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闯寝宫/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小白吃虫子的样子,把苏昭给恶心到了。

主要是小白只要在苏昭身边就是人的模样,而不是骷髅的样子,所以他吃虫子就更加恶心了。

“坏人!”小白刚吃了一个虫子就被苏昭给嫌弃了,小白起来看了苏昭一眼就泪奔了。剩下的虫子也不吃了,再吃下去会被苏昭给鄙夷死的。

苏昭……好像自己被这个干尸给嫌弃了啊!

小白是跑了,可他抠搜的地方还在,苏昭就蹲下盯着那地方看了起来。练功房的地板是用经过特殊处理的石头,质地坚硬超过了金属,可还是被小白的爪子给掏烂了。

这种石头对小白来说就像是豆腐一样脆弱,而被小白抓开的地方就是一个黑色虫子的窝。

只有豆丁大小的虫子,却有着肥胖而且丑陋的身子,苏昭看的好奇,想用手拿起来的时候,苏曼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

“殿下!”苏曼青几乎是惨叫着进来的,因为后面小厮推着轮椅走的有些慢,苏曼青的双手就在轮椅的两侧使劲拨拉着朝着苏昭冲了过来。

苏昭愣住,错愕的看着苏曼青几乎是扑了过来,双手疯了一样从自己的手里抢了虫子过去,用力捏死了。

等黑色的虫子在苏曼青的手里捏的不能再死了,他才紧张的看了一眼虫子窝,然后用劫后余生的眼神看着苏昭,说:“是下臣大意了,殿下!是苏曼青大意了……”

苏昭就觉得苏曼青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不过苏昭心里却是高兴的,或者说是甜蜜的,因为苏昭从苏曼青的疯癫中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关心!能够让一向心淡如水的苏曼青露出这样的情绪,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苏昭在苏曼青心中的地位,还有他对自己的关心啊。

苏昭想要的其实一点都不多,就是一个小小的关心都让她感动。

穿越来之后,苏昭太强势,虽说有王德忠的忠心耿耿,但那个老太监心里扭曲,梅解语就更不用说了,整天就想着怎么爬床,怎么引诱苏昭发疯的施虐。很让苏昭心焦的。

但是苏曼青就不一样了,这个温和的男人在表现出疯狂、展现出他关怀一面的时候,苏昭心里就甜滋滋的。

“咯咯~”苏昭好心情的笑了起来。

趴在地上,有些灰头土脸的苏曼青就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听到太子这么笑过,虽然还是黯哑的声音,但是笑起来的语气明显跟以前不一样了,那种清透中带着明扬的欢快,脸色明艳、眸光艳丽的模样看的苏曼青失神。

“起来吧!”苏昭上来把趴在地上的苏曼青抱了起来。

当自己无力的身体被苏昭强势的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苏曼青的心中闪过一种从未有过的绞痛,那是作为男人的自尊被刺伤的心疼,虽然苏曼青不是个大男子主义,但是他也曾年少轻狂,也是正常的男人,岂能没有点尊严和强势。

尤其是在意的人面前!

被苏昭放在轮椅上之后,苏曼青沉默了一会,才指着坑里的黑色虫子说:“这是闵宁在这里下的噬灵虫,殿下在这里修炼的时候只要有玄气波动,虫子就会顺着玄气钻入殿下的身体中,吞噬殿下体内的玄气和血肉,最后只剩下皮囊。下官用了困阵将这些虫子困在了这里,没想到小白把困阵给打碎了!”

“小白,似乎对任何阵法都免疫……”

苏曼青恢复了往常的优雅,说话也是不急不慢的,但是苏昭还是能够从他口气中听出几分自责和懊恼。这让苏昭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苏曼青发现了这里的虫子之后并没有告诉苏昭,而是用了困阵将这里的虫子都集中了起来。

即便是现在困阵被小白给打破了,但是坑洞里的虫子还是半死状态,根本就没有爬出来。

“本宫知道这里的虫子,本宫对这里的虫子也是免疫的!”苏昭冲着苏曼青笑。

只不过苏曼青脸上的神色仍然很难看,尽管他在极力压制,但是苏昭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自责的表情。苏昭不知道苏曼青为什么要留下这里的虫子,但只要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就好了。

