军事方面的特长!在没有战争和硝烟的日子里,云峥觉得自己在太子的眼中可有可无,而硝烟弥漫中他将会是最耀眼的将星,能够吸引到太子更多的目光。

“恩,本宫对你一向都是放心的!”苏昭转头冲着云峥笑了笑。

终于看到太子脸上的笑容,云峥表示很高兴,可还没来得及多说两句话呢,却见太子已经从点将台上下来走了。

云峥看着太子走远的背影无比惆怅,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好了也不行啊!太子对自己太放心了,根本都不跟自己说话的啊!怀着无比纠结的心情,云峥还是很痛快的带着四万玄武军赶去苏昭指定的地点,开始建造石城了。

等云峥带着军队过去之后,就看到苏昭正在带着人勘察地形,一看到太子那抹黑色的身影,云峥就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嗨了起来。原来太子在这里啊!

“我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的!”坐在魔兽血统战马上的云峥按着自己的胸口,用纠结的口气自言自语。

云峥真的很纠结,他最近发现自己看到苏昭的时候就忍不住的心跳加速,就像是看到了喜欢的女孩子一样,这种心情让云峥无比的郁闷,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太子的时候,她的残暴让云峥发憷,当初自己就差点死在太子宫啊,为什么现在却犯贱的对太子有感觉呢!

“云峥。你过来!”苏昭已经在冲着云峥招手了。

云峥急忙下了战马赶过去,等站在苏昭身边之后,云峥的一双眼睛就黏在太子的身上下不来了,这是一种根本无法控制的情绪,理智得不到控制的感觉,云峥看着太子嘴巴一张一合,那低沉黯哑却好听的声音就像是传进了心中一样。

为了不让太子发现自己的异样,云峥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这才看到太子指着一处洼地,说:“这里应该有水源,让你的人来打一口井试一试!”

苏昭说话的时候带着雀跃,侦查水源靠的是地质分析,苏曼青是很擅长的,而苏昭靠的是自己的感觉,因为全属性法魂的原因,苏昭只要调动水元素元力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哪里的元力比较丰富。这个地点是要让玄武军建造石城的地方,所以水源补给需要跟上。

“好!”云峥目光灼灼的看了苏昭一眼,悍然动用自身的玄气,形如风暴的在低洼处挖掘起来。

玄气风暴急速旋转之下就如同矿井机般锋利,只是眨眼的功夫低洼处便被挖掘出了一大深坑,沙土碎石四溅中云峥的体力不支了,武者动用玄气能维持的时间并不长,身体中的玄气就像是人的力气一样,总有用完的时候,这也是一个高级武者不可能面对千军万马的原因。

持久力对武者和魔法师来说都是致命的!尤其是武者玄气用尽之后若是继续消耗会损伤筋脉。

可云峥是个犟驴,他不想在苏昭面前丢了面子,所以明知道自己的玄气已经用尽了,云峥还是咬着牙继续用玄气挖坑。

苏昭就在旁边臭了脸色,看着云峥憋红了脸的挖坑,苏昭忽然很惆怅啊,这么一个倔驴的将领,竟然愚蠢到用玄气挖坑,自己是不是该换一个玄武军的主将?若不是之前对云峥进行了充足的调查,苏昭真的会把他换掉的。

“殿下,原来您在这里啊!”梅解语急匆匆的跑来了,骑着枣红马的梅解语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走在哪里都是焦点,几天没有见到太子的梅解语跑到太子面前就滚落小马,屁颠颠的跑到了苏昭面前。

苏昭看了一眼还在硬撑着用玄气挖坑的云峥,带着梅解语走向一边、

太子一走来,云峥立刻就坚持不下去了,连忙收了玄气蹲在一旁大口喘气,还好梅解语来了否则太子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话,自己这次非得憋出内伤来!

云峥的副将一看主将卸力了,都连忙冲上来帮忙挖坑,云峥黑着脸的抢过铁锹,先跳进坑里去了。

走到旁边的苏昭看了一眼在坑里奋力刨土的云峥,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殿下,告诉您一个好消息,二爷愿意拿出三百万的粮草来借给我们!”梅解语已经知道了燕军即将南下的事情,所以他知道太子最着急的肯定是粮草。所以跟二爷掰扯了半天终于让二爷拿出那点存货了,不过不吃亏的二爷也提了条件。

“三百万?”苏昭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自从穿越来成太子之后,苏昭就知道国库穷的,户部掌管的国库穷的连给大臣们发饷都勉强,可是大周内的民众不穷,先前应付难民和军饷,是从猎兵团借来的粮食,这次又是黑道头子拿出来粮食,每个拿出来的粮食都快比得上国家税收了。

这些组织富得流油啊!

