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一起抹杀太子/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看到您这张脸就忘了您是太监!

苏护脸上笑容灿烂,甚至还带着点纯真,那是真真的温柔无害。

可王德忠的脸拉的老长,二皇子从小就坏,现在还是这么坏!

“二皇子,您再这样老奴可真的生气了!”王德忠冲着苏护傲娇的撅起了嘴巴。

苏昭看得痴呆,王德忠这个老太监伺候自己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可在苏护面前似乎很放得开啊,一副跟苏护很熟悉的样子。苏昭好像有点吃醋呢,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

“别~生气会长皱纹的!”苏护依然心情超好的调笑。

王德忠虽然看起来气鼓鼓的样子,但是仔细看就能看到眼中蕴的笑意。只不过王德忠看到太子撇自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维持不住了,正色道:“二皇子,我们太子这些天都忙死了,您回来了正好可以帮帮太子殿下了。”

苏护心不在焉的挖了挖耳朵,撇着苏昭说:“有丞相帮你了,还用得着你二哥吗?”

很明显苏护的口气中带着浓浓的醋意,刚才跟丞相见了一面,苏护这是恨上人家了,顺带着对苏昭也挺有意见的。

“二哥能做丞相,那就撤了清远那个丞相!”苏昭无心的笑。

苏护眯着苏昭的眼睛分明转了一圈,又勾肩搭背的揽着苏昭就朝着皇宫大殿走。

“走走~大臣们跟我接风呢,你去陪着我,顺便把丞相给撤掉吧!”

“二皇子,我们殿下是在跟您开玩笑的,丞相是陛下任命的,要想撤掉丞相也得陛下开口啊!”王德忠很心焦,太子可别被怂恿的在大殿上真的开口撤掉丞相啊。

王德忠从一开始就知道清远不是个好得罪的!现在他既然已经坐上丞相了,要想撤下来哪那么简单啊!要是让太子跟丞相对上,那就更不好了。

“可我是认真的怎么办?我就是看清远不顺眼!”苏护板着脸回头,看着王德忠。

“那您可以亲自跟陛下说啊!”王德忠坚决不让太子搀和此事。

“王婶,苏昭从小就揍你,我从小就爱你,可你怎么一点都不向着我呢?”苏护垮着脸问。

“你哪有太子对老奴的好!”王德忠立刻白了苏护一眼,翘着兰花指哼了一声,像是个小媳妇一样站在了太子一边。

苏护……这老东西不会是真的把他自己当成女人了吧?!

等苏昭等人走到皇宫大殿前的时候,一百名游骑兵组成的兵阵就在大殿前的广场上列队,因为没有苏护的命令,这些人都没有下马,依然手持弯刀肩背长弓的保持着战斗姿态。小小的百人兵阵却带着一股蒸腾的杀气,宛如数万军营才透出的龙盘虎踞。

传言苏护乃西北神将,几年靖边打的凶蛮族裔不敢近大周西北边防一步,传言苏护杀人如麻,刀下冤魂无数,西北蛮夷闻苏护之名而不敢夜出。

那么多的传言,在苏昭看到苏护这美人儿的时候就显得过于违和了。不过再看到那一百人的游骑兵,苏昭就觉得传言或许属实,最起码这一百名游骑兵那是真的高手。

与其说这些人是军人,不如说是组织严谨的猎兵团,而且还是那种血腥恐怖的高级猎兵团。

“阿昭喜欢啊?送给你!”苏护一看到苏昭看自己带来的游骑兵的眼神,就知道她喜欢,所以大方的说。

“二皇子,您就别开玩笑了!谁不知道您这些游骑兵宝贝着呢!”王德忠就开始嚎了。他觉得二皇子实在太坏了,这不是摆明了逗太子呢吗!

“呵呵~开个玩笑也不行啊!”苏护果然厚脸皮的承认了。

可苏昭当真了,她立刻就朝那些游骑兵走去,等站在威武雄壮的游骑兵前,苏昭就喊:“你们主人已经把你们送给本宫了!从此之后你们是本宫的死士!”

一百多名游骑兵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看苏昭一眼,站在苏昭身后的苏护就摸了摸鼻子,笑:“苏昭啊,不要生气,他们都是只听我命令的,这个臭习惯得改!”

