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初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晓瑜、玉华和清远国师三个人在大殿中吵嚷的苏昭都听到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昭觉得这三个男人凑在一起也热闹多了。尤其是神晓瑜那炸毛的喊声,听着就别扭。

苏昭将梅解语放下之后,就听着三个男人吵架,守着床上昏迷的梅解语。

梅解语八成是受了内伤,而且还是很重的内伤,不过梅解语的伤不用管,他自己身体中融合的蛊血就是治疗性的,只要人没有死,扔在床上自己就恢复了。

“殿下,玄君派人送来口信,说五百名魔法师不会送来了!”王德忠小心的从外面进来,在苏昭身边小声禀报。

“知道了!”苏昭无比的烦躁,她猜到了玄君为什么出尔反尔的不给五百魔法师了,还不是因为刚才他要杀掉小梅,自己骂他了。

苏昭很是惆怅啊,玄君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就非要弄死梅解语呢?

“难道是嫌弃自己把他扔在周府?”苏昭恍然想起来了,不久前去周府救小雀,苏昭是跟二爷在外面救了小雀的,就让玄君一个人从正面闯了周府。也不知道玄君用了什么方法从周府出来的,周府那种龙潭虎穴,玄君能够全身而退也很不简单的!

(若是让苏昭知道,玄君凭借“本尊是炸了你的周府大门,但是本君炸掉了苏昭的地下兵器作坊”一句话出来的,估计苏昭会吐血!)

“朱雀回来了吗?”苏昭忙问。朱雀也被坑进了周府呢!

王德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或者说是尴尬的,犹豫了一下才说:“朱雀受伤了,需要多休息几天才能随扈太子、”

王德忠这个郁闷啊,朱雀受伤的可真不是时候,正是太子用人的时候呢!通过暗卫送上来的情报显示,最近刺杀太子的人明显增多,可现在太子身边就有小雀和沙曼了,小白这个不靠谱的货是绝对指望不上的。

寻常的刺杀也就罢了,一旦有实力高强的刺客出手,太子的安全如何保证啊!王德忠又不是傻子,最近神宫对太子表现出来的敌意太明显了。神宫的银铠武士能跑去炸了闵家锻造的地下作坊,那么还不能刺杀太子吗?

实际上针对太子的刺杀早就发生过一次了。

王德忠这个心焦哦。

“殿下……”梅解语残破的声音响了起来。

被玄君打成了重伤的梅解语竟然这么快就醒来了,刚醒来的梅解语眼神还有些迷离,不过等看到苏昭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梅解语的眼神一下子就明锐了起来,或者说是亮了起来。仿佛太子就是他精神的启明灯,只要看到有太子在的地方,梅解语就有方向,那种精神支柱的反应太明显!

“殿下,闵家锻造……是玄君炸的。”梅解语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告状。

差点被玄君给弄死,梅解语自然不会守着这个秘密不说了。

“神宫钱庄两次爆炸也都是玄君所为!”梅解语又说。

苏昭愣在当场,回想神宫钱庄第一次爆炸,那是神宫“邀请”自己去钱庄的,结果自己派了个替身去,之后就发生了爆炸,而闵家锻造的地下锻造坊完全是自己这边的啊,玄君竟然也出手炸掉了。

玄君跟自己是对立的?!

苏昭感觉很不好。

“你哪来的消息?”苏昭不确定的看着梅解语。

梅解语立刻回道:“是二爷说的!凡是帝都发生的事情,没有二爷不知道的。什么天机阁、灵消堂那根本就是二爷的啊!所以二爷的消息很灵通的!”

二爷的黑道组织有点类似古武世界的江湖,或者说二爷的黑道组织根本就是跟猎兵界挂钩和纠结在一块的,二爷手里有无数的猎兵手下,不管是猎兵界还是凡人界的消息,都逃不出二爷的手掌心!

“本宫知道啦!”苏昭沉着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情绪。或者说苏昭现在是没有情绪的。因为对玄君的失望,从一开始跟玄君接触、合作,苏昭心里就是提防的,可能是这段时间玄君的表现太好,所以苏昭竟然是疏忽了。然后突然看清了玄君的真面目之后,苏昭心里的那种别扭让她拒绝表露任何情绪。

这是一种精神屏蔽的心塞。或者说是对信任之人的失望了!