“是的,有了这些军粮,殿下就不用着急了!”梅解语说的深情款款,手开始不老实的攀上了苏昭的胳膊,然后身体开始让苏昭的身上凑了。

苏昭一巴掌拍开了梅解语,这货的臭毛病是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梅解语揉着自己被拍疼的手,可怜巴巴的站在苏昭身边,用泪汪汪的眼神看着苏昭,弱弱的说:“殿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让小梅服侍了,现在太子宫也没有其他男宠的,不要小梅没有别人了啊!”

梅解语那深闺怨妇的模样让苏昭蛋疼,不过苏昭也有些警觉了,因为自己太长时间没有宠幸男宠,似乎是让身边的人起疑了,甚至宫里都在隐约传着太子殿下是不是换口味了啊!

低头看一眼自己开始发育的胸部,苏昭表示无比惆怅,虽然大姨妈一直没有来过,但苏昭还是感觉自己的女性特点开始凸显了。因为身体内毒的压制,多年来苏昭的身体一直都是男性化的。而随着自己实力修为的提升,毒的压制作用似乎在减弱。

“殿下,您在想什么?”

梅解语看到苏昭在发呆,便趁机凑了上来,身子柔软的攀在了苏昭的身上。

云峥带着人挖坑出来透气的时候,就正好看到梅解语挂在了苏昭的身上,一身红衣的梅解语肤色白皙,远远看去不输风华绝代美人,而一身黑衣的苏昭气势沉稳,两人勾搭在一起的样子看起来别提多么的和谐。

云峥看的呆了一下之余,脸色当时就臭了。

“将军,有水,您看~有水啊!”还在下面挖坑的亲卫叫了起来,云峥不情愿的跳下去,也不管从地下蔓延出来的冷冽泉水浸透了自己脚上的靴子,寻找泉眼处,一铁锹下去使劲挖了起来。泉眼出水浪翻滚,转眼间坑里水就齐腰了,而云峥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还在下面卖力。

众亲卫就觉得:他们的上将不会是寻思的吧?想用坑里的水淹死自己?

“本宫自然是在想该想的事情了!”被梅解语缠着的苏昭原本是想一把推开这货的,但是感觉到周围的人目光飘来了这边,苏昭有意表现的邪魅一笑,伸手勾起了小梅的下巴,幽黑的眼睛盯着小梅,魅惑而荡漾。

梅解语当场就软化在苏昭的怀里,可还不等这份暧昧持续下去,突如其来的一股元气波动直接把小梅给炸飞了。

在感觉到这股元气波动冲来的时候,苏昭已经拉着小梅转身,抵消了一部分的元气波动,否则小梅可能当场身死。

“保护殿下!”还在挖坑的云峥被吓了一跳,急忙从坑里钻出来,带着人就守在了苏昭面前,跟远处的玄君遥遥相对。

一身蓝袍的玄君袍角飞扬,仿佛有嚣张跋扈的气息在他身上掠动,而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分明带着冰寒冷厉的杀气。

“你有病?”苏昭急忙将昏迷的小梅拉了起来,看没什么危险之后,拿出一粒护心丹塞到了他的嘴里,然后苏昭回头看着玄君脸黑了。

这货还真是喜怒无常啊,之前还帮自己闯了周府,救出了小雀,苏昭还没感激他呢,现在就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有病?”玄君开口用傲慢而凛冽的口气斟酌着这个词语,湛蓝色的眼睛中一片薄凉。

“对!本尊是有病才会帮你!”玄君目光凶残的瞪了苏昭一眼,然后一转身瞬移走了。

玄君瞬移而来一掌把小梅打的半死不活,然后扔下一句话就走,傲慢而薄凉,真把苏昭气的不轻。

云峥高度紧张的看着玄君已经走了,这才放心下来,刚才玄君对太子出手,云峥就觉得好苦逼啊,自己都应付不过来的啊!

“梅大人还好吗?”云峥赶到太子身边,就看到梅解语脸色苍白的样子,云峥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看到梅解语这个样子,忽然感觉很好哦。

“这里的事情交给你啦!本宫先回去!”苏昭叫来翼虎王,带着梅解语就走。

这不顺心的事情真是够了!自己更是受够玄君那个疯子了!

苏昭带着梅解语回宫医治,却被神晓瑜在城门口堵住了,神晓瑜带着好几十个高级武者,就在城南门等着太子,一看到苏昭回来,神晓瑜就炸毛的喊了起来:“苏昭,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让人毁掉了本尊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钱庄!”

“滚蛋!你看到本宫去炸掉你的钱庄了?!”心情不好的苏昭坐在翼虎王上就跟神晓瑜对骂了起来。

“本尊不用看见,本尊就知道是你捣乱!除了你还有谁会跟神宫作对,炸掉我们的钱庄!”神晓瑜吼的脸都红了。跟在神晓瑜身后的一片高手们捂脸,主子太丢人了,既然知道是大周太子捣乱,那直接下令抓人就是了,何必像是一个泼妇一样跟太子在大街上对骂呢!