“不用改!本宫就喜欢他们这样的!”苏昭说着一把拽下了苏护一直挂在腰上的哨子。

那是一个白玉做成的哨子,呈玉佩的模样,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不好辨认这就是一个哨子。

苏护看到苏昭一把抓走了自己的哨子,当场脸色就变了,而那站成兵阵的一百名游骑兵也全都低头朝苏昭看来,或者说他们从恶鬼面具下露出来的眼睛是在盯着苏昭手里的哨子看的。

“呵呵~二哥,你不会小气到连一个游骑兵阵都不送给我吧?”苏昭摇着手里的哨子冲着苏护笑。

看惯了苏护吊儿郎当的模样,现在看到他惊讶而又认真的模样,苏昭感觉心情好多了。也明白了,苏护的神将之名并不是他自身多犀利的是个杀神,而是他善于将兵啊。在西北辽阔荒芜的大漠,苏护就是凭借手下的游骑兵神出鬼没的打击蛮夷,用神一般的统军之才成就了神将之名。

不过苏昭也有些惋惜,因为苏护的兵不多,也不可能多!即便是在西北,曾经有张起灵压制的时候,作为皇族的苏护是不可能获得过多兵权的。因为他皇族的身份,兵权过多会成为夺位的筹码。

所以皇族军事天才大多是被埋没的。没办法,地位使然!

苏护若是兵权多了,谁还敢跟他夺位?苏昭这个太子之位也就做不安稳了,萧盛禹这种不是皇族的人掌兵过多都会威胁到皇权呢!

“苏昭啊,这可是二哥带了几年的兵了,能不能不抢走啊?”苏护委屈的看着苏昭手里的哨子,那可是自己用来将兵的啊!

西北大漠风大沙大,开口呐喊会灌一嘴的沙子,而这尖锐透亮的玉哨用来发号施令最好不过了,还能保护自己柔软的嗓音!苏护就是靠着手里的哨子才保存了自己甜甜的声音。

“开个玩笑!”苏昭甩手将哨子扔给了苏护,苏护手忙脚乱的接,尼玛~该死的苏昭给扔地下甩碎了怎么办?

百余名游骑兵看到哨子回到了他们主人的手里,那眼神分明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苏护将哨子收起来,不挂在腰上了,苏昭太可怕,下次被抢走哨子还能不能抢回来是个未知数呢!

“呵呵~这种玉哨老奴也会做的,等老奴给太子多做几个玩。”跟着苏昭的王德忠就在献媚。

后面的苏护脸色相当不好看,因为他这个玉哨其实就是跟着王德忠学的,当年在皇宫苏昭就和苏护玩的好,王德忠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做玉哨的本事整个大周恐怕也就是王德忠一个了。所以苏护在西北当兵的时候才想到用玉哨来号令,却没想到回宫之后这个玉哨号令会被苏昭给搀和啊。

“二哥!太子殿下……”苏梅就站在大殿门外等着苏昭和苏护,只不过看到两人过来,苏梅上来迎接的时候,称呼却是不同的。

不仅如此,苏梅似乎看到苏昭就觉得很害怕的样子,反而是对毒舌挤兑她的苏护一脸的期待。

“胖丫头!”苏护笑眯眯的上来就揉苏梅的头,而苏梅就像是一个享受主人抚摸的小猫一样,一脸惬意的昂头看着苏护笑。

这一幕看的苏昭有些恍惚,或者说是羡慕的。自己作为太子就没有这种亲情享受啊!

“咳咳~进去吧!”苏护瞥见太子走神的瞬间,就拿下了揉着苏梅的手,邀请太子先进。

苏梅一看到太子要进去,连忙就让开了身子,从她对苏昭的拘谨可以看的出来,苏梅对太子是畏惧的,不仅是苏梅,大殿中的大臣们看到苏昭进来,一个个的全都坐直了身子,那紧张的模样分明表现了对太子的恐惧。

苏护在门外看了一眼。目光深沉的看着苏昭有些单薄更有些孤独的背影,心里叹了口气……

苏昭啊,你在太子位上开心吗?不开心的话,我来帮你吧……

“你说本尊去大殿参加宴会如何?”太子宫中,被国师扔下的神晓瑜就跟玉华干坐着,神晓瑜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开口问身边的玉华。

“圣使不是有洁癖的吗?”玉华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说。

“那我们就在这里干坐着?”神晓瑜表示很生气。

玉华给神晓瑜倒上一杯茶,示意他们可以喝茶的。而神晓瑜却傲慢的撇了玉华一眼,哼了一声给身边的护卫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侍卫立刻从乾坤戒指中取出了神晓瑜专用的茶杯,并且是带着手套取出来的。

纯白色的玉骨茶杯,像是会发光一样。

玉华看着神晓瑜的茶杯咂舌,然后就看着神晓瑜伸出白皙的手指,姿势优雅的捏着杯子放在茶桌上,自己倒上一杯茶喝下去了。

“圣使大人,虽说这个茶壶不会沾染您的嘴巴,可是您喝的水是从这个茶壶流出来的啊!”