梅解语看着漫无表情的太子,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说出来啊,在得知玄君对闵家锻造下手的时候,最初梅解语也感觉玄君是专门害太子的,应该是太子的敌人,可是这个说法又说不通,因为玄君对太子的帮助也挺多的。

唯一的解释,应该就是玄君不想看到太子过于强大,所以才加以限制的让太子实力不能膨胀到超越了掌控!

玄君无疑是想把太子压制于鼓掌,想要占据主动地位的,这应该是玄君的性格使然,想法使然。从心理角度分析,玄君对太子应该是没有太多敌意的,只是不想看到太子膨胀太快而已。

或者说,玄君把跟太子的合作看成了依附的关系!曾经在猎兵界呼风唤雨,做惯了老大的玄君,即便是跟大周皇族接触,也喜欢用主动的姿态!

“殿下,现在不是跟玄君翻脸的时候,千万不能为了小梅跟玄君有冲突啊!”梅解语自恋的说。有时候狡猾的梅解语在情商方面也的确是挺愁人的。

苏昭漠漠的看了梅解语一眼,不置可否。现在自然不是跟玄君翻脸的时候了,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大燕铁军,苏昭准备都来不及呢!

不过苏昭也预感到了,将来跟玄君的关系不是被压就是强压!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关系!

所以,苏昭现在跟玄君之间也像是展开实力竞赛,谁能更强大便占据了先机!苏昭要想占据先机,不仅要发展还要自身的发展,自己现在实力低微很吃亏啊!

“殿下,小梅想喝水。”梅解语见苏昭不吭声,而且房间中就只有苏昭在,梅解语就目光柔柔的开口了。

苏昭懒得叫外面的太监进来,自己去桌子上倒了一杯水,主动照顾病人一样,把梅解语从床上扶起来喝水。

梅解语像是浑身没有骨头一样靠在苏昭的怀里,看着苏昭的眼神都要化成水了。

反正苏昭就挺不适应梅解语瞅着自己的眼神,端着茶杯送到梅解语嘴边的时候,这货头一歪,一茶杯的水就一股脑的倒在了梅解语的身上。

“哎呀~湿了……”梅解语声音娇娆的叫了起来,刚才被玄君打了一掌,明显身体是虚弱的,所以他叫起来的声音就更加柔弱了。那声音叫的人心肝发颤。

苏昭就感觉自己身体中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一身红衣染水之后鲜红如血,视觉上的极致刺激勾动了苏昭身体中的暴躁和好色因子。

龙性淫,而融合了神龙血的苏昭也收到了神龙血的影响,在梅解语风情荡漾的眼神和肢体勾引下,苏昭发狂了。

“殿下,小梅疼~”梅解语主动的朝床里面挪了挪,媚眼如丝的瞪着苏昭,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在胸口浸湿的红衣上摸索,白如玉的手指在戳动湿衣如浪时,苏昭的眼神就变得狂躁了。

嗷~一声扑了上去,对准梅解语的脸就啃了过去。

苏昭的动作太生猛,完全就像是狮子发疯一样,那是真正的啃咬在梅解语的脸上,梅解语可怜的小脸上顿时就出了血印子,被苏昭啃的牙印子上还有血冒出来了。

梅解语闷哼轻叫,承受着太子的折磨,却也享受着这份疼爱。

在发狂中,苏昭的理智还是清明的,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就是停不下来,这种虚弱的控制如同梦中操纵一般无力。

“殿下……殿下……”梅解语的叫声无比荡漾,整个房间中都像是飘起了暧昧的味道,也让苏昭的狂性无法收敛的发作起来。

在苏昭像是饿虎扑食的折腾中,梅解语就像是一条蛇一样迎合着苏昭,不管自己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王德忠刚出去吩咐事情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太子已经撕光了梅解语身上的衣服,像是猛兽进食一样要把梅解语给吃拆入肚,老太监被吓了一跳,实在是以前就见过太子这样发狂过,结果被太子折腾的男宠必然是死翘翘的。也就是说现在的梅解语很危险啊!

以前梅解语还是很有分寸的,一旦太子这么发狂,梅解语就会让其他的男宠顶上来,省的被苏昭给折腾死。

可现在苏昭的身边根本就没有男宠,而且梅解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受太子宠幸了,所以梅解语铤而走险的迎合着发狂的太子。

其实梅解语这次也发现了太子的不同,以前太子发狂必然是用各种道具虐的人死翘翘,可这一次太子却是啃咬的,虽然啃咬的很疼,但这让梅解语觉得兴奋,因为啃咬中自己亲吻了太子啊!那可是太子的初吻啊!

