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我想你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伴随着“护儿”的呼唤,一身明黄长袍的庄宗带着大群的太监宫女们赶来了。

大臣们还没有集合起来,庄宗又心急的赶来,所以只能让这些宫女太监们来充数了,这样的队伍明显娘气太重了,一上街就跟对面带着恶鬼面具的游骑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皇宫中憋坏了的宫女们一看到威武雄壮的面具游骑兵都表示芳心暗动,一个个的憋着气的瞅,那急切的眼神,那脸红心跳的模样……甚至不少的太监也翘着兰花指的瞅着那些游骑兵,娘气十足。

“护儿!”为首的庄宗更是娘气十足,坐在软榻上深情的呼唤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枣红色战马上俊美青年默了一下,才摆正了脸上的笑容,驱马迎了上去。

庄宗下了软榻跑上来就给了苏护一个大大的拥抱,无言的情深都在这个拥抱里了。苏护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恶心到了……

这个时代都不流行拥抱的好不好,尤其是男人搂搂抱抱的像是什么样子!可庄宗任性不管!见到分别了这么多年的儿子,还指望着苏护回来给自己撑腰呢!所以庄宗给苏护的这个拥抱也算是有感而发了。

“大周的皇帝果然是性情中人啊!”

“这对我们大周子民来说是好事啊!”

“是啊~庄宗帝这么多年来都是温柔持政的!”

人群中又议论开了,庄宗在大街上当着这些人的面搂搂抱抱,人们没有说难听的话已经很不错了。

“父皇,儿臣听说大燕三十万铁军要南下?”苏护被庄宗抱得很是郁闷,便开口说话。

庄宗立刻就心焦了,也就没有心情再抱下去了,松开了怀里的人,庄宗叹息一声,痛苦道:“是啊!朕都要愁死了,还好你回来了!”

苏护的眼睛就闪了闪,都怪庄宗这话说的太煽情啊!好像庄宗有多么倚重他这个二皇子一样,要知道苏昭才是太子啊!

作为皇帝,这种倚重的话是应该对太子说的,而不是对他这个庶出二皇子说的啊!从西北那鸟不拉屎的地儿回来,似乎很有趣呢!

“儿臣愿意为父皇分忧!”苏护只能敷衍了。

陆秉承还是比较靠谱的,眼看着庄宗和二皇子就在大街上拥抱叙旧,就走上来呵呵笑道:“老奴参见二皇子,这么多年二皇子又英俊了!”

陆秉承就觉得二皇子在边塞根本就不像是吃苦的模样啊,看看这细皮嫩肉的,西北那苦寒之地风吹日晒的,哪个守关将士不是皮粗肉厚,可人家二皇子不仅脸上白皙,一双小手也是白嫩嫩的,看着就格外喜人。

“呦~陆公公,我怎么觉得您又胖了啊!”苏护瞥见陆秉承盯着自己的手和脸看,给了他一个白眼之后,就笑开了。

陆秉承最讨厌别人说自己胖了,可如今说自己胖的人是苏护二皇子,陆秉承能怎样的?只能苦着脸赔笑。

“得了。您还是别笑了吧。笑起来都能驱鬼了!”苏护又一个嫌弃的眼神过去、

陆秉承泪流满面,庄宗就乐颠颠的带着苏护往皇宫走,一边问:“陆秉承还能驱鬼?朕倒是想让他驱僵尸,哎~前段时间帝都外面出现了僵尸,吓死朕了!”

“呵呵~父皇您胆子变大了。”苏护呵呵笑的温柔无害。

庄宗就嘚瑟的点头:“可不是吗!苏昭那不孝子带着朕出去好几次了!都是危险的地方,朕就觉得苏昭这个不孝子是不是巴不得朕早点死啊!”

您再啰嗦,信不信我也想让你早点死!苏护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的趋势……

“二哥,二哥!”刚走进皇宫,苏护就听到一个嘹亮的女声从后面传来了,等苏护扭头就看到一个胖姑娘朝着自己一路狂奔而来,而在这个胖姑娘身后还跟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太监。

苏护看着那胖姑娘挺怵的,就听庄宗说:“苏梅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应该是刚回来。”陆秉承急忙说,之前苏梅在骑兵营感染了瘟疫,庄宗还亲自去看过呢,之后骑兵营拔寨北上,苏梅似乎也一块跟过去了,现在怎么忽然回来了呢!

“原来是苏梅啊!”苏护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跑过来的苏梅、

苏梅这个真性情的女孩子一看到苏护的眼神就停下了脚步,在盯着苏护看了一会之后,才慢吞吞的走过来叫了一声:“二哥?”