玉华说完就后悔了,自己闲着没事说这个干嘛,让神晓瑜喷了自己一脸水。

“玉华!你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专门对付本尊?故意恶心本尊?!”一口气将喝下去的水喷了玉华一脸,神晓瑜指着玉华就骂了起来。

被喷了一脸水的玉华都要懊恼死了,他脸色黑黑的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你干嘛?本尊骂你两句,你还有脾气?!”神晓瑜更不高兴了,大有要支使身边护卫动手的意思。

玉华沉默了一下,才说:“我去帮圣使大人建造钱庄!”

神晓瑜这才顺了气的放玉华走了,不过等玉华走了之后,神晓瑜就觉得自己在太子宫带着好无聊啊!偌大的太子宫就自己一个人,十分的空旷。

“哼!苏昭真是个变态!一个人还住这么大的房子!”神晓瑜看着大大的宫殿,都觉得自己能在这里打滚翻腾了。

守在神晓瑜身边的护卫无语:圣使大人您在神宫的宫殿岂不是更大!那岂不是比苏昭还要变态的吗?!

“主人……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护卫实在受不了神晓瑜在太子宫干坐着生闷气的样子,就只能小心的开口了。这侍卫就觉得若是让神晓瑜继续在这里干坐下去,他会不会发疯啊!

“关你屁事!本尊的行程也要有你来决定?!”神晓瑜瞬间发飙了。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护卫默默的躲在角落哭去了。

神晓瑜觉得神烦!又在太子宫做了片刻,神晓瑜决定还是找点事做吧,便让侍卫推着自己去后院。

太子宫的后院住着几个男宠的,神晓瑜觉得有个人陪着自己说话也不错的。若是能找几个欺负一下就更好了!不过刚走到后院,神晓瑜就差点被一个冒失鬼给撞了。

“没长眼睛么?看不到本尊?”神晓瑜撇着眼前这个脸色紧张的少年,哼了一声,威严十足。

“抱歉……是我不小心!”闵宁低着头、背着手,不敢乱动,口气慌张的道歉。

“你手里拿着什么?”神晓瑜看他慌乱的模样就知道他做坏事了。

“没!没什么……”闵宁更加紧张了。

“呵~让他交出来!”神晓瑜傲慢的靠在了轮椅背上,冲着身后的侍卫示意。

神晓瑜的护卫都是高手,对付闵宁根本就不用动手,只用玄气就钳制闵宁乖乖的把背在后面的手伸出来了。

“这是蛊虫?”神晓瑜对蛊虫蛊毒一类的东西不算了解,不过看着闵宁手中拿着的瓶子里装着的黑色虫子,神晓瑜就觉得很稀奇啊。

闵宁脸色苍白,眼神紧张的看着神晓瑜,就是不说话。

神晓瑜身后的侍卫就上前将瓶子拿了过来,将蛊虫放出来之后,那侍卫两指一夹,把黑色的虫子夹在指缝,手腕一抖,玄气便从手指蔓延而出绞杀蛊虫。

而那黑色的虫子竟然丝毫不畏惧玄气绞杀,反而是扭动黑色的小身子疯狂的吸收玄气,眨眼之间米粒大小的虫子变成了拇指那么大。那侍卫急忙将蛊虫摔进了瓶子中,扣严。

“主人,这是南疆特有的噬灵虫,专门对付武者用的!若是不懂的人动用玄气,非但不能绞杀虫子,反而还会让虫子变得更强,甚至虫子会循着玄气来源钻入人体中,吞噬玄气!”那侍卫的解释听得神晓瑜皱眉,太恶心了。

豆大的汗珠从闵宁的脸上落了下来,神晓瑜哼着问:“你想用这种虫子对付谁?”

闵宁咬着牙不说话,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这种虫子只能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对武者使用,若是武者发现并且不用玄气的话,可以轻易捏死!”那侍卫又解释道。

神晓瑜就看了看闵宁的身后,刚才他看到闵宁就是从后院的那个房间走来的。

“带上去看看!”神晓瑜挥手下令,自然有侍卫上来押着闵宁,推着神晓瑜过去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单独没有隔间,一览无余的大堂空旷肃穆,而且房间内布置奢华,连墙壁和地面都是隔绝玄气的特殊石头、一看到这个房间的摆设和布置,神晓瑜就明白了。

“这是太子宫的练功房啊!是不是只有苏昭才会用?”

