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心之所属/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护觉得太子挺愁人的,喜欢男宠没关系,但是太子的身份太敏感啊!

尤其是作为将要继承大统的太子,喜欢男宠是要被诟病的,现在那些大臣们就揪着太子喜欢男宠的事情使劲折腾呢!

“苏昭啊,苏曼青这个人活不长啊!”苏护头疼的看着自己的三弟,很直白的说。既然活不长,那么就不要投入太多感情啦~!苏护就是这个意思。

苏昭默默的看了苏护一眼,没有吭声。听到说苏曼青活不长的话,苏昭心里就隐隐的刺痛,在不知不觉中,苏昭对苏曼青还是倾注了感情的。

自从穿越来之后,苏昭就对这个世界秉持着一种深深的违和感,毕竟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之所以在太子位上这么的卖命,也是为了生存。

经历过末世残酷生活条件的苏昭深知生存的可贵,所以在别人要压榨自己生存空间的时候,苏昭才奋起反抗。在外人看来是太子奋发图强,其实是苏昭这个太子身份决定的。就因为自己是皇族太子,若是不能保全大周,便是亡国奴。

而在苏昭图强的路上,对苏昭帮助最多的就是苏曼青了。

甚至现在苏昭看到苏曼青兢兢业业的辅佐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觉得有这个男人陪伴在身边让她感觉安逸,却没有品味过自己对苏曼青的感情。

现在经过苏护这么一说,苏昭才醒悟到,自己对苏曼青的感情的确不一样,不过是爱吗?不懂哎。

对一个生存在末世,从没有谈过恋爱,对于男女之事一向认为是本能和传宗接代的苏昭来说,感情这种微妙的情愫的确不是她擅长的。不过她现在很在意苏曼青就是了。

“苏昭?太子?”苏护见苏昭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竟然走神,顿时就不乐意了,伸手在苏昭面前挥了挥。

“恩~本宫决定宠幸苏曼青!”苏昭回神之后,第一句话就这么说。既然搞不懂,那就下手吧,等下手的时候就能明白自己对苏曼青的情感了。不是有句名言:女人是因为爱才有性的吗!

苏护错愕的长着嘴巴,他觉得自己跟不上苏昭的想法啊,什么意思啊?就因为苏曼青命不长了,所以太子要宠幸吗?那岂不是折寿了苏曼青,一看苏曼青那模样,就知道不是个经得起折腾的。

“呵呵~你喜欢苏曼青是好事,可也得怜香惜玉不是。就苏曼青那样,你要是宠幸他,非得把他折腾死不可!”苏护是好心劝解的,就是说出来的话难听。

“本宫知道了!”苏昭白了苏护一眼,显然是很不喜欢二哥说话的态度,自己就是凶猛恶兽啊,宠幸苏曼青会把他吃了不成?!

不过……回想起自己发疯的样子,苏昭觉得自己说不定真会把苏曼青给折腾死呢。自己当然是不忍心弄死苏曼青的!

看梅解语那货当初被自己折腾的模样就知道啦。

想起梅解语,苏昭就想去看看他身上的伤,但最终还是没去,苏昭对梅解语还是有些心结的,虽然梅解语对自己很好、很忠诚,无奈苏昭就是喜欢不起来啊。

苏护还在缠着苏昭,就这么站在院子里说话,说的自然是关于苏曼青的事情了,书房中的清远一边批阅奏折,一边听着外面的对话。只不过清远清隽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怒容,白皙而有力的手指捏着御笔,不知觉下用力捏断了。

看着御笔折断洒在奏折上的红墨水,清远有些发怔。此时此刻他依然不明白自己生气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苏昭喜欢苏曼青?

清远从座位上起身,漫步在空旷书房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作为大周丞相、神宫派遣国师,清远的存在似乎本身就是个矛盾结合体,而他对苏昭的态度就更加矛盾了。一方面他希望苏昭能够撑起濒死大周,另外一方面他却也想她是可以接受控制的。

谁能想到高冷男神清远国师还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呢!他喜欢的就是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外面的苏昭已经走了,似乎是被苏护缠的不胜其烦,所以走掉了。苏昭就是这么一个干脆果决的人,或者说是充满了野性又有点孤僻的人,这样的女孩子很难缠哦。听外面苏护惆怅的叹息就知道了,她这个二哥都被嫌弃了呢!

