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心有灵犀一点通/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诏令一下,整个帝都都沸腾了。

皇宫秘事一向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尤其是皇宫中出现了尸鬼和僵尸这种劲爆的事情,加上三万禁卫都曾经在皇宫内杀灭尸鬼,所以他们的嘴巴也起了宣传的作用。

人嘴巴是最不严实的洞,总之皇宫内出现尸鬼的事情在帝都内早就搅翻了天。所以当苏昭的诏令一下,说这些尸鬼是大燕弄出来的,帝都民众都对燕人恨之入骨,即便燕军南下的消息不断传来,帝都民众也同仇敌忾,甚至都有人开始捐献物资给大周军队了。

而在地下魔宫中,玄君正平躺在蓝玉床上疗养,杀灭百只尸鬼耗费了太多的力量,尤其是他刚帮助苏昭身边朱雀进阶度过雷劫的情况下。

“主人,皇宫内的尸鬼已经清除完了,神宫会不会再次放尸鬼?”带着面具的白璐站在玄君面前,为他修炼护法,一边禀报皇宫内情况。

“你找过苏曼青。”玄君闭着眼睛,声音无波的传了出来。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不带任何修饰,却冰冷锋锐。

白璐闻言,心中一紧,低着头没有回答。

其实白璐很害怕玄君的,这个在猎兵界呼风唤雨的人可以说是让人忌惮的魔君!他的手段和残忍让任何猎兵都害怕,白璐是被他救下来的,自然白璐也就成了他的属下,可是……白璐觉得玄君似乎从未把自己当属下看待,尽管玄君有时候会安排一些事情给自己,但是白璐跟玄君之间还是有隔阂的。

“请主人处罚!”白璐在床前跪下,口气虔诚。

玄君慢慢睁开眼睛,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白璐一眼,漫步出了魔宫。

白璐就死倔的跪在地上没动,尽管她知道玄君离开了,但她还是希望可以用下跪这种惩罚的方式让自己安心。

魔宫又恢复了死寂,这就是一个死人的坟墓,没有一点的声响,无边的黑暗中,白璐想到的只有太子那张肆溢着邪气笑容的脸,仿佛只要想起太子,白璐心中就充满了力量。

“随我去周府!”玄君的声音终于从外面下来了。

也不知道跪了多久的白璐连忙起身,随着玄君瞬移到了周府。

周府内宅书房中,周鼎看着出现的玄君挺诧异的。不过仍然是堆着笑的招呼:“玄君请坐!”

之前玄君还来周府打烂了周府的大门,也算是打周府的脸了,可周鼎再次见到玄君没一点排斥和厌烦,反而是显得亲切。

周鼎知道玄君是难猜测的,但只要玄君一日没有表露他的站队和倾向,周鼎就知道自己有希望拉拢玄君。之前玄君是打烂了周府的大门,但是玄君也毁了太子的闵家地下兵器作坊啊。

所以周鼎就觉得玄君对太子的敌意应该可以被自己利用。而且周鼎也去验证了玄君说的这个消息,闵家锻造的地下兵器作坊的确是被毁了。

“听说皇宫的尸鬼已经被消灭了?”周鼎亲自给玄君倒上一杯茶,让身边的人都退下之后,周鼎才笑着开口。

玄君默然的点头,问:“神宫给了你什么好处?”

周鼎淡淡的看了玄君一眼,并没有因为玄君突然发问而惊讶,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承认也瞒不住玄君的,既然如此,还是别在玄君面前耍小心思了。周鼎的确已经跟神宫合作了。而且皇宫的尸鬼也是在周家的帮助下弄进去的。

“神宫只是对大周皇族不满意而已,所以略使惩罚,也算是提醒。”周鼎捏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笑看着玄君。似乎是想观察玄君的眼睛,揣摩玄君的意图。

“既然想跟本尊合作,那就不要牵扯神宫!”玄君的口气很冷。

周鼎踌躇着敲击着太师椅的副手,半晌之后摇头:“神宫无处不在,老夫不可能撇开他们!”

玄君笑看了周鼎一眼,哼道:“周老前辈数十年筹谋,还在害怕神宫?!”别人可能还不知道周家的实力,但是玄君是知道的。周鼎数十年的隐忍和努力,已经让周家壮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老夫自然应该害怕的!神宫实力即便大陆诸国加起来都比不上,且神宫高手神出鬼没,大陆诸国皇室哪一个不是神宫扶持起来的,就连庄宗登位也是神宫默许的,而今庄宗隐隐显露要脱离神宫控制,神宫便可以痛下杀手,若是老夫公然撇开神宫,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周鼎说的坦然,事实也的确如此!神宫的力量太强大了,就好比是天上仙人对凡人的控制一般,想要撇开手眼通天的神宫,谈何容易!