听着神晓瑜的话,闵宁脸色白了很长时间,然后果断的咬舌自尽,可押着他的侍卫太老道,闵宁的牙齿还没有咬到舌头呢,就被侍卫给卸了下巴。

“呵呵~着急什么!本尊又不会杀了你!”神晓瑜鄙夷的来到闵宁面前,若不是嫌弃闵宁太脏,神晓瑜很想戳他两下。

“本尊也不管你从什么人那里弄来的这种虫子,反正你是对付苏昭的!跟本尊有什么关系!”神晓瑜看见一个小虫子从地缝中爬了出来,慢慢的钻到旁边的树根墩上不见了。

神晓瑜顿时觉得好恶心,这个练功的房间里被放满了这种虫子,只要苏昭来这里修炼,不管是动作还是修炼武技都会吸引这里的噬灵虫,然后被虫子钻进身体里折磨致死。

好残忍的杀人方式!不过神晓瑜喜欢!

“走!”神晓瑜忽然很想看到苏昭被折腾的样子呢!

带着人出来之后,神晓瑜就盯着闵宁看,这人要害苏昭,那就留下他吧,虽然神晓瑜很想杀掉他的。

“圣使大人?”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个声音让神晓瑜觉得很不爽,因为他看到苏曼青让人推着过来了。

神晓瑜最看不惯的人就是苏曼青和国师了!他一点都不想见这两个人。国师那个闷骚让神晓瑜一看到就觉得生气,而苏曼青这个人却淡漠到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神晓瑜都不理会苏曼青的,直接让人推着自己走了。

至于闵宁,自然是被神晓瑜给放走了。

苏曼青见圣使离开,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跟上去了,只是喊住了闵宁:“圣使找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闵宁的下巴刚被按上,说话的时候还有些疼。

“没事了,你去吧。”苏曼青淡淡的挥了挥手,等到闵宁离开之后,苏曼青就在练功房的门口沉吟起来。

“主子,噬灵虫在没有收到玄气牵引的时候,会留在这个房间中不动的!”苏家的暗卫出现在了苏曼青身边。

苏曼青点了点头:“这个房间是用隔绝玄气的石头锻造,所以虫子不会跑出来,就在门口加一个封印吧!留心别让这些虫子出来就行!”

苏家侍卫挺惊讶的,主人怀疑闵宁对太子有恶意,所以才让他监视的,现在既然已经知道这个房间有虫子了,为什么还要留下?直接灭了这些虫子不就行了吗?还是说……主人想杀太子之心不死,留下这些虫子也算是留下一个对付苏昭的手段呢?

“苏曼青,我觉得有人要杀我!”苏曼青还没走,梅解语就让人抬着软榻过来了。

梅解语的小脸挺苍白的,先前被苏昭一顿折腾,尤其是咬了脖子一口之后,梅解语就觉得自己没有恢复过来,身体一直很虚弱的躺在大殿中,但是在殿中养伤的梅解语就感觉某个角落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

苏曼青看了看梅解语,让小厮推着自己来到花圃中,弯腰将一颗不起眼的小草拔了出来。

梅解语正怀疑苏曼青是不是闲的蛋疼时,却见苏曼青捧着小草送到了他面前。

“你是不是有病啊!嗷~”梅解语还没有骂完呢,忽然就看到小草像是灵蛇一样一下子抬起头来,那种被窥视、头皮发麻的感觉让梅解语当场吓尿。

半晌之后,梅解语才回神,然后指着苏曼青手里的小草问:“这是什么魔法?从来没听说过这种魔法啊!”

“是的,五大属性魔法都不会产生这种效果的,唯有黑暗魔法!”苏曼青将已枯萎的小草扔在了地上。

“是南蛮的魔法师?”

梅解语就知道南疆的巫蛊和黑暗魔法,也只有南疆的黑暗魔法才能控制草木生灵了。

“其实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黑暗魔法,只要有魔法元,我也可以布置。”苏曼青抬头,前院中小白正从棺材中爬起来,然后眼睛红红、一身戾气的朝着后院走来了。白色的骨架脚掌踩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响,走路从来都没有任何声响的小白,这一次竟然是脚步沉重,甚至还能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

------题外话------

谢谢:心心草儿 送了10颗钻石、白驹过隙成空白 送了1朵鲜花。

还有各位赠送票票的亲们~太有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