“啧啧~她现在算是女孩子了吧。”清远摸着下巴笑了起来,从第一次见到她,他就知道她的性别,尤其是上次太子喝下神龙血之后假死,清远趁机查看了她的身体,哎~好端端的身体可真是被毁的不成样子了啊。

“国师大人在么?”门外传来了苏曼青的声音。

清远的心情一下子就有些阴郁了,不过等他转身走过去开门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风颀月明的淡雅,动作潇洒的打开书房大门,就看到苏曼青在小厮的搀扶下正停在书房门口。

病体支离、脸色苍白的青年身上却有一种隽永的气质,让清远都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原来国师大人在啊,请问是不是有南方昭烈护府的奏折?”苏曼青笑的开口,那笑容是温和典雅的,跟清远的笑容比起来多了几分温和,更接地气。国师无论怎样亲和,总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贵。

清远点头:“昭烈护府要带兵北上,我已经驳回。”

“昭烈护府的云卓是个顽固的性子,她既然已经上书要北上,那么就不会顺从朱批的乖乖回去,丞相大人可以命云卓只带骑兵北上。”苏曼青用请求的口气道。

现在清远才是大周国师,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他这个丞相决定的,苏曼青过来是提出意见的,而且还是针对清远的反对意见。可即便是他提出反对意见,在他温柔而刻意的压低姿态的请求下,清远也很难反驳,或者潜意识中就不想反驳。

清远笑看着苏曼青,他发现这个大才身上还有一种让人折服的魅力呢,他的魅力不温不火,清清淡淡的却让你不由自主的就被他吸引和折服。

“是本丞相不了解昭烈将云卓的性子,险些酿成了大祸呢,看来奏折还是需要我们两人一块处理比较好!”清远态度也很谦和。

苏曼青略微沉吟便点了点头,虽说清远担任丞相之后就直接用霸占的态度占有了书房和奏折,但是苏曼青一点都不在意。苏曼青并非一个有权利欲的人,既然丞相能够处理的话,自己何必非赖在这里,不过丞相既然需要帮忙,苏曼青自然答应了。

一方面是因为需要,另外苏曼青也不想让丞相大权独揽。在苏曼青看来,清远丞相终究是个危险人物,还是需要提防他大权独揽的对太子产生影响。

苏曼青为太子着想可谓从细小的方方面面,只要他想到的就会默默的去做,从来不会也不可能在苏昭面前邀功,他就像是站在太子背后的男人,愿意缩在阴影中,从不需要人知道他的存在。更不会在意太子要记得他的付出。

“太子似乎对宋湖失踪之事不太上心?”清远跟苏曼青分坐书房两端之后,清远便主动跟苏曼青开口了。

苏曼青好奇的看了丞相一眼,奇怪他对太子的心理很在意的样子。

“太子是上心的,只不过作为太子,她不能表现的太过火而已。”苏曼青淡淡答应,他明白现在太子的苦恼,可苏昭也有自己的无奈,作为大周的太子,苏昭是不能表现出过多情感的,尤其是对属下的人。

宋湖算是太子挖掘出来的第一能臣,集县百万人口在他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建造了石城,且集县的百万人口中有半数以上的难民,跟本地人相处必然有不少的冲突,但宋湖一手掌控,集县从未出过动乱,可见能力非凡。

这样的能臣失踪,太子不心疼才怪呢!

尤其是如今太子想要掌控朝堂,朝堂上却无可用之人的情况下,太子怎么可能不心焦。算算太子可以用的人实在太少了,而那些身居高位的老臣一个个的都是老油条,一肚子坏水却没点真本事,苏昭是一点都看不上的。

“哦~”清远悠悠答应一声,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好像自己刚才挑逗太子笑她不知道雇佣猎兵的保护大臣,有些过分了呢!怪不得太子很不爽的离开了呢!

在宋湖失踪、太子心焦的情况下,自己还用玩味的口气说太子不会找猎兵保护,顺便嘲笑挑逗一下的心态很不好啊!郁闷的是自己竟然都没有看出太子的心焦,苏曼青这货怎么就看出来了呢!看来在了解太子心思方面,苏曼青有一手啊!

“哎~!”清远长长的,重重的叹了口气。一脸忧伤的看着窗外,自己该怎么弥补一下呢?