“嗷~”刚才还在嘚瑟和庆幸的梅解语忽然就惨叫了起来,因为苏昭一口咬住了他脖颈动脉,撕扯下一块皮肉。

“快!沙曼快进来啊,阻止太子!”王德忠吓得从门外进来就喊。

王德忠也是拼了,现在太子身边可就只有梅解语这么一个受宠的男宠啊,要是被苏昭给咬死了,那就没人陪伴太子了啊!

“没……没事……让太子尽兴!”梅解语一手捂着自己喷涌鲜血的脖子,一边冲着王德忠摆手。好不容易得到了太子的宠爱,梅解语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了也要承受太子的爱啊!

沙曼已经冲进来了,一看到太子满脸鲜血的模样吓了一跳,他们血族人虽然喜欢粗暴和血腥,但是也没有这样的啊!太子明显是想把身下的人给吃了啊!

喜欢看热闹的小白也凑上来了,他看着梅解语喷出来的鲜血,激动地立刻跳了过去,一把推开苏昭,趴在梅解语的身上就喝了起来。

狂怒中的苏昭立刻就跟小白打成一团了。

沙曼和王德忠就杵在房间里发呆,小白这个干尸还是很厉害的,那修为绝对比得上武帝,可是在太子粗暴的玄气下竟然占不到一点的便宜,或者说小白是被苏昭身上玄气压制的。

“哦~原来干尸也害怕太子身上的神龙之威啊!”沙曼看的惊讶之余,终于恍然明白了。小白厉害有什么用,苏昭完全就是他的克星啊!

“小白!你大胆,你敢跟太子动手!还不快点束手就擒!”王德忠在旁边着急的跳跳,屡次想冲上去帮忙都被沙曼给拉住了。

沙曼就觉得让小白喷着苏昭打正好,太子这明显是需要发泄的模样啊!

小白被苏昭揍得嗷嗷叫,连地下室中的老二都惊动了,老二从下面冲上来就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揍得快散架了!没有思想的老二就悟出一个惨痛的道理,不管跟什么人动手都不能跟有神龙血的人动手啊!太可怕了。

大殿中的国师等人也被惊动了,等他们过来的时候,苏昭已经完全把小白给揍趴下了,要不是小白是个不死之身,早就被苏昭虐杀无数次了。

而发泄完了的苏昭就站在房中大口喘着粗气,眼神恶狠狠的看向了梅解语。

捂着自己脖子上伤口的梅解语在太子凶残的眼神注视下惊呆了,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太子眼中的杀气!然后梅解语忽然就想起来了,刚才太子是故意咬了自己一口的吧!是不是专门提醒自己,若是以后再敢勾引苏昭,苏昭就会把自己给咬死啊!

“真恶心!真脏!”神晓瑜看着一脸一身血的太子,嫌弃的哼了起来。

“看什么看!都滚蛋!”恢复了理智的苏昭看了一眼门外的清远等人,一声怒吼,一掌朝着他们打了过去。

玉华和神晓瑜立刻跳开了,虽然苏昭的玄气对他们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打在身上也会疼的不是,而国师就高冷的站在原地不动,任由玄气打在自己身上,最后还是沙曼看不下去了,一把拉开了国师。

黑色的玄气轰然打在院子中的假山上,骨质嶙峋、别致风雅的假山顿时被玄气打的粉碎。而众人再看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苏昭的身影。

沙曼自然跟着苏昭跑了。就剩下梅解语呆在床上发呆。

国师淡定的走进了房间,看了一眼被折腾的几乎不成人样的梅解语,笑了起来:“梅大人可不要玩火*哦!”

梅解语分明从清远国师的口气中感觉到了敌意,梅解语愤怒的抬头就看到从地上爬起来的小白目光红红的看着自己,梅解语立刻叫了起来:“这个干尸刚才吸我的血!”