他们这些高级武者倒是想出手的直接抓人,但是怕主人怪罪么不是?!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的圣使大人根本就不想真的对大周太子动手的,就喜欢跟苏昭拌拌嘴、吵吵架,这怪异的娱乐嗜好……

“神晓瑜!你是不是蠢啊!没有证据就来污蔑本宫?!本宫现在没时间跟你扯淡!”苏昭白了神晓瑜一眼,驱动翼虎王就冲了上去。

苏昭那横冲直撞的模样让神晓瑜暴怒不已,但是他却没有阻拦,反而是任由苏昭带着人从他面前冲过去了。然后神晓瑜就命令抬着软榻的侍卫追上去,一边骂:

“苏昭,不做亏心事,你何必要跑!你站住,咱们说清楚!”

苏昭觉得神晓瑜真是够了!有他这么疯癫的人也真是不容易的。

“苏昭,你怀里抱着什么?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在大街上抱着男人跑!”神晓瑜在后面嗷嗷的叫。

帝都大街上民众就看着如此滑稽的一幕,残暴的太子抱着男人骑着翼虎王在前面跑,伟大的神宫圣使就在后面追,人们都忍不住的想:圣使大人这是在追求太子的吗?!还是说圣使大人在跟太子抢夺她怀里的男人?!

残暴荒淫的太子也有今天啊!

神晓瑜一路追着太子进了太子宫。然后这货就不走了,赖着去了太子宫大殿,不过等神晓瑜进了大殿的时候,就看到国师正跟玉华两人在喝茶聊天呢!

神晓瑜的脸又黑了,之前他跟玉华一块在这里跟国师说话的,然后神宫钱庄忽然发生爆炸,神晓瑜就跑去看了,没想到玉华这货竟然没走啊,看着玉华跟国师聊天的模样,神晓瑜就生气。

“哼~大秦的上将跟大周的国师,本尊怎么觉得你们在密谋什么呢!”神晓瑜从软榻上下来,坐着轮椅进了大殿,用邪恶的眼神撇着两人说。

玉华放下茶杯,站起来冲着神晓瑜行礼,没办法,他这个大秦的兵马大元帅比神晓瑜的身份低啊!

国师一脸淡淡然的撇了神晓瑜一眼,忽然笑道:“圣使大人放弃建造钱庄了?”

“本尊怎么可能放弃!”神晓瑜傲慢的来到国师面前,哼了一声又说。

“本尊可不觉得你们两人之间有什么共同话题,说吧,你们刚在说什么?”

玉华就站在一旁不吭声,不能得罪神晓瑜,那自己做一个哑巴总行的吧!国师悠闲的给神晓瑜倒上一杯茶,将茶盏推到了神晓瑜面前,说:“你猜!”

国师的口气中还带着几分俏皮和活脱,听得神晓瑜当场就抽了嘴角,他还真是没有见过清远露出过如此嘚瑟的一面呢!

清远向来都是生人勿进、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模样,这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让清远俏皮起来了啊!

“难道大秦跟大周联合了?”神晓瑜的目光就在玉华和清远的脸上扫来扫去。

玉华眼皮子抬了一下,漠然道:“在下只是大秦上将,根本无法左右国家联盟!”

“也是!”神晓瑜恍然点头,然后不确定的问:“那是你们看到刚才苏昭抱着梅解语过去,知道梅解语受伤了。所以高兴?”

神晓瑜这会就觉得自己脑洞大开啊!梅解语受伤昏迷什么地跟国师根本就没有关系啊!清远犯不着为了这点事高兴啊!可神晓瑜说完就看到清远的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份惊讶。尼玛~自己猜中了吗?!

“清远,你不会是喜欢上了太子,在跟人争宠的吧?!”神晓瑜好惊悚啊!

清远国师……

“并非如此,我已经是大周丞相,凡事都要为大周考虑的,而太子的言行可谓群臣表率,所以,本丞相不愿看到太子宠幸男宠,但本丞相是不会幸灾乐祸的!”清远说的异常淡定而且认真,可神晓瑜就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清远,自己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他呢!

玉华就看了神晓瑜几眼,说:“在下看圣使大人心情也很好的样子,是不是也是看到梅大人受伤,所以……”

“你放屁!本尊是来问责苏昭的,我神宫钱庄被毁,大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神晓瑜炸毛的指着玉华吼,然后又喊:“玉华,你好大的胆子,本尊已经下令让你带着大秦侍卫帮忙建造钱庄,是你擅离职守导致我钱庄被毁!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玉华……自己好像看到圣使恼羞成怒了啊!

------题外话------

谢谢:13683150802 送10朵鲜花。qquser9539459 送了99朵鲜花、九烨晨曦 送6朵鲜花、九烨晨曦 打赏了100520小说币。

还有赠送PP的亲们~耐你们。

不知不觉年就过完了~真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