苏昭随身空间中的果冻早就感觉到了噬灵虫的存在,并且还想养几只做宠物呢。苏昭的随身空间现在近乎一团混沌,果冻在里面还是感觉很寂寞的。

“殿下,闵宁肯定是受到了外面人的蛊惑,所以才会暗中对殿下下手的,我将这些虫子困起来,只是想引出幕后主使,相信闵宁能弄到这种虫子,应该是有南疆的巫师帮忙的!”苏曼青主动解释道。他发现这些虫子的时候就可以全部清除,但是也就打草惊蛇了。

“恩。那就按照你的计划进行就好!”苏昭点了点头,这里的虫子她本来是想弄点进自己的随身空间的,但是既然苏曼青还有用,那就留着这些虫子吧,只不过果冻却是有自己想法的,竟然偷偷的出现弄了两只虫子进了随身空间。

苏曼青就诧异的看着苏昭手腕上的手镯。

虽然看不到出现的果冻,但是苏曼青以前是个魔法师啊,对魔法波动什么地很敏感的,所以刚才果冻从随身空间出来的时候,苏曼青是有感觉的。

其实这个练功房内的虫子不少,少一两只的话根本不会有问题的。虽然南疆的巫师对蛊虫的控制和沟通能够知道虫子是否死亡,但是蛊虫死亡是正常消耗。

就像是刚才小白吃掉了一虫子之后,躲在皇宫某个阴暗角落的巫师就感觉到了,不过并没有在意。

“殿下,苏剑虹恐怕应付不了集县的事情,下官想过去两天。”苏曼青盯着苏昭的手镯看了片刻之后,主动的岔开了话题。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苏曼青知道太子身上是有很多秘密的,所以他即便很奇怪太子手腕上的手镯,也不会愚蠢的追着询问。

苏昭一点都不想让苏曼青出去,他的身体太差,而且在集县抛头露面的。不过想到刚刚建立起来的集县,还有看着苏曼青的坚持,苏昭挺为难的。

谁说做太子就一定能够随心所欲的,要做一个廉明的太子,甚至是想自保的太子,都有很多为难。

集县是帝都拱卫的根本,也是苏昭穿越来之后第一个下手整顿的县城。集县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苏昭以后的施政。

“殿下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我的身体无碍。”苏曼青就看着苏昭为难的脸色,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

按照苏曼青的身份,他应该说的话是“下官一定辅助苏剑虹治理好集县”,但是苏曼青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太子是在为难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苏曼青就说出了这么矫情的话。

苏曼青的脸色有些发红,这种矫情的话说出来是很为难的。不过苏曼青依然又说:“我已经太久没有出去太子宫了!”

这句话成功的把苏昭给打动了,苏曼青被抓来之后这么多年,打断了双腿下毒的成为太子宫囚笼中的金丝雀,的确是被困的太久了。

即便是让苏曼青出去走走也是好的。这个理由很正宗,但是也挺伤感的。

“好!让朱雀跟着你吧!”苏昭下了决心,却也割舍出了朱雀这个贴身暗卫。

苏曼青很想拒绝的,且不说自己就有暗卫,而且朱雀的身份太特殊了,那可是太子身边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保护着太子的安全。说句粗俗的话,朱雀就是太子身边的第一近臣,身份比苏曼青这个男宠还要高贵呢。

让朱雀保护自己,朱雀都该气哭了。

不过想到朱雀现在正在查找宋湖的下落,苏曼青就点了点头,欣然答应了。

既然在练功房不能修炼,苏昭就回了自己的寝殿,在床上打坐修炼,魔法元的修炼是个精细的活,进入冥想状态之后,可以内视法魂,全系法魂分成了五种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元素力量,而黑暗和光明法魂是几乎游离的在法魂的正反两面。

在修为到法王之前,没有在体内形成魔法气海的情况下,法魂便是调动魔法元的根本。而黑暗和光明两种法魂却像是五大基本法魂的延伸,几乎是游离存在的。不用心感受和冥想,根本就无法窥见这种神秘力量的存在。

苏昭身体内有残存的黑暗元素,这种暴戾的魔法元说不清来历,但就是存在苏昭身体中。好像是这么多年来太子做下的恶事形成的积累一般,触碰这些黑暗元素,仿佛能够看到之前那个血腥的太子。