“恩~乖孩子!”苏护呵呵笑着伸手拍了拍苏梅的肩膀,在让苏梅感觉到亲切和高兴的时候,他却忽然说。

“胖成这样我都不敢认了呢!”

“我不胖的……”苏梅委屈。

“没事,胖了安全!”苏护笑眯眯的样子挺和善的,但是一旁的庄宗就是感觉别扭呢!老觉得苏护这孩子说话不中听。

“我一直都很安全……有人保护的……”苏梅有些不好意思。

苏护笑着点头:“没人保护你也挺安全的,呵呵~”长成这样了谁稀罕啊,皇族都是美人,苏梅就除外了。

“好啦~去正殿吧!朕准备给你接风!”庄宗大手一挥的就要带着苏护走,因为庄宗看到大臣们过来了,这些让人讨厌的货,之前让他们去迎接二皇子呢姗姗来迟,现在二皇子都接到宫里来了,他们来干嘛?!

八成是蹭饭的!庄宗帝机智的明白了这些大臣们的心思!

“二皇子,老臣们来晚了啊!”以礼部尚书为首的周方带着一大群礼部的官员,还有几部的一把手(老不死)跑来了。

这些大臣看到苏护时候那叫一个激动啊,好嘛~庄宗、太子还有国师他们狼狈为奸的克扣了我们的俸禄,不来吃你们吃谁啊!

反正是为皇族接风,这些钱都是应该从庄宗小金库出的!

庄宗看着呼啦啦的一群大臣足有近百人跑了过来就觉得好心焦啊,虽说让这么多的大臣迎接苏护能够显示出自己的重视,也算是给了苏护足够的面子了。但是这些东西来了之后得吃掉多少美酒佳肴啊,以前庄宗是不在乎皇宫开销的,可是最近太子说穷,军备都不足,庄宗主动带头缩减了用度,一会宫宴他们吃掉的可就是自己的“口粮”啊!

“苏护喜静,你们这么多人来干嘛?吓人的啊!都走吧,几个尚书留下来!”庄宗厚着脸开口了,本想让这些人都滚蛋的,想想不好看,终究人家是来迎接苏护的不是,而且苏护以后要管理朝政的还是需要跟这些大臣们混混脸熟的。

“老臣惶恐啊!二皇子在边塞战功赫赫,乃是守卫我大周边疆之神将,我们仰慕神将风采,特来见二皇子一面!呜呜……”这些大臣们拿出不要脸的哭招开始了。

来都来了,没有吃饭就走,不是他们的作风啊!

一看这些大臣们哭诉,庄宗就开始头疼了。

苏护看着黑压压跪倒一片,哭求不已的大臣们,就觉得自己眼疼。

“众位大臣有心了。”一个清透如玉鸣的声音从后传来,苏护等人转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白袍翩翩的人影从皇宫内走来了。

苏护的眼睛不免一亮。

苏护身上也是一身白袍,穿的风流倜傥,甚至有些招摇,可人家一身白衣却典雅淡漠,宛如谪仙般出尘不俗。一个是天上仙子,一个是人间妙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啊。

“这位从皇宫来?”苏护开口,声音是婉转清透的,十分好听的嗓音就像是蜜水里滋润出来的一样,只不过其中也带着淡淡的嘲讽,或者说是惊奇的。

皇宫那是只有皇族才能住的地方,这货怎么从皇宫出来的?难道是太子的男宠啊?

即便远在边关,但是苏护也听说过太子盛宠男宠的事,看这人风华绝代的模样,恐怕真的是太子身边的男宠吧!

“苏昭的男人?”苏护直接挑眉问。

“咳咳~这位是清远国师,目前是我大周的丞相!”庄宗就轻咳了一声,解释道。

“哦~”苏护拖长了尾音,既然是国师那就是神宫的人了,却又做了大周的丞相!有意思呢!

清远笑容祥和的走到了苏护面前,先冲着苏护见礼,那是作为大周官员对皇族的礼仪。苏护眯着眼睛点头,然后敏锐的发现自从丞相过来之后,刚才还哭嚎不止的大臣们全都闭嘴了,一个个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跪在地上不吭声。

“大臣们思念二皇子成痴,二皇子莫要见怪哦!”

清远口气淡淡的开口,苏护笑着点头,总觉得这人淡淡的口气中似乎带着坑人的诡谲。

一旁的大臣们顿时就感觉不妙,丞相说他们思念二皇子,虽说是为他们说话,但更像是挖坑让他们跳的啊!所以立刻就有人开口了。

“陛下,二皇子,国师!老臣忽然想起来了,礼部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大秦和几国的使臣都被神宫强行调走。老臣还得去安抚一下!”周方爬起来就想跑。可还没走呢,国师的声音就想起来了、

“周大人请留步,几国使臣一直都在帝都住着,有什么好招待的,倒是大秦玉华还在太子宫呢,正好有事情要跟周大人商量,一起吧!”