周鼎也不介意被神宫控制,毕竟大陆诸国皇室都是神宫控制的,哪个皇室不听话都会遭受神宫的制裁,就像是大秦的上一代皇帝,就因为要反对神宫,结果被暗杀,子嗣都没有留下,整个直系皇族几乎全灭,只留下旁支继承了皇位。

而在大陆诸国皇子争权中,只要得到了神宫的支持,君位就非他莫属。这是谁都知道的秘密!

周鼎说完之后就盯着玄君看。玄君在座位上沉默,一言不发。

周鼎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知道自己这是在跟玄君谈判呢!玄君跟自己合作的条件是撇开神宫,但是周鼎是不会同意的,他希望玄君可以在神宫的问题上通融一下,其实周鼎很好奇啊,玄君为什么就对神宫这么排斥呢。

“好!那把神宫留在帝都的眼线交给本尊!”玄君沉默半晌,才看着周鼎说。

周鼎笑了笑没有说话,玄君就知道这个老狐狸在等自己开条件呢。

“本尊可以帮你杀任何一人!”玄君漫然的开口。

周鼎这才呵呵一笑,道:“集县宋湖!”

“即便杀了宋湖,难道周家能夺下集县?”玄君冷笑。

“玄君这是不答应?”周鼎眯着眼睛笑的更像是老狐狸了。

“去吧!”玄君转头看了身边的白璐一眼,白璐立刻瞬移消失,执行玄君命令的去杀掉宋湖了。

“帝都内神宫眼线太多,老夫只知道猎兵联盟的蒋栋,还有皇宫内的刘美人。”周鼎这才说出了神宫的眼线。

蒋栋?玄君眯了眯眼睛,他自然知道蒋栋跟神宫的联系了,至于皇宫内的刘美人嘛。那就交给太子处理了。

玄君起身要走,周鼎却笑着开口阻拦:“玄君这么着急走吗?老夫还没有看到宋湖的人头呢!”

玄君脚步不停,走出了门口之后才道:“既然不放心,何必找本尊出手!”

“玄君,你还没有告诉老夫,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周鼎看着已经出了房门,却没有着急离开的玄君,开口问道。

周鼎知道任何人都有目的地,尤其是玄君这样的人,更应该有目的,否则何必霸占魔域,摆出一副强横的姿态。

“分疆裂土。”玄君蓦然回首,那气势宛如雄狮昂扬,发出震撼的咆哮,王者霸气弥漫四溢,这样说出来的话即便不可信,也因为他的气势而让这话变得可信了。

周鼎被玄君的气势所震撼,站在他身边久久不曾言语,玄君的一句“分疆裂土”让周鼎有种切肤之痛,若是周家做了皇族,那么玄君分掉的就是大周的土地啊。周鼎就觉得好心疼啊。

“太子顽固,一个月之后若燕军已退,必然攻击大楚,大楚边疆兵力必然空虚,玄君的佣兵会动吗?”周鼎想了想,才问道。

既然玄君想要分疆裂土,那也可以分其他国家的土地啊,大楚面积最大,更可以让魔域佣兵趁机攻之。

“周府私兵两万人,一万在西南,一万在北方魔山,本尊可以理解隐藏在魔山的军队是为了应付帝都内情况,可西南的一万兵难道是想攻城略地?不如直接交给本尊吧!这样本尊才有足够的兵力攻楚!”玄君笑道。

周鼎笑眯眯的看着玄君:“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玄君啊,不过玄君开玩笑了,西南一万私兵不可能给玄君使用的,要想攻击大楚抢占地盘,玄君手下数万佣兵足够!”

“看来周家是想在西南站稳脚跟了。”玄君转动目光,盯着周鼎。

“老夫也喜欢玄君的分疆裂土!实不相瞒,大周西南疆域向来不稳定,西南边陲多缓冲区域,老夫在意的就是这些缓冲地带,还请玄君莫要跟老夫争抢了!”周鼎觉得自己跟玄君处理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就像是现在这种情况,周家想要西南边陲,只要跟玄君说一下,他就不会跟自己抢夺了,省去了很多麻烦。

“那本尊的魔域开发周家不得插手!”玄君点头。

周鼎伸出老手跟玄君击掌,颇有盟誓的意思。

此时,太子宫中,王德忠就把自己得到的情报禀报上来:

“玄君去了周府,跟周鼎相谈甚欢的样子!”

“玄君跟周鼎合作,后果不堪设想啊!殿下,咱们应该想办法阻止的!”