“恩~这就是一个喜欢稀奇血液的干尸,若是让他吸多了,他就会变成邪恶的血修僵尸!”国师淡淡点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门外的神晓瑜根本不会进来,他嫌脏!不过看着站在房间中的干尸,神晓瑜忽然觉得这个干尸好熟悉啊!是谁呢?什么来历的?想不起来了啊……

梅解语没有生命危险,但王德忠还是找来了医师给他进行了包扎。那给梅解语包扎的医师自己都被伤口吓了一跳。那狰狞的伤口若是在寻常人的身上,恐怕早就没命了。

太子吃人,这种经过渲染的消息很快就在皇宫内散播了起来。

被苏方梓逼着读书的庄宗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脸色就跟便秘一样。

“苏方梓,太子是不是我儿子啊?”庄宗想了很久这个问题了,因为苏昭的性子完全跟自己不沾边啊!再想想已经故去的温柔张皇后,庄宗就觉得苏昭这货是不是捡来的啊!

“陛下,老臣耳背!”苏方梓都要吓死了,自己就是被太子弄来当个帝师而已,哪敢管他们皇家的事情啊!而且还是庄宗质疑苏昭是不是他儿子,这件事情传出去那还了得?!

“呵呵~你说你耳背,那朕用错了哪个词语时候怎么听得那么清楚!”庄宗就鄙夷的看着苏方梓。奸猾的老东西!

“什么?没听清楚,麻烦陛下再说一遍。”苏方梓决定了,自己要装聋到底,这个帝师自己不干了!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干的啊!

“朕说你是个老淫棍,上个月是不是刚娶了一方小妾!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行吗?!”庄宗更加鄙夷了。

苏方梓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装聋:“陛下,您要纳妃啊?可是这件事情不是老臣管的啊!陛下应该找礼部尚书……”

庄宗心累,不说话了,跟苏方梓这种老东西说话还不如自己看书呢!

“陛下……陛下啊,二皇子回来了。”陆秉承在殿门口弱弱的开口喊了。

“什么?苏护回来了?”庄宗一下子就精神了,他激动的从座位上起来,一边往外边跑,一边叫:“快去告诉太子!让太子去接她二哥去!”

“陛下,太子刚刚发狂了……”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是不是先不要去找太子了啊!陆秉承很想这么说。

“不怕!苏护回来了就能对付她了,小样的,还敢发狂!”庄宗的心情超好。

庄宗可没有忘记以前苏护在皇宫的时候,把苏昭那小子给管的服服帖帖的。最近庄宗就觉得太子要脱离自己掌控了啊,所以才把苏护给招回来的,不过没想到苏护回来的这么快。

等庄宗赶到皇宫外面的时候,就看到苏护这小子已经自己进城了。

前面百名游骑兵开道,清一色的白色战马,青色盔甲鲜明,每个骑士都是手持弯刀长弓的,雄赳赳的开进帝都,宛如凯旋而归的雄兵,这些西北游骑兵所用战马都带着魔兽血统,那战马高大啊!而且这些游骑兵的身上也带着凶蛮的戾气,一个个都像是从地狱钻出来的魔鬼,这是他们在西北战场杀人磨砺出来的煞气。

更夸张的是这些游骑兵的脸上都带着恶鬼面具,所以这些人开道进帝都,就像是带着塞外阴寒闯进来的魔兵!

而在这些游骑兵之后的一匹高大枣红马上的青年将领就违和了,那白袍翩翩,公子佳人的风流模样太夺人眼球了。恣意飞扬的剑眉、明亮而多情的美目,尤其是白皙俊俏脸上带着的淡淡笑容,别提多么的骚包、张扬了。

似乎是凶悍如鬼的游骑兵阵容更加衬托出了他的风流倜傥,潇洒不俗,围观的人群中开始了啧啧赞美。

“这就是西北闻名的神将军,当朝二皇子啊!”

“好帅气啊!神将军刚才看我了~嘤嘤好脸红!”

“这都快比得上太子好看了!”

“哎~咱们大周的皇族都是美人!大帝当年登基的时候就是这么雄姿英发,儒袍风流的!”

枣红战马上的人儿漂亮的眉眼撇着说话的人群,唇角的笑容更加恣意了。

“护儿!”前面传来的一声呼唤让枣红马上的人,笑容一僵。

尼玛~该死的老皇帝,能不能别这么恶心、这么肉麻的叫自己护儿!

------题外话------

谢谢:紫色幻晴 送4朵鲜花、qquser8425176 送了1朵鲜花、13635003999 送了5朵鲜花、15310710272 送了2朵鲜花。云白97 送了1颗钻石、心心草儿 送了50颗钻石。

还有扔票票的妹纸们,耐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