苏曼青撇了清远一眼,低头默默坐自己的事情。

而另一边的太子又被神晓瑜给撞到了,神晓瑜自觉帮助大周清理了尸鬼,是应该接受感恩和谢意的,结果跟庄宗说话太累心,神晓瑜就来找苏昭了。

而且一到了太子宫门外,神晓瑜就显摆的拿出了那根手杖,冲着苏昭笑的嘚瑟:“哎呦~太子这是要出去呀?”

苏昭好不容易把苏护给支开了,不过是想去后宫的练功房,沉淀一下心情,神晓瑜这个瘪三什么眼神看自己要出去,不过看到神晓瑜手上的那根手杖,苏昭还是决定跟他说两句话。

“你是来送本宫手杖的么?”

“切~想得美吧你!”神晓瑜心情相当好的拒绝。

苏昭转身就走,跟神晓瑜多说一句话都嫌累。

“你站住!本尊都来了,难道你不邀请本尊进去?”见苏昭不理会自己,神晓瑜又来脾气了。

苏昭根本不吭声,懒得理神晓瑜好不好。

“眼瞎啊。抬本尊进去!”神晓瑜立刻就冲着自己抬软榻的侍卫吼了起来。

侍卫们苦逼的抬着主人往里走,他们就知道!就知道主人只要来找苏昭,肯定是受虐的,然后找他们出气!现在这些侍卫一看到苏昭就觉得害怕好不好!

“苏昭。你站住!太没有礼貌了。本尊刚刚才帮你们清理了尸鬼,不感谢一下就算了!竟然还无视本尊,你是不是想死啊!”神晓瑜越说越生气,见苏昭还是不理自己,到最后神晓瑜都开始骂了。

不过等神晓瑜看到苏昭是进了练功房之后,神晓瑜立刻就不骂了,反而是用稀奇的眼神看着苏昭。刚才还愤怒的小脸上开始露出某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苏昭走进练功房的时候还转头看了神晓瑜一眼,稀奇这货怎么突然不骂了呢!

“哼~”软榻上的神晓瑜见苏昭看自己,立刻就高傲的仰头,不屑跟苏昭对视。坚决不能让苏昭看出自己的好心情!坚决不能让苏昭察觉到练功房有异样。

就等着看苏昭被她手下的男宠陷害吧!

神晓瑜这么邪恶的想着,就是不跟苏昭对视,只等苏昭进了练功房,神晓瑜就兴奋的从软榻上飞下来了,飞到窗边之后就看到苏昭已经坐在练功房大厅的正中开始冥想了。

冥想是魔法师的修炼专利,进入冥想状态下之后,可以窥视体内的法魂,在精神空间中锤炼法魂从而强大魔法元。

“嘿嘿~苏昭你就等着袭击吧!”神晓瑜心里邪恶的想着,他身后的侍卫已经推着轮椅过来了,然后一脸为难的看着神晓瑜脚上洁白的靴子沾染了灰尘。

“主人,您坐么?”那侍卫见神晓瑜没有坐下的意思,还在踩着洁白的靴子原地挪动,便小心的问。

“滚~!”神晓瑜豁然转头,阴狠的冲着手下怒吼了起来。

那侍卫被吓了个半死,这好好的主人又是发什么疯呢?!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啊。那侍卫小心肝乱颤的推着轮椅跑了,其他的侍卫就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他们怎么就觉得主人那么不正常呢?看主人听墙根的样子,似乎很着急啊。

神晓瑜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他知道这个练功房中有噬灵虫,所以在看到苏昭进去之后,神晓瑜是很嘚瑟的,让苏昭混蛋!活该!要被自己的男宠给设计陷害了!

可这种嘚瑟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反而是让神晓瑜觉得不安起来。若是苏昭真的被噬灵虫弄死了怎么办?神晓瑜忽然就暴躁了,所以侍卫来说话自然就要被训了。

神晓瑜就这么心焦的在外面等着,可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神晓瑜的白靴子就在地上擦啊擦,等他发现自己的靴子上沾染了黑乎乎的泥时,神晓瑜一下子就惨叫了起来。

“啊~脏死了!脏死了!苏昭,你给本座滚出来!”神晓瑜指着练功房的门口大吼。他的侍卫们都吓了一跳,但是看着主人暴躁的样子,这些侍卫还是默默的站在原地装死吧。

“苏昭,本尊也就是本座,让你滚出来啊!”神晓瑜是真的生气了。或者说是心急了,这个该死的苏昭,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