苏昭拿书桌上的镇纸砸王德忠:“就得到这么一点情报就来禀报!你想让本宫发挥想象空间的去臆想么?!”而且还误导自己去猜忌玄君。

苏昭都要心焦死了,军队、锻造、内政多少事情都忙不过来呢,王德忠还给自己拉仇恨。虽然苏昭对玄君的确已经很有仇恨了,但是王德忠的话就是给自己添堵的,苏昭怎么能不生气。

王德忠不敢躲开砸来的镇纸,任由那石头镇纸砸在自己肩膀上,疼的王德忠出了一脑门的汗,跪下道:“老奴无能,手下的暗卫自从上次袭击周府之后就伤亡惨重,实在没有来得及补充啊!”

“啧啧~阿昭,别打了,王婶都要被你打坏了,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一下呢!太狠心了!”苏护像是贵妃一样躺在长榻上,眉眼迷离的撇着这边,那模样看的苏昭头疼。

王德忠更头疼,他觉得苏护不说还好,苏护这么一说,太子的眼神就更犀利了。王德忠表示要承受不住了啊!

“二哥,你不去看看你的游骑兵跑哪里去了吗?我可是接到状告了,你的游骑兵就在帝都的猎兵联盟,准备抢劫人家呢!”苏昭冲着苏护扬了扬手里的信保。

之前的一百多名游骑兵被苏护给放出去了,结果这些人没地方去,竟然去了猎兵联盟那里,现在那一百个游骑兵就赖在人家联盟大厅不走,吓得不少去接任务的猎兵都快哭了,蒋栋都送信来告状了。西北游骑兵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影响太大啊!

“太子啊,我的兵那是去做任务的,怎么会是抢劫呢!哎~我手下的兵丁穷啊,要想吃饭还得自己干活的!”苏护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或者说是一副慵懒邪魅的样,苏护的长相本就是那种水灵灵的俊美,所以他摆出这么一副慵懒媚态的时候,连苏昭都忍不住的撇过来瞅他。

而苏护还是典型的骚包性格,你越是看他,他就越是嘚瑟,在苏昭看过来的时候,苏护就抛了个媚眼的说:“太子你这是不相信二哥呀~”

那撒娇的口气~那温柔甜蜜中带着点嗔怪的娇柔,把苏昭给恶心到了。

苏曼青被小厮推着走进来,看到苏护的表情就觉得别扭,不过苏曼青仍然是端庄的来到苏昭面前,送上了新设计出来的战车内部图纸。

苏昭看了一遍战车动力图注,得出的结论就还是一句话:还是要用异火!

没有异火提供动力,千钧战车的速度还提升不上去,尽管苏曼青用了很多的计算公式和齿轮叠加,但是有异火提供动力的话,所有的问题都能很好的解决。

或者说,异火就是千钧战车的动力核心!

“这人是你的男宠啊?呵呵~”苏护一直都在盯着苏曼青看,在苏昭认真看苏曼青的计算公式和图注的时候,苏护就用蛋疼的口气说话了,尤其是最后一个“呵呵”,听起来那么怪异呢。

“什么意思?”苏昭撇了过去。

苏护挑了挑眉、眨了眨眼,摆出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然后感叹道:“苏昭,难为你了。”

苏昭……

苏曼青的脸却是红了,甚至脸上还闪过了羞愤的表情。

是啊,自己这么一个残疾而且有病的人是配不上太子的,作太子的男宠都是为难了太子。苏护是不是觉得自己站在太子身边都是碍眼的呢!

“苏护,你可以出去了!”苏昭放下了手中的图纸,目光冷厉的看向了苏护。

“你这是要赶我走?”苏护终于舍得从软榻上直起身子,惊讶的问。看着太子的眼神,苏护知道太子是真的生气了,原因还是一个男宠,至于吗……而且苏昭都不叫自己二哥了,苏护伤心了。

苏护对苏昭的态度是很随意的,因为小时候两人之间可以说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幼年时的感情不曾因为岁月流失而消融,可是现在苏护才觉得,眼前的苏昭是那么的陌生!

苏昭目光冷冷的看着苏护,意思很明显。大殿中站着的王德忠就连忙冲着苏护使眼色,老太监就是提醒苏护,忍耐一下出去吧,谁让你拿太子最爱的苏曼青开涮呢,别看苏曼青一副短命鬼的样子,可是挡不住苏昭喜欢啊!