冥想状态下,因为全身心的专注,所以对魔法元的掌控更加彻底,苏昭调动法魂内微弱的魔法元、贯彻筋脉的在手中显现。

当代表了火属性力量的魔法球出现在手中之后,苏昭睁开了眼睛。

盯着火球中心位置若隐若现的黑点,苏昭知道这是黑暗力量糅在火元素中的呈现。

五指聚拢、隔空撑起的火焰具有实质性的温度,但对施法者来说是没有任何伤害的,苏昭盯着火球看了半晌,终究撤掉了魔法元素,看着火焰在自己的指尖消失。

而火球消失之后,黑暗的魔法元素就迅速的返回了自己的身体中,跟五大元素不同,黑暗元素力量即便是展现却未释放的情况下,可以重返体内继续存在,而五大元素只要释放便相当于消耗。这就是黑暗光明力量跟五大元素的不同。

可以说黑暗和光明两种元素力量是恐怖而且强大的,但是修炼来源却少的可怜。打个比方,黑暗术法是南疆巫师的专利,那些专门修炼黑暗魔法的术士就像是仙侠中的使用招魂幡的鬼道,修炼吸收的尸气一样,黑暗魔法所需要的就是虚无的黑暗力量。

而黑暗力量是很难找寻的。

光明力量则不同了,代表了虔诚和圣洁的光明力量即便是一般的武僧都可以修炼获得,这更像是心志坚定下产生的某种意念的力量。

“果冻,你在干嘛?”冥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之后,苏昭内视自己随身空间的时候,发现果冻竟然在培育噬灵虫,苦逼的触手怪小黑就是被拿来当做养分的对象。

黑色的噬灵虫正围着触手怪啃食,小黑其实是没有任何痛感的,而且在被噬灵虫啃掉了触手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生长出来。混沌的随身空间似乎没有任何养分可以让触手怪生长,可小黑就是生长的这么野蛮。

“主人,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个虫子大了一些?”果冻附着在一根龙骨上,指着明显大了好几倍的噬灵虫问。

“呵呵~”苏昭阴鸷的笑了笑。当自己眼瞎吗?!这些虫子何止大了一点啊,那是大了很多好不好,这两只虫子就好像是充气的气球一样,尤其是肚子大的出奇。

“主人,我弄了一公一母两只虫子,现在可以让它们繁殖了。”果冻显得兴高采烈,苏昭听得无趣,神识从随身空间中退出来,就听到清远在外面喊门了。

“殿下,我可以进来吗?”清远一边叩门、一边问。

苏昭刚想答应,但是转眼一看自己周围,才醒悟这是自己的寝宫啊!自己的寝宫你也想闯进来?!苏昭怨念了一下的时候,殿门竟然被推开了。

守在殿门前的王德忠郁闷的看着清远满脸笑容的推开了殿门,走了进来。

“殿下,神晓瑜已经走了。殿下是不是应该去学习?”清远进来之后就笑眯眯的看着苏昭,目光似乎是很正经的没有斜视,但是他眼角的余光却是将整个太子寝殿打量了个遍。

恩~太子宫的寝殿很大,尤其是苏昭那张床,足可以让几个人同时躺在上面睡觉了,在看看床边各种复杂的结构,清远的心里就纠了一下。太子以前就是在这寝宫祸害男宠的吧。即便时隔良久,清远觉得还是能够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和*的气息。

苏昭从床上下来,就感觉清远的脸色似乎冷了不少。苏昭就疑惑啊,自己似乎没有招惹这货的吧。

“走吧,本宫去处理一下政务!”苏昭无奈的出了寝宫,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修炼真是浪费时间啊。怪不得各国的君王都不是出色的魔法师呢,因为做皇帝的根本就没有时间修炼啊!现在各国出色的皇族基本上都是高强的武者,因为武者修炼和战技所用的时间少,比如每天睡觉前后修炼一下便足够了。魔法师这种需要冥想和感悟的太耗费时间了。

像是玄君那种级别的魔法师,不知道修炼了多长时间呢!