一有这样的想法,神晓瑜就一掌打向了练功房的门口,金属制的大门轰然坍塌,苏昭灰头土脸的从里面出来了。

“神晓瑜,你疯了吧!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毁我练功房干嘛!”苏昭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她刚进去坐下,进入冥想状态呢,结果神晓瑜这个疯子就在外面大喊大叫,烦不烦人。

而且苏昭要出来的时候,神晓瑜还一掌打坏了宫门,若不是苏昭躲的快,都要被这扇门给砸中了。负责保护苏昭的沙曼也现身了,目光汹汹的瞪着神晓瑜。

“本座让你出来,谁叫你不出来的!”神晓瑜瞬间飞到自己的软榻上坐下,然后盯着苏昭上看下看,见苏昭一点事都没有,神晓瑜就觉得好奇怪啊,里面明明有不少的噬灵虫,为什么没有吞吃她呢?

“咳咳~本座是自称,你们这里的玄君也称呼本尊,所以本座要区别一下,以后本座就是我了!”神晓瑜还有闲心给苏昭解释一下,以后他要用“本座”自称。

苏昭一点都不想听到神晓瑜说话,她现在就想静心的练功,否则一想到宋湖失踪的事情,苏昭就烦躁啊。

所以,见神晓瑜还在喋喋不休,苏昭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吼道:“滚蛋!你现在立刻给本宫滚蛋!否则本宫用兵阵杀了你!”

苏昭是真的生气了,生气的时候,那双明锐的眼睛就如同覆盖了冰霜般冷冽,一张小脸也变得十分狰狞。她身边的沙曼已经有了兽化的迹象,似乎只要苏昭一声令下,这个兽族就要扑上来。

神晓瑜气鼓鼓的看着苏昭,表示自己很不想看到她生气的样子,无奈苏昭看向他的眼神还越发的冷厉了。神晓瑜气不打一处来,咆哮道:“贱人!你对本座的失礼会让你大周承担不可抵挡的惩罚!本座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瞬间灭了你大周皇宫!”

神晓瑜所言非虚,作为神宫的嫡系皇子,他有这样的权利和实力。

而苏昭却是一点不怕,冷笑着迎接神晓瑜的威胁,勾着唇角无赖道:“那本宫就等着!现在你就灭了大周皇宫,不灭你是孙子!”

苏昭这样子有点破罐子破摔了,烦心事一大堆,苏昭很有脾气的好不好,结果神晓瑜这个坑爹货还一而再的打扰自己,难道以为自己是个软柿子好捏啊。他若是能够让神宫出手就来吧,来灭个干净,省的烦心了。

“你……你……”神晓瑜气的发抖,他很想一声令下的让神宫出动,否则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搁啊,但是真的灭了大周皇族,自己好像又下不了手。

就在神晓瑜僵持着要不要下令的时候,清远从外面走进来了,淡定的国师大人一进来就看到神晓瑜鼻子气歪的模样。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竟然吵架成这样!清远很想笑啊,不过终究还是靠谱的说:

“圣使大人,您总是往太子宫跑有些不妥吧!难道你的钱庄不建了么?”国师一开口就是对着神晓瑜火力全开。

难得的是,神晓瑜竟然没有生气,反而是目光深深的撇了清远一眼,说:“你也是神宫的人,神宫钱庄建造,难道你不应该出力么?”

清远淡淡点头:“恩~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来找圣使的,圣使来跟我谈一下吧!”

清远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后院,自己能给苏昭做的也就是引走神晓瑜了。否则还能怎样?胖揍神晓瑜一顿?做不到哦!

神晓瑜看了看一脸怒容的苏昭,踌躇了下还是吩咐侍卫抬着自己去找国师,不过临离开之前,神晓瑜把自己脚上的两只靴子都脱下来扔向了苏昭,嘴里骂道:“看看你的太子宫脏的!本座下来走两步就成这样了!你赔我!”

苏昭头一歪的躲开了神晓瑜的靴子袭击,忍耐一下终究没有出手弄死神晓瑜。主要是苏昭现在弄不死神晓瑜,所以就任由他作吧!

棺材里的小白不知道啥时候跑过来了,他先过去捡了神晓瑜的靴子穿上,然后就蹬蹬的跑进了练功房,蹲在一个角落抠搜了起来。

苏昭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小白抠搜出一条黑色的虫子,然后张开嘴巴吃掉了……

------题外话------

谢谢:带着耳机听着心事 送了1朵鲜花。留言渐少~妹纸都在潜水,等爷后面几张扔出个深水炸弹,把乃们全都炸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