苏曼青受宠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我走~!”苏护蹭的从软榻上起来,怒冲冲的出了大殿。

王德忠很想跟上去安慰一下二皇子,但是看着主座上脸色不善的苏昭,王德忠根本就没敢动。

苏昭也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情绪,内心相当烦躁就像是女孩子来了大姨妈的那几天一样,处于烦躁期!虽然是把苏护给骂走了,但是苏昭的心情还是很郁闷的,甚至是有点后悔刚才对苏护说话的口气太差劲了。

一件件的烦心事让苏昭的心情高涨不起来,燕军南下在即,苏昭一方面心焦帝都防务,更懊恼萧盛禹坑了大周皇族一把,而且这种关键时刻帝都皇宫还爆发了尸鬼。到处都有藏在暗处的敌人,苏昭真心觉得好累。

心累!

“殿下,帝都令新送来了一些灵茶,虽然不是绝品,但是味道很不错,让下臣给殿下泡一壶吧?”心思玲珑的苏曼青很快从刚才的尴尬中恢复过来,看着苏昭一脸烦躁的模样,苏曼青敏锐的感觉到了太子的心结,他没有用多余的话去安慰,反而是要泡茶。

“好的!”苏昭扔掉了手中的图纸和奏报,走向大殿一角的茶桌。

跟书房苍劲的树根茶雕桌不同,正殿的茶桌是工整的,所用的茶具也是正宗绝品陶器。

“书房的茶桌是不能用了,神晓瑜大人嫌弃这里的茶水脏,喝茶时一口气喷在了茶桌上,还把陪着他喝茶的玉华将军给喷了一脸的走了!”苏曼青动作娴熟的清洗着陶器,一边跟苏昭说话。

很平常的一件事情,但是被苏曼青用抑扬顿挫的口气说出来,味道截然不同。苏昭一想到神晓瑜喷茶的模样,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说实话神晓瑜那个傲娇货还有点逗乐的作用。

“殿下,陶制品有极差的导热和极好的吸附性,按理说来这种东西是很没用的,但却是泡茶的利器。”苏曼青已经接过小厮送上来的茶水和灵茶,开始沏泡了,声音悠扬的跟苏昭解说。

苏昭对泡茶不懂,不过也知道用陶制品尤其是紫砂泡茶是有讲究的。

“灵茶因为珍贵多有存储,无论存在什么地方总是有股子陈味的,而陶制品的吸附性可以泡掉陈味,让灵茶悠扬回甘。”苏曼青手指灵活的捏着茶壶倒茶,将七分满的茶杯送到苏昭面前之后,苏昭就闻到了一股醒神的香味。

慢慢的啜饮一口,伴随着茶香入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苏昭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宁静,感叹陶制品妙用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萧盛禹的奇袭。

一个大胆的计划忽然就在脑海中成型,苏昭蓦然睁开眼睛,盯着苏曼青问道:“若是本宫的骑兵营从西北突袭,与萧盛禹的突袭部队遥相呼应,是否能够吓死大燕?!”

苏曼青一点都不吃惊苏昭的决定,反而是温和的点头:“柴猛是一员虎将,性冲动却适合千里奔袭!尤其是骑兵营刚遭受瘟疫的情况下,大燕根本想不到骑兵营会千里奔袭王都!且有血族驻守死亡谷,骑兵营可以从死亡谷北上,出其不意!”

一听到苏曼青有条不紊的回答,苏昭就知道这货早就想到了应该配合一下萧盛禹的军事行动。萧盛禹奇袭大燕王都,虽然是把大周皇族给卖了,但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大胆有效的军事奇策!

苏昭因为萧盛禹的军事行动而有怨念,所以一直都没有往好的方面考虑,而经过苏曼青的一番点拨,苏昭便彻悟了。

“既然你早已经想到了。就应该告诉本宫的!否则本宫想不到的话岂不是错失良机!”苏昭放下茶杯苦笑。

苏曼青却淡然道:“其实下臣也是刚刚想到,而且虽然是想到了,但下臣不敢这样进言,帝都本就兵力空虚,骑兵营一旦调走,就少了机动,禁卫军已经没有战马了!”

“破釜沉舟!”苏昭却毫不在意,笑容恣意中透着杀伐果决的酣畅。

苏曼青看着意气风扬的太子,喟然感叹:也只有太子才有这样的魄力,可以在这样险恶的情况下,还派遣骑兵营北上奇袭,呼应萧盛禹。

可苏曼青更的感叹,苏昭这样的决断很英明,所谓破釜沉舟更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能想到大周在三十万燕军南下的重压下还阴毒果决的出手扑杀对方王都,不论成败,只太子的如此决断,便足够威慑大燕。

------题外话------

看到这里不少亲会觉得苏曼青太有爱~跟太子太般配~爷想说这就是红颜知己,却也不一定是最合适的另一半~

谢谢:带着耳机听着心事 送了1朵鲜花。

正月十五都过了,妹纸们也该忙起来了~安逸的假期过完了哦~hoh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