“太子殿下笑什么?”走在苏昭身后的清远分明听到苏昭嘲讽的笑了一声,清远就奇怪了。

“恩,本宫刚才在修炼法魂,不知不觉天色已经这么晚了,所以觉得魔法修炼是个耗费时间的,玄君那种超级魔法师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时间才修炼成为高级魔法师的,恐怕他现在都有一百岁了吧!”苏昭好心情的说。

清远的脸色就变了变,然后用奇异的口气说:“殿下难道不知道魔法修炼可以选址?在魔法元素浓郁的地方修炼会事半功倍!而且魔法修炼虽说是要感悟,但因为人智商不同,在智力不同的情况下感悟魔法所用的时间也是不同的!”

走在前面的苏昭就停下了脚步,她怎么就觉得自己被清远给鄙夷了呢?他是在说自己修炼魔法是个白痴吗?

苏昭就转身看向清远,夜色中橘黄色的灯笼火光下,一身白袍的清远看起来有些朦胧,甚至他的五官都有些看不清的样子。

苏昭眯起了眼睛,明亮的眸子倒映着灯光聚焦在清远的身上,一种难言的静谧幽幽之感开始在两人的身边蔓延。

清远凝视着眼前的太子,分明感觉到了眼前人儿愤怒中带着的俏皮,看来她是又生气了啊!哎~刚才自己又口毒了么?

清远失笑之余,脸色却是淡淡的,因为他一点都不想打破眼前的这份静谧。这种可以凝视的安静。

“殿下,这是苏先生送回来的情报!”

王德忠一看这两人是要看对眼啊,所以立刻就凑上来开口了。王德忠不喜欢清远,就是不喜欢所以才捣乱。

一听到苏曼青的消息,苏昭立刻就撤开了目光,看向了王德忠,王德忠就连忙将情报送了上来。

清远有些遗憾的哼了一声,目光冷冷的从王德忠的身上扫过,老太监就觉得自己浑身冰凉了一下子,急忙抬头看向清远,却见丞相大人冲着自己笑的温和。

“苏曼青去找黑道头子了?”苏昭将情报看完,黑道头子也就是二爷,只不过苏昭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称呼。

“是的,二爷的情报是很灵通的,而且二爷也很有人脉,让二爷的运输队进集县,对集县来说很有益处的!”王德忠连忙回禀。

二爷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原本集县这个距离帝都很近的县城是不被二爷看在眼里的,因为太小了,可是现在不同了,集县面积和人口都扩张了这么多。所以二爷的“触手”也就开始朝着集县延伸了。

而苏曼青在这个时候主动的找二爷,总比等着二爷自己把势力打进了集县强。

“找个时间,安排一下本宫要跟二爷见见!”苏昭皱着眉头下了决定、

第一次见到二爷,是上次救小雀的时候,因为是救援行动,所以顾不上观察,但苏昭总觉得二爷身上有某种熟悉的气息,所以苏昭决定还是再见一面吧!

可王德忠就为难了,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下,才小声说:“殿下,二爷很忙……而且殿下也忙,所以还是别见了吧。”

“恩?”苏昭就好奇了,一个黑道头子而已,自己一国太子都要见他了,他还敢说忙?!这是什么理由?!

“呵呵~是不是二爷说过,不见太子?”一边的清远就笑了起来,那嘚瑟的笑,恣意清扬的声音在苏昭听起来却格外的刺耳。人家二爷不是忙,而是根本就不想见你啊!所以苏昭是被二爷给嫌弃了啊!

“天色已晚,丞相大人还是休息吧!我太子宫没有您睡觉的地方,庄宗不是在皇宫给您分了一处住所吗!慢走不送!”苏昭撇了清远一眼,转身就走。

真是够了!

苏昭被清远这货折磨的不行啊,时不时的都要用嘲笑的口吻刺激一下自己,很有意思?

被太子下了逐客令的清远就站在原地不动,俊逸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发现苏昭真的是一点都不待见自己啊。尽管清远的眉宇暗沉,但他眉宇间的那一点朱砂实在萃艳,正是这一点红的点缀让他脸色明艳,即便是在生气的情况下。

“呵呵~丞相大人,请吧!”王德忠相当嘚瑟的伸手,做出一个请人离开的姿势。

太子殿下都说了,王德忠自然乐的让清远国师滚得远远地了!王德忠喜欢的人不多,但若说最讨厌的一个自然就是国师了,老太监觉得国师比苏曼青还讨厌!

------题外话------

谢谢:云白97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