“老臣还要回去督促户部征调钱粮!”户部钱登辉觉得自己没必要留下被丞相坑吧。

“呵呵~户部的亏空也不是一两天算的完的,钱大人不用着急。还是说钱大人已经拼凑出太子南征的粮草了?”丞相笑问!那温柔的小眼神却好像在逼着钱登辉征集南征所用钱粮一样。

“陛下啊,帝都最近土木多出动工,老臣要回去剧中调度了!”工部杜泽辉带着人就要走。

“作为工部尚书,难道二皇子回宫,所住宿宫殿之事不需要您插手么?哦~杜大人是不是想分出家族宅院作为二皇子的临时府邸啊?”丞相说话一直都是慢吞吞的,颇有谦谦君子的样,却听到杜泽辉肉疼。

帝都令沈荣见此,啥话都不说了,爬起来就走。

“沈大人,太子找您呢!”沈荣不敢走了。

“众位大臣,你们来接二皇子太没有诚意了。下官决定拿出半年的俸禄,为二皇子修葺,顺便添置一些用品。”喝住了所有的大臣,丞相大人就开始做表率了。

众大臣集体吐血,得~这是又要割肉啊!

丞相大人简直坏透了,您要捐就自己捐吧,干嘛还冲着我们大臣们说啊,而且还表现出一副“我已奉献,你们看着办”的样子,百官之首的丞相都奉献了,他们敢不出吗?!

“下官也拿出半年的俸禄……”

“下官三个月……”

“呜呜……下官家里都断粮了,下官出一个月的俸禄……”

在大臣们一片哭爹喊娘中,丞相大人拿出纸币,速度极快的记录了下来,并将写好的捐献名册送到了苏护面前:“这些都是大臣们的一片心意。”

苏护拿着丞相写出来的名册看,上面竟然清楚的写明白了在场的所有官员名字职务和俸禄数量,且不说丞相大人的这一手好字,就他这头脑都让人惊讶。

“呵呵~借花献佛,不过我喜欢!”苏护淡定的在大臣们痛心疾首的注视下,将名册收了起来。

大臣们心里嗷嚎,他们就知道有丞相在没好事的,他们就不该来迎接二皇子,这下子好了,为了一顿饭丢了几个月的俸禄,吃亏到死啊!

“丞相这么坑大臣好吗?”拐角处,苏昭看着丞相把那些大臣们整的死去活来,就问身边刚回来的苏剑虹。

苏剑虹正低着头捯饬手里的吏部名册,闻言才抬头看了国师一眼,说:“丞相为人严谨,是属于那种没有弱点又有能力和毅力的首辅!他做丞相才几天已经把大臣们吓得不轻,丞相发出来的命令若是有不遵从的能被他盯到死,想来不用几年下来,大周的官场会为之肃清!”

苏剑虹这货也是个毒舌,能够得到他这么高的评价真的不容易。

苏昭默默点头,然后注意力就落在了苏护的身上,这个苏护跟自己印象中的二哥格格不入啊!记忆中的二哥疯野大胆,可眼前的苏护明显骚包,还是那种憋着坏的闷骚!

“殿下,大燕的铁军有南下的迹象,不用五日就会围困帝都了,下官揪出了官员中里通外敌的败类,怎么解决?是不是杀了祭旗?顺便抄没了他们的家产补充军粮?”苏剑虹快速的浏览完手里的名册,结合王德忠暗卫得来的情报,勾画出了一大批的官员。

“知道了。”苏昭还是沉默的答应一声,对于这些里通外敌的官员,苏昭是想一杀了之的,可是太多了。杀完了谁给自己干活?而且就以前那种情况,庄宗昏庸不上朝,太子残暴就知道荒淫,国将不国的情况下,那些官员们给自己准备退路似乎也就无可厚非了。

“剑虹,你看看苏护像不像女人啊?”苏剑虹得不到太子肯定的回答,还想说话的时候,却见苏昭忽然凑近自己,用十分暧昧的口气说。

苏剑虹的脸色就有点难看,苏护是二皇子怎么就是女人了?太子是不是嫉妒人家长得好看,所以才骂人家娘气的?!

“唇红齿白、骨骼纤细,看那眉眼的妖娆,在边塞历练了这么多年还这样!”苏昭就在旁边对苏护指指点点。

然后苏剑虹就盯着苏昭看,苏昭的侧面线条柔和,尤其是艳红的唇在说话的时候不经意勾起来的弧度,散发出女子才有的俏皮妩媚。

唇红齿白、骨骼纤细什么地,苏剑虹倒是觉得苏昭更像是女人呢!

苏剑虹扇动下鼻翼,闻到了太子身上浓艳的檀香味,他知道这是太子的习惯,不过这种檀香中似乎带着某种暧昧和甜美的味道呢。

“苏昭!”远处的苏护看过来了,笑容亲切的冲着苏昭喊了起来,小样的,都在旁边对自己点评那么长时间了,以为自己还没有发现么?!

“二哥!”苏昭立刻从转角走了出来,亲切的迎了上去。兄弟相见一副和睦又亲切的模样。

被丞相虐了一顿的大臣们一看到走过来的太子,顿时感觉心肝疼了~他们不想见国师!不想见太子的!看来来蹭这顿饭吃真的是错了啊!不过还是有不少的大臣悄悄抬头盯着苏昭跟苏护相见的一幕。

都说苏昭残暴,容不下兄弟,甚至有传言说太子曾准备杀完皇族子嗣,好避免有人跟自己抢夺皇位的,可现在看他们两人相见的模样,传言不符啊!

苏昭觉得苏护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那眉眼分明是在审视自己的,就像是初次见面的对手一样,不过等苏护走到了苏昭面前之后,他却阴柔一笑,眯眯道:“苏昭发育晚哦~呵呵~”

苏昭楞了一下子,尼玛啥意思啊?!难道是说自己的平胸?否则苏护的眼睛为什么就盯着自己的胸口?!

“哈哈~苏昭啊,苏护说你个子矮呢!看看你这个头!”庄宗觉得有了苏护在,终于有人给自己撑腰了,所以大胆的走到苏昭面前,挺着胸脯的跟苏昭比了比,皇帝老子比不孝子高了半头!庄宗表示很高兴。

“太子还小!”在苏昭的脸要臭的时候,清远适时开口。

谁都能听出丞相对太子的维护之意,苏护的目光就朝着清远丞相看来了。

“太子会被你给宠坏的!”苏护说话的口气很随意,完全就没有其他人对太子的敬畏,而跟清远丞相说话的时候,那熟络的口气中还带着几分排斥。

一向强势、从来都是自己给别人找难受的清远丞相就觉得自己噎了一下。二皇子这话说的好暧昧哦~不过自己喜欢!清远摸了摸鼻子,看苏昭没什么生气的样子,才笑道:“不敢不敢!”本官就是宠坏了太子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看来丞相是真打算宠着太子了!”苏护继续笑。

这话题有点继续不下去了,明摆着给国师找难堪啊,太子也是你能够宠的吗?!清远就觉得苏护这个二皇子心机叵测,而且坏!

“父皇都没这么宠太子呢!”苏护又笑。

庄宗……怎么感觉有点阴谋的味道。

跟在后面的大臣们早就不敢吭声了,他们现在想走!

“清远何德何能,怎敢言宠~!?二皇子开玩笑了!”清远不冷不淡的接话了,本来挺严肃的一个话题,被清远用这么冷淡、无足轻重的口气一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

苏护明眼看了国师一眼,笑道:“我先跟苏昭说说话,你们先去大殿吧!”

说完,拉着苏昭就走。

被凉着的庄宗只能带着大臣们走了。

被苏护拉着的苏昭,心里是警惕的,若说这个皇宫中还有什么人亲近,什么人了解自己的话,也就是苏护了。他会不会看出自己不一样了?毕竟自己是换了“芯”的!

“阿昭,我好想你!”在苏昭有点担心的时候,苏护却把她拉倒了犄角旮旯,然后使劲的抱了上来,脑袋还一个劲的往苏昭的胸前蹭啊蹭,小狗一样,顿时把苏昭给雷到了。

“嗷~二殿下,您这是干嘛~注意形象啊!形象!”王德忠立刻上来,死命的把苏护给拉开了,而且还忌惮的护在苏昭面前,好像保护小女孩避免被大灰狼吃掉一样。

“王婶,您长得丑也就算了,干嘛还出来碍眼啊~”

“王婶,别皱眉了,都一脸皱纹了,再这样下去,放您出皇宫也没人敢要你的!”苏护一脸嫌弃的看着王德忠。

“二殿下,老奴是太监~是太监!”王德忠要暴走。

苏护撇了王德忠一眼,笑的眼睛都没了:“呵呵!不好意思,一看到您这张脸就忘了您是太监,分明一大婶么~”

苏昭刚才还觉得苏护这个二皇子在大臣面前挺端庄的,为啥在自己面前就原形毕露,完全一油嘴滑舌的流氓啊!

------题外话------

谢谢:浅夏不过笑 送了1朵鲜花、九烨晨曦 送了2朵鲜花、九烨晨曦 